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上次跟男朋友做愛的時間已經隔了有一個多月了吧?

我們之間的冷戰都是從A片開始的。

因為我的男朋友很喜歡……看A片!我是無所謂,男生總是喜歡看A片嘛!

但是我最受不了的是,他總是喜歡把我想像成A片裡的女優,要我幫他口交或是要舔我的蜜穴。

我每次都是嫌這樣不乾淨而拒絕他,他雖然略顯不開心,但是為了他下面小弟弟的發洩,他還是乖乖的聽我的話。

有一天,我們之間的火藥終於被引爆…

我還在睡夢中,忽然感覺有人在舔我的胸部,我帶著睡意瞇眼看了一下,原來是男友趴在我身上像隻小狗似的在舔我的胸部。

看著窗簾微微透進來的光,估計才剛天亮而已,昨晚的纏綿讓我累到爬不起來,只有放任我的肉體讓男友繼續挑逗。

男友舔弄我的胸部一下子後,在胸部上搓揉的手開始慢慢的往下滑動,他的手慢慢滑過我的恥骨,接著滑向我雙腿中間。

當他的手指觸碰到我蜜穴上的小豆芽時,我像是觸電似的差點叫了出來,我皺著眉頭緊咬著雙唇忍耐著。

男友的手指輕輕的滑過小豆芽後繼續往下,他的手指忽然就直接滑進我的蜜穴裡,蜜穴忽然被異物插入,我身體本能的小小顫抖了一下,還好我上面的雙唇依然緊閉著才沒叫出聲音來。

男友的手指輕易插進我的蜜穴裡,我才知道原來我下面早已經濕透了。

男友以為我還在睡夢中,他輕輕將我的雙腿張開,然後他的舌頭離開我的乳頭,開始慢慢的往下舔弄,溫熱的舌尖在我的皮膚上滑動讓我舒服到不行,正當我閉著眼睛享受這感覺時,忽然感覺男友的舌頭滑進我神秘的草叢裡,而且繼續往下移動中。

我知道男友想舔我的蜜穴,我張開雙眼然後用雙手抱住男友的頭不讓他往下,男友往上看了我一眼。

他偷襲我下面蜜唇的計劃被我視破,只好往上移動親吻我上面的嘴唇。

男友整個身體壓在我雙腿微開的身體上面,我能感覺到他下面的小弟弟已經硬到不行。

男友才親吻我沒幾秒,他就猴急的將他的小弟弟往下移,我知道他的小弟弟現在很想插進我的蜜穴,渴望蜜穴緊緊擁抱小弟弟的感覺。

理智的我將他往上推了一點,低頭往下看,發現男友的小弟弟並沒有穿雨衣。

我抬頭撒嬌的語氣對男友說:要戴套套。

男友裝無辜的表情說:昨天那個是最後一個了!

我疑惑的表情看著男友說:那怎麼辨?

男友一付自信的表情說:插一下就好,我保證一定射在外面!

我搖搖頭說:不行啦!不戴套套就不能插。

男友坐正了起來讓他的小弟弟硬挺挺的直立在我面前,然後用哀求的語氣說:我剛看完A片,現在下面硬到不行,你叫我這樣怎麼出門去買保險套?

我低頭看著男友的小弟弟,男友的小弟弟像是暴怒的光頭,脖子上冒著青筋,而頭頂還冒出一點點的透明液體。

我心裡想著:「我相信男友,但是不相信他下面那根暴怒的光頭小弟弟,這光頭小弟弟一旦被我的蜜穴給緊緊擁抱住,它不將所有怒氣全發洩在蜜穴裡,它怎麼可能捨得離開?」

我堅定的眼神看著男友說:不行!

男友雙手合掌的請求說:一次就好,A片也都是直接射在裡面啊!

我仍然搖搖頭。

男友知道說服不了我,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說:不然你先幫我口交,射完一發後我再出去買。

我再低頭看一下男友的小弟弟,看著那冒青筋的光頭小弟弟就覺得恐怖,我怎麼可能還將它含進嘴裡!

