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角:秋瑛( 年 32 歲 )
( 某工廠會計部主任兼總經理之特別秘書及助理 )
男主角: 福勇 ( 年 35 歲 )
內 容: 本劇情是憶男女主角年輕求學時相遇相知進而相交的回憶。

 


「秋瑛昨夜第二天,交歡時,妳用口含吮我那話兒,我有覺得非常爽快舒適呢,爾含吮得緊了,我也就只覺渾身都快美異常,真是受用極了,爾再和我來一長時間的好嗎。」

秋瑛點點頭,表示接受,但是她陰戶兒被我的手指,摸弄得淫水橫流,兩條滑滑的大腿,也不住伸縮,身體一顫一顫的動。但是秋瑛又要挾似的對我道:「褔哥我和你含吮陽具使得,不過你也要和我暢快的入一下子,令我不會落空兒才好呢。」

我也就答她道:「秋瑛,妳放心好了。」 說著便用手將秋瑛的衫褲脫下,只見褲裡面,一套紅色半透明的褻衣內褲,緊緊把她的身體束箍,她的肌肉素來健美,被這半透明的內褲緊緊的束箍,越顯臀部玲瓏浮突,更加幾分嬌媚矣。

無何大家都是衫褲兒脫光,只得精赤條條的肉體,一絲不掛。 秋瑛因為要含吮我的陽具,便起身落床,站於床口,我也橫臥在床中,此時我的陽具,經已青筋怒發,昂頭高舉,她便俯身下來,又把那櫻桃小嘴兒,盡量張開,才得癢我的陽具,慢慢含吮吞入,我這時細品此情味,覺得秋瑛的口,柔軟軟的緊緊吮實我陽具,真真實實受用舒適莫可名狀,只覺得酸癢癢。

秋瑛又將舌尖向著龜頭小孔,一舐一舐,更好像一條熱氣直貫於骨髓與丹田,痳痒痒的實在暢美。

她又再緊合其小口,將我的陽具吐出又復吞入,更加將我的手,牽長摸秋瑛的玉乳搓她的乳頭,片刻秋瑛又再使出昨夜與我含吮陽具的本領,又把她的小口,一開一合,一吞一吐,一緊一放的將我的陽具吸吮,更夾雜了片刻的吮舐龜頭,使我樂得舒適無比,熱炯炯之小口緊含實酸癢癢,痳癢癢之受用無窮,這樣之再過了片刻時光。

我的確難受極了,便一手拖了她上床來,使她仰天躺著,分開了她的白嫩的大腿,便來個餓虎撲羊式,把陽具朝著秋瑛的脹卜卜的陰戶一插。 因為秋瑛的陰戶熬了這些時,淫水早已是泛濫於陰戶內,而且我的陽具,又經她那小口吮吃過來,也塗滿了她的口涎,不費甚麼力量的以正正的一插,不費甚麼力量,便來一個全根盡入,我也就大起大落的,重重的插弄個不休,只聽見一連串的漬漬陰水聲,卜卜乍乍的響著,越發的增加淫興不少。

秋瑛經我瘋狂的一起一伏,用力地爾刺襲擊,也快快然,興緻不少,滿腔桃紅色彩,雙目迷成衹有一絲,還半開半掩的,鼻音唉唉唔唔,美妙非凡,另成一種音韻,甚為動人,口中還叫出了。

   「好褔哥……樂死了……來吧……真真好……來來……重重……的來好…….。」

口裡不乾不淨的浪叫,還把腰肢扭動,雙臂圍繞我的肩膊,下面的屁股也不停的旋轉迎合,我也一面用手搓捻她胸前乳峰,與及用指頭撚撥她的乳頭,還想把她的舌尖舐吮,嘗嘗她的脂香,誰料秋瑛口中叫得起勁,絡繹不絕,艷語浪聲,連連串串的不停叫出,便不肯把丁香舌尖過口來,我衹得把佈滿紅色彩的粉臉,緊緊的吮個遍,而且下面用手去摸秋瑛的陰阜,再用陽具重重的深投猛刺,以為報復她不肯把丁香舌尖,給我吸吮的懲罰而矣。

