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妻子在澳洲留學時認識,她是武漢妹子。一見她我就被她熱辣辣的眼睛迷住了,很快我成了她的俘虜。對了,忘了告訴大家,她叫雨詩。

在一天晚上,我喝醉了酒是她送我回公寓的。我迷糊中,覺得有人在舔我的小弟弟。一睜眼見是她。她看我醒了,舔的更賣力,我的弟弟忍不住發起抖來。她笑著吐出來:「怎麼,忍不住了,你的傢夥倒不小,恐怕沒經過鍛煉吧?」我紅了臉,點了點頭。「那我讓你插我的穴吧。」她說著站了起來,我這才注意她的皮膚很白,身材比穿衣時更美麗,不算大的乳房有如葡萄般的乳頭,平坦的小腹一片黑黑的森林。我還沒回過味,她已經坐到我胯上,張開下面的嘴,吃了我的小弟。

這是我第一次做愛。事後,她說願意嫁給我,但有個條件,以後她可以隨意和任何男人性交,我也可以隨意玩女人,不然就永遠不再聯繫。看著她美麗的臉。我怕失去她,猶豫一會點了點頭。

答應了雨詩的要求,立刻讓她興奮起來,她用媚眼盯著我的下體,我被她看的慾火又燃燒起來,小弟昂起頭向她致意。

「你又想要?」她笑著說。「媽的,自己騷還嘲笑我」我在心裡罵著。經歷了剛才的做愛後,我以徹底放開,我做起來,伸手摟住她的腰,一翻身把她壓在床上,我去吻她的香唇,她也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和我的纏繞著。我有種奇妙的感覺,好像她的舌把我整個融化了,我登上了仙境,我的手也不客氣的揉著她葡萄般的乳頭,撚著撚著,雨詩的乳頭硬起來,她的嘴也開始哼哼的發起聲,含混不清。我的慾念漸漸高漲,下面漲的想進入一處芳香地。

「你快插我吧,我受不了了。」雨詩一說這句話,我立刻把小弟送進她的桃源,狠命的抽送起來,這次我幹了很久,我感到快射時,雨詩要我拔出來,她一口含住我的,我在她口裡發射了。事後,精液順著她的嘴角流出來,她又舔了回去,然後和我接吻,我嘗到了自己精液的味道,不禁皺了眉。她看我難受的樣子。咯咯的笑出聲,「怎麼,不習慣?以後,你還要吃我的水呢!她指了指還在氾濫的洞口。

打那天起,我們在學校附近租房住,每天我和雨詩做愛,她的經驗很豐富,教會了我許多花勢,我驚歎性竟有這麼多講究,和雨詩第一次做愛時的許諾我也淡忘了。

一天早上,記得是休息日,不用上課,雨詩對我說,一會有一個叫哈麗思的女孩來找我,「她可把你當白馬王子啊,你要好好幹她呀!」

雨詩說。「不行,我只要你一個,不會再碰別的女人。」我堅定的說。「別傻了,親愛的,一道菜,再美味吃多了也會煩,我是你的主食--米飯,吃飯要菜呀,哈麗思可是不錯的美味啊!」雨詩認真的看著我,「再說,我倆早說好的呀。」我想起我們曾說的話,「真要那樣?」我問。「不錯!」她的回答很認真。

「可是,你還沒外出搞別的男人啊!」我說。聽了我的話,雨詩的表情嚴肅起來,「這段時間我是只和你一個男人幹,我很愛你,但不能說以後我不搞別的男人,而且以前我至少和十幾個男人上過床,而你至今只有我一個女人,這對你不公平。今天我特意找哈麗思來,讓我們一起和你玩,算是對你的補償。你不想試試3P的樂趣嗎?」看她認真的樣子,我只好答應了。我以為只是3P,誰知,竟是我走往換妻路的開始,從那以後,我漸漸迷上了換妻遊戲並樂此不疲。

就在我和雨詩說話的當口,外面傳來敲門聲。

「我去開門。」雨詩說著,僅穿著睡衣就跑出去了。我趕緊穿衣,把自己打扮成衣冠楚楚的樣。「不行,你們不能進來!」

外面雨詩的聲音又傳進來。「怎麼了?」我問。接著我往臥室外走。在我進入客廳的一剎那,雨詩把門關了,我依稀見門外站著一男一女,還聽見雨詩說,「你們先等一會。」

「什麼事?」我問。「這個?」雨詩說話開始吞吞吐吐了。「那好,我說了。」雨詩紅著臉。從雨詩的嘴裡,我知道門外站的是哈麗思和她丈夫。原來,雨詩要哈麗思來陪我玩給她丈夫知道了,他非要來加入。「你知道,澳大利亞人喜歡玩換妻遊戲。哈麗思夫婦就是換妻俱樂部的成員。」雨詩的臉更紅了,「我也是成員。要不,我怎能介紹哈麗思來陪你。可是,說好的,哈麗思一個人來,這、這?」

