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章內容涉及"亂倫","虐待",及深入的性行為描寫。如果你未滿十八歲,或是無法接受者請立即離開。

請尊重原著,勿文章作任何修改,並請務必保留開頭的警語。

本文章僅提供感官刺激,劇中描寫脫離現實,僅存於幻想中。


「我……我看到妳在幫他…………..」

我實在無法在說出那兩個字。

因為本來想帶女友回家親熱的我,反而遇上了正在和男友親熱的二姐。

面對著二姐的問題,清晰的影像立刻浮現在腦海中,在客廳的沙發上的陌生男人。和在他跨間猛烈擺著頭部的二姐,那可能是我這一生無法忘記的衝擊影像。

凝視著二姐紅潤的雙唇,我以僵硬的微笑想要帶過這尷尬的一刻。坐在床頭的二姐突然靠近在我耳邊質問。

「你帶小愛來家裏幹嘛?」

很快的微笑變成了呆滯。就在我的腦裏一片空白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得到勝利宣言般的二姐,突然站到我面前慢慢的拉起學生裙。我的頭部好像是被一根巨大的榔頭狠狠的擊中。

沒…..沒有穿內褲…….

在我眼前不到幾公分的地方,是稀疏的恥毛,和……無法形容的景象。好像是被青蛇釘住的青蛙般,我無法把眼睛移開,甚至連呼吸都忘記了。根本來不及欣賞二姐張開的析白大腿。

我的眼光直視在那好像微微顫動的肉縫和那露在外面的小陰唇。下意識的想把眼前的景象深深的印在腦海中。

「沒有看過小愛的嗎?」

我還沒來得及喘氣,已經被二姐壓倒在床上了。

「….沒……..沒有…」

看著近在眼前的美麗臉龐,我根本就忘了此時壓在身上的是自己的親姊姊。只感覺到胸口被女性的凸起的乳房壓著,擁著二姐的一支手不由自主的在她的臀部上撫著。唯一還在腦中盤旋的是,——–短裙內甚麼也沒穿。

「二姐……」

我盯著天花板上慢慢轉動的吊扇喘息。二姐的香吻由臉頰一路移向胸部,當舌尖在腹部上滑過時,腦中浮出二姐跪在男人兩腿間的影像。

不可以,她是我的親姊姊。

理性在腦海理拼命掙扎著。但是在心中卻存在著更強烈的期待。還沒能繼續思考,勃起的龜頭已被溼熱的物體所包圍住。

我低頭看,在被秀髮所遮住的部份,二姐的頭緩緩搖動著。溼熱的感覺正由龜頭的部分漸漸的下移,那表示我的陽具正一吋一吋的被二姐含入口中。

二姐突然撩起了秀髮,致命的景象映入眼簾。

二姐濕潤的香唇在粗大的陰莖上吃力的滑動著。陰莖上環繞著鮮紅的口紅,而且雜著白色泡沫的口水正由二姐的唇邊溢出,沿著陰莖上暴出的血管緩緩流下。

也許是發現到我在注意,二姐停下了含套的動作,進一步把我的陽具深深的含進口中。並且用她那明亮的雙眸仰望著我,好像是希望能讓我用更好的角度來欣賞。

「姐…..」

煞時間我的心中充滿了莫名的愛意,輕輕的喊了出來。

「嗯……..」

無法開口的二姐以哼聲回應了我。,突然間…屁眼內有巨大的異物插入,強烈的刺激使得仍然含在二姐口中的陽具劇烈的跳起,好像是無法承受口中的陽具突然劇烈的漲大。

二姐的鼻頭發出嗚鳴的聲音,而且那異物卻更加的深入屁眼中。我吃驚的看著二姐,無法了解目前所發生的事。

仍然是沒有思考的空間,二姐的手開始搓揉著我裝著滿滿精液的陰囊。她那小腦袋則是沒命的上下搖動著。

只見到巨大的龜頭才出現在二姐櫻紅的唇邊。整個粗壯的陽具又隱沒入她的小口中。看著二姐瘋狂的含套著我的陽具,我拼命的想著她是我的親姊姊。,不讓自己的精液射進姊姊的口中。

