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二十九日那天傍晚,我媽媽跑到公司等我下班,那時已經五點半了吧?

  我因為還在客戶那里,就在電話里跟她說可能要到七點半以后才能回來,叫她自己先逛逛,順便認識一下我的同事。

  沒想到我提前大約在六點半就回到公司,同事們都走光了,但是會客室里卻看不到我媽媽。於是我就沿著每一個辦公室找,結果走向經理室時,隱約聽到有女孩子說話的聲音,我悄悄的靠近去看,結果發現我媽媽被陳經理給搞上了。

  我從經理室百葉窗縫,看到媽媽仰躺在沙發椅上,衣服扣子己全被解開,胸罩翻起,經理的雙手正玩摸著我媽媽柔嫩又有彈性的奶子,原本凹陷著乳頭,埋沒在紅潤的乳暈里,現卻被經理低頭用牙齒拉咬出來吸舔,慢慢使它勃硬,又把嘴唇壓在我媽媽乳房上,仔細的舔舐每一個部位,左手還不停的撫弄著另一個乳房。

  隨后又用另一只手掀起了我媽媽的裙子,將她的絲襪拉下到膝蓋那里,再伸手揪著她的內褲底端,向旁邊扯拉到陰唇跟大腿間的凹縫內,再握著他那漲紅發紫的大陽具,把龜頭對准抵住她的陰唇用力一擠,「噗哧」一下就插進我媽媽濕淋淋溫軟的小穴里。

  「啊!進來了!進來了!……你……漲得我……好厲害!」我媽媽一面呻吟一面哼道:「唔……好大……好硬……嗯……插得好深喲!」

  只見我媽媽癱軟在那里,任由經理的陰莖在她的陰道里猛烈抽插著,雖然隔著窗,竟然還都可以清楚的聽到兩人下体相互撞擊的聲音。

  「噢!噢!噢!」媽媽一下下如痴如醉的浪叫著,好像每一次都被經理抽干到花心,一臉死去活來的樣子,她的屁股也配合著抽插的頻率,上下不停的挺動著。

  隨著經理加快插弄,只見他不但每一次把我媽媽的陰唇一起向外拉翻出來,那根通紅的肉棒上還開始沾滲著點點水漬,終於,連成一道細小的水流,從我媽媽被弄的發紅的小穴里,一路向著她的屁股縫流去,轉眼間,淫水就把沙發椅墊沾濕了一大片。

  經理現在開始非常大力的撫摸搓揉著我媽媽的胸部,一條條紅色的手印顯現在她那白白嫩嫩的奶膀子上,粉紅的乳頭現在漲立著有如兩顆小葡萄,隨著整個身体被撞動,而在乳浪中上下波蕩著,媽媽的表現跟平常判若二人,只聽到她提高了音量更加放蕩的叫著喊著:「噢!噢!……嗯……嗯……嗯……噢!……」

  我想此時此刻她可能己經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我的媽媽了。

  几分鐘后,經理像是受到我媽媽高聲淫叫起來的鼓勵,終於把下体緊緊的頂住我媽媽,臀部后的肌肉開始抽搐著,就在我媽媽的身体里射出了,然后他馬上抓住我媽媽的腳,把雙腿並攏提高,只見我媽媽的陰道口還是有几道白白污濁的精液慢慢地流出……

  天啊!他竟然想讓我媽媽懷孕?不然為何把我媽媽雙腳提高,好讓精液泡在子宮里的時間久一點?

  經理抬頭望了望時鐘——七點十分,好像心有不甘,卻又無能為力的樣子。

  於是他開始用嘴含咬著我媽媽的腳趾頭,開始吸舔著她那柔若無骨的玉足。我老婆一向很注意她的腳,有著白嫩的腳背,粉紅色的腳底板,一根根修剪整齊滑嫩的腳趾頭,就算沒有涂指甲油也會反射出有如珍珠般的光彩,我沒注意到甚麼時候她的絲襪從膝蓋被拉褪到地板。

 現在只看到經理瘋狂的吸舔著她那微微發酸、卻又不甚臭的一雙小腳、腳趾
  縫,還不停的用手搓揉著我媽媽的腳趾頭。

  玩了一陣子,經理要我媽媽幫他弄大那軟趴趴的陰莖,看樣子他還意猶未盡想要再搞一次我媽媽,說也奇怪,我媽媽竟然就乖乖的用那張小嘴幫他含吸起來了。

  她很努力,還不斷的更換姿勢幫著經理套弄吸舔著他的肉棒,像個第一次嚐到美味冰淇淋的小女孩似的,臉上沉醉發浪的神情,讓誰看到都會想再搞她個几次。

  這種事情換作是任何男人,都一定會是暴跳如雷的,可是為什麼我會那麼平靜的把經過寫出來呢?

