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第二年的時候,一次訓練不小心傷了大腿根部,流了好多血。戰友把我送到部隊的醫院,辦完了住院手續後,他們都走了。本來是要有人留下陪護的,可是部隊還有兩天要去拉練,所以只好我自己一個人了。

醫院的病房都滿了,只好把我塞到後山上的房間裡,這兒是部隊的療養院,平常很少有人的。

想到今後要自己一個人在這,心裡還真有點怕怕的。

正在床上躺著,門被推開了。進來個戴口罩的小護士,拿了一大堆東西。先是幫我輸液,然後一本正經地對我說:把褲子脫了!

我瞪大了眼睛。她看到我吃驚的樣子,咯咯地笑了。等她拿開了口罩之後,我才看清是我的老鄉文雪。她比我早當一年兵,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老鄉聚會的時候見過幾次。沒想到是她來給我做。

我問她能不能換個男兵來,她笑了,說哪有男護士啊,都是女的,她的好幾個小姐妹都想著要來呢,要不是她跟護士長好的話,早讓別人給搶去了。

說實話,當著個女兵的面脫褲子我還真有點不習慣。見我拖拖拉拉的,她故意說:怎麼啦,是不是要我親自動手啊?我用一只手解腰帶,半天也沒解開。她嘴裡嘟噥著笨死了,幫我解開。血已經把我的內褲和大腿粘到了一起,小雪很小心地用酒精棉球幫我擦,然後開始脫我的內褲。我趕忙用手擋住我的雞巴西。

就你那破玩意,誰稀罕啊!她拿出個手術刀片,你傷到這裡了,要把你的毛毛刮掉。我怎麼會讓她動我這裡啊,死活不讓她動手。她也急了問我:是不是想讓護士長親自動手啊?

護士長是我們連長的老婆,經常到我們連隊去,是個漂亮又潑辣的女人。連隊的干部都怕她,怕她開起玩笑來暈素不忌。我搖頭。

她一邊准備東西一邊跟我新色界,她告訴我護士長要是來的話,非整死我不可。二連的一個男兵來割包皮,是護士長幫他做的,她那天是故意整那個男兵的,才開始就把他的雞巴弄得挺的高高的。護士長一邊刮一邊用手揉男兵的雞巴,才刮了一半,男兵就射了,弄了護士長手上和身上都是的。

我相信她說的是實話,因為護士長就是這樣的女人,一想到護士長,我的雞巴變硬了。看到我的變化,小雪紅了臉,用手拍了拍我的雞巴,說:想什麼呢,你個壞東西?

我也紅了臉,說:人家可是每一次被女孩子看啊!我真他媽的不害臊,還在上高中的時候就跟一個比我大的學姐泡上了,我的雞巴就是在她的愛撫下茁壯成長的。

沒事的,有姐姐這樣漂亮的女生伺候它,你還不放心啊?她開始刮我的雞巴毛了,我的雞巴在她的手裡一跳一跳的,弄得她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胸脯一起一伏的,我從她寬大的軍服領口能夠清晰地看到她的乳溝和兩個圓圓的半球,不由得我的雞巴漲得更厲害了。

她停下來,叫我不要亂動,我裝著很委屈地說:我沒動啊。沒動?沒動怎麼會在我手裡跳啊?告訴你我可是第一次做這個,刮破了可別怪我!

讓她這麼一說我還真老實了,終於等到她刮完了。兩腿之間光禿禿的,只有一根雞巴挺著,很粗很長,我不知道小雪看了會是什麼感受,反正我自己挺自信的。

小雪用紗布浸上水幫我擦拭,連雞巴也不放過,而且擦得很仔細。當她褪下包皮,露出我的雞巴頭時,我可糗大了。因為這兩天訓練,再加上晚上胡思亂想,那上面的味很大。小雪好像也聞到了,她皺了皺鼻子。等擦完了之後,小雪在我的雞巴上拍了一下說:好了,你可以休息了!

本來以為這下子她該幫我把內褲穿上了,可是她沒有,還在清理傷口,我在心裡琢磨著她是不是想多看會啊,也就裝著不知道,隨便她怎麼辦吧。

處理完了之後,小雪開始對我說:這麼大的孩子,要注意個人衛生啊,這裡要經常洗洗,不然會得病的。尤其是這個地方不能有髒東西。說著用手摸著我的雞巴頭根部的溝溝,刺激得我竟然有想尿尿的感覺。

完事之後,小雪陪著我說話,身上很好聞的味道,讓我忍不住心猿意馬了。直到有電話過來催她,她在戀戀不舍地走了,我要她沒事了就來陪我,她點點頭。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女人用手揉著我的雞巴,最後我的雞巴竟然還肏進了她的屄裡,這個女人一會變成小雪,一會變成護士長,第二天我看到我的內褲上濕了一大片,粘粘的。