果然不到一刻,秋瑛就更形騷浪,全身不停地顫動,兩條玉腿,擺動力挾的不知安放在何處是好,口也氣喘急迫,叫不出聲音來,只有喉嚨裡,咯咯的含糊其辭一鼻裡唉唔亂呻,極像大病的人痛苦的呻吟。  惟是秋瑛相反的是極端快樂,而又氣息喘喘,口裡喊叫不出,積聚說話於胸,因氣息過喘,欲說出而又說不出,又受著神經系統的受痳痺所影響,所以變成了呻吟代表了愉快的聲調與快樂的說話。如此的雙方互相纏戰了許久,秋瑛還未露出敗像來,越戰越勇的,且把大屁股,用力地旋轉迎合,演高落底的腰肢也扭動更速,一雙水汪汪的眉目,斜斜的望著我,作出了滿臉的淫蕩笑容,唇角還掛著了輕視的態度。  意思是像徵著互相纏戰了許久,我仍然未把她戰敗的心理,我既然推出得秋瑛的心理,也自然思起床。照著了日前的方式刺衝她,一定能將秋瑛戰敗,因為秋瑛得著地利,進退攻守,毫不費力,且還是以逸待勞,忙中也可以休息養氣,比不得我以雷霆萬鈞之行動,抱著一鼓而下的決心,勞師遠征,上攻下擊,雖為秋瑛所困,進攻時候一久未免覺得稍為吃力,對方而且也是能攻能守的勁旅,且得到相當形勢有利的地位,把我一枝前進突破敵人的精銳,困入袋形的陣地裡,迫我攻堅,以消磨我的士氣,同時還用淫蕩笑聲調,以散漫我的軍心。  對方所用的計非為不毒,想在我軍心散漫時,與及士氣頹喪時,即發出主力,把我克下,而迫我潰敗。 細思至此我就立即將陽具突然抽出,連隨跟著,將身起,這一個舉動來得突然,頓使秋瑛微微地一驚,一把抱住,秋瑛道:「洪哥在這快活適意的興頭上為何突然離開。」

我答道:「這樣的做作,吃力不討好,要改一改作風才對。」 說著又一面轉身落下床來,跟著把秋瑛移轉身軀,把秋瑛的大屁股擺在床口,一面把她的兩腿分執,使她盡量分開著,那話兒也比先前開了許多,還隱約地見到陰戶裡面的花心子。

我則立在地面,將陽具對正她的陰戶,秋瑛見了我這樣的擺佈她,把手輕輕的打了我大腿一下道:「擺佈人做那樣,討厭人憎呢,你看這樣擺佈著弄我,又試試看你有何本領,把我戰得潰不成軍。」

說完又淫淫的把目看著。作了一個會心的微笑,我聽了也不和她再講,重新又揮動大軍直叩娘子關城門,於是休歇了大戰又再告爆發,果然就這次佈了這陣勢,使敵人的陣地無從穩藏,而且盡量顯露著,何者為山,何者是澗,何者是高原,何者險如蜀道。

最妙不過是對方陣地,總樞紐的雨花臺,發施號令參贊戍機的重心地帶,無可偽裝掩護,我既明白,對方的陣勢,乃下總攻擊令,果然三軍用勞,精神赫赫不避水火,直驅對方娘子關,一接觸只插弄了一百多下既將對方的攻勢瓦解,娘關宣告陷落,對方的左右兩翼,又使出先前的故智,想將我的精銳,又再困於袋形陣地中迫我降服。

但是對方的戰略已被我推測清楚明白,故此我不理會地左右兩翼散開,誘我入圍,祗把勢如破竹,一刀直入的大軍,向住對方的玉女峰,白石岩裡的司令部雨花臺,鼓噪而進。

不過秋瑛的陣地,確屬堅強,且軍心不亂,從容應付,我雖然勢如破竹地陷落了,她之娘子關與及攻破了她許多堅堡,惟是她沉著應戰,據險死守,片刻又果然陷於她之袋形陣地中被她纏戰住了。

