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腋窩有味道嗎?」

剛進入旅館的房間,芳子就舉起從桶裝上衣袖露出的手臂,把自己的鼻尖靠在腋下間。因事出突然,淳一不知該如何回答。他是為今晚能和芳子睡在一個房間的意外幸運,正在喜悅的興奮中。

確實,這件事只能用幸運形容。這次來沖繩旅行,是姐姐芳子和未婚夫大谷辰夫的婚前旅行,淳一是以父母派的監視員名義跟來,實際上是順便把他帶來而已。

   「我一個人在雙人房,會寂寞的無法入睡。」進入夢海灘的旅館房間芳子就這樣說,很顯然的他是在誘惑辰夫。

因為還在婚前,對父母是說辰夫和淳一睡一個房間,芳子一個人睡一個房間。可是芳子本來就沒有這種意思。難得和未婚夫一起來沖繩,為什麼要一個人獨眠。只要能說服弟弟,就能好好享受火熱甜美的夜晚。

淳一也已經十七歲,當然不希望做無聊的電燈泡。聽到姐姐說這種話時,就準備自巴主動的換房間,可是發生意外不到的事。

   「說的也是,那麼,請淳一君和姐姐睡一個房間吧。快要分開了,這樣比較好。」竟然受到誘惑的辰夫本人破壞了這件事。芳子和淳一都驚訝的張開大嘴不知如何回答。他是真正不懂事的大少爺,還是相當有工夫的偽善家,二人都困惑的互望著對方。

   「可…可是….我…」

   「不用客氣,我和芳子是今後永遠在一起,你和她在一起,也許這是最後,為了芳子也這樣吧,我也幫她向你請求。」

已經說到這裡就無話可說,也許這是真正的愛情,芳子只好相信辰夫的善意,放棄自己的慾望。淳一就更複雜,本來要主動讓位,可是意外要和姐姐同房,雖然感到困惑,但毫無疑問的從心底感喜悅的興奮。

對淳一而言,芳子在近處而遙遠的存在,有美女的姐姐決不只是受到別人的羨慕,而是痛苦又有極大心理壓力的事。二十歲左右的豐滿肉體經常在眼前徘徊,散發甜美的女人味,不能怪他思念之情使身體僵硬。只要伸出手就能摸到,張開鼻孔就聞到的甜美成熟的肉體,竟然是不能碰也不准聞的禁絕的肉體,所以思念和仰慕之情自然就越來越強烈。

大概在弟弟身上不會感到是異性,芳子在家裡是相當大膽的暴露身體,尤其是使女人身體顯出凹凸不平的樣子,毫不在乎的展示出來。淳一對姐姐的這種純女人的姿態,已成為令他難耐的親愛對象。尤其是東方女人難得一見的豐滿隆起的屁股,以及從微微出汗的肌膚散發出來的甜酸體嗅,對淳一而言已成為不可能碰的女人魅力之泉源。毫無顧忌的,也不須怕發現的能用火熱的視線凝視,陶醉在甜美的體嗅裡。原以為不可能實現的這種慾望,如今意外的很可能成為事實。

就在進入房間鬆一口氣,心裡深處的喜悅即將下腹部衝起時,突然聽到姐姐說這種話。

   「我的腋窩有味道嗎?」

淳一覺得自己心裡的不良企圖好像被看穿,著實的嚇了一跳。

   「被汗弄得粘粘的。」

那正是他一直響往的味道啊,多麼想把鼻子壓在汗膩膩的腋窩,漏在那味道裡。只是如此的姐姐的話和小動作,使淳一幾乎感到目眩。

   「怎麼樣?聞到嗎?他呀,偶爾用眼光向我腋窩瞄過來。是因為有味道嗎?怎麼樣?有汗味嗎?」

有味道!有啊!好美的叫人受不了的味道啊!淳一很想能大叫一聲,把鼻尖壓在姐姐的腋窩上摩擦。

   「沒有啊,沒有汗臭味!」

   「是嗎?那就好了!這種事是自己聞不出來的。」芳子說完就轉身過去背對淳一,用雙手開始拉起桶裝上衣的衣擺。

   「我要先去淋浴,然後換上泳衣。淳一也趁這時候換上泳褲吧。」

淳一感到自己的心臟在縮緊,在芳褲上握緊硬起來的東西閉上眼睛。在腦海浮現出姐姐赤裸的後背,以及淋浴中的裸體。

   「啊….姐姐啊….」

多麼希望能儘情的聞姐姐身上的味道,把姐姐的全舔到沾滿唾液。想到這裡時,在淳一的心裡像火焰一樣的燃燒起對大谷辰夫的嫉妒。

   「可惡!給那個傢伙!」下腹部的陰莖更挺直。

妄想,就是再妄想,對姐姐的裸體有無止境的妄想。只能偶爾瞄一眼的姐姐的肌膚,只能在擦身而過時才能聞到的姐姐的味道。可是大谷就能直接在姐姐的身上聞,能舔。透過門聽到淋浴的聲音,在相隔一道門的那邊,姐姐正暴露出赤裸的肉體。如果可能的話,真想一腳踢破門衝進去,吻遍姐姐的全身,把火熱的東西頂在姐姐的身上。可是他不能這樣做,且容許大谷那樣做。對大谷的怨恨和對姐姐的慾望變成一團火,使陰莖更加膨脹。

