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下旬,幾個好友一起到南奧島玩了一天,回到汕頭天已黑。我們都
很累,于是找了一家三星級賓館住下。大家沖完涼後感覺沒事做,于是在下面走
了一陣子。幾個大男人走在大街上更沒什麼意思,于是往回走。走到大堂是看見
一個廣告牌,上面寫著第11與12樓有漂亮MM按摩,二個鍾收68元,不收
小費。于是大家覺得有意思,就直奔11樓而去。

  剛才出電梯,一個男人迎上來,問:「幾位先生是來按摩嗎?」感覺到有點
廢話,不按摩我們走上來幹嗎,總不能上來散步吧。我們沒有理他。他看到我們
沒說話,也可能感覺到剛才的話是多餘的,于是,領我們到旁邊的一個沖涼房,
說:「那就請各位先沖個涼,再換個衣服。」

  「可我們是剛沖完就上來的。」

  「對不起,這是這裏的規矩。」既然這樣,我們也不好再說什麼,沖就沖
唄。于是,大家都把自己脫得光光的,在旁邊的花灑下沖了一陣子,然後換上那
裏的衣服,把自己的衣服鎖好。領班又問:「大家有沒有認識的?」

  真煩人,我對他說:「你幫我們叫幾個不就得了嘛。」

  「對不起,那就請各位先入房間吧,我去幫各位去叫。」見他這樣的禮貌,
我們也不好再說什麼,于是,各自找了個房間進去。房間很小,隻有一張桌子和
一張按摩床,燈光很暗,有一個小小的壁燈,門是玻璃做的,隻把上半部分留出
來,其餘的貼上了畫。

  我剛坐下不久,一個女郎進來,各自打了個招呼後,她問:「先生,你對我
還滿意嗎」?

  「?什麼這麼問?」我很奇怪,又不是選老婆,隻要不太難看就可以了。何
況她還算標緻,身高在一米六左右,跟我差不多高。聲音也很好聽。

  「你若不滿意我可以叫領班再換一個,」她笑著回答說。

  「滿意,就你來吧。」

  「那好,請你先躺下吧。」

  我按她的要求躺好,她坐在我的頭旁邊,雙手按我的額頭。她的手熱熱的,
有點香味。我問她:「你的手怎麼那麼熱,還是我的額頭太涼了?」

  「你又沒感冒,怎麼會額頭涼呢,是我的手熱。平常都這樣。」她輕聲回答
我,總是笑呵呵的說話。我突然感覺,跟她說話特別輕松。她話說時口氣會不時
的吐在我臉上,有時頭發也會輕輕掃掃我的臉龐,發出淡淡的香味。

  「?什麼不說話,是不是我按得不舒服?」她見我沒有跟著她的話題,于是
問。

  「別多心,你按得很好,我隻是在嗅你的香味。你這種味道很好聞。」

  「呵呵,隻要你感覺好就好。」

  我的把抓住她的一些頭發,把頭向上?了?,問她:「你們這裏兩個鍾頭都
有哪些節目呀,是中式的,還是泰式的?」

  「先生你想中式的還是泰式的?」

  「我就是問你了。一般吧我們那兒二個鍾都泰式的,中式的不用一個鍾。我
們不會就這樣一直聊天吧。」我問她,看她這樣好玩,于是就調戲調戲她。誰知
我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呀,她是誰呀,一個按摩女郎,什麼風浪沒見過,結果自己
反倒被她吃了一把。不過,我也確實爽了一把。

  「先生,你是哪兒的?」她沒有接著我的話題,突然問這個問題。雖然這樣
的問題以前去按摩時總會被問到。

  我說我是其它地方的人,今天來這裏玩,在下面六樓還開有房間。

  她說:「你早說下面有房間,我可以到你房間去按的。費用就多三十元。」

  「我怎麼知道你這裏有這樣的規定,不過也不方便,我是和一個朋友住一起
的。等下次我就單獨開一間,再叫你下去了」,我說,「那去我房間按跟這裏按
有什麼不一樣嗎?」在這樣的女人面前我就喜歡裝傻。

