可能是過於疲累的關係,聽著音樂,便昏沈沈的馬上進人夢鄉。

不知睡了多少久,她忽然覺身上似乎有重壓感,猛然張開眼一看,壓在自已身上的,居然是兒子官野。

她內心多少有點畏懼害怕。

   「不要!」在呼叫同時,雙手用力推開對方。

但是官野的上半身僅移動一下,下半身根本不為所動,她似乎知自己的身體將被這個人貫穿而吸貼著。

   「官野,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

她拚命的反抗。

   「媽媽我喜歡妳,第一眼看到你,我便知道你是我夢中情人。」

官野充滿欲情的聲音,在媽媽的耳畔響起。

   「不……不要….」

她小聲的說著。

   「我知道這是不好的事,但只要一次就好了,媽媽,妳讓我抱好嗎?」

他喘息地發出哀求的聲音。

   「不….不行..」

她反抗拒絕的聲音繼續著,但四肢男人用力束縳圈制,令她絲毫不能動彈

   「媽媽….我的心願達到,我心也甘願….」

官野熱情的言語由他口中流瀉,腰部也開始規律地抽送著。

已經不行,在她絕望感覺層層襲襲來的途中,身體內部的力量似乎一下子全部拔除。

官野為了不容她有任何抵抗的能力,所以才一舉侵犯她的肉體,緊貼著不放。

官野雖然年輕,但有豐富的做愛經驗,深深知道在這種場合,如何做才能使女人乖乖就範。

他未做前戲,即緊緊地插入她的肉體,但仍靈活地運用他的口唇及手指刺激她的性感地帶。

她的軀體幾乎折成兩半,雙腳屈膝向後仰倒,官野緩緩推動腰部,口唇吸著一個乳房,舌尖在乳頭上輕舐著,用手摩搓另一個柔軟的乳房。

媽媽的乳房很豐滿,他的手當攤開來似乎也無法盈握。

她不再做無謂的掙扎,靜靜躺在榻榻米上任憑他隨意的處置。

呼吸急促,卡在喉的喘息聲忍不住要喧洩出來,她拼命地壓抑著,不使自已失神地吶喊出來。

由於男朋友出國,已許久沒有人灌溉的嬌軀,難耐男人如此折磨愛撫。

他的腰部用力迥轉兩三次後,突然一下子深深頂入子宮內部,同時張口緊緊吸住隆起的乳房。

她壓抑的喉間的低吟,發出「啊……啊……」的聲音。

龜頭的前端扺著子宮,乳房間吸吮的快感,似電流般的游走,她的眉間輕皺目光迷離,發燙的臉龐不斷地左右搖擺。

   「不….不….」發出囈語似的拒絕聲。

   「媽媽….感覺很舒服吧….」

官野的聲音,在她耳畔低語著。

   「不好….不好….」

她拼命地掩藏女人的羞恥心。

但是男人作愛的技術巧妙,膨漲的肉棒輕輕抽出,壓在花蕊上部,緊緊地輕搓壓揉,弩張的龜頭不住地頂著陰核肉頭,放肆地撩撥著。

   「啊……..好….好舒服……」

此時的她,由喉際發出一連串介於悲鳴及喜悅的呻吟聲,她幾乎被這個男人完全牽制掌握住了。

他挺起上半身,再度用力插進,一前一後做抽送動作,一隻手輕撫碩大的乳房,另一隻手向她的陰核探索。

   「啊……..啊……」

她緊閉著雙眠,用力搖晃頭部。

   「很舒服吧….媽媽…. 您舒服吧….」

官野在耳畔氣語咻咻地說著:

   「不……不……請住手……」

她的臉頰漲的緋紅 。

   「不……..」

抵抗的聲音逐漸轉弱,她實在無法這種愛的折磨。

   「不要啊,快停下來,我全身變得好奇怪……」

她的頭似乎搖晃的更厲害。

   「啊……怎麼辦……」混濁的空氣中突然揚起一陣悲鳴的叫聲。

   「媽媽,我會讓你更舒服的,請忍耐,儘量享受吧!….」

官野突然大力動腰部,急速地抽送著,用龜壓擠陰核的肉襞。

他深知深入淺出滋味,使女人的嬌軀不由得為他輕顫起來。

媽媽初次體驗男人熟練前戲技巧快感。

對於男人的身體,她認識的只有男朋友一個人,而他通常在做愛,只是乏味地輕吻撫摸後,便匆忙地插入她的體內。

插入後,只顧做活塞似的推進動作,完全無視她尚未進入性慾的情緒。

有時候她為了享受作愛快感,會自己配合律動,用力扭動身軀來達到目的。

但是中田官野,他熟練的技巧,幾乎將她的魂魂帶向宇宙天際飛翔一般的美好。她本能地追逐和官能的動作,而腦中只能重覆想著:「以後再想怎麼辦?」騎在媽媽上的官野,依舊沈穩而冷靜地動作,很認真向她的私處進攻。