   「你在幹什麼?還沒有換好啊。」

看到意外很快從浴室出來的姐姐,淳一不能不瞪大眼睛。白色洋裝式的泳衣,極端的開叉幾乎達到腰上,好像要陷入胯下的溝裡。在照片或廣告上雖然能看到,但實際上是很難看到的大膽泳衣。

   「我…我也想淋浴再….」

淳一的下腹緊張的痛,喉嚨沙啞。現在這種樣子是沒有辦法穿泳褲。

   「姐姐,妳和她先去吧,我等一下追上去。」

   「哦,好吧!」

芳子稍許露出疑惑的表情,經過淳一的身體向房門走去。洗去汗脂的身上,已經沒有甜酸的體嗅,只聞香皂的清香。淳一側目追逐身邊過去的姐姐,走過去後盡量扭轉頭追逐姐姐的後背,不,追逐屁股。好像勉強挂在屁股隆起部上的泳衣,隨著走路慢慢陷入左右搖的屁股溝裏。就是芳子用手拉出陷下去的胯襠撩飾屁股,可是屁股像有吸力的使胯襠陷進去。

   「對不起,我要先走了。」

聽到關門的聲音,淳一深深嘆一口氣。想到那樣的泳衣一旦沾上水,一定會更陷入那裡時,淳一的心臟跳的異常厲害。同時,下腹部陰莖已經膨脹到刻不容緩的程度。淳一將短褲與內褲同時脫去,就跑進浴室。

   「淳一!你為什麼用那樣淫邪的眼光看我!你一直只盯著看我的屁股!」

這一夜,芳子一直無法入睡,喝了香濱和葡萄酒應該有相當的醉意,但身體火熱的就是不能睡。這不是太陽晒的,是從身體內深處發出的熱度。晚上散步時,辰夫雖然要求接吻,但沒有摸芳子的火熱身體。芳子開始後悔沒有獨佔一間房,弟弟就睡在旁邊的床上,連手淫都沒有辦法。只要能手淫,一定能爽快的入睡,這樣想手淫而不能手淫感到苦悶的情形,還是有生以來的第一次。

芳子知道自己身體火熱的原因,是那件泳衣害的,是每走一步就緊緊陷入屁股溝裏的泳衣害的。芳子早就發覺自己多少有一些倒錯性的嗜好。有什麼東西陷入胯下,尤其在屁眼上摩擦時的感觸,她非常喜歡。就是在平時,在裙子或牛仔褲內,偷偷的使三角褲的褲襠陷入屁股溝裡,享受那種快感,到夜裡就用手指摸火熱的肛門上,沉緬在倒錯的手淫快感裏也有很多次。

並不是前面沒有快感,甚至於比一般人還敏感,在那裡也能充份享受美感。可是摸到後面,用手指插入小洞時,有說不出的快感。不知道從何時有這種性癖,可是從小就覺得玩弄後面比前面更壞會挨罵,但也反而更感到有魅力。故意忍耐排便時,忍不住才排便時的快感。偷偷用手指挖弄肛門時有說不出的感觸。還有把那個手指放在鼻前聞的罪惡感,毫無疑問的從小就浸緬在這種倒錯的快感裏。

就拿今晚來說,如沒有弟弟的鄰床,一定會用手指安撫火熱的屁眼,想到這裡就對弟弟在這裡非常生氣。

   「你那樣盯著看我的屁股在想什麼!你是變態,真討厭!」

   「我…我…」

   「淳一!真不敢相信,做弟弟的還會用淫邪的眼光看姐姐的屁股。難道..你是想看著我的屁股手淫…」

芳子是氣的說出自己也沒有想說的話。可是在剎那,在芳子的心裡出現邪惡的念頭。

   「對….不起…可是我…」

在淳一而言,等於是被姐姐說中心事,不知該如何回應。

   「可是什麼?是因為我的屁股很美嗎?你是那樣想看我的屁股嗎?」

意想不到的話,便淳一戰戰兢兢的看姐姐,在床頭燈的微光下,姐姐的眼睛發出調皮的光澤。

   「怎麼樣嘛,想不想看?」聲音中已經沒有厭惡感,反而帶一份誘惑般甜美口吻。

淳一還是說不出話,用非常認真的眼光表示肯定。

   「好吧,我讓你看,等我嫁出以後,再也不可能有這種事了,算是為別離的回憶吧。」

芳子好像在解釋給自己聽,俯下身體撩起睡衣。在微暗的燈光下,小小的白色比基尼式三角褲是以唯有在芳子身上才能有的優雅,襯托動感的豐滿屁股,只有用妖艷才能形容。在緊張的氣氛中,聽到淳一吞下口水的聲音。

