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華正忙著製圖的工作,忽而一抬頭,只見同事鄭佩妏目不轉睛地注視這一方。

哼!真討厭!……….

李文華看了一下覺得很煩,於是背過了臉。日前,在歡送會的歸途中,偶然和鄭佩妏發生關係後,他就一直對李文華窮追不捨。

無論到那裡,他都要跟過去。他哪種咬住不放的行徑,實在異乎尋常。

李文華為了上廁所而站起來。

鄭佩妏也立刻站了起來,跟蹤他而來。

   『別教我為難!怎麼可以在這種場所?…….』

李文華想把鄭佩妏趕出去。

   『不要,不要讓我一個人獨處….。』

鄭佩妏終於也來到廁所

   『我是為了小便才來到這裡。』

   『沒關係阿!我等你。』

她緊緊拉住李文華的衣角。

   『有人在旁邊看,我就撒不出來了。』

李文華好不容易撒尿了。

   『昨夜,你到那裡去了?從十點到三點,我一直打電話給你…』

   『關妳什麼事?要到那裡,是我的自由阿!』

   『你去喝酒了?還是和別的女人約會?』

鄭佩妏說話的聲音顫動,眼眶裡含著淚水。

在這樣的場所,讓她抽抽搭搭哭出來,就難看了。

   『我在家裡睡覺,因為感冒覺得有點頭痛,喝了雞蛋酒後,就入睡了。』

   『可是電話的鈴聲響了很久,你聽不見嗎?為什麼不起來接電話?』

   『我利用消音裝置把鈴聲消滅了。因為我響要熟睡,以便休養休養…』

   『原來如此,那麼,你沒有出門嘍!』

她這才鬆了一口氣,高高興興第把臉埋在李文華的胸口,用白淨的纖纖玉手,從西褲上往大腿撫摸下去。

   『喂!妳要幹什麼?』

鄭佩妏的手指,隔著褲子按那一物,不停地撫摸著。李文華握著鄭佩妏的手,阻止她淫穢的動作。

   『你不愛我了嗎?』

她露出悲傷的神情。

   『唉!你這個人,真沒辦法!』

李文華的肉根被巧欣的手指撫弄,漸漸的增加容量,往左衡下來的形態顯露出來了。

   『你看!不是變這麼大了……』

鄭佩妏高興低語著。她把西褲的拉鏈拉下來。李文華勃起的肉棒順勢雄糾糾地鑽出來。

   『剛剛收藏起來,你怎麼要這樣…』

鄭佩妏漠視李文華充滿怨氣的話語,很快地握住,一下子就銜在口中她往龜頭的部份,強而有力地吸下去。

李文華單手頂住廁所的牆壁。

   『萬一有人來了,怎麼辦?』

李文華提心弔膽,儘管如此,他的肉棒遭到鄭佩妏如同真空吸力猛烈地吸引力,又硬又興奮。

鄭佩妏的舌尖舔一舔龜頭的周圍,把傘狀的下方向樁米似的敲著。她兩手抓住李文華的臀部,肉棒的根部被嘴唇的黏膜包裹而受到摩擦。

   『我們必須快點回辦公室,不然,會被懷疑的。』

李文華雖然很擔心出事,但抵不過性興奮的愉悅,手深入鄭佩妏的頭髮中,攪來攪去而呻吟。

   『李文華合鄭佩妏又失蹤了。』

   『嘻!一定又在某處做愛吧!』

他們都在談有關兩人的閒言閒語。鄭佩妏沒命的愛撫肉棒,也許聽不見同事們的閒話,仍不願放棄那一物。好不容易同事們離開了廁所,李文華才鬆了一口氣。

   『快一點讓我丟了,必須快一點回辦公室!』

鄭佩妏歪著具有魅力的嘴唇一笑,便說:『不行,回頭再慢慢地作樂…』

她在李文華的耳邊低語著,再摸一摸赤裸著的那衣物,才離開廁所。李文華認為自己已經被鄭佩妏的肉體所迷住,卻無法明確地表示態度,完全是自己的過錯。

   『但是,維持現狀,終有一天會招來生敗名裂!』

鄭佩妏的眼神時時刻刻盯著他,使他覺得非常危險。

李文華是某建築公司的設計工程師。因為公司主要是建築高級公寓和大樓,所以他所繪製的圖面,大半是高高級公寓的草圖。

那一天,他為了要和客戶見面,離開辦公室,經由大馬路往車站走,林巧欣也從他的後面趕來,並肩而走。李文華嚇了一跳,轉過頭看後面。

   『我為了辦事,正要到西門町…..』

   『我也有郵件要寄出去,所以從辦公室趕來了。親愛的,我們到那裡飲茶好不好?』

   『我不是說有工作,很忙嗎?』

   『可是快到中午休息時間了。對方也要休息時間的嗎!難道不吃午餐嗎?』

鄭佩妏將自己的胳臂纏繞在他的胳臂。

   『算了吧,在大馬路上怎麼可以這樣….』

甩掉鄭佩妏的胳臂,他的手肘撞到他柔軟的胸口。

   『乾脆上旅館好了。假如對方外出的話…….』

鄭佩妏在他耳邊低聲說著。

(啊!我想起來了,早上在公司的廁所,他愛撫我的那一物,幹的欲死欲活的……..)