二部隊去外地拉練了,我只好一個人在這安心地養病了。還好有小雪陪著我,每一次小雪來換藥的時候都要把我的內褲給脫下來,我知道其實沒必要的,傷的那個地方根本不需要這樣的,看來小丫頭是喜歡上我了吧,我心裡竊喜,想著哪一天是不是能和她溫存一下。

機會終於來了,那天很悶熱,天上烏雲密布,看來是要下聲大雨了。正在想的時候,小雪跑來了,真是天賜良機啊!沒多久,天就開始下雨了。

小雪像往常一樣幫我換藥。其實我的傷口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多虧了小雪跟護士長說了一下,能讓我多住幾天院。在換藥的時候,小雪總是有意無意地用手碰我的雞巴,弄得它昂首挺胸的站著。突然一聲炸雷,嚇得小雪趴在我的身上,緊緊地抱著我,當然了,另一只手也緊緊地握著我的雞巴。

我用手拍拍她的後背,在她耳邊輕輕地說:不要怕,小妹妹!有哥哥保護你呢等雷聲過後,小雪起身說她比我大,要我叫她姐姐,我哪能叫她啊,其實她才比我大兩個月。見我不叫她,小雪開始用手搔我,兩個人鬧著,忽然間她不動了,原來是我在推她的時候,不小心把手放在她的胸脯上。兩個人就這樣一動不動。我看到她的眼睛亮亮的,像是要流出水來。

見她沒有推開我的意思,我試探著用手揉她的乳房,小雪竟然閉上了眼睛。我的膽子更大了,解開她的衣服,把她的乳罩解下來,露出兩個圓圓的乳房。小雪的乳房很漂亮,又軟又挺的,兩個粉紅的乳頭在我的手掌裡已經挺了起來。我把小雪摟過來,用嘴含著一只乳房,開始用舌尖纏繞著乳頭,這一招是學姐教我的,每一次我弄她的時候,她都叫得很大聲。果然小雪也開始叫了,不過她好像不敢放開聲音,只是小聲地哼哼著。我開始進攻另外一只乳房,她拚命地套弄著我的雞巴。

玩了一會,我把她壓在身下,她抱著我的腦袋,吻住了我的嘴巴。看來她也很有經驗,舌尖在我的嘴裡亂攪,弄得我心癢癢的,忍不住把手伸到她的下面,脫下她的裙子。當我要脫下她的內褲時,她用手按住我的手,不讓我脫。我哪能這樣就放手啊,一邊繼續進攻她,一邊堅持著,終於她的手放開了。

她的小屄面早已一片汪洋了。我的手在她的小屄上撥弄著,才玩了一會,她的兩腿就分開了,讓我的手指很順利地插進小屄裡去了。原來她已經不是處女了,我的內疚早已不在了,在她的小屄裡挖弄著,弄得她開始大聲地叫著:好弟弟……姐姐的屄好癢……饒了姐姐吧!

以前和學姐在一起,她總是不讓我把雞巴肏進屄裡去,最多就是讓我把雞巴放在她的屄邊磨磨,她說這樣能提高她的性欲。這次我可不想再這樣了,再說我的雞巴已經被小雪揉弄得快爆炸了。我翻身起來,分開她的雙腿,挺著雞巴就要往小屄裡肏。小雪用手擋住我的進攻,嘴裡說:不要啊,你不能害了姐姐哦!

我哪管得了這麼多,用雞巴磨著她的手和大腿,沒一會工夫,她就松開了手,露出粉紅的小屄,一張一歙的。我挺著雞巴在她的肉粒上磨著,以前我經常這樣幫學姐弄,已經很熟練了,只不過學姐的屄已經發黑,而小雪的小屄看起來沒被肏過幾次。

好弟弟……不要磨了……姐姐的屄好癢哦……人家已經讓你肏了……你還不快肏進來啊!我不能再逗她了,扛起她的雙腿,對著她的小屄肏了進去。

噢……弟弟你的雞巴好大啊……輕點肏姐姐啊……姐姐的小屄快爆了……嗯……啊……快點……肏插得姐姐好爽哦……大雞巴弟弟,肏死姐姐吧……

在小雪的浪叫聲中,我一次次地肏著她,她的小屄好緊,裹著我的雞巴,每一下肏屄的時候,都深深地肏到底,爽得她身體不停地扭著。小屄被我肏得外翻,肉粒挺挺的。

好弟弟……姐姐快要泄了……人家好癢哦……快用你的大雞巴肏我吧……哦……哦……小雪浪叫著,淫水一股股地湧出來,每一下肏屄的時候,都啪啪地響。我的雞巴頭被她澆得受不了了,拚命地肏了幾下,然後一挺,一股精液射在她的小屄裡,射得她身體不停地抖著,終於兩個人靜了下來。

我用手摸著她的乳房,她用手摸著我的雞巴,兩個舌頭纏在了一起。好一會,小雪說:弟弟你好棒哦,肏得姐姐好舒服。姐姐有一年多沒有嘗到這滋味了。去年回家的時候被男朋友給肏了,這個王八蛋後來又泡上了別的女人,早知道我就把第一次留給弟弟你了。你不會嫌棄我吧?