   「你可以脫…可以摸,因為只有今晚是特別的。」

芳子悄悄的說完,難為情的把臉靠在枕頭上。如果不是姐姐俯下臉,淳一是不會有勇氣走過去。因為,只剩下一件內褲的下體,沒有辦法撩飾為期待脤動的陰莖。

淳一跪在姐姐的床邊,用快要顫抖的手,好像害怕被發覺般的輕輕放在三角褲上。然後做一次深呼吸,用另一隻手捏住三角褲的褲腰。輕輕的像剝一層薄皮,是極溫柔的把三角褲向下翻轉。

能看出姐姐的屁股也在緊張。以來在胯襠處的部份做支點,小小的白布片完全翻轉過來,露出漂亮豐滿的隻丘。此時的淳一也沒有勇氣用力量向下拉三角褲。其實,這樣已經足夠了。這是連做夢也夢到的姐姐的屁股。現在出現在眼前的屁股,是比幻想的更美,更華麗,更新鮮。

   「怎麼樣?我的屁股美嗎?」

   「姐姐!太美了!」

還沒有等到說完,淳一就忍不住在姐姐赤裸的屁股上用臉摩擦。就是挨罵或被腳踢到也不在乎了。手抓屁股的肉,手指在溝裏摸,用舌頭品嚐肌膚的美味,鼻尖塞入雙丘之間聞那裡的味道。

對這樣突然的演變,芳子剎那間迷惑的使身體緊張,但對像小狗一樣用鼻子聞屁股的 淳一感到可愛的同時,屁股受到玩弄的淫猥被虐待感,開始感到不可思議的陶醉感。

   「姐姐的屁股真香啊,和腋窩一樣有甜美的味道。」

聞到從出汗的屁股溝飄來甜美的芳香,使淳一的興奮猛然升高。芳子也是對聞到自己的屁股味道,產生羞恥感的同時,忍不住有自我陶醉的恍惚感。

   「在屁眼裡…插入…手指把!」

但立刻感覺出,在屁股上感覺到的不是手指,而且熱熱濕濕的肉,芳子的全身為之驚愕與戰慓抽插。

   「啊…在那種地方!」

淳一是用雙手撥開屁股,在露出來的屁眼上用舌頭不停的舔。當然沒有人教他,淳一只是受到本能的驅使,為羞澀般縮緊小嘴的肉洞感到無比的可愛,忍不住用舌頭去舔而已。

   「啊…啊…唔…」芳子咬住嘴唇,雙手抓緊床單,對有生以來第一次產生的甜美戰慓陶醉。

   「啊…噢…」

淳一的手指慢慢的摸到被唾液沾濕的肛門,芳子的全身不由得緊張起來。有關節的手指滑入下體裏。清楚的感覺出進入的第一關節,然後是第二關節,手指停止時,芳子深深吐一口氣。就在這剎那,電擊般的戰慓從直腸直奔背肌,芳子的全身像觸電般的翹起成弓形。

   「啊…」插入的手指不是自己的,是弟弟的。 這樣的意念更使背肌產生甜美的麻痺。為自己插入屁眼裡的一根手指,姐姐全身抽搐,把肌膚染成粉紅色冒汗的樣子,淳一幾乎不敢相信會有這樣激烈的反應,同時也非常感動。

淳一讓手指繼續留下屁眼裡,伸出舌頭品嚐屁股肉的滋味,也不知不覺的把下腹部頂在床邊摩擦。姐姐喘息聲、嗚咽、肉體的緊張,苦悶的模樣,逐漸增加濃度的甜美體臭。每一樣都震憾淳一的心弦,使興奮升向極限。就在芳子的肉體為倒錯的高潮顫抖的剎那,淳一的陰莖也在肉褲裡爆炸。

為避免打擾全身無力的姐姐,輕輕拔出手指後,淳一把手指送到自己的鼻前,雖然極輕微,但毫無疑問是那種排洩物的味道。對淳一而言,不僅不會感到不快,認為是姐姐肉體深處的味道,反而感到是煽情的味道。

