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午後的飯店裏,客人不多。零零星星的散坐在中庭的玻璃屋裏,走道和四周的邊上,擺滿了大大小小、綠意盎然的盆栽。由屋外穿過樹透射下來的陽光,充滿了恬適的氣氛。

魚池邊的小桌上,兩個美豔嬌媚的女人輕輕的談笑著。銀玲般的嬌笑聲,不時的引來其他人客好奇的眼光……

一身勻稱的羊毛衫搭配著米白色、棉質的過膝長裙,俐落的短髮的美婦人,正事蔡秀娟(張師母)和她的密友鄭翠芝正在愉快地聊著天。相較終靈秀的蔡秀娟,鄭翠芝終究給人有種優雅的感覺,雪白的真絲襯衫,外面套著一件裁剪細致的深灰背心,及膝窄裙緊緊的貼在動人的腰臀上,釋放著現代女性誘人的身段和窕窈的曲線美,長髮飄逸和臉上冷豔的氣質,她像個冰山美人似的。

「秀娟!你這是來真的?還是說說而已?」

翠芝她淡淡地說著,邊看著自己手指上的紅豔丹蔻。

「絕對是真的!在你面前我什麼時候撒過謊?」

秀娟大大方方的說。

翠芝臉上有了淘氣的神情。談笑中,她忽然曖昧的看了秀娟一眼,然後壓低了聲音在她耳邊說了一些話。

秀娟笑著說:「這就要看你的啦!」

翠芝以前是我母親的秘書,婚後離職照顧女兒。老公在四年前意外逝世了,現在是個古箏師,在這幾年的守寡孀居生活中,除了平時出去演奏古箏的日子和教導女兒外,個人的生活卻是過得相當平淡,近年來內心的情焰欲火日益奔騰難耐……

今天下午被好友秀娟叫了出來,卻聽到了秀娟與網友紅杏出牆的故事,更可恨的是秀娟把她和情人作愛的細節,說的那麼詳細,令她春心蕩漾……

「秀娟……你是人妻了!而他的年齡比你少唉!」

翠芝在旁邊打趣的說著「 翠芝,你不知道…和年青小夥子…上床的感覺,我自己都年青了啊!他老是跟我說他喜歡成熟的女人!」然後用她深紅色的指甲蘸著茶水在桌子上反複的寫個數字"8″……    

翠芝在聽到這句話時,臉上露出了相當興奮的表情,這一切沒有逃出秀娟的雙眼。

秀娟說:「說到這裏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翠芝臉上泛起了紅暈道:「你別壞我的名節啊!」

「翠芝,我們是老同學到成?好朋友,雖然我們沒有象男人那樣拜把子,但是我們情同手足對不?!」

「我才不要咧!我沒你那麼騷!」翠芝笑著說。

「你沒我騷?你床頭櫃裏的電動按摩棒是幹什麼用的?」

一語戳穿了翠芝的隱私,翠芝的臉紅的似一塊紅布般。

秀娟今天是非要把好朋友拖下水不可了,她不惜餘力的把身邊的好朋友介紹給我,她口裡說以報答我對她的好,或許她潛意識裡想找到另一偷情女人來合理自我行為?

「我才不去咧!我看你這小騷貨啊,想男人快想瘋了!」翠芝笑著說。「天啊!你是真的瘋了!」

翠芝還在笑著。「翠芝你好討厭喔! 都是你啦!問我該如何解決是你,說人家需要男人的是你,說 『想喝牛奶也不必養條牛』的也是你,現在真的來了,你還在笑人家!」

「喂!翠芝你聽我說嘛! 第一次我和對方是約在公眾場所裡見面,而且我會先在遠處看看情況,假如不太妥當或是我不喜歡他,我會立刻離開那裡,反正他又不知道我是誰對吧!」 翠芝口中取笑著眼前的好友,但心中卻也為秀娟和自己的人生際遇感到難過…

在多少個寂寞的夜晚裏,讓人格外地空虛不已,真是春閨黯然!「不要再笑了啦!你到底去不去嘛?」秀娟嬌嗔的說。

「跟他是外遇遊戲,我又不會離婚。您認為何時結束都可以。不忠?你的丈夫已去世!您只要守著秘密,沒有人會知道的!」 翠芝久久沒有說話…… 秀娟陪著翠芝來到餐廳門口,讓翠芝下車後…     「小美人,快到裡面去吧!你今天很漂亮的,好好享受吧!」秀娟說完了 ,便開車子匆匆的離開,免翠芝尷尬。