為了不讓喉際發出愉悅的呻吟,她拚命壓抑著,甚至咬緊牙根,也不肯讓對方看出她的窘態。

可是由身體內部傳來一波波電流似的快感,簡直使她遍體酥麻,她再也無法忍受了。

於是「啊……快來啊……」終於由喉嘴發出快感的聲音。

官野聽見媽媽快樂的呻吟聲,似乎受到鼓舞似的,加快抽送動作,雙手不住地揉搓乳房。

   「啊……..好……好極了……」

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麼,只覺得腦中五光十色的散放並裂開,一股來夾著情波愛浪的潮襲捲而來,她的軀體被捲入半空中,瞬間又翻騰跌落,眼前一片空白。

   「啊……我快死了……」

官野看見口達到高潮的情形,略為停緩腰部動作,倚她耳邊輕輕說道:

   「媽媽……..我會再讓妳享受一下,這次讓我們一起爽。」

他尚未射精。

她似乎仍陶醉在高潮的餘韻中,官野說話的聲音好像很遙遠,她根本沒聽見他在說什麼?

他挺起上半身,回復正常位,再度衝鋒陷陣。

媽媽幾乎沒有休息片刻,又讓這個男人攻城略地。

   「啊… 啊…. 」嬌喘連連的氣息,不停地由她口中發出。

媽媽第一次嚐到這種淫蕩的快感,欲仙欲死的感覺使她好似在生死線上徬徨不定。

   「好……..好爽! 」她忘情地喊出來,完全不忌諱女人有的扲持,兩手牢

牢地攫住男人厚實的背部。

   「媽媽….這樣你覺得舒服嗎?」

   「好……….好了….我快受不了….」

   「那麼….這樣呢?」

   「我要….我還要….我快死了….」

她的頭左右搖擺的更加厲害。

   「我知道,這次我們一起同時到達高潮….」 

他開始加快腰部抽送動作。

她的頭向後用力一仰的同時,口裡大喊一聲「哦!」伴隨淫蕩的喘息

男人的精液直射入子宮。

她不斷發出「唔!唔!」類似悲鳴的呻吟,雙手無力地攤在榻榻米上,全身呈現一副虛脫感。


…….七年後…….

雖然是亂倫七年,但是他們還沒有小孩,悅子曾經懷孕過一次,但卻馬上就流產了,之後就不曾有過懹孕的徵兆,的確兒子是非常喜歡小孩,但是悅子從來

不認兒子是因為這個原因而冷落家庭。

(或許厭煩了我的身體……..)

雖然是這麼想著,但是即使是他已經厭倦了悅子,結果還不是有插入,而且是插到底部。

想起當時的情景,悅子的肛門又覺得癢癢的,整個人臉上也變得通紅。(啊….親愛的……)

這可以說是生平第一次的肛交,到那以前,悅子是連手指都不曾伸入那裡面那裡可以說是完整的處女。

對於悅子來說,肛門只是一個排泄的器官,為了將東西排出來的孔而已。絕不是將什麼東西塞進去的孔。至少以體位的關係來被看的話,只不過是令她覺得有強烈羞恥感而已。

到目前為止覺得好像兒子的陰莖還留在她的肛門部位似的,悅子不由得抬起屁股來扭動著腰部。

雖然是〞有尿感〞但還不如說是〞有大肉棒感〞來得恰當吧….她感覺肛門還沒有完全的合攏,二、三天內都偷偷的手指去確認一下。

當然即使再怎麼看,菊花是沒有任何的改變,但是卻令她更加愛惜自己的這個小孔。

這個小孔竟然能夠一口氣吞下那麼粗的陰莖。實在是令人無法相信。

原是她一直認為是那是男人和男人之間作愛的作為。

她是決定在三點到警視廳去,現在離出門的時間還早悅子呆呆的回想起兒子要求肛交的那一晚的事情。

那天..是兒子 — 松岡不用上課的日子,所以從白天起,兒子就一直要求和悅子做愛。現在想起來,從那件事情兒子的行為就是相當的奇怪。

突然在早餐和午餐一起用完之後,正在喝著咖啡的松岡突然抱起了悅子,同時親吻著她。剛開始她以為只是開玩笑的輕輕一吻,但是松岡郤用他的舌唅她的唇給分開了,由於是在客廳榻榻米上,悅子便將松岡推開似的叫起來。