   「不要!不能這樣!」對淳一手指上留下自己排洩物的味道,芳子便臉色紅潤,拼命的用衛生紙擦淳一的手指。

   「很好的味道啊!」

   「壞蛋!變態!」

看到全身都染成紅色的姐姐,淳一的心裡產生堅定的信念。如果我是變態,姐姐是更厲害的變態。對芳子而言,今晚的行為也許只不過是一場小小的逢場作戲,但對淳一而言,完全成為樂引子。這是有血脈相連者的直覺吧,淳一在芳子玩樂的心中,已看出姐姐隱藏的實情,她是和他有相同的倒錯的血液。

和往常一樣,不,因為有倒錯遊戲的第二天,姐姐的態度就更冷淡無情的模樣,可是淳一反而煽起慾火,對喜悅的期待能充滿信心。盡量採取冷漠的態度吧,和那無用的未婚夫多膩在一起吧。

淳一對穿著挑撥性的泳衣顯示性感肉體在海邊戲水的姐姐,能以冷靜的慾情觀望。確實,這一天的芳子是故意在淳一面前和未婚夫辰夫接觸身體,使辰夫不知所措的大膽戲弄。可是,越是這樣越使淳一覺得這是姐姐可憐的做作,產生虐待的慾情。

如今,淳一覺得姐姐的肉體完全是供他一個人玩味的美食。從頭頂到腳尖,一舉手一投足都是為使他產生性慾而存在。已經不需要任何讚美詞,只是使他勃起再勃起,那就是最好的稱讚。

淳一比他們先一步離開海灘,一個人到街上,為這一夜的交會購買小道具,為盡情賞玩姐姐肉體的小道具。

   「吃完了,我們也去吧,還要買土產帶回去!」芳子像向辰夫求救。

   「是啊!淳一君要不要一起去?」

辰夫當然不知道芳子的不安,還邀淳一一起去。

   「不,我不去了!你們去好好享受夜晚的街景吧!」

淳一嘴角露出嘲諷的微笑看芳子的眼睛時,芳子慌忙把眼睛轉移。淳一這小子大概有什麼圖謀…這樣想時,芳子感到一陣心痛。

   「辰夫,我們走吧!我們二人原要去欣賞沖繩之夜吧!」芳子催促辰夫,挽住他的手臂走出旅館的餐廳。

屁股的肉幾乎要從短褲露出,腳穿涼鞋式的高跟鞋,那樣的背影絕不輸給西洋人。相比之下,手臂被摟,肩上有芳子靠緊頭的辰夫,露出極難為情的樣子。反正那樣的男人絕沒有勇氣敢做婚前性行為。姐姐啊,你去把豐滿的屁股溝弄濕淋淋的回來吧,後事我會為妳解決。淳一目送二人的背影,在心裡滴咕。

緊緊把身體靠過去,有如吊在辰夫臂上的芳子,心裡一直不安。只穿一件桶裝上衣,將乳房貼緊辰夫臂上的感覺,不如射入熱褲胯下的淳一的視線,使芳子的肉體感到火熱而刺激。若想躲避視線,夾緊雙腿走路,胯下會更熾熱。淳一的銳利執拗的視線刺穿熱褲盯在屁股溝裡瞬間不離。芳子不知多少次想回頭確定淳一是不是跟在身後。盯在屁股間的妖邪感觸還是那麼鮮烈,芳子甚至感到目眩。

   「我想看海,去海濱那邊吧。」到街上也不可能有心情買東西,為逃避淳一的視線,芳子也想儘快讓辰夫用力抱緊。

   「可是,還沒有買土產…」辰夫真的像完全不解女人心理的小男孩。

   「不要了!明天就要回東京了,我們兩個人的夢,海灘的夜晚…好不好?」

芳子快要急死了,過去在辰夫面前盡量展現的嫻淑溫柔,必須是一個做大谷家的媳婦不丟人的高雅小姐。對看中她的辰夫也沒有惡感,對裝做大家閨秀的樣子也沒有感到抗拒或痛苦。可是無論如何也需要有排洩一下的時候,像昨天晚上…。

沒有月亮,有星光的海灘很暗,芳子好像忍不住似的抱緊辰夫,把香唇壓上去。辰夫雖然有一點猶豫,還是盡力接受芳子的嘴唇。昨天和今天,到第二次時至少也會學會讓舌頭纏在一起。聞到甜美的芳香,壓在胸上變形的柔軟乳房,女人肉體的感觸,他也能勃起陰莖。