  「呵呵,你是真不知還是要我說出來。」她感到很好笑,居然這樣的男人都
有的。

  「我不知道的事情多了,我可是今天才來,可是剛見你才十來分鍾哩。」我
笑著反擊。

  「在這兒不準做的。」她停了一下,輕聲說。剛說完,她坐到了我腰旁邊,
按起了我的手臂。這時,我可以近距離看她。頭發直直的,自然垂下來,臉蛋還
算得上漂亮,胸前一對波鼓鼓的。身上穿一套白色的運動服。

  「下到了下面是不是就可以做?」我想這樣問也是夠無恥的了。她可能沒想
到我還這樣問,也可能這樣的問題不好答,雖然是出來做的,但真的要面對面一
個陌生男人說,倒還會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她沒有直接回答我,隻說了句:「討
厭!」

  我承認她的這兩個字說出來,我的心裏是很好的感受。突然想到以前女朋友
也曾無數次的這樣對我說,突然,她在我心裏一下子又迷人了許多。?什麼不用
漂亮呢,我總是覺得做這行的?了錢連身體和靈魂都可以賣,即使有再美的容?
都不可以用漂亮來形容。因?我的骨子裏看不起這一類人。

  我一下子抓住她的手臂,輕輕摸了摸,問:「這兩個鍾怎麼過呀,都還有哪
些節目,你向我介紹介紹嘛。」

  「討厭,」她又笑罵我說,「你怎麼那麼猴急呀,是不是對我有好感?」

  我「呵呵」一聲,一下子把她拉下來,緊緊抱住,然後伸手去摸她的乳房。
她機警的抓住我的手,不讓我得逞。隻好,我把手放在她背上,用力抱住她,問
:「怎麼才可以?」

  我能感覺到她的呼吸聲有點急,也許可能是故意引我上勾的,但她的整個上
半身都壓在我身上,胸前那兩團肉緊緊壓在我的胸前,感覺很舒服。

  她沒有緊接著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讓兩個人靜靜的呆一塊。其實她是做出一
付引我上勾的景象。先給我點甜頭,要想再有其它動作,是明擺著要小費了。但
我不知道象打波要多少,做愛又是多少,我必須先搞清楚,否則會吃虧的。

  她不說,我也沒再接著問,隻把手放在她的腰上,滑進衣服,撫摸她的腰,
她的背,感受她的呼吸,感受她的肉體帶給我粗略的激情。她見我也沒再問她,
突然吻了我臉龐一下,這下我好象受了點?發,于是摟過她的頭,問她:「告訴
我嘛,都還有哪些項目,怎麼才可以?」

  「這裏還有打飛機,打波的。」她小聲說。我感覺她不去當演員太可惜了,
明明希望我這麼做,卻做出一付很是害羞的模樣。我也不管她,我知道對她做什
麼都可以,隻是錢多少的問題。

  「那打飛機要多少,打波又是多少?」

  「都是一百。」

  「不會吧,我那裏可是打飛機就包含打波的,而且加起來還不用一百。」我
故作誇張的取笑她。

  「我們這兒裏這樣的」,她還是小聲說,「包你舒服的。」

  「我不想打飛機,隻想做愛。」

  「這兒不可以做的,要做的話去你房間裏做。」

  「那要多少?」我親了她一下,問她。

  「那要等你真想去做時再告訴你。打飛機吧,包你舒服的。」

  「那兩項一起一百,怎麼樣?」我說,「這是我的底線。」

  她稍稍?起頭,看了我一直,說:「你好狡猾呵,就依你,但你要先把這個
小費拿給我。這也是我的底線。」

  「你還怕我跑掉呀,」我奇怪問。

  「不是怕你跑,你先去拿給我,我再安心的幫你按,那樣不是咱們都好,又
可以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去嘛,給我以後,我包你舒服的。」