翠芝今晚穿著一襲黑色緊身低胸的露背晚禮服,兩條細細的肩帶交叉在她圓潤雪白的肩上,裸露的美背沿著動人的曲線和纖細的腰身,然後是被彈性布料緊緊包著的豐滿臀部。網紋蕾絲的絲襪,讓翠芝原本就修長的玉腿,在冶豔的短裙下,更是誘人無比。

翠芝移動著她那雙白色細跟的高跟鞋,典高雅貴婦人腰肢款擺的走入餐廳,豐滿的乳房在低胸的禮服上形成深深的乳溝,盤起的長發、油亮光滑的紅唇,戴上薄紗袖套的簽簽玉手上,掛著銀亮的小皮包,翠芝對她的美豔,是有信心的。   餐廳光線昏暗,顧客很少,當然這也是我的計算。翠芝挑了一個比較不顯眼的桌子,坐了幾分鐘……然後她看到和男生約會的那張餐桌上,擺了一個銀色的冰桶和一瓶酒,一個男孩背對著她坐在那裏。

翠芝突然地感到想當的緊張和不安,並不是因?她今天第一次玩起這情欲的約會遊戲。而是她覺得這個男生壯碩的背影和他短而濃密的頭發,他是……

翠芝怎麼猜到他是自己前上司的兒子。

當翠芝訝然的走向餐桌時,我也剛好轉過身來,看見美豔動人的出現在這裏……翠芝和我驚訝地眼睛對望著,腦中是一片空白的……今天就不該受秀娟的蠱惑來到這裏,太丟人了!

這時候服務生已經走過來?翠芝拉開餐椅,翠芝自然地坐下來後,茫然不語……

翠芝垂頭不語,兩眼流轉。我倆不知如何是好。

我事先得到秀娟的提醒說這個翠芝不太好弄,我就將極烈的春藥翠芝的高腳杯內,那是對人體無害的透明液體,會讓女性在大約在二十分鐘後,藥力才開始全部發揮,慢慢地升性慾亢進,會讓女性即使在狂烈的交合後的兩三天裏,仍然有著須要男人的慾望。

翠芝喝了酒後,沈澱了一下情緒,她覺得身?一個男孩的母親,她不能讓眼前的男生看出她正在?此事不知所措。

此刻他興奮的看著鄭阿姨印在杯上的紅唇印,胯下的雞巴怒挺了起來。我幻想著,今夜在性愛家園裏,我將完全地佔有鄭阿姨……    又是一陣沈默…翠芝猛然站起來,我連忙捉住的手。翠芝停一停只低聲地說上廁所轉身走開。翠芝終於回來,我鬆一口空氣。 「鄭阿姨?什麼會在這裏呢?」我打破沈默的說。

 「我想,是命運邀請我來的喔!」

翠芝故作鎮定的對著我一笑。我尷尬的搔首笑著,吶然說不出話來,這讓翠芝對我?生還是個大孩子的錯覺。

「阿姨……」

我把餐椅移近翠芝,緊靠著她並坐在一起,聞著鄭阿姨身上的香味,與她對話。

隨著我東拉西扯的說著,翠芝覺得她的身體慢慢的火熱了起來,情欲的激流,在她緊窄的裙內奔馳著。雖然翠芝的頭有些暈眩,但她清楚的知道,高漲的欲火已經使得陰戶裏的淫水溢出,潮濕的蜜唇早就將內褲弄濕了。

(啊!……身體變得好熱啊!……想要……好想要男人啊!……濕透了……啊!鄭阿姨的花園全濕了!……好想要……)

翠芝明亮的眼晴開始變得濕潤、火熱的紅唇微微張著、呼吸也急促了起來。當翠芝再次端起酒杯,品嘗著沁涼甘淳的美酒時,內心饑渴的欲念淫火卻是更加的高熾澎湃。

春情蕩漾、臉紅心跳的鄭阿姨,看在我的眼裏,好想立刻就把她抱起來奸個痛快,我心想,該差不多了吧!可以好好的來享用鄭阿姨這塊美肉了……

在來餐廳之前,翠芝就幻想著今夜能和一個俊美的男生共渡浪漫一夜,在情人輕柔的愛撫下,發泄多年來欲求不滿的滔滔情焰。欲火中燒的翠芝,漸漸的渴望著年輕和壯碩的情夫,來撫慰著自己寂寞的心靈和難耐的肉體……

