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我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要怎麼辦,因?這孩子肯定是我與兒子小俊的,因?每次都是兒子先射精液進入我的子宮內,阿成才射進去的,因此這孩子一定是我跟兒子小俊的。

  我無助地望向天空:(唉!我多麼希望小俊他不是我的親生兒子,這樣我就可以離開阿成,跟小俊毫無顧忌的相愛,並將我們的孩子生下來,組織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可是,這是不可能的,至少現在是不可能的……)此時生下孩子或是去墮胎的兩難局面著實令我痛苦不堪。

  這天晚上,碰巧阿成又與他的那幫兄弟去喝酒了,而小盈因?社團的事而留在學校幫忙,家中就只有我與小俊了。不用說,兒子當然是猴急的抱我進房間,接著急急忙忙的脫掉他自己的衣褲脫到只剩一條內褲,然后就趕緊想要脫掉我身上的衣服。

  「小俊……等等,我……媽有話對你說。」

  小俊抱著我親了我一下說:「有什麼事等會再說嘛?今天好不容易只剩我跟妳在家,珠美,就讓我們先親熱一次嘛……」

  我推開小俊,神色凝重的對他說:「小俊,我……我有了……」

  「有什麼呀?媽妳在說什麼啊?」

  「唉……我說我有了你和我的孩子了……」

  小俊一聽先是呆住了:「真……真的嗎?媽,妳肚子里真的是我的孩子嗎?」

  小俊會這麼說我不怪他,畢竟我也是有與阿成交媾,他這樣子問也是正常的,于是我嬌羞的點點了頭。

  「我要做爸爸了……我要做爸爸了!沒想到我才十四歲,我就要當爸爸了……珠美,太好了!我終于讓我自己的媽媽懷了我的孩子了……」兒子興奮的抱著我轉圓圈。

  「哎呀!好了啦,你轉得媽的頭都暈了……」兒子這才停下來,然后親一親我的臉頰,說:「珠美……那個死老頭知道嗎?」

  「……我還沒告訴他……我也不敢告訴他,因?,這是你跟我的孩子……」

  「怕什麼?!珠美,等他回來,我就直接跟他說,妳懷了我的孩子,我要帶妳走!」

  小俊雖然是這樣說,但我心中卻是暗自歎息,兒子小俊他畢竟是個未成熟的孩子,小俊他想得太天真了,他要帶我走,阿成肯嗎?而且阿成知道了,肯定會把我這個不守婦道的老婆及亂倫他妻子的小俊打死。就算走得了,小俊才十四歲,拿什麼養活我與我肚中的孩子呀?

  小俊見我愁眉不展,便問:「怎麼啦?妳不開心呀,不開心懷了我跟妳的孩子嗎?」

  「不,小俊,媽很開心能?你懷了孩子,而且很希望能夠生下來,但是……」

  「妳怕我沒能力照顧妳跟孩子嗎?」我沈默了下來。

  小俊一見我沈默了,就表示我默認了:「啍!這樣不行,那妳去把我們的孩子拿掉好了,省得被妳的親老公發現。」

  「小俊,你在說什麼呀?這是你和我的孩子,媽是絕對不會拿掉他的。媽知道你在說賭氣的話,可是事實就是如此呀,何況我去拿掉孩子,會表現出身子虛弱的樣子出來,這樣難保你爸爸不會發現,你爸爸追究下來,我們的關系就會被他發現了。媽心中有個想法,可以保住你跟我及孩子,也可以留在家中,不過你就要委屈一點了。」

  「什麼辦法?」

  「小俊你聽媽說,你與你爸爸的血型是相同的,所以就算孩子生下來阿成不相信是他的,想去醫院檢驗他也查不出來,只是要委屈你不能承認你是我們孩子的父親,媽要你當我們孩子的哥哥!」

  「哥哥?!笑話,我是孩子的爸爸,?什麼要我做他的哥哥!珠美,我不要!媽,妳跟我走吧!我會努力工作來養妳及孩子的,我不會讓妳跟孩子受到一點點苦的。」

  「不……小俊,媽很感動你對我的這份情意,但現在你還在讀書,你有大好的前程,媽實在是不願意就這樣毀了你的前途,如果真的離開這個家而要你去工作,那會阻礙你以后的前途的。而且現在就這樣子離開這個家,孩子跟著我們肯定是會吃苦的,你也不願意讓我及我們的孩子吃苦吧?!所以答應媽,同意剛才我所說的計劃,暫時委屈當我們孩子的哥哥,等你學業完成並有經濟能力時,到時你真的想帶我及孩子走,媽絕對毫不猶豫的帶著我們的孩子一生跟著你……好嗎?小俊。」

