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表哥的嫂子

    嫂子是遠房表哥家的,家裡做生意的,28的年紀,因為善於保養,加上沒
事總往美容院跑,看起來也就20出頭,皮膚很白。我因為長年在外地工作,不
總回家。因為老家要辦理房產證的事情,前天我不得不請假回老家。家裡常年每
人住,遍佈灰塵,就回家兩天,懶得打掃,所以我只能在表哥家落腳。

    我前天晚上7:45的飛機,到表哥家已經快九點了。進門之後只有嫂子出
來招呼我,原來表哥剛好要去北京談一筆保暖被褥的合同(他們家是做農用產品
買賣的,自己還有個工廠),一早就走了,原本跟表哥約好的今晚的酒局也只能
作罷。

    我客套的說:「好可惜,這麼長時間沒見,也不能跟表哥喝一頓聊聊天。」

    「你哥說了,讓我招待好你,怠慢了你,他可不依。」嫂子邊說邊往廚房走。

    心想:表哥還算夠意思。

    跟進了廚房,看到滿滿一桌的菜,頓時肚子咕咕叫了起來。也不顧客套謙讓,
坐下就吃了起來,吃飯自然少不了喝酒,我和嫂子邊喝邊聊。

    我很健談,嫂子也屬於開朗大方的那種,可能也比較聊得來,不知不覺,喝
得有點兒多,頭有點兒暈乎乎的了。再看嫂子,說話也不清楚,舉著酒杯的手也
不協調的左晃右擺了起來。

    進來的時候餓的不行,光顧吃了,沒注意觀察,酒足飯飽後,在燈光下越看
覺得嫂子越有女人味兒,上身隨意的白色緊身衣,下身時下很流行的碎花長褲,
臉蛋很漂亮,用現在流行的詞,女神來形容,一點兒都不為過。

    當時鬼使神差的我想起了論壇裡看的一篇強姦嫂子的文章,裡面的內容不
斷在我腦海裡閃現,瞬間感覺下身漲的厲害。

    我不停的告訴自己,不能這樣,生活除了性還有很多要考慮的,千萬不能作
出亂倫的事情。

    我趕緊起身去衛生間洗把臉,讓自己冷靜下來。好死不死的,嫂子也搖搖晃
晃的跟了過來,邊跟邊喊:「老公,咱們睡覺吧!」

    那聲音酥到我骨頭裡去了,我轉身去扶她的空檔,她竟一下歪倒在了我身上,
腿靠在我老二上。我心想:好在她喝醉了,要是清醒的,感覺到我翹起的老二,
還不得尷尬死。
    「嫂子,我扶你去睡覺吧!」邊?,邊去扶她。

    「老公,你老二怎麼翹那麼高呀,不昨晚剛做的嘛,又想要了?」

    一邊含含糊糊的說著,一邊手就抓在我老二上。那一瞬間,我的道德防線崩
潰了,嫂子抓在老二上的手,不斷在我腦海裡閃現的論壇上強姦嫂子的文章,
讓我徹底失去思維能力。

    此時我大腦一片空白,沒有說話,也說不出話來。身體僵硬著,腦袋裡想著
接下來怎麼辦。

    還沒注意的,嫂子蹲了下去,拉開了我褲子的拉鍊,不等我反應過來的,她
已經把我老二掏了出來,緊接著,沒有停留的含到了嘴裡。頓時我整個身體都麻
了,我嘴部的感覺最明顯,整個嘴巴都是麻的。不知道各位有沒有這種經歷,我
到現在也沒搞明白為什麼我嘴巴會麻。

    言歸正傳,她把我老二塞進嘴裡之後,嗚嗚啦啦的說:「老公,今天你的雞
巴怎麼那麼大呀。」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我還沒反應過來,當她開始含著我的老二前後晃頭的時
候,我才從剛才一連串的事情中反映過來。

    嫂子錯把我當成她老公了。我豁出去了,已經這個樣子了,不管了,我就大
膽地把手伸到了她頭上。她好像受到鼓勵一樣嘴巴裹地更緊,更加快速地前後動
著腦袋,也就一會兒的功夫,射精的感覺就有了。

    說實話,我女朋友給我口交,我從沒有那種感覺,因為女朋友都是很慢的,
給我舔硬了,好讓我去插她,從不給我口爆。

    嫂子這種口交方式我還是第一次體會,加上緊張的感覺和亂倫的刺激,這麼
快的射也是難免的,誰知道這還不算,嫂子突然不動了,把老二抽出來,含糊不
清的說:「我還要你使勁插我嘴,然後再射!」