李文華忽然想到她嘴唇的觸感。

   『等一下,我去確認確認,假如對方不在……』

李文華在車站的工更電話亭,打電話給對方。

街電話的事女職員,回答說:『剛剛出去用餐了。』

李文華看了看手錶,十二點五分。現在進入旅社,大概不致花費一小時。因為鄭佩妏必須在一點前穿好衣服回到公司去。

   『時間不多嗎!』

   『沒有關係,反正有這麼好的機會。』

公司附近,車站後面有家日式的旅館,都是供給年輕男女休息的場所。每一家可以說都是帶有陰濕感,含酸,微暗,污穢的旅館,但鄭佩妏卻興高采烈的鑽進去。

那是一間寢具上撲著紅色緞子的日式房間。

鄭佩妏一進屋,便死抱著李文華不放。鄭佩妏穿的是公司的制服,胸口袋上有公司的名稱的名牌。

李文華連忙把他推倒,因為時間不多,必須利用中午休息時間幹完好事。他把制服的鈕扣解開,豐滿得酥胸便赤裸的露出來。乳暈是世界上最美的淡紅色。鄭佩妏的肌膚更是美的出色。白晰透明,吹彈可破。

李文華的手抓住她的褲襪,她用低微的聲音告訴他:

   『我沒有代替換的,不要弄破….』

鄭佩妏從下方抱住他,磨著要插入。

他用手指,插入陰部確認,果然濕濡著。她的全身散發著誘人的甜蜜氣味兒。李文華也脫掉白襯衫和褲子,相疊在一起了。

既然進入了旅館,就得盡情享樂,不然,怎麼划的來呢?匆匆忙忙的作完前戲,便即刻插入。

鄭佩妏,大開下肢以迎入男的那一物。說:『啊!你的那一物已經在我體內了,正在摩擦呢!…喔!喔!……』

不久,鄭佩妏便陷入了半瘋狂的狀態。她不斷地叫出尖銳聲,不斷地扭動身體。

舉高雙角扭動著白晰晰女體,和幾入整中央而工進去的李文華姿勢,映在牆上的大鏡子上。他一邊瞧枕邊的錶,已是十二點四十分了。李文華開始抽送運動,他股起幹勁兒抽送。

鄭佩妏從旅館到公司,至少也要十分鐘。

鄭佩妏發出『啊!啊!……..』舒服的聲音,接納激烈律動著那一物。

   『丟了,我要丟了,丟了!』

李文華的腰,由上往下抽噎似的反覆運動。

   『請你說一說喜歡鄭佩妏,愛鄭佩妏!』

   『我,喜,歡鄭..佩…妏,我愛妳…..喔!…….』

李文華邊抽送著,斷斷續續地低語。

鄭佩妏聽了那些話,才能感到互抱的滿足感。

李文華向體內深處,像沐浴般,注入熱呼呼的精液。

鄭佩妏筋疲力盡了。

   『喂!已經沒有時間了。』

李文華捏一捏她的面頰,才睜開眼睛。她慢條斯理的穿公司的制服。一走出旅館外面,鄭佩妏已恢復活力充沛的樣子。

   『那麼,傍晚再見…….』

鄭佩妏滿面春風地像他揮揮手,往公司方向跑去了。

五點多,李文華返回辦公室向主任報告,及收拾辦工桌準備回家,鄭佩妏也急忙地準備下班。李文華打完卡,跑下樓梯,鄭佩妏的腳步聲隨即湊進來,緊緊依偎在他身旁。

   『等一等,你為什麼那麼急…….』

她呼吸急促地說。

   『現在還在公司,不要太靠近嘛!』

   『你討厭我吧?』

   『不是這樣。我只是提醒妳,不要在公共場所撒嬌糾纏!』

李文華加快腳步,鄭佩妏也小步追趕到車站。兩人搭上公車,車內幾的滿滿的,鄭佩妏從斜後面將自己的四肢,緊緊地貼在他身上,又緊緊地握著他的手。

   『喂!別這樣子,不怕別人把你當作蕩婦嗎?』

   『車內這麼擁擠不堪,誰會發覺。而且若沒有一點接觸,我就會覺得不安。』

為了抓的更勞,還是那一物比較好。因此,鄭佩妏將手繞到前面,握住那一物。

每逢車子搖晃而身體傾斜,他就使勁地握住那一物。

   『喂!鄭佩妏,我不是吊環阿!』

   『可是我非拉著不可….』

鄭佩妏的強烈欲望,喝醉酒便更厲害。有一次公司舉辦聚餐,從南京東路的小酒店換到小吃店時。

李文華離開座位去打電話。林巧也假裝要打電話的樣子,站到他的背後等待。

李文華把話筒放下。

   『妳回妳的作位吧。』他用很小的聲音告訴她。

   『不要,我要和你相處在一塊兒。』

   『我不會溜走的!』

   『剛才你不是和那穿紅色迷你裙的小姐當眾調情嗎?』

   『蠢東西,我只是和她跳舞而已……』

李文華非常擔心,怕別人聽到他們倆人的對話。鄭佩妏由於酒醉而眼睛含著淚水,哀求似的說:

   『擁抱我!』那眼睛充滿著一種強烈的吸引力。在黑眼珠的深處,燃燒著熊熊的火焰。

   『在這種場所,怎麼能幹那種事…..?』

   『算了吧,假如不喜歡我,咱們離別也沒有關係!』

鄭佩妏說著說著眼淚流出來了,李文華被她纏的發慌,終於拉著她手,往店外跑出去。

兩人在三樓的小吃店喝酒。

走廊沒有人影,『太平門』的標示牌,模糊浮現在眼前,鄭佩妏抽抽搭搭地哭著說:

   『擁抱我,擁抱我!……』

李文華推開『太平門』笨重的鐵門,就和鄭佩妏站在樓梯口。

南京東路的霓虹燈,在黑暗中閃爍。

   『摸我的奶子!』鄭佩妏把穿著的薄毛線衣,由下往上捲起,直到脖頸。胸罩也拉上去,露出粉紅色的乳頭直立而向上。

   『再給你瞧一瞧這個……..』鄭佩妏連裙子也捲起來。『你不是說我的腿很修長很好看嗎?』

當時,李文華確實覺得,鄭佩妏那雙被藏在藍色制服包裹著的玉腿很富有魅力。誰知,本來那麼天真無邪的鄭佩妏,竟會變成這樣,是李文華完全意想不到的。

太平門樓梯有鐵柵。雖然不會那麼危險,但動作總是會被限制。因為在高處,風自然加強,所以鄭佩妏的頭髮和裙子都在風中飄搖。

她的臉上都是淚水,乳房和淫部也赤露著,哭哭啼啼地說:『擁抱我!抱住我!』

   『我盼望你愛我!你看!我是女人,有奶子,也有這個,樣樣俱全嘛!』

因為狀況顯的異乎尋常,李文華的情緒也高昂了起來。

李文華在鄭佩妏的角下,用大拇指,把花瓣往左右分開,用嘴巴貼在他的黏膜。

他啜一啜如同蝴蝶軀幹的部份,吸上紅色的果實。鄭佩妏分泌出來的蜜,又甜又酸,很像李子的味道。

李文華聞了女人的氣味,嘗了女人的味道而滿足了。他起身,摟住她的軀體,吸一吸豎起的乳頭。

那果實在他的舌頭撥弄下,顯的硬梆梆的。

   『喔!』李文華把背脊一伸一縮,鄭佩妏不斷地發出喘吁吁的淫聲。

李文華讓鄭佩妏的手頂住太平門,而採取低頭凸出臀部的體位。這是最安全的方法。

太平門僅推一推,是動也不動的。

李文華從背後抱住她的腰,即把肉根滑進股間,利用男人的背部,摩擦陰唇二三次。把龜頭尖部緊貼在陰戶。

把腰往前一推,肉根就陷入女體中,龜頭一下子被黏糊糊的陰唇所包裹著。

李文華把鄭佩妏的臀部往自己的下腹部拉下。而把腰撞上去。他原本已有幾分醉意,所以達到頂點也特別的快。

   『我要丟了,好嗎?』

   『好,可是要在內,在我體內….』

鄭佩妏每逢李文華強攻,便把屁股搖擺,穿高跟鞋的腳尖在哆嗦。推進去,女肉便伸縮。鄭佩妏感動的把屁股往前後搖擺,把他的肉根緊緊地吸著而搖擺不已。


中午休息時間辦公室只有鄭佩妏和李文華兩人。這時,李文華異然對他宣告:『我怕你我兩人的關係,造成許多謠言,鬧的公司滿城風雨,一我想,就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不如稍微冷靜一段時間,重新考慮比較好。我絕不是要和妳分手,這是為了彼此能重新檢討自己。』