  我于是起身,去拿了一張紅牛給她。她收好後,把我的褲子脫掉,回?天氣
較熱,我把上衣也脫了。我對她說:「你把上衣也脫掉吧。」

  她隻拉下拉鏈,解開乳罩。她的乳房很大,起碼比我的夫人大多了。我雙手
迎上去,慢慢揉搓著那兩團肉。

  她用一隻手在我身上亂摸,一隻手抓住我的陰莖,上下輕輕套弄著。那種感
覺真的很好,我曆來很喜歡讓女人的手去摸我的小二哥,那種從心裏溢出來的激
情加上摸乳房的感受,真的讓我不能用言語去說出來。感覺真妙。不自覺中我加
大了摸乳的力氣。

  她可能受不了,說:「不要那麼大力。」

  「呵呵,你也不要那麼大力。」

  她還是在慢慢的撫摸著我的陰莖,不時還用頭發去弄弄,感覺真的是爽。看
得出她很有一套,不象我們這裏的,隻想快快的打出來好完事。她是把我的感受
放到了首位,當然是在拿到了錢以後。

  我很快不滿足以摸乳房了,于是,我慢慢往下摸。「不可以摸下面的。」她
可能明白了我的意圖。

  奇怪,你叫我不摸我就不摸,我可是付了錢的,這麼聽話我不成了傻B一
號?我以一個快動作,直接把一個手掌插到她陰部。

  「啊!」她沒想到我這麼快,這麼堅決,趕緊用手來制止。可我的手掌已穩
穩控制住她的下體,哪能象剛才那樣被制止的。

  我用手指在她的陰道口周圍滑動。很快,我就感覺到有一股熱熱的液體從她
的肉洞裏流出。

  「你的手不要在那裏亂摸呀,」她顯得很無助的樣子,一邊想用手來擋住
我,一邊用力夾緊雙腿。

  這時,我用另一隻手摟過她的腰,去親好,甚至于親她的嘴唇,還把舌頭伸
到她嘴裏邊。一邊親,一邊用手在她陰門口那裏活動。

  很奇怪,我一親她,反而她把腿打開了少許。我明白,她也動情了。因?她
也用手在我的身上遊走。我不假思索地做了突破性的動作,把手指伸進肉洞裏,
起初是一個,在進進出出的同時,其餘四個在洞門口也沒停著。

  我能感覺到她陰道裏流出的水更多了,很快,我又把第二個手指也插進去,
這下,裏邊熱鬧了,兩個手指都在那肉洞裏挖來挖去,那熱熱的肉壁,和著流出
的淫液,發出一些微小的聲音。

  隨著我的深度挖掘,她漸漸的坍塌下來,半身依附在我的身上,終于不再阻
止我的動作。她沒有再套弄我的陰莖了,嘴巴略微粗粗的喘氣。

  還是那一句,感覺爽呀,這樣一個女人,可以被我盡情的?所欲?,還能夠
不爽?我也不再客氣,把她的褲子拉下了少許,那樣搞起來更方便。我把另一隻
手放到她的屁股上,沿著股溝往下摸。

  她此時完全沒有了力氣,隻靜靜的壓著我,雙手摟著我的頭,不住的把舌頭
伸進我的嘴裏,不時大口大口的換氣。一切都依著我的動作,好象就象是我的女
人一樣全憑著我。

  不知大家有沒有這樣做過:用兩隻手分別從女人前後插到她的陰部,一隻手
重點在陰蒂和陰唇,另一隻重點在屁眼和陰道口。若兩隻手同時亂動,她的感受
就可想而知了。一下子她受不了了,上身支起少許,說:「求求你,別挖了,我
受不了。把手拿出來吧。」

  她說這話時顯得若即若離,我可不想成?傻B一號。這麼難得的機會,怎麼
可以不好好享受享受。其實我想這樣子享受可不比做愛差。

  她開始用下體扭動著,但她這樣配合著我的挖動,定會更受不了的。我還是
兩手齊動,把她的淫水流到我滿手掌都是,她的下體早就沾滿了那種液體,這樣
的情況下摸起來更加爽快。你想,若是在陰道口摸了半天還沒水出來的話,心裏
還會有激情嗎?