  我們公司是日本大商社的海外公司,職員可以一直升遷,運氣好的話,還有機會被調到本社上班,一直到退休都待在日本,還有很多退休金可領呢!

  「不能起衝突!万一鬧開,我跟經理一定都會被辭掉的。」我心里開始在想法子。

  於是我悄悄的站了起來(媽的!剛才連自己看得都漲起來了,只好蹲在地上看),彎著腰,搭電梯到樓下,我撥了個電話給媽媽的手機:「喂!媽媽呀?我已經回來啦!你直接到地下室的停車場找我好了。」

  沒多久之后,媽媽笑嘻嘻的出現在我眼前,上了車就親我一下,說道:「剛剛我跟你們經理聊天,他說公司准備要安排你明年去大阪任職耶!」

  (哼!沒有錯!我升遷的機會,就是在他手上。)

  「我早就知道啦!」(我把頭撇到一邊,一則是蠻氣的,另一方面是我聞到她說話時,嘴巴里竟然有精液的味道。媽的!還親我?陳經理的精液搞不好射在她的嘴里,現在也順便……靠!想起來就要嘔……)

  回家之后,我飯也沒吃,頭暈眼花的想了一夜沒睡,直到早上才昏沉沉的想睡了,這時,我媽媽說:「Sam呀!今天不是你們公司中午在頂樓空中花園要辦聚餐嗎?你怎麼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怎麼還睡?」

  「哎呀!可能是有些感冒,你不要吵我行不行?」我回她一句:「要不然,你替我去好了!」

  媽媽真的打扮打扮之后,就搭計程車去我們公司了,我也就昏沉沉的再睡下去。一覺醒來,哇靠!都下午四點了,媽媽還沒有回來?難道今天又被陳經理再搞一次?

  我急急忙忙的開車趕去公司,直奔經理辦公室(媽的!今天一定抓著你,沒有賠個五百万,絕不善罷干休),結果,我們整層業務部都空蕩蕩的沒人!
  「搞不好還在頂樓?」我想著就爬上去看。

  「也沒有?」

  「奇怪了?該不會跟陳經理上旅館了吧?」我黯然的想著,走樓梯下來。
  「呵!呵!呵!……喔!喔!……是不是這里?……」

  「嗨!嗨!……阿娜達你好漂亮!……呵!呵!……」

  「咦?社長還在?可是在搞甚麼呀?」我尋著聲音,緩緩的移到他個人的會客室窗前(我們公司裝潢都是一樣的,大玻璃窗配著直條落地的布條百葉窗簾,很容易就可以從細縫看清楚里面)。

  「我找到我媽媽了!」她衣服穿戴整齊的跟我們社長並坐在沙發上,茶几上應該是中午聚餐剩下來的香檳,以及几樣小菜……

  我媽媽那米黃色洋裝細細的肩帶,襯露出無毛誘人的胳肢窩,36D的乳房几乎要從那合身的小衣服里擠出來,隱隱約約的還可以看到胸前兩粒紅紅的凸起(甚麼?她今天沒戴胸罩?),黃色洋裝的下擺,正好把她那雙修長粉嫩的大腿襯托得格外潔白,蕾絲邊紅色鏤空的小內褲,里面的陰毛都還刺出几小撮,還圓鼓鼓的分成兩堆,中間微微凹陷成一條縫。

  (f**k!這是甚麼姿勢,怎麼露出來這麼多?社長背對著我靠窗而坐,我就往旁邊再移几格百葉窗縫向里面看。)

