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達電子公司的鋁制大門緩緩拉開,一台大貨車開了進來,貨車司機是個四十歲的中年男子,他穿了整齊的淺藍色條紋襯衫和西裝褲。

「老秦,送貨回來啦。」警衛阿忠照例跟進出的司機打招呼。

「是啊。」名叫老秦的司機開了車門,說:「好餓啊!」他伸手接過阿忠遞過來的車輛進出表,簽了個名。新竹廠臨時要一批零件,老秦早上急匆匆的送貨過去,偏偏路上塞車,多花了他一個多小時,錯過了公司的免費午餐。

「福利社搞不好還有點東西吃。」阿忠說:「現在已經兩點了,你可以順便去看看那個漂亮的老闆。」

「謝啦。」老秦把車停好,下車就看到班長老張,老秦跟他報備說要去福利社看看有沒有吃的。

「哎呀,你想去看那個俏寡婦就去看嘛,反正下午也沒什麼事。」老張說:「早上要不是你肯臨時跑這一趟,我可就傷腦筋了。」

於是這老秦就往福利社那方向晃過去,不過半路上煙癮犯了,達達電子公司可是廠區嚴禁吸煙的,老秦於是往廠房後面的圍牆走去,想說先抽一根煙。

老秦摸到了圍牆邊,正準備抽煙,卻聽見有女人在呻吟的聲音,他東張西望了一下,眼睛看著廠房牆上的一個氣窗,他想了想位置,那氣窗下面應該是福利社的倉庫。

這達達電子的福利社本來是兩個中年婦人在看店,誰知道公司廠長因為要照顧自己親戚,把那兩個中年婦人弄走,讓他死了老公的小姨子承包了公司福利社的生意。

這個小姨子叫做詩潔,年紀才廿八歲,是個名符其實的俏寡婦,個頭不高,不過一張白嫩的瓜子臉配上一對杏眼,一對修得細細的眉毛和前凸後翹的身材實在讓人流口水,完全看不出她是兩個小孩的媽。

『一定是那個俏寡婦。』老秦心想,於是他煙也不抽了,連忙用小跑步的沖去員工餐廳旁的福利社。

下午兩點多,福利社裡面空蕩蕩的,平常坐在櫃檯邊的俏寡婦詩潔完全不見蹤影,老秦也不叫人,逕自往福利社後頭的倉庫走去。倉庫的門鎖著,老秦附耳上去,門後傳來微微的聲音,俏寡婦詩潔顯然是極力壓抑著聲音,只有像貓叫一樣的低吟,還有男人低沉的喘息聲。老秦也不說破,就在外頭餐廳等著。

過了一陣子,只見那詩潔先走出了門,東張西望了一下,看看沒人,往裡頭招呼一聲,裡頭走出來卻是身為詩潔姊夫的廠長。

廠長一副眉開眼笑的從倉庫裡走出來,把一陀衛生紙順手丟在垃圾桶裡,然後貼在他小姨子詩潔的耳邊說了幾句話,還趁勢捏了捏詩潔窄裙下面的翹屁屁,然後就走了。詩潔見廠長姐夫走了,一個人走到櫃檯邊,剛坐下來就歎了口氣。

原來這廠長讓詩潔到工廠開福利社的交換條件就是詩潔的身體,詩潔為了賺錢養育兩個小孩,也只好讓自己姐夫輕薄,況且她正在虎狼之年,死了老公,也需要男人,和姐夫是一拍即合,只是這廠長好色歸好色,卻是個自了漢,每次辦事都只顧自己爽,次次都是匆匆來去,反讓詩潔更是心癢難耐。

這一切都被躲在一旁的老秦給看在眼中,他見廠長離去,就從角落裡走了出來,把正在櫃檯旁看電視的詩潔嚇了一跳,卻還故作鎮靜的說︰「你在這裡幹什麼?又不是休息時間,還不快去工作。」