鄭佩妏背過臉而低頭著,暗自流淚。用小指尖拭一拭滴下的眼淚,微笑著說:『好吧…..』

   『你既然這樣想,那我也沒話說…..』

然而,鄭佩妏的內心,月和臉上的表情相反,對人生絕望,認為李文華也和當年的雙親一樣,只是表面好意,其實暗地裡想遺氣她。

   『我也有很多缺點吧,對不起!』

鄭佩妏沈沒了一段時間,然後向她道歉,鄭佩妏的表現,使李文華不免動起『過意不去』的感謝。

   『不,不好的是我。』

想不到鄭佩妏很順利的答應了,李文華臉上露出安心的神色,顯的很誠懇的樣子。

   『過去,我們有好多快樂的事,說不定我給你添了許多麻煩。你看這張書簽。她拿起夾在筆記本理的一片樹葉。那是他們倆人相識的初期,在至善園撿到的。

李文華和她交往期間,並非完全是討厭的事,其實也有許多快樂的回憶。(我曾在她住所吃過她烹調過的菜………她特別燒了我最愛吃的菜…)李文華沈醉於過去的歡樂中。

鄭佩妏要求他做告別的一吻。

(告別的一吻,喔,很有意思)李文華邊這麼想,邊摟住鄭佩妏,胳臂纏繞在對方的身上,熱烈的一吻。

鄭佩妏的胭脂和頭髮的香味,刺激了李文華的鼻孔。

他褲裡的那一物,反應了女體的接觸,而揚起了脖子。

鄭佩妏看準了他的性份,便用繞過對方被上的指尖,熱情地撫摸他的背脊。把黏糊糊的舌頭,放入他的口中纏起他的舌頭。

李文華喘吁吁起來了,鄭佩妏才撫摸他的大腿,摸一摸肉根。

他一動不動地,而後作推開她似的動作,鄭佩妏才使勁地抱著他不放。

   『不要,不要離開我!』

(現在李文華雖然擁抱我,但說不定突然間會顯出可怕的面孔推開我!)

這種不安感使她死抱著不放。

   『親愛的,用這一物插進來!』

男的肉根已有充分的硬度。

   『等一下,到晚上再說。』

   『我不能等!』

鄭佩妏聽了要分手的話,以心亂如麻。不但是李文華的話,甚至對未來的人身,周圍的人,一切都不敢相信。

為了平息內心的不安,便有需要委身於他,讓對方相信自己是個有魅力的女人。

辦公室的一偶,有間小房間,是用木造的家具隔開起來的,而且也有善門。

兩人擁抱著進入小客廳,裡面百著舒服的長沙發。

鄭佩妏把門一關,立刻開始解開襯衫的鈕扣。

   『為!穿著衣服好了,不要脫光,外務員不知什麼時候會忽然回來』

   『嗯,回來就難看了!』

萬一他的欲望消失了,就會失去證明自己是有魅力的女人的機會。李文華的手隔著襯衫抓住乳房。

   『阿!』鄭佩妏發出很大的聲音。

她認為若要持續他的性慾,唯有發出很大的身因才有效。因此,它時常小題大作地扭百身體和高聲喊叫。他把鄭佩妏推倒在沙發上,便不斷的吻它的脖頸,耳朵。鄭佩妏扭擺著腰,發出很大的哼聲,觸摸他的肉根。

只因繼續表演誇大其詞的演技,有時,鄭佩妏搞不清楚那性行為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對鄭佩妏來說,性行為是否幹的暢快,是無關緊要的問題,然而對方是否獲得滿足,才是最重要的。

鄭佩妏專心一意,務必使對方愉樂,因為對方的態度能夠反應出自己的魅力與價值。

李文華坐在沙發,把褲子拉下,他的那一物雄揪揪的要出來且發抖。

   『這樣的姿勢,萬一要是有人回來,便可很快地離開。』

   『可不是嗎!』

   『快一點來吧!』

鄭佩妏脫掉內褲,揉成一小團放進口帶,捲起裙子,坐在他的膝上。

他扶上腰,用手指頭握住槍口,引導致花陰。等待尖端接觸才沈下腰。

(阿!進去了!)鄭佩妏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麼一來,除非是遭到極大的阻礙,不然,李文華一定在自己的體內爆炸,而獲得滿足。

鄭佩妏開始搖擺了。

因為這一次,無論如何一定要讓李文華在認識自己的魅力,而使他屈服,所以它的動作分外劇烈。

李文華的胳臂纏繞著的她身體,以扶持快要滑落的她。

   『親愛的,這樣好嗎?你覺得舒服嗎?』鄭佩妏再三的問李文華。

   『很好,今日,我特別的舒服,你呢?』

   『你就在我體內爆炸沒關係的,喔!太好了!我飄飄欲仙,你的那一物多硬!快要死了!』鄭佩妏愉快地叫嚷著。

抽送中,鄭佩妏時常擔心他的欲望會在半途消失,所以盼望早一點讓他發射。

   『我也要丟了,所以你……求求你,就發射吧!』

鄭佩妏不斷地喊『丟了』,而哭出來了。

李文華的手指頭,從背後繞過來撫弄她的陰核。

他的嘴貼在鄭佩妏的耳邊,低聲說:『已到界線了,我要射精了!』

這句話,最容易刺激她。

因為鄭佩妏向來最擔心他是否會射精,現在他既然說出要射精,她的憂慮可以煙消雲散了。

李文華的手指頭,強而有力地抓住陰核。

   『唉唷!』

鄭佩妏叫出聲,兩首頂駐前面的玻璃桌,抬高屁股。

當他開始抽送運動時,外出的一名職員,忽然帶著客人回來了。

他們直接走到小客廳開門。『阿!』

職員與客人睜大了眼睛,為之驚愕不已。

因為赤裸著下半身的男女正結合在一起。

鄭佩妏站起來,暴露著剛剛被注入而濕濡濡的陰部,對客人聳聳肩,以哭笑不得的神色,笑一笑。

李文華正忙著製圖的工作,忽而一抬頭,只見同事鄭佩妏目不轉睛地注視這一方。

哼!真討厭!……….