我看著男朋友依然搖搖頭。

男友這時候忽然生氣了起來,不爽的對我說:要舔你下面也不行!要不戴套插也不行!就連叫你幫我口交一次也不行!這樣我不如自已看A片打手搶還比較爽!

男友的口氣讓我嚇到,但是我也不甘示弱的回他:誰叫你一直看那些A片,舔下面、不戴套、直接射在裡面,這樣有比較舒服嗎?

男友口氣堅定的說:有!

我生氣的回他:你試過嗎?

男友生氣的回我:沒有!但是你沒試怎麼知道爽不爽?

我生氣的回他:我就是不想嘛!要試你找別人去啊!

男友生氣的爬下床穿上他的衣服,然後不高興的說:我現在就去找別人試!

說完男友就大力的關上門出去。

男友出門後,我也穿上衣服,然後將行李打包,暫時去我的好姐妹寶兒家住幾天。

暫住在寶兒那已經有一個多月了,雖然平時跟姐妹到處逛街很開心,但是還是不時看手機簡訊,心裡還是在等男友的道歉。

今天寶兒又帶了一個男生回家,客房跟主臥室之間只隔著一道牆,我躺在客房的床上清楚的聽見寶兒的消魂叫聲。

已經一個多月沒做愛的我,聽著寶兒的淫叫聲,我竟然在床上用手自慰了起來,這時候的我多希望男友在身邊。

我一邊自慰一邊拿起手機,當我的手指停在男友的通話鈕時,我忽然想到,不如我直接去他家找他好了。

我趕緊起身換上性感的內衣,我忽然想到男友之前說他最喜歡的A片是學生妹,於是我翻出寶兒的學生制服,寶兒比我瘦,緊繃的制服讓我的身材顯得更性感,再噴上不符合學生的香水味,這樣的打扮應該會讓男友喜歡到受不了。

我匆忙的騎著機車往男朋友家去,一路上我都用大腿緊緊的夾著裙子,都怪寶兒把學生服的裙子改的太短,不夾著裙襬騎機車一定會曝光。

剛騎到男友家前的紅綠燈時,卻發現男友正開著車出門,我好奇男友開車要去那裡,於是我騎在男友後面偷偷的跟著他。

男友到了一個地方,停了下來,我趕緊騎到旁邊躲著,這時候忽然看見一個打扮火辣的辣妹直接坐上他的車。

我嚇了一跳,心想男朋友該不會交新女友了吧?抱著好奇心,於是我繼續偷偷跟著男友的車,車子開到一間汽車旅館就直接彎了進去。

我將機車停在一旁,站在汽車旅館外面想著:「才一個多月他就交到新的女友了?而且還直接帶對方上汽車旅館!」

我心中充滿著好奇,我還是忍不住的拿起手機想問清楚,打了男友的電話,響了兩聲後就被關掉,接著男友的電話就打不通了。

不行!我一定要問清楚,就算分手也要跟我清楚啊!於是我氣呼呼的往汽車旅館走進去。

當走到車道閘口時女服務生走了出來,女服務生不屑的眼神打量我之後不客氣的說:你要幹嘛?

我不高興的說:我要找剛才開進去的那台車!

女服務生示意我停下腳步,然後她走進去按了電講機,這時候我也偷偷的記得房號。

女服務人員掛掉電話後,不客氣的對我說:對方說他沒有朋友外找,不好意思,沒辨法讓你進去。

看女服務不悅的表情,我只有不甘願的走出汽車旅館,我站汽車旅館外面馬路上思考怎麼辨。

這時候忽然一台賓士車停在我旁邊,窗戶搖了下來,駕駛坐了一個中年大叔。

那個大叔對著我喊:你是Angela嗎?

我看了一下左右,確定旁邊沒有人,我呆呆的看著他。

這時候大叔忽然將副駕的門打開,示意要我上車。

我心裡想著:「這位大叔該不會把我誤認成援交妹吧?也許我可以利用他進去裡面。」

我打開了車門坐上去,大叔用好色的眼神打量我全身。

大叔用色色的語氣說:妹妹,你好香喔!還穿著學生制服,看起來好清純。

說完大叔就伸手過來摸我的大腿,我緊張的推開他的手喊:不要!