「原來你是喜歡成熟的女人!」

翠芝輕聲道著,卻沒有絲毫斥責的意思。

「不過,我想還是要謝謝你?我所做的一切!……你這個壞小子!」

她用杯子輕輕的碰了一下我的頭,臉上露出了嫵媚迷人的笑容。

「鄭阿姨…你真是一個美人兒!美麗、成熟、高貴……」我把臉貼近翠芝粉嫩的耳邊說著。

翠芝對我這樣露骨的讚美自己,感到非常的開心和迷亂。

我已經從餐桌下伸出了他的手進入翠芝的短裙裏,隔著絲襪撫摸著鄭阿姨白細而嫩滑的大腿。翠芝只是像徵性的掙紮了一下,但她卻沒有推開小雄的手。受到鼓舞的我更加無所顧忌地在鄭阿姨的裙內挑逗著她。

「阿姨,你真美,以前你來我家,我就想和妳親近……一直沒有機會!」

然後當我溫柔地用另一只手抓著翠芝的手放在我的胯下時,翠芝驚訝地發現我的雙腿間的雞巴真的如秀娟所說的那般焰熱和巨大。

「只要看到鄭阿姨你穿的那件緊窄性感的低胸禮服,我這裏就情不自禁了!」

我對翠芝如此的耳語。

「嗯!……啊!……」

翠芝從微張的紅唇裏發出輕微的呻吟聲。

「和我一次來?……沒有人知道的!」

我在她裙內的手指不斷地挑弄著翠芝潮濕的淫浪屄洞。

「啊!……啊!……你……啊!」

翠芝忍不住的又再火熱地呻吟著。

(我承認我也是想要啊!你……鄭阿姨也想要你啊!天啊,難道自己是淫娃嗎?

在強烈的春藥控制下,翠芝早已迷失在淫靡的地獄中,心中雖然是這樣說著,但這時在餐廳,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敢說出來的。

我堅硬的雞巴在翠芝的手裏抽動著,翠芝的浪穴也跟著迅速地濕潤著……

(啊!……鄭阿姨想要你狠狠的幹我淫蕩的小穴啊!『我知道它是錯的!』) 翠芝在心裏吶喊著。

「此刻我想要占有你美麗成熟的肉體。鄭阿姨,給我吧!」我命令她順從。

我的手包覆著翠芝的手指,使她隔著我的褲子按住怒漲傲立的男根。

翠芝是吃驚地感受到我的雞巴又更加堅硬了,她難以想象我的雞巴是如此硬朗和熾熱。

我的手指正在她濕潤的三角褲上觸弄著翠芝的陰阜,使她感到兩腿間的秘穴像是被蟲咬般的騷癢了起來,翠芝她渴望得到一個更充實的感覺。

(啊!……我是個淫蕩阿姨!……好想要雞巴!……你快幹鄭阿姨吧!……快肏我吧!)

「和我回去?」

我在翠芝的耳朵輕說。

「嗯……」

翠芝在心裏知道這是不對的,可是她淫蕩火熱的軀體卻是不受控制的站起來了!

翠芝無力地把頭倚靠在我壯碩的肩膀上,和我一同走出餐廳……她知道以後將會發生什麼事,但她卻不願意細想,現在的她只希望可填滿她騷癢淫蕩的小穴……

從餐廳到我的公寓,一路上除了從車窗外快速掠過的路燈外,翠芝對沿途的街景沒有任何的印象,她只知道這條路,絕對不是回自己家的路。

在車裏,我一手控制汽車、一手伸出隔裙撫摸她的下體! 使翠芝的呼吸急促地喘息著,騷浪蔓延全身……我把褲襠的拉鏈拉下了來,像是雞蛋般大粗亮的肉棒,直挺挺的以傲人的角度矗立在翠芝面前,雞蛋般大小的龜頭發出油亮的光澤,它正向著渾身發熱、嬌喘噓噓的淫美婦人,一挺一挺的擺動著。

春心已動、雙眼濕潤、櫻唇微開的翠芝,在我牽引下,把雙手放在我堅硬、悸動的雞巴上慢慢套弄著……

「阿姨!……噢!……快!再快些!」

駕駛座上的我,舒爽的挺動腰身,配合著翠芝的套弄。我伸出手有力的把鄭阿姨的頭壓在自己興奮的雞巴上,然後插入翠芝紅豔的嘴裏。

鄭阿姨緊緊封上眼睛,而她豐潤的紅唇上下地吸含著我的雞巴,龜頭頂弄在她的喉嚨深處!