我搖搖頭。不過你也不要傷心哦,他的雞巴沒有你的大,沒有你的粗,也沒有你肏得姐姐這麼爽哦!以後我要天天來要你的雞巴啊!還有你可不能讓別的人上了你啊!你可不知道,我的一幫小姐妹都想著你呢,尤其是瑩瑩,為了你差點跟我翻臉哦。

瑩瑩也是小老鄉,跟小雪是很好的朋友,她的爸爸在另外一個部隊當團長,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我說:怎麼會跟別人呢,有小雪姐姐就行了。小雪咯咯地笑了。

我發現我的雞巴又起來了,翻身上去,小雪忙推開我說:不要了,剛才人家已經被你肏得受不了了,要是再來,還不得肏死我啊!
我哪管得了這麼多啊,挺雞巴肏了進去。由於是剛肏過,屄裡面還很滑。我噗哧噗哧地肏了她半天,屄裡竟然被肏出了泡沫,小雪也已經沒有了反抗能力了,只有任憑我在肏她。等到雨停的時候,我們已經肏了三次了。

護士長打來電話,問:小雪,你怎麼這麼長時間還不回去。小雪說:雨下得太大。什麼啊你個騷蹄子,剛才下雨了不要你去,你非要去,現在弄得舒服了吧,我告訴你小雪,你要是把小林弄得起不了床,看我不收拾你!護士長在那邊發火了。

我沒有啊,幫他換完藥了之後就在這陪他新色界呢,我們什麼事也沒做啊!什麼事沒做?你說我相信嗎?快點回來!小雪衝我吐了吐舌頭,護士長很厲害的,你可要注意了,她可是你們連長夫人啊。

三從這以後,小雪天天都往我這跑,一有空就讓我肏她,她每次來的時候都穿著裙子,我知道這是為了我方便肏屄。所以每次都很用力地肏她。

還好這裡比較偏,人來得少,所以我們在床上、我是頭號大傻瓜上、茶幾上變著花樣地肏屄,每一次都把小雪肏得很爽。真沒想到在部隊裡還有這樣的好事,還好我平常鍛練得身體很棒,不然肯定吃不消了。

有一次我正在從後面肏小雪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面有人跑,我們趕緊收拾好,小雪坐在我床邊,裝著新色界的樣子。是瑩瑩過來了,護士長讓她來叫小雪。看到我們紅著臉,滿頭是汗的樣子,她的臉色很不好看。臨走的時候還擰了我一把,問:小雪這麼騷的屄肏得爽不爽啊?

晚上小雪打來電話說她跟瑩瑩吵了一架,原來她倆平常沒事的時候喜歡在一起睡,有時候互相摸摸什麼的,這幾天瑩瑩找小雪,小雪也不理她,氣得瑩瑩問小雪是不是被我給肏了,就不理她了,兩個人大吵了一架。小雪問我該怎麼辦,我說我哪知道啊。小雪在那邊想了半天跟我說,她想讓瑩瑩明天替她來給我換藥,我問她能舍得嗎,小雪在電話裡呸了我一口,說便宜你了。

第二天,果然是瑩瑩來了,我故意問她小雪怎麼沒來,她紅著臉說小雪有事了,看來她害羞的樣子,我的雞巴忍不住硬了起來,她好像也感覺到了,臉更紅了。

等她換完了藥,我看她的手還是不想離開我雞巴。知道小雪已經跟她說了,我順手把她拉過來,吻住她的嘴,解開她的軍服,裡面只穿了一個乳罩。她的乳房和小雪的一樣漂亮,只不過比小雪的小了一點,握在手裡很舒服。