但是為了這絕頂的快感,理性很快的被打敗了。反而是為了能繼續享受二姐口唇的服務,而拼命的強忍住要射精的感覺,。

插在屁眼中的按摩棒開始震動了起來。龜頭一次又一次的頂撞到二姐的喉嚨。

二姐的牙齒也輕輕的在陰莖上刮著。要命的是二姐溼熱的舌頭緊緊的圍繞著陽具滑動著。就在二姐不斷的擠壓下,陰囊的閘門突然崩開。

也許是倫理突然打敗了肉體的慾望,我急忙要退出二姐的口中。就像使性子的女友般的,二姐一邊抗拒著我,一邊把粗大的陽具盡力的含入口中。

我可以感覺到龜頭塞在二姐喉嚨裡那種窄緊的感覺。時間就像停下來般,我和二姐互望著。而此時滾燙的精液正通過被含著的陰莖激射在二姐的喉嚨裡。不知是不是無法呼吸,還是忍受不了炙熱的精液灑在喉嚨中的感覺。

二姐閉起眼睛痛苦的嗚鳴著,但是仍然抱著我並緊緊的含著我的陽具。本來要推開二姐的手,此時卻撫著二姐潔白的頸子。

好像能夠感覺二姐正在努力的吞嚥著才剛由尿道裡射出的精液。無法相信的久,一股一股的精液通過隔著二姐溼熱舌頭的尿道,一陣又一陣的由龜頭射出。

果然,我好不容易挖出插在屁眼中的金屬按摩棒,。想著還好能拿出來。要是不小心都進了腸子裡,那可不好玩了。

此時卻看到二姐在床邊咳嗽起來。黏稠的白色液體就掛在二姐的鮮紅的唇邊。兩顆堅挺的淑乳因為咳嗽而劇烈的顫抖著..

我急忙過去輕拍她裸露的背。二姐緩緩的轉過頭來含情的望著我。天啊,在她薄薄的香唇上覆蓋著一層乳白色的精液。

「二姐」

不知是愛憐還是感激,我緊緊的抱住她。但是空氣隨之冰凍,又是一支鐵鎚狠狠的敲在頭上。因為我看到大姐就插著手,冷冷的站在門口看著我….


 

電視上正在撥著鬧劇,小妹就坐在地毯前咯咯的笑著。坐在沙發上的我,腦袋裡裝滿了巨大的問號。

自從上次的事件發生以來,已經過了兩天。

二姐和大姐就像無事般的在一邊交談,還不時的傳來悅耳的笑聲,我甚至以為那天的事件只是一場春夢。也許是七月的酷暑燒昏了我的頭也說不定。可是枕頭下那件漂亮的蕾絲內褲,證實了那天的一切。

本來還以為會被大姐立刻攆出這個家庭,我可不願年紀輕輕的就流浪街頭。可是除了急忙回到自己房間的二姐,和轉身離開的大姐。只留下我一人呆滯的坐在床上。

觸犯了這麼大的禁忌…卻…..卻就像是甚麼事也沒發生過般的離奇。想到無法再以平常心去面對溫柔的大姐,和根本無法理解的二姐。也許以後能自然面對的只剩下可愛的小妹了..

「哈哈……我一定是瘋掉了」

沒想到在眼前一片黑暗的時候。我竟然用這種想法來安慰自己…

感覺到有人拍我的肩膀,回頭看竟然是大姐..小妹也許是跑去洗澡了,二姐早已不見蹤影..空蕩蕩的客廳只剩下我跟大姐。我的體溫驟降至冰點……

隨著大姐的示意,我乖乖的跟著大姐進入她的房間..我就像待宰的羔羊站在一邊,靜靜的凝視地毯上的花紋。大姐則是在一旁來回的踱步著…

不會吧。在這麼晚的時間被踢出家門。

我的心中拼命想著有哪些死黨會收留我..至少不要餓死街頭才好。

「過來這裡」

不知何時在大姐手中多了一條黑繩。在恐懼和驚訝的交集下,我的雙腿不由自主的走向大姐指示的床邊。不必多說,我很快的被反綁在床邊的柱子上了。

完全不像平時溫柔賢淑的大姐,此時卻在我後面仔細的綁著我的雙手。我慌張的想回頭看,卻一點也不敢反抗..

