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強今年十七歲,父親在他十二歲的時就被關到監獄裡了。原因是一惡霸,騎車撞人後,被撞家屬找其評理時,那惡霸持刀相向。正好老張路過當即上前阻攔。這下倒好,三拳兩腳那惡霸就掛了。就這樣雖然是誤殺但也得坐十年,母親在一家賓館裡做事,至於幹什麼了他也不清楚。

讀高中的張子強不但文科出眾,而且體育也非常棒。在校深得老師們喜愛同學們也很喜歡他,像其父親一樣的脾氣,講義氣愛打抱不平。加上父親從小傳授給他的一身好本 ,以至那些街上的小混混吃夠了他的苦頭,後來誰都知道三中的學生是敲詐不得的。

有一天下晚自習回家,忽然小巷內穿過一道人影,接著後面追來四五個人,手裡都操著砍刀。那跑著的人忽然被東西絆倒在地上,追來的人圍著就是一頓亂砍,那地上的人身手很敏捷,一手操著砍刀抵擋著,一面移動著身軀。

雖然如此在這樣的圍砍下遲早要掛的,張子強看後血脈衝起,這小子天生好鬥的本性露了出來,拿起塊磚頭走了過去朝圍砍中一人的頭上啪了下去。

啊…一聲慘叫之後,被啪的人 住腦袋蜷縮了下去。

這一下圍砍的人將注意力轉向張子強,幾把砍刀同時朝他砍來。張子強對準一人面門將磚頭甩去,那人將頭一擺躲過磚頭。同時他的動作也遲鈍了一下,張子強藉機衝了過去猛的搶下他手中的砍刀,將他一腳踢翻。繼續朝前跑兩步,確定擺脫其他人的追砍後持刀轉身。

地下的人此時也站了起來,對著被踢倒的人腦門就是一刀。寒光閃來,那小子把頭一偏,頭是躲過去了,可肩膀就沒那麼好運,喀嚓一聲刀刃破骨而入,照這勁道在下去幾分就廢了他的胳膊不可。可那人見好就收,因為勁太猛收不住的話,自己很可能被其他人砍傷。

五人已倒二人,三比二雖然還占人多優勢,可地上哀哀呻吟的慘狀侵擾下三人士氣頓失,互相看了一眼後,撒開腳丫子飛快地跑了。

先前被追殺的男人一手扶著受傷肩膀,操著刀走到正在呻吟男人跟前。

「操你媽的,敢偷襲老子。」罵過後舉刀就要落下,鐺的一聲他的刀被人格擋在半空中。那人定睛一看攔他的是那救他的小夥子。

「兄弟?」張子強衝著黑影笑道:「這位大哥別跟落水狗過意不去。」

聽到救命恩人開口了,暴戾的男人也只好收刀在那人屁股上踢了一腳:「媽的要不是兄弟給你們求饒,今天爺就弄死你倆。」

解氣完後走到張子強身邊一把摟住他的肩膀親熱的說道:「兄弟今天要不是你,我非掛了不可。」

張子強笑道:「客氣什麼,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很正常的。」

「兄弟果然是條漢子,我想交你這個朋友。」

張子強見其熱情,豪邁地他回道:「好!我也交你這朋友。」sosing.com

「哈哈,走,哥們帶你去玩。」那人拉著子強就要走。

「不了,我回家晚了。娘會擔心的,下次啦!」張子強既然這樣說了,那人也不好強拉,就互相留下姓名後就此告別。

被救的人真名包同,外號豹子,是市區內數一數二的老大,今天被一個妖媚女人勾引到這小巷裡正要做那事時,就殺出了剛才那幾人,還好被張子強撞見,要不他這黑道大佬就在陰溝裡翻船了。

以後的日子豹子就經常找張子強,一天豹子帶他到富貴休閒城洗澡。

豹子是這的熟客了,張子強跟他一到大廳,身著經理服的女人妖冶地走了過來,親密地將身子依偎在豹子的懷裡:「豹子,今天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自然是春風,嫂子陪我玩會。」豹子色咪咪地與女人調侃開了。手不耽誤呼地伸到短裙裡面迅速摸了起來。