  最后在我的苦心勸說及懇求下,兒子雖不情願,但還是同意了。

  當晚,我在晚餐時,將我又有身孕的事告訴丈夫及女兒小盈,阿成表現得很高興,因?他以?我又要?他生下他的孩子了,(實際上我這胎中的小孩是我與親生兒子小俊的,這孩子應該算是阿成的孫子了吧!)而小盈也很高興能再有一個弟弟或是妹妹,家中充滿著歡樂的氣氛。

  但當時只有兒子小俊默默的吃著飯,不做任何反應,我看見了也只能心疼在心中而不能說出來,畢竟要一個男人不能承認是自己孩子的父親,而且要當自己的孩子的哥哥的心情想必是非常痛苦,但是我又能如何呢?

  就在我懷孕了五個多月的這段期間,發生了一件事,使我與兒子的彼此愛戀更加是濃密,我更是一輩子再也離不開兒子小俊了。

  一天下午,阿成帶著他的兩名兄弟回到家中喝酒,他們到家中時已是渾身酒臭味,且有些醉意了。

  「喂……珠美啊!嗝……妳是死去哪里了!快出來準備酒菜。嗝……我要和黑狗、阿德喝個痛快!嗝……」

  我在房中正忙著家事,一聽阿成這麼說不由得心中有氣:(啍!在外面喝得還不夠,還帶著你那群酒肉朋友回來喝、回來鬧,等一下又要讓鄰居看笑話了……)雖然我不情願,但還是得去廚房張羅酒菜,不然阿成不知道等下又要怎麼淩虐我了(現在我懷有兒子的骨肉,可不能再被阿成拳打腳踢了……)。

  酒菜準備好了之后我就端了出去。

  「弄這麼久才弄好,妳是沒吃飯嗎?快啦,快把酒菜放在桌上。妳這個賤人,害我兄弟等那麼久,讓我在兄弟面前低丟臉……」

  阿成一喝醉酒就會胡言亂語,然后虐待我,我這時實在很怕我被他毒打,因此趕快端著酒菜放在桌上。

  「算了啦……成哥,嫂子那麼辛苦你就不要再罵她了,看嫂子這麼漂亮、又這麼美,成哥,你實在是要好好疼疼嫂子才是……」

  「對呀、對呀?想必成哥一定是天天晚上都好好的『疼疼』嫂子吧?」

  說話的人叫做阿德及黑狗,他們是阿成最常聚在一起的酒肉朋友,也是我們鎮上惡名彰昭的流氓混混,曾被警察帶到局里管訓幾次,來過我們家幾次。從他們兩個第一次來到我們家,就總是好像用著不懷好意的色眯眯眼睛直盯著我,像是對我好像有什麼不良企圖,看得我很不舒服。

  有次他們在我們家中喝酒時更是過份,利用阿成去上廁所,就對坐在旁邊的我毛手毛腳,並說些猥褻不堪的粗劣低級的言語,幸虧阿成很快就出來了,他們兩個也就安份的坐回去。那時只有我在家中,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要該怎麼辦。

  從此我對他們二人真是有說不出的厭惡,因此每次阿德與黑狗來到我們家時,我總是準備好酒菜后便急忙跑進房里,以免又被他們下流無恥不堪的行?騷擾。

  「哈……那是當然的,說實在的,你們也知道大哥我在跑船,這些年來,世界各國港口那些的妓女我也差不多玩過有七、八成以上了。可是說到漂亮、身材又好的話,你們大嫂珠美是比那些妓女好上幾倍以上,所以你們說我那有可能沒每天的好好操干、操干她,哈……」

  「是啦、是啦,成哥,你有大嫂這麼美麗的女人可以每天干,我和阿德實在是好羨慕你,大嫂一定每晚都被你干到爽得哇哇叫吧?」

  阿德與黑狗聽阿成這麼下流的描述,不由得轉頭色眯眯的緊盯著我,看並都快流出口水來。

  「那還用說,哈……你們也可以去娶個女人回家干啊,這樣就不用羨慕我啦!不過,要娶到像你大嫂這種身材豐滿、臉蛋又漂亮的女人可能就沒那麼簡單了。哈哈……」

  幾個男人所說的話愈來愈下流無恥,聽得我都不禁面紅耳赤,而且阿德與黑狗一邊與阿成喧鬧,一邊又露出色眯眯的眼光注視著我,于是我放好酒菜后就急忙回房。

  不知道是過了多久,外面大聲吵鬧的喧嘩聲漸漸停下來了,我也不以?意,以?阿成又跟那兩個酒肉朋友出去了,我也就繼續忙著家中的家事。這時忽然「碰」的一聲,門被撞開了,我慌忙的往門口一看,只見阿德與黑狗全身醉醺醺的酒態,同時他們倆都露出淫邪的猥褻的臉孔。