瑩瑩一邊用手套弄著我的雞巴,一邊對我說:小雪這個騷屄,都被人肏過了還想在我前面找你,真是把我給氣死了,人家還是個處女啊。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屄,一個手指探進去,果然有個東西擋住了。我問她:一會肏進去的時候她怕不怕啊?她說:不怕,她早就盼著能跟我肏一回呢。我分開她的雙腿,挺著雞巴就肏了進去。才肏進一半,被的處女膜給擋住了。我猛地一挺,肏了進去,瑩瑩痛苦地叫了一聲:好痛啊……哥哥你慢點啊!屄裡面很澀,我小心地肏了幾十下,感覺到屄裡面已經濕潤了,就猛地肏到了底。隨著我的動作,瑩瑩大叫著,只是不像小雪那樣浪叫,很害羞的樣子,這樣更使我感到興奮,雞巴在她的小屄裡塞得滿滿的,肏到爽處,瑩瑩竟也像浪女一樣叫起來,難道是女人都這樣啊!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我肏屄,讓我第一次都肏到底。小屄被我肏得外翻,露出粉紅的肉,淫水湧出來,濕了我的雞巴毛。

這幾天跟小雪肏得有點過火,我感覺到好像有點快撐不住了,好在瑩瑩也快泄了,我猛肏了幾下屄,感到一股股淫水澆在我的雞巴頭上,我忍不住地射了出來。射出來的同時,瑩瑩大叫了一聲,軟了下來。

過了好久,我把雞巴從她的小屄裡抽出來,上面全是血跡,我用衛生紙擦干淨,又幫著瑩瑩收拾好,之後躺在瑩瑩身邊,溫柔地吻著她。溫存了好長時間,我在她耳邊小聲地說:瑩瑩你好棒哦,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瑩瑩紅著臉說:哥哥你也棒啊,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你哦,剛才你的雞巴太厲害了,肏得人家都快瘋了!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雞巴上,輕輕地揉著她的乳房。在她的套弄下,我的雞巴很快又硬了起來,瑩瑩嚇得問我:不會是又想了吧?我點點頭。瑩瑩說:不要啊,人家屄裡還在疼呢,以後再肏屄好不好啊?我答應了她。瑩瑩走了,沒多久,小雪就來了,看到我的樣子,她的臉很不好看。我知道她在吃醋,拉她過來,撩起裙子,就肏進小屄裡去,我已經習慣了她來我這不穿內褲了。小雪在我身上拚命地套弄著,我知道她在那邊早已春心蕩漾了,屄裡面已經很濕了。直到泄了之後,她問我:是我還還是瑩瑩好?我哪能說瑩瑩好啊,把她誇了一頓,小雪滿意地笑了。

四之後的幾天,跟神仙似的,兩個丫頭天天來找我肏屄,我都快被她倆掏干了,幸虧我的身體棒。要不誰能受得了啊。一天,小雪來了,我看她眼睛紅紅的,問她怎麼了。遲疑了半天才回答我,護士長把她叫去,訓了一頓。問她是不是跟我好上了,還說要把她調出去。我也嚇得夠嗆,要知道她可是我連長的老婆啊!小雪哭著跟我肏著屄,我發現她這次特別的瘋,可能是她知道今後我們在一起的機會不多的緣故吧。我也盡力地配合她。

在小雪兩次高潮之後,她趴在我的身上。我安慰她說今後出院了我會找她的。小雪這才停止了哭泣。女人啊,真是要命!臨走的時候,小雪叫我一定不要忘了她,我點點頭。

之後的幾天都是護士長來的,我心裡有鬼,也不敢胡思亂想了。直到有一天,護士長實在忍不住了,噗地笑了出來。我看到她笑了,知道沒事了。

她拍著我的雞巴問:你這個小東西,是怎麼折騰小雪的?我趕忙否認。哦!她不相信,低頭聞了聞,一點都不注意衛生,玩過之後也不知道洗一下。說著又繃著臉問我:到底有沒有,是不是要告訴我連長啊?我嚇壞了,在她的一再追問下,我承認了。你們幾天玩一次啊?我說:天天都在一起,每次要玩三回。她瞪大了眼睛。想了好長一會,忽然紅了臉,叫我寫份檢查,晚上八點送到她家。

連長在醫院在套宿舍,我以前來過,離女兵宿舍不遠。晚上的時候,我敲開護士長家的門。門開了條縫,見是我,她一把把我拉了進去。然後關上了門。

護士長看來是剛洗完澡,穿著一身絲質的睡衣,很薄的那種,裡面什麼都看的清清楚楚的。雖然我心裡害怕不知道她會怎麼對付我,可是看到她這樣子,我還是忍不住興奮起來,雞巴挺的高高的。

護士長看到了我的變化,她裝著不知道的樣子,讓我坐下。我用檢查擋住了襠部。等她把頭發吹干之後,我把檢查給她。看到我這樣,護士長咯咯地笑了,過來摟著我的肩膀說:你個傻孩子,知道錯了就好!你說姐姐怎麼懲罰你啊?我不知道該怎麼說。看到我不知所措的樣子,她笑得更歡了,站起身來,問我:姐姐長得美不美啊?說實話她長得比小雪和瑩瑩美多了,而且十分的風騷,沒有了小雪和瑩瑩的青澀,更能讓男人著迷。