    我一聽,靠,表哥這麼變態,把嫂子調教到這種程度,那可是我夢寐以求的
做愛方式呀。我也沒作聲,兩手抱著她的腦袋,使勁插了進去,第一次體會到深
喉原來這麼爽,老二能明顯感覺到喉嚨口那一部分很窄,一直隨著老二的進進出
出摩擦著龜頭。

    更要命的是,喉嚨因為異物,本能的作著吞咽的反射動作,一下,一下的,
這種感覺讓人根本不能抑製的瘋狂(沒試過的朋友可以試一試,真是一輩子都忘
不了,比插下面爽一百倍,一萬倍)。

    本帖隱藏的內容狼友們別笑我沒用,我使勁抽差了沒一會兒就忍不住了,緊接著快速猛烈得
前後抽插幾下,下身往前一送,把嫂子的腦袋狠狠的按在下體上,一陣顫慄,射
了出來。

    射完以後,慢慢拔了出來。嫂子依舊迷迷糊糊的,抿了抿嘴:「你就喜歡這
樣,變態。」邊說邊傻笑。

    我趕緊將老二放回褲子裡面,起身去扶她。把她弄上床去,然後我就回客房
躺下了。

    到底還是沒忍住,心裡很愧疚,但又很激動,覺得刺激無比。想著明天該怎
麼辦,她會不會知道之類的,想著想著,沈沈的睡過去了……

    那天晚上把嫂子深喉之後,由於過度的緊張和刺激,再加上喝了很多酒,躺
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就睡了。

    第二天約5點多的時候,我就突然醒了,可能因為有心事,也可能因為只脫
了褲子,衣服還沒脫,再加上歪著睡的也不舒服,醒的時候天還沒有完全亮。

    我醒了之後心裡非常忐忑不安,非常的害怕,罵自己怎麼就精蟲上腦,幹了
那種糊塗事,萬一事情被家人,親戚知道了,我不用活了,死了算了。

    心裡一遍一遍祈禱,嫂子一定喝多了,一定不記得昨晚的事情了。在心裡暗
暗保證:老天爺保佑嫂子什麼都不記得了,如果逃過這一劫,我以後一定不幹這
種蠢事了。我當時的感覺就像小時候在外面偷了別人家的東西,被別人發現,回
家後等待別人來告訴我爸媽一樣,心裡七上八下的。

    醒了後也不敢再睡了,也睡不著了。我想了想,決定趁嫂子沒起床,先偷偷
走掉,萬一起床想起昨晚的事情,我就麻煩了。

    於是也顧不上洗漱,胡亂穿起褲子,背了我的包,小心翼翼的開門走了。下
樓之後,我打車到了我們市政府對過那家七天酒店,開了個鐘點房,進去洗了個
澡,又躺了兩個鐘頭。

    再醒來已經8點多了,我用手機給嫂子發了微信,內容大致是說因為今天要
去辦事,要早去,昨晚嫂子喝的也不少,所以早晨早早起床走了,沒有叫醒她,
並且辦完事直接從機場走了,就不再去她家告別了。

    資訊發出去後我就一直盯著手機,一邊希望快點兒收到回信,希望她確實不
記得昨晚的事情,一邊又害怕她回信,那種感覺真的是太難受了。

    就這麼盯著手機,足足有半個多小時。就在我愣神的時候,叮咚一聲,我趕
忙抓起手機:『嗯,注意安全!』

    我擦,這算什麼回答,說她記得昨晚的事情吧,她沒有提;說她不記得吧,
TMD,這個回信看著又怪怪的。

    「應該是不記得,她可能剛醒,迷糊,所以才這麼回答的。」我這麼安慰著
自己。定了定神,反正她沒提,就這麼著吧,我退了房匆匆去辦正事去了。

    一路上除了過馬路時精神恍惚,被車蹭了一下,其他一切都還順利。就不在
這裡贅述了,想必狼友也沒興趣聽。

    回到天津後的幾天,嫂子也一直沒在聯繫我,我也不會蠢到主動去問她。心
理逐漸由忐忑轉向平靜。這期間表哥還給我打過電話,說我去他沒能在家款待什
麼的,客套了一通,生活仿佛又美好了起來,直到前天下午。

    前天下午,我正在和一個客戶聊天,微信響了一下,因為是很熟的客戶,沒
必要那麼在意商務禮節,我就順手拿出手機看了一下,「轟」一聲,腦袋瞬間不
轉了:『十一放假吧,你過來一趟吧,我有事情跟你談,別擔心,你哥今早就出
差了。』