大叔興奮的說:受不了了,就旁邊這間汽車旅館吧!

說完大叔就把車子開進汽旅館裡,女服務人員出來問大叔要選那間房時,我趕緊開口說男友的隔壁房號。

接著大叔就將車子開進了車庫,車子停好後,大叔幫我開車門後就摟著我的腰走上房間去。

一開門進去後大叔就直接從後面握住我的胸部,我嚇的包包掉在地上,然後我趕緊拉開大叔的手說:大叔…

大叔興奮的說:放心,錢就照我們約定好的數字。

我緊張的說:可不可以請你先洗澡?

大叔聞了一下自已的身體,然後笑著說:好吧,那你幫我洗澡吧!

我緊張的搖搖頭。

大叔笑著說:加錢也不行嗎>

我依然搖搖頭。

大叔看我搖頭,於是在我面前開始脫衣服,當大叔開始脫內褲時我害羞的轉過身,最後大叔拿著他身上所有家當走進浴室,像是怕我會偷他的東西。

看大叔進去浴室,我趕緊開門衝到樓下去,我直接衝到隔壁用力的敲男友車庫前的門,敲沒多久男友就下來開門。

男友看到我後露出驚訝的表情,我二話不說直接衝上二樓,這時候那個女生剛好圍著浴巾從浴室走出來。

我生氣的衝上前質問那個女生說:你是誰?

那個女生也不客氣的回我:那你是誰呢?

男友這時候才衝上樓拉著我的手說:小欣….

我生氣的推了男友一下,然後指著那個女生說:她是誰?

男友支支唔唔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那個女生忽然不客氣的說:我只是來援交而已!

我驚訝的看著那個女生,然後轉頭看男友的表情,男友這時候只是默默的點頭。

我又推了男友一下後生氣的說:你真的出去找援交妹?!

那個女生不高興的說:反正我都出來了,我一定要收到錢,你們的事自已解決。

我聽到後不高興的往那個女生走過去,結果男友抓住我的手,我停下腳步回頭看他。

男友忽然不高興的語氣說:這個不行!那個也不行!是你自已要我去找別人的!而且只要肯付多一點錢,連射在裡面都可以!

我聽完男友說的話,然後轉頭看那個女生,只見她一付只要付錢什麼都可以的表情。

我生氣的轉頭走了出去,當我走到男友的車庫外面停了下來,我偷偷的看著二樓的門,期盼著男友會追出來。

我等了五分鐘還不見男友追出來,這時候我已經對男友死心了,我確定我們的關係就到今天了!

當我想回家時才忽然想到,我的機車鑰匙和包包都還在大叔的房間,我只好小心翼翼的走回去大叔的房間。

我小聲的打開門後,看著我的包包被放在床上,我小步小步的走到床前要拿我的包包,當我拿到我的包包同時,一雙手忽然從後面抱著我。

大叔雙手揉著我的胸部興奮的說:我還以為你跑掉了呢!還好你的包包還在。

我緊張的推著大叔的手說:大叔不好意思…

大叔沒等我說完,直接將我轉身推倒在床上,我緊張的看著大叔,這時候我才發現大叔是全裸的身體,而他下面的肉棒已經硬挺挺的直立著。

看到大叔的肉棒,我害羞的用雙手摀著雙眼。

大叔接著將我的雙腿拉開,然後下半身直接壓在我身上,因為裙子很短,一下子就掀到肚子上,而大叔硬挺的肉棒也直接頂在我的性感內褲上面。

我感覺有根硬物隔著內褲頂在我的蜜穴上,我趕緊用雙手推著大叔的身體喊:不要!

大叔興奮的說:都開房間了才說不要?是想要加錢嗎?你的條件加錢沒問題!

大叔說完就伸手想將我的內褲拉到一旁,因為是性感內褲,蜜穴外面僅僅一條細布遮著。

我緊張的推著大叔,但是我的力氣跟本沒辨法推開他的體重,我緊張的叫著:大叔!我不是….啊!