  看見他們,我下意識的就想要奪門奔逃。

  「你們……你們想要做什麼?」

  「成大嫂,嗝……不要怕,成大哥醉倒了,我跟黑狗……嗝……怕妳寂寞,所以想要跟妳好好的聊聊天啦!嘿……」阿德淫笑說道,就把房門關上。

  「啊……你們兩位大哥忙,不用陪我聊天了。」我這時實在很害怕,阿成醉倒了,小盈與小俊又不在家,萬一他們……

  「嘿……大家都知道,妳是我們這個鎮上最漂亮的美人了,大家也給妳個外號叫『賣菜西施』,我倆兄弟是最喜歡陪伴美人了,所以……就讓我們來陪陪成大嫂妳吧!」黑狗一說完,立刻捉住我的手,而阿德也從后面抱住我,不停的在我的身上亂摸。

  「啊……你們不要這個樣子……我要叫了,快放手!」

  「哈……妳叫呀,就算妳喊破喉嚨也沒人會來救妳的。」

  「啊……救命啊……救命啊……」

  他們說的沒錯,就算我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我,家中除了只有酒醉了的阿成,沒有人在,而其他鄰居又距離我們家有段距離,不一定可以聽得到被關在房里的我的呼救,這時真的沒有人可以救得了我。

  就在我喊救命的同時,他們已將我推倒並壓在床上。

  「啊……兩個大哥,求求你們放了我……拜托你們啦,我已經有了五個多月的身孕,求你們放了我吧!鳴……」我忍不住驚嚇,哭了出來。

  可是這兩個天殺的畜牲,一聽我在哭泣,竟愈是興奮:「這樣子更好,我們倆兄弟從來沒有玩過大肚子的女人,這次可以好好的嚐嚐鮮。嘿嘿……」

  黑狗將我架著,而阿德則一把掀起我的上衣,我戴著奶罩的豐滿乳房就露了出來。

  「哇!好渾圓的奶子,搓捏起來一定很爽快。嗝……這個突出圓圓的肚子看起來真新鮮……」

  然后再直接脫下我的長褲,我那米黃色的內褲也露出來。

  「喔……成大嫂,妳的內衣褲上下是一套的吧?真是性感,咦?黑狗你看,她的內褲好像濕了。嘿……成大嫂,我知道成大哥去跑船那麼久,現在才回來,一定喂不飽妳,妳已經很久沒給男人干個爽快了吧?妳也哈很久了吧?今天我倆兄弟就做做好事,上了妳,讓妳爽上天。」

  這兩個沒人性的畜牲,我是個挺著五個月多大肚子的孕婦了,可是他們卻不顧這一切只想逞獸欲,盡情的發泄在我身上。

  然后,阿德就將我的胸罩及內褲給扯了下來。我因?被黑狗架著,再加上我擔心過度的反抗掙扎會傷到我肚中的孩子,所以我根本無力抵抗,只能任由阿德脫下我的內衣褲。

  「啊……不要,我求求你們……放了我……放了我……啊……不要看我……鳴鳴……」一旦女人碰到被男人以暴力侵犯,除了哭泣哀求之外,還能如何呢?

  「哇塞!成大嫂,妳的陰毛長的還真濃密,讓人看了就想掏出肉棒就給妳的肉屄插進去……」說完,阿德用手強行分開我的兩雙大腿並摸向我的肉屄處。

  「鳴……不要啊……我求求你們,不要啊……」

  阿德摸一摸我濃密的陰毛后,就直接將手掌貼在我的肉屄,不停的撫弄起來;而黑狗也從后用兩手搓捏起我的肥乳,我就這樣赤裸著肉體,並挺著大肚子慘遭兩個禽獸不如的畜生汙辱。自從我懷孕后,我怕過度性交會傷到肚中的孩子,因此已經三、四個月沒與兒子小俊交媾了,因此即使我心中有一千萬個不願,但肉體騷癢生理反應卻使得我下體的屄汁沾滿了阿德的手,而乳房也漸漸脹大,乳頭則硬挺起來。