女人故做生氣:「找死啊。」

豹子嬉笑著挨了兩下道:「嫂子來玩會嘛。」

「我沒空,你還是叫小玲陪你。」

豹子笑道:「今天不用小玲了,聽說來了新來了幾個下崗女人,給我弄個過來。」

「哎,你這個喜新厭舊的傢伙!這就給你叫去,還有這位帥哥?」此時她也注意到豹子身後的張子強。

「他是我兄弟,去拿些照片來給他挑一個。」聽豹子說完後,女人的一雙媚眼在張子強身上滴溜溜的轉著,看了一會擺了誘人的姿勢:「豹子你又在帶壞人家孩子呢?」

隨著豹子在豐滿屁股上一捏,女經理「哎喲!」疼叫一聲後,瞪一眼豹子。

豹子也不客氣的回瞪道:「嫂子你別嚇著我兄弟了,快去拿菜單來。」

在豹子的催促下,女經理才依依不捨將視線從張子強身上收回到櫃檯上拿花名冊了。

女人走後,豹子拍了下被調戲得面紅耳赤的張子強。

「兄弟不要怕,女人麼扒下她的褲子幹了後就會老實。」

露骨的話弄的子強更加不好意思,頭低的更低了。此時女經理扭著蛇腰走了過來,將身子半靠在張子強的肩膀上,那對巨乳親密的磨蹭著子強。

看著滿是花名的照片,當看到43號的時候,子強渾身一哆嗦,照片中女人顯然就是媽媽,相片中的她一絲不掛,雙手捧著巨乳叉開著大腿無恥的顯露著女性的器官,看道這裡子強的手幾乎要拿不住照片了。

「嘿…小夥子真有眼光,這43號。號稱是男孩子的女神,年紀大點但風情萬種。許多戀母少年都喜歡和她做愛。」

聽到經理露骨的話,子強連忙解釋道「誰戀母了…!」

女經理嘻嘻一笑,一手摸著子強鼓起的部位道:「還說沒,雞巴都硬的這麼厲害了。」正調笑著時,經理面色一變,猛的轉身朝豹子甩一巴掌過去。豹子敏捷的抽出剛捅進肉穴的手指閃開一邊。

豹子瞅著怒視她的女經理嘿嘿地笑道:「我要14號,還有我兄弟就要43號。」這小子說完就逃離現場。

不知道怎麼回事,子強迷糊著就被推到包廂裡去了。想起將進來的女人是自己的母親,害怕的正要逃跑的時候,門外響起了女人對話的聲音。

「林經理,裡面那位要什麼服務!」

「全套!」聽到是全套服務,那女人似忽很開心,以不可相信的口吻問道誰呀?花那麼多錢玩全套。」

「是媽媽的聲音。」現在自己是想逃也逃不走了。千鈞一髮的時候子強腦子靈光一閃,猛的將燈給拉滅了,包廂裡頓時漆黑一片。

「哇,這麼黑,老闆要開燈麼?」

看著那黑暗中摸索的身影朝開關處走去,子強連忙捏著 子道:「不要,我怕光。」女人聞後一楞,想這位可能屬於那種 怕暴光型的,也就沒去拉燈摸索著走到熟悉的按摩床邊上。

雖然是全套,但有些按摩男人並不喜歡,比如掏耳朵搔腳板等等。「老闆你想從哪路開始!」

雖然用假聲,子強還是很小心,簡單的應道:「隨便。」

姜華從男人的口氣感覺他不願意講話,也就不在多問,坐在床上脫著衣服,母親瑣碎的脫衣動聲音,輕易的就引發了子強雄性勃起。

害怕與母親面對面,子強轉過身子趴在床上。母親此時也爬了上來,一雙柔軟有力的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緩緩遊走著。每到一處肌膚隨即收縮緊繃起來。