大叔將內褲拉一旁後,然後迫不及待的往前一頂,因為我的蜜穴還是乾的,粗硬的龜頭就卡在我的蜜穴口,這樣的感覺讓我痛到叫了出來。

大叔不死心的繼續用力頂,我痛到流下眼淚的叫:痛….停…

大叔看到我流眼淚才將他的龜頭拔出去,我淚眼汪汪的看著大叔說:大叔,我不是..

大叔的眼神完全沉淪在慾望裡,他完全沒聽進我說的話,他興奮的說:沒想到你下面那麼緊,緊到我的龜頭都插不進去。

大叔說完後吐了口水在手上,然後伸手將口水抹在他的龜頭上面。

我緊張的繼續說:大叔!停下來!我不是援…..喔!

我話還沒說完,大叔的龜頭因為唾液輔助下終於擠開我的蜜穴,一下子將整根肉棒全插進我的蜜穴裡。

大叔的整根肉棒硬挺挺的插進我的蜜穴裡,我緊皺著眉頭的叫著:好深….

大叔將整根肉棒插進來後就停著不動,然後閉著眼睛一付享受肉棒被蜜穴緊緊包住的感覺。

過了一下子後,大叔才開口說:年輕學生妹的穴果然緊,緊緊包著肉棒的感覺真爽!花錢的原來可以那麼爽,早知道我就不用憋那麼久了,不行了…太爽了…我要射了!

大叔忽然快速的抽插起來,這時候我才想到大叔沒戴保險套,我推著大叔求饒著說:不行….停下來….快拔出來….不要射在裡面….

這時候大叔……………………………

你會選擇那一項呢?

直接射在裡面!

拔出來射在外面!

這時候大叔緊緊抓著我的腰,然後用力的往我的蜜穴頂進去,接著我感覺肚子下方的子宮漸漸熱了起來。

我緊張的搖頭叫著:不要!不要射在裡面!

大叔仍緊緊彺前頂著我,像要把龜頭頂進子宮似的。

我感覺子宮內漸漸的腫脹了起來,我流下眼淚哭著說:不要再射了,快拔出來….

大叔的肉棒像是被解放似的,不斷的往我的子宮灌進精液,終於,精液灌滿我的蜜穴從旁邊慢慢的流了出來。

男友不帶保險套都不准插入的我,沒想到現在竟然被第一次見面的大叔無套插入,而且子宮還像顆氣球被他的精液給灌到整個腫脹起來,我難過的不斷流著眼淚。

大叔這時候全身無力的趴到我身上,而我雙手遮著眼睛不斷流淚。

大叔休息一陣子後才爬了起來,大叔看我用雙手遮著眼睛啜泣著,這時候他才將他已經變軟的肉棒抽出來,而蜜穴內的濃稠精液也緩緩的流了出來。

大叔拉開我的手,看著眼眶發紅的我,然後一臉不高興的說:不就是內射而已,沒必要哭成這樣吧?大不了我多給你一些錢!

我轉過頭默默的流著眼淚不說話。

大叔站起來說:我給你加錢,你幫我洗澡好不好?

我依然流著淚不理會大叔。

大叔一邊走向浴室一邊碎碎唸:又不是第一次出來做,還裝清純,去!

接著大叔就去放按摩浴缸的水和洗澡,大叔一邊洗澡還一邊愉快的啍著歌,而我躺在床上蜜穴流著精液,眼角流著眼淚,大叔和我成強烈的對比。

大叔洗完澡後就一個人直接泡進按摩浴缸裡舒服的泡著。

過了一段時間後,大叔的手機忽然響起來,大叔趕緊爬起來去接電話。

大叔緊張的語氣說:喂!老婆,什麼事?

大叔有點心虛的說:沒…我出去找朋友!

大叔心虛的說:沒有啦!我那敢出去找女人?

大叔不高興的語氣說:又要跟我錢,我不是才給你?

大叔不高興的說:我知道,男生養家是應該的,但是你只想跟我要錢,又不跟我做愛!

