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一簾幽夢(我和舅媽)第一部 1~4 完

   第一章  那年年少,你就闖進了我的心

  第一次見到君兒是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那年10歲,正是朦朦朧朧的年紀,
就感覺她好漂亮,符合當時的我對女性的一切幻想。

  她跟她的兩個姐姐在一起說話,我跟同伴玩耍的時候跑過她們身邊,同伴摔
了一跤,我扶他起來,抬頭就看到了君兒。

    她對著我笑,又跟姐姐們說:「咱村子裡誰家的小孩啊,男孩女孩,真俊。」
有些柔弱,有些淒美。

    君兒大姐陸九月笑著說:「他外甥啊,你這都是訂婚酒了,連外甥都不曉得
咯。」

    君兒聽了似乎蠻不高興,小聲跟兩個姐姐說著什麼。我就突然惡作劇一般的
喊了一聲:「舅媽,大娘娘,二娘娘。」

    君兒就突然臉紅了,狠狠地瞪了我一下。那年君兒18,成了我的舅媽。

  舅媽跟舅是娃娃親,因為外婆生病沒有錢供舅讀書了,舅輟學幾年,就跟舅
媽結婚了。

    舅年輕的時候在我的印象中是個書呆子,還有些小氣,是他們村第一個戴近
視眼鏡的人。

    我們屬於北方比較窮的村莊,讀書是唯一的出路,戴眼鏡在那時的人們眼中
就是好學生,我並不這麼認為。舅媽也不這麼認為,她說戴眼鏡就看著沒有了男
人氣了,柔柔弱弱的。
 
  說起外婆,心中總會甜甜的。她最寵愛的孩子就是我,從記事起一有時間就
往她家裡跑,我家到外婆家裡只行兩個小時,從不覺得累,總是樂此不彼。這也
間接導致了我跟舅媽的這段緣分(是孽緣吧,我只是不想承認)。

  
    言歸正傳:

    小學五年級的時候,表妹一歲了,但是外婆病情也開始加重,我一有時間就
去看外婆。

    但是外婆因為得的是肺結核,舅就不讓我跟外婆外公一起睡了,讓我跟他們
還有小表妹一起睡。我挺不願意的,當晚就鬧了脾氣,外婆就哭,舅媽摸著我的
頭說小林你也長大了要聽話。我還介意她聽嫁給舅的事之後不高興的事情,不想
在她面前露怯,所以就答應了。

  期末全縣統一考小學升等考試,我不負眾望考了全縣第三名,其實我可以考
第一的,因為考試前喝的水有點多,考試由緊張就直接尿教室裡了,害得我數學
試卷沒檢查。

    那時候舅媽見人就取笑我,說看我外甥多厲害尿教室了還考了全縣第三名。
我都發了好幾次誓說沒人曉得,她都給我不保密。

  暑假我就像往常,一下在家照顧外婆跟表妹,舅他們就去地裡幹活。

    直到那天,平靜的生活就我親手打破。

    外婆在外屋我躺著,小表妹在裡屋睡覺,沒有好看的電視,無所事事的我就
去舅的書櫃中找《讀者》看,然後就找到一本帶鎖的女士日記本。它應該是舅媽
的,沒想到舅媽還寫日記,想都沒想想就打開了(開帶鎖的日記本是老爸教我的,
他老打我的日記本,用針一挑就開了)。日記是從表妹出生之後開始記的,有幾
段內容記得比較清楚:

  孩子出生了,他起的名字,很俗,但是無所謂了,孩子平安幸福就好。她不
要像我,要過自己喜歡的生活。要像小林,長得俊,還要學習好。

  小林今天哭了,因為不能跟婆婆一起睡。我突然有些心疼他,這個世界,親
人最重要,這也可能是我不反抗這段婚姻的原因吧。

  兩年了,地裡面勞作很苦,有些想在縣城開縫紉店的時候,但是看到倩兒,
就感覺無所謂了。他小氣,不浪漫,種種,但始終是一個顧家愛家的人,這對一
個女人來說應該夠了,夠了嗎?

  小林考的很好,但是竟然考試的時候緊張尿教室裡了,笑死我。兩年長好高
了哦,快跟我一樣高了,孩子就是長得快,所以倩兒要快點長哦。

  ……

  我蠻感性,正好前幾天剛看完了路遙的《平凡的世界》,看了日記之後所有
的書生意氣就一起爆發了,然後就哭,突然就理解她了,舅不浪漫不闊氣,一點
都不中她心,但是她還是嫁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害死人。

    晚上的時候就一直想著日記本的事,很晚都沒有睡得著,迷迷糊糊中就聽到
舅媽的聲音:「小林在呢?」

    我很緊張,又隱約期待著什麼,慢慢調整呼吸。一會兒,就感覺一隻手摸進
我被窩,摸到我的肚子,手很軟,手腕溫熱,我知道這是舅媽的手,我嚇得抖了
一下,就感覺手停住了,不知為何小弟弟就突然翹的直直的,我更是緊張,想翻
身擋一下,又不敢。那只手突然徑直伸進我內褲,掐了我硬邦邦的小弟弟一下,
又握了一下,又狠狠的掐了一下才收回去。

  那晚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第二天就夢遺了,第一次,囧的要死。

  我十點鐘才醒來,表妹不在,應該是被他們帶到地裡去了。

    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洗內褲,遺精我不陌生,因為我比較喜歡看書,從書裡就
曉得有這麼一回事,只是怕被舅媽看到,把內褲曬到外院一堆用來燒飯的乾樹枝
的背面。

    十一點,舅媽帶著表妹就回來了,我有些不敢看她,抱過表妹就準備跟著她
去廚房,像往常一般幫著她燒火做飯。

    她轉過身,手裡邊拿著我曬到外邊的內褲,說:「乾了,差點被風吹走了。」

    我臉紅了,拿過內褲轉身進屋放到我的包裡。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燒火的原因,我的臉一直是熱熱的,低著頭一直往灶裡放
樹枝。

    「小林,火太大了,少放點樹枝。」舅媽說。

    「哦。」我把火壓得小一點,然後抬頭看她,就看到她對我笑,然後摸著我
的頭說:「沒的事,舅媽不會跟別人說的。」

    我低了下頭又抬起來,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她好像知道我要說什麼一般,
說道:「你舅我也不會說的。」

    我點點頭,小聲嗯了一聲。她又摸了摸我的頭。

  以後我就特別注意舅媽,她有一米六高,現在看來是美女的標準了,但是對
農村地裡幹活的婦女來說,有些瘦了。她有許多好看的衣服,大多都是自己做的,
但是只有去縣城才穿。