   「親愛的..不行啦..快住手……」

   「那有什麼關係..來吧….我們做愛吧……..」

   「現在是大白天,你在胡說些什麼啦,要是有人來了該怎麼辨呢?同時萬一

電話響起的話……..」

   「沒關係啦….不要去管它就好了……來吧….把衣服脫下……」

松岡雖然是歪著嘴唇笑著,但是眼睛郤直盯著悅子看。

   「你到底是怎麼啦!」

   「沒有怎麼啊……我們是夫妻所以想要做啊!」「但是….要做的話….在晚上嗎?」

   「晚上也要做..來吧….偶而在明亮的太陽下,讓我瞧瞧你的裸體,脫下嘛….悅子」

他們的宿舍幸好附近沒有其他的建築物,所以不用擔心有人會偷看到。但是悅子仍然覺得很彆扭,因為她沒有先去洗澡,而且明亮處裸露身體的習慣。

   「哈哈哈……不管是到幾歲,悅子也仍然是不會改變啊!」

兒子將手伸到她的毛衣上,她連抵抗的時間也沒有,一下子毛衣就給脫了下來,純白的胸罩在春天的陽光下,顯得格外的耀眼。

   「啊….愛的..真..真的要做啊……」

這麼說來,兒子昨晚回家時顯得特別的疲倦,然而今天早上就變得格外有精神。

   「真是討厭!」

悅子認為這是春天的剛之氣,只好苦笑著。」

   「先將胸罩脫下來露出全部的乳房呢?還是先脫下褲子呢?」

悅子顯得非常的害羞。

松岡將悅子胸罩前面的扣子解開,當胸罩被打開時,做愛彎彎的乳房一下子彈了出來。

可以說是肉的果實,那是不光是只有男人也有著一股想要前去品嚐的衝動的豐滿晢白的美肉。看起來是如此的柔軟,而且如同櫻桃般的乳頭是令人家的喜愛。一邊盯著雙乳房,松岡一邊的手指很慌張的解開褲子的扣子,他簡直是如同第一次擁抱悅子似的慌亂的將她的褲子拉下。因為悅子沒有穿襪子所人就句胸罩一樣,馬上就呈現出純白的比基尼內褲。

連窗簾也沒有拉下來,藍色的天空上,春天的陽光整個的的照射在屋內。僅僅是這樣,悅子在豕天陌門前蛔是得非常的害羞。乳白色的肌膚一下子變得通紅

。松岡急促的呼吸著,如今則已經是不過氣來了。由於顯露出害羞的工,使得悅子的肌膚,更是散發出窒息般的成熟女人味。

不管是已擁抱過數千次、數萬次。松岡這個男人由於女人那種散發出來一直了沒有改變的甜美味道是完全的引起他的欲望。

在原古時代男女皆用毛皮來掩蓋身體時,男人就是因為女人的味道而發情的。

就在這個時候從悅子的裸身所散發出來的味道,顯得更加成熟。

松岡的手圍繞著她的腰部,一邊撫摸屁股酒窩的周圍,一邊將悅子的內褲給脫了下來。在這個瞬間悅子覺得異常的興奮,她很慶幸自己是身為女人而且她的肉褲是被脫下來,因此到目前為止,每次晚上做愛時,她是一次也不曾自己脫下內褲的。

被墊的顏色是漆黑的,因此躺在那身的白色裸身,令人想起如同是一幅西洋的裸畫,這種美是不同於日本的美,是和歐洲繪畫中的女人一樣,有著豐滿人性的肉體美。

悅子的肉體是極端的成熟,但是在成熟豐潤中卻帶著東洋人特有的柔軟感。重要是她全身的運動神緻是相當的靈活、緊閉。

   「親愛的太太….你是從什麼時候起….有如此美麗的身材呢?」

   「傻蛋這不是你幫我鍛鍊出來的嗎?」

悅子說道,詼諧的臉和成熟的肉體呈現出一種奇怪不成比喻的對照。

並且充滿了妖豔的魅力。

高雅的臉蛋以及濕潤般的瞳孔,使得松岡實在是忍耐不住,一直盯著悅子看,而此時悅子晢白的喉嘴也發出了聲響。

即使是悅子,由於是在正中午裸露出自已的身體,所以她的情欲也不知不覺的引發出來。

甜美的口水充滿了整個口腔,雖然是吞入喉嚨內好幾次,但依舊有很多殘留在口中。

悅子即使是看過無數次,也仍然是覺醜怪,無法形容的男人大肉棒。縱使是她所深愛的兒子的不肉棒,她卻不曾相過要好好的對待那個紅黑色的東西。(啊啊啊….騙人啦….)這香口水,簡直就像那下流的哈巴狗一樣。

   「伸出舌來!」

松岡說道,悅子用舌將嘴唇弄濕後,並將舌頭伸了出來之後貼在松網的肉棒頂端。

   「舐嘛……」

舌頭在尿道口擺動。透明的液體尚未滲透出來。但是當舌頭在裡面搔弄而引起發癢時,肉棒有了驚人的反應。

   「啊….快銜在口中嘛….」

眼睛一直往下看的悅子,輕輕的點了一下頭,擰了唇內之後,張開小小的嘴巴。

對於口交的行為,她曾經排斥過,無論如何為了吃飯,必須要有排泄的器官,不過為了愛,也一樣能作口交的行為,對悅子來說,是從來不曾想過關於沒有愛的口唇服侍。

那個張開不大因為甜美的口水而濕潤的嘴唇靠近兒子大肉棒頂端,當碰觸到圓潤的感覺時,悅子的臉稍為的往前一傾,一下子就將兒子的龜頭吞入口中。(啊….)悅子抱住兒子,口裡銜著龜頭。由於圓潤、那種堅硬的觸也就不令悅子感到厭惡。並且一點也沒有奇怪的感覺。