   「你認為我是下賤的女人嗎?討厭我嗎?」芳子雙手抱辰夫的脖子,像撒嬌一樣的問。

   「怎麼會,我怎麼會討厭妳。」

實際上,辰夫也沒有多餘的心事想下賤或討厭的問題,只是對芳子比過去積極的接觸身體,還沒有女人經驗的辰夫,只是感到困惑和不知所措而已。

   「那麼,和我作愛吧…現在,就在這裡。」

   「什麼?可是….在這種地方…」

辰夫當然也知道自己的陰莖硬起來是要求芳子的身體。可是,在不知何時會有人經過的海邊,實在沒有信心能完成有生以來第一次的作愛行為。

   「回旅館好不好?今天晚上睡在我的房間。」

   「真的?真的嗎?」

芳子又主動的吻辰夫,為頂在下腹上的硬挺感到陶醉。

   「回來這樣早啊,姐姐!」淳一的視線好像在偵察肉體似的露出嘲諷的視線。

   「喔,是呀!今天決定要去他的房間睡覺,要讓他好好的愛我。」芳子儘量裝出平靜的樣子。昨天只是一次的遊戲而已,應該受到感謝,也沒有受到要脅的理由,芳子這樣告訴自己,把衣服裝進旅行箱裏。

   「姐姐,那是不可能的。」這樣從來也沒有聽過的充滿恐嚇意味的聲音。

   「你沒有資格命令我。」芳子的聲音緊張的有一點沙啞。

   「是嗎?我覺得對變態的姐姐是變態的弟弟最合適。」

和昨天以前的淳一完全不一樣,唯一有的倒錯遊戲使淳一完全變了一個人嗎?也許應該說,那個遊戲成為引子將隱藏的淳一的本性暴露出來。

   「不管怎麼說,快給他打電話回絕吧。就說馬上要和弟弟玩變態遊戲。」

   「我不要!讓開!」芳子一隻手拿行李箱,想推開站在門前的淳一。

可是,淳一立刻用手拉開芳子的手,另一隻手從桶裝上衣上用力抓住乳房獰轉。

   「讓弟弟舔屁眼還高興的變態女人,怎麼可能對普通的性交感到滿足。姐姐是與生俱來的變態,最喜歡受到這樣的欺凌。」抓乳房的手更用力,指尖從桶裝上衣陷入肉裡。

   「不!沒有那種事!你胡說!」芳子丟下行李箱,想用手拉開淳一的手,露出很痛苦的表情抗爭。

   「絕不是胡說。我們是相同血統的姐弟,所以我知道,看吧,慢慢感到舒服了吧。」淳一使陷入乳房裡的指尖顫抖。

   「痛啊!不要啦!我要叫人來了!大聲叫了!」

   「妳說這種話,其實自己最清楚知道絕對做不到的。」

淳一說的一點也沒錯,後悔已經來不及了,在淳一的倒錯性慾點燃火的,就是芳子本人。想到這裡時,立刻從芳子的身體失去力量。是我不好,對,我是變態女人,是最適合受到弟弟欺凌玩弄的女人。感覺出原來為痛苦僵硬的身體,慢慢鬆弛。

   「姐姐,看床上吧,準備好姐姐可能喜歡的東西了。」

芳子無力的轉頭看過去,床上有盤旋的繩子、晒衣夾,以及筆型手電筒。立刻知道這些東西的用途,芳子的身體猛烈哆嗦,抓住淳一手腕的雙手失去力量垂下。

   「姐姐,好像很滿意了!」淳一說完放開抓乳房的手,芳子的背靠牆上滑坐下去。

現在只有認命了,實際上是芳子這樣告訴自己,受到親弟弟的凌辱玩弄。用繩子和晒衣夾、筆型手電筒折磨全身。芳子不願承認自己對這漾的虐待會有期待感,所以芳子才要用全身表現認命的境地,自己演出受凌辱也無奈的模樣。

淳一笑一下,跪在跌坐在牆邊的芳子前,用手裡的晒衣夾從桶式上衣上夾住乳頭上。

   「啊!」激烈刺痛的感覺只維持剎那的短時間,連疼痛也化入自我陶醉的感覺裡。

   「那麼,首先給那小子打電話吧。」淳一撥隔壁辰夫房間的電話,將話筒放在芳子的耳朵上。

   「喂!哪一位?」淳一也從電話中聽到辰夫充滿期待第一次作愛興奮的聲音。

   「我…是芳子。」 淳一用另一隻手玩弄夾在乳頭上的晒衣夾,激烈疼痛使芳子的臉扭曲。

   「對不起!我有一點不舒服。」

   「什麼?不要緊吧。」

   「不要緊,我想睡覺就好了。所以…所以…今晚是不可能了,對不起!」

對方沉默了一下,「嗯,這樣也好,在結婚典禮以前…彼此…這樣也好。道歉的應該是我,那麼,休息吧。」辰夫沒有發覺的樣子。

   「晚安!」芳子放下電話,淳一立刻說:「那小子知道姐姐是這樣的變態,一定會嚇哭的。」

只要扭動一下晒衣夾,芳子就輕輕叫一聲。那種表情美的妖冶,自然煽動淳一的慾火。

   「姐姐。站起來吧,然後舉起雙手。」

芳子閉著眼睛服從淳一的第一道命令,已經逃不了啦,對辰夫也說謊了,想到這裡感到自己很可憐,流出淚珠。當芳子高舉雙手時,淳一拉起還有晒衣夾夾在乳頭上的桶裝上衣猛向上拉起。

