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末夏初的氣候,總是使人最舒適的季節,運動場上的健兒們,都在這個爽朗而又舒適的氣候之下,大顯身手。

家政職校的女學生們,在課餘之暇,也都走出教室,在運動場中,做了一些活動身體的運動。

健美操,是這所家政學校中的女學生們,最喜愛的運動,而這所學校,都是女生,人們都習慣的,稱它為新娘學校。

美麗的女孩子們很多,其中也有很多難以入目的女生,但是聰明大方而又美麗的女生們,在這所學校之中,總是出盡鋒頭,得到了不少的讚美。

趙燕玉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女,進入了這所學校,已經有一年了,當這個學期終了時,她將要進入二年級了。

林靜玲和趙燕玉是同班同學,兩人的私交也很好,不論什麼時候,她們兩人總是在一塊,連上廁所,也都是同進同出的。

雖然這是一所女校,其中的閒言非語,也是很多,同學們看到趙燕玉和林靜玲,成天同進同出的,都說她們兩人在搞同性戀。

這雖然是一些閒話,而數在趙燕玉和林靜玲的耳朵之中,臉上都是有一些發紅,這件事是怎麼傳出來的呢?

原來是在-個週末的午後,同學們都數學了,林靜玲和趙燕玉兩人在校園的草地上坐著,兩人天南地北的談論得忘記了時間,一直的在嬉笑著。

她們兩人穿的都是學校的制服,白襯衫、黑裙子,而趙燕玉的身材,已經顯露出少女特有的曲線來,而她的衣服,又使得特別貼身,裙子也短,更把她那均勻修長而又細白的大腿,露出的很多,叫入看了就會心動。

林靜玲看了,就笑笑的,用手在趙燕玉的大腿上,上下的摸了一摸,順手又在燕玉突出的胸前,揉了一下笑道:

   「小趙!我看妳是差不多了。」

趙燕玉被她這樣突然的一說,說得答不出話來,也笑看說道:

   「妳這小妮子,說的是什麼,我都聽不懂?什麼差不多了?」

靜玲笑道:

   「我是說,妳長的越來越迷人了,這-隻腿,又白又嫩的,如果我是男生,-定要把妳給追上,才安心呢?」

燕玉聽她說的,又是那些男女關係的事,心裡就有數了,也不管林靜玲有什麼反應,就笑道:

   「靜玲,跟妳說真的,那個叫做劉雲山的,昨天一大早,就在馬路上等我,說了一些怪怪的話,好叫人有些怕怕的呢!.」

靜玲問道:

   「妳這個大美人,還怕什麼?到處都有男人追,像我這樣的,就是沒人要。」

趙燕玉聽了,笑著打了她一下,然後說道:

   「妳少在我面前要花樣,前兩個禮拜,妳和柯武去開旅館,是在為什麼?問妳妳只是笑,看妳的樣子,好像已經不是處女了。」

林靜玲一聽到說到了柯武,心也只是跳,臉也只是紅,同時也有一些害羞的樣子,把頭低了下來。

燕玉問道:

   「快點自己招了吧!免得我強逼妳說出來。」

林靜玲向四下裡看了一看,然後說道:

   「小趙!說真的,妳可不能笑我呀!」

燕玉道:

   「我笑妳幹什麼?女孩子和男生交朋友是正常的事情,只有老師們古怪,不准我們接近男生,妳和我說有什麼關係?我們兩人是要好的同學嘛!」

靜玲道:「柯武是讀高中的學生,已經高三了,馬上就要畢業了,我本來也不認識他,在公車上,天天會遇到他,每次都在我身上胡摸。」

燕玉笑道:

   「妳不准他胡摸,人家不是就不敢摸了嘛!大概是妳送上去,人家才下手的。」

靜玲道:

   「才不是呢?因為車上的入多,好擠的 ,別人把我擠到他身邊,我的胸部,就頂到柯武的身上,他笑了一笑,就伸手向我下面亂摸,好怕人的。」

接著,校園之中,又來了幾個女同學,她們不是同班的,平時都不打招呼,為了怕別人聽到了她們兩人的秘密,趙燕玉和林靜玲就不再談下去,兩人並肩的走出了校園。

學校之中,雖然是週末,三三五五的學生,還有一部份留在校中,有的在作功課,有的是專門為了說笑而留在校中,因為週末不上課,也沒有老師來管,各人的行動也都自由的在發展著。

林靜玲拉了趙燕玉的手說道:

   「我們去玩好嘛?」

燕玉道:

   「我也想出去走走,可是又到那裡去呢?」

靜玲道:

   「到西門町去好了。」

燕玉笑道:

   「除了西門町,我們就沒有別的地方好去嗎?」

靜玲道:

   「別的地方是有,可是那地方都是沒有格調的地方,走起來都不帶勁的。」

她們兩人在校外的紅磚道上,正慢慢的向著公車站走去,口中不停的在說看話,也沒有注意身邊。突然之間,林靜玲的身邊,有人在她的肩膀上,輕拍了一下,林靜玲嚇了一跳,回身一看,不由得的,臉就脹紅了。

趙燕玉也跟著回身往後一看,就看到一個二十來歲的高中學生,在林靜玲的身後,用手在林靜玲的肩上捏弄著。

靜玲道:

   「哎呀!是你,把我給嚇了一跳,你怎麼這樣嗎?在馬路上就動手勤腳的。」

趙燕玉看看這個男生,並不認識,把頭低了下來說道:

   「靜玲,這是妳的朋友呀?我先走了,明天妳到我家來找我好了。」

林靜玲見燕玉要走,一把就拉著燕玉道:

   「什麼話嘛!我們兩人一塊,這位同學就是柯武 柯武笑嘻嘻的,對著趙燕玉點了一點頭,然後又對燕玉仔細的看了一看,覺得趙燕玉的樣子,長得非常好看,身材也十分的可入,就笑著說道:

   「原來是趙小姐,真是一位大美人啊!我前幾天已經聽到靜玲談過妳。」

趙燕玉從來也沒有和男生們多談過話,現在被柯武一讚揚,她反而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時也說不出什麼話來,只是把臉紅著。

柯武道:

   「兩位小姐,今天是週末,我請你們去吃咖啡好嗎?」

林靜玲由學校出來,心裡就想去找柯武,雖然和趙燕玉是要好的同學,她和柯武在十多天前,已經發生過肉體關係,這幾天每天都為了性慾的衝動在強忍者,那裡還有心情去閒逛。想不到在學校外面,遇見了柯武,如果要不是趙燕玉在一塊,他們兩人有可能就一同走了。

但是林靜玲為怕趙燕玉為說出她的秘密,所以把燕玉留在一塊,一面在動腦筋,想要和柯武再去搞上一次。

靜玲聽柯武說要請吃咖啡,就說道:

   「燕玉,陪我一塊去嘛!」

燕玉笑道:

   「你們兩人去好了,我夾在中間當電燈泡,怪沒意思的,同時也影晌你們的談話,多沒意思呀!」

柯武說道:

   「趙小姐,一塊去嘛!其實我和靜玲,也是很普通的朋友,能夠和妳認識,也是我的榮幸,妳又何必那麼保守嗎?」

燕玉笑道:

   「我一點也不保守,只是為了使你們交往的自由一些,兩個人一起,不是很好嗎?又何必拖著我呢?」

靜玲道:

   「燕玉,我說話比較直爽,妳也不必多心,妳是不是有意思去找妳那位劉雲山呀?」

燕玉聽了,脹紅了臉,低頭說道:

   「你要死了呀?我和他又不太熟,只是認識而已。」

柯武道:

   「認識就是朋友,現在是開放時代,趙小姐又何必那麼保守嗎?」

經過了一陣的商量,趙燕玉想了一想,一個人回去,也沒有什麼事情,靜玲又拖著不放,不如一同去玩玩好了。

在一間燈光黑暗的地下室中,排滿了咖啡座,一對對的情侶們,正親熱的擁抱在一塊,情話綿綿的,正低聲的細語著。

趙燕玉是第一次到這種地方來,心裡有些不太自然。林靜玲是和柯武來過這裡,顯得比較自然。侍者送上了飲料,那裡知道林靜玲這時拉著柯武,兩人就坐在一塊,趙燕玉只好坐在他們的對面坐位上。

靜玲不停的只是和柯武在說話,同時兩人親熱的抱在一起,燕玉看在眼裡,心裡就覺得滋味不同。

燕玉說道:

   「這地方只是你們一對來的地方,把我拖在一塊幹什麼嗎?」

靜玲笑道:

   「哎呀!陪陪我嘛!」

燕玉笑道:

   「妳現在有柯武陪就好了,要我有什麼用?」

柯武連忙說道:

   「趙小姐,打電話把妳的男朋友約來嘛!大家-塊玩玩,又是週末,也不忙著回去,何必一個人無聊嗎?」

燕玉道:

   「我沒有男朋友,同時我也不想交男友。」

柯武笑道:

   「我明白了,大概是沒有見到滿意的,我為你介紹一個好嗎?」

趙燕玉聽了,連忙把頭搖了兩下,靜玲就接著說道:

   「柯武,用不到你操心,人家早就有了,只是還沒有上路罷了。」

燕玉笑道:

   「你們兩個不是已經上路了嗎?」

柯武聽趙燕玉這樣一說,本來還不太好意思對靜玲動手,這時就笑著對靜玲的臉上,吻了一下,同時那一隻手,就在靜玲的大腿上,摸起來了。

林靜玲硬是想不到柯武會當著燕玉的面,做出這種動作來,連忙罵道:

   「柯武,你要死了呀?怎麼這樣嗎?燕玉看了會亂宣傳呀!」

燕玉笑道:

   「妳少和我正經了,你們倆上旅館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這些話一說了出來,靜玲覺得當時面子上不太好看,可是一霎那之間,也就過去了,同時用手在柯武的身上,輕輕的打了兩下。

燕玉笑道:

   「靜玲,妳這樣打柯武,不會心痛?」

靜玲笑道:

   「小趙!不要假裝了,想辦法把劉雲山找來,我們不正好是兩對。」

柯武也願意為燕玉找劉雲山,可是燕玉雖然對劉雲山有一點點印象,而兩人並沒有交往過,更談不上其他的。

燕玉說道:

   「劉雲山和我,並沒什麼,只是他單方面的追我,我也並沒有答應他嘛!」

柯武見燕玉所說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這時林靜玲就說道:

   「柯武,小趙說的是真的,他們並沒有來往,只是劉雲山常寫一些紙條約小趙出去,小趙一次也沒去過。」

燕玉笑道:

   「像我這種女孩最乖了,那像靜玲,偷偷的和你去旅社,我都不敢聽此

柯武見燕玉說出了他的秘密,只是笑了一笑,靜玲為了,臉也紅的像一張紅紙一樣,用手輕打著燕玉。

靜玲道:

   「小趙,妳要死了呀?這種事怎麼可以說出來嘛!」

柯武是一個調情的高手,一看到趙燕玉所說的,是指出他和靜玲弄那事的事情,他心裡也明白了,這位趙燕玉,可能也有些想好事了。

咖啡座很暗的燈光,兩人坐在一塊,也看不清楚臉部,這時的柯武,就把手伸在身邊的林靜玲的大腿上,想要往她的小腹下面摸。

可是林靜玲動也沒有動,反而把大腿叉的開了-些,柯武的手,正好摸在她的妙洞口上。

林靜玲把頭一歪,倒在柯武的肩上,口中出了一口長氣。

趙燕玉很敏感,一聽到靜玲的出氣聲音,有些不太對勁,雖然在黑暗之中他她集中了視力,向著他們兩人看過去,上面並沒什麼。

可是燕玉總覺得他們兩人在搞什麼鬼?又向下面一看,這時就看到靜玲的一隻大腿,伸了好長,一隻手就在靜玲的大腿上面在摸著。

靜玲一動也沒動,只是出長氣,用手把柯武拉的很緊。

燕玉笑道:

   「你們兩個入怎麼這麼不要臉?在幹什麼嗎?」

柯武聽了,只是笑,並沒有說話,而林靜玲聽了,連忙說道:

   「哎呀!小趙,妳既然知道了,就讓我享受兩分鐘嘛!」

趙燕玉一看他們兩人的情形,知道靜玲現在是忍不住了,先前聽說她和柯武開房間,並沒看到,而現在一看這情形,開房間的事情,並不假了。

燕玉被靜玲的喘氣聲和他們的那些撫摸動作,弄得心跳的很急,想要走吧!靜玲又死拉著不放,柯武也只是留她。

燕玉說道:

   「你們兩人倒是很好的,把我留在這裡,不是要我的命嗎?」

靜玲笑道:

   「小趙!我們兩人是知己的好朋友,就和柯武一塊玩玩好了。」

趙燕玉聽了,臉紅的更利害,同時輕聲的說道:

   「我和妳不同,我還是處女,怎麼能亂弄嘛!」

柯武笑著說道:

   「小姐,現在是什麼時代嘛!女孩子沒有性的經驗,已經落伍了。」

燕玉道:

   「不是我保守,是沒有合適的男生,所以就保留到現在。」

靜玲道:

   「柯武很有辦法,也很行,我第一次給他,一點痛苦都沒有,並且還有很多的舒快的感覺。」

趙燕玉被林靜玲說得心裡癢癢的,又看到柯武把手放在為玲的下面那東西的上面只是動,靜玲舒服得只是吞口水,同時大腿也叉的好大,讓柯武摸弄,雖然沒有看到是摸穴,但是柯武的手,放的地方是靜玲的穴上。