  幾天之後因為地裡莊家收的差不多了,舅就去出門打工去了。跟舅媽獨處,
我有些高興。

  之後連著幾天陰雨綿綿,無所事事的我,就去找這邊的小孩玩耍。天黑才回
家,發現門鎖了,我就喊舅媽開門。

    舅媽是跑著來開門的,開了門,我看到她只穿著一條吊帶,長長的一直到膝
蓋。

    她開了門叫我把門鎖了就跑著回去了,我把門鎖了進了裡屋,看到地上一大
盆水才曉得她是在洗澡,小表妹在炕上睡著了。

  「舅媽,你洗完了沒,我出去玩哈子再回來。」

  「沒事,完了,你把桌上那盆水跟我淋一下頭髮。」舅媽坐在椅子上低著頭,
指了指桌上說。

    我拿起水盆給她澆頭發,就看到她吊帶包不住的胸脯,很大一片,白白的,
隨著洗頭的手一晃一晃的,我的腦袋就白茫茫一片。

  「小林,小林,傻了啊。」我回過神就聽她說:「你也洗洗吧,這水熱著呢。」

    看到舅媽一邊拿毛巾撮頭髮一邊指著水盆,兩顆乳頭尖尖的,格外顯眼。我
低下頭說好。

  我們這邊水特別珍貴,以前都是我先洗了以後舅舅就著二道水就洗。我三下
五除二脫的只剩一條內褲,一會兒就洗完了。

    正好舅媽擦了頭髮抹了油。我們一起把水端出去倒了,離她近點就聞到淡淡
的香味兒,至今不曉得這是什麼油,這種味道至今帶我腦海中徘徊,後來我問她
什麼油,她也忘記了。

    可能是留在我腦海中的是那種少年情愫的感覺吧。

  表妹醒了,哭著要吃奶,舅媽很生氣說:「這麼大了還吃奶,疼死了,小林
你把辣椒面拿過來。」

  我去廚房把辣椒面拿過來,舅媽拿掉左肩的吊帶,漏出白白的乳房,很大,
翹翹的,乳頭圓圓的,紅紅的,不像很多婦女那般黑。她見我拿著辣椒盒在那裡
傻站著,就說:「抹點,倩兒嚐著辣以後就不敢要奶喝了。」

  「嗯。」我手指蘸了辣椒就乳頭上抹,因為緊張蘸的有點多,辣椒油順著奶
尖一直往下流,我慌了,就趕緊換了一隻手擦辣椒油。那是我第一次摸舅媽的乳
房,軟軟的,熱熱的。

  「小鬼靈精,你是要塗我一肚子吧。」舅媽笑著說。

    我說:「不是。」

    舅媽說:「洗洗手,那個熱毛巾來。」

    我拿著毛巾去廚房,洗了手燙了毛巾拿進裡屋,看到表妹果然不喝奶了,被
舅媽哄著睡著了。

  舅媽拿過毛巾當著我的面就擦辣椒油,我也開始膽子大了,不躲著,就看,
我知道舅媽不罵我。

    舅媽的皮膚白白的,沒有像其他的農村婦女那樣黑,我才想起舅媽每次幹活
都是穿的厚厚的,戴著遮陽帽跟手套,舅媽很愛美呢。

    舅媽擦了之後,我就把毛巾拿出去洗了,回來看到舅媽趴在炕上寫日記,我
就拿一了本故事會隨便翻著看。

    聽著舅媽細細的呼吸聲,想著她的乳房,白白的肚子,一個字都看不進去。
 
  「小林你不學好,看的這是什麼啊。」舅媽湊近我,指著書說。

    我順著他的手指看到書上寫著這麼一段話:『她的胸脯即使被衣服包裹著,
都能感覺到他的大,兩隻小白兔似乎要甭破衣服跳出來一般。』我都沒法解釋,
只是低著頭不說話。

  「現在還小,不要看這種,要好好學習,長大才能看。」舅媽摸著我的頭說。

  「嗯。」我轉過頭對他說,看到她的眼睛大大的,亮亮的。

  第二天,雨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我因為不聽舅媽話少穿了衣服就感冒了。
舅媽拿感冒藥給我吃了,到下午還是不見好,舅媽說快要開學了,還不見好就要
讓我爸爸帶到縣城裡去看看。我蠻不想的,但是沒辦法。

  晚上舅媽讓我跟她擠一個被窩,蓋兩床被子,這樣能出汗,感冒好的快一些。
把表妹哄睡著了,舅媽就催著我睡覺了。我都不知道手放哪裡,像立定一般的放
的直直的。

    舅媽讓我早點閉著眼睛睡覺,但是我一點都沒有睡意,感覺到她一會兒摸摸
我的頭,一會兒試試我的被子蓋好沒有。小弟弟又翹起來了,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就轉過身。

  「別亂動,小心被子裡面進了風。」

    舅媽說著就替我掩被子,我能清晰的感覺到她的乳房挨著我的背,軟綿綿的。
舅媽掩了被子往回收手的時候就碰到了我直挺挺的小弟弟。

  「小屁孩子,感冒了還想亂七八糟的事情。」說著就掐我的小弟弟。

  「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它就這樣了。」我小聲說。

  「沒事,好好睡覺就好了。」

    舅媽的聲音軟軟的,氣吹到耳朵,癢癢的。說著就把手伸進我的內褲,壓了
一下,小弟弟條件反射地彈了一下。舅媽就握住它,上下套了兩個,我感覺更熱
了,有些發抖。

  「舅媽,我的雞雞上怎麼會長毛呢。」我小聲問。

    其實我知道長大都會長毛,上廁所的時候就看到同學的長了很多,我的只有
幾根。

  「長大了都會這樣的,別害怕。」

    我能感覺到舅媽的聲音有些顫抖。舅媽說著就在我小弟弟根部找到幾根毛毛,
一根根捋著。

  「睡覺吧,明天醒來感冒就好了。」舅媽似乎要把手取出來。

  「舅媽,你抱著我睡,好不好。」我說。

  舅媽半響沒有說話,然後就感覺到她一直胳膊從我脖子下邊伸過來攔著我,
一隻胳膊從我腰穿過去伸進內褲,握住我的小弟弟,輕聲說:「睡吧。」

  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跟一個女人一起抱著,抱得很緊,緊的快要窒息。然
後就感覺我的小弟弟抖了好幾下,我知道我又夢遺了。

    我準備要脫掉內褲的時候,感覺到一隻手鬆開了我的小弟弟,我猛然曉得我
還在舅媽的懷裡呢,我夢遺了舅媽一手,舅媽才醒來了。

    我不敢醒來,閉著眼睛裝睡。舅媽在我內褲上擦了擦手,然後輕輕脫掉我的
內褲,替我擦了小弟弟上的精液,然後握住它搖了搖,我忍著不讓它硬起來。

    被子裡一股冷風吹進來,舅媽起身了,我聽到她遠去的腳步聲,長長深了一
口氣,才準備起床就聽到腳步聲又來了,只有繼續閉著眼裝睡。

    舅媽輕輕躺下,拿一件內褲慢慢替我穿上,然後手伸進去,握著小弟弟,還
沒等舅媽像先前那樣搖,就不受控制的硬了。舅媽怔了一下,沒有拿回手,說:
「小林,你醒了啊。」

  我輕輕嗯了一聲:「舅媽,我感覺我感冒好了。」

  「是啊,感冒好了你才會做壞事,是吧?」舅媽拍了一下小弟弟又說:「感
冒好了就好,我都擔心死了!

