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珠是我的女助理,年齡比我小四、五歲,人長得不錯,生過兩個小孩,身材雖然不算是標緻,但仍屬玲瓏有曲線,應該說是很有一股熟女的韻味,尤其那對渾圓美麗的臀部,容易讓人想入非非。

她常來我家做客,與我老婆也就熟稔起來,認做姐妹。

這天上班,她老公又剛好帶小孩回老家,要隔天才回來,她又膽小,夜間總疑神疑鬼的,無法好好入眠,也就央求我老婆大人讓我到她家陪她。

我那傻老婆竟然同意,我也只好順理成章的送她回家,與小珠為伴囉。

回小珠家後,她換穿一件連衣裙外面套著一件毛衣,包得密密實實。但仍掩不住她那玲瓏浮凸的身材,我看著她的樣子不斷暗笑,想一會兒如果把你剝得光禿禿的,看你還神氣什麼。

我知道她最近喜歡打麻將,就拿出副麻將在她面前晃,她眼睛一亮,又馬上歎道可惜人不齊,玩不了,我跟她說可以玩二人麻雀,她又說她不會玩,我便教她玩,不一會她便學會了。

我看時機到了,便假裝太悶,說不玩,小珠正玩得入迷,哪肯放我走。

我便要求賭錢,小珠見自己身上有不少錢,又認為我是主管,應該不會想贏她的錢,就先批評當主管的不應該賭錢,又轉彎抹角地說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玩不到幾圈,小珠已輸了了大半錢,女孩子應該都都不大賭錢吧,一賭輸了便眼紅,小珠更加臉都紅了。

這時我剛好來了個電話,朋友邀我出去KTV唱歌,我故意大聲和朋友講電話,讓她知道我就要離開她家了。

果然她一見我要走,就著急起來,她知道我,一定不肯把錢還她,於是便急著把錢贏回來,要求加大賭注。

我欣然同意,又要求玩二十一點,說這樣快點,因為我急著赴約,她輸起錢來還真天不怕地不怕,沒幾鋪她已經把錢輸光了。

她好像還想耍賴,要我把錢還她,我知道機會來了,便說你可以拿首飾和衣服當錢,每樣當二千塊,她還有點遲疑,我又裝著要走,她連忙撲過來拉著我的手,又連聲同意。

於是又玩了幾鋪,小殊已經輸光了首飾,把鞋子、絲襪和毛衣都輸給我了。

我見她遲疑著要不要賭下去,便說衣服可以當五千塊計,她一下子答應了,還怕我反悔,我算準了若她贏了肯定要回錢而不要回衣服,她更以為我離開之前一定會把衣服還她,只不過她不知道還是會還,不過要等我上了她再說。

果然不出所料,小珠一贏就要回錢,一輸就脫衣服,沒過幾鋪,錢非但贏得不多,還把連衣裙和束腰輸了給我,身上很快就脫得剩下奶罩和底褲了。

見到自己已到了最後底線,小珠又開始遲疑了,再脫下去自己便光著身子了,一見如此,我決定開始辦正事了。

我對她說我拿贏來的三萬塊錢和所有首飾衣物,賭她的奶罩和內褲,又說服她說輸了最多讓我看見她的身體,贏了她便可以走人,也許是輸紅了眼,或者認為我這主管應該不可能侵犯她,她竟然同意了。

不用說,會出千的我怎麼可能會輸呢?不過小珠卻慘了,起初她不肯脫,還企圖以女助理的名義要我把東西還她,不過我硬是把她的奶罩和內褲剝了下來。

一來她不夠我大力,二來她又不好意思也不敢與我這主管耍賴皮,於是一絲不掛的她拚命縮成一團,嘗試遮掩自己的身體,老是露出陰毛和乳頭,她害羞得臉也紅了。

看到她那呼之欲出的身材,絕對是一個極品。特別是那對奶子和屁股,摸上去肯定彈手。

我看時機到了,便說有一個折衷的辦法,一鋪定勝負,她贏了便拿回所有東西,輸了只要陪我玩一個遊戲便行了,花不了多少時間。而東西照樣還她,她一聽睛又亮了,大概她以為我這主管應該想不出什麼危險東西來刁難她,又可無償拿回她的東西。她馬上同意了。