李文華看了一下覺得很煩,於是背過了臉。日前,在歡送會的歸途中,偶然和鄭佩妏發生關係後,他就一直對李文華窮追不捨。

無論到那裡,他都要跟過去。他哪種咬住不放的行徑,實在異乎尋常。

李文華為了上廁所而站起來。

鄭佩妏也立刻站了起來,跟蹤他而來。

   『別教我為難!怎麼可以在這種場所?…….』

李文華想把鄭佩妏趕出去。

   『不要,不要讓我一個人獨處….。』

鄭佩妏終於也來到廁所

線上A片

   『我是為了小便才來到這裡。』

   『沒關係阿!我等你。』

她緊緊拉住李文華的衣角。

   『有人在旁邊看,我就撒不出來了。』

李文華好不容易撒尿了。

   『昨夜,你到那裡去了?從十點到三點,我一直打電話給你…』

   『關妳什麼事?要到那裡,是我的自由阿!』

   『你去喝酒了?還是和別的女人約會?』

鄭佩妏說話的聲音顫動,眼眶裡含著淚水。

在這樣的場所,讓她抽抽搭搭哭出來,就難看了。

   『我在家裡睡覺,因為感冒覺得有點頭痛,喝了雞蛋酒後,就入睡了。』

   『可是電話的鈴聲響了很久,你聽不見嗎?為什麼不起來接電話?』

   『我利用消音裝置把鈴聲消滅了。因為我響要熟睡,以便休養休養…』

   『原來如此,那麼,你沒有出門嘍!』

她這才鬆了一口氣,高高興興第把臉埋在李文華的胸口,用白淨的纖纖玉手,從西褲上往大腿撫摸下去。

   『喂!妳要幹什麼?』

鄭佩妏的手指,隔著褲子按那一物,不停地撫摸著。李文華握著鄭佩妏的手,阻止她淫穢的動作。

   『你不愛我了嗎?』

她露出悲傷的神情。

   『唉!你這個人,真沒辦法!』

李文華的肉根被巧欣的手指撫弄,漸漸的增加容量,往左衡下來的形態顯露出來了。

   『你看!不是變這麼大了……』

鄭佩妏高興低語著。她把西褲的拉鏈拉下來。李文華勃起的肉棒順勢雄糾糾地鑽出來。

   『剛剛收藏起來,你怎麼要這樣…』

鄭佩妏漠視李文華充滿怨氣的話語,很快地握住,一下子就銜在口中她往龜頭的部份,強而有力地吸下去。

李文華單手頂住廁所的牆壁。

   『萬一有人來了,怎麼辦?』

李文華提心弔膽,儘管如此,他的肉棒遭到鄭佩妏如同真空吸力猛烈地吸引力,又硬又興奮。

鄭佩妏的舌尖舔一舔龜頭的周圍,把傘狀的下方向樁米似的敲著。她兩手抓住李文華的臀部,肉棒的根部被嘴唇的黏膜包裹而受到摩擦。

   『我們必須快點回辦公室,不然,會被懷疑的。』

李文華雖然很擔心出事,但抵不過性興奮的愉悅,手深入鄭佩妏的頭髮中,攪來攪去而呻吟。

   『李文華合鄭佩妏又失蹤了。』

   『嘻!一定又在某處做愛吧!』

他們都在談有關兩人的閒言閒語。鄭佩妏沒命的愛撫肉棒,也許聽不見同事們的閒話,仍不願放棄那一物。好不容易同事們離開了廁所,李文華才鬆了一口氣。

   『快一點讓我丟了,必須快一點回辦公室!』

鄭佩妏歪著具有魅力的嘴唇一笑,便說:『不行,回頭再慢慢地作樂…』

她在李文華的耳邊低語著,再摸一摸赤裸著的那衣物,才離開廁所。李文華認為自己已經被鄭佩妏的肉體所迷住,卻無法明確地表示態度,完全是自己的過錯。

   『但是,維持現狀,終有一天會招來生敗名裂!』

鄭佩妏的眼神時時刻刻盯著他,使他覺得非常危險。

李文華是某建築公司的設計工程師。因為公司主要是建築高級公寓和大樓,所以他所繪製的圖面,大半是高高級公寓的草圖。

那一天,他為了要和客戶見面,離開辦公室,經由大馬路往車站走,林巧欣也從他的後面趕來,並肩而走。李文華嚇了一跳,轉過頭看後面。

   『我為了辦事,正要到西門町…..』

   『我也有郵件要寄出去,所以從辦公室趕來了。親愛的,我們到那裡飲茶好不好?』

   『我不是說有工作,很忙嗎?』

   『可是快到中午休息時間了。對方也要休息時間的嗎!難道不吃午餐嗎?』

鄭佩妏將自己的胳臂纏繞在他的胳臂。

   『算了吧,在大馬路上怎麼可以這樣….』

甩掉鄭佩妏的胳臂,他的手肘撞到他柔軟的胸口。

   『乾脆上旅館好了。假如對方外出的話…….』

鄭佩妏在他耳邊低聲說著。

(啊!我想起來了,早上在公司的廁所,他愛撫我的那一物,幹的欲死欲活的……..)