   「啊…唔…」叭!叭!隨著晒衣夾彈落,芳子忍不住發出尖叫聲。暴露出來的乳房上,留下明顯的五個爪印。翻轉的上衣覆蓋在臉上時,淳一就把鼻子靠在暴露出來的腋窩上。

   「哇!好強烈的味道,姐姐的狐臭真受不了。是好色女人味,是想引誘男人的淫亂女人味!」淳一把鼻子緊壓在濕潤的腋窩上連連深呼吸,為那富有挑撥性的女人味狂醉。

   「不要!難為情,饒了我吧。」 聽到淳一分不出是悔辱還是讚美的話,芳子也奇妙的產生陶醉感。原來那樣在意的腋臭味,被這樣聞時,已經沒有掩飾的餘地。

   「這是變態的味道,啊,真受不了,酸酸甜甜的,是變態的味道。」

上衣還蓋在臉上,舌頭在腋下舔,以及言語的刺激,芳子感到目眩。淳一的雙手已經在芳子的身上向下滑動,拉開熱褲的拉鍊,將熱褲猛向下拉去。熱褲和三角褲一起翻轉在大腿上,露出濃密的陰毛。沒有經過日晒的雪白下腹部與黑黑的毛形成強烈對比。淳一的手指插入還夾住三角褲的大腿根裡。

   「喲!姐姐,這裡是濕淋淋的!」

從蓋住上衣的臉的芳子嘴裡哼出沉悶的聲音。在她的腦海裏浮顯出舉起雙手,臉被上衣蓋住,三角褲也拉下去,乳房和肚子以及肉體的一切都暴露的自己的可憐模樣。

   「唔!好臭啊!姐姐的穴也有強烈變態的味道!」

淳一的鼻尖從陰毛向下頂在柔軟的陰唇上。羞恥感使芳子的全身紅潤,冒出汗脂,當然她可以隨時放下雙手,把這可惡的弟弟推開,可是她已經完全把自己投入在弟弟倒錯的情慾,骯髒的言詞裏,對可憐的自己產生奇妙的陶醉感。

   「姐姐。」淳一突然站起來,把蓋在芳子臉上的上衣拉高,對露出恍惚表情的芳子,把嘴靠在耳邊上說:「姐姐,想要綁了吧?」 芳子的心一陣戰慄,因為淳一說對了,在沒有捆綁的情形下受這樣的凌辱,已經快要忍不下去了。可憐的演技已經達到限界,希望能得到用繩子捆綁的痛苦,那樣會舒暢多了。

   「是不是?想要給妳綁起來了吧!」淳一用手指把芳子低頭的下額勾起來時,芳子輕輕點頭。

   「那麼脫吧!礙事的衣服要全脫光,變成光溜溜的!」

芳子向弟弟那冒出青筋的兇器看一眼,身體不由得顫抖一下。芳子在淳一火熱又殘忍的凝視下,從頭上脫去上衣,從腳下脫去熱褲與三角褲,在弟弟面前顯露出赤裸的肉體。

   「快…快綁我吧!」變成無防備的全身赤裸,還一直受到淳一視線的凌辱使芳子感到難過,忍不住這樣說完,全身的紅潤更深濃。

   「嘻嘻,姐姐真是變態啊!好啊!把身體轉過去,雙手放在背後。」

芳子照淳一的話背向他,雙手在背後重疊。赤裸後看到姐姐的屁股,更顯得淫糜的妖艷,和白天穿泳衣的健康美完全不同,整個屁股變成只為誘惑男人的性器。淳一故意將陰莖在姐姐的屁股上摩擦,先把雙手綁好,再在乳房上下綁二、三道。

   「痛啊!不要太用力了!」

可是,這樣的哀求,也只會更煽起淳一的慾火而已。兩個乳房的形狀扭曲,淳一綁好雙臂和乳房,就把芳子推倒在床上仰臥。這樣會使乳頭更突起,在那乳頭上用晒衣夾夾上後拉下,這樣不停的重複,還夾上後向後左右旋轉。