在這種情況下眼睛突然被黑色的眼罩所蓋住,耳朵也被耳塞所塞住了。

就是這樣了,我恍然大悟。這兩天來大姐一定在精心的籌畫如何有效的懲戒我。想到隨之而來,無法想像的酷刑,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可是四周卻是一片死寂。

「……..??????」

也許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但是什麼事也沒發生..本來已經呆滯的腦袋又多出一堆問號。

「……?」

突然在腦中浮出狠心的雙親把自己的小孩銬在家中活活餓死的新聞。不會吧,這是比被趕出家們更恐怖的事。

就在此時褲子被猛然的拉下…疑……下體被一雙溫柔的手所接觸著。

狐疑中想到二姐那天奇異的行徑,難道大姐也……..

不像是二姐溫柔的撫摸,陰莖被粗暴的扯來扯去。

雖然眼前一片漆黑,卻好像看到大姐蹲在前面,以種角度觀察我的陰莖似的..

「難道這才是大姐的目地??」我心中盤算著。

包皮被扯到快要撕開般的疼痛,連陰囊也被扯出來捏弄著。

痛到眼淚都流出來了,我卻不敢叫出來。深怕屋內的小妹會聽到。在生殖器被一陣把玩後。四周又回復一片死寂。

我仔細的聽著,希望能有一絲的聲音能透過耳塞,好讓我能了解現在的情況..

溫柔的大姐想要一窺男性的器官。卻無法向親弟弟開口。所以乾脆將弟弟緊緊的綁住。而且將眼睛遮住,所以一切的表情和行為都不會被親弟弟所看到。當然被綁的死死的弟弟,絕對無法對姊姊做出侵犯的舉動。

我對這樣的結論蓋上了肯定的印章..

重新接觸陽具的手開始了慣性的套動。感覺起來非常仔細而且是小心意意的套弄著,非常的舒服..血液不斷的湧進陽具中。

我已沉醉在其中,然後龜頭被濕熱的物體所包圍住。想到大姐正用她那鮮紅的櫻唇含著我的龜頭,陽具猛烈的跳動著。好像在跟大姐要求更深的含入。

「啊…..」

傳來劇烈的疼痛,但是終於強忍住尖叫的聲音。因為龜頭被狠狠的咬了一下,大姐的手和嘴巴迅速的離開陽具。腦中出現留著齒印的龜頭…

再次接觸的手溫柔的撫摸著,也許是想用舌頭減輕我的痛苦溼熱的舌頭在龜頭上來回的舔著,好像沒什麼大礙,因為陽具似乎仍然硬挺著。

不同於二姐的含套,大姐用舌尖仔細的舔遍了整支勃起的陽具。舌尖輕輕的沿著陽具下方尿道的部位滑動著。到了龜頭的部分,則是好像要把舌尖鑽進尿道口似的轉動著。不會有想要射精的衝動,但是有非常美的溫馨感..

溼熱的舌頭持續的來回的舔著,有時會由側面含著陰莖。好像吹口琴般來回的含弄著。

好像是累了,大姐再次離開我..

其實不必把我這樣綁起來,只要是大姐的要求我一定聽從。我心裡這樣想著..

濕熱的小口再次的含住了龜頭,並且一邊撫著陰囊一邊用手握著陽具套弄著。舌頭也繞著龜頭的錂邊轉動。

好….好棒的技巧…

我喘息著,快感由被套弄的陽具傳回自己的腦部。腫脹的龜頭被大姐的牙齒輕輕的咬著,更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感受。

快要射出來了,我極力的忍耐著。

想要在最佳的狀態下讓陰囊內的精液做最有力的衝刺。已經感覺到有部分溢出的精液流進尿道中。

「我就要出來了」

我低頭向大姐預告著,打算等一會兒盡情的在大姐的口中爆發出來。突然間…..耳塞被拿掉..

「很舒服吧」

耳邊傳來二姐的囈語。

吃驚中,腦中閃過大姐和二姐在私下密謀的幻想情節..