  我轉過身,看著舅媽的眼睛說:「舅媽,你對我真好。」

    舅媽拿出握著小弟弟的手,摸摸我的頭說:「傻孩子。」

  「舅媽,幾點了,什麼時候起床。」

  「才六點鐘,還在下雨呢,再睡會兒。」

    舅媽說著就替我掩好被子,手抱著我的屁股,往她哪裡緊了緊。我的臉貼著
舅媽的脖子,感覺小弟弟貼著舅媽的肚子,軟軟的,快要陷進去了。

  「你這咋這麼不老實呢。」舅媽手伸進內褲,掐了一下我的屁股,酥酥麻麻
的。

  「我不知道,一挨著你就這樣了。」我在被窩裡悶聲說到,嘴貼著舅媽的脖
子,感覺到她的脖子熱熱的。

  「你長大了,以後不能跟舅媽一起睡了。」舅媽舒了一口氣說。

  聽到這個我很傷心,感覺這可能就是最後一次跟舅媽一起睡覺了。伸過胳膊
抱住了她的腰,抱得緊緊的。

  舅媽見我不說話抱緊她,似乎感覺到了我的不捨,許久才輕聲說:「那你要
聽話,不要讓別人知道。」

  我很高興,點點頭,又說:「嗯。」然後惡作劇的舔了一下她的脖子,「舅
媽,癢不癢。」

  「不癢。」舅媽小聲說,聲音有些發顫。

  我又舔了一下,「癢不?」

  「不癢。」

  我拿手在她咯吱窩撈了一下,舅媽說:「癢啊,乖乖睡覺,不要把倩兒吵醒
了。」 

  第二天我還是回去了,爸爸來接我的,爸爸是做藥材生意的,很多時間在外
邊跑,平時沒有時間管我,這次回來肯定是要把我帶回家準備上學的事情了,用
老爸說快要開學了,要回去看看書收收心。

    我滿臉的不捨,舅媽就摸著我的頭說:「回去好好讀書,長大了出息了帶舅
媽去旅遊。」我點頭說好。

  我家裡在農村,因為考試考得比較好,老爸就動用他做藥材生意的同事聯繫
到聯繫教育局的人,把我轉到縣一中去讀書了。
第二章   shao年的夢,夢醒還好你還在   

    現在想有些事的發生總是因為各種巧合,要不是有所謂對的時機,君兒對於
我都可能只是年少時的一個旖旎的夢而已。

  初一開始上課就忙到沒時間想別的了,那時候又小,情情愛愛的想想就被書
海淹沒了。

    中學那時候學校是沒有宿舍跟食堂的,都是在外面租的房子自己做飯。因為
回家路途較遠不利於學習,開學就一直在縣城待著,中間舅媽來看過我幾回,有
的時候一個人,有的時候跟同伴一起,給我做了飯就回去了。

    寒假學校組織去上海學習,我因為學習好,學校點了名要去的。就這樣一直
到初三結束,總是因為這樣那樣的事情,去不了舅媽家裡,自己的家裡都只去了
一次,而且是為搬家,老爸在縣城買了房子,我自己的小窩也沒了。

    初三那年倩兒就來縣城上幼稚園了,我家房子就在幼稚園旁邊,倩兒就被老
媽帶著。所以舅媽倒是常來縣城,每次來都會等我放學看看我,印象最深的還是
摸我的頭,叫我好好學習,以後帶她去旅遊。

    她來我都會很高興,拉著她說這說那的,因為我們家一幫子大老粗,包括以
前還是書呆子現在跟著老爸做生意的老舅,只有舅媽平時看看書看看電視,能跟
上我的思想。

    記得有一次我跟她說曾經看過她的日記,她笑著說沒關係那本日記丟掉了現
在不寫日記了。

    我說那你忘了我咋辦呢,她說記著呢。我就想她是不是也還記著那晚的事。

  初三畢業,我一如既往考的很好,市統考27名,記得這好像是我中學開始
市統考最低的名次,但這在當時簡直就是我們村的傳奇,用外婆的話來說就是我
們祖墳上冒青煙了。可是,在我成績公佈的第四天,外婆就離開我了。

  那天我在同學家裡跟他借他哥哥高1的課本,準備暑假準備預習一下,剛背
上書包,就看到老媽靠著同學家門哭著跟我說外婆走了,要我趕緊跟他們一起去
外婆家。

    當時我眼淚就下來了,我簡直不能接受,背著書包就跑,一路一直哭,到外
婆家門口才曉得還背著書包,扔掉書包就跑到停著外婆的廳房的香火前……那幾
天就一直哭,看到死去的外婆滿臉皺紋的臉就哭,聽到院子裡木匠們拿錘子釘棺
材的聲音就哭,想到外婆對我好的點點滴滴就哭。

  下棺後的第八天,親戚朋友們陸續都走了,爸爸跟舅去處理生意上的事了,
外公、倩兒跟著老媽去縣城我家住了,因為這邊教育局規定,小孩要讀縣城的小
學就必須要有縣城的戶口或者房產證,所以舅在老爸他們的勸說下,也狠了心在
縣城買了房子(男人總是在結了婚有了孩子之後才算是真正的男人,才會狠拼,
才會擔當。這一點,我後來才體會到)。

    我不想去縣城,因為聲音啞了就搖頭表示不去,老媽說讓我幫舅媽收拾東西,
過段時間好搬家。之後我跟舅媽獨處的時候,我才注意到舅媽也憔悴多了,只是
看著還是幾年前的樣子,不顯老。

  說是收拾東西也沒啥收拾的,再說舅媽知道這幾天我一看到關於外婆的一些
物件都會難過,所以都不讓幫忙。

    因為嗓子疼,每天除了喝蛋湯或者粥就只有看電視。這天中午午睡起床看到
舅媽不在,想著她可能在我舅當寶貝一樣的那兩畝栽著當歸苗的地裡幹活。我沿
著小路往當歸苗地裡走的時候,才發現七月份的家鄉是特別美的,那時候還不懂
的跟車水馬龍的城市相比鄉下的寧靜,只是聽著楊柳樹被微風吹著輕輕地擺沙沙
地響,看著野菊花迎著太陽靜靜綻放,一下子就感覺心情好多了。