聽了雨詩的話,我有點明白了。「你是先要哈麗思給我幹,以後再讓她丈夫加入,是不是?」雨詩擡頭望了我一眼,不好意思的點點頭。我啞然了,她適合做我的妻子嗎?我問自己。

可是一見雨詩那雙眼睛,流光的眼睛,我不能說服自己放棄她,加上我們第一次做愛時的承諾,我還能說什麼呢?「你和哈麗思丈夫做過嗎?」我問雨詩。她點了頭。「是的,我和他幹過10多次,不過,是認識你之前在俱樂部。是自由大串換。」說著,雨詩的眼神開始迷濛了。看著她的神情,我知道,要麼我和她一刀兩段,要麼適應她的一切,因為即使她真的嫁給了我,也會在外找男人,甚至要我和她一起玩交換或更荒唐的遊戲,我若不答應,她會立刻和我離婚!

我半天不語讓雨詩摸不著頭腦。「是我不好,我只和你說你我可任意玩別的男女,沒說交換的事。我想慢慢來。」她的聲音已越來越小。「我是真的很愛你!」她突然大聲說,「你不喜歡就算了,我叫他們走。」雨詩說著,往門口去,就在她打開門還沒來及開口時,我做了個驚人的決定,我對門外的人說「歡迎你們的到來,請進。」雨詩回過頭,呆呆的看著我,她的目光中充滿了驚喜。

事後,我認真思考了自己的做法,我為我的決定自豪。是啊!都什麼年代了,男女性慾人之根本,男人女人只要平等的享受歡樂,又有什麼不能做了。好了,還是說說我第一次換妻的過程吧。雖然當時雨詩還沒嫁給我,我已經把她當作妻子了。

哈麗思夫婦一進門,雨詩和哈麗思的丈夫就做了親切的擁抱,哈麗思看我窘在當場,立刻跑過來抱住我,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我花了很大力氣才擺脫。「等等。」我說。雨詩立刻掙脫了那個男人,哈麗思夫婦不由楞住了。「我明白。」雨詩說,「我老公是第一次玩這遊戲,不如,你們夫婦先互相玩,我和我老公做,待他放鬆再換過來。好嗎?」

雨詩徵求他們的意見。哈麗思的丈夫無奈的聳聳肩表示同意。雨詩立刻回到我身邊,那邊哈麗思和他丈夫親吻起來。這時,雨詩又打開錄像機放起了我們做愛時自拍的錄像。此刻哈麗思夫婦已脫的一絲不掛,兩人正互相舔著陰部。我知道,那是69式,法國人的玩意。

看著這香艷的場面,我的小腹開始發熱,陽具也慢慢漲大起來,把褲子支起了帳篷。雨詩見狀,馬上解開我的褲帶,用手托起我的寶貝,伸出舌頭,在馬眼上輕舔著,我的馬眼開始流水了。我的心在加速跳動,快感沿著血液跑遍全身。我完全陶醉在口交的喜悅中。不知多久,我低下頭,在舔我陽具的竟換成了哈麗思。她的口功好像比雨詩還好,嘴一會把我的吞進,一會吐出,有時,舌頭遊走到陰囊處愛撫我的睪丸。「啊-啊-我受不了了。」

雨詩的淫叫聲進入我的耳膜。我往左前方一看,雨詩正像狗一樣趴在茶幾上,高聳起屁股,哈麗思丈夫的陽具正狠命的往裡插。我的血一下沸騰了。一把抓住哈麗思的肩,拉她站起,又攔腰抱住她,把她扔到沙發上,粗暴的分開她的雙腿,把陽具死命的塞進去。「喔!你好神勇!」哈麗思稱讚著,我不理她,只顧很很的抽送。很快,哈麗思連氣都喘不出了,只剩哼哼的聲音。

「啊!我要射了!」哈麗思的丈夫一聲大叫,我扭頭一看,他已拔出陽具,正對著雨詩的嘴噴射著精液,雨詩張大嘴接著,有些精液噴在她的臉上,她也用手趕到嘴裡,好像吃著香甜的美味。受此刺激,我也忍不住突突的發射,不過,全留在哈麗思的陰道裡。