李文華忽然想到她嘴唇的觸感。

   『等一下,我去確認確認,假如對方不在……』

李文華在車站的工更電話亭,打電話給對方。

街電話的事女職員,回答說:『剛剛出去用餐了。』

李文華看了看手錶,十二點五分。現在進入旅社,大概不致花費一小時。因為鄭佩妏必須在一點前穿好衣服回到公司去。

   『時間不多嗎!』

   『沒有關係,反正有這麼好的機會。』

公司附近,車站後面有家日式的旅館,都是供給年輕男女休息的場所。每一家可以說都是帶有陰濕感,含酸,微暗,污穢的旅館,但鄭佩妏卻興高采烈的鑽進去。

那是一間寢具上撲著紅色緞子的日式房間。

鄭佩妏一進屋,便死抱著李文華不放。鄭佩妏穿的是公司的制服,胸口袋上有公司的名稱的名牌。

李文華連忙把他推倒,因為時間不多,必須利用中午休息時間幹完好事。他把制服的鈕扣解開,豐滿得酥胸便赤裸的露出來。乳暈是世界上最美的淡紅色。鄭佩妏的肌膚更是美的出色。白晰透明,吹彈可破。

李文華的手抓住她的褲襪,她用低微的聲音告訴他:

   『我沒有代替換的,不要弄破….』

鄭佩妏從下方抱住他,磨著要插入。

他用手指,插入陰部確認,果然濕濡著。她的全身散發著誘人的甜蜜氣味兒。李文華也脫掉白襯衫和褲子,相疊在一起了。

既然進入了旅館,就得盡情享樂,不然,怎麼划的來呢?匆匆忙忙的作完前戲,便即刻插入。

鄭佩妏,大開下肢以迎入男的那一物。說:『啊!你的那一物已經在我體內了,正在摩擦呢!…喔!喔!……』

不久,鄭佩妏便陷入了半瘋狂的狀態。她不斷地叫出尖銳聲,不斷地扭動身體。

舉高雙角扭動著白晰晰女體,和幾入整中央而工進去的李文華姿勢,映在牆上的大鏡子上。他一邊瞧枕邊的錶,已是十二點四十分了。李文華開始抽送運動,他股起幹勁兒抽送。

鄭佩妏從旅館到公司,至少也要十分鐘。

鄭佩妏發出『啊!啊!……..』舒服的聲音,接納激烈律動著那一物。

   『丟了,我要丟了,丟了!』

李文華的腰,由上往下抽噎似的反覆運動。

   『請你說一說喜歡鄭佩妏,愛鄭佩妏!』

   『我,喜,歡鄭..佩…妏,我愛妳…..喔!…….』

李文華邊抽送著,斷斷續續地低語。

鄭佩妏聽了那些話,才能感到互抱的滿足感。

李文華向體內深處,像沐浴般,注入熱呼呼的精液。

鄭佩妏筋疲力盡了。

   『喂!已經沒有時間了。』

李文華捏一捏她的面頰,才睜開眼睛。她慢條斯理的穿公司的制服。一走出旅館外面,鄭佩妏已恢復活力充沛的樣子。

   『那麼,傍晚再見…….』

鄭佩妏滿面春風地像他揮揮手,往公司方向跑去了。

五點多,李文華返回辦公室向主任報告,及收拾辦工桌準備回家,鄭佩妏也急忙地準備下班。李文華打完卡,跑下樓梯,鄭佩妏的腳步聲隨即湊進來,緊緊依偎在他身旁。

   『等一等,你為什麼那麼急…….』

她呼吸急促地說。

   『現在還在公司,不要太靠近嘛!』

   『你討厭我吧?』

   『不是這樣。我只是提醒妳,不要在公共場所撒嬌糾纏!』

李文華加快腳步,鄭佩妏也小步追趕到車站。兩人搭上公車,車內幾的滿滿的,鄭佩妏從斜後面將自己的四肢,緊緊地貼在他身上,又緊緊地握著他的手。

   『喂!別這樣子,不怕別人把你當作蕩婦嗎?』

   『車內這麼擁擠不堪,誰會發覺。而且若沒有一點接觸,我就會覺得不安。』

為了抓的更勞,還是那一物比較好。因此,鄭佩妏將手繞到前面,握住那一物。

每逢車子搖晃而身體傾斜,他就使勁地握住那一物。

   『喂!鄭佩妏,我不是吊環阿!』

   『可是我非拉著不可….』

鄭佩妏的強烈欲望,喝醉酒便更厲害。有一次公司舉辦聚餐,從南京東路的小酒店換到小吃店時。

李文華離開座位去打電話。林巧也假裝要打電話的樣子,站到他的背後等待。

李文華把話筒放下。

   『妳回妳的作位吧。』他用很小的聲音告訴她。

   『不要,我要和你相處在一塊兒。』

   『我不會溜走的!』

   『剛才你不是和那穿紅色迷你裙的小姐當眾調情嗎?』

   『蠢東西,我只是和她跳舞而已……』

李文華非常擔心,怕別人聽到他們倆人的對話。鄭佩妏由於酒醉而眼睛含著淚水,哀求似的說:

   『擁抱我!』那眼睛充滿著一種強烈的吸引力。在黑眼珠的深處,燃燒著熊熊的火焰。

   『在這種場所,怎麼能幹那種事…..?』

   『算了吧,假如不喜歡我,咱們離別也沒有關係!』

鄭佩妏說著說著眼淚流出來了,李文華被她纏的發慌,終於拉著她手,往店外跑出去。

兩人在三樓的小吃店喝酒。

走廊沒有人影,『太平門』的標示牌,模糊浮現在眼前,鄭佩妏抽抽搭搭地哭著說:

   『擁抱我,擁抱我!……』

李文華推開『太平門』笨重的鐵門,就和鄭佩妏站在樓梯口。

南京東路的霓虹燈,在黑暗中閃爍。

   『摸我的奶子!』鄭佩妏把穿著的薄毛線衣,由下往上捲起,直到脖頸。胸罩也拉上去,露出粉紅色的乳頭直立而向上。

   『再給你瞧一瞧這個……..』鄭佩妏連裙子也捲起來。『你不是說我的腿很修長很好看嗎?』

當時,李文華確實覺得,鄭佩妏那雙被藏在藍色制服包裹著的玉腿很富有魅力。誰知,本來那麼天真無邪的鄭佩妏,竟會變成這樣,是李文華完全意想不到的。

太平門樓梯有鐵柵。雖然不會那麼危險,但動作總是會被限制。因為在高處,風自然加強,所以鄭佩妏的頭髮和裙子都在風中飄搖。

她的臉上都是淚水,乳房和淫部也赤露著,哭哭啼啼地說:『擁抱我!抱住我!』

   『我盼望你愛我!你看!我是女人,有奶子,也有這個,樣樣俱全嘛!』

因為狀況顯的異乎尋常,李文華的情緒也高昂了起來。

李文華在鄭佩妏的角下,用大拇指,把花瓣往左右分開,用嘴巴貼在他的黏膜。

他啜一啜如同蝴蝶軀幹的部份,吸上紅色的果實。鄭佩妏分泌出來的蜜,又甜又酸,很像李子的味道。

李文華聞了女人的氣味,嘗了女人的味道而滿足了。他起身,摟住她的軀體,吸一吸豎起的乳頭。

那果實在他的舌頭撥弄下,顯的硬梆梆的。

   『喔!』李文華把背脊一伸一縮,鄭佩妏不斷地發出喘吁吁的淫聲。

李文華讓鄭佩妏的手頂住太平門,而採取低頭凸出臀部的體位。這是最安全的方法。

太平門僅推一推,是動也不動的。

李文華從背後抱住她的腰,即把肉根滑進股間,利用男人的背部,摩擦陰唇二三次。把龜頭尖部緊貼在陰戶。

把腰往前一推,肉根就陷入女體中,龜頭一下子被黏糊糊的陰唇所包裹著。

李文華把鄭佩妏的臀部往自己的下腹部拉下。而把腰撞上去。他原本已有幾分醉意,所以達到頂點也特別的快。

   『我要丟了,好嗎?』

   『好,可是要在內,在我體內….』

鄭佩妏每逢李文華強攻,便把屁股搖擺,穿高跟鞋的腳尖在哆嗦。推進去,女肉便伸縮。鄭佩妏感動的把屁股往前後搖擺,把他的肉根緊緊地吸著而搖擺不已。


中午休息時間辦公室只有鄭佩妏和李文華兩人。這時,李文華異然對他宣告:『我怕你我兩人的關係,造成許多謠言,鬧的公司滿城風雨,一我想,就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不如稍微冷靜一段時間,重新考慮比較好。我絕不是要和妳分手,這是為了彼此能重新檢討自己。』

鄭佩妏背過臉而低頭著,暗自流淚。用小指尖拭一拭滴下的眼淚,微笑著說:『好吧…..』

   『你既然這樣想,那我也沒話說…..』

然而,鄭佩妏的內心,月和臉上的表情相反,對人生絕望,認為李文華也和當年的雙親一樣,只是表面好意,其實暗地裡想遺氣她。

   『我也有很多缺點吧,對不起!』

鄭佩妏沈沒了一段時間,然後向她道歉,鄭佩妏的表現,使李文華不免動起『過意不去』的感謝。

   『不,不好的是我。』

想不到鄭佩妏很順利的答應了,李文華臉上露出安心的神色,顯的很誠懇的樣子。

   『過去,我們有好多快樂的事,說不定我給你添了許多麻煩。你看這張書簽。她拿起夾在筆記本理的一片樹葉。那是他們倆人相識的初期,在至善園撿到的。

李文華和她交往期間,並非完全是討厭的事,其實也有許多快樂的回憶。(我曾在她住所吃過她烹調過的菜………她特別燒了我最愛吃的菜…)李文華沈醉於過去的歡樂中。

鄭佩妏要求他做告別的一吻。

(告別的一吻,喔,很有意思)李文華邊這麼想,邊摟住鄭佩妏,胳臂纏繞在對方的身上,熱烈的一吻。

鄭佩妏的胭脂和頭髮的香味,刺激了李文華的鼻孔。

他褲裡的那一物,反應了女體的接觸,而揚起了脖子。

鄭佩妏看準了他的性份,便用繞過對方被上的指尖,熱情地撫摸他的背脊。把黏糊糊的舌頭,放入他的口中纏起他的舌頭。

李文華喘吁吁起來了,鄭佩妏才撫摸他的大腿,摸一摸肉根。

他一動不動地,而後作推開她似的動作,鄭佩妏才使勁地抱著他不放。

   『不要,不要離開我!』

(現在李文華雖然擁抱我,但說不定突然間會顯出可怕的面孔推開我!)