「老闆娘,別這麼說,剛剛你和廠長在倉庫裡頭難道就是在工作嗎?」老秦死皮賴臉的說,他哈這個漂亮的小寡婦可是很久了。

「你胡說些什麼,剛剛廠長哪有來這裡?」詩潔兀自死不認帳,只是好事被老秦戳破,白晰臉上不禁浮起了一片紅暈。

「別這麼說嘛,事情傳出去就不好了。」老秦把上半身靠過去:「我聽人家說廠長是你姐夫對吧?」

「你……要作什麼?」詩潔眼見老秦那張黝黑的臉湊過來,把身體往後退。

「你剛剛跟廠長作什麼,我就想作什麼。」老秦賊忒嘻嘻的說:「你們剛剛不是沒作什麼嗎?」

「你沒憑沒據的,胡說些什麼!」詩潔還在嘴硬。

「我沒憑沒據?垃圾桶裡頭那團衛生紙不知道是些什麼東西哦?」老秦說:「那個拿去驗一下,恐怕你的騷水還流了不少呢!」

「你……下流。」詩潔紅著臉說,都怪這個廠長姐夫,包著保險套的衛生紙亂丟。她從椅子上下來,準備把這證據搶在手上。

可是這老秦一個箭步搶到垃圾桶旁,把那團衛生紙給拿了出來,詩潔眼見證據被人逮著,一雙秀目也露出了驚慌的眼神。

「來,我們來看看哦!」老秦把那團衛生紙湊在鼻子前聞了聞,儘是女人下體的酸臭味。「都是我們福利社大美女詩潔的味道耶,你自己要不要聞聞看?哎唷,這是誰用的套子啊?」

「你……你到底要怎樣啦?」詩潔又羞又氣,一張俏臉漲得通紅,可是看著眼前這個在倉庫作司機兼捆工的壯漢,她也不知該怎麼辦。

「在這裡開來看不好吧?我們進去裡面怎麼樣?」老秦笑著說,揚了揚手裡的衛生紙:「哎唷,這衛生紙還有點濕濕黏黏的耶。」

詩潔也不是笨蛋,她說︰「好吧,就進去裡面談,可是你不要亂來哦!」

「好、好、好。」老秦跟在詩潔後面,看著她一頭秀髮隨著動作搖擺,合身的黑色窄裙下面是漂亮的35吋美臀和42吋長的美腿,黑色鑲金邊的高跟鞋喀喀的響著,胯下的小弟弟早就立正站好,他咂了咂嘴唇,跟著詩潔進了倉庫。

那倉庫裡放了一張普通的舊辦公桌,其他地方都堆了些貨品,可是就是那張辦公桌上整整齊齊的什麼也沒有,水泥隔間的倉庫裡只有一盞暗暗的日光燈,另外就是牆上的氣窗透進淡淡的日光來。

詩潔走到桌邊轉過身來,只見老秦一臉賊賊的笑著,便問︰「你笑什麼?」

「沒有啊,我想剛剛你和廠長一定在這張桌上打炮。」老秦淫笑著說:「只是不知道廠長的老二有沒有我的大。」

「你不要胡說八道,這麼低級的話你也說得出口。」其實剛剛她那廠長姐夫只顧自己爽,詩潔正有感覺時,就匆匆射精走人,把詩潔這個俏寡婦給吊在半空中,她心裡還在埋怨呢!

「剛才我看你在歎氣,我想廠長一定沒讓你爽,對不對?」老秦欺了上來,詩潔只好靠在桌邊。「讓我的大老二給你爽一爽好不好?」老秦淫笑著說。此時老秦把褲拉鏈給拉開,一根粗大的紅黑色陽具馬上跳了出來,大龜頭更是晶晶亮亮,一副怒氣騰騰的模樣。

詩潔看見老秦的大陽具,吞了口口水,一張俏臉羞得飛紅,更增添了幾絲嫵媚,罵道︰「你……你不要亂來,還不快收起來。」老秦那玩意的尺寸實在超乎她的想像,她見到那鴿蛋大小的龜頭,一顆心跳得飛快。

「別這麼說嘛。」老秦見詩潔紅暈上臉,便更進一步,把身體貼了上去,一根大雞巴就頂在詩潔的小腹上,詩潔別過了臉去沒有反抗。

「來,你摸摸看大不大。」老秦把嘴放在詩潔耳邊說,一邊舔著她的耳珠。

詩潔伸出手去,摸了摸那根又熱又硬的肉棒,她纖細的手指竟然不能一把握住,心裡更是狂跳不已。

老秦趁詩潔心猿意馬時趁勢將詩潔壓倒在辦公桌上,手伸進她的白襯衫裡,從胸罩的上方侵入,手掌罩住詩潔那34D的大乳房,那對乳頭還硬梆梆的充著血,顯然還處在剛剛和廠長的激情狀態。

「好大的咪咪啊。」老秦說:「平常看不出來哪。」

「那是你不注意我啊!」詩潔騷媚的說道,她那雙手也正撫摸著老秦的大雞巴,希望呆會可以填滿她獨守空閨的寂寞騷穴。

「那我以後會好好注意的。」老秦一面撫摸著乳房,另外一隻手就從詩潔窄裙的下緣伸進去。薄薄的褲襪擋在前面,老秦一把扯破詩潔的褲襪,那條薄薄的內褲包著一個高高突起的包子穴,老秦從內褲的邊邊伸手進去,那騷穴裡早就滿是淫水,老秦一扣陰核,詩潔就悶聲呻吟起來。