大概是西方人性慾很強的緣故,我射了以後,哈麗思好像還意猶未盡,她不斷的用手搓著乳房,另只手還摩挲著下體。見狀我很窘,我像個鬥敗的公雞呆站著。這時,只聽雨詩說,「快去安慰你的老婆吧。」哈麗思的丈夫馬上向沙發處走來,那挺直的陽具讓我目瞪口呆。「他不是也射了嗎?」我心裡想。「哈哈!小夥子,你還需要鍛煉!」他似嘲笑般的對我說。我楞楞的看著他又把陽具送進哈麗思的陰道。

「你怎麼了?」雨詩問我。「我–沒什麼!」我掩飾自己的無奈。「嘻嘻!你好像不開心。我看出來。」雨詩說。「沒有。」我強辯著。「好了,我們到浴室洗個澡吧。」

雨詩拉著我的手,我被她牽著走。進入浴室,她悄聲說,「我知道你覺得自己沒他神勇而灰心。其實你的能力不差,關鍵在於第一次這樣玩,太亢奮了。」「可他也射了呀。」我不解的說。「這你不懂了,他只射了一部分,而你全給哈麗思了。何況,他射了後,陽具還在我的嘴裡摩擦。你呢,嘻嘻,就抽出來了,沒有刺激當然就軟了。」

我似乎有點明白了。雨詩又說「不過男人射透了後再幹女人就更長久,我來幫你重振雄風吧。」說著,她摟著我站在淋浴下,當水沖刷我的全身時,雨詩用她的雙乳在我身上摩擦,潤滑潤滑的,末了,她蹲下身子,認真的把手放在我的陽具上有規律的套弄著。我望著雨詩,突然把她和哈麗思進行比較,雖然哈麗思皮膚很白,但近看身上到處有粗的毛孔,她則不一樣,全身滑如綢緞,似天然的美玉。看著想著,加上雨詩的精心料理,我的陽具又擡起了頭。

「我要你!」我說,我捧著雨詩的頭,把雞巴塞進她的嘴,雨詩嘖嘖有味的唆起來,我的陽具在她的嘴裡歡快的出入,我驀的按住雨詩的頭,雞巴直往她的喉嚨裡送,見狀,她立刻吐出我的雞巴,眼睛癡癡的看我,我明白她要我操她的洞洞,就把她抱了起來,雨詩的雙腳掛在我的腰上,我的雞巴插在她的穴裡。這個動作是雨詩教我的,叫母猴爬樹。

「你們怎賴在浴室不出來?」哈麗思依著浴室的門大喊。「我想,她還沒滿足,要你幹她。她老公可能不行了。」雨詩對著我耳朵說。「不,我現在只要你。」

我說。「別傻了,你現在可以玩3p了呀。」雨詩轉過頭,對哈麗思喊,「你還要我老公幹你嗎?」「是呀!」哈麗思回答。「那還不進來,等什麼!」

「你今天怎這麼貪?」當哈麗思進入浴室時雨詩問。「我吃了藥,就要好好玩玩你的老公,說著,哈麗思把我和雨詩扶著放到地上,雨詩變成騎在我的身上。

哈麗思跨過我的頭把小穴慢慢湊近我的嘴,我搖著頭不想舔,可小穴就在我的鼻子前,我聞到了精液的味道,不知是我的還是她老公的。「舔吧,會習慣的。」雨詩一邊騎我一邊鼓勵我,我只好把嘴挨上哈麗思濕濕的陰戶,輕輕舔起哈麗思的陰戶。淫水伴著精液流了下來,我的嘴唇,舌頭都粘滿了,她的肥肥的陰唇在我的嘴裡很是柔軟,我開始感到刺激,而下體也充斥著快感。這樣玩了一會,雨詩和哈麗思決定趴在浴缸邊,讓我從後面輪流幹她們,直至射精!