  「嘿!成大嫂,妳看妳的肉屄都流出汁來了,乳頭也這麼尖挺,還在那邊故做姿態……自從第一次來到妳家看到了妳,我們早想上了妳了,像妳這麼漂亮又風騷的女人,我這輩子還是頭一次看到,今天我們兩個一定要干死妳……」

  接著阿德就將他的衣服脫掉,露出他長滿惡心黑毛的醜陋肉條,我一看,竟然阿德的肉棒還不及我那親兒子肉棒的三分之一,不禁有些輕視阿德(啍!

  這麼小的醜陋肉條也想奸淫我。啊……誰來救救我呀?我不想被這兩個畜生給汙辱,我的身體只給我的親生兒子小俊插干……)。

  「你們……嗚……你們不怕被我丈夫知道嗎?你們調戲朋友的妻子不覺得慚愧嗎?而且阿成最討厭別人調戲我了,你們現在……現在這樣做,被阿成知道了,他一定……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哈……管他娘的,妳丈夫知道了又如何?先爽了再說。」

  接著眼看阿德的那根惡心的肉條就要接近我的肉屄,我愈是傷心無助的抽泣著(天呀!十多年前,我被那豬狗不如的阿成強奸,被迫嫁給他,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真正愛我的男人--兒子小俊,現在卻還要被這兩個畜牲汙辱。我好恨……我好恨啊……上天對我真不公平啊……)。

  這時突然「碰!」的一聲,阿德就在我面前被打到床邊去,原來是小俊放學回來了。

  兒子手中拿著一根木棍,氣憤的指著阿德與黑狗說:「你們這兩個王八蛋,你們還是不是人呀?我媽懷孕大著肚子,你們竟然……竟然還想強奸她,虧你們還是我爸的最好朋友,竟然利用他醉倒時就想強奸我媽。我呸!什麼狗屁朋友,今天我不打死你們,實在就對不起我媽跟難消我心頭之氣。喝啊……」接著小俊便一陣亂打。

  不知阿德與黑狗是作賊心虛還是喝醉酒的關系,竟被小俊打得到處逃竄,狼狽不已,轉眼間小俊已經將他們趕跑出去了。

  接著小俊急忙回到房里:「媽……珠美,妳還好吧?」

  我一看到小俊回來,就哭泣著奔跑過去緊緊的抱著他:「嗚……小俊,我好怕……媽真的好怕……」我在兒子的懷中顫抖抽泣著,訴說著我的恐懼與不安。

  小俊撫著我的頭發,安撫著早已哭成淚人兒的我說:「沒事了……沒事了,媽妳不要怕,有小俊在,小俊一定會永遠的保護妳、愛妳一輩子的,不會再讓妳受到任何委屈和傷害。」

  就在小俊的溫柔安慰及安撫下,我激動的情緒漸漸的平息了下來。我最愛的兒子在我危險的時候竟出現解救我,反觀丈夫阿成卻爛醉如泥的倒在大廳的椅子上,這使得我更是下定決心一輩子都要跟著兒子小俊永遠都不要與他分開。而這件事,更是讓我與兒子之間的男女感情更加堅固及濃密了。

  那晚,小俊在沒讓小盈知道的情況下,?了這件事又與他爸爸阿成凶猛的爭吵了一場,雖然阿成事后酒醒后知道這件事,但卻不太相信他最死忠的兩名兄弟會對我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因此與小俊大吵了一架。不過,從此阿成就不再帶阿德與黑狗這兩個畜牲到家中來,在我待?的這段期間內,更是很少虐待我或是強迫我與他性交,也許……也許他是因?那件事而對我有所愧疚吧!

  接下來的日子,由于我的?期一天天的逼近,?了不傷及肚中的胎兒,我與兒子都有默契的暫時忍住那激情的性欲,只是有時看年青的兒子受性欲煎熬之苦,我便很是心疼,于是我就用其他方式替兒子解決性欲,如用嘴或是手,都可以一時的消消兒子的旺盛性欲。

  在我最后待?的一兩個月,小俊突然都不向我要求替他解決性欲,我好奇的問他,平時都會求我幫他解決性欲,怎麼最近這麼沈得住氣?而小俊卻說,是要我好好待?,不想在這時因?他的性欲而使我困擾。小俊更說,要我替他生下一個健康的孩子,要我與胎中的孩子母子都平安。

  我聽完,實在是倍感溫馨及感動,我的最愛的男人竟是如此的體貼著我,能夠被這樣的好兒子好男人所深愛,我此生還求什麼呢?

