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網上認識的我現在的妻子——雲。

  那年我23歲,在這個婚姻自由的國度裏,本以?我們的愛情會水到渠成,
沒敢想竟遭到了她父母的堅決反對,原因很簡單,因?我家在石家莊以東,而她
媽的意願是將女兒嫁到石家莊,?此對我的出現,恨不能吃我的肉,喝我的血,
我亦恨之。

  在這種情況下我和雲偷偷的在外租了一間房,同居了。她以上班忙,下班晚
?由,常常不回家,陪我。可惜好境不長,終于有一天她媽找到了我們住的地方,
狠揍了我一頓。從此我和雲分居二地,很少見面。

  可能是老天爺開了眼助我憐我吧,她爸得了肺癌沒過三月就去世了。家裏除
了她和她媽還有一弟一妹外更無其它親人了(聽說,她家和親戚家關系處的不是
很好)。她媽無可奈何隻得讓她重返石家莊就業,以供家需,而我也趁此良機和
她又走到了一起。

  在我們永不放棄愛情的理念下,她媽終于擰不過她的女兒,才讓我們結婚了,
我想她媽的心裏始終是瞧我不起的。在她媽說第一句「不同意」的時候,我已下
定決心要操死她,默默地等了二年,機會終于來了。

  妻子懷孕了,她弟弟最近一段時間,每逢周末都來我家住二天,起初,我並
沒有在意,但仔細一想,有點貓膩,于是決定調查一番。便對雲說:「該辦準生
證了,明天周6回你家拿身份證、戶口本吧。」

  雲,當然允了。她最愛回娘家了,平時我很少去她家的,也怕在路上出什麼
意外,也不讓她常常回家。到她家,11點半了,雲開始準備飯菜,她媽上班去
了,要等到12點後才能回來,我在屋裏看電視劇《銅齒鐵牙紀曉嵐》,她弟弟
在裏屋寫著作業。

  12:05分她媽回來了,在家坐在一起,話也不多,她們倆母女聊了會家
常。12:30就開始洗碗筷了,13:00的時候來了一個40來歲的男人,
我問雲他是誰,雲說他叫馬義,村幹部。客套後,我坐在一旁觀察著她媽和馬義
的神態,果不出我所料,眼神之中偶泛情絲,怕讓人察覺,故遮遮掩掩,不過還
是逃不出我的法眼。

  13:30她媽上班去了,和那個男人一起出的家門,臨走的時候她媽交待
我:「今晚,讓鵬(雲之弟)去你那吧,你要好好的輔導輔導他的數學。」

  我滿口應吮,心裏暗罵:「她媽的,今晚你讓別人操,還讓你小子纏著我,
我玩誰去。」。

  雲14:00的時候就嚷著要回家,沒辦法,回就回吧,不知我的mp3錄
音能否成功。于是拿了戶口本,我故意將手表摘了,放在沙發下,鎖了門,回到
我家。這一天很順利地過去了。

  第二天,我8點起的床,對雲說:「手表不見了,是不是落在你家了?」

  她見我將她送我的定情信物弄丟了,差點哭了出來,求著我快去找找,我強
忍著才沒有笑出來,騎上摩托車沒20分鍾就到了她們門外,門還沒上鎖,到出
我的意外,按理說她媽這個時候早該上班去了,?什麼……

  想到這我才堅信我的推斷是對的(女人嗎,30如狼,40如虎,一天不操,
心裏癢癢)。

  我將車停在村裏一商店外,快步向她家走去(沒人的時候,我還跑了一段路
程),沒5分鍾在她家胡同口一隱蔽處停下腳步,點了根煙,拿出手機(有人從
身邊走過的時候用來假裝打電話),期待著我所期待的。

  5分仲過去了,10分鍾過去了,20分鍾過去了,就在我以?她媽在我放
摩托車的時候走了的時候,眼前豁然一亮,那個走出她家的男人不是馬義是誰?

  果然如此,她媽隨後跟出,一前一後騎著自行車走了。

  我心裏暗喜,走將過去,打開門,走進臥室,從床下拿出mp3,見上面顯
示正常,狂喜之下,吻了一下mp3,拿上手表,起程回家。回到家,雲見我找
到了手表,很是高興。吃過早餐,玩了會三國,下午上了會網,聊了會天。

  星期一,來到單位,事物繁雜,中午的時候,科室裏隻我一人在,其它人都
去外邊吃飯的吃飯,喝酒的喝酒,泡妞的泡妞。我打開電腦,連上mp3,將所
錄的音轉化成影音播放文件。前一段都是雜音,一會有拖拉機的聲音,一會有沿
街叫賣的聲音,亂78糟的。百分之400的速度快放著,終于聽到了我想要的
答案。

  錄音整理了一下,其內容大緻是這樣的:

  (「你來了。」「嗯。」「怎麼這麼晚,12點了,人家都等不急了。」
「沒辦法,掩蔽點好。」——嘶——[ 好像是拉拉鏈的聲音] 「哦,爽。」[ 男
人的聲音] 5分鍾後。——嘶——噗——[ 衣服落地] 「嗯……嗯……嗯……嗯
……」2分鍾後。「啊……」緊接著劈啪劈啪,浪叫。10分鍾後,再沒什麼音
了。)

