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妻子結婚四年了,在移居美國後,居住在一所三房兩廳的房子裡,各自有自己的工作,雖然不算豐裕,但總體來說生活得不錯,亦安於簡單的生活。

可是好景不常,一個金融風暴,我倆竟失業了,雖在美國政府有失業救濟金,但看著銀行裡的錢越來越少,仍難免有些無助了。

隨著手頭也越來越緊,我們原本溫馨的婚姻開始出現問題,原本大家從來沒有爭執,但當一起在家無所事事,又感到前路茫茫,便開始吵吵鬧鬧,連原本算是美滿的閨房生活也減少了。

有一天妻子去市場買菜,回來的時候在門外說:「老公,老公,我找到工作了。」

我不解的問妻子:「去市場買菜哪找到工作的呀?」妻子進屋關上了門,繼續興奮地說:「嗯,剛才在市場碰到一位導演,他正要找一華裔少婦在他的影片中演一個角色……」「什麼?不是拍成人影片吧?」我半信半疑的答道。

妻子說:「當然不是啦!他拍的影片大家都認識的,他說拍這部影片可給我二萬美元呢!幸好他的影片公司缺華人演員,不然我也沒機會了。」

妻子就是好騙,人家說那些大片是他拍的便信了,而我又相信我妻子,便信以為真,也沒有深究。

「試試看沒有關係,要是覺得不對頭便要停止,不要做了。」

我的心中雖懷疑,但考慮再三,最終還是同意去試試看,便終於點下頭同意了。

「老公,還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妻子見我不反對,隨即又說。

「嘿,有事就說。」

我隨口的答道,心裡卻在思索著那三萬大元的片酬可為我們解決的經濟問題。

「他們今晚試鏡,時間不夠,我不能做飯了。」

妻子說。

為了三萬大元,不能做飯又算什麼?妻子見我沒異議,便跟著告訴了我拍片的地點。

「什麼,這麼遠?我開車送妳過去吧!」我見那在很偏僻的地方,有點不放心,就想和她一起去,確定她沒有問題。

「老公,這不好吧?我不想你去那裡,我又不是小孩,給人看到我像是很倚賴的,不夠專業。

而且你在場只會增加我的心理負擔,我會演得不自然。」

妻子說。

我們爭論了一會,妻子見我總是不放心,最後只有同意我跟她去,但是要我留在車中等她。

大家說好了,便匆匆出門,駕車直往片廠門前。

妻子在門前跟一個戴墨鏡的男子寒暄了幾句,他便領她走進去,我一個人坐在車中呆等了幾個小時,可算是渡日如年,幸好見到片廠不停有人進出,才不致太擔心。

終於等到妻子出來,那時已差不多是凌晨時分。

「怎麼樣?有多少人?怎麼弄了這麼久?」我見妻子一臉紅暈,不待她上車便已連珠炮地問。

妻子神神秘秘的一笑,就是不答。

在開車回家時我抵不住不停追問,她才終於告訴我一個大概,原來妻子進去後被安排和一個演她情人的男演員試演了幾場對手戲,除了唸台詞還有些摟摟抱抱和接吻親熱的場面,怪不得妻子出來時臉紅紅了。

「不是說是拍正經的影片嗎?」我趕緊問。

「老公,很多成名的女明星也演這些鏡頭啦!導演說是劇情需要,還說會點到即止。」

妻子答道:「導演還讚我,說我身材好又性感,若肯露一點可把我的戲加長,給我雙倍片酬。」「他怎知妳身材好?」我一聽便馬上追問。

妻子支吾了半天,終於告訴我試鏡時出了一次事故,其中一場戲說妻子在半推半就下和男主角發生了關係,兩人扭作一團,男主角在作狀脫妻子衣服的時候不小心把乳罩和恤衫一起推了上去,她一雙乳房不但登時暴露在大家的眼中,還被攝影機毫無遺漏的攝了下來。

