嘔……」扶著牆,一陣干嘔過后,毛天顫抖著掏出鑰匙打開家門,還不忘往口中灌兩口白酒。這是他第一次喝酒,當然,也是他第一次喝醉。而這,卻是因?暗戀許久的女孩斷然拒絕了他的追求。

  打開燈,卻看到,門口胡亂擺放著一雙高跟鞋,地上,一件女式外套就那麼靜靜的躺在那。沙發上,一位中年美婦大大咧咧的躺著,從那沈重的呼吸聲,紅透的雙頰,以及滿身的酒氣,用腳指頭想也知道,她跟毛天一樣,醉了,而且,醉的比毛天更死。最起碼,毛天還站著,而她,卻已經躺下了。

  這個婦人,正是毛天的母親,王麗麗。

  「媽,我喝醉了,你怎麼……也喝醉了。別……別睡,陪我,陪我喝,陪我喝……」一屁股坐在地上,毛天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看這熟睡的母親,一邊,不停的往嘴里到酒。突然,他撬開王麗麗緊閉的雙唇,將瓶口插入王麗麗的嘴中,一邊往王麗麗的嘴里灌著酒,一邊說道:「媽,你喝醉了,連手都?不起來了。沒關系,沒關系,我喂你,我喂你喝……」

  「咳……咳……」或許是那酒太烈,讓她的喉嚨很不舒服,或許,是真的被這突如其來的白酒給嗆到了,總之,王麗麗伸手撥開酒瓶,劇烈的咳嗽起來。大量的酒水順著她的臉頰、脖子,流到沙發上,流進她雪白的襯衣中,打濕了胸口大片衣物。
薄薄的襯衣沾到水,頓時緊緊的貼在她的皮膚上,令她那爆滿高聳的雙乳顯露無疑。更甚至,那襯衣因水而變的透明,將她那私密的胸罩都印了出來。只可惜,大廳中,只有兩個喝醉的人,卻是無人欣賞這難得的美景。

  「媽,你知道嗎?我有喜歡的人了,我喜歡一個女孩,她很漂亮,很漂亮。她,不但漂亮,而且,學習很好,而且,脾氣很好,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她。可是,可是,她有男朋友了,就在昨天,她有男朋友了,還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媽,你說,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毛天對著沙發上昏睡的母親,開始了他的敘述,如癡如癲,瘋狂的敘述,將他們間的一點一滴,將他從認識她到現在心的煎熬一點一點的說出來,很詳細,詳細的如同一部小說。

  漸漸的,他的雙眼模糊了,眼前這美婦的臉,在他不知不覺間,悄悄的,變成那個讓他心愛又心痛的女孩。而他敘述中的她,也變成了你。

  「他是騙你的,真的,他是騙你的,我不能讓你被騙,我不能讓你被人傷害,不行,不可以,不可以,我……我……我要讓你變成我的女人,這樣,你就不會離開我,你就不會被騙。對,對,我要讓你變成我的女人,變成我的女人……」

  毛天突然發瘋般的撲到王麗麗身上,緊緊的抱著王麗麗,雙手,下意識的,胡亂的撫摸王麗麗那成熟的身體,嘴,親吻著王麗麗通紅的臉,慢慢的,溫柔的。最后,吻住了王麗麗的唇。

  「唔……」感受到身體的異樣,王麗麗潛意識的呻吟起來,雙手,也是下意識的摟住了毛天的脖子。熟話說,酒能亂性。這話,還真是不假,因?酒的緣故,更因?她守寡多年,長期沒有接觸過男性,尤其是如此直接,如此赤裸裸的接觸,頓時讓她想起了她那過世多年的丈夫。