「老闆你是第一次來吧,肌肉繃的那麼緊,放鬆點嘛。」

聽到母親的問話,子強只是「嗯。」後便沒有吭聲。女人咯咯一笑,也沒多問,不過手卻壞壞的移到了男孩的腋下。瘙癢酥麻的感覺刺激得子強差點彈跳起來,但是想起不能暴露身份,他只好咬牙忍耐著。

感到男人氣息濃重,身體要命的抖動。姜華得意地問道:「舒服麼?」

「嗯。」對這樣的回答姜華也不見怪,雙手移到肩膀上拉著睡袍的 子往下拉著,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子強竟然配合伸直手臂,輕易的讓媽媽將衣服脫去。

脫掉睡袍後,女人的手在裸露的肌膚上撫摩一下,手心的電流麻的子強渾身一哆嗦。這女人笑道:「老闆瞧你一摸就成這樣了,你肯定還是處男。」

熟練的按摩手法,弄得子強陰莖又漲又硬的,死死地頂著床板。

下一步,女人緩緩騎在子強的屁股上,隔著短褲子強也能清楚的感覺到母親壓在屁股上性器官的輪廓,淫靡的感覺衝擊著子強的大腦,不由得挺動起屁股,將陰莖磨蹭著結實的床板。

女人匍匐到男人的脊背上,那雙飽滿的乳房壓在肌肉上,兩顆硬起的乳頭不偏不倚的頂在兒子那突起的骨骼上面,乳頭緩緩的磨蹭著發麻的肌膚。騎在屁股上的飽滿部位隨著身體的蠕動輕輕顯示性器官的魅力。

子強終於克制不住「喔…!」呻吟之後,崛起屁股精液噴射了出來,太多的精液將短褲弄的濕淋淋的。冰涼的液體粘在大腿上的感覺很不好過,感覺到男人射精姜華微笑著將男人的身子翻正。力量不大卻有種不可抗拒的感覺令子強乖乖的轉過身子仰天躺著。

媽媽的手移到他的腰間,拉住短褲的皮筋往下拉著,剛拉到小腹下,指尖刮著小腹肌肉。酥麻的感覺將子強的神智略為喚醒。

「媽媽在脫自己的褲子,脫了後會幹什麼?」害怕與羞愧推導下子強連忙拉{住褪到陰莖處的短褲。

姜華本以為輕而一舉的就能將老闆的褲子褪下,沒想到遇上這坎。咯咯笑摸著露出短褲的半截雞巴:「害什麼羞呀,褲子都濕透了。不脫了會感冒的。」

母親溫柔的話語,塞入心田後拉短褲的雙手也變的沒有力氣了,就這樣唯一的屏 也離開了身體。

脫掉短褲後,媽媽摸著粘嗒嗒的男根,用手套弄幾下後,陰莖開始恢復了點生氣。感覺到它蓬勃的氣息,母親將頭匍匐到子強的大腿間。

感覺到恐懼中,子強喊道「不要!」媽媽已經將恢復生機的陰莖含到嘴巴裡了。熟練輕柔的舔弄著自己的陰莖,隨著陰莖被溫熱的包容,快感連連下令子強欲呼出的那句話嚥了回去。

含弄了一陣子後,口中的雞巴越來越硬了,想起這是個處男。姜華的肉穴已經潮濕的不行了。身心在淫靡瘙癢的驅使下,姜華輕輕吐出嘴裡的陰莖,手輕輕握住堅硬如鐵的雞巴,將它對準濕潤的肉唇,屁股輕輕一坐,「撲哧」雞巴破開肉唇應著浪水聲插入。