   「啊…痛…痛啊!」芳子的全身為痛苦扭動。

   「姐姐,妳不是喜歡受這樣的欺凌嗎?」

強烈的痛苦使芳子的臉頰變形,發出嗚咽聲,可是她在這樣的虐待下開始興奮,這是由全身冒出粘粘的汗脂和增加濃度的甜酸女體味獲得證明。而毫無疑問的,淳一也看出這種情形。在乳房玩弄夠後,淳一還鄭重其事的慢慢抱起芳子的雙腿,使身體變成弧形。然後又拿出二條繩子,把快要到達頭邊的雙腿分別綁住拴在床欄杆上固定。

芳子的身體比一般人柔軟,因此也使胯下的一切向上完全張開。對女人來說,大概沒有比這更羞恥的姿勢了。在還沒有碰一下時,芳子就已經閉上眼睛,露出苦悶的表情喘息。

   「姐姐,妳這種樣子真棒,好景色啊!穴孔和屁眼都看清楚了!」

   「啊!不行啊!啊啊….」芳子的全身緊張,從陰戶流出蜜汁。

淳一拿起筆型手電筒,用另一隻手撥開兩片陰唇,點亮筆型手電筒在陰唇之間插入。芳子的身體抖抖的顫動,在筆型手電筒之前端沾上粘粘的液體,也在那裡出現微光,有如海底的動物微微蠕動。

   「啊…啊…不要!」芳子的聲音喘息顫抖。

   「嘻嘻,對了!姐姐原來是比這裡更喜歡屁眼,對吧,變態的姐姐。」

淳一說著把沾上大量女人蜜汁的筆型手電燈,從會陰部向屁眼滑過去。芳子的一隻腿伸的筆直。淳一用手指在菊花狀的洞口揉搓,再把筆型手電筒向小肉洞裏插進去。

   「啊啊!不行啊!我要洩了!求求你,插進來吧,在那裡把你的雞巴插進來吧!」

淳一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那裡會有這樣受到親弟弟的欺凌、羞辱,而越是這樣越燃起情慾之火燒身要求更虐待的姐姐呢?

   「好了,知道啦,會把我的雞巴插入變態女人的屁股裏!」淳一說完就立刻改變姿勢,反向的壓在芳子的身上。

   「姐姐,要先好好的彼此舔一舔。」

淳一把下腹部落在芳子的臉上,像青蛙般的爬下後,把嘴送在陰門上。同時,芳子也像金魚吃餌一樣的張開嘴,把弟弟的龜頭含進嘴裡。淳一拼命的舔發出強烈臭味的肛門。用舌尖把口水送到肛門上時,小小的菊花門就縮緊還微微蠕動。這些器官,好像專為接受虐待而存在。

受到姐姐一心一意的強烈吸吮,淳一幾乎要使肉棒在姐姐嘴裡爆炸,所以急忙挺起屁股。起身後再度觀望被綁倒在床上的姐姐的赤裸肉體。雙手綁在背後,乳房上下也被捆上幾圈,身體彎成蝦形,一隻腳高高舉起在頭邊還拴在床上。遇到這樣的羞恥,露出極可憐的姿態,但仍做恍惚的表情喘憩,扭動身體,為追求肛門的凌辱使菊花蠕動的光景,只能用妖艷形容了。

現在要和姐姐享受肉體的歡宴、瘋狂的歡宴。淳一覺得很感動,然後向姐姐肉體上壓下去。姐姐的雙腿伸直,全身開始緊張。彼此都沾上唾液的內棒和肛門在一起摩擦。

   「唔…」淳一手握自己的肉棒,哼著在下半身用力。芳子的全身戰慄,呼吸停止,臉上出現痛苦的表情。

   「唔…唔…」覺得聽到噗吱的聲音,龜頭確確實實的刺破姐姐的菊花門。淳一雙手支撐身體,拼命用力插。

   「啊…」從芳子的喉嚨冒出尖銳的叫聲。火燒般的疼痛從屁股直衝向腦頂。

淳一的陰莖因受到快要斷裂的爽快,不由得呻吟。皺眉搖頭,從張大的嘴裏斷斷續續發出哀嗚,姐姐的這種癡態是那麼哀憐又美麗。淳一不能動,只要動一下,痛苦與快感的微妙平衡必然一下就瓦解,姐姐的身體必會隨尖叫聲而變粉碎。

直腸的脈動與陰莖的脤動合而為一,使二個身體相同的波動。從全身冒出的汗,使甜酸的體嗅更濃厚,使男人的情慾更熾烈。淳一閉上眼睛深呼吸,陶醉在除非是姐姐不會有的女人味道中。高潮突然來臨。肉棒被狹隘的肉洞夾緊,在緊密肉裡,有火熱東西衝上,感覺到時,淳一的全身血液沸騰,開始向下部狂奔,全身開始脈動、痙攣。