  我隻聽的渾身躁熱,老二硬的象棒槌,倆月沒有操過女人了,嘿嘿,操了她
媽再說。于是我開始思考我的第二步計劃。星期一到星期五,我了看不少關于操
丈母娘的小說,他們寫的是因?愛而操,我卻是?了出氣因?恨才想操她。

  我的丈母娘,45歲,人可顯老了,一臉的鄒紋,還有雀斑,身高160,
體型偏瘦,沒屁股,奶也不大,短發,手上有老繭,滿口的黃牙,一典型的農村
婦女。

  星期6,她弟弟早上9點就來了,可氣死我了,我正抱著老婆摸著奶子睡的
正香,隻得起床迎客。

  吃過早點,接著玩三國,中午和朋友在外邊點了二菜喝了點酒,下午5點的
時候,對雲說:「我今晚要替人值班。」

  雲,不疑。

  5:30我離開了家,先到市場上買了一嘬胡須,一把鎖,然後在網吧裏吃
了點東東,喝了點酒壯膽,熬到晚上11點,存好摩托車,打了一輛出租車向她
家奔去。

  23:45到家門口,我用鎖鎖好門,躲在一角落裏,等待著。

  12:30的時候,那個男人走來看門是鎖著的,喃喃地走了。我從角落裏
出來,心裏很是得意,我打開鎖,悄悄的摸著黑進了院,見屋子裏還亮著燈,我
用事前準備好的竹竿將房檐上的電閘拉下來,頓時一片漆黑,屋內更無半點動靜,
猜想丈母娘是睡著了。

  躡手躡腳地走進屋裏,故意敲了一下桌子,她醒了,見屋裏黑黑的,我裝著
沙啞的嗓音說:「停電了?」

  她也沒多想便問我:「怎麼了?」

  「嗓子痛。」我立在原地心裏發虛。

  她見我不動地,下了床,拉開我褲子的拉鏈,將老二掏了出來。舌尖先舔了
幾下龜頭,然後一口整根都含了進去,我不自主地嗯了一聲,她蹲在地上殷勤在
親著,手也不輕揉著我的蛋蛋,爽,丈母娘在?我口交。

  想著想著,一沖動將她抱了起來,著手處軟綿綿的,原來這娘們早就脫光了
就等著別人操她呢。我仍她到床上,撲了上去,拿起繩子將她雙手綁了起來,她
倒也沒有反抗,我想她們是玩過虐待的吧!

  我沒有親她的臉,因?我知曉她牙黃,臉黑。我摸索著,一把握住她的奶狠
狠的把弄著,用力地彈壓著。

  「啊……你……輕……點……」她越叫我越用力,直將她弄的哀叫討饒。

  我棄了兩奶,嘿嘿一笑,將她雙腿叉開,手伸向她的肉洞,毛不多,水很多,
二指並攏一插到底。

  「啊……爽……嗯……」

  我一聽她叫爽那語氣真夠騷的,心中一蕩漾,幾吧更硬了,我將她雙腿高高
?起,幾吧蹭了蹭她陰帝沾了沾騷水,向前一挺,全軍覆沒了。

  「今天……你的……幾……吧……好……大……好……硬……我好……喜…
…愛……快……操……我……快……好……大……好……爽……」

  我我狠狠地猛插著,她搖著屁股挺折腰際應合著,呻吟不絕。我叫她趴起來
翹起屁股,雙手掐著她的腰,幾吧在她的肉洞裏開采著石油,一會深一會淺,一
會向上挑,一會向下壓,她叫的聲音越來越大。

  「啊……好……爽……爽死了……再深……點……快……操我……」

  聽著她發顫的浪叫,老二開始有點發麻,于是更猛烈地操著她。

  「我……要……來……了……快……哦……噢……喔……我……來……了…
…來了……啊……」

  一股陰精射在我的龜頭,肉洞不停地收縮著,我又大力的操了100來下後,
射在了她的陰道裏。我拿出幾吧,將她放平,又將幾吧塞到她的嘴裏,她吮吸品
嘗著她女婿精液的味道。

  我梢微休息了一下,站起身,穿上褲子,摸摸身上並沒有遺落什麼,將她雙
手解開,對她說去尿尿,她癱在床上,回味著高潮,喃喃:「好久沒有過這麼爽
了。」

  我穿上鞋,頭也不回的走出去,靜了靜神,回想剛才丈母娘在自已胯下哀叫
連連的樣子,報複的快感冉冉而生,走出家門,街上空空的,沒辦法,打不到車,
隻好向北而行,足足走了二個鍾頭,才找到一個網吧,叫開門,要了一瓶啤酒,
點了根煙,打開電腦,對著熒屏不自主地發笑,一時也很迷惘,我就是想不通:
「是她沾了我便意呢?還是我玩了她呢?感覺還是有點吃虧,像我這樣一個帥帥
的小夥子竟然去操一個醜老女人,有點不像話,那怕漂亮點也行呀。不過身份在
那擺著,她是我丈母娘,我是她女婿,女婿操了丈母娘,真她媽的爽。」

  不知她明日一覺醒來發現昨晚操她的不是那個男人,她又會是怎麼一個樣子
呢?是驚?是喜?越想越好笑。希望天下的青年朋友千萬別做出我這種不倫不類
的性愛來呀!操,就要操美女,不過如果你有好的方法,萬無一失的話,也可以
試一試亂倫,心裏的另類感受,不是平常性愛所能替代的噢!

  我愛美女,更愛美婦,你呢?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