想到妻子粉嫩的乳頭給人看光了,我心裡當然不爽,便再不作聲,只是用最快的速度駕車回家。

回到家,妻子先去浴室淋浴卸妝,跟著倒頭便睡。

我因氣憤不平睡不著,便找些家務做,見衣服仍未洗便把洗衣籃的衣物放進洗衣機中,其間竟發現妻子黑色的蕾絲內褲在腿間部份竟濕了一片!我趕緊放到鼻孔嗅了一下,見沒有男人精液的味道,興幸妻子並沒有失身,這時我以為妻子只是在試鏡時給陌生男人熱吻,一時太刺激而弄得內褲也濕了,我又怎想到是導演假藉給妻子示範如何演戲的時候,和那男演員不停上下其手的吃她的豆腐,甚至還輪流吻她,最後更藉試演床戲做藉口,要那男演員把妻子壓在身下,用他勃起了的下面頂在妻子小穴的位置去試妻子的反應。

其實十個少婦有九個性生活不如意,只是女人通常視其家庭比一切都重要,就是不滿足都不會作聲,更不會主動隨便背叛老公找個情人,但若是能夠製造機會,性慾給調動起來,便難免偷偷地想找點安慰了。

導演見到妻子試鏡時給弄到皺著眉咬著唇死忍的樣子,便知她是敏感的體質,又容易動情,心中早選定用她作女主角了。

這一夜我心裡十分矛盾,原本只是打算讓妻子去試試看,現在弄成這樣,也不知怎麼和妻子說。

這種事問妻子她一定死口否認,要是不給理由便不准她參加演出,她又一定不依,折騰了一夜,終於我也倦極而睡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影片公司打電話給妻子,告訴她已被取錄,她高興得直跳了起來,馬上換上衣服跑去片場。

我睡得正香,連她出門了也不知,更別說阻止她了。

到中午我才一覺醒來,迷迷糊糊的看到妻子留在梳妝台的便條,想到她可能又一次被人佔便宜,登時嚇得馬上清醒了,忐忑不安地駕車趕到片場,本想衝進去找妻子回家,但卻給守門的警衛攔住。

「今天是拍幾場情慾戲,導演要清場,除了工作人員和演員,一律不淮進攝影棚。」警衛說。

「但那演員是我的妻子。」我氣急敗壞的說。

「那個新來的少婦是你妻子?這樣吧,保安室的閉路電視可看到攝影棚,給你看看沒關係,只要你不跑出去妨礙拍片就可以了。」警衛說罷,便帶我進了他的保安室。

我進了保安室,見到牆上有一列閉路電視,警衛在鍵盤上按了幾按,攝影棚發生的一切便在中央的大屏幕出現了。

「今早導演已經拍完了文戲(對白和故事部份),現在拍精采的。

這導演專培訓新人,我見過不少良家少婦在他引導下漸漸的投入角色,人妻在半推半就最令人亢奮,保證你看完等不到回家就想幹她。」警衛說著。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們現在雖然需要錢,但是我怎麼能讓妻子給人騙去賺那種錢?我坐在屏幕前,心裡只有希望妻子在緊要關頭能把持得往。

我看了一會,便明白為什麼妻子相信這是拍攝正規的影片,因為現場除了導演還有一大班男女演員,攝影棚中不但佈景和道具都一應俱全,連化妝師也留在現場不停為演員補妝。

這場戲是描述我妻子給丈夫冷落,在一次公司派對給上司引誘而失了身,派對的一幕是一班人喝著酒在談天,看來劇本並不詳細,絕大部份台詞像由演員自己臨時發揮,但導演卻不斷NG重拍,結果讓妻子喝了不少酒。