「啾!……嗤!……啾!……嗤!」

車內所發出的淫靡聲音,和鄭阿姨那種騷蕩淫媚的神情,讓年輕的我更是爽快得連連舉槍、用力的插弄著……

我剝下翠芝她禮服上細細的肩帶,把手伸入翠芝的胸前,撫摸著鄭阿姨那對曲線完美的肉球。嫩滑的觸感和凸起的乳頭,使年青的野獸不斷地留戀把玩著。

「好啊!……爽死我了!……我的雞巴……你舔得好!等一下看我怎麼肏你!」

 鄭阿姨喘息低吟:「你不要說穢語整人。」  汽車飛快的奔馳著。我興奮的抽插著翠芝的小嘴,享受著美豔鄭阿姨的口交。我忍不住的愛撫著鄭阿姨豐腴成熟的身體,從裸露雪白的背部,摸向被短裙緊緊包住的圓臀,然後伸過翠芝的腋下用力的搓弄著她裸露在低胸禮服外的兩團飽滿堅挺的乳房……

翠芝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如何地來到我的性愛家園,心裏充滿欲望火焰的她,只是站在那裏,微微地向上翹著豔紅性感嘴唇,以慵懶的媚態挑逗著眼前的我。

我打開音像,輕柔浪漫的音樂飄蕩著,翠芝款擺柳腰地舞動著。年輕的我視奸著鄭阿姨誘人的肉體。平時端莊矜持、冷豔孤傲的女古箏師,在春藥的淫惑下,寂寞空虛的芳心已經在等待著眼前年輕的情人,縱使我是她的後輩!

我上前摟住了鄭阿姨的細腰,在音樂中和翠芝共舞著,雙手環繞在鄭阿姨的腰上,緊緊的將懷中的女體摟貼在自己的身上,在鄭阿姨背後的手掌,隔著衣服時輕時重的拍打撫捏著她豐滿結實的屁股。我不時地用褲襠裏堅硬的雞巴,一挺一弄地磨擦著翠芝她燃燒的淫屄。

「嗯!……啊!……啊!……熱啊!」

翠芝媚眼如絲的在我的耳邊呻吟著!她的雙手正緊緊的圈在我的脖子上,不斷地親吻著年輕的我。

儘管我是如此強烈的想要攻入翠芝豐滿誘人的肉體,但我並不沖動,想要慢慢的享用翠芝這成熟豔美的軀體。我手輕輕的滑向她性感的臀部,窄裙下的豐滿肉丘被用力的手指抓弄撫玩著……

在音樂結束時,我熱吻著她。年輕的我正啄食著鄭阿姨的紅唇,我的舌頭滑進了翠芝的嘴裏挑弄著她,我愛撫著女體的手,在她的背上輕輕地拉開拉鏈,然後將手滑進她的窄裙裏,撫揉著翠芝她汗濕熾熱的美肉……

翠芝被我推倒在沙發上,她讓年輕的男孩從她的短裙裏拉下那件濕透的三角褲。我跪在沙發前的地毯上,雙手由鄭阿姨的裙裏脫下那件白色的蕾絲內褲,華麗高叉的雕花款式。我用食指和中指拈按逗弄著翠芝粉嫩挺起的乳頭,然後撩起翠芝的兩腿,把頭埋進鄭阿姨的玉腿親吻著……

「噢!……好癢啊!……好壞的男孩……弄得阿姨癢死了……嘻嘻!」

我的嘴唇,在她淫靡的肉屄上吸舔著。翠芝把她兩條美白修長的玉腿,擱在我強健的肩膀上,我用雙手剝開她粉紅濕亮的陰唇,不斷的輕咬著鄭阿姨敏感的肉豆,溢出的淫水大量的沾在我的臉上,然後跟著也滴流在沙發上……  「啊!……好癢……好難受……你……你舔得阿姨好暈呀!」