  仍記得,丈夫,每次跟她行房的時候,也是如此的直接,如此的粗魯。想到這,她便不由的笑了。誰能想到,誰又知道,她的丈夫,那麼斯文的男人,會有這邊粗魯的時候。

  「茹雨,你笑了,你笑了……哦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是喜歡我的,你是喜歡我的,你放心,今天,我一定會讓你快了,會讓你很快樂很快樂。噢不是,不是,不只是今天,以后,以后每一天,我都會像今天這樣,讓你快樂。」王麗麗的笑,如同興奮劑般,讓毛天又是激動又是興奮。

  同時,也令毛天更加的大膽,更加的直接。他一邊親吻著王麗麗的唇,追逐著王麗麗的小香舌,吞吃著王麗麗的津液,一邊摸索著,艱難的脫去王麗麗身上那本就不多的衣物。過程很慢,很辛苦,很艱難,可他卻樂在其中,直到王麗麗完全赤裸,直到他自己也身無片縷。

  一對母子,兩個喝醉了酒的人,便這麼赤裸相對,緊緊相擁,各想各自最愛的人,做出超越世俗倫理道德的事情。

  「啊……」王麗麗突然發出一聲浪叫。

  卻見她雙腿大開,雙唇微張,雙手用力的將毛天的臉按近她那雙乳間深深的乳溝中。卻是毛天已然挺槍上陣,粗大的肉棒盡數沒入王麗麗的蜜穴中,巨大的刺激令王麗麗忍不住放聲浪叫起來。

  「哥哥……你……啊……好……好哥哥……先停停……妹妹的小穴……太……太久沒用了……痛……痛……」原本的刺激,酥麻,卻因?蜜穴太久沒用,而緊湊的如同處女一般,如今突然被異物插入,便如同再一次破處般,頓時痛的連連求饒。

  然而,這求饒聲,聽在毛天耳中,卻是那般的銷魂刺激,刺激的毛天欲望高漲,雙眼通紅,如同一頭嗜血的凶獸般,毫不憐惜的猛烈抽插起來。大量的淫水從兩人緊密貼合地方滲透出來,慢慢的打濕兩人的下體,慢慢的,打濕兩人身下,那原本干燥的沙發。

  「啊……」夾雜著絲絲痛楚聲的浪叫從王麗麗的喉嚨深處呼出,卻見王麗麗漸漸的睜開雙眼,那充滿媚意的雙眼蒙蒙朧朧的看著正趴在她身上,肆意宣洩著自己欲望的男人。卻是她在這巨大的痛楚中醒了。

  待到她看清楚眼前這個進入她身體的男人摸樣時,心頭大驚,然而,卻不等她將毛天推開,甚至,不等她生出推開毛天的念頭,便身不由己的發出一聲長吟,全身一陣陣的痙攣,大量的淫水泉湧般噴湧而出,卻是她,高潮了。

  這個高潮,來的這般的突然,這般的激烈,令她剎那間頭腦一片空白,所有的念頭,都在這一刻散去,剩下的,只有全身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從每一個細胞傳來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

  許久,許久,王麗麗甚至感覺,這讓她心悸的快感,甚至長達一個世紀之久。終于,她吐出一口香氣,漸漸的,從這高潮中清醒過來。然而,她卻沒有推開毛天,反而更加用里抱住毛天,柔弱的嬌軀承受著毛天一次次快速而有力的抽插,雙唇微?,發出一聲高過一聲的蕩叫浪語……

  她似乎,沈醉在這欲望的深淵中,不願醒來,也不想醒來。似乎,她已厭倦了這十多年的寡婦生活,想要徹徹底底的放松一次,即便,身前的男人,是她的親身兒子。

  「呃……好兒子……乖兒子……頂……用力頂……往死里頂……啊……啊……爽……好爽……」不堪入耳的浪叫聲混合著兩人肉體碰撞發出的「啪啪」聲,充塞著整個大廳,淫水橫流,蕩聲四起,好一對勾搭成奸的母子。