    看完短信後已經無心跟客戶談了,腦袋也不在單子上了,一直在想怎麼辦,
決定晚上就過去,該面對的,是逃不掉的,今晚不去,晚上也不可能睡著,匆匆
結束了和客戶的交談。

    我微信回了一個:『什麼事情?』

    當時還抱有一絲希望,希望她有別的事情。她說:『你別問,來就是了。』

    我一看肯定那事了,也不用再問下去了,回了一個『好的,我今晚過去。』
她沒再回我。

    我趕緊在網上訂了機票,跟老闆說有事,就提前兩小時下班了。

    一路忐忑無話,到嫂子家是晚上7點多一點,嫂子給我開門後,沒什麼特別
的情緒,很平靜,開門後說了句:「你來了,進來吧。」不等我答話,轉身就進
了廚房。

    從背後看嫂子,長髮及腰,燙了個大波浪,隨意穿了一件暗紅色睡裙,雖然
沒有刻意勾勒,但走路時還是搖曳生姿。甩了甩腦袋,暗罵自己,都什麼時候,
還想這些,跟著走進了廚房。

    但不得不說,欲望這東西,有的時候是很難控製的,有的時候明明知道那樣
做不對,那樣做會有嚴重後果,但還是忍不住。但做完就會後悔,痛恨自己。但
下一次的時候還是控製不了。

    「來,先吃飯。」

    我坐了下來,看著嫂子拿出紅酒,給我倒上,自己也倒上,然後自己喝了起
來,我正等著她開頭呢,她卻絕口不提,可我哪裡有心思吃飯呀。

    「嫂子,咱們就直說吧,那晚是我不對,我喝醉了,對不起!」

    嫂子喝了口酒,還是沒有什麼情緒變化。「對不起就完了?」

    我把我一張招行信用卡拿了出來,「這裡面有五萬,不夠我再給你,求你一
定不要告訴別人,我知道錯了。」

    說實話,我真的快哭出來了,這事一旦捅出去,後果我都不敢想。

    「把你的卡拿回去,我不缺錢。」她把卡推給我,感覺嘴角好像翹了翹,
「你要能一口氣喝完這瓶酒,就表明你真的認錯了,這事我就不告訴別人。」

    不要說一瓶紅酒了,就是一瓶洗潔精,一瓶毒藥,只要我死不了,我也會毫
不猶豫的喝掉。

    我看了看她,也沒說話,拿起酒瓶,一口氣喝完了。後來我想了想,這裡面
是有問題的,遇到這種事情,她怎麼會那麼平靜,太反常。但說實話,我當時思
維趨於停頓,只想如何把這事捂住,實在考慮不了那麼全面。

    喝完後,我說:「嫂子,再次跟你說聲對不起,非常感謝你,沒有把這事告
訴表哥。謝謝。」

    嫂子笑吟吟地說:「你喝醉了,也不能全怪你。這次叫你過來就是把這事說
開,你不用太內疚了。」

    多次感謝後,我們又吃了點兒菜,聊了別的東西,這過程中,因為不再擔心
事情暴露的危險,慢慢地,思維不那麼混沌了,開始覺得這整個過程有好幾個奇
怪的地方,為什麼說這個簡單事情要叫我過來?為什麼她沒有表現出尷尬?為什
麼她會要我喝掉一大瓶地幹紅?

    慢慢地,我回憶起了她翹起地嘴角。不會是像小說裡那樣有意勾引我吧。

    這麼想著,感覺嫂子整個人都變得有一種媚地味道,怎麼大晚上地還畫著妝,
塗著口紅?看著暗紅睡裙勾勒地曲線,腦袋裡浮現地是睡裙下的景象,又想起了
那讓人銷魂的深喉,想到那麻酥酥的感覺,老二瞬間漲的難受。

    TMD色字頭上一把刀啊,無論如何,不能有別的事情了,想著想著,頭有
點兒暈。那瓶酒的後勁上來了,得趕緊走了,不能在這裡了,想幹卻不能幹,那
種痛苦狼友們應該都明白。我起身道:「嫂子,不早了,我得走了。」