我點點頭。她一手握著自己的奶子,一手摸著自己的屄,風騷地對我說:只要弟弟你能讓姐姐爽上天,我就誰也不告訴了。我想何樂而不為啊,能保住秘密,又能肏了這個騷女人。我衝上去,抱她到床上,撕下她的睡衣,很快地脫了自己的衣服,扶著雞巴叫了一聲:嫂子,我要肏進去了!護士長一翻身把我壓在了身下,說:叫我梅姐!我叫了一聲。她用手套弄著我的雞巴,低下頭含著我的蛋蛋,弄得我好爽。好弟弟……你是姐姐見過的最大的雞巴,難怪小雪會被你給迷死呢!跟姐姐說說是怎麼跟小雪肏屄的吧。我跟她講跟小雪肏屄的過程,中間加了好多淫蕩的鏡頭,我猜想她可能會對這個感興趣,想不到她這麼大反應,一邊套弄我的雞巴,一邊摸著自己的嫩屄,嘴裡還嘟嚨著:小雪這個騷屄竟然敢搶在我的前面,看我怎麼收拾她!我拉她過來,倒騎在她身上,她的嫩屄已經被她弄得水漫金山了。低下頭含著她的陰核,用手指玩弄的嫩屄。淫水一股股地湧了出來,澆在我的舌頭上。梅姐含著我的大雞巴,一次次深深地插到嘴裡。

好弟弟……你的大雞巴已經插到姐姐的嗓子裡了……姐姐好爽哦……快點來肏姐姐吧……姐姐快泄了……一股白色的液體從她的嫩屄中流了出來,我沒想到女人也會射出來。把她的淫液吸到嘴裡,用舌頭插她的嫩屄。

不要哦……好弟弟,快用你的大雞巴肏姐姐吧……姐姐的屄好癢哦……我把她翻過來,讓她趴在床上,挺著雞巴,噗哧一聲肏了進去。梅姐的屄裡好緊,一點都不像是生過孩子的,第一次肏進去,就深深地肏到底,爽得她渾身亂抖。

哦……盡管肏吧……姐姐的身體都……給你了……喔……這下肏到……人家的屄心了……大雞巴的……親弟弟……嗯……用力一點……對……就是這樣……喔……嗯……為了讓她再到高潮,我用雞巴在她的屄邊磨著,就是不肏進去,這下子她可受不了了。好弟弟……不要磨姐姐了……快點肏姐姐吧……我的親親……大雞巴弟弟……快點兒肏我,人家是欠肏的騷屄娘們……快些用力肏人家的屄……屄裡癢死了……在她的淫聲浪語中,我肏得更狠了。肏了有三十多分鐘,我終於忍不住要泄了,拚命地肏她的屄,在兩人的叫聲中我射了出來。過了好久,她把我的雞巴拔出來,用嘴把上面的精液和淫水吮干淨,很滿足地對我說:弟弟,你太棒了,姐姐從來沒有這麼爽過。你們連長已經夠厲害的了,可跟你比起來差遠了!弟弟的雞巴每一下都肏到姐姐的屄心裡,肏得姐姐都要飛了。說著嘴巴揍上來,用舌頭添起雞巴來。

我的雞巴又硬了起來,她張大了嘴:你不會是又想肏屄了吧,姐姐要被你肏死了!說著翻身上來,扶著我的大雞巴,套了進去,屄裡還是濕潤的,她一邊套弄著雞巴,一邊叫著:你好棒哦,大雞巴弟弟,你的大雞巴肏到姐姐的屄心了,肏得姐姐好癢哦。套弄了一會,我翻身起來,從後面肏了進去。梅姐趴在床上,屁股翹得老高,配合著我往後一挺一挺的肏屄,兩人正肏得爽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面有個女人敲窗戶,嚇得我趕緊停下來。

梅子,你個騷屄,老公才幾天不在啊,你又受不了了啊,從哪找的小男兵在玩啊,這麼大動靜,大老遠都聽到你浪叫了。梅姐低聲對我說是於醫生,一邊叫我肏她,一邊對於醫生說:於姐,你不知道啊,弟弟的雞巴好棒哦,我心肝都快被肏出來了,你要不要進來玩玩啊。呸!你們倆干那事,我怎麼進去啊。再說我還要值班呢!值什麼班啊,哪有這個好玩啊!快進來吧,讓弟弟替你止止癢吧?梅姐叫我抱著她去開門。