兒子的手如同哄小孩般的撫摸著悅子的頭,悅子的樣子是絕對不會在外人面前表現的,有如水孩倚靠在父母旁撤嬌的滑稽相。

悅子允著兒子的龜頭。

肉棒的角度是有點往上,而且要跳出來似的。

當舌貼在尿道之時,舐著滲出來透明液體。

   「啊….請你舐銜到很堅挺為止。」

悅子慢慢的大口吃著肉棒,用口唇緊緊的包住已經緊繃且看得到靜脈的大肉棒龜頭的頂端碰到喉嚨深處時,簡直是快要噎住般,悅子於是停止了大口大口的吃兒子的肉棒。

   「啊啊……悅子….可以啦….」

即使是要求深愛的妻子,在耳中午時候大口的銜著自己的大肉棒,松岡也早已經是按耐不住了。

他將力量集中在撫摸悅子頭部的手上。

悅子用抱住兒子的右手去抓大肉棒。

一邊分開著體毛,然後將細細的手指捲起。

她知道兒子的大肉棒正激烈的在振動著,這樣又再次的使悅子的情欲激烈的燃燒起來。

她的左手貼倚兒子的陰囊上,摩擦著而有癢癢的感覺,如此般的觸摸兒子的陰囊並非是頭一次,那種感覺令悅子很舒服。

不可思議的是,對男人來說,陰囊是一點也沒有什麼舒服的感覺,性感則是完全的集中在奇怪的大肉棒上面。

悅子尋找著卵,一想到這裡是儲存精液的地方時,就會愛不釋手。

悅子掌握住兒子的整支大肉棒、銜著、磨擦著。她再次將精神集中上龜頭處,專心從由側沿著溝舐著。

   「啊….可以啦!悅子怎麼樣?我的大肉棒好吃吧?」

兒子輕聲的息。陰莖是一點子吃的道理也沒有。對悅子來說口交的行為只不過是一種她服侍兒子,而令兒子高興的行為而己。

但是這時的悅子卻是第一次感覺到口腔中,不!說得更清楚些就是有著一種甜美的感覺。這的確在當她緊緊的吸住兒子的龜頭時,將擰住緊繃的血管,溶化在口水中。

悅子將大口吃著的大肉棒吐出來。

   「啊……」

悅子發出了甜美的呼氣,同時黏答答的口水,非常珍惜且毫不猶豫的吞入喉嚨內。

   「怎麼樣,我的大肉棒味道如何?」

兒子再次問她,悅子抬起已經漲紅的臉。

   「….太好吃了」眼珠朝上看而說道。

   「悅子……」

松岡很有自信的叫著。同時將全裸的妻子壓倒在沙發上,悅子柔軟的裸身馬上就扭曲起來。

   「你的陰部啊….悅子….」

   「啊….親愛的….」

兒子的手將渾圓的大腿張的很開。

   「啊……..」

當悅子的雙腳被打開的一瞬間,就同內褲被剝下來時,同樣的令她覺得很興,而且全身會發抖也是這個緣故所引起的吧….

當被大大的張開雙腳,並且窺視到中間部位時,悅子感到有如瘋狂的喜悅。

這裡是女人最害羞的地方。兒子看著女人的那種熱情且黏答視線還是令悅子興奮不已。

被瞧見的喜悅。悅子完完全全的感覺到害羞就愈顯得喜悅。

   「啊….親愛的….」

   「無論什時候瞧見,都覺得很甜美的陰部,悅子你感覺好猥褻啊!」

   「啊….這是屬你的東西啊….」

從熱情的倒三角形的濃密陰毛開始,悅子代表著女人的身體,可以說事實上是表現出淫美同時是綻開的花瓣。

被豐滿的大陰唇所保護的小陰唇的肉花瓣並沒有褶邊,左右是相當的均稱,由於做愛沒有生產過,雖然沒有像少女時候那樣的嬌嫩粉紅色,但是也沒有像生過產婦女所會有的色澤。

在明顯的狀態中,可以看到的是成熟的色澤,會引起欲望的媚肉。

松岡的眼睛應是已經看厭了才對,但是他卻得異常的興奮。

大概女人的性器,實際上可以說是相當奇怪的東西,然而男人再怎看都不會厭倦。而且不可思議的是,當男人一閉上眼睛時,浮現在腦中的情景是各式各樣的。因此男人才不會覺厭倦,或許才會不斷的一心想要求那個部位。