跟著便是扮演妻子上司的男演員大衛把妻子拉了進房中強吻,妻子亦落力地配合他演著。

「大衛,快放開我你!怎麼能這樣?」妻子大驚失色的呼叫著,也分不開是在演戲還是真的給大衛的進攻嚇倒,但大衛卻變本加厲,用力摟著妻子不斷吻下去。

「唔……不……不要……」給大衛吻了一會,妻子的掙扎開始無力,口中雖然仍在說不,但手也不再用力推拒了。

「記著妳有老公的,不能隨便把身體交給他。」導演在旁吩咐著,妻子便又用力掙扎起來。

「大衛,你知道一放過她便沒機會了,用強也要了。」導演說。

大衛一面親吻妻子,一面猛力用手抓著妻子的豐滿屁股,把已經膨脹的肉棒頂著她的身體,妻子拚命地扭動腰肢想擺脫大衛,但私處給大衛頂著,全身登時軟了。

「對了,妳身體開始感到渴求,但仍要制止他。」導演對妻子說。

妻子再三掙扎,但仍是被大衛緊緊抱往,還給他隔著衣服用手搓揉著乳房,「唔……唔……」給大衛上、中、下三路進攻,妻子身體不由自主地作出反應,雙臂便無力地掛在大衛的頸項。

大衛看來經驗十足,這種事之前也一定做過多次了。

「對了,她開始動情了,大衛,帶她到床上。」導演對大衛說。

大衛半拖半垃把妻子帶到床邊,用空出的左手扯下妻子的短裙,把她推倒床上。

裙一掉在地上,妻子馬上嚇得花容失色,掙扎著想起來,想來定是她看的劇本並沒有脫衣的情節。

「不……不要……救我呀!」妻子髮絲散亂的叫著,兩條白嫩誘人的腿不停踢蹬,想把大衛從身上推開。

「只要裸露一點便多三萬塊,要是不幹,之前拍的也沒有用了。」

導演軟硬兼施的對妻子說。

大衛的手伸過我妻子腿彎,將她的腿抬起,展示她張開的腿間中一片小布,口裡說:「騷貨,濕了一大片還裝什麼正經?」說罷便壓在她身上,乘妻子被壓著沒法掙開,熟練地脫了自己的褲子。

「大衛,你幹什麼?快停……」妻子面紅耳赤的大叫。

「沒關係,只是裝給鏡頭看,不會真的插進去,別怕。」導演安慰妻子說。

大衛跟導演合作了多次,早已把握機會,再一次用嘴封住妻子的口,下面用肉棒對準妻子的穴縫開始研磨。

這導演已經不是第一次算計那些無知的人妻了,他的安排表面上是在拍攝電影,其實是按步就班的讓大衛向她們挑逗,有計劃地讓她們一步一步的放開自己,再乘她們失控時來一個假戲真做。

我妻子成熟的身軀經過剛才的一番折騰,現在又再給大衛的肉捧抵著要害,自然是被弄得全身騷癢難耐,隨著大衛下體的活動,很快她便皺著眉摟著大衛,看來她實在也忍不住想要了。

「喔……唔……唔……」妻子忍不住發出呻吟,腰肢亦不安的扭動起來,看來久未和我行房的妻子,已逐漸給腿間的快感出賣了。

「對了,對了,裝作久旱的妳給大衛幹得欲仙欲死……」導演說著,其實導演看到妻子雙頰漲紅,躺著任憑大衛的肉棒一次又一次地在她肉穴的進口鑽刺,肯定她的慾火已給挑起,很快便可拍攝到更精彩的鏡頭,這樣說只不過為了穩住妻子而已。

突然見到妻子咬著下唇、緊閉雙目,雙手抓著大衛不放,雙腳亦纏繞在他的腰上,跟著便叫了起來:「嗚……喔……喔……喔……喔……喔……」「對了,解放自己,好好地去享受。」導演說,經譣豐富的他,當然知到老婆爽到了。

我和警衛看著這熱烘烘的淫穢場面,說不出的刺激,大家褲襠都終於支起了帳篷,我也記不得要救妻子了。

「這樣也爽到,你妻子真是淫浪的騷貨呀!」警衛回頭望著我說,手已向褲襠伸去。

我別個頭無奈地看著妻子成熟性感的嬌軀被大衛這樣玩弄,可真哭笑不得,事已至此,只有希望拍攝到此告一段落,導演快些叫CUT。

可是事與願違,大衛見妻子爽到躺著在喘氣,便伸手在我妻子充滿彈性的乳房上揉捏著,跟著便解開恤衫的鈕扣,拉高乳罩便用舌舔在妻子的乳頭上,最初妻子仍有推拒,但隨著一雙乳頭在他含弄下因興奮而發硬凸起,妻子雙手變成充滿憐愛地捧著大衛的頭,任由他埋首在她胸前一對肉球中。