由於醫生進來了,臉紅紅的。她是我們副營長的老婆,平常好像不太愛說話,有種冷艷的感覺。平常很少跟別人開玩笑的,記得有一次,副營長叫我到他的宿舍去,說嫂子找我干點事。

我到宿舍,她正在洗衣服和被子。看到我進來,她臉紅了,可能是因為她穿睡衣的原故吧。她讓我把門關上,坐在她對面,說一會有事讓我做。

坐下之後,我從她睡衣的領口看到了她雪白的乳房。她好像也感覺到我在看她,想把領口拉好,可是領口開得實在是太大了,反倒是手上的水把衣服也弄濕了,當她起身時,紅紅的乳頭印在了衣服上,很誘人。

我忍不住雞巴硬了起來,頂得褲子老高,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用手捂住。她看我這樣,噗哧一聲笑了,用力地揉著衣服,兩個奶子晃動著。

我當時不知道她在勾引我,只覺得心裡癢癢的。她讓我和她一起把衣服擰干,我猶豫了一下,因為我一站進來,下面就露餡了。沒辦法,我只好站起來,不爭氣的雞巴還是那麼翹。她的呼吸也在變快,兩只手在擰衣服時,把奶子擠得鼓鼓的。我感覺雞巴一跳一跳的,說我要上廁所。她讓我進去。我掏出雞巴來,它已經漲得硬硬的了,可是怎麼也尿不出來,我忍不住用手去撥弄它,想像著嫂子豐滿的奶子和那沒見過的屄。

嫂子在外面叫我,我只好出來,雞巴很難受。她看我這樣問我:是不是沒有出來啊?我點點頭。她嘆了品氣,沒說什麼,叫我幫她把衣服晾起來,晾的時候她站在我前面,用屁股不停地磨著我的雞巴,她的屁股很結實,弄得我好興奮。我就緊緊地頂著她,心裡好難受。正在想入非非的時候,文書來叫我回去開會。

嫂子嘆了口氣,轉過身來,緊緊地貼著我說:本來想讓你多頂一會,現在不行了,下次吧。我點點頭。嫂子忽然臉紅了,用手握住了我的雞巴,輕輕地揉了起來,揉得我心裡好難受,忍不住抱住她,把嘴貼在的乳房上咬著,她推開我說:今天不行,你要開會了,改天吧。我只好放開她。梅姐的嫩屄還在我的雞巴上套著。嫂子看到是我,很驚訝的樣子,我的臉紅了。怎麼會是你啊?嫂子問。梅姐說:怎麼了嫂子,難道我就不能跟他在一起嗎?你不知道啊,他雖然年紀不大,可雞巴好厲害哦!我都快被他肏死了。嫂子明顯地不高興,說:你這個騷貨干嘛害人家小孩子啊,他的雞巴大我比你清楚哦。梅姐很驚異地問:嫂子,你早就讓他肏了啊,厲害哦,平常我可沒看出來呀,你老是一本正經的,原來也是個悶騷啊!嫂子紅了臉,呸了她一口,說:你以為人家都像你啊。梅姐咯咯地笑了,從我的身上下來,把我推到嫂子面前,說:今天我就把弟弟送給你,讓他好好地肏你一回,你恐怕除了副營長,還沒碰過別的男人了吧?今天就讓你嘗嘗別的男人是什麼滋味。嫂子的臉更紅了,罵梅姐狗嘴裡吐不出像牙。梅姐叫我肏她,我上去抱住嫂子,一只手握住的乳房,一只手去解她的衣服。她掙扎著說:弟弟你不要啊,不要聽她的,嫂子要生氣了啊。梅姐在旁邊笑著說:不要相信的話,她心裡還不知道有多想呢,不信你摸摸她的屄,肯定已經濕了。我把手伸到她的屄,果然已經濕了一大片。我知道嫂子早已心動了,哪裡還能放過她,一邊用嘴含著她的乳頭,一邊用手扣挖她的嫩屄。

嫂子掙扎著想推開我,我知道她不是想真的推開我,就更加賣力地弄她。梅姐在旁邊說:弟弟快肏她啊,嫂子你要是不好意思的話,我進屋了。嫂子一邊假裝著掙扎一邊說:你個騷丫頭,還不叫他快停手,不然我要生氣了啊!梅姐笑著說:行了吧你,別假正經了,看你現在的騷樣,淫水都流到下面了,一會弟弟的大雞巴一肏進去,你還不爽死,比你老公那個強多了。嫂子抬起頭問她:你怎麼知道?梅姐咯咯地笑了說:放心吧,就他那又小又短的也就你感興趣。我才不會去勾引他呢。弟弟加油,把她給肏暈了,姐姐再來跟你肏屄。說著在我的雞巴上摸了一把,屁股一扭一扭地進屋了。