  舅媽果然在這裡,像是有感應一般的,我還離她很遠的地方她就看到我跟我
招手。

    我走過去,看到她穿著一件碎花的長袖襯衫戴著遮陽帽,背著噴霧器對著當
歸苗打農藥,我就說舅媽我來幫你。

    舅媽看我似乎開朗多了就說行,你背著噴霧器打我拿著噴頭在前邊澆。聽著
舅媽溫柔似水的聲音,我就想起來那年在被子裡被她抱著說話的情形,然後我們
就都沒有說話,沿著當歸苗的行子打農藥。

  「君兒,這是你外甥嗎?都長這麼大了啊,多懂事還給你幫忙,我們家琪琪
放假了就只曉得呆在家裡看電視。」路邊上剛割豬草回來的鄰居劉嬸兒說。

  「是啊,小林很懂事呢,學習又好,這次全市考了27名呢。」舅媽似乎蠻
高興,跟劉嬸兒聊著天。

  「唉吆,這麼厲害啊,那要小林給我們家琪琪教哈課本呢。小林高幾了?幾
年不見都長得比你高了。」劉嬸兒說。

  「才初三畢業呢,不過這孩子就是長得快,一轉眼就比我高了,我都老了。」
舅媽說。

  「你老啥呢,每次下地幹活都包的嚴嚴實實的,倩兒都那麼大了,你還是剛
結婚那時的樣子,哪像我們這些婆娘們都被太陽曬得跟烏鴉一樣黑了。你忙你的
吧,農藥粘的時間長了就難受,趕緊把剩下這點搞完了回去洗洗,我先走了。」
劉嬸兒說完就背著豬草回去了。

  看著劉嬸兒回去了舅媽轉過頭就看到我在沖她笑,她問我笑啥呢,跟個傻瓜
一樣的。

    我說:「舅媽你這一直像這般年輕,到我二十歲的時候,咱倆站一起我喊你
舅媽別個肯定不相信。」

    舅媽瞪了我一眼說:「你是想說我是妖精呢還是希望我趕緊長成老太婆呢。」

    我想了想,還是不曉得怎麼回答。

  當歸苗上瑩瑩的水珠沾到褲腳,濕濕的搞得我很難受,就蹲下卷褲腿兒,卻
不想舅媽不曉得我蹲下,被我突然停下來的慣力拉了一下,腳下一滑,就沖著我
倒下來。勾著頭卷褲腿的我粹不及防就被舅媽一屁股壓倒,分明感覺到舅媽的臀
瓣兒軟軟地壓著我的臉,我試著往上抬了抬,舅媽的臀瓣兒就陷了陷又壓了下來,
熱熱的。

    舅媽似乎哎呦一聲,想站起來但是腳下全是水又滑到了,壓我身上,舅媽一
著急就拿手想扶著我的肩再次站起來,但是我身上全是的水,舅媽又戴著手套,
沒抓住我肩頭,直接一把抓到我襠下。

    「嘶。」我痛著喊了一聲,舅媽抓到蛋蛋了,我再也顧不上她就直接弓著身
子喊疼。等疼痛減輕了才感覺到舅媽輕輕地拍著我的背,轉臉就看到她滿臉的關
切。

  「不疼了,好了。」

  「來,我扶你站起來。」舅媽已經脫掉了手套,雙手扶著我的胳膊,涼涼的。

  「好了,我們繼續打吧,趕緊打完。」我跺跺腳說。

  舅媽拍著我身上的泥土,說:「打什麼呢,你看對著農藥的水全部都撒到我
們身上了,趕緊回家洗洗去。」

  我這才發現全身都濕透了,褲子裡濕漉漉的,再看舅媽也是全身濕透,碎花
長袖襯衫黏著裡面的吊帶,印出來胸膛的輪廓,又圓又大。轉過臉當做很自然地
脫掉上身衣服,說:「這農藥水黏著就是難受,咱回去吧,也不剩多少了。」

  「衣服我幫你拿著吧,你拿著噴霧器,前邊走。」舅媽說。

  我勾著腰拿了噴霧器,起身的時候轉身看了她一眼,見她拿我的衣服當著前
邊,什麼都沒看到,就邁著步子往回走。

  農藥沾到身上對皮膚刺激性特別大,所以我想讓舅媽先洗洗身子,就跟她說
我去琪琪家玩去。

    舅媽說:「玩一下就回來,要把沾到身上的農藥洗了,不然皮膚會發炎。」

    我答應了一聲就出去了,出門就聽到舅媽關門的聲音。我沒有去琪琪家玩,
不想聽劉嬸兒嘮叨也不想跟琪琪這個女孩玩,我就去果樹園裡摘了幾個梨子,要
吃的時候聞到手上濃濃的農藥味兒,就不敢吃了,拿著梨子在果子園裡轉悠。

    站在七八月的北方小山村的農家果園中,抬頭望向穿過樹葉的斑駁陽光,偶
爾聽到幾聲雞叫狗吠,心中一片安寧,就突然感覺自己是長大了,屬於我的生活
舞臺來臨了,要享受生活,盡情舞蹈。

  感覺時間差不多了就往舅媽家裡走去,站在門前輕輕推了推,發現門已經不
上鎖了就推門進去。

    舅媽在院子裡,看她穿著藍色牛仔褲白色襯衣,坐在椅子上曬頭髮,看到我
來了就說:「我把水已經對好了,你趕緊去洗洗,洗仔細一點,免得皮膚癢。」

    我說好,把手中摘了沒吃的梨子放到她懷裡,就轉身走進臥室。 

  農村是沒有專門的洗澡房,一般都是在臥室洗。在目前只有我跟舅媽兩個人
睡的臥室,我脫掉已經乾了的褲子,放到到椅子上。拿手從地上的盆子裡往身上
澆水,到淋小弟弟的時候才發現龜頭紅紅的,有些癢,應該是背噴霧器的時候農
藥流到了,我有些怕,這可是命根子,要是出了什麼事那可怎麼辦呢。

    我就拿舅媽給我備的另外一盆清水沖洗,水用完了還是沒癢得很,龜頭更紅
了。我嚇得要死,脫口就喊舅媽。

  「怎麼啦?」舅媽進來看到我坐在椅子上拿衣服蓋著襠部,摸了摸我黏黏的
背,說道:「你沒洗完啊,怎麼就把水全部倒進盆子裡了。」

  「舅媽,你給我再拿一盆水,多點。」我說。

  「怎麼啦?這水再多從盆子裡溢出來了。」舅媽一臉疑問。

  我又害怕又害羞,舅媽盯了我一會兒我才說:「那裡好像被農藥沾到了,有
些疼呢。」

  舅媽一聽到這個就緊張了,就要拿開衣服看怎麼回事。我條件反射般地拿手
揊了一下,舅媽就拍了一下我的手,說:「小屁孩子還懂得害羞了,忘記以前還
黏著跟我睡覺了哈,拿開手。」