「阿姨好想啊!……我想要你……啊!……浪死了!……啊!……我啊!……阿姨愛你……雞巴!」

我溫柔地吸吮著鄭阿姨的秘唇,一邊脫下自己的衣服。然後,我扯開肩上的美腿,讓它們緊緊地盤在自己的腰上,赤裸著上身的我,雙手緊抱著翠芝扭動的腰。

媚眼如絲的翠芝,著迷地注視著我強健、陽剛的肉體,她的眼中只有我!寬闊的雙肩,厚實的胸肌,而胯下那根傲人直立的雞巴更是翠芝所熱切渴望的寶貝。

(好寶貝!) 翠芝在心裏驚歎著,她看著久違了的男性寶物,但清楚它不是她自己丈夫的,不過要她按捺不住想要它!

「啊!……我想要……」

翠芝腆靦地在我的耳邊說。

我笑了……我吻遍了翠芝的臉和乳房,濕潤的舌頭有技巧地舔著翠芝敏感的乳頭。

翠芝空虛地抓住我的頭,顫抖著將簽細的手指插在我的亂發中,狂亂又激烈地的扭擺著她的細腰,興奮地期待著我的恩寵。

「它們是完美的!鄭阿姨!」

我耳語著,我溫暖的呼吸輕吹著翠芝的乳房。

「喔!……你……阿姨要你……想要它!……插進來!」 我暗?藥力來得正好!

「阿姨竟然想要我的雞巴喔?」

 我讓陽物緊抵著翠芝多汁的蜜唇旋磨著。

「給我吧!……好老公!……求求你!……磨死我了!……想啊!……我的親親小丈夫!……快入吧!」

「鄭阿姨以後要做我的女人喔!……我每天都要肏你這個小騷貨!……我來了……浪妹妹,你等著挨肏吧!」

「親老公!快!快插吧!……插進去!啊啊!……阿姨是你的人了……以後我要你……啊!……啊!……(終於插進來了!比死去丈夫的雞巴更粗大呢) 我刺進了翠芝守寡多年的美妙肉體,期待已久的雞巴,充實有力地頂進她緊窄又多汁的蜜洞裏,緊緊包夾著火熱男根的淫唇,陣陣的顫動抽搐著,翠芝緊摟著我的脖子。

我正在奮力的抽插肏幹著翠芝的小淫屄穴,翠芝她媚眼微閉、櫻唇微張,一副陶醉的模樣。使他更用力地往前挺動整根陰莖,順著淫水狠狠地插進她那濕潤的肉洞。

我的龜頭在她的穴裏旋揉著,翠芝的全身上下有如千萬只螞蟻搔爬著一般,她直浪扭著嬌軀,欲火燃燒著她的四肢百骸,又癢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由自主地嬌喘呻吟著:「哦!插死我了!……狠狠的幹死鄭阿姨吧!我是你的……頂……頂到花心!哇!又頂到了!……肏死我了!」

還是那句話,一個外表冷傲的女人,一旦被挑起欲望,和其他女人沒有什麼不同,一樣需要交歡之樂。

我將翠芝的一雙美腿拉到自己肩上,親吻著她潔白的玉足,加快抽送速度猛搞著鄭阿姨的花心。翠芝被插得渾身趐麻地雙手抓緊了沙發,白嫩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擺向上地配合著我!

「呀!呀!……啊!……阿姨從來沒有這麼…樂過!……阿姨以前白活了!……我的好男人……啊!……啊!……肏妹妹裡面!」

我邊用力抽出插入,邊旋轉著臀部,使得龜頭在小屄裏頻頻研磨著花心的嫩肉,再用力一挺,再挺著整根雞巴,對準翠芝的小屄肉縫齊根而入。年輕的野獸欲焰高熾地大起大落的狠幹著鄭阿姨,狂插猛抽的次次入深處。

被男人搞得狂浪不已的翠芝也喘籲籲、汗水淋淋地用雙手雙腳像八爪章魚似的緊緊地纏住我的身體。

「啊!……不行了!……阿姨真的不行了!……啊!酸死我了……哦!……又頂到花心了!你……你弄死妹妹了!好硬……的雞巴!肏我罷!啊!要出來!……要……呀!……泄出來了!」