    「去哪裡?九點多了,回天津?」

  「不是,我已經訂了賓館,不在這裡睡了。」說著我起身往拿包往外走。

    嫂子也跟著起身,「定什麼賓館,咱家有客臥,大晚上的,又喝了酒,別去
了。」

    說著走上來,拽了我胳膊一下,另一隻手順勢放在了我翹起的老二上,還捏
了一下。我轉過頭,看著她,她笑吟吟的手沒有拿下來。

    確定了她不是不小心碰到的之後,我說:「嫂子你這是……」

  「不想嫂子嗎?那晚的深喉爽嗎?想不想再來一次?」

    到這裡我全明白了,原來那晚嫂子並沒有醉到不能區分自己的老公和我,原
來她那晚是有意假借醉酒引我上鉤,原來這次叫我來不是解決問題。

    但說實話,我不想這樣做,畢竟是嫂子,感覺有點兒彆扭。我剛要開口說出
自己的想法,嫂子卻推我到了她家客廳沙發上坐下,然後隔著褲子,咬了一下我
翹起的老二,本來就漲的難受的老二開始隱隱發痛。

    嫂子跪在沙發前,在我的兩腿中間?起頭來笑著看了我一眼。

    「你的這個確實比你表哥大,再來一次深喉怎麼樣?」

    我理智上想拒絕,但拒絕的話卻說不出來。她解開了我的皮帶,脫下了褲子,
老二暴露無遺。

    說實話,雖然我沒見過表哥的老二,但我對自己的很自信,多少公分我沒測
過,但跟日本AV上的比起來,比絕大多數男優都大。

    嫂子低頭含了下去。呼~熱乎乎的嘴,和著粘滑的唾液。我的天,去他媽的
倫理道德,不幹白不幹,何況是送上門的。

    我向後一靠,閉上了眼睛。閉上眼睛後,雞巴傳來的感覺更加清晰和強烈,
清晰的感覺到嫂子的頭前後運動時,她嘴唇劃過冠狀溝時的感覺,含住雞巴時,
舌頭上的粒狀突起在龜頭上摩擦的感覺。

    更讓我想不到的是,嫂子竟然還去舔我的蛋蛋,含在嘴裡,溫暖異常。我閉
眼享受了一會兒, 睜開眼睛一邊欣賞嫂子的淫蕩一邊問:「表哥滿足不了你嗎?
為什麼要勾引我?」

    她吐出老二,?頭看著我,「不為什麼,就是想。」

    這時我也完全放開了,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了,而且她願意,管她呢。玩唄。
於是我也調戲起來她:「那晚你的技術不錯呀,深喉讓我爽的差點兒暈過去。」

    「你們男人都受不了這一套,我就知道。」 

  「你那晚可把我的精液都吞了,感覺怎麼樣?」

  「我閨密告訴我,吃那個美容養顏。」

    沒文化,哪有那功效,但我肯定不會告訴她這個事實,因為對於我來說,看
著她吃我的精液,無疑在精神上是一種巨大的享受。

    想著這些,我有了射精的衝動。我把手放在嫂子腦袋上,慢慢往下壓,嫂子
也很配合的往下埋頭,龜頭磨擦著舌頭,進入一段後,到了緊窄的喉嚨入口,明
顯感覺頓住了。

    我怕弄得她不舒服於是停了一下,嫂子發現我手不用力了,?起頭看著我,
下一刻她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對我嫵媚的笑了笑,彎彎的眼睛,像是誘惑,又
帶著鼓勵。

    我對她回以微笑,手上慢慢用力,感覺龜頭慢慢頂開喉管,慢慢的推進,然
後一下,龜頭進去了,這種爽不單單是肉體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你們說我
變態也好,說我人渣也罷,我就是抵擋不了自己這麼漂亮的嫂子,跪在我兩腿間
給我口交,還是我最渴望的深喉。

    在雞巴進到喉管後,我沒有瘋狂抽插,等了一會兒,揉了揉嫂子的頭,摸著
她順滑的頭髮,這一刻,感覺她就是我的女人,這種感覺混雜著嫂子的稱謂,帶
給我的是亂倫的極度快感。我射精的感覺更加的強烈。

  「嫂子,我還要你吃我的精液。」

    嫂子的喉嚨收縮著,又?起頭來看了看我,頭上下動了兩下,我實在忍不住
了,自己的肉棒在那麼漂亮的塗著口紅的嫂子嘴裡,任誰也受不了。於是我手上
又動了起來,漸漸的加快了速度,下身也跟著有節奏的?起落下,就在即將射精
的前一刻,嫂子猛的把頭後仰,將老二吐了出來,