大叔忽然大吼著:錢給你!我還不如拿去花女人還比較開心!

大叔大吼著:我現在就拿錢去叫女人!

大叔生氣的將手機往地上一摔,手機就摔成兩半。

我被手機摔在地上的聲音嚇了一跳,我轉過頭來看著一臉暴怒的大叔。

大叔發現我在看他,他的眼神打量了一下我全身,然後眼神停在我下面沾滿精液的蜜穴口,接著大叔的肉棒漸漸的硬挺了起來。

看著大叔生氣的眼神和漸漸變硬的肉棒,我心裡開始怕了起來。

大叔慢慢的走到我旁邊說:都花錢了,我就好好發洩一下,今天我一定要操死你這賤貨!

我聽到大叔的話,我緊張的抓起旁邊枕頭遮住胸部叫著:不要….

大叔走到床上,一手把我胸前的枕頭往旁邊丟,接著一手抓著我制服,用力一扯!我的制服和胸罩全被扯下來,我嚇的趕緊用雙手遮住我的胸部。

大叔忽然轉身拿起他的領帶,然後抓著我的手將我的手反綁在背後,而我一直求饒叫著:不要!

大叔跨坐在我的身上,看著我的胸部興奮說:又白又嫩的胸部,青春的肉體真好!

說完大叔就將他的嘴整個貼到我的胸部上粗暴的舔咬著,另一隻手也不斷搓揉我另一個胸部。

大叔的動作很粗暴,我痛的求饒叫著:痛….啊!…咬小力一點…痛….

大叔粗暴的舔咬一陣子後,而我的胸部也因為大叔的舔咬而變得些許紅腫。

大叔忽然爬起來站在床旁邊,然後將我扶了起來,接著將他的肉棒直挺在我面前,示意要我幫他口交。我無辜的看著他搖搖頭。

大叔忽然抓著我的頭往他的肉棒壓下去說:都給錢了!連口交都不行?

大叔的粗暴動作嚇到我,我怕他會對我動手,我只好害怕的張開嘴慢慢的將大叔的肉棒含進去。

少了雙手,我沒辨法控制肉棒的深度,我只有不斷吸著龜頭而不敢將肉棒含進嘴裡。

含了一段時間後,大叔忽然雙手抱著我的頭,然後將我的頭緊緊的往他的跨下壓,而大叔的肉棒完全的插進我嘴裡。

龜頭頂著我的喉嚨,我反噁到難受的流出眼淚,當我難受到受不了時,大叔才將他的肉棒抽出來。

我流著眼淚大口喘氣著,我以為這樣就結束了,沒想到大叔卻喜歡這種深喉嚨的感覺,又再一次將肉棒全插進我的嘴。

就這樣重複動作了幾次後,大叔才終於停了下來,我想他應該是怕再這樣下去他會射精,但是他又想要玩更久一些,所以才停了下來。

大叔把我拉了起來,然後把我拉到牆旁邊,讓我的背靠在牆上,正面用一隻手抬起我的腳,一隻手扶著他的肉棒,對準滿是精液的蜜穴口,一下子就將整根肉棒全頂了進去。

雖然蜜穴內有精液潤滑著,但是整根肉棒一下子全插進來,我還是受不了的叫出來:喔….

大叔一邊插一邊說:這樣濕濕滑滑的感覺太舒服了。

大叔的肉棒不斷在我蜜穴內抽插著,也不斷的將蜜穴內的精液勾了出來,蜜穴內的精液沿著我的大腿內側慢慢的往下流。

我一邊被插著一邊求饒著說:停下來….拜託….

大叔插了一段時間後忽然將肉棒抽了出去,放下我的腳然後將我轉身,讓我上半身趴在牆上,接著他一隻手抓著我被綁在後面的手,一隻手扶著他的肉棒對準我的蜜穴。

上面的手用力的往下拉,而下面的腰同時用力前上頂,我的蜜穴裡面頓時像被球桿撞擊到。

我痛到叫了出來:喔!…痛…..