    頓了一下,舅媽又讓我閉上眼睛。我一聽就臉紅了,我也不只是難為情,只
是那時候心裡害怕,沒顧得上想別的,聽話地拿開手,閉上眼睛。等了差不多有
一分鐘左右還不見舅媽說話,只是聽她呼吸似乎有點粗,噴到我的大腿上,癢癢
的,倒是忘記龜頭處的癢了。

    我閉著眼問舅媽嚴重不?然後就感覺她拿手指肚子摸著龜頭,有指甲劃過,
倒是更癢了,我縮了一下肚子,似乎癢痕一直到肚子裡。就聽舅媽邊離開邊說不
嚴重,我去拿溫水沖一下。

    舅媽出了門我睜開眼看了看在密密叢叢的毛包裹中的小弟弟,長長地吊著,
龜頭向下,紅紅的,剛想到剛才舅媽拿指頭摸過的感覺,舅媽就端著一盆子水進
來了。我把目光移向別處不看她,也不閉眼,她也不說話,徑直蹲到我旁邊,說
要是感覺有點燙的話就說。

    我說嗯,回過頭就看到舅媽一手拿著裝著溫水的瓢,一手伸向我胯下,把我
的小弟弟握在手中,拇指和食指放在龜頭上,拿瓢給龜頭上淋了水之後就馬上用
拇指和食指搓,然後問道:「燙不?」
 
  舅媽的手感覺小小的,手掌有些繭子,手指倒是長長的。她見我不回答,抬
頭看我發現我眼神直直地盯著她拿著小弟弟的手就臉紅了,這下倒是沒有掐我,
再次問道:「水燙不燙?」

  「不燙。」

  舅媽就繼續一手拿瓢淋水,一手握著我的小弟弟揉搓。後來我就感覺不到疼
了,只是越來越麻越來越癢,然後小弟弟就很爭氣的金剛怒目般地猛地掙脫舅媽
的手心翹起來了,龜頭上的水珠蹦到舅媽的臉上,我直接傻到那裡,張張口,沒
聽到自己說沒說話。

    舅媽更是被我這嚇到,愣在那裡。不曉得是幾秒鐘還是幾十秒鐘,我才說:
「舅媽別掐,我不是故意的。」

    「噗嗤。」舅媽笑了,明顯她也想到了關於「掐」的這個典故,然後就沖著
我的我弟弟彈了一下,說:「能這樣,那就說明沒事了,還疼不?」

  「疼。」

  「還要淋水不?」

  「要。」

  「給你瓢,自己拿著淋吧。」說完就起身往門外走去。我看她似乎想要回頭
看看我,但是可能是感覺到我在看她,停了下就出去了。

  吃飯不說話,看電視不說話。

  「舅媽,你是不是生我氣了。」我趟炕上半天睡不著覺,卷著被子對著她那
邊斜躺著,借著夜色看她似乎瞪著眼睛望著屋頂,我開口說道。

  「沒。」

  「那你都不理我了。」

  舅媽往我這邊看了一眼,又轉過去看著屋頂,沒有說話。

  「舅媽。」

  「不要喊我舅媽。」舅媽突然說,聲音有點大。

  我感覺她有些生氣,而且這句話在這個情形下都不知怎麼回答,我只有不說
話。

  舅媽似乎歎了一口氣,半響才說:「小林,你長大了,有些事你應該懂。所
以……」舅媽轉了個身,背著我,才繼續說:「他有些不行,我看到你長得這麼
大,比他的都大,所以我才有些失態,這是我的錯,我對你是寵愛,是溺愛,沒
有別的,要是我做的有些事讓你有了困擾或者是讓你有了其他的想法,對不起。
這算是我給你說的一個秘密,就像以前我給你說過的,我不會告訴別人一樣你也
不要告訴別人。睡覺吧。」

  我一下子就聽懂了,「他」就是舅,「他」就是他的,「你」就是我的。這
些話嗡嗡的在我腦海中轉,然後一下子就勾起了我心裡壓抑了許久的邪惡,我就
是那樣想的,你也是那樣想的嗎?

  正好開口說點什麼,就聽到舅媽在哭,似乎是捂著被子輕聲抽泣。我一下子
慌了,猛地撲過去拿手抹了一把她的臉,全是淚水。

  「舅媽,你別哭啊。」我帶著哭腔說。

  「你不回答我,是不是討厭我啊,是不是瞧不起我啊,是不是……」

  「不是不是,我只是不知道怎麼回答。」

  「那你肯定就是討厭我了。」

  「我沒有,我發誓。只是我想的,跟舅媽說的我的其他的想法是一樣的,所
以我……」

  「別說了,不可能,我們是……」舅媽截斷我的話說,但是她的話沒有說完
就被我擦她眼淚的手捂住了嘴巴。

  「求你,別說,說了我就一點念想都沒啦。」我說。

  舅媽突然轉過身,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眼神裡有震驚,還有些不清不明
的期許。

  感覺舅媽噴在我臉上的氣息變得有些熱,我鼓起勇氣盯著她的眼睛,她閃躲
開了。

  「舅媽,今晚我想跟你蓋一個被子。」

  舅媽不同意不反對,我拿手輕輕試了試她的被子邊,沒有壓住,就鑽了進去。
腿挨著她的腿感覺到她腿上細細的絨毛,她的腿繃得直直地,有些許顫抖,想再
緊貼就聽她說:「你轉過去。」

    我聽話地轉過身,舅媽很自然的一隻手穿過我的脖子一隻手伸過我的腰放在
小肚上。突然感覺這個情形熟悉又很溫馨。

  「舅媽,我的很大嗎?」

  「嗯。」

  「有多大?」

  放在我小杜上的手伸進內褲,握住它,捏了捏。

  「就是這麼大。」
第三章   那時花開,紅杏嫣然烙我心
    我叫朱小林,今年30歲,在武漢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上班,年收入加獎金
14萬,算是一中層打工仔,未婚。

    她叫陸曉君,今年38,在陝西一個小縣城開文體用品店,月收入過萬,個
體經營,家庭和睦。

    相對於現在還算過得去的日子,在心中留下深刻點印象的,還是小時候的生
活。夥伴們聚在一起就抓蛐蛐、鬥蟋蟀,冬天更好玩,好幾家人聚在一起看電視,
現在想,每部都能記得。