   「哎呀!啊…唔…唔…」

淳一的脤動傳到芳子身體深處的剎那,隨一聲沙啞的叫聲,芳子的身體像抽筋一樣的變僵硬。拴住雙腳的床欄杆發出傾軋聲。把一切都吐光的淳一想抬起下半身。

   「痛啊!」還沒有完全萎縮的陰莖,沒有辦法從縮緊的肉洞裏拔出來。淳一只好把體重壓在芳子身上,等待時間的過去。

   「哇!沾上姐姐的大便了!」

萎縮的陰莖從肛門出來時,在陰莖的頭上雖然只有一點點沾上姐姐的排泄物,對於還享受肉體甜美餘韻的芳子而言,這是很殘忍的一句話,身體不由得緊張,忍不住要咬緊牙關。

   「姐姐要給我洗乾淨才行,是妳弄的。」

當淳一解綁雙腳的繩子時,芳子產生不安的困惑。就是讓妳自由的伸直身體躺在床上,麻痺的下半身就不像自己的一點感覺也沒有。

   「啊!不要!」原來是淳一用手拉起她的下額,把剛才插在肛門裏沾上排泄物的陰莖送到姐姐的鼻尖上摩擦。

   「不…不要!」精液的味道除外不說,毫無疑問的聞到排泄物的味道。

   「快舔乾淨吧!姐姐,是妳自己的東西啊,不會髒的。」

鼻子被捏住,就不能不張開嘴。就算是拼命搖頭,也很輕易就被插入陰莖。從緊閉的眼睛流出淚珠,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芳子連陶醉自我哀傷的時間也沒有,像認命似的開始吸吮沾上自己的排泄物的陰莖,根本不知道是什麼味道,心裡只有不潔感。

   「不行了…饒了我吧!」忍不了嘔吐感,芳子吐出了淳一的陰莖。

   「好啊,好像已經弄乾淨了。」淳一說著離開芳子的身體。

   「求求你,讓我漱口吧。」因為強烈污穢感,吞不下積存嘴裡的唾液,從嘴角流出來。

   「是!姐姐!」淳一抱起芳子,摟住幾乎無力走路的肉體帶到浴室,雙手還是綁在背後。

   「來,請吧。」

打開洗臉台的龍頭放出水,可是他就站在一邊什麼也不管。芳子沒有辦法,自己把臉送到自來水龍頭下。強烈的水勢使她噎住,不只是臉,頭髮也濕了。淳一是瘋了,已經超越遊戲的範圍,芳子為恐懼感顫抖。

   「現在該輪到我了!」

   「求求你饒了我吧!不要了….」

   「是,知道了,姐姐!等把屁眼弄乾淨,就放過妳吧。」

淳一抱起全身軟弱無力的芳子,讓她跪在浴缸前。然後使她上身彎下去,形成舉高屁股的姿勢。芳子覺得全身的血向頭下流,頭暈目昡。可是不要說反抗,連說話的氣力也沒有了。

   「把屁眼確實張開,用篷頭的水洗乾淨吧。」從挺起的屁股溝流出淳一射出的白濁粘液。

   「要開始洗了!」

一秒..二秒..三秒..。有溫熱的液體澆在因緊張縮緊的肉洞上。那不是篷頭的水!從直覺中知道那粘體是什麼東西時,反射性的全身產生惡寒,冒起雞皮疙瘩。

   「啊…..」

   「淋浴是淋浴,但是黃金的淋浴!」激射出來的小便打在緊縮的肛門上。

   「不要!不要…」芳子拼命的搖頭,想抬起身體,但一點力量也沒有。

肛門刺痛,在肛門散開的液體流到後背的感覺,使全身的汗毛都豎立。瘋了!淳一是瘋了!淳一的小便從後背流到脖子,再流到頭髮裡。為極度的不潔感與厭惡感,芳子幾乎要昏過去。但就在這時候,在芳子的心弦上,產生不明直覺的快美感。

芳子拼命的想打消那種難以相信,又不容許的甜美戰慄。背肌在顫抖,可是芳子知道,那是厭惡感和甜美感混合造成。變態女人!啊!妳是變態女人啊!

淳一的小便射在肛門上發出的聲音,不只是淳一的,毫無疑問也是芳子本身的。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完美的交換
兩個姊姊
車上與二姐大姐的性事
姐姐的內衣
姊姊與我
我的表姐左薇
對姊姊的侵犯
一家團亂
好色家族的祕密
淫蕩一家禽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