燕玉看著,心裡想著,這時靜玲就把她拉了過來,叫她坐在柯武的身邊,三個人坐在一張火車座的沙發上,把柯武夾在中間。

趙燕玉-坐了過來,柯武就毫不客氣的,把手向燕玉的胯下,伸了進去,對著她的那地方,摸了下去。

當時燕玉本能的把雙腿一來,同時把柯武的手推了一下說道:

   「哎呀!怎麼這樣嗎?人家和你又不太熟,怪不好的。」

靜玲笑道:

   「怎麼不好嗎?還怕什麼足妳實在的很差勁。」

柯武的手,被燕玉夾在她的兩隻大腿中間,燕玉又覺得怪不好意思的,連忙又把雙腿鬆開來。

那裡知道,柯武趁著她把大腿鬆開的時候,手就往上一摸,隔著一條絲織的小三角褲,正好摸到燕玉的陰唇上。

燕玉試到,柯武的手接到陰唇了,心裡只是跳,嗓子也只是發乾,人就一軟,坐了下來,腿也鬆開了。

這時候,他們三人誰都沒說話,柯武用手指在燕玉的陰唇上,輕輕的逗弄看,弄得穴水,也冒了出來。

柯武對靜玲說道:

   「靜玲!小趙冒水了。」

靜玲笑道:

   「死柯武,你真的好會,是不是摸到小趙的那東西了?」

燕玉輕聲的對靜玲說道:

   「有呀!這人好不老實啊!」

靜玲笑道:

   「小趙,是不是很好?」

燕玉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癢癢的,人好緊張的,好像比我自己摸要好多了出

柯武知道趙燕玉這時已經動心了,他把靜玲先鬆開來,雙手把燕玉的裙子拉高,伸手就把她的三角褲給拉了下來。

趙燕玉想不到柯武會這樣大叫,當著靜玲,就敢脫她的褲子,燕玉想用一手去拉著三角褲,可是已經被柯武給拉下來了。

燕玉說道:

   「哎呀!這…..這…..不好嘛!這人真厚臉皮。」

靜玲知道柯武把燕玉的三角褲脫下來了,故意的問道:

   「小趙,是怎麼一回事?」

燕玉說道:

   「妳問他好了,我怎麼好意思說嘛!厚臉皮,脫我褲子呀!」

靜玲連忙說道:

   「小聲一點,這地方四面都有人,會給別人聽到呀!」

趙燕玉一想也不錯,這裡都是一對一對的,在輕聲的嬉笑著,有的也是氣喘吁吁的,輕聲的啊!啊!著。

柯武趁著趙燕玉不敢大聲的時候,就把她的腿拉的開了一些,對著她的嫩穴上,用手撫摸著。

因為這地方的光線很黑,想看是看不見的,只有用摸的。

柯武的手,在燕玉的陰阜上,先摸了一陣,陰阜的穴毛,長的並不太長,但是已經長了好多。

而下面一摸,軟軟的陰唇,還有一些水份,柯武的手指,就向燕玉的陰核上,摸了進去。

趙燕玉試到他的手指,伸到尿眼上了,一陣的奇異感覺湧上心頭,人也跟著有些發軟,同時陰道之中,也有些奇癢起來了。

柯武的手指又向下面的陰道中,想要摳進去,燕玉試到,有些微痛,連忙把他的手給推開了。

燕玉輕聲的說道:

   「這地方不能通,會痛的。」

靜玲知道是摸到穴口上了,就笑道:

   「小趙,是不是摸到妳的那個小肉洞了及」

燕玉道:

   「就是嘛!這人好會啊!我都快要尿出來了。」

柯武聽燕玉說要尿出來了,連忙把手放開了,就笑道:

   「我的好小姐,妳不要尿到我手上了。」

燕玉笑道:

   「活該!誰叫你這麼壞,摸人家女生的那東西。」

靜玲笑道:

   「我的也被他摸去了,同時他還會吃呢!」

趙燕玉不僅靜玲說的「吃」是什麼意思,想要問她,又怕柯武笑她外行。女人就是這樣,有很多的事,不僅也裝著好像懂的樣子。

柯武說道:

   「小趙,妳不是要尿嗎?先去尿好了,尿完了我們也該走了。」

燕玉笑道:「剛才摸我,好像要尿出來,現在又沒有了。」

靜玲笑著說道:

   「這小穴是個妙穴。」

柯武道:「妙不妙?我們找個地方看一下就知道了。」

燕玉笑道:「去你的!要看你看靜玲的好了,我才不給你看呢!」

林為玲對於趙燕玉所說的,根本一點也不在乎,笑了一笑,隨口說道:「我出來,就是要找他看的,妳不僅,以為不好是嗎?」

燕玉說道:「妳是不怕,弄都弄過了,我還是處女嘛!」

靜玲笑道:

   「是不是想當老處女及不給人看?」

趙燕玉聽了也沒有說話,就在靜玲的身上,打了一下,把三角褲穿好了柯武帶著這兩個小姐,在咖啡館門口,叫了一都計程車,趙燕玉又想走,又想和他們一塊去玩,猶豫了一下,還是上了計程車。

車子開得飛快叫燕玉在車子中,一直問靜玲,是要到那裡去,而靜玲的回答,也是不知道。

到一家賓館的門口,計程車停了下來,三個人一同下了車,柯武把車錢付了,車子就開走了。

趙燕玉雖然沒有在外面玩過,但是到了賓館門口,她知道所謂賓館,就是旅館,是專門為方便情侶們而設,聽說設備都很豪華。

正在想者,就看到一位服務生,笑嘻嘻的過了上來,柯武帶了她們兩人一同上了電梯。

服務生為他們安排了一間套房間,柯武和林靜玲,很大方的走了進去,趙燕玉也硬著頭皮,走進房間,服務生把門關上,就走開了。

這個房間設備得相當漂亮,裡面有雙人床,也有沙發、電視、小冰箱,房間裡面,就是一間浴室,裡面的毛巾全是新的,冷熱水都有,真是高級的享受。

趙燕玉是第一次到這種地方來,一切都覺得很新鮮。

柯武就對燕玉說道:

   「小趙!妳怎麼不坐下來?」

燕玉道:

   「心裡有些怕嘛!死靜玲,到這地方妳可高興了。」

靜玲笑道:

   「這看什麼高興的嗎?我和柯武,去過四五個賓館了。」

燕玉笑著把舌頭一叫說道:

   「我的老天!妳真會偷偷走私,我以為只一次呢!.」

柯武道:

   「第-次是我找她的,以後的幾次,都是靜玲要的嘛!」

燕玉笑道:

   「靜玲的膽子也真大,也不怕肚子大。」

柯武坐在床上,正想把衣服脫下來,這時的林靜玲,把趙燕玉拉到窗口違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靜玲道:

   「小趙!剛才在咖啡館裡,妳被柯武摸,是不是淌了好多水,這裡洗澡很方便,去洗一洗嘛!」

燕玉聽到問她,柯武摸穴的事,臉就紅了,連忙說道:

   「妳是怎麼搞的?這種事也說出來?」

靜玲笑道:

   「還有什麼關係,我是好心,叫妳去洗一下嘛!免得下面不好受。」

趙燕玉向著浴室看了一看,下面雖然被摸過,也流過水,現在已經也乾了,可是有些想要小便,因為是和柯武第一次見面,有很多的話,不好意思說出來。

柯武在床上笑道:

   「小趙,我為你洗好嗎?我很會給女生洗澡。」

燕玉連忙說道:

   「去滾你的,我才不要給你洗,你去給靜玲洗好了。」

靜玲笑道:

   「我又沒有給他摸,洗什麼嗎?」

柯武走過來,不好意思拉趙燕玉,就把靜玲的手拉著說道:

   「我們兩個一塊去洗,不管小趙好了。」

燕玉道:

   「你們兩人去洗,我自己回家好了。」

靜玲笑道:

   「妳少來這一套,要回去,我們一同回去,我看還是我和你先洗澡,叫柯武在外面看著,不要有人進來了。」

燕玉道:

   「這樣差不多,那有女生讓男生幫洗澡的嗎?」

柯武笑道:

   「有啊!有啊!靜玲就跟我洗過好多次啊!」

林靜玲把柯武推到床上,向他使了一個眼色,然後拉了燕玉,兩人就一間進了浴室,把門關上了。

趙燕玉為了怕浴室的門沒栓好,還特意的把門鎖接了一按,這才放心。可是像這樣的賓館,浴室的門,裡外兩面都能開,根本鎖不上。

門鎖上了,燕玉就對靜玲說道:

   「死鬼!都是妳,害我被柯武摸去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好淫蕩的女同學
難忘的際遇
考試作弊
同學聚舊聚上床
班花
大學生合租同居交換女友
淫欲的學園
幫學妹修電腦 才發現她…
超好玩的鑰匙遊戲
極品絲襪美女藍小瑛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