兩人趴好後,我在後面認真的欣賞了東西方女人不同的屁股,雨詩的比較緊湊,圓潤,而哈麗思則很肥大,臀距較寬,我先把雞巴插進哈麗思的洞裡,一邊抽送,一邊把手指塞進雨詩的陰道,兩個女人在我的玩弄下都呻吟個不停。「屁眼屁眼」雨詩叫著,我聽了立刻把手指從她的穴裡拿出,放到她的菊蕾上畫著圈,哈麗思見我不抽送,把屁股拚命往後拱,還嚷著我夾斷你的。

過了片刻,雨詩和哈麗思在我的跨下,竟然還把頭靠近,相互吻起來,我感到這對騷貨讓我要爆炸了,我強忍著把陽具抽出來轉而送進雨詩的穴裡,沒幾下,我的龜頭一麻,精液又射了出去。在我射精時,雨詩的小穴很很的夾著我的陽具,以至於射後很久,我的雞巴還硬著。

完事後,我們走到客廳,見哈麗思的丈夫已穿戴整齊,肚獨自品著咖啡。我有點不好意思,「你原來??」「哦!今天,本來是你們的排派對,我加入已打擾你們了。」

他悠閒的說。原來,我和雨詩進浴室後,哈麗思抱怨丈夫來攪和,使我這個生手難堪。他丈夫就主動叫哈麗思到浴室找我們,什麼吃了藥,全是哈麗思瞎掰的。知情後我很感激哈麗思夫婦,同時也覺得夫妻相互給予最大的性自由,才是真正對對方的關愛,那種一夫一妻的傳統,不過是道德的犧牲品,古往今來,多少女子失去了人生的最高享受,而男人在道德的外衣下照樣在外玩女人。

時代需要男女共用性自由,感謝雨詩,把我帶進自由的天堂。當天晚上,雨詩依在我的懷裡,問我感覺怎樣又撩起了我的性慾,我的手從她的肩上緩緩的滑到腰下,探進她密密的叢林,竟然發現那裡已是濕濕的一片。「你好淫,還問我。」我打趣她。說歸說,我的陽具早槍口直直的挺著了。

我的動作彷彿讓她明白我也變成了慾海精英了,她立刻把雙腿纏上我的身體,不停的用大腿在我的襠部摩擦。我的熱度讓她吃驚,「你進步神速呀。」她笑我。「當然,有你這個淫妻嘛!」我也取笑起她。「和我說說換妻俱樂部的事好嗎?」我接著提出要求。雨詩點了點頭。

原來,雨詩童年就移民澳大利亞,長大後身受這個移民國家換妻風氣的薰陶,在18歲時和當時的男伴就在著名的悉尼歌劇院附近的一個高級別墅裡玩起了交換的遊戲。我不敢相信,她竟是在那裡被開的苞。「當時你什麼感覺?」我問。「那天,我只是好奇,就去了。一個陌生人和我做的,我疼死了。

平時,我的男伴只吻過我,他也是好奇帶我去的。見我落紅,那陌生人立刻停了下來。那晚,我看了許多男女的交換,但再沒一個男人碰我。」「哦?為什麼?」我驚奇的問。「參加換妻俱樂部的都是有教養的男女,他們有一個原則,對處女不能傷害。發現處女要立馬停止。」

雨詩說,「可是,我在那呆的一夜卻使我很想男人操我,我的小穴癢的不得了。回來後,我要我的男伴幹我,他卻舉不起來了。我一氣之下和他分了手。事後我知道自己很喜歡男人幹我,於是,有機會就約男人一起去那裡。時間久了,就和哈麗思夫婦混熟了。

他們勸我找個同好做終生伴侶再玩換妻遊戲,這不,老天把你賜給了我。」她說著開始吻我的脖頸並向下吻我的乳頭。我一陣酥麻,沒想到男人的乳頭也有這麼敏感的反應。在她吻我時我的手也沒閒著,順她光光滑的背直摸到屁股溝,並用雙手使勁捏她的臀肉。

雨詩的頭又向下移去了,她的嘴這次卻沒含我的雞巴,而是沿大腿根下到陰囊,再叫我擡起腿,天吶,她的舌頭在我的屁眼舔起來,我像電流輕擊,全身發顫。我不能忍受了,立馬攔腰把雨詩扳的屁股朝上頭在下,把我的嘴緊緊敷在她那嫩穴上,不斷舔弄她的陰蒂,還把舌頭當雞巴在她的穴裡一進一出。「啊!舒服死了。

再深點。啊啊,我好美!」雨詩開始浪叫。我知道她這時最需要我的雞巴幹她。於是,我從床上爬起來,移到她的身後將雞巴戳進她的洞洞,淺進淺出,深進淺出,淺出深進,我的小腹撞擊在她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響,雨詩的乳房在我的衝擊下有規律的抖動,加上窗外皎潔的月光透進臥室,更襯出良宵的情緣。