   「啊….親愛的….別這樣看嘛….」

悅子喘不過氣來的說道。

雙腳被張的很開,整個性器被瞧見的樣子,實在是令她在兒子的面前顯得非常的害羞,雖然也是會感到甜美,但是作為女人而且是平凡單純的人妻害羞的程度特別強烈。

   「這個陰部是屬我的東西。」

   「是這樣的……可是….」

悅子的口中無法說出太猥褻的那個字,所以就緊閉住嘴唇。

對於自己最重要的地方,當然是會抵抗的,但是也的確引起了她的情欲。

當聽到兒子說出陰部時,悅子喘不過氣的拼命搖頭說「不!」

   「啊….親愛的….好了好了….不要再看了….我覺得很害羞啊….」

現在想起來到目前為止,被張開大腿,然後一直被盯著性器看的,這是從結婚以為未曾有過的現象。

她只能認為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原因。

於是兒子在之後說出了奇怪的事。

悅子坐在房中清楚的回想起兒子在出差之前和她之間的種種性遊戲情景。

   「悅子」

   「啊….真的請你饒了我….」

希望早一點插入,口唇服侍及兒子熱情的視線,悅子知道自己被剝開的媚肉,已經是充滿了興奮感。並黏答答的且非常的疼痛,被兒子如此的死盯著看,還是令她羞愧不已。

   「哈哈哈哈哈……口交之後你的陰部一下子就濕潤了。」

   「啊….討厭啦……」

她想要將被兒子張開的豐滿的腿緊閉起來,但是被兒子的手指馬上就觸摸到。媚肉的縫口被拆開時,濃厚的花蜜一堆堆的溢了出來。松岡微笑的臉孔挨了過來。

當聞到這種黏答答,並且是從充滿脂肪的大腿處所散發出成熟女人的體味時,以及夾著朦朧芬芳的性臭時,無論是怎樣的男人也會為之瘋狂。

   「噢….悅子….我太愛你了….」

當松岡發出輕聲尖叫的同時,吸吮著妻子的性器。

悅子整個人向後仰愈是感到焦慮,那種興奮就如同電流般馬上就沖到了頭頂。

腰部也抖動起來。

兒子的唇如同小蛭般的來回爬行著,口中含著充滿花蜜的媚肉。而灼熱的舌則黏答答的舐著。

兒子的口水和從悅子的子宮深處所溢出來的花蜜混合在一起,充滿了陰部及肛門,同時流到了沙發。

   「啊….已….已經……不行了….」

當兒子的舌頭觸到陰蒂時,悅子瘋狂的叫了起來。

尤其是尖部,幾乎是如同將包皮剝下來的肉真珠,這時候的感度就更加強烈。如果是沒有包皮的話,那簡直就太有感覺了,所以她會完全的不知所措。並非是手指,尤其是舌及唇,更是刺激了悅子的情感。

對女人來說,認為最不乾淨的體位被人舐著,但是有口交這回事,所以就不足為奇了,但是在女性器方面,只是對於肉密室給人有著強烈的不清潔感。悅子認為如果沒有愛的話是絕對做不出這種行為來的。因為是喜愛的兒子,所以才允許兒子舐自己的陰部。

惱人成熟的晢白裸身,如窒息般的扭曲起來。

   「啊….好棒….愛死了….」

一邊滿足於兒子唇及舌的觸感,悅子一邊移動著腰部,雖然只是有一絲絲的興奮感,但卻巴不得兒子的大肉棒能夠快一點插入。

終於這個完完全全的女人,就在這個時候可以說是已經再也忍耐不住了,自已的身體就如同一個人獨自往前走一般。不過偶而當然也有徘徊的時候,但並非是一種不好的感覺。

   「啊….親愛的….拜託你….已….已….經..太興奮了….」

   「想要是嗎?」

   「嗚…. 快一點嘛….」

兒子一邊將手指捏弄著堅硬的乳頭,一邊則將嘴唇爬行在悅子的脖子上。

悅子則要求和兒子親吻。

互相親吻著,兩人的舌糾纏在一起,如同奪取黏答答的口水般的互相吸著。

   「已經….插入啦….」

悅子濕潤的瞳孔看著兒子。美麗的臉上則充滿了甜美的表情。

   「幹什麼….」

   「快點嘛……」

兒子勃起且堅挺的肉棒在悅子的大腿間玩弄來。

(想要….非常的想要….不要著急嘛….)