    老家比較窮,月前去過一次,除了修了幾條路建了幾套房子,生活條件變好
了,別的沒有啥大的改變。

    七月的家鄉,綠蔭成行,野花爛漫。走在鄉間的小路上,心情總是很愉悅,
有些煩人的瑣事也會隨著涼風吹散。

    家門口長著幾棵杏子樹,正是花開時節,微風過後,杏花曼舞。又是七月,
又見杏花,只是今年的花開時節只我孤身一人,那年……

            ***    ***    ***    ***

    「舅媽,我的很大嗎?」

    「嗯。」

    「有多大?」

    放在我小肚上的手伸進內褲,握住它,捏了捏。

    「就是這麼大。」

    我絞盡腦汁,終於想到了一句話,說:「舅媽,我想轉過來,你抱著我,我
也想要抱著你。」

    「不行。」

    舅媽握著我的小弟弟,緊緊地抱著我說,嘴唇離我的耳朵很近,癢癢的。

    我著了魔一般的使勁轉過身,舅媽「呀」了一聲,見我這般不聽話,害羞地
轉過身子躺正,臉朝著房頂,不看我,握著我小弟弟的手也拿開了,放在我跟她
的腿中間,我都能清晰地感覺的她地拳頭握得緊緊。

    「舅媽,你是不是要打我,我又緊張又害怕的,不許打我哈。」我把手放到
她緊握的拳頭上,顫抖地輕聲說。

    舅媽不說話,倒是把拳頭鬆開了,反握住我的手。我像是得到了鼓勵一般,
把臉靠近她,又說:「舅媽,你是不是也很緊張。」

    舅媽猛地轉過頭,我毫無防備就覺得她的臉龐貼到了我的嘴唇,舅媽的臉龐
比我生病發高燒的時候還燙,那時候我的雖然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但也不會傻到
認為這是感冒了。

    就像有一部三流電影的三流臺詞說的那樣,做愛這種事是無師自通的。對性
事懵懵懂懂的我的嘴唇被舅媽的臉一貼,真真就如烈火碰到了乾柴,全身像是被
熱水煮沸了一般,猛地抱住了舅媽,把嘴唇貼到了她的嘴唇上。

    嘴唇還是貼著嘴唇,但是我卻我一口氣都不敢出,畢竟我只是一個初三的孩
子,就算被舅媽縱容的有些膽子,卻也是屬於有膽無識的那種。

    我閉著氣眯著緊貼著舅媽嘴唇的嘴唇,看著舅媽盯著我的大大地眼睛,鼻孔
裡呼出粗粗的氣息打在我的臉上,身體像是要爆炸,小弟弟狠狠地貼著她的大腿,
一隻手就緊緊地抱住了腰。

    「啊。」一分鐘後我終於支撐不住,鬆開她臉朝著屋頂大口大口的喘氣,這
閉著氣親嘴兒實在是太費力氣了。

    「呵。」舅媽這時候倒是笑了,眼神溫柔的看著大口喘氣的我輕聲說:「你
閉上眼睛。」

    我剛一閉上眼睛,舅媽的手就輕輕把我的臉撥過來,沒有拿開,手指肚子在
我耳垂上輕輕揉了兩下,就感覺她的嘴唇慢慢地貼了上來。那是一種什麼感覺呢,
軟乎乎地,比她的臉頰還要燙人。我呆了,原來親嘴兒是要溫柔的貼上了,才不
像電視裡面演的那樣猛地貼上去就咬。

    舅媽的兩個唇瓣兒夾住我的下唇,用舌頭舔了一下,再換上唇,然後我的嘴
唇都被她的嘴唇包住,嘬了一下,又伸出舌頭從左到右地舔了一下。

    我突然感覺好難受,我顫抖地拳住雙手,緊緊咬住牙齒,咬的壓根都有些脹
痛。

    這時,就感覺舅媽的舌頭已經伸進了我的嘴裡,舔著我的牙齒,我大氣都不
敢出,只怕一不小心就咬到了她的舌頭。

    「張開嘴。」舅媽拿兩隻手捂著我的臉,搬正,含糊著說。

    我沒有聽到舅媽說什麼,張開眼睛借著夜色,就看到舅媽閉著眼睛翻身正對
著我,嘴唇再次印了上來。這次沒有吻嘴唇,她的舌頭徑直打開我的嘴唇就伸進
去,我一睜眼倒是忘記了咬牙,就感覺到她的軟軟的舌頭輕輕地敲開了我的牙齒
碰到了我的舌。 

    我的腦袋嗡嗡地響,忘記了我身在何方,只是意識越發清晰,所有的程式都
在我腦海中重現。

    舅媽開始使勁的撥弄我的舌頭,一遍遍地舔、嘬、吸,我終於回過味兒來了,
原來親嘴兒的主要目的是要咬舌頭啊。

    我開始回應她,在她的帶動下就把舌頭伸進了她的口中,舅媽愣了一下,張
開眼就看到我沒有聽她的話閉著眼,而是眼睛睜的大大地盯著她,然後我的舌頭
就被她猛地吸到她嘴裡狠狠地咬了一口。舌頭都差點被她吸掉了,而且還咬了一
口,我疼著眼淚都下來了,但是我都不敢生氣,可憐巴巴的望著她。

    舅媽似乎也曉得剛才咬的有點重,拿手摸著我的臉,輕聲說:「誰叫你不聽
話。」我委屈地說我沒忍住。

    舅媽沒有聽清楚我說什麼,就問我說什麼呢。我舌頭根都疼,放慢語速說:
「舅媽,你要把我的舌頭吸到你嘴裡一個人慢慢玩嗎?還是長在我嘴裡好,你想
呀,我就給你吸。」

    舅媽鬧了個大紅臉,就要掐我,我又說:「舅媽,我剛才睜開眼是沒忍住,
想要看著你呢。」

    舅媽聽著我的話,像是回過神來了一般,伸手就把窗簾拉上了,屋子裡黑黑
的,我再也看不見她,只是聽到她的呼吸,就在我身邊。

    外邊風吹著樹葉沙沙地響,偶爾幾聲蛐蛐叫,我剛想著夜黑風高,屋子裡比
外邊更黑,誰也看不見誰,正是適合幹壞事,就感覺舅媽的手伸進了我的內褲握
住小弟弟,小弟弟回禮般的彈了一下,舅媽的手再往下,輕輕捏著蛋蛋,又往上,
握住小弟弟套弄。

    處男的身體怎麼能經受住這般的揉搓,沒套弄幾下我就全身發麻,所有的情
欲隨著舅媽的套弄噴薄而出。

    當時的我又害羞又生氣又難受,沒想到我是這般的不濟,想到在舅媽面前丟
臉,心裡懊惱急了。

    舅媽倒是很安靜,輕輕地在我的內褲上擦掉手上的精液,然後把我的內褲脫
掉,一把捂住小弟弟和蛋蛋,輕輕揉搓著,一會兒,小弟弟就如虎狼之師一般地
挺立。

    我很高興,找到舅媽的嘴唇,輕輕地吻上去。我學著舅媽剛才的樣子,舔著
她的嘴唇,輕輕撬開她的牙,沒等我伸進舌頭,她就伸出舌頭主動地把舌頭跟我
的攪和在一起,猛烈地回應。