「你的小妹妹那麼凸,一定很好色哦!」老秦淫笑著說,兩根手指伸進了詩潔的蜜穴中扣弄了起來。詩潔的嫩肉很快就纏了上來,隨著老秦手指的動作,詩潔發出無力的呻吟,肉洞中的淫水滿溢出來,把老秦整隻手都沾濕了。

「唔……唔……你不要胡說。」詩潔顧不得羞恥,剛剛跟廠長那次,她早就穴癢難熬了,只盼望老秦的大肉棍塞進來止癢。

「我哪有胡說,看你的水流得那麼多。」老秦一邊扣弄,一邊把褲頭解開,只是顧不得脫鞋,就任由那褲子掉在腳邊拖。

「還不是你弄的,關人家什麼事。」詩潔滿臉通紅的說,潮濕的小穴在老秦的攻擊下發出淫媚的聲音。「啊……啊……唔……好舒服……」詩潔微張著嘴,臉紅得像春天的紅杜鵑。

「舒服嗎?要不要更爽一點?」老秦挑逗性的問著,別瞧這老秦長得其貌不揚,玩女人的功夫倒是實戰好手,不枉他平常把錢都花在應召女上練來的功夫。

「好……好啊。」詩潔撇過臉去,細聲細氣的說,一雙水汪汪的大眼根本不敢看老秦。

「那我就給你吧!」老秦把龜頭對準詩潔的密穴洞口,香菇狀的龜頭擠開了28歲成熟美女的肉縫,濕熱光滑的黏膜立刻包了上來。

「唔……啊……啊……」隨著老秦一吋吋的深入,詩潔忍不住發出爽快的歎息。巨大火熱的肉棒慢慢的往子宮口前進,密穴內的每一吋黏膜都能清楚地感受到男人血管的跳動,好像不會停的一樣,詩潔張大了嘴,老秦可怕的凶器讓他產生從來沒有過的快感。

「我的東西大不大,有沒有頂到最裡面?」老秦喘著氣,詩潔柔軟溫熱的肉洞讓他感到非常的舒服。

「有……有啊!」詩潔說,她那雙還穿著高跟鞋的長腿已經纏住老秦粗壯的腰,一手撐著桌面,一手勾住老秦的後頸,粗大的肉棍一路頂進她的子宮頸中,火熱的龜頭燙得她渾身發麻。

「夠不夠大支?」老秦開始開始抽插起來,對付眼前這個飢渴的年輕寡婦,老秦直接展開猛力的抽刺,詩潔早已濕透了的肉洞也很滿足地緊緊夾住老秦的肉棒,而且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響。

「啊啊啊啊……好大……好大哦……啊啊……我好舒服……」詩潔叫出聲音來,這種被塞滿的感覺是她從沒有享受過的,跟剛剛廠長那種草草了事的性愛根本不能比,老秦的肉棒狠狠地刺進自己的最深處,陰道中那種緊密的接觸感,讓詩潔感動不已。

詩潔扭動著身體配合著老秦的動作,從結合處流出的愛液把兩人的陰毛都沾濕了,還沿著詩潔的大腿滴到桌上來。在一開始猛烈的抽插之後,老秦把詩潔整個壓倒在桌上,兩人好像在比賽似地快速把對方的衣服都扒光,讓彼此火熱的肌膚可以徹底的相貼,接著展開一陣熱吻。

老秦這時可真是爽透了,口中和詩潔香舌與紅唇糾纏著,他狂熱地吸吮著28歲俏寡婦甜美的唾液,兩顆充滿彈性的乳房緊緊在自己胸膛下壓扁著,那乳頭堅挺的感覺挑逗著老秦的神經,而自己的大肉棒被詩潔的肉洞緊緊的咬住,大龜頭在子宮頸裡面轉摩的美妙觸感,身下美女全身泛起紅潮的溫熱感覺。尤其不花錢可以幹到公司裡面的漂亮女同事,世上哪有這麼爽的事情。

在熱吻過後,老秦直起身來,把詩潔的兩條長腿抬起來直指向天,讓她紅艷艷又充滿露水的花唇被粗大肉棍插入的景象完全暴露在眼前,而詩潔那雙充滿期待的眼神直勾勾的望著老秦,在這種狀況下,不用力幹的還算是男人嗎?