  不過,小俊與小盈之間最近她們兩姊弟好像很親密似的,本來姊弟親密這沒有什麼,可是女人的直覺告訴我小俊與小盈之間一定有什麼曖昧的關系。自從小俊與小盈同住一個房間后,她們給我的感覺就讓我一直覺得很不安心,從幾次小盈看著小俊的神情就可以知道,女兒小盈看著小俊的眼神就像是我看著小俊的眼神一樣,同樣都是看著愛人的柔情眼神。

  (小俊與小盈……她們現在同住一間房間,難道……她們……她們……?不會的……不會的,小俊這麼愛我,他曾經親口說只愛我一個人,而且我都快把我與他的孩子生下來了……)

  雖然我著實很懷疑,也很不安心,深怕小俊會不再愛我、不要我,只愛他姊姊(畢竟小盈比我還年輕,她那充滿活力的年青性感肉體及秀麗的臉孔對小俊的誘惑力,不是我這個已快人老珠黃的女人所能夠比得上的……),但離?期愈來愈近,我也只好安慰是我自己多心,接著我就全心的待?,暫時不去想這件事了。

  十個月終于過去了,我在醫院中順利?下一女,而小女兒所幸並沒有受到近親交配的影響而有畸形因子?生。小女兒很健康,這是我與兒子小俊愛的結晶,我很欣慰終于能替我心愛的兒子生下一個健康的孩子。不知情的丈夫阿成則是樂得合不嚨嘴,兒子小俊則是更是高興,因?十四歲的他已經當上了父親了。

  不過不知是否是受到近親交配的影響,小女兒生下來之后,醫師便向我們說小女兒可能成長時會體弱多病、時常不小心就會感染到疾病,要我多加注意小心的扶養,這點實在是令我頗?憂心。

  一個禮拜后,我帶著小女兒回到家中,阿成與小盈對小女兒--涵苓(是小俊與我私下一同取的名字,然后再由我取得阿成的同意而命名)都很關心的照顧著,兒子小俊當然不用說,更是對他的女兒照顧有加(畢竟兒子小俊才是小女兒真正的親生父親),小俊對涵苓的照顧及愛護有時更是超過愛戀我的心。

  我有時便向兒子小俊帶著略有醋意而酸溜溜的語氣開玩笑報怨著說:有女兒就不要媽啦?兒子也總是緊緊抱著我們母女倆說:這輩子最愛的就是我們母子倆了,他一定會愛我們一輩子的,永遠不與我們分開;這份幸福使我覺得有生以來是最幸福的幸福了。

  過了兩個多月,我的身子經過調補,已經漸漸從虛弱的狀態恢複過來,待?時身材稍微肥胖臃腫的情形也經過我的努力而重新恢愎成性感苗條的身材,我想兒子小俊應該忍不住要與我好好親熱了吧!而我自己也因待?的關系也足足禁欲了五、六個多月,我早已欲火難耐,等待著與兒子再次相奸的時機。

  可是一連十多天,小俊總是很晚才回家,即使回來也是與他姊姊在房內,而且每逢假日,她們姊弟倆總是藉口一同出去逛街,這點令我更加的懷疑及不安了。以前的小俊不是這樣子的,他總是那麼貪婪需索著我這個情人母親的肉體;可是現在兒子小俊卻一反平常沒再與我親熱,而且小俊每次很晚回來之后的一會兒,小盈也就跟著回來,我的女人直覺告訴我:她們倆姊弟一定發生了不可告人的曖昧關系,可是我又不敢直接逼問小俊,我害怕著我所懼怕的事是真實的,更加害怕一旦知道真相后,小俊就不再愛我、不要我了,這段期間,猜疑及傷心的心情充斥了我整個心中。

  一天,一個讓我知道真相的機會來了,在我打掃小俊及小盈的房間時,意外的在小盈的書桌上發現小盈的日記,我知道偷看別人日記是不對的,我坐在書桌前對著女兒的日記本猶豫不決著,可是急迫知道真像的我卻是忍受不住的翻閱起大女兒的日記,結果里面所記載的內容有如晴天霹靂一般的擊毀了我此刻自認的幸福。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