    我還哪裡能顧得上舌頭疼還是舌根疼,美妙銷魂的滋味簡直樂不思蜀,我滿
口都是舅媽的口水,有些順著臉頰流到枕頭上,有些想都沒想就直接咽下去了。

    激烈的濕吻把我身體的欲望全部點燃,我小狼一般抱住她,夾住她的一條腿,
我的大腿自然地貼到她的大腿根。

    我的小弟弟壓著舅媽的小肚子,舅媽的腿根貼著我的大腿,我分明能清晰地
感覺到她的腿根內褲包裹著的地方軟乎乎地,還有些潮濕,我不再抱她,而是將
手放到舅媽的屁股上,順著屁股摸過來,隔著內褲找到那個軟乎乎濕漉漉的地方,
摸了一下。

    舅媽突然就緊緊的反手抱住了我,不再接吻,把頭放在我的脖子,緊緊地抱
著我。

    我像是得到了指示一般,拿掉放在她兩腿間的腿,接著就拿手摸過去。內褲
已經濕濕的貼著,我的手指劃過,搓了一下,全是水。

    舅媽把我抱的更緊了,我摸到了舅媽的膝蓋,然後順著膝蓋一直往上摸,大
大圓圓的屁股上似乎出了好多汗,粘粘的。

    我放大膽子就把手伸進了內褲,一把一把捏著舅媽的屁股。舅媽粗粗的呼吸
噴在我脖子,搞得我心慌意亂,手就順著屁股溝摸了下去。

    我突然想到如漆似膠這個詞被先人創造的時候,是不是正在跟心愛的女人纏
綿,因為此時把手伸進舅媽內褲的我的第一感覺就是如漆似膠。

    舅媽的下邊粘粘的,內褲上邊更是濕漉漉一層。只是我的手從後邊伸過去就
只能夠得到點點,我便又順著屁股溝摸上來,把手上的水漬擦到屁股和內褲上邊,
然後就摸到前邊小肚,把手順著小肚摸下去。

    入手就是密密麻麻的陰毛,硬硬地曲卷著。我手輕輕抓了兩下陰毛就再往下
摸,然後就摸到了那個軟乎乎濕漉漉的地方。

    舅媽顫抖了一下,悶聲說道:「輕點兒。」

    我很聽話的手掌輕輕劃過陰戶,然後整個手貼著它,濕噠噠一片,再滑到陰
毛的地方,揉捏。

    舅媽再也受不了這種挑逗,大口地喘著氣,我的手再次摸下去,那手指在陰
戶上邊一上一下的劃。舅媽咬著我的脖子,狠狠地吸著,我感覺到了她的顫抖她
的難受,劃的更快了。

    舅媽把手伸進來拿過我的手指,順著一個洞洞就把我的手指推進去了,然後
再出來再進去。

    我終於開了竅,讓舅媽舒服的不是在陰戶上一上一下的劃,而是在這個洞洞
裡面一進一出。

    舅媽的手開始抓著我的手腕,我的手指連續得緩緩抽插,感受到裡面的溫熱,
感受到裡面的流水,感受到裡面的褶皺,感受到裡面的收縮。內褲有點緊,手腕
活動不開,我把它脫下來,繼續輕輕抽插。

    舅媽把我脫掉的她的內褲拿起來放到屁股下邊,然後握住我的小弟弟來回套
弄了一下,又停下來,抓了一會兒我的手,然後用濕濕的手握住小弟弟繼續套弄。

    我腦海精光一閃,像是懂得了什麼一般的,就爬上了她的肚子。

    舅媽拿手推著我的肚子,似乎是不許,我堅持,她就不再反抗,把腿分的開
了一些,然後兩條腿輕輕夾住我的腿腕。

    我壓下去,小弟弟頂著那個濕漉漉的地方,沒找到洞洞,我試一下,還是沒
找到。突然想到了那本故事會裡面的話,張口就說:「我找不到廟門。」

    舅媽沒有說話,我也看不見她的神情,她輕輕拉著我的小弟第,然後我就順
著插了進去。

    我差點又沒忍得住,緊緊咬住牙,停了一會兒,要射的感覺才淡了一些,舅
媽的雙手輕輕還上我的肩,順著我的肩膀摸到我的屁股,輕輕往裡推了一下。

    我再也顧不上射不射的就慢慢地一進一出的來回抽插,我一動,就聽到舅媽
輕輕地哽咽聲,再動幾下聲音就更有些大了,像是在哭,我不曉得這是呻吟還以
為她難受就停止了抽插。

    舅媽還是沒有說話,放在我屁股上的手再次推了我一下,我便繼續抽插。沒
幾下,舅媽又開始輕聲呻吟,我聽著舅媽的呻吟,像是吃了興奮劑,再也顧不上
別的就開始狠狠地抽插,舅媽的雙手也開始用力,狠狠地抓著我的屁股。

    沒幾下我就忍不住再次射精,至今我都能很清晰的記得當初小弟弟在舅媽陰
道裡面射精是的情形,也都還能很清晰的記得舅媽的陰道在我射精時,一下一下
的收縮。

    我趴在舅媽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氣,舅媽雙手抱著我的頭,手指插進頭髮中,
揉搓。

    過來一會兒,氣喘順了就覺得舅媽的奶罩咯人,我就想要把小弟弟的拿出來,
舅媽確實拿手按住我的屁股不讓我拿出來,她的手一圈一圈的摸著我的屁股,半
響才說:「剛才是誰還說找不到廟門了,這進廟沒多久就不行了要出來了。」