被她們兩個女孩玩弄了..心中有被二姐出賣的怨恨。二姐一邊撫著我的胸部,一邊扯下我的眼罩。

眼前出現的是赤裸著身體,躺臥在床上的大姐。杯著自己雪白的乳房,一邊忘情的在撫摸自己的私處。

「疑…..」

我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急忙低頭看。完全赤裸的小妹正蹲在我的陽具前。一雙小手沒命的套著我粗大的陽具。

第一股黏稠的精液猛然的噴出,落在她才剛洗好的秀髮上。第二股在不到五公分的距離直接命中小妹睜大的眼睛。

「啊……」

小妹發出驚叫聲。大量的精液持續的噴射在她的鼻樑和臉頰上。發出啪搭的聲音。

沿著臉頰滴下的精液落在小妹才剛發育的赤裸胸部上。仰著濺滿白稠精液的臉,小妹甜甜的對我微笑著。小手還在沒命的套弄著我的陽具。

不知是因為過度的射精。還是受到了極度的驚嚇,前一片黑暗後,我終於昏了過去了….


 

隔天早上我那可愛的小妹跪在我的雙腿間用她的小嘴含套我的陽具,而我那妖媚的二姐則是在我後面一邊搓柔我的陰囊,一邊用她潮濕的舌尖舔著我的屁眼。

喔,怎麼會…….

在理性被肉慾打敗的同時,跨下的陽具急劇的勃起了。

那是連自己也無法相信的粗大。殷紅的龜頭很快的便隱沒在小妹的口中,伴隨而來的是淫穢的吸吮聲此時大姐也靠了過來用她溫柔的手握緊小妹含吮不下的砲身抽動著

舒服嗎

大姐在我的耳邊輕語著

「嗯…..」

我一邊親吻著大姐的香唇

狂吻中,大姐加快的抽動我的肉棒。

「啊……..」

受到她們這麼強烈的刺激,我已經到了爆炸的邊緣

你就要射了。是嗎。

大姐喘息著

此時二姐突然用力握著我兩個裝滿精液的陰囊,阻止我的精液進入輸精管中。

我覺得陰囊就像要炸開似的,而我的陽具則像是鐵棒一般硬..

你就要射出來了。是嗎。

大姐一邊在我耳邊囈語著一邊用她那堅挺的乳房磨擦著我的身體。

「 ….是的…我要射….出來…」

我呻吟著..低頭看著我跨下的美景…

還穿著制服的小妹,仰著頭含吮著我的龜頭。她那紅潤的雙頰因為用力的吸吮而凹陷下去而她那雙清澈的明眸含情默默的望著我..好像在摧促我趕快射出來….

小妹不但用力的吸吮著..還不斷的用她的舌尖挑弄著我的尿道口….

而大姐此時更是快速的抽送我的砲身….

「。啊…」

我因為痛苦而仰起了頭..呻吟著…..

事實上我的整個陽具已經開始高潮而劇烈的抽搐著。但是卻射不出一滴精液。因為我的陰囊正被二姐緊緊的用手指箍緊。

整個陰莖已爽到了極點。,但是陰囊就像要快要炸開般的痛苦….

二姐….喔….求求妳…..

我對仍然忘情的用舌尖在我的屁眼內抽動的二姐提出了哀求…..

就像是放生般的,二姐放開了她的手…

陰囊內的精蟲大量的進入輸精管,進入了尿道中….

「吼….」

我快速的握住小妹的頭..把陽具盡力的塞入她的小口中…..

「喔喔…..」

這次換小妹發出難過的聲音…我可以確定,我的龜頭已經抵在她的喉嚨上了…第一股精液強烈的由尿道口噴出。我幾呼可以聽到精液打在她喉嚨上的聲音….

雖然如此,大姐仍然還握著小妹未能含下的陰莖,快速的抽動著…夾著二姐舌尖的屁眼劇烈的收縮著。

粗大的陽具深深的插在小妹的口中,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濃精我得到了雙倍的高潮…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坐在沙發上,舔著我肉棒的已換成二姐了…

小妹灘在地板上喘息,在她的櫻桃小口裡盡是我白稠的精液。事實上她的櫻唇和紅潤的臉頰上也是黏糊的一片。

而大姐則是跪在一旁清理沾在小妹制服上的白色精液…

嗚…

我又痛苦的呻吟起來..

因為愛惡作劇的二姐除了吸乾了尿道內殘餘的精液,似忽還想連我的尿液都吸出來我可不想射出血來…

推開二姐…我看到大姐和小妹已抱在一起相互吻著。分享我的精液..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