我的老二幹得她如登仙境般地欲仙欲死!翠芝突然地背脊一陣酸麻,臀部猛地連連數挺,然後張開櫻桃小嘴一口咬住我的肩膀,用來發泄她心中的喜悅和快感。

我滿足地看著被弄到性愛高峰的美麗寡婦,臣服在我的陽物下了。

性高潮後,翠芝滿足地昏睡在沙發上,我讓高潮後的鄭阿姨靜靜躺著,在柔和的燈光下,我凝視著翠芝那美麗的軀體。性高潮後的美人、泌汗泛紅的淒美女體,衣衫不整、半裸地躺在沙發上。秀美的臉上發鬢散亂,性交後的淫液汨汨地溢流在沙發上。

我還沒射精,貪婪地看著被我蹂躪過的翠芝,我兩腿間血脈賁張、布滿青筋的紫紅雞巴,仍然在一跳一挺地直立著。

我赤裸地走進廚房,端出一些甜品和飲料,把它們放在房間裏面後又走了出來……

「阿姨真是沒用!這麼快就來了!我今天要肏你一整夜咧!」我笑著說。我心想這麼美豔的婦人,我不肏來豈不損失啊!

我剝光了翠芝的衣衫後,首次正視全裸露的翠芝,雪白的玉人嬰兒般的肌膚,半球形胸型豐胸,扁平小腹,教我如何相信她已生育的女士。我把她抱進房間裏的大水床上。我跨騎在翠芝俯臥的大腿上,雙手在翠芝豐腴性感的屁股上撫摸著彈性十足的肉丘。沾滿了鮮奶油的手掌,在鄭阿姨白皙的背上和高翹的玉臀間塗抹著,沿著完美的女體曲線,小把冰涼香甜的鮮奶油,均勻地抹在翠芝的身上。

「你…你!……你又在幹什麼?……啊!……不要!」

翠芝被身上冰涼的奶油弄醒。發現自己趴睡在一張大床上,我正騎在她的大腿上,愛撫著粉臀。

我用雙手捧住鄭阿姨的大白屁股,把嘴放在她渾圓的肉丘舔弄著,我啄食著鄭阿姨身上的奶油一口一口地品嘗著翠芝成熟女性的嫵媚。我每一次的細舔親吻,都讓翠芝呼吸急促地渾身起了個冷顫,趐麻麻的快感從她的雙腿間油然而生,尚未消退的藥性使得翠芝的愛液越流越多,讓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鄭阿姨興奮的程度。

(又……又想要了!……鄭阿姨不能沒有你呀!)

翠芝她只覺渾身骨趐筋麻,舒服得淫水如泄洪般流出,在過度的興奮和沖動下,她媚眼緊閉、通體難耐地香汗淋淋……

我把整個壯碩的身體壓在翠芝的背上。雙手由床褥間插入,讓翠芝那對圓潤傲立的乳房緊緊地壓在我手掌上,美妙的觸感,完美地握持著它們。翹立的肉棍在鄭阿姨彈力的肉丘上頂著,剌激著翠芝的性慾。

「嘻!……好癢喔!……你……你舔得阿姨好癢喔!……嘻!嘻!」

「不要啦!……壞小孩又要欺負阿姨了!……好壞喔!……啊!……你咬我!」

「噢!……別再捏啦……阿姨的乳房被你壓扁啦……真個是壞小孩!」

 這時,客廳裏傳來了手機的鈴聲…

鄭阿姨喘息著說:「是我的!也許是我的女兒的來電。」 翠芝此刻感到有些羞澀。

 我把手機拿來送到鄭阿姨手裏,繼續狂野地啜食吻舔著翠芝的肉體,由耳後到頸肩背臀一寸一寸地細細舔著……

「喂!欣欣…哦……媽媽在翠芝姨家裏玩麻將……哦…………你跟奶奶說我今晚可能不回去了……你看電視別太晚了……哦……哦……好的……早點睡啊……好……哦……哦!……媽媽請你今晚留宿陪陪欣欣…….哎唷!啊……沒事,光顧和你說話,點炮了!」(哪裡有麻將啊!你媽媽正和我打仗呢,好舒服的!)