嫂子看梅姐進屋了,就不再掙扎了,一只手握著我的雞巴套弄著,問我:你怎麼會和梅姐在一起?我把情況跟她說了。她狠狠地說:這個女人真可惡,趁人之危啊。那你為什麼不來找嫂子啊?我一邊玩她一邊說:我怕嫂子會罵我。她嘆了一口氣說:我怎麼會罵你呢,疼你還疼不過來呢,你忘了上次嫂子都讓你頂了半天了。你不知道嫂子被你頂得舒服死了,晚上你們副營長肏我的時候,人家把他想像成你了,你不知道那天晚上人家多爽。我被她說的受不了了,在她耳邊說:嫂子我受不了了,我要肏你了!她咯咯地笑了:你現在才想起來啊,人家早就等著你了,難不成還要我請你啊!說著扶著我的大雞巴,放在嫩屄口,我一挺雞巴就肏了進去。

看來梅姐說的是真話,她老公真的不行。我還沒肏多長時間,她就開始大聲地叫了。好弟弟,你太厲害了,嫂子被你快肏死了!你的雞巴太大了,嫂子的屄都快被你肏爛了。聽到嫂子的叫聲,梅姐從屋裡出來了,對著嫂子說:怎麼樣嫂子,我沒騙你吧?嫂子一邊搖著一邊說:好妹妹,謝謝你!今後你再勾誰嫂子都替你保密。梅姐笑了,用舌頭舔著她的乳頭,還用手去摸她的肉粒,弄得嫂子叫聲更大了,沒多長時間,她的屄開始顫抖了,淫水一股股地噴在我的雞巴頭上,我知道她已經要泄了,沒想會這麼快。

梅姐也發現了,就問:嫂子,怎麼回事?嫂子紅著臉不說話。梅姐咯咯地笑了,張開腿說:弟弟來吧,讓姐姐來爽一下。我翻身起來,扛起她的雙腳,雞巴對准嫩屄就肏了進去。梅姐一邊套著雞巴一邊有節奏地叫著,在她的套弄下,我也很快感到快泄了。在沒泄之前,我從她身上下來,又一次肏進嫂子的屄裡,在我的肏屄下,嫂子很快又到高潮了,我們倆都叫著,互相挺著身體,只聽到啪啪的聲音,終於我感覺一股精液射了出來,嫂子的淫水也一股股地噴出來。

好長時間,我從嫂子的身上抬起頭,嫂子竟然流淚了,我趕忙吻住她的嘴巴,用手輕輕地揉著她的奶子。嫂子一邊吻著我一邊說:謝謝你啊弟弟!姐姐今天太高興了!梅姐湊過來說:我也高興啊。然後又低下頭用嘴含著雞巴套起來。嫂子一把把她推開,問她:今天已經肏了幾次了,想把他累死了梅姐不高興地躺在一邊。臨走的時候,梅姐給了我一串鑰匙,告訴我什麼時候想她了,只要連長不在的時候就來。我答應她。嫂子在我耳邊小聲說:明天到我辦公室來,我把房間和辦公室的鑰匙都給你,只要弟弟想肏屄了,嫂子什麼時候都給你。

沒想到梅姐竟然叫上勁了,對我說:過幾天我到你們排裡去,就在你床上叫弟弟肏一回,反正你們排長快成我妹夫了,再說就你們那個小雞巴排長也不敢把我怎麼樣!

看到我們倆壞壞地衝她笑,梅姐竟然臉紅了,忙解釋說:你們不要瞎想啊,我可沒有讓他肏啊,只是一次偶然碰了一下,雖然很硬卻不粗,所以我就把他介紹給我妹妹了。

看我們還是不信,她有點急了,我們只好安慰她說我們相信。她這才沒事,不過她隨後又開始發騷了:到時候要是妹妹同意的話,我也可以嘗嘗哦!說完自己咯咯地笑了。嫂子罵了她一句。

五跟梅姐和嫂子大肏了一夜,我感覺身體有點不太好了,就不再找她們。接下來的兩天,我開始找小雪和瑩瑩,這兩個丫頭才嘗到甜頭,沒太多的經驗,正好可以保留點體力。

第三天晚上,部隊集合去看電影了,我看到梅姐的房間還亮著燈,想起她給我的鑰匙,心裡一陣狂喜,悄悄地打開門,溜了進去。

梅姐好像在洗澡。我脫光了衣服,衝了進去。霧氣中我看到她的身體,大叫著:梅姐,你可想死我了,弟弟來了。撲上去抱住她,含著她的一只乳頭吸吮進來。沒想到她卻大聲地叫起來:你是誰,快滾出去!