   「陰莖啦..快一點嘛….」

   「悅子叫大肉棒….」

   「啊….大….大肉棒….」

悅子擺動著漲紅的臉,當發出尖叫時,兒子的大肉棒一下子就插入了陰部。

如同滿是泥濘的悅子的祕口,就是將兒子的大肉棒給拉了進去。

整根大肉棒棒深插入的兒子,由於這種新鮮溫暖的,收縮感發出了極為舒暢的呻吟聲。

僅僅是兒子插入大肉棒而已,悅子就有著陣陣的快感,不僅是性器連全身都有被溶化的感覺。

兒子挺起了腰部,又再次的將大肉棒插入。

大肉棒的頂端如同點上火般的直接撞擊到子宮口,悅子已經是喘不來而發出了激烈的尖叫聲,同時整個人也瘋狂起來。

由於正是中午時刻,所以焦慮感也不知不覺的湧了起來。並促使她欲情的昇高。

兒子同收著數般抽送起來。當龜頭被拔出到人口處時,悅子溛吪的粘膜給予了腦髓最大的喜悅。

一下子的插入拔出,快感充滿全身。

   「嗚……哎呀….哎呀….」

悅子由強烈和襲擊而來的官能扭曲,使得整個身體痛苦的滾來滾去。

   「很舒服吧….親愛的….」

兒子胡亂喘著氣並且詢問她。

   「啊….太舒服了….」

雪白的肌膚由於興奮而漲紅,同時呈現出櫻花色整個裸身正在不斷的抖動著。

   「啊….啊….已經達到高潮了….」

所有的意識一下子消失了,身體呈現飄浮的狀態,當身體降落下來時,無法形容的興奮感又充滿了全身,這是一種如同想要死般的興奮感。

兒子尚未射精,灼熱的大肉棒整個陷人悅子強烈的收縮中。

   「啊….悅子….好棒….好緊哇….太好了….」

   「啊….親愛的….愛死你了….」

從悅子痴呆的半開嘴唇中發出了嘶唔的甜美喘氣聲。

稍為睜開的眼角處滲出了歡喜的眼淚。

   「來吧….讓你再次達到高潮….怎樣?想要嗎?」

   「啊…. 太想要了….」

兒子再次展開猛力的抽送。

黏答答且混濁乳白花蜜,發出了聲響並溢了出來。

肉莖是和腫漲到了極限的陰蒂相磨擦著。

   「哎呀….哎呀….」

兒子整個身體向後仰,並且喘著氣。

   「噢….悅子….達到高潮了吧….」

   「啊….親愛的…. 一起嘛…. 我們一起來….」

二人如此般的糾纏,還是第一次。

   「好吧我要準備射精了….」

松岡接二連三的動作,悅子簡直是想要推開兒子般的將整個身體彈了起來。

   「嗚…. 太興奮了….」

悅子的整個白眼球翻了過來。

彈起的全身有著飄浮的感覺,悅子這時發覺到兒子灼熱的精液已經注入了。

   「噢….悅子….」

兒子的精液流入了溶化且幾乎是要變得靡爛的子宮中,這使得兒子更加的喜悅。

   「親愛的….兒子…. 太幸福了….」

悅子這時候,終於體會到絕頂的快樂及幸福感了。

兒子暫時的停留在悅子的媚肉上,然後將手巾弄冷並且溫柔的擦拭著悅子仍然是熊熊烈火的媚肉,對這樣的動作也是第一次。

雖然是有著猶豫及羞恥感,但是舒服感及喜悅感卻來得更加的強烈。悅子感動得整個心臟砰砰的跳。

當松岡要自己使用毛巾時,被悅子阻止了,她將嘴巴靠近,用嘴唇包圍著已經萎縮的陰莖,然後吸著留下來的精液。兒子的精液不知從何時變得如此的甜美

。於是在吃過晚飯之後,兒子這回要求做肛交。

松岡今年是二十三歲,一天之內要求做愛二次,在亂倫後的這幾年當是不曾有過。因為他是那種屬於全神貫注將儲存在體內的精液作一次充分的射出的男人。

晚餐之後整理結束時,正在放鬆著心情看著電視的兒子又再次抱起了悅子,並且深深的親吻著悅子。

她並不是討壓親吻,反而可以說是最喜歡。但是就在幾個小時之前,連續二次都達到性高的餘韻,使得她的整個身體到目前都未鬆弛下來。

輕輕的親吻是最好的。

可是兒子又再次的要求她脫下身上的衣服。

   「啊……親愛的….今天已經….」

兒子慌忙的說道,但是兒子帶著微笑的眼神卻是非常的認真的。

   「怎麼啦….才做愛一下子….你就已精疲力盡了嗎?」

   「啊….你是真的要….」

   「你是討厭被我擁抱是嗎?」

兒子一邊如此的說道,一邊開始用手指去剝下悅子的內衣。

   「話不是這麼說的,但是….你今天真的很奇怪啊!」

悅子認為她的話雖然聽起很不舒服,但是那是最後能促使兒子停止動作的話語。如今回想起來的話,兒子為什麼會要求這種作愛方式?

如果是因為厭倦妻子倒也必如此的做,大概是因為工作上的煩惱吧….另外一個原因是肛門性交,兒子到目前為止,從來不曾表示過他對於另外一孔(指肛門)的興趣,這應該說是突然的開始吧!