自由的門開啟後,我的眼前是更燦爛的性生活,雨詩、我、哈麗思夫婦就經常沈浸在性的歡樂中。其間,我們又結識了一批新朋友,但是雨詩始終不肯帶我去換妻俱樂部,問她,她不是支吾就是笑而不答。

一天,我急了,作出發怒的樣子,雨詩才說出心裡話。原來,她以為,我目前還不是她的老公而不想讓我去。「你若真的不介意,結婚當天我們就一塊去俱樂部。」

雨詩說,「你要想好啊。在俱樂部可不像我們平時那麼簡單的交換啊!」我不以為然,不也是交換嗎?雨詩和我商定,我畢業後馬上結婚,然後再回國。畢業的日子很快到了,我和雨詩的婚禮十分簡單,只有哈麗思夫婦等一批同好和雨詩的家人到場。

我們決定,把精彩放在換妻俱樂部裡。天終於黑了,雨詩領著我來到郊外一座豪華別墅門口,當車停下後,她輕輕按了幾下門鈴,很有規律的鈴聲響了,良久裡面的燈亮了,門自動打開,我們走進去是一個碩大的花園,穿過花園,一個侍者打扮的人引我們進入客廳,客廳很曠,沒什麼東西,只沙發彩電等必須的傢俱。我有些不解時,雨詩和那侍者說了幾句話,侍者拍了拍手,我對面的牆壁豁然打開,裡面強烈的燈光立刻刺花了我的眼。這時,音樂響起,奏的竟是結婚進行曲。

雨詩悄聲告訴我,她早和換妻俱樂部主人說了我們新婚就來享樂的事,我不由的和雨詩踏著音樂進入裡面,身後的牆壁又自動的關閉了。看見我們進來,很多人臉上掛著笑容對我們點頭,有幾個男女還舉手向雨詩致意。顯然,雨詩是這裡的常客。進去後,我們在長桌上取了杯紅酒品起來。這時,好幾對男女走到我們跟前,從雨詩和他們的談話中,我得知今晚少不了耗盡身體的肉搏戰。

說話間,有的男人已在雨詩的身上摸摸捏捏,當然,一些女子的手也不老實的探索我的檔部。我掃了一下房間,數出有15對夫妻在。交談聲隨著牆上的鐘聲嘎然而止,一個約四十的男人從房梯走下來。大家都看著他。他對我們擺擺手拉開了嗓門:「各位,今天是我們俱樂部人到的最齊的一次聚會。

我很高興。特別市是有對新人要在這過新婚之夜,是俱樂部成立以來的第一次。感謝雨詩新娘我們的老朋友,這是她的貢獻!更感謝新郎,他的勇氣讓我們的派對更有紀念意義。」我聽著不禁有些飄忽了,主人的話在耳邊縈繞,很多都沒能聽進去,不過,我聽到他說為了我們今晚的聚會以我們為主角。「你願意嗎?」雨詩對我的耳朵說。

「什麼是主角?」我問。雨詩的臉紅了,原來,換器妻俱樂部每次狂歡後,都要選出當晚的最佳老公和最佳妻子,有他們和所有夫婦性交把聚會推向高潮。以我們為主角,那就是要我幹所有在場的女人,我的新娘子則要被所有男人操。這時,我還能說不嗎?我點了點頭。

全場立刻響起了掌聲。於是,雨詩走到房間中間緩緩的脫去身上的衣服露出她嬌小但挺拔的乳房,平坦的小腹,黑黑的森林和飽滿的蜜桃並把手伸到舌間親吻,既而滑向下巴,前胸,乳頭,再在茂密的陰毛處摩挲。四周的男女看著,也紛紛開始了愛撫,男人的喘氣,女人的呻吟逐步瀰漫了整個空間。但是,大家的眼睛還是緊盯著中間的雨詩。

就像我已有個女人把手伸進我的內褲,我還是瞅著我赤裸的新娘。這時,雨詩對我招招手,我站起走到房中間,雨詩又指了指周圍,我才發現整個房內只我還穿著衣服,其他人都赤身相對。可能他們看見雨詩的動作,都哈哈大小,我實在是無地自容。好在我有經驗老到的雨詩,她很熟練的脫去我的西裝、襯衣和褲子,鞋襪。並跪在我的前面拿手愛撫我的陽具。

我感到非常的舒服。當我低頭看雨詩時,她正向旁邊招手,一個個子很高,30來歲的西方男人走了過來。雨詩改成右手玩我的陽具。左手摸那男人的雞吧。那人爽的哦哦的低叫,他的眼睛看著我,一副得意的表情。我看見所有的男女已糾合在一起,只是全面對我們,他們還在享受視覺,玩了一會兒,雨詩的的小嘴開始舔我們的雞吧,舔了一會,她又忽而把我的吃進去忽而吃進那男人的雞吧。