我不得已,祗好揮軍竭力地一進一出一刺的直撲,秋瑛自經我無意巧合的擺佈至床邊成拗蔗的方式後,陰戶盡量的分開,復經這樣出力的一起一落,抽猛力送,亦就不由的緊張起來,全身更無片刻的停止,不住的扭動柳腰,屁股兒旋轉迎湊,口裡越發叫得聲高而又含糊,祗穩約聽見是什麼樂死了,親….心….肉….肝….的亂叫。

繼又是氣短掀風,聲嬌音媚,一種川流不息,千變萬化的淫蕩之聲,不要是身臨其境的我,就是別人聽了,亦必混身有如觸電般,坐立不寧,禁不住色情大動呢。

這時我為了她的淫言艷語所衝制,更加壓住了身體,大施狂蕩,弄得秋瑛的陰戶淫水滴滴,漬漬有聲,與秋瑛絞滴滴,嬌媚無限的淫蕩聲,更襯著格格的床響,枕旁的箱環聲,雜現並作,此時此景,蓋亦可以稱為良辰美景奈何天啊,這時我將玉莖力挺,直向秋瑛的花心著撞去,更加起一出一進之間,龜頭與她的陰道壁,互相摩擦大家都感覺到有一種似麻非麻,如癢的感覺,其味真有無窮的受用與有趣,真是難描寫。

秋瑛亦怏怏的將她那雙玉手,緊抱我的腰,口中吶喊著又聲聲亂說亂喊的叫個不停,其聲音時高時低的,斷斷續續的,喊出了抖調兒來,如此的樣子片刻,秋瑛的陰戶裡面淫水有如懸崖飛瀑,春朝怒漲,淫水直流,將她的兩條如雪之白的大腿,在下面亂動,她亦是感覺得極欲死,故有現象。

無奈的祗見她的粉腰,用力屁股往上挺了挺,雙手牢抱我的頸,下面兩條大腿,則交卡橫著出力的將我繞實,我在這時亦覺得她的陰戶裡,有陣陣的淫水狂奔出來,沖灑得我的龜頭,似麻痺又非麻痺,像酸麻麻地竟忍不住了,也就陪著她洩了精來,再互相擁抱了片刻,才分了開來,辦理善後清潔工作。

總計與秋瑛這次之戰役,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刻,清潔後大家都疲倦萬分,相抱地在床上休息,秋瑛胸部,還是個起伏不停,嬌喘細細,髮邊鬢角,還有微微的汗珠滲出,我便取笑她道:「秋瑛,現在如何,早先誇下大口,現在比我改變陣勢,也就將妳衝殺得氣喘如遊絲,混身難動,汗流浹背,口中亂呼亂叫,現在已經不須用力,就將妳輕輕殺到大潰而敗,看妳別時還敢稱老子否。」

秋瑛聽了不服,打了我臉上一下,道:「白牙斬斬,看你也不是和我一樣嗎。」 說著說著還用劃著臉對我再說下去。 「羞….羞,看你這寶貝兒,殺到滿身傷痕現在縮頸藏頭,不敢見人了,難為你也。」

見她還說得出此種風涼話來。 我見她這樣情形,也就對她說道:「秋瑛,不要多說了,現在閒話小敘,言歸正傳了,秋瑛妳昨夜對我說的事,趁此大家都筋疲力竭的時候,兌現了吧,也由我聽得自自然然好了。」

秋瑛聽了我催促,她一說她的失身往事,很幽怨似的道:「洪哥還是少說了罷,這令人傷痛的追述,說了起來,甚為難過。」而且投入我懷中,輕輕的吻著她的臉兒道:「當我在剛巧十五歲那年,我們全家人都在家鄉居住,那田家樂的日子,倒是過得安靜和快樂,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習慣,我自在的過著,雖然我全家的人,只有父親和我母親,與及我的九歲弟弟而矣,我父親在家鄉裡,可稱得上是小康之家,不愁衣穿住食,倒我是全家和氣快活。