悅子還是一直覺得〞那兒〞是導致兒子變心的最大原因。

(或許兒子是突然對於〞男人〞有興趣也說不定 )

她也曾這麼想過,但是愈想就搞不清楚。

悅子全裸的躺在被單中,兒子撫摸著她那豐滿的乳房不久,乳頭就整個堅硬起來,並且靜靜的等待兒子的下一個隨意的愛無動作,兒子的手指夾住乳頭的尖端。

   「啊……嗚….」

悅子發出了甜美的喘氣聲,同時閉上了眼睛。

所有的肉體可說是變得相當的敏感。從乳頭所發出的甜美官能電流傳達到了性器。並且一下子擴散到整個骨盤,悅子已經是非常的需要兒子了。

兒子的肉棒又再次的堅挺起來,悅子晢白高雅的手指握住兒子的大肉棒,隨著力量的加入,大肉棒變得如同鋼鐵般的堅硬。

   「已經非常有精神了….」

悅子以充滿濕潤的眼睛看著兒子而說道。

   「你喜歡這個嗎?」

   「是的….但是我更愛你….」

   「想要插入是嗎?」

兒子的手玩弄起花瓣,那扎也充滿了濕潤,稍為一點點羞愧及極大的喜悅的悅子身體扭曲起來。

   「啊….插入嘛….」

   「好吧….那麼請將屁股朝這個….」

她認為背位,如同動物般的這個體位,悅子剛開始時簡直是羞愧的要死,但是現在卻是比其他的部位更是喜歡這種性交方式。

從床燈中,那個惱人成熟的裸身簡直是同一條大白蛇般的妖媚,悅子毫不害羞將那緊繃的屁股暴露在兒子的眼前。

在室內燈光的照明心下,年輕妻子屁股是如此的豔麗,發出了令人目眩般的光彩。是非常美麗晢白的一塊美肉。

兒子用兩手去撫摸悅子的屁股,簡直是如同剝開一個大蛋般的感覺使得松岡的腦髓變得惑亂起來,然而悅子也甜美的嘆息聲中,靜靜的開始扭腰。

兒子的手指伸入臀丘,將那極為均勻的兩塊肉如同是將一本較厚的書打開般的大大的擴張開來。

   「啊…………」

可以說是隱藏女人所有羞恥的屁股的谷間被暴露出來,並且露出了肛門。悅子一下子將肉菊花縮小。

叫作肛門的小排泄孔起性器來是更令人覺得害羞。

悅子即使是閉上眼睛,也知道兒子一直盯著那兒看。

   「啊….親愛的….已經….」

兒子的手指觸摸到那兒。

   「啊….親愛的….」

在指腹上加入壓力,然後揉弄起來。

驚訝及厭惡感使得兒子更是將肛門往裡面收縮,但是卻如同要將它拉出來一般兒子大的指腹如同在挖束西似的,揉弄起來,肛門稍為作爬行而向裡面逃,不手指並沒有因而離開。

   「啊….親愛的….那兒….」

悅子重複的呻吟。

   「別在意..稍為有點髒也無所謂啦。即使是舐嚐妻子的大便也沒關係….」

   「笨….笨蛋….快饒了我吧….」

西式的洗手間內設有溫水洗淨器,所以一點也不骯髒,然而如此揉弄著,多多少少會留有臭味,關於這點,悅子還是相當在意。

變硬縮小的菊花被撬開了。呈現的是一副豐滿柔軟的樣子。

   「悅子你有便秘症是嗎?」

兒子突然如此的問道。

   「什麼?」

   「今天大便了嗎?」

   「討….討厭啦….」

悅子以一副很兇亞的姿態回答兒子的話,但臉上這時已是漲紅了。

不過對於悅子來說是很唐突的舉動,對松岡卻是很早就想這麼做了。

   「不是的!」

悅子一邊如此的回答,但是卻連作夢也沒有想到兒子對於那兒的興趣卻那麼的強烈。

   「哈哈….是這樣子….那麼….直腸內是空的….」

兒子自言自語的說出,所以悅子聽的不太清楚。

   「啊….什麼?親愛的….討厭啦..快住手..」

被撬開的菊花,由於粗大手指的侵入,整個散掉了。

悅子雖然屁股左右移動,並想要往前逃脫,但是受到很細心按摩的肛門,已經是濕透了,而且將整根手指伸進去了。

   「嗚..親愛的..快拔出..別作這種奇怪的動作嘛….」

悅子晢白的身體如同蛇一般的扭動著,並且從口中發出了呻吟聲,那種令人著急還有害羞的心情,使整個身體惱人般的扭曲起來。

   「噢….很溫暖又狠棒的孔,悅子的孔現在正將我的整根粗大的中指銜在裡面,怎麼?」

   「討厭啦….令我覺得不舒服..啊..討厭啦..討厭啦..別亂動嘛..不行啦..快拔出來….」

兒子的手指揉捏著肛門內部,在拔出插入之際,那插入肛門的一根手指令人覺得有如支配著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的整個身體一般。

悅子抬起腰部扭動著全身,所發出來的聲音是自己都非常清楚的甜美簡直是要溶化一般。

   「啊….嗚….親愛的….」

手指被拔了出來。

   「啊….」

悅子又再次發出喘氣聲,有著令人無法相信的興奮感,這可說是一種解放式的興奮感。

悅子正陶醉在餘韻中時,肛門處被塗類似冷霜的東西,直腸處也同樣樣揉揉弄並且塗上。

   「啊..親愛的….幹什麼啦….」

於是又有東西觸到那兒,那是渾圓且硬的東西。

   「哎呀….親愛的..騙人….那兒是不同..討厭啦..快住手….」

悅子回過頭來,瞪著兒子並叫著。

   「別亂動嘛和手指不同,大肉棒是粗的,或許是充滿了血液。」

   「請你住手..拜托..」

   「你不愛我嗎?」

   「你要是愛我的話就快住手,那兒是絕對不行的..」

悅子激動的叫也起來。

當悅子擺動屁股時,和龜頭相磨擦,兒子馬上移動位置將腰部挪了進去,如果是站著的話就可逃離,但是悅子並沒有這樣作,是因為信賴兒子的緣故。悅子只是發出聲音,但屁股並未有抵抗的動作,龜頭的頂端嘎吱嘎吱的將處女地給割開來。