在嘴吃著一根雞吧時,她的手還在揉搓另一根。我看到那男人和我一樣,馬眼流出很多水,莖部則因為雨詩的口液而油光發亮。我突然感到雞吧酥麻,便不顧一切的拚命按住雨詩的頭,不讓她的嘴離開,我的雞吧在她嘴裡快節奏的抽動,她的嘴撐的鼓鼓的,然而,就在我要發射時,雨詩把它吐了出來。

改成手的套弄,與對那男人一樣,我爆發了,瓊漿從我的生命之根噴薄而出,有力的射在雨詩的臉上,脖頸上,那男人也在此刻發射了,我沒想到她竟然把嘴接著他的精液,不過看著雨詩仰著頭,很陶醉的表情,我也很興奮。那男人見雨詩用嘴接他的精液很滿意,他拍了拍雨詩的臉頰退到了房子的一邊,雨詩對他抱以微笑。

我看了,也準備退走,雨詩卻一把拉住我,她湊到我的耳邊說:「你要留下,今天你是主角啊!」

我只好呆在原地不動。這時,一個女子很快來到我的跟前,跪在地上用手套弄我軟下的陰莖,而一個男子已經在舔雨詩的騷穴了。我驚異的是,這兩個都是黃種人。我的陰莖開始慢慢硬起來,那女子擡起頭看看我,一臉得意,「怎麼樣?我友讓你雄赳赳了吧!」

她說。我點了點頭,忍不住問她是不是華人。她立刻回答是。然後她告訴我她的情況。原來,她叫何小曼,也是喜歡交換遊戲的,這次隨丈夫魯檳到澳洲談生意,就光顧了這家換妻俱樂部,沒想到遇到同好的同胞,他們夫婦很興奮,就搶著和我們做愛。

「你看我老公和你太太玩的很痛快。」她說。我看了看雨詩那邊,果然,魯檳和我的新娘子正用站立的姿勢玩著,雨詩掛在魯檳的腰上拚命的晃著身體,魯檳的手在雨詩的奶子上遊動,雨詩的手則緊緊勾住他的脖子。我的熱血友衝起來了我把小曼掀翻在地,從後面插進她的洞,小曼就隨著我的動作前後聳動,嘴裡啊啊的呻吟著。一會兒她開始大聲浪叫,「我啊、我、舒、服、死了!我還要男人啊、啊!」

她的要求立刻獲得了滿足,一個黑人走到她的嘴邊把雞吧塞進她的紅唇,在我們一前一後的夾攻下,小曼嘴裡只有了含混不清的嘟嚕聲,她的汗水留了滿聲。這時雨詩進入了更瘋狂的境地。我看見她坐在魯檳的身上,臉對著、他的腳丫方向,那兒站著的男人的雞吧被她銜在嘴裡,她的兩側分別有兩根雞吧被她的左右手抓著,,四根雞吧讓我的夫人成了人盡可操的淫娃!女人和男人到底不同,在雨詩和男人們大戰時,我又洩了。

這回我射進小曼的身體裡。我連聲說不能再幹了!小曼笑了:「那你靜靜看所有男人玩你的新娘子吧!」我只好退到屋角。再看雨詩,她的身上已滿是男人的精液,魯檳夫婦也退到旁邊看雨詩的性表演。此時,雨詩躺在地上雙腿分得開開的,小穴已被幹翻了,洞口一片黏糊糊的,是她的騷水混雜著男人的瓊漿,而她的嘴裡仍喊著要男人幹她。俱樂部主人走過去告訴她,所有男人都幹了她,現在都不舉了。她竟然叫著我不管我還要。

主人沒法對屋外喊你們進來吧。立刻,所有下人闖進房間,個個雞吧直聳,顯然他們早想享受女人了!我數了數下人竟有20多。雨詩受的了嗎?我開始擔心。然而我的擔心是多餘的,20多個下人排隊幹她,又紛紛把精液射進她的身體各個部位,她仍然浪叫不減不過是聽不清她叫些什麼罷了。小曼湊到我身邊說:「你老婆真厲害!」過了好長時間下人們也全幹過雨詩了。她躺在地上,不,應該說雨詩躺在精液堆裡還睜開對我做了個滿足的笑容。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3p的年少事蹟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