看到她上了釣,我高興極了,而她也因為可以拿回東西而高興。

結果當然又是她輸囉。不過她也不大擔心,只催我快玩遊戲,好拿回自己的東西,而在我耳裡,就好像叫我快點上了她一樣,我自然當仁不讓。

我叫她打開雙手,上身貼在餐桌上趴著。

這時小珠又死都不肯了,因為一趴下,後面的浪穴就正對著我,這道理我一早知道,只是沒料到她輸得暈頭轉向,竟也可以考慮到這點。

我一個勁地問她為什麼,她又不好意思開口,只是叫我先還她衣服再玩;到了這地步,她還為了保持一點點的淑女樣子,死也不肯趴下。

終於討價還價之下,我把內褲還她,讓她遮一下羞,我看著她把內褲穿上,尻縫若隱若現的樣子,心想:不用多久你不是一樣要脫下來。你要不肯,就由我來幫你扒下。

她穿上內褲,伏在桌上,也許她自己也意識不到,那姿勢和一個等待男人騎她的蕩婦一模一樣,我看到這裡,幾乎要失控了,老二賬的飛大,不過我勉力克制住自己,要她數一百下,之後便來找我。當然她不可能數完一百下。

小珠笑了,她本來以為又要幹什麼令她難為情的事,她的戒心一下子沒了大半,本來她對我開始有防備,現在我在她心目中又變回了調皮的主管。

她開始數,我也開始躲進房裡脫衣服,也許是迫不及待想操她吧,我衣服脫得特快。

小珠沒數完三十下我已經脫光衣服,悄悄來到她背後。

小珠還一個勁地在數數,於是我蹲下來慢慢欣賞她的浪穴,可能是剛才和我幾下拉扯,她的內褲已經有點濕潤,我決定來一次粗暴的。好好給她一個驚喜。

在小珠數到五十下時,我突然一下子把小珠的內褲一下扯到膝蓋下來,小珠驚叫一聲,想爬起身來,但我飛快地按住她雙手,又用腳撥開她的雙腳,這時小珠的秘穴已清楚地擺在我面前,等待我的插入。

小珠這時的姿勢就像一個折了腰的大字形,我想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擺出那麼淫蕩的姿勢吧,我把大雞巴對準她的浪穴,狠狠地插了進去。

於是她還來不及起身便慘叫一聲,我的大雞巴已經插進了她的浪穴中。

小珠個性相當保守,除了自己老公外,看到其他男人裸露的身體都已異常臉紅羞慚,哪裡給別人碰過,不禁手足無措。

她一慌張,力氣也沒了大半,嘴裡直叫道:「不要!求求你!!快拔出來!!啊!!!!好痛!!啊…痛死了!快拔出來啊!!啊呀……!!」

她雖然拚命想轉過身來,但兩隻打開的手被我按著,只能拚命搖動屁股,想擺脫我的抽插,她老公的玩意明顯小多了,因此她的浪穴還很小,把我的雞巴包得緊緊的,幹起來感覺特好。

她知道我花那麼多時間誘她上鉤,不會輕易放過她,於是她想用我老婆來威脅我,一邊哼叫一邊說她是我老婆的妹子,我和她做愛是亂倫,要是我老婆非得懲治我不可。

我笑道:「我老婆只要我把她照顧的舒舒服服的就好,而且我老婆不是同意我今晚好好陪著你這小妹嗎?要我老婆真知道了,也不會懲治我,最多只會說你這小淫娃引誘我而已。」

她又說強姦是有罪的,我這樣做要坐牢,我差點笑得說不出話來,我說:「衣服也是你自己脫的,要是我硬扯下來的,怎會連個扣子都沒掉,怎能說是強姦啊,不明擺著你跟我合姦嘛?說強姦,誰信啊?」

小珠有些絕望了,也再說不出話來,因為浪穴給我插得疼痛不堪,只能連連慘叫而已。

到後來她有點認命了,只是象徵性搖著屁股,嚎哭也變成抽泣,我看她的浪越來越濕,淫水都順著腳流到地上,我知道她生理上忍不住想要了,就輕輕的在殊耳邊廝摩,低語著好愛她,早就想插她了,把小珠弄的更想要,不自覺的扭動蠻腰。

我把她轉過身來,又把她的腳叉開擡起來,面對面地抽插。

小珠半推半就雖然不大反抗,但仍是閉著眼睛抽泣。

我抓著她的奶子,一面有節奏地抽插,到後來小珠的屁股也開始一上一下配合我,我大笑道:「小浪貨,不是說不要嗎?怎又配合得那麼好?看看你那騷穴,淫水都流地上了!」

小珠臉更紅了,眼睛也閉得更緊,只是屁股仍然不自覺地跟著節奏擺動。

我有意要她張開眼睛,而且她不開口浪叫也讓我有氣,於是我把早就準備好的春藥抹在她的穴上,把雞巴拔了出來,等著看好戲。

小珠雖然是被我霸王硬上弓,但也由於震驚、生氣、害怕慢慢轉為舒服享受,一下子小穴中沒了我的雞巴,好像整個人被抽空了一般,她奇怪地張開眼睛,卻一下子看到自己張開大腿,屁股還在一上一下搖動,身體四腳朝天地半躺在桌上,我卻在一邊似笑非笑地望著她的浪穴。