   「啊….親愛的..好痛啊….實在很討厭啦….」

   「快住手啦….快住手啊..」

悅子首先要求那根粗大肉棒不要插入。

(啊..太過於勉強….)

   「好吧..你就這樣靜靜的不要亂動,大大呼一口氣,並且鬆弛括約筋,如果不想讓大便跑出來的話就乖乖的照我的話作..」

   「討厭..好恐怖..悅子好害怕啊..嗚….對不起..」

悅子大大的搖著頭,長長的頭髮胡亂的左右甩動,同時雨粒的淚珠飛散在臉上,全身充滿了油汗水。

   「再….再稍為一下子..就要穿越過最粗大的地方….」

   「嗚..嗚….好厲害….」

十根手指喘息般的搔弄著肛門處。

這時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悅子咬緊牙根的呻昑起來。沒有辦法只好忍耐,她知道如果隨便亂的話,真的會造成不良的後果。

   「好了..要插入了」

   「嗚..嗯..好痛..哎呀….」

頭部隱隱作痛,悅子知道她已經鬆也了括約筋。

   「好吧….插入….」

   「啊..親愛的..已經放鬆了..快拔出來」

悅子一邊哭泣一邊叫著,並且擺動著屁股。

一瞬間,拔出了不容易才插入的龜頭。

   「笨蛋..叫你不要動你還動..」

   「討厭..我不要….」

但是兒子兩手一下子壓住悅子用力甩動的屁股,被兒子柔道三段的手臂這麼一壓,悅子的屁股是想逃也逃不掉。

   「來吧..再一次吧..」

   「不要啦….好痛..非常的痛..請原諒我..對不起..」

   「插入的話,你就會覺得很舒服,要等到插入為止,如果要進行肛交的話,不可以就此停止的。」

即使悅子如小孩般的哭鬧著,但是松岡卻不理會她,這實在不像是一向溫柔體貼的他。

悅子的肛門處再一次被塗上了冷霜,然後將黏答答的龜頭貼肛門處,松岡慎重的將腰放了下來。龜頭慢慢的插入妻子的體內。

悅子呻吟起來,肛門再次銜住最粗大部份時,她覺得整個身體如同被撕裂成兩半一般的感覺。

松岡將腰部扭的近些。肉莖陷入了妻子的直腸中,肛門被擴張到了極限。那上面原本很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

   「嗚..裂開了….」

   「要將整根肉根到底。再稍為等一下….」

   「哎呀….親愛的..好恐怖啊..快拔出來..不要插到底部啊..」

松岡這時也發出了呻吟,肉莖上明顯可見隆起靜脈。簡直是整個被擰住了,和陰道比起來。那是最強烈的收縮。

當他將大肉棒逐漸的插入悅子陰道的底部時,不過並沒有完全到底部,和底部相差約有一公分。

然後松岡靜靜的開始抽送。菊門的肉也扭曲起來。

   「哎呀!討厭啦..」

   「怎麼回事呢?悅子..」

松岡慌張的問悅子。

   「討厭啦..動起來了..嗚嗚嗯..討厭..」

疼痛及恐怖使得悅子哭泣起來,她想是不是像石榴般從肛門彈了起來。

松岡於是不得已只好暫時將大肉棒從肛門抽了出來。

   「…………」

但是抽出來的大肉棒並沒有因為離開悅子的身體而有任何萎縮的現象。

   「親愛的..我感覺好多了….」

   「那麼..悅子我可以再次的插入嗎?」

   「可以啦..但是請不要太用力..」

松岡於是慢慢的將大肉棒插入了悅子的肛門內。

   「哎呀!」

悅子還是忍不住的叫了起來。

松岡沒有作抽送動作,只是反複的作圓運動,並開始轉動腰部。

   「啊….嗚….討厭啦….」

   「感覺如何呢?悅子」

   「可怕極了..快饒了我吧..」

雖然是一邊聲嘶力吼。不過也的確有著甜美感覺。

   「啊….出來了..在孔內..」

腸內灌入了兒子的精液,當肉棒被慢慢的抽出時。精液也從肛口處流出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幹到老婆的姐姐
我和妹妹不下千次的性交
我身邊的女人之火車軟臥一夜激情
淫亂聚會
小勞干熟女老師
中出岳母
母女花
醫生姐妹花
我爸和我老婆拍黃色錄像
在表妹新婚前夜與伴娘車震
熱門小說:
和網友做愛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