  天啊!社長的腿上竟然放了個雞尾酒盆,而我媽媽一只腳竟然沒穿鞋泡在里面,而社長的左手抓著那只小腳,一下子浸出來就含到他嘴里,開始吸舔我媽媽滑嫩的腳趾頭,以及腳趾縫里的雞尾酒。他浸一次,舔一次,把我媽媽白里透紅的腳趾吸舔得紅通通的,還撈起一顆櫻桃夾放在我媽媽的腳趾縫中,開始啃咬起來……

  社長的另一只手也沒閑著,不斷的撫摸我媽媽的大腿根處,最后他的手指從我媽媽的小內褲邊深入,然后就不停的挖來挖去,隨后就用食指筆直的插入抽出我媽媽的小穴,進去……出來……進去……出來……

  此時我媽媽閉著兩眼,皺著眉毛,微微張著小嘴,還伸出一點舌頭,滿臉淫蕩的表情,還呻吟著:「嗯!噢!……哼嗯……哼嗯……嗯……噢!……哼嗯!啊……」

  我媽媽替代我去公司參加聚餐,我一覺醒來發現她沒有回來,怕是又被陳經理再給搞上,就急急忙忙的趕去公司阻止,卻不料看到這一次搞我媽媽的人,是我們社長!他正用手挖弄著我媽媽的小穴……

  我心想,如果此刻闖進去,恐怕討不到甚麼好處,陰莖沒有干進去,鬧到派出所頂多判社長個猥褻罪名,警察一定會要我們私下和解的,到最后八成是我被開除,那豈不賠了夫人又折兵?再加上我從昨天中午到今天傍晚甚麼都沒吃,剛才又樓上樓下的來回找,現在實在是兩腿發軟,蹲坐在地下了。

  隔著百葉窗縫,只見社長開始把我媽媽洋裝的肩帶順著胳臂給拉下來,再往下一扯衣服,我媽媽白嫩嫩的胸脯就蹦出來了,她那兩粒粉紅的小奶頭現在不用吸也自己會怒挺著。社長隨手從茶几上拿了瓶果糖,就往我媽媽的奶頭上倒,然后低下頭,用他那像小香腸一般粗厚的豬嘴,開始吸吮舔舐著我媽媽的奶子,又用他下巴粗短的鬍鬚渣,在媽媽的奶頭上來回磨蹭。

  「哦……嗯……哦!…哼嗯!……好……舒服……」我媽媽呢喃著。

  社長再一挺身,把頭湊到我媽媽的臉上,雙唇壓上她的小嘴,只見我媽媽那泛紅的臉頰開始左右鼓動起來,活像有只青蛙在她嘴里亂蹦。社長時而稍稍抬起頭來,把我媽媽桃紅的小舌頭給吸拉出來,右手則用食指反摳著她的小玉穴,使勁的一下下往上拉,然后又用手掌部分壓貼在她陰道口左右旋轉按摩著……
  「嗚喔……喔……」媽媽的嘴被?吻著,發出不甚清楚的浪叫聲。

  社長見時機成熟,又從茶几上拿了個「跳蛋」(那還是我上周帶回來的樣品吶,半橢圓大約跟橡皮擦大小,打開開關后會振動的),他開了開關后,一下子就從褲腳編擠放進我媽媽的陰道里,隨著就開始扒下她的洋裝,拉退到腳時,還不忘咂吧咂吧的吸舔几口她柔嫩帶著雞尾酒香的腳趾。

  現在我媽媽連內褲也被丟在地上,她全身光溜溜地仰躺著,不知羞恥地「嗯嗯啊啊」的亂哼,社長一手撫弄著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先是撥開我媽媽的大腿,好露出陰唇以及她那濕淋淋還往外淌著絲絲淫水的迷人小穴,然后社長用舌頭舔舐她微凸的陰唇,又用牙齒輕輕咬拉著那兩片小花瓣,此時我媽媽身体微微的抽搐,開始顫抖著。

  「嗯!……哦!……嗯……哼嗯!……插進來……你插進來嘛!」她語無倫次舒服的亂喊著,央求著社長干她。

  社長於是用大拇指跟食指深入她的陰道里,想把跳蛋拿出來,手指還故意抓住跳蛋在里面上下抖動著。這時,他把我媽媽拉站起來,我媽媽被他搞得都快沒有一點力氣了,只好扶著沙發椅背,面朝我這里趴跪在椅子上,泛紅的臉頰被垂下的長發遮去一半,半閉的眼睛里快要只剩下眼白,無力而張垂開的小嘴在呻吟著:「……插進來……快點插進來嘛!……」