這種不安感使她死抱著不放。

   『親愛的,用這一物插進來!』

男的肉根已有充分的硬度。

   『等一下,到晚上再說。』

   『我不能等!』

鄭佩妏聽了要分手的話,以心亂如麻。不但是李文華的話,甚至對未來的人身,周圍的人,一切都不敢相信。

為了平息內心的不安,便有需要委身於他,讓對方相信自己是個有魅力的女人。

辦公室的一偶,有間小房間,是用木造的家具隔開起來的,而且也有善門。

兩人擁抱著進入小客廳,裡面百著舒服的長沙發。

鄭佩妏把門一關,立刻開始解開襯衫的鈕扣。

   『為!穿著衣服好了,不要脫光,外務員不知什麼時候會忽然回來』

   『嗯,回來就難看了!』

萬一他的欲望消失了,就會失去證明自己是有魅力的女人的機會。李文華的手隔著襯衫抓住乳房。

   『阿!』鄭佩妏發出很大的聲音。

她認為若要持續他的性慾,唯有發出很大的身因才有效。因此,它時常小題大作地扭百身體和高聲喊叫。他把鄭佩妏推倒在沙發上,便不斷的吻它的脖頸,耳朵。鄭佩妏扭擺著腰,發出很大的哼聲,觸摸他的肉根。

只因繼續表演誇大其詞的演技,有時,鄭佩妏搞不清楚那性行為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對鄭佩妏來說,性行為是否幹的暢快,是無關緊要的問題,然而對方是否獲得滿足,才是最重要的。

鄭佩妏專心一意,務必使對方愉樂,因為對方的態度能夠反應出自己的魅力與價值。

李文華坐在沙發,把褲子拉下,他的那一物雄揪揪的要出來且發抖。

   『這樣的姿勢,萬一要是有人回來,便可很快地離開。』

   『可不是嗎!』

   『快一點來吧!』

鄭佩妏脫掉內褲,揉成一小團放進口帶,捲起裙子,坐在他的膝上。

他扶上腰,用手指頭握住槍口,引導致花陰。等待尖端接觸才沈下腰。

(阿!進去了!)鄭佩妏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麼一來,除非是遭到極大的阻礙,不然,李文華一定在自己的體內爆炸,而獲得滿足。

鄭佩妏開始搖擺了。

因為這一次,無論如何一定要讓李文華在認識自己的魅力,而使他屈服,所以它的動作分外劇烈。

李文華的胳臂纏繞著的她身體,以扶持快要滑落的她。

   『親愛的,這樣好嗎?你覺得舒服嗎?』鄭佩妏再三的問李文華。

   『很好,今日,我特別的舒服,你呢?』

   『你就在我體內爆炸沒關係的,喔!太好了!我飄飄欲仙,你的那一物多硬!快要死了!』鄭佩妏愉快地叫嚷著。

抽送中,鄭佩妏時常擔心他的欲望會在半途消失,所以盼望早一點讓他發射。

   『我也要丟了,所以你……求求你,就發射吧!』

鄭佩妏不斷地喊『丟了』,而哭出來了。

李文華的手指頭,從背後繞過來撫弄她的陰核。

他的嘴貼在鄭佩妏的耳邊,低聲說:『已到界線了,我要射精了!』

這句話,最容易刺激她。

因為鄭佩妏向來最擔心他是否會射精,現在他既然說出要射精,她的憂慮可以煙消雲散了。

李文華的手指頭,強而有力地抓住陰核。

   『唉唷!』

鄭佩妏叫出聲,兩首頂駐前面的玻璃桌,抬高屁股。

當他開始抽送運動時,外出的一名職員,忽然帶著客人回來了。

他們直接走到小客廳開門。『阿!』

職員與客人睜大了眼睛,為之驚愕不已。

因為赤裸著下半身的男女正結合在一起。

鄭佩妏站起來,暴露著剛剛被注入而濕濡濡的陰部,對客人聳聳肩,以哭笑不得的神色,笑一笑。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表姐給我介紹的小處女
人妻銀行員之淫亂調教
風騷表嫂郭凡
為美麗的少婦修電腦
精蟲上腦的學生
我真的不是暴露狂啦
和單位熟女的一段情
我老婆需求真的很大
妹妹的雪白乳房
愛用震動器的媽媽
熱門小說:
表姐給我介紹的小處女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