  「這次不要射喉嚨裡了,我想嘗嘗你的和你哥的味道有什麼差別。」

    我靠,騷貨,這時候管她射哪裡呢,別說射她嘴裡了,那時候讓我幹什麼我
都會答應的。

  「騷貨,給你吃,快點。」一把拽過她來,塞進她嘴裡,

    看的出她口交經驗很豐富,這時候她使勁用嘴唇裹緊我的雞巴,我使勁挺動
了兩下,一陣顫慄傳遍全身,太他媽的舒服了。雞巴有規律的一抖一抖的,每抖
一下,就射一下,每射一下,嫂子的秀眉就跟著皺一下,還帶著興奮的表情。

    我那時在想我哥可真娶了個好老婆。等我停止了射精,嫂子含著雞巴,做了
幾下吞咽的動作,然後吐出雞巴,還用舌頭舔了舔嘴唇

  「有點兒澀,比你哥的好吃。」然後低下頭又親了一下我老二,好像禮節性
告別。

    經過這一通折騰,我完全放開了。剛想伸手去摸嫂子的胸,

    嫂子一下把我手擋開:「剛射完不休息一下,還想幹嘛,不怕精盡人亡?」

    比我大幾歲就隨便調戲我,這時候不能示弱呀。

    我說;「嫂子這麼性感誘人,幹你一晚上也沒問題。」

    嫂子站起來,靠了上來:「真的?」順勢叉開腿,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靠,內褲都沒穿,大腿上能清楚感覺到她下身的濕熱,感覺濕滑濕滑的,這
番淫蕩的景象,讓我老二又有?頭的感覺。

    她親了我一下耳朵,在耳邊說:「洗澡去,讓你幹我一晚上。」

    這女人絕對是性愛高手,舉手投足,一顰一笑都牽動著我欲望的神經。

  「今晚幹到你求饒為止!」邊說,邊伸手去摸她,誰知道她一個起身又躲了
過去,然後回頭一笑拋了個媚眼,「等你!」

    我擦,還治不了你了,暗想:今晚有你求饒的時候。我起身進了衛生間,舒
舒服服的洗了個澡。

    洗完我圍上浴巾,出來看到嫂子一條腿的大腿上穿了條黑色蕾絲帶,上身一
件寬鬆白色體恤剛好蓋住屁股,這種搭配不僅有情趣內衣讓人流鼻血的誘惑效果,
更有一種清純女孩讓人想按在身下幹個夠的效果。

    嫂子上來就親我的嘴,剛一接觸,就感覺一個東西被她用舌頭頂送進了我嘴
裡,我沒留神,竟然咽了下去。

  「什麼東西?」

  「你不是想幹我一晚上嗎?來吧!」原來是偉哥。

  「嫂子,不用偉哥,你就是偉哥,你的小妹妹就是偉哥。」抱起嫂子往客臥
走,

  「不,去我的臥室,在你哥幹我的床上幹我。」

  「你太淫蕩了。」

  「喜歡嗎?」嫂子咯咯笑著說。

  「沒有男人不喜歡!」

    我把嫂子扔到了床上,雞巴在嫂子的挑逗下早就?了起來,再加上偉哥的作
用,雞巴早就漲的不行,二話不說,從背後直接一捅而入,順暢無比。

    不得不說,表哥的雞巴確實小,不然嫂子的妹妹不可能那麼緊窄。中間抽插
的過程就不說了,第一次射的時候我大聲的喊著嫂子,她不停的叫,感覺太瘋狂
了。

    後來又幹了她五次,每次她都要射在嘴裡,要吃掉,但我有兩次沒忍住射在
裡面了,她說沒事,安全期,而且吃了避孕藥。

    結束後她說還想玩肛交,靠,這個嫂子欲望不是一般的啊。幹成這樣,還想
肛交。我跟她說以後有的是機會,慢慢玩。

    我們一直折騰到早上,在床上抱著睡了一天,到傍晚才醒,醒了她又要去含
我的雞巴,我實在不行了,雖然她很誘人,但我腰疼的不行,求她不要了,並答
應她有機會一定滿足她肛交的欲望,她這才算完。

    晚上她也沒力氣做飯,我們倆也不願意出去吃,就叫了必勝客,吃飽了睡了
一晚,今早我就回來了,趕緊把這後續給各位狼友分享一下。

    嫂子果然玩起來很過癮,我也沒試過後庭,下次恢復體力,找機會一定嘗試
一下。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上了穿絲襪的媽媽
成爲姐夫的貼心小棉襖
父女亂倫
美艷母親江小媚
凌亂的母親
處男買春時的遭遇
姐姐的美腿
媽媽的穴真緊
擔任空服員的舅媽
公媳一家春

熱門小說:
黃飛鴻之風流十三姨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