大叔卻很喜歡這種撞擊感,他慢慢的將肉棒抽了出去,接著再一次用力撞擊我,然後不斷重複這樣的動作。

我痛到不停的叫著:痛….會被撞壞…

大叔持續的撞擊,最後我被撞到雙腿發抖無力的蹲了下去。

大叔看我蹲下去,他直接從後面將我抱了起來,然後將我放在床上,讓我趴在床上。

我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翹著,我那被插到紅腫的蜜穴完全曝露在大叔面前,而我的雙腿仍不停的顫抖,這樣的景色對於站在後面的大叔是一種多麼誘人的姿態。

大叔將他的大手掌放在我的屁股上,手握著他下面那根被淫水和精液沾的發亮的肉棒,對準了我下面紅腫且微微張開的蜜穴口。

我趴在床上氣喘著,完全不知道大叔已經握住他那根粗大的砲管對準我的洞口了。

大叔深呼吸一口氣,然後開口說:預備….

大叔忽然將他的腰用力往前一頂,一下子將他那整根砲管完完全全的頂進我的蜜穴裡,大叔的龜頭一下子穿過我的蜜穴,直接撞擊到子宮口,我的子宮口有種被撞開來的感覺。

這樣的撞擊比趴在牆壁上更深更強烈,突然被猛烈撞擊讓我忍不住抬起頭大聲叫出來:喔~~~~~~~~

我的下面痛到不行,但是大叔卻似乎很享受現在的感覺,他的肉棒緊緊插在我的蜜穴裡,然後維持這樣的姿勢約過了一分鐘。

當我感覺子宮口慢慢變的沒那麼痛時,大叔忽然將另一隻手掌貼到我的屁股上,我的神經又繃了起來,因為我知道大叔又要開始動作了。

果然,大叔將雙掌貼在我的屁股上後,接著馬上開始激烈的抽插動作,大叔的肉棒每下都抽出來不多,但是卻都插的又深又大力。

我被大叔插的求饒叫著:喔…深….喔….小力一點….嗯….痛….

大叔不理會我的求饒,一樣持續動作的不斷撞我的蜜穴。

我的蜜穴被肉棒磨擦到發燙著,子宮口從痛的感覺也慢慢的變成麻麻的,我的蜜穴口開始傳來陣陣的酥麻感。

我的叫聲也變的淫蕩些:喔~~~深~~~阿~~~小力~~~喔~~~一點~~~

大叔似乎也發現我的叫聲變的消魂,大叔調戲著說:賤貨!被我的肉棒幹到爽了吧?

我淫蕩的叫著:喔~~~我不是~~~嗯~~~賤貨~~~喔~~~

大叔忽然又加重撞擊力,然後繼續調戲著我說:賤貨!一開始還在叫痛,現在只聽到你淫蕩的叫聲。

隨著大叔的重力撞擊,子宮口的酥麻感也越來越強烈,我漸漸有要高潮的感覺,但是我仍倔強的叫著:喔~~~不要~~~嗯~~~我不是~~~喔~~~賤貨~~~

大叔忽然將肉棒整根抽了出去,我第一時間嚇了一跳,但是蜜穴忽然的空虛感讓我的蜜穴漸漸癢了起來。

我等了許多依然等不到大叔的肉棒再插入,我忍不住的側身看一下背後的大叔,我轉過頭後只見大叔一臉淫賤的看著我笑。

蜜穴癢到受不了,我不停的扭動著屁股,我用求饒的眼神示意大叔將他的肉棒插入。

大叔知道我的意思,但是他淫賤的明知故問說:你說你是什麼?

我害羞的紅了臉,然後小聲的說:我是…..賤貨….

大叔得意的看著我再問:賤貨想要什麼?

這時候我的臉更紅的說:賤貨想要……肉棒插插….

大叔這時候扶著他的龜頭在我的蜜穴外不斷畫圈圈的說:大聲一點,我聽不到?