  「不要這樣欺負我,不可以……」她用那樣一種心無力氣的語調對我說。

  「那你幫我吹吧,我就不挖了。」說這話時我把手指深深的插進她的肉洞
裏。

  「我不吹的,你放過我吧。」

  「那就做愛吧,我也受不了了。」

  「我不做的。」

  「不做?」,說著我把兩手指分開,在裏邊亂搞。這樣她更受不了了,「真
的不做,是嗎?」

  「這裏不能做的,被領班的發現我就麻煩大了。要做去你房間做吧。」

  「可我房間裏還有一位我的朋友哩,好主意,兩個一起上,好久沒玩過這種
遊戲了。」說明一下,我可從來沒玩過3P的。不過,我這樣一說,她還是被我
震住了。

  「我知道3P你是不肯的了,給我吹吹吧。」說著我用舌頭舔了一下她的脖
子。

  「我是不吹的,不要逼我好嗎,你把手拿出來吧,求求你了。」其實她也知
道我不可能照她那樣做,我也感覺到她也是很配合我的動作。看來這一百元還真
值。

  過了一會兒,她突然說:「我幫你吹可要另加小費呵。」我心中一喜,「那
要加多少錢?」「一百。」

  原來這麼簡單呀,能夠享受按摩妹的口活,太好了。于是我趕緊對她說:
「好吧。」

  「那你得先把手抽出來,我才能夠幫你吹呀。」

  我一想也是,這樣怎麼吹呀,甚至我心裏還想來個69式,一邊挖,一邊享
受女人的口活。于是,我把兩隻手抽同來,她同時也伸直了身子,拿來一些紙巾
給我擦手。她真的很細心,至少給我的感覺一直都很好。當然正想著享受她的嘴
巴的時候,她卻把褲子穿上,坐到了我的腳那一邊,隻用手套在陰莖上,一隻輕
輕的撫摸著我的下體。

  「怎麼不吹了?」看來我是上她的當了。她露出狡黠的笑容:「我早就對你
說過我是不吹的。你忘了?」

  我一下坐起來,一把摟過她的身子,用力在乳房上摸著,用怪怪的聲音說:
「你騙我!快說,怎麼彌補我?」

  「你先躺下,我幫你打飛機先。」她笑著說。

  「我要打波。」

  「我不會再上你的當了,剛才可被你占夠了便宜了。」

  「相信我,我不會再象剛才那樣了,咱們互相摸才有味嘛。」

  她還是坐過來,我還是想脫她上衣,她不肯,因?剛才已說過了。我沒有強
來,隻是認真的享受那一對乳房和她那雙手給我的激情。這個過程中,我也遵守
了我的諾言,沒有再把手伸到她的下面。不知?什麼,這次我這麼聽話。

  我們都沒有說話,她在很是認真的弄著我的陰莖,她的動作很細膩,一點都
不會讓我感到不舒服。看得出她的技術很好,此時我相信了她剛進來不久說過的
話:來這兒找她的,基本上都多付了小費。確實很舒服。但不管怎麼樣好,我總
感覺不如做愛爽。這跟我的思想有關。

  若手都能夠代替陰道的話,還要陰道幹什麼呢?隻不過在這個性病高發時期,
人們想到的另一種釋放激情,認真的說是釋放精液的方法罷了。聽說現在很多地
方還流行用乳房推,用大腿推。呵呵,太多花樣了,但我隻喜歡做愛,用肉洞推,
但我又害怕得性病。所以,隻有改變自己的想法,去適應潮流了。