  拿出來的跳蛋,社長把它放進保險套里,然后套在他那大約十公分的肥短粗* 上(哇靠!免打針吃藥,立刻加長?),扶著他的陰莖,就從我媽媽的背后,對准了她的陰道口,慢慢的往里面插了進去……

  「啊哦!……舒服……哼嗯!……舒服……」媽媽浪叫著。

  社長身子一弓一張地開始抽干,撞得我媽媽的一對白嫩低垂著玉乳不停地晃動著,粉紅色的乳尖聚集殘留的果糖,還有几滴給撞甩到我面前的百葉窗布上,只見社長兩顆睪丸也搭配著前后擺蕩著,還不時伸出左右手輪替抓撈擠弄著我老婆來回甩蕩的奶子。

  「啊!……嗯!……哼嗯!……哦!哦!哦!……」媽媽無力的癱軟倒了下去,連跪都跪不住了。

  他拉起我媽媽的右臂,彎腰低頭舔著我媽媽潔白無毛的胳肢窩,偶爾還扭過頭去親親她那白白嫩嫩晃動中的奶膀子,然后,乾脆把我媽媽換成側躺姿勢放在沙發,又把她的右腳含咬在嘴里,繼續抽干著,一次又一次地重重插進我媽媽的陰道深處,她現在不但口里呻吟不絕,大半陰毛也都因為沁出的淫汁愛液而泡得濕濕的了。

  社長又改變方式,把他那肥油油的肚子緊緊的貼住我媽媽平坦的小腹,停止抽干,反而開始扭著帶毛發黑的屁股旋轉磨蹭著,加上保險套頂端插在她肚子里振動的跳蛋,我媽媽已經舒服得全身酥痲,只見高翹在我面前,窗戶隔著椅背上的那只美麗小腳,粉紅柔嫩的腳趾在那儿一張一彎的動著。

  她應該是高潮來了吧?我一邊舔著窗玻璃幻想也在吃著她的小腳,一邊猜著再看。社長的睪丸都快要擠進去我媽媽大開的陰唇里了,陰毛上也被我媽媽的淫水沾濕了。我死盯著媽媽被睪丸擠凹變形的陰唇、發浪沉醉的臉蛋,突然小腹一陣異樣,左手就讓我的小弟弟在玻璃窗上吐口水了。

  這時,社長又開始大力的抽干我那興奮過度而暈死的媽媽,一只手還摳弄著她的陰核。沒多久,社長整個人就趴在我媽媽的身上,緊緊的抱住她,屁股的肌肉開始抽搐著,他也射出來了。

  「保險套!那就是証據……」我猛的站起來,想衝進去抓奸。

  沒想到覺沒睡好,肚子空的,樓上樓下的來回消耗了体力不說,還自己毛了一管,一站起來,兩眼一黑,腳一軟,就咕咚一下昏倒在地上了。

  醒來時,發現我躺在剛剛他們做愛的沙發上,媽媽坐在另一頭,看樣子她還是累得軟綿綿的沒有力氣。

  社長一見我醒了,可能是覺得東窗事發不容易善了,馬上堆滿了笑容,搶著說道:「侯桑!你工作這麼努力是很好的,我大大的喜歡你,從下周開始起,你負責全部的業務部,陳經理因為上次出貨勾結工廠,不良品太多,我已經開除他了。你願不願意?……啊唷……侯經理?」

  我望著他一頭大汗,發紅的耳朵,盤算著他這硬掰出來的理由(是我去驗的貨,根本沒有甚麼不良品的問題,如果我當經理,每批貨還都可以向工廠要個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回扣)。

  「侯桑!你下個月先休個假,可以到我大阪家住几天,不要這麼努力,不然身体會不好的。」他更急了,開始加籌碼了……

  日本人如果邀請你住他家,交情夠的話,可能還可以跟他的家人一起共浴,社長的媽媽已經快四十五歲了,可是他的獨生女儿才十五、六歲,長得像宮澤里惠……

  媽的!我干了!……我決定要去干她們母女兩人了!

  「謝謝社長提拔!」我掙扎著站起來向社長鞠了個躬。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