  「呵……呵……」不知過了多久,毛天突然喘氣了粗氣,抽插的速度也更快了幾分,看摸樣,卻是快要射了。王麗麗卻渾然不知,依舊緊緊的抱緊毛天,搖頭晃腦,浪叫連連。

  直到那滾燙的精液噴湧而出,直搗黃龍,狠狠的撞擊著她的子宮壁,炙燒著她的整個子宮,她方才猛然清醒,卻已是?時已晚。更甚者,在這滾燙的精液灼燒下,她的子宮一陣收縮,四肢無意識的痙攣,卻也高潮了。

  不論事肉體,還是心靈都得到發洩毛天,終于抗不住醉意,趴在王麗麗身上,沈沈睡去,卻是連那因射精而變的半硬半軟的肉棒都往了拔出,雙手緊握的嬌乳也忘了放開,甚至,口中含著的那一粒乳頭,也不曾吐出,還時不時的吸兩口,舔一下,每一次,都惹的王麗麗的嬌軀一陣陣的顫抖。

  「唉……」許久許久,王麗麗突然歎了口氣,神色複雜的看著毛天,也不推開她,只是原本用力抱住毛天脖子的雙手放松了些,變成了輕輕的撫摸,只是,原本緊緊纏在毛天腰即得雙腿放松了下來,無力的擺放在沙發上。

  當天開始蒙蒙發亮時,王麗麗最后歎了口氣,小心的撥開毛天那依舊緊握著她雙乳的雙手,小心的取出那依舊被毛天含著的乳頭,然后,輕輕的推開毛天,翻身而起,那動作,彷彿是深怕將毛天驚醒。

  而后,她撿起地上的衣物,也不穿起,就這麼抱在懷中,依舊赤裸著,走進自己的臥室,沒多久,她從臥室走出,懷中抱著的,卻是一疊折好的干淨衣物,卻是進入浴室,放水洗澡。也不知?何,她並未替沙發上赤裸沈睡的毛天穿上衣服。

  「唔……」當天已大亮時,毛天中于從沈睡中醒來。突然,他感覺身上一陣涼嗖嗖的,低頭一看,卻看到自己身上一布未有,完全赤裸著。

  「啊……這……」毛天大驚,連忙起身穿好衣服,然后,便坐在沙發上,撐著微微脹痛的腦袋,開始回憶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事。也不知是何原因,昨夜別的事他都忘的一干二淨,半點記不起來,卻獨獨對那一場亂倫之事,記憶深刻,彷彿,就發生在前一秒鍾。他甚至能夠輕易的回憶起他母親的每一個表情,每一句呻吟,每一下嬌軀的顫抖。

  「難道,我跟媽媽……」毛天呆呆著往著地板,有些難以相信。

  然而,不管他如何不願相信,事情,終究是發生了。而且,當他回憶的時候,他的肉棒,迅速的堅硬起來,他不由得,想起了他的肉棒被母親的陰道緊緊包裹時的感覺,那感覺,讓他迷戀,讓他沈醉,讓他無法自拔。

  他似乎,深深的沈淪其中,如同上癮般。

  他甚至,將手插入褲中,握緊自己的肉棒,開始了手淫。

  突然,一陣鍋鏟敲擊身從廚房傳來,他渾身猛的一哆嗦,下意識的朝廚房走去。當看到王麗麗在爐?前忙碌的身影時,他彷彿著了魔般,悄悄的上前,一把抱住了王麗麗。

  突然被人抱住,王麗麗頓時大驚,下意識的便要掙扎,然而,一聲「媽,對不起。」卻讓她渾身一震,不再掙扎,只是呆呆的站在那,也不知想著什麼。許久,才幽幽的歎了口氣,說道:「天兒,不早了,洗漱下去吃飯吧。」

  可是,毛天卻並未回應她,只是抱著她,緊緊的抱著她,不願放手。

  軟玉在懷,鼻中,全是王麗麗身上所散發的,混合著淡淡皂香的體香,毛天那本就未消散的欲望,如同一根點燃的火柴扔進了油桶,瞬間燃燒、爆發。他的肉棒,堅硬如鐵般死死的貼在王麗麗的臀縫中,他的雙手,慢慢的上攀,握住了王麗麗的雙乳,輕輕的,溫柔的揉捏、把玩。