我以為梅姐生氣了,一邊繼續玩著她的乳頭,一邊用手去摸她的小屄說:梅姐不要生氣了,誰讓你那天把我弄得那麼凶啊,我的雞巴都被你弄腫了,好容易今天好點了,這不就來找姐姐了嗎?說著把她頂在牆邊,分開她的雙腿,扶著大雞巴在她的小屄邊摩起來。

她還在掙扎,想推開我,嘴裡叫著:不要啊。我不知道她今天是怎麼了,難道是又想了什麼新花樣,更加不理會她,把她的雙腿抱起來,環在我的腰間,一挺雞巴就肏進小屄裡去了。

沒想到才幾天沒見到梅姐,她的屄裡竟然變得很緊了,每肏一下都被裹得緊緊的,比上次舒服多了。我一邊肏屄一邊問梅姐:梅姐你好棒哦,才幾天沒肏你,你的屄裡竟然變得這麼緊了,跟小雪她們差不多了,我都不相信你是生過孩子的了。

梅姐不再叫了,可是也不說話,只是抱著我,任憑我肏她。想到幾天前她那麼浪,今天居然像個淑女,不由得我更加興起,每一下都深深地肏到屄心,漸漸地她開始有反應了,身體開始扭起來,迎合著我一挺一挺地,弄得我很爽。

我把她放下來,讓她趴在馬桶上,從後面肏進去。梅姐的屁股好像也小了一些,而且更結實了,小屄裡也沒有那麼深了,肏進去更爽。

我顧不上那麼多,一邊肏著屄,一邊用手揉著她的奶子。她的奶子好像也小了,不過揉起來更舒服。肏到爽處,梅姐開始大聲地叫了:好弟弟,你慢點啊,姐姐的屄受不了了,人家可沒有被肏過幾次啊,哪能用得了弟弟的大雞巴啊!

我笑了,沒想到她還會這樣說,於是就更加賣力地肏她,一會她也開始反攻我了,讓我坐在馬桶上,扶著我的大雞巴,對著小屄口坐了下去,身體開始前後左右搖進來,緊緊的小屄夾著我的雞巴套弄著,我竟然被她弄得爽歪了。看到她的乳房在我面前搖啊搖的,我用手握住,拚命地揉起來。

兩人肏了好長時間,梅姐的小屄開始緊縮了,我知道她快了,可沒想到會這麼快,站起來抱著她的屁股,拚命地挺雞巴肏她。感到她的淫水一股股地噴在我的雞巴頭上,我也忍不住地射了出來,射得她渾身顫抖,不一會趴在了我身上。

我把她洗干淨後,抱到了床上。她還是緊閉著雙眼,我過去吻住她的嘴,用舌頭在她的嘴裡攪著,手也在她的乳房上撫摸著。忽然她睜開眼,咬住了我的舌頭,疼得我哼哼著,她翻身壓在我上面,松開嘴,盯著我看了半天。我被她看的毛毛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她嘆了一口氣,說:我不是你的梅姐。

我嚇壞了,忙問:怎麼回事?她說:我是梅姐的妹妹蘭蘭。我感覺頭都大了,想起剛才肏她的時候,總是感覺好像不對勁,現在想想確實不是梅姐了。

我翻身想進來,可被她按住了。我漲紅了臉說:對不起啊,我真的不知道。原來她是梅姐的妹妹,雖然比梅姐小好幾歲,可是長得跟孿生姐妹一樣。梅姐要把她介紹給我排長的,這下完了!

蘭蘭嘆了口氣,說:這不怪你,我知道姐姐這人的,她最喜歡像你這樣的了。也許她沒想到,自己的妹妹被自己的情人給肏了。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看到我這樣,蘭蘭臉紅了一下,問:你跟我姐姐是怎麼回事?我告訴了她。她想了一會,紅著臉問我該怎麼辦,我搖搖頭。

她低下頭吻著我說:看不出來你小小年紀,竟然這麼會玩女人,剛才你把姐姐肏得很舒服啊,沒想到我會被一個小孩子肏得爽翻天了!

聽到她這麼說,我知道她沒有怪我的意思了,膽子就大了,雞巴竟然又硬了起來。她好像也感覺到了,臉紅了一下,問:你怎麼會這麼快又想了?

我抱著她的屁股不停地搖動,讓我的雞巴一次次地頂在她的小屄說:姐姐你也好棒哦,比梅姐更讓我興奮,只要我一碰到姐姐我就忍不住地想跟姐姐肏屄啊!

蘭蘭笑著打了我一下:你個小鬼頭,占了姐姐便宜還吃姐姐豆腐,看姐姐怎麼收拾你!說著分開腿,用她的屄毛和小屄一圈一圈地磨著我的雞巴頭,弄得我爽死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