  隨著她的手上下動作,隨著我的手在那兩團肉上面做任意方向的運動,不知
過了多長時間,一直我都閉著雙眼。突然感覺要射了,于是我隻用手撚住上面那
兩個小紅點點,她也感覺到我要射了,一手拿過紙巾鋪在陰莖周圍,很快,在她
雙手的努力下射了出來。她很是專業的清理掉落下?的精液。然後把我的褲子穿
好。

  做完這一切後,她去洗了一次手。回來後,直接躺在了我旁邊,兩個人摟在
一起,親吻,我繼續摸她的雙乳。她調皮地問我:「舒服不舒服呀?」

  「若是你能幫我吹或者是做愛的話就更舒服了。」

  「我不是對你說過,這裏不準做愛的嘛。而且我也不習慣幫男人吹,多惡心
呀。」

  我摟緊她,很認真的親她,沒有考慮她有沒有傳染病,隻象對女朋友一樣,
很認真的親她,我們都張大嘴巴,好好的享受彼此接觸帶來的激情。說真的,她
可是除了我女朋友外第一個這樣親吻的女人,雖然她還是一個按摩女,但我們都
很投入。是真的,我能感覺到她也是很投入。我不知道她是?了什麼,我付了錢
的活已做完了,她還是一如繼往的細心?我付出。

  「我們在這裏偷偷做一次吧,領班不會察覺的。」

  「你真的想跟我做?」現在輪到她裝傻了。

  「你是除了我女朋友外第一個讓我心動的女孩。」當然是屁話,雖然我說得
跟真的一樣。

  「是嗎,呵呵,」她顯然是很受用。看來書上真說絕了,女人是靠哄的,哪
怕是假話也好,中聽就行。

  她還是做出一副很純的模樣,但我看來,卻早已經沒有以前對這類人的想法
了。心中湧出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念頭。也許,她現在肯跟我做愛的話,多少錢
我都會答應她的,當然不能超出我的口袋裏的錢。

  我來一個側身,讓她正躺著,換成我在她旁邊半側著。我一邊在她脖子上,
臉上,嘴唇上親著,一邊用手輕輕撫摸著她那對肉球。摸著摸著,她又有點動情
了,慢慢伸出手,繞在我的脖子上,極力配合著我的親吻。些時的她,就如我女
朋友一般。

  這時,我來一個大翻身,壓在她身上,除了親吻,除了全身撫摸,除了把下
體緊緊逼在她下邊外,我不知還能夠做什麼。但她就是下邊緊緊防著我,但上邊
卻可以任我所?。我想,這一百元,值了,雖然不能做愛,卻能夠享受到這般待
遇,已滿足了。

  就這樣,一會兒是她壓我,一會兒是我壓她,我們一邊聊天,一邊做一些小
動作。偶爾她也允許我隔著褲子摸她的下體。有時候摸得她呵呵直笑。

  就這樣直到最後到鍾。我們才依依不舍地分開。我們來了個深情的擁抱和吻
別。最後她說:「你是一個比較可愛的男人。」

  「怎麼可愛法?」我笑著問她。

  「不知道,但我對別人就沒有這般,唯有對你卻不一樣。這兩個鍾過得真舒
服。」

  「那我明天就不回去了,叫我朋友先回去,我單獨開個房間,我們來個百團
大戰?」

  「好的。」

  「到時你可不能什麼都拒絕我,」我把手伸到她胸罩裏摸了摸乳房。

  「討厭。」又來一句。

  在經曆了最後一吻後我們離開了房間,我直走向樓梯口,搭電梯下去了。第
二天我沒有留下來,而是跟朋友們一起回去了。幾個月以來,那一晚的感受總不
斷的在我心海裏浮起,讓我很清晰的感受那晚的激情。到現在我仍然搞不懂她那
麼深情付出是?了啥,也許是想第二天要和我做愛,想想不大可能。

  不過,她的出現可是改變了許多以前對這一類女人的看法。希望以後還能碰
見她,繼續我和她未完成的故事。同時也希望她經以後的生活中過得好。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