「喔……輕一點……噢……別咬人嘛……唔……唔……」妻子低叫著。

看見妻子平常其他男人連看無法看到的乳房這樣給大衛把玩,令我看得目瞪口呆,一時間我像從不認識這個騷浪女人。

大衛伏下身在那飽滿白嫩的肉峰上舔弄著,下身繼續頂在妻子的大腿根部,終於妻子忍不住了,便自己伸手撥開了腿間的內褲,小穴向上一挺,就迎上了大衛的肉棒,大衛見狀,身體馬上一沉,再用力向前一頂,妻子的愛穴給他填滿了。

「喔……好大呦……好粗……」妻子那原本只有我用過的地方,現在終於給大衛插了入去,和我結婚首次嚐到其他男人的滋味,粗壯肉棒終於侵入妻子體內,使她忍不住浪叫起來。

「騷貨,想不妳的小穴居然還這麼緊。」大衛喃喃地說,並開始聳動著屁股一進一出在我妻子體內抽送著。

這時我聽到他倆的對話才如夢初醒,但妻子已給人佔有了,再要阻止亦已太遲。

我和警衛專注地看著妻子給大衛壯碩的身體壓著用力幹,還不時把她的乳頭含到嘴裡來增加對她的刺激,弄得妻子香汗淋漓,不停地浪叫著。

「喔……操死我了!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妻子向上一下一下的篩動著屁股迎合著,不消多久,便見她眼也翻了的弓著腰叫了出來,一看便知她又爽到了。

「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大衛見妻子爽到,便用雙手捧著她豐滿的臀部,抓緊她把肉棒深深的埋在她正在不停抽搐的肉洞中。

「噢……噢……好深……噢……噢……頂死人了……噢……噢……啊……」妻子滿臉紅暈,最初掙扎著想推開大衛,但給他的龜頭在花心磨了幾下,便吐出誘人的嬌吟,閉目享受了。

「啊……好入……來了……又要來了……呀呀呀!」我盯著大屏幕,看著妻子叫得死去活來,拳頭握得緊緊的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導演突然說:「大衛,給大家看清楚一點。」大衛聽到導演吩咐,便用手分開妻子的一雙腿,讓鏡頭沿在光滑的小腹向下推,清楚地展示出妻子的私處,大家手見到雜亂的陰毛給愛液沾濕了在閃閃發光,腿間粉紅色的肉洞給他幹得翻開了,陰唇緊緊地包著大衛的肉棒,肉棒上還佈滿了一些白色的泡沫。

妻子羞得緊閉雙目,不敢望向鏡頭,大衛把肉棒慢慢抽出,只留龜頭在那滿是愛液的小穴中,同時用手指在她的陰核上磨。

這時我才清楚看到大衛的肉棒比我的實在要粗要長,怪不得妻子給他幹得這麼騷浪。

妻子雖已爽了幾次,但桃源洞給大衛這樣逗了一會,又興奮起來,但無論她怎樣不安的扭動柳腰迎上去,大衛就是不給她。

「唔……來嘛……給我嘛!」我做夢也想不到,妻子竟會不知羞恥地求人幹她。

「要來便自己坐上來。」大衛說畢,索性把肉棒抽了出來,翻身躺在床上。

我想不到妻子竟毫不遲疑便爬到大衛身上,把兩腳跨在他的身體兩旁,左手抓住他的肉棒,右手伸到腿間撐開自己的肉唇,蹲著身子便把濕答答的肉縫套在大衛挺立的肉棒上緩緩地坐了下去。