我從床邊站了起來,抱著翠芝的細腰,把發浪的翠芝摟了過來,形成母狗般趴跪在床上的姿勢。

「啊!……這姿勢好羞人喔!……你!不要啦!……羞死人了!」

翠芝臉上暈紅未退,這時害羞地發起嗲來更是嬌媚嫣紅,豔麗無比。

美豔的婦人濕淋淋的淫屄被我的手指剌入!我站著挖弄翠芝顫動的陰核,從後面清楚的看見女體順著臀溝往下,一條粉嫩濕潤的細縫,旁邊雜著許多捲曲的陰毛。我用手指在腔膛內頂弄著,追求肉欲的浪蕩女人努力地挺著、扭著、搖著、篩著她的臀部,騷媚地浪叫著。

「啪!……啪!」

陶醉在快感中的我,被鄭阿姨淫蕩的嬌呼給剌激著。我興奮地拍打著翠芝高翹的豐臀,白白的肉臀淫穢地印著男人的掌印。

「啊!痛呀!……別再欺負人了!……插呀!……啊!」鄭阿姨的手機又響了,是秀娟打來的,問她進展如何,她對著手機說:「讓你害慘了!被他玩了……哦!」

我配合著她美臀上挺的動作,用龜頭撐開鄭阿姨的淫唇,把雞巴插進了鄭阿姨的小穴裏。

「哦……好討厭…他真狠……哦……哦……好……哦!」

翠芝淫靡的對著手機叫床,讓年輕的我爽快得加大了力氣用雞巴狠肏著她的小屄,這時鄭阿姨的全身像烈火燒著一般,不停地顫抖著……

「我要來!……你……我要你……狠狠地幹…啊!」

「我的寶貝呀!……啊……好充實!……秀娟……他好厲害……肏得我渾身無力……哦……啊……啊……肏死我了!……又……又頂到了!……好……啊!……秀娟……他……比『他』強太多……啊!」春藥加上我的策騎引起翠芝的淫浪淫語。

我搶過她的手機說:「秀娟姐姐,你聽到你妹子的叫聲了嘛?你聽到我肏她的聲音了嘛?謝謝你給我送來這麼好的禮品!現在你是不是也癢了啊?呵呵……親你……寶貝肥屄啦?受不了啊?受不了呵呵!好!好!改天把你和她一起來肏,好不好?呵呵……拜拜!」

我把手機掛斷,扔在一邊,繼續的肏弄美豔的肉體……

我在翠芝的身上盡情作樂,任意享受,雞巴激烈地插、瘋狂地幹,爽得她死去活來,匆促的喘息聲絲絲作響,濕霪霪的香汗流滿全身,她的花心像小舌頭般舔舐著龜頭吸吮著。

「啪!啪!啪!」

我的小腹撞擊著鄭阿姨肉感的肥臀,在房裏充滿著狂烈的交歡聲音,我的兩隻魔手穿過翠芝的腋下,伸到她的胸口,抓著她那兩顆美白的大乳房不停地捏揉著……

「好!……阿姨…不…妹妹愛死你了!……肏得我好爽!……妹妹從來沒這麼暢快!啊!……好漢子!……啊!……好哥哥!……妹妹跟定你了!……啊!……啊!……好老公……肏我!……啊!……你……不要停啊!」

我一邊猛力地抽插著翠芝那久曠多年的浪屄,一邊有節奏地用手指刺激她的陰核。

翠芝不曾經歷過這種激烈的性交方式,只覺得整個人天旋地轉似地軟趴在床上,她的整個臉貼在床褥上,而豐滿結實的大屁股卻被我高高地撐幹著。

「啊!……不行了!……我死了!……啊!…頭好暈!……不行了!……又來了!……啊!……我……我又要泄了!哦!……」

高潮裏的翠芝無力地扭動著她的身體。硬燙的雞巴又整根地插抽插幾百下,我的精液不斷地射入!我從她不停顫動的肉屄裏拔出變軟了的雞巴,白色的精液流出,顯露著淫樂盎然的景像,我滿意地看著它。

「真爽!阿姨…好妹子快活罷?你是我的女人了!現在才十點半喔,咱們吃點東西,先休息一下再來……」

鄭翠芝被我蹂躪了一宿!她也不知道自己來了多少次高潮,只見在自己的嘴巴裏,在自己的胸脯上,在自己的屄裏都留下了精液。

她醒過來的時候我還在熟睡,她對這個男生又恨又愛。

她洗澡後,找到自己扔在地的衣服穿上,悄悄的離開了我的性愛家園。

「我還會找他嗎?」 翠芝坐在出租車上心裏矛盾地思考著,同時覺得下體又開始發熱……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