   「弟弟在埔心村的小學裡讀書,我則上國中,平時跟母親學習女紅,與助母親廚房的工作,似這樣的家庭,在鄉間裡,無須終日聯手胝足的終日在田中工作,我可說是天堂與地獄之間,但是物極必反。」

   「就在這年的夏天,我的母親竟然染上了流行病,死去了,禍根從此就種上了,母親的百日過後,就有很多之淫媒來說我的父親娶填房娘,當時我的父親已經回絕了很多,但經不起日久的浸淫,及生理上的需要,卒之娶了鄰村的一個已婚孀婦作填房。」

   「初時返來的時候,倒能待我姊弟二人有些好處,及至日久,她的原形,也就現了出來,這時父親因為和友人合股在高雄做生意,不能時常的在家,她本是一個極端淫蕩騷浪的婦人,不慣獨宿的,父親既然不能在家與她長敘,每月只有回來一次或二次而矣,她本是夜裡無郎君睡不著的人,看我姊弟二人年幼,竟瞞了父親,招接往日未嫁過來我家時,與她私通的姦夫,公然上門來我家,對外人則說是她的姑媽的兒子,也是她的表兄,現由遠處來探視她的,公然接他在家裡居住在左邊的客房間。」

她的姦夫在這住了十多天,父親也回來了,對他客氣得很,還對他說,既然遠路往來不便可以在我家中住長久一點日子,然後在歸去,以免跋涉,隔日父親也就照常南下高雄去了。

隔日她的那位表兄,說要帶我及弟到台北玩,但弟弟要考試,只帶我一人北上,說好順便幫她帶一些胭脂粉類,我的後母高興的不得了,出門前還特別交侍要早點回家。

誰知一到台北,他說有點累,想先休息一下,帶我到旅社便開了一間房間,當我一進到房裡他的真面亦表露無疑,露出了他的真面目,來台北是借口,真正目地是要佔有我強暴我的身體,說什麼太久沒有玩玩幼齒的,我呢?剛好可以免費的長久來滿足他,因那時我身材算是同年齡中早熟了些,乳房發育特別好,那時胸圍就有32吋大,腰圍24吋,臀圍35吋,臉旦長也蠻標緻,所以當他到我家中那天起就一直打我身上的主意,今日終於被他等到了,由他身強體壯,以我這一介弱女子那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沒三兩下功夫時間我全身的衣服就被他脫的脫,撕的撕,就連最後一件三角褲也難逃一劫被撕成兩半,我當時兩手不知要遮乳胸還要遮下陰戶,只見他自已脫光衣服,下面的陽具是粗大無比,第一次看到男人那支大陽具足足有七寸長,紅的發紫,漲滿著,且又高挺,當時真害怕,我那小小的陰戶容得下它,一時心慌想跑出去,但被他那強而有力的手捉回來,一手就把我往床摔過去,人就暈過去。

昏昏沉沉中只感到陰唇顫抖不已縫裡似人淚滴,而喉頭奇乾,嫩穴一幌幌的磨著,騷水也潺潺的向外猛洩,有如似逢狂風暴雨一般,被逗得淫亂饑渴的驚醒過來,我連忙要推開他,但他越緊抱著我,他另一隻手撫摸我的全身,最後他用從我身上撕下的衣服將我雙手捆綁,然後由頭至腳的打量,我一身細皮白肉是那樣美而標緻,高誓乳峰柔軟光滑,圓屁股白裡透紅,紅裡帶水。

腿是這麼的勻稱,白嫩酥胸,臉蜜紅暈迷人,似花賽玉,更有一座高凸豐滿的陰戶……一面觀看,只見我的私處突起,中間露出一條細縫,四處無毛異常滑潤。

   「妳真是一個美人胚,我早已注意,只是今天看令我真是想不到有如此的美,妳那可憐的後母有妳的一半那該有多好。」

你快放開我,要不然我大叫了,小人的他說道:「要叫隨妳叫,等回到家會讓妳叫個夠叫個爽呢。哈……哈……大笑」

我再甚樣的爭扎也餘事無補,只見他看得淫性大發,張嘴伸出一根大舌尖,沒命的舐著我的陰戶,舐得我淫水直流,白嫩屁股搖幌不停,嘴裡不停哼著,我那一絲理晶之苗,早被吹跑一乾二淨,我是從未嘗鮮的嫩穴也忍不住惑性大發,躍躍欲試,接著他整個身子壓下,直壓得喘不過來,他的大陽具對準向小穴而來,摸著鮮紅嫩小穴口就往裡塞。