「噢……噢……」妻子渾圓的屁股一坐下去,便舒服的叫了出來。

妻子用兩手撐在大衛的手臂上,不知羞恥地翹起屁股上下套弄大衛又熱又硬的的肉棒,披肩的長髮隨搖晃的身軀飄盪,胸前一雙乳房晃呀晃的上下跳動,大衛見到,便用手去抓住她的乳房大力搓揉,一面用力地向上頂。

「哎唷……好久沒這麼舒服了……好漲……唷……噢……」妻子說完,突然緊緊地閉上雙眼、咬住下唇,上半身向後仰起,全身靜止不動了一會,然後嬌軟無力的撲跌在大衛身上,任誰都看得出她又爽到了。

大衛可不讓妻子休息,他把香汗淋漓的妻子翻過來,粗魯地將她雪白誘人的大腿大字形叉開,讓攝影師拍攝那給操得紅腫的淫穴的特寫,跟著便趴上去把肉棒捅進去快速的馳騁起來。

「好燙熱的淫穴。」大衛粗硬的肉棒給妻子火熱緊窄的肉洞緊緊地包裹著,令他感到十分興奮,便加快節奏抽送,「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妻子又一次發出風騷的叫床聲。

隨著大衛的肉棒進出,妻子粉紅的肉唇便一下一下翻開,淫液亦沿著屁股流下,床單也濕了一大片,這淫褻的場面,給一個拍妻子愛穴特寫的攝錄機全拍了下來。

「噢……大衛……噢……噢……夠了……我快要死了……噢……噢……停……停一下……噢……噢……噢……噢……噢……」不一會我妻子又已達到高潮。

這次大衛抱緊她,把身體貼緊妻子的恥部,急速的抽插晃蕩著,沒多久亦潰決了,一古腦兒「咻咻咻」地把精液全射到我妻子肉洞內。

待他射完之後,大衛疲憊地抽出洩軟的肉棒,躺在妻子身旁喘著氣。

妻子也在喘息著,而鏡頭馬上轉到妻子張得開開的兩腿之間,我只見一股白稠稠的精液從她給大衛操得紅腫的陰唇之間緩緩地流出來,一時間我真擔心妻子會懷上大衛的種。

拍完之後,導演大讚妻子,說她真是個很棒的演員,還馬上付給她一大疊現金,吩咐她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再來拍攝另一埸戲。

導演還告訴妻子,明天的故事大概是說她老闆的太太發現老闆和她的姦情,找來兩個黑人強暴她的經過,我一聽到,便知他是要妻子和黑鬼雜交,最令我想不到的是妻子竟毫不考慮地就答應了明天早上再來。

片廠的人陸續離開,全身赤裸的妻子躺在床上休息了片刻,亦起來跑去更衣室淋浴。

我見妻子快要離開,便匆匆回到車上,裝作剛剛駕車到來接妻子。

十多分鐘之後,妻子終於從片廠於出來了,見我在等她便很高興的上了車。

我問她今天正式演出感覺如何,她說這比她想像之中好玩多了,導演還說她的表現十分優異,問她還想不想再多拍幾套影片,更興奮的說只今天便賺了五千元。

「這麼多錢?有沒有吃虧?」我露出驚訝的表情,看了妻子一眼,裝模作樣的問。

「老公,我又不是小女孩,當然不會吃虧,只不過有少許親熱鏡頭,沒什麼大不了的,全都是劇情需要。

就是在拍床上戲時,男女主角都穿了三角褲,只是裝模作樣演給觀眾看,你別想太多。」妻子說。

妻子還再三告訴我,說她愛我,叫我別吃醋和不用擔心她。

當我想到明天可再一次看妻子被黑鬼姦淫,我的老二在褲襠中又硬得快爆開了,已顧不得她說什麼,只想快些回家把老二泡進那剛剛給大衛幹過的騷穴裡。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停電銷魂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情迷咖啡室
我懷念的公車女孩
李太太紅杏出牆記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惑兒子的寡婦
讓人思念的人妻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