看到自己淫蕩的樣子,她不禁驚叫一聲,忙合上腿,直起身來坐在桌上,雙手又捧著奶子,坐在桌上不知如何是好。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那春藥開始生效了,小珠也不知道,只覺下身越來越騷癢,開始她夾著大腿不斷摩擦,但下身的癢越來越難忍,淫水越流越多,桌上也留了一大片水漬,到後來雙手不得不從奶子上轉移到浪穴。

可能小珠平常沒試過手淫吧,雙手在浪穴上摸了半天,但騷癢卻越來越厲害,她雙手著急地在浪穴上亂掐,嘴裡也開始「嗯嗯」地呻吟起來。

小珠的神智開始給性慾佔據了,她嘴裡越叫越大聲,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會叫這麼大聲,簡直是忘情地浪叫。

我把小珠放到床上,決心讓她來一次真正的「叫床」。

小珠早已全身無力,我先把小珠的手從浪穴上拿開,她馬上難受地嗚叫起來,我又打開她的雙腳,在浪穴上輕輕地吹氣,小珠更加難受了,她痛苦地將身體扭來扭去,淫水也更加氾濫。

我看是時候了,就問她:「要不要?嗯?」

她似是而非地點頭又搖頭,於是我又在她浪穴上吹氣,她終於忍不住了,漲紅了臉,小聲說:「要!」

我假裝聽不到,說:「什麼?沒聽到。要什麼?」

她完全投降了,閉著眼睛小聲又說:「要……要……我要…雞巴……求你…給我……」

我樂極了,又逗她說:「說大聲點,你是不是小淫娃?」

她的浪穴已經騷癢到了極限,現在她再不顧什麼淑女的儀態了,連聲嗚咽著說:「是是……我是…小…淫娃……快…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插死我吧……求求你…我要……快插我啊…」

我還有意再逗她一下:「你剛才不是說不要嗎?現在怎又要了?小淫娃,還敢跟我老婆告狀嗎?」

小珠終於把最後一點尊嚴也放下了,大聲哭求道:「好哥哥……好…老公……求求你……快插…快插小淫娃……小珠難受死了…」

至此我終於完全達到了佔有的目的,我決定大幹一場了。我把小珠的屁股擡起來,將大雞巴對準她的浪穴,小珠十分配合地把雙腿張開,可能是飢渴過度,她的腿張得快成一字碼了。

我笑道:「還真是名副其實的小淫娃,沒白學了舞蹈啊,腿張得那麼開,別人可沒那本事。」

小珠臉紅了一紅沒講話。

我不再客氣,雞巴應邀狠狠的插入了她的浪穴裡,小珠大叫一聲,手舞足蹈起來,只是之後她又馬上由大叫變成了哼叫,我又有氣了,於是狠狠地揉搓起她奶子來,又在她奶頭上又搓又拉,小珠痛得大叫起來。

沒多久,小珠又高潮了,她的屁股拚命亂顫,叫聲也驚天動地,好在她家那裡是獨立式別墅,隔音又好,否則別人準以為在殺母狗。

沒插多幾下,小珠擺了幾下屁股,丟了,只是幾次下來,她的陰精已沒有之前那麼多了。小殊轉個身,整個人都軟了,趴在床上又暈了過去。

我卻還十分苦惱,只好慢抽慢插,讓小珠慢慢的轉醒,小珠一醒,我乾脆把她整個人抱起來插。

小珠情慾又來了,她又開始浪叫:「唔……唔……啊……好……啊……啊…啊…啊…」

沒抽多幾十下,小珠又丟了,整個人抱著我不斷喘氣,我卻還要繼續抽插。

此時小珠有氣無力地哀求道:「我不行了,不要再來了,我要死了,你插別人吧……呼…呼……」

也許是累了,她的叫聲沒那麼多變化了,只是隨著我的一抽一插有節奏地叫,屁股也上下擺動,身子卻沒力地靠在我身上;她的兩個奶子十分柔軟,靠在我胸前時我人都酥了,於是我更加興奮,抽插也更加賣力。

小珠此時竭力的呻吟著:「嗯……嗯……嗚……啊……求求你……插一插……嗯……嗯……嗚……啊……求求你……插一插……射快出來……射到裡頭……嗚……啊……啊啊……插死我喔……一起丟了呀……嗚……不行了……要去了……喔……丟了呀……唔!……咳咳…啊……啊啊啊啊……」

我的雞巴一陣酥麻,中於忍不住把濃濃滾燙的精液毫無保留的射給了我最美麗的小珠。

從此以後,不說各位應該明白,美麗的小珠我的助理,當然也成了我的地下情人,永遠陪伴我這最忠厚老實的主管快樂過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