此時的老秦當然也受不了這種挑逗,他雙手按住詩潔的乳房,將兩條美腿夾在他的臂彎之中,然後運力開始狠命抽插,粗大的肉棍每次都狠狠的撞擊著她的花心,詩潔被他撞的嬌聲連連:「啊……啊啊……好深哦……龜頭……插得好深哦……人家要……啊啊……要飛了……哎……啊……」

詩潔全身被固定住,細瘦的雙手緊緊的抓住老秦的手臂,她的眼神迷濛,陰道開始收縮,淫水從蜜穴中大量的湧出,弄得屁股下的辦公桌一片濕答答的。

「那你就飛啊。呼……呼……我把你送到外太空。」老秦死命地挺腰抽插,小小的儲藏室中「噗滋」聲大作。

「啊……不要了……哎……哎唷……我到了……到了……」詩潔高聲尖叫,她的全身一下子硬挺起來,把隆起的陰阜死命地抵住老秦的恥骨。

老秦知道她高潮了,插在子宮頸中的龜頭感受到一陣陣妖媚的收縮律動,溫熱的淫水沖澆著老秦的大龜頭,老秦俯身緊緊的抱住這個半小時前還只是夢中情人的美麗少婦,而詩潔很快的把嘴湊過來找到了老秦的嘴,瘋狂地吻著這個半小時前根本不熟的同事。

過了一會,詩潔的身體軟了下來,兩人交接的唇分了開來,她一邊喘息著,一邊用傾慕的眼光的看著老秦。

「你還沒有出來哦。」詩潔溫柔的問著,老秦堅硬的肉棒還頂著她的花心。

「是啊,你這麼漂亮,又這麼騷,我可還沒幹夠呢!」老秦說,泡在淫水中的龜頭又開始轉磨起來,磨得詩潔又是一陣呻吟。

「唔……要就快啊……還要問人家。」詩潔撒嬌的說,才從猛烈的高潮中恢復過來的她,很快的又開始配合老秦的動作了,粉嫩的圓臀擺動著。

老秦讓詩潔的雙腳放下,然後慢慢的把她翻轉過來,又往旁邊移開了兩步,也虧得老秦肉棒粗長,才沒有從詩潔濕滑的嫩穴中滑出來,一直保持著插入的狀態。這下詩潔變成雙手撐在辦公桌上,粉嫩的臀部往後翹高,變成老秦從後方插入的狀態,這種姿態讓老秦可插得更深入。

「哦……這樣,好深啊……」詩潔呻吟著,老秦從背後抱住她,兩手扶著她的圓臀,粗大的龜頭一下比一下大力的撞擊著詩潔的子宮口。

「啊……啊……」詩潔發出喜悅的哀鳴聲,她的雙手很快的就撐不住,變成上半身趴在辦公桌上的姿勢,老秦乾脆捉住她白皙的手腕向後拉,讓自己的撞擊可以深深地插入女人的最深處。

詩潔在這樣的猛攻下,高潮如海浪一樣的一波又一波,她覺得腦袋裡面一片空白,露出連呼吸都困難的模樣,穿著高跟鞋站立的美腿幾乎快要抽筋,要不是老秦捉住她的手腕,她恐怕連站都站不住了。

就在這個緊要關頭,福利社倉庫的門突然打開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大叫著:「你……你們在做什麼?」

進來的人正是詩潔的廠長姊夫,他離開之後,因為一份報告放在詩潔這兒,本想回來拿的,沒想到竟然親眼目睹他一向視為禁臠的詩潔居然被一個貨車司機給幹了,而且一副被幹得很爽的樣子,這讓他十分的生氣。

「我……啊……啊……」詩潔這時哪裡還能理會她正牌姦夫的怒氣,老秦火熱的龜頭正猛力地撞擊著她的花心,她的陰道不停地收縮夾緊那根要命的肉棒,令人暈眩的快感讓她的眼前的景像一片模糊。

「少囉唆啦!」老秦怒吼著,他猛撞幾下,膨脹到極點的龜頭直撞到詩潔的最深處,「噢……」隨著老秦的低吼,他熱辣辣的陽精猛力地灌入詩潔興奮到極點的子宮中。

詩潔這時也把垂下的頭抬起,頭髮向兩邊散亂,上半身猛力向後仰起,把自己的陰戶努力地貼近老秦的恥骨,讓兩人的結合更加緊密。完全不考慮在旁邊的廠長,從嘴發出有如斷魂般的絕美叫聲。

「幹……幹……」廠長看見兩人這副模樣,氣得話也說不出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在他的眼前,白色的精液混著淫水,正從詩潔的肉洞中往外流。

經過這樣一場事故,廠長本來要直接開除老秦,但由於老秦也掌握他和詩潔通姦的醜事,加上他也不希望詩潔的醜事曝光,於是加發了兩個月遣散費,打發老秦離開了達達電子。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意外的一天
校長吃肉,我喝湯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女友不穿內褲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心中的艷遇
我懷念的公車女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