  感受到毛天的動作,王麗麗渾身不由得一僵,不由得,想起了昨夜那段瘋狂的亂倫,想起了昨夜她肆無忌憚的,歇斯底里的,如同下賤的妓女般的浪叫,想起了昨夜那一波又一波的高潮,甚至,她想起了昨夜那根在她私密的蜜穴中大殺四方,將她帶入一個又一個高潮的肉棒。她下意識的嚶嚀一聲,卻又馬上咬緊下唇,克制那從喉嚨深處冒出來的呻吟。

  她沒有掙扎,沒有反抗,甚至沒有說一聲不,乖巧的,如同新嫁的新娘,任由身后的男人把玩她敏感的雙乳,任由那堅硬火熱的肉棒摩擦著她的臀縫,挑逗著她的菊門。

  毛天的雙手在王麗麗雙乳間流連了好一會,見王麗麗沒有絲毫抗拒之意后,頓時色膽包天,分出左手,一路往下探去,很快,便越過那平坦的小腹,直入她胯間,隔著那薄薄的及膝短裙,撫摸著王麗麗的胯下蜜澗。

  「唔……」王麗麗再也忍不住,帶著喘息,發出一聲聲嬌媚迷人的呻吟。雙腿更是死死的夾緊,渾身一陣陣的顫抖,臀部也是扭捏不止,摩擦著毛天那本就堅硬火熱的肉棒。卻是不知,她這是在閃躲,還是迎合。

  不知不覺間,王麗麗的衣物被毛天一件件的脫下,赤裸著躺在了餐桌上。毛天趴在王麗麗身上,雙手溫柔的撫摸著王麗麗嬌軀的每一寸土地,嘴唇,親吻、舔舐著王麗麗身體每一個地方,最后,插入王麗麗雙腿間,品嚐著那微微張開,粉紅中帶著一絲絲黑色的蜜穴。

  「媽媽,我弄的你舒服嗎?」毛天突然停止了舔舐,?頭說道。

  說完,便又將頭埋了下去。

  「你……我……討厭……唔……你……你……你讓媽……怎麼說嗎……」王麗麗嬌喘著,如同情人般扭捏撒嬌道。

  見王麗麗不肯說,毛天氣惱的?起頭,小孩子賭氣般的說道:「不行,我偏要你說,我偏要你說。」突然,毛天眼珠一轉,似乎想到什麼,嘿嘿一笑,道:「你會說的。」說完,將頭再一次埋入王麗麗的胯下,這次,卻不是舔,而是將王麗麗的整個陰唇含在嘴中,然后,開始猛烈的吸了起來。

  這一吸,頓時吸得王麗麗花房亂顫,心房直跳,大股大股的陰水被毛天吸出,一滴不留全進入毛天肚中。

  「停……快停……快停……啊……你……啊……啊……」王麗麗再也顧不得其他,歇斯底里的浪叫起來,腹部狠狠的往上頂,雙手死死的抓住桌沿,似乎想以此來減輕那從心底散發出來的酥麻快感。

  對于她的求饒,毛天卻是絲毫不理,依舊狠狠的死,賣命的吸,那架勢,似是要將王麗麗的子宮都吸出來似的。

  終于,王麗麗妥協了,知道不按照這個寶貝兒子的話做,自己肯定是要遭罪的,所以,她妥協了。

  「好……好兒子……乖兒子……你……你……嗯……哈……你……吸得媽媽好爽……好舒服……啊……哈……爽……爽死了……爽死了……」淫聲蕩語一說出口,便再也停不下來了,王麗麗也徹底的拋開了兩人的身份,拋開了心中的那份羞恥,放肆大膽的浪叫,歇斯底里,如癡如狂。