陰莖插入後,女人滿足的仰呻吟起來。

「好大、好漲哦。」雙手也不停的在男人胸脯上摸著,捏著男性的乳頭。

一切成事實了,意識到是個錯誤時子強心裡狂吼著「不!媽媽。」生理上 要卻令他用力的向上聳著雞巴,將陰莖一次又一次送入母親的體內,雙手也不由自主的抓著那對圓乳。

忘記倫理的子強狂插下,女人歡快地拋甩著豐滿的屁股,紅豔的肉孔一下一下地套動粗壯的陰莖。「啊…啊。」浪叫著, 濫的淫水順著莖根流到床上。

陰莖在母親體內被擠榨著,柔軟的肉壁蠕動著,被 濫的淫水泡著。大腦被淫靡的抽動聲清洗著,漸漸高潮中的子強忍不住喊道:「媽媽,媽媽!」

聲音如此響亮,包廂外的林經理聽到後抿嘴笑道:「哎…又是一個戀母狂。」

室內在這激情的呼叫下寂靜下來,姜華顫抖著手拉開了床頭的開關,當燈光亮起來的時候,自己身下…果然是自己兒子張子強,強烈的白光令他不敢注視著自己,唯一的是那根在肉穴裡的雞巴還在跳躍著。

「你…」正要質問兒子的同時,他的陰莖這時卻猛的向上一捅,隨著落下的同時,包裹陰莖肉唇縫 中跟出白色的液體,他射精了。

「啪。」一個耳光甩在了子強面上,姜華雙手矇住臉哭泣了起來。這就是她唯一的希望,如今卻與自己做出這亂倫的事情。

母親傷心的哭泣,震撼著子強的心,緩緩的將射精後的雞巴抽出母親體內,然後爬到地上跪下,抱著母親的大腿哭道:「娘,是我的錯,你打我吧!」

姜華的腦袋被山炮炸了一樣,她現在聽不清楚,也聽不見。心中只有傷心絕望,傷心…越來越濃,濃的不能克制她匍匐在床上號啕大哭。

望著母親不停抽搐的肩膀,子強淚流滿面的坐到床上搖著。

「媽媽,你打我吧,打死我吧!」

「小強你出去吧,是媽媽的錯,是媽媽做這見不得人的事情得到的報應!」

「不。」聽到母親的自責,子強心疼如絞。爬到床上推著媽媽的身體。

「你一定會瞧不起賣肉的媽媽,我以後也沒法做人了…嗚。」

聽到母親的表白,傷心欲絕的哭泣。子強雙手抱住赤裸的母親一起疼哭著,哭著哭著母子兩的情緒漸漸穩定,抱著抱著子強那 觸在母親大腿間的陰莖漸漸粗壯。

母親的臉隨著那裡的變化,漸漸紅著。兒子隨著媽媽情緒穩定, 息漸漸粗重。

母親的一聲「小強。」

兒子的一聲「媽媽。」

在陰唇間滑動的雞巴,不知道怎麼地,兒子陰莖的前半截插入了母親張開的肉穴中。

隨著母子兩一陣沉默,母親最終先開了口:「小強我們不能這樣。」

緩緩的將套住陰莖的屁股往前移動。

感覺雞巴就剩龜頭在母親體內時,子強雙手握住母親的乳房,屁股跟著上去將陰莖送進步母親的體內:「媽媽我要你。」

這話聽到姜華心坎裡了,反手摸著兒子的臉。

「小強……」輕呢的聲音,像在呼喚,蛇樣反扭的腰身使得,那裂縫旋扭以至被箍住的陰莖產生奇特的快感。

子強的雙眼一熱,伸過頭去將母親的嘴巴堵住,雙手用力的摸著雙乳,下身的陰莖快速的抽動起來。

一陣急抽後,子強猛的將沾滿浪水的雞巴從母親體內拔出,然後將母親仰天按在床上,從兒子火紅的眼中,母親看出他的意圖,配合的將大腿分的看。

目睹著赫紅淫靡的肉孔,子強扶著雞巴在肉唇研磨著。

「媽媽我來了。」隨著大吼,子強不顧一切的將陰莖捅了進去。

這擊插到女人的花心,這一吼吼斷了女人的羞恥,酥麻漲疼的飽和感,年輕兒子真實的呼喚。

母親瘋狂了:「啊…兒子使勁,把媽媽操死吧。」

雙手抱著兒子的脖子,屁股猛搖起來,年輕的男人飛快的送著雞巴。

外面的經理聽到母子兩的狂叫,搖頭苦笑道:「哎,43號今天真是的,扮媽媽也不要扮的這麼像嘛。」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