我當時感到一陣刺痛,他且用力插進去,我唔了一聲,幾乎痛的快掉下淚來,也差點昏死過去。

他見狀說道:「妳痛了嗎?妳若打算不痛,先和我親親,我便不使勁。」

就這樣無奈的我,趕緊將舌頭吐出,送入他嘴裡,他快意異常,下邊亦不再用力,只輕輕挺送,半響才全部送入。

他對我總是很體貼,幹了一個鐘頭,始終沒有放縱,但是我的下體,亦已竟有些腫起來了,一次幹完,他把我雙手解開,我起身來穿衣,他且拉住不依的對我道:「我好不容易把妳弄來,插一會兒就完了嗎?妳先歇一歇,回頭我們還要好好玩一玩呢!」

這時我已不像先前那麼害羞及害怕,輕輕說道:「改天再說吧!」 他亦反道:「不行,無論如何今天還要插一回。」 我堅持道:「改天吧,我今天痛得很。」

但那畜生郤又以強而有力的手,分開我的兩腿,另一手提著陽物,向那腫起的陰戶慢慢送入,每逢進入一點,我便啍嗯一聲,好不容易又塞了個盡根而入。 他好不得意,不由狠狠的抽插起來。我含淚哀求著說道:「你饒了我吧,我要痛死了,求求你不要在插了。」他竟不在理會我哀求,粗黑雞巴每幹插進一半,渾身立感一麻,這粗大的雞巴真令人吃不消。然後他用自己兩手緊緊抱著我的腰,然後下面瘋狂的抽插起來,他將盡根雞巴插入,直抵穴心,我強忍刺痛,又怕他狠幹過頭幹抵子宮,若幹穿了?我只好盡量配他的插弄,奇怪的事這次沒有上次的那麼刺痛,且不多時,我的騷水也潺潺的向外猛洩,我不由的浪起來,粉頰泛起兩朵彩霞,神情淫蕩,漸漸狂野著魔似嬌哭,嘴裡浪喊著:「唔唔….天啊….爽死人了….好….舒服..唔唔..」

他見我高興浪叫,就用大龜頭在穴壁上磨擦,上勾下衝,一身浪肉混混動著叫道:「哎唷……癢死了……穴癢….死了……救命….快….別磨….快幹……重重的幹小穴….要你….重重……幹……..。」

不多時他高舉並分開我的雙腿,我陰穴更加顯露,我用雙手緊摟他脖子,屁股轉動得更厲害,穴心亦配合他龜頭的揉擦:「啊….好……你真有一套….被你弄得….痛快….快猛幹….啊….好啊……。」

他加快了速度,一下下結實的插進了子宮,兩個卵蜜蛋敲打著白裡透紅屁股,「啊….真是美….極了……穴可舒服….上了天啦….唔……嗯……..唷……痛快死……了……真……會插……每下都叫我發浪……啊……..我愛死你……。」

他被我的蕩聲引發性起獸性,猛把陽具頂下,粗大的雞巴使勁在穴上磨磨轉轉的。「啊唷……我忍不住了……舒服極……要丟了….快狠狠……幹….親祖宗….快轉..猛力磨….丟….要……丟了….再轉……..快磨….丟了…….。」

我猛將陰壁收縮緊密,一股濃熱淫水從子宮噴得他發寒的抖顫,也將熱辣辣的精液,一陣一陣的射進子宮,雙雙的進入極樂後,他緊抱著我還不願鬆手,雞巴在穴裡跳跳的。

這一次的他功力更大,足足插弄我兩三個鐘頭才洩出,他擁抱著我睡,直到天黑才回去,所以從那天起我就成了他的新玩物,每三二天就瞞著我繼母與他上床縱慾一番。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安慰心情不好的女同學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日月斬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