  聽到王麗麗的蕩叫,毛天再也忍不住了,三兩下脫下褲子,掏出早已堅硬如鐵的肉棒,站在王麗麗的雙腿間,龜頭頂住王麗麗的陰道口,而后,看著王麗麗,說道:「媽媽,要進去了哦。你可要看仔細了。」說完,便慢慢用力,肉棒,一點點慢滿沒入王麗麗的陰道中。

  王麗麗用手撐起上半身,雙眼睜的大大的,看著毛天的肉棒慢慢的刺入她的蜜穴中,一點、一點,直到全根盡沒。感受著自己的陰道被火熱的肉棒撐的隱隱作痛,王麗麗卻感到從未有過的滿足。昨夜的瘋狂,雖然記憶猶新,但畢竟喝醉,雖后來醒來,然酒精卻還未散去。因此,昨夜的感受,遠沒有今日這般深刻,這般現實。

  「媽媽,開始哈。」毛天淫笑著,開始聳動起來,由慢漸快,直到最后,那肉體的碰撞所發出的「啪啪」聲連成了一片,肉棒,快速而有力的進出于王麗麗的蜜穴,每一次的拔出,都帶出大量淫水,每一次的插入,都狠狠的撞在王麗麗的子宮壁上。

  「呃……呀……好……好……啊……啊……好兒子……好哥哥……我……啊……哈……哈……我……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啊……呀……你……你太厲害了……太厲害了……我要死了……我……我要被你插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過一會,王麗麗便發瘋便的浪叫,呻吟,沒多久,便如同癲癇般全身不停的顫抖,達到了高潮。

  「媽媽,爽嗎?」見王麗麗高潮,毛天便停了下來,趴在王麗麗身上,揉捏著王麗麗傲人的雙乳,親吻著王麗麗雪白的鏡像、通紅的臉頰,調戲道。

  「爽,爽死了,好兒子,你太厲害了,媽媽都被你插的要發瘋了。」好不容易得到一點時間休息,王麗麗頓時松了口氣,嬌喘著說道。

  「媽媽,別叫兒子,我喜歡你叫我好哥哥。」毛天說道。

  「你……你壞死了,我可是你媽媽。」王麗麗沒好氣的白了毛天一眼。
  「對,好媽媽,我的好媽媽,生我養我,還讓我肏,媽媽,你太好了。」毛天調戲道。說完,便吻住了王麗麗的唇,舌頭撬開王麗麗那沒有一點防御的牙齒,捲起王麗麗的香舌,糾纏、吸吮,將大量可口的津液吞入自己肚中。那肉棒,也開始慢慢的聳動起來。

  「唔……嗯……」王麗麗翻著眼,一把抱住毛天,卻是反客?主,主動將香舌探入毛天嘴中,來了個浪漫的法式長吻。

  許久,兩人的嘴唇方才分開,王麗麗輕輕錘了毛天一下,沒好氣的說道:「好哥哥,你就是我的好哥哥,從我的騷屄里出來,現在有插進我騷屄里的好哥哥。」

  「嘿嘿,好媽媽,看你這麼聽話,好哥哥獎勵獎勵你。」毛天大笑著,再一次快速有力的抽插起來。

  兩人從廚房插到客廳,從客廳插到臥室,從臥室插到浴室,又從浴室插到了客廳。從白天到晚上,兩人的身體一直都緊貼在一起,不曾分開過。累死,便抱在一起欣賞毛天所收藏的日本特色愛情動作大片,餓了,便你喂我,我喂你,一邊肏,一邊吃。

  其間,兩人還分別打了電話去公司和學校請假,不過,也都是一邊肏,一邊打電話。別說,著一邊打電話一邊肏屄,還真是萬分的刺激,特別是當差點露餡時,更是將王麗麗嚇的魂飛魄散,?此,王麗麗還獻上了一次高潮。害她沒好氣的抱怨她的那個秘書沒事說那麼多話做什麼,明天回公司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她。直到兩人徹底的脫離,方才抱在一起,相擁睡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