大叔這樣的挑逗動作騷癢到我的心裡,我的蜜穴更是癢到不行。

最後我終於忍不住,放下女人該有的矜持,大聲的求饒說:賤貨想要肉棒插…..喔~~~~~~~~

大叔得到他滿意的答案,當我大聲叫到插時,大叔一下子就將他的肉棒全頂進我的肉穴裡,而且開始激烈的衝刺動作。

我奇癢難耐的蜜穴終於被肉棒給舒解,我淫蕩的大聲叫出來:喔~~~肉棒好深~~~嗯~~~好舒服~~~喔~~~

漸漸的我有種快要高潮的感覺,我淫蕩的叫著:喔~~~好麻~~~嗯~~~不行~~~喔~~~我不行了~~~喔~~~

大叔忽然雙手抓著我的手臂,將我整個人向後弓了起來,然後下半身的肉棒變成小動作的震動。

我頭往上仰的放聲淫叫著:喔~~~不行了~~~~喔~~~

大叔忽然叫著:不行!我也要射了…..

大叔接著全身往前我壓下來,我的身體也被壓到趴在床上,同一時間我也到了高潮的叫出來:喔~~~~~~

我滾燙的蜜穴忽然被一股更火熱的精液灌入,這樣的感覺讓我舒服到不停顫抖著。

而大叔也全身放鬆的壓在我的身上,我全身動彈不得,只有不斷承受子宮被精液灌入的高潮感覺。

過了一段時間後,高潮的感覺漸漸消減,但是大叔仍趴在我身上不肯離開。

我小聲的叫著:大叔….

這時候背後傳出大叔的打呼聲,我才知道大叔已經睡著了。

我心裡想著:「趁大叔累了,現在趕快跑走吧!」

我小心翼翼的扭動身體,想把大叔甩下我的背後,但是又怕太大力會把大叔吵醒,在用腳扭動身體時才發現,原來我的雙腿也已經無力的發抖著。

不管我怎麼扭動,大叔仍穩穩的壓在我身上,最後我也累到無力的睡著了….

睡了不知道多久,我累到完全忘記我在那了,忽然感覺床怎麼在震動,我第一個反應是地震!

我趕緊張開眼睛看著天花板,我才驚覺這不是我熟悉的地方,我趕緊往下看,結果看到大叔正跪坐在我雙腿中間,雙手抓著我的腰而且不斷扭動他下半身的腰。

身體的觸覺慢慢醒來,這時候我才慢慢的感覺到,原來大叔的肉棒正在我的蜜穴裡抽插著。

我雙手推著大叔驚訝的叫著:大叔!你…

大叔發現我醒了,他興奮的說:賤貨!你終於醒了?

我緊張推著大叔的肚子說:我才不是賤貨!停下來….

大叔興奮的說:賤貨!才剛醒來就開始夾大叔的肉棒,這樣還說不是賤貨?

我一邊推著大叔一邊說:不要一直叫我賤貨…(唔)

大叔忽然整個身體往前壓,然後直接將他的嘴堵上我的嘴,我怕大叔的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我趕緊將頭轉到旁邊去。

大叔不死心的一邊舔著我的耳朵,一邊噁心吐氣的說:我決定包你一整天了,今天我一定操到沒辨法再射精為止!

接著大叔就用各種你想像得到的A片姿勢抽插我,我就這樣在汽車旅館被大叔操了一整天…

電話鈴聲一直響,我慢慢的張開眼睛,然後迷迷糊糊的拿起電話,女服務人員電話那頭提醒我時間快到了。

這時候我才發現我還在汽車旅館!我趕緊看一下左右,已經不見大叔的人影,只有桌子上放了一疊現金。

我站了起來想穿衣服,站到地上時才發現我雙腿早就痠到不停發抖,下腹部還隱隱作痛,接著感覺有液體從我的蜜穴慢慢流了出來,慢慢從大腿內側往地上流,我發愣低頭看著大腿內側的精液緩緩流到地上。

接著我抬頭看到鏡子裡的我才發現,我的胸部不止被抓的紅腫,上面還沾了許多乾涸的精液,而鏡子內顫抖的雙腿也沾了不少精液,跨下中間還不斷流出精液…..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