    舅媽貼著我的耳朵,聲音輕輕地,但是語氣有些調皮,我不知道這是因為拉
上簾子屋子裡面黑黑的原因,還是因為剛才做的事已然突破了我們的底線。

    聽到這話小弟弟就不滿地在洞洞裡翹了一下,舅媽其實早就曉得我的小弟弟
射精沒一會兒就又硬了,見我這樣也只是輕輕摸了一下我的頭,我說:「舅媽,
要不要再來一下。」

    舅媽又不說話,示意我下來。我聽話地拔出小弟弟,躺在她身邊。

    舅媽拿著屁股下邊的內褲擦了擦她的下身,有幫我擦了擦,見我的小弟弟還
是不聽話的彈來彈去的,就捏住它說:「你咋這麼不聽話呢?」

    我轉過身,看著她把內褲扔到腳下轉身看著我,就這麼看了好久,她開口說:
「舅媽是個壞人,舅媽是個壞人。」

    我知道這是舅媽心裡過不去,就說:「舅媽不是壞人,舅媽是個好人,小林
是個壞人。」

    舅媽見我傻乎乎的說這樣的話,笑了一下說:「你真是個壞人還曉得找廟門
呢。」我就傻笑。

    舅媽溫柔地看著我,伸手摸著我的頭,說:「小林,舅媽跟你好了,你以後
要對舅媽好。」

    我狠狠地點頭,說:「嗯。」

    舅媽癡癡地笑著說:「真是個傻乎乎的,你成績都是抄的吧。」

    我就不說話,無聲的抗議著。

    舅媽憐愛地說:「我知道,小林對舅媽好,小林懂事。」

    我輕輕地環住舅媽,腦袋放在舅媽的乳房上,感覺這一切好極了。這樣過了
好一會兒,舅媽摸著我的耳朵,說:「要不要吃舅媽的奶。」

    我說:「嗯。」

    以後的我對「摸奶、親嘴、插洞洞」這個當地方言,留傳下來的做愛三步驟
運用的倒是爐火純青,當時的我,竟然越過第一步是直搗黃龍了,還好舅媽給我
補上了。

    奶罩是舅媽自己脫下來的,我手裡握著一個口裡嘬著另外一個,輕輕地舔,
狠狠地吸,然後換過來,繼續。

    舅媽雙手插著我的頭髮,合著我的動作,輕輕地揉著。

    那時候的我,只對穿著衣服的奶子感興趣,脫掉了砸吧兩口也就無所謂了,
只是想著舅媽可能喜歡,就讓她高興而已。

    我的手放開乳房,順著肚子摸下去,穿過叢林來到了小溪旁,溪水氾濫。

    我車精熟路,中指徑直就抵著水流插了進去,舅媽呻吟一聲猛地抬了一下屁
股,我抽出來,再次迅速地插進去,舅媽拿手不讓我插,抬抬我的屁股,示意我
爬上來。

    這一次我還是找不到廟門,還是她的手順著放進去的,我發現先是輕輕插幾
下,再迅速插一下,舅媽呻吟的聲音就會變大,然後我就重複的做著這個動作。

    舅媽把我的頭放在她的胸膛,我就開始一邊抽插一邊舔著乳頭。

    被子裡面有點悶,我掀掉被子,就感覺舅媽的腿忽而向兩邊張得大大的忽而
環住我的腰,我感覺快要爆炸,順勢雙手抱住舅媽的腿,把臉貼上去,死死抱住,
然後狠狠地抽插。

    舅媽咬著被子,但是我能明顯聽到她的呻吟越來越大聲,聽著舅媽嗚嗚的呻
吟聲,我想把自己的全部身體都插進去……

    這次有點久,舅媽先到了,我是感受到她的抽搐才忍不住磅礡而出。

    之後我們就那麼抱著,說了好多話,從以前到以後,當時我們誰都不會認為
我們是戀人,卻做了戀人該做的事。

    現在,還有誰會做了愛之後,不相互轉身睡去而是相互依偎著說話。所以,
即使是孽緣,現在回想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第二天太陽照得我實在睡不下去,我才睜眼準備起床,看到了身邊舅媽從我
包裡拿出來的新內褲,心中暖暖的。

    推開門,門前的杏花被風吹落,漫天飛舞,她在樹下洗衣服,我柔柔地喊一
聲舅媽,她回過頭,笑臉嫣然。
    (終於點題了。這段時間工作有點忙,原準備過幾天更,只是看到有朋友在
催,就抽兩個小時更了。寫的匆忙,見諒。下次更新可能有點晚。)

 

第四章   空谷幽蘭  綠地茵茵大被同眠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家鄉對於我便是那世外桃源。興奮了需要釋放有綠水青
山,委屈了需要發洩有流水蜿蜒,在外打拼苦了,累了,需要平復心情有無盡美
好的回憶。

    我有些怕回憶,因為能想起來的都是美好的事情,而這些美好的事情是現在
渴望又不可及的。

    對於我跟君兒,更是屬於拿得起放不下,就像剛開始兩次,即使有些是我不
怎麼喜歡的,為了她,我也願意做,但是,這種事,做了便是一發而不可收拾。

    那時已經是實行退耕還林第四年,滿山遍野的綠,卓見成效。

    漫山遍野的綠,就像跟在舅媽身後的我的心情一般漫捲詩書喜欲狂。剛經人
事的我瞧著舅媽哪哪都好看,便如武俠小說寫的那般體態瑩瑩,玉背生香。

    想著就往舅媽的臀部看,褲子是咖啡色的,內褲的勒痕勾畫出臀的輪廓,大
大圓圓的,隨著羊腸小徑一跳一跳。

    「你走前邊。」舅媽停下來,臉紅彤彤的,瞪了我一眼說,眼神中確是滿滿
的羞意。

    我沒有聽她的話走前邊,而是跟她並肩,路很窄,時不時的碰著她的手臂。
有無意的,也有故意的。

    「別鬧了,趕緊去幹活,這麼熱的太陽,你會中暑的。」舅媽握著我的手腕,
不讓我亂動,拉著我往前走。

    「舅媽,什麼顏色的?」

    她不理我,只是拉著我往前走。

    「紅色的。我知道。」我又說。我只見過她曬在院子裡的是紅色。

    「你膽子是越來越大了是不?這大白天的,竟然…… 」舅媽似乎忍無可忍,
揪住我的耳朵說,卻是一點都不疼。

    我接過她的話頭,說:「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調戲良家婦女,還是舅媽。」

    舅媽揉了揉我的頭,說:「別這樣,舅媽會很難堪。」

    我揉揉鼻子,說:「舅媽,我只是怕,你以後就不理我了,我以我才……」

    舅媽拉著我的手腕繼續走:「你個小屁孩子,就是自作聰明,不管我跟你咋
樣,可我始終是你舅媽,不是你媳婦,那樣的話是不能對我說的,你懂不?你以
後就懂了,以後你明白了,不要恨我才好。」

    我開始沉默,走路沉默,幹活沉默。我不笨,只是以前一直是個別人眼中的
好孩子,學習好,懂禮貌,我也是一直這麼認為。直到那年抬頭看到那一臉的溫
柔,就深深印刻到我心;直到那夜朦朦朧朧中被她握住小弟弟,就像拿住了我年
少無知的情愛;直到昨夜的情欲纏綿,就灼熱了我的心。

    當時的我描述不出來這是個什麼樣的感情,不是愛情,超越情親,衝破禁忌。
我只是不想失去,不管是人還是感情,都不想失去。所以才用我小孩般的辦法,
想要挽留,沒想到倒是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後悔莫及。

    兩人的沉默顯得山村尤其的寂靜。我偶爾抬頭看看四周的大山包圍中眼前莊
家地裡勞作的她。

    空谷幽蘭,我想到了這個原本就是形容美麗女子的詞,她便是我的美麗女子
嗎?她是不是我的美麗女子呢?應該不是的。

    「休息一下吧,這天太熱了。」舅媽站起身,對我說。

    我跟著她走到旁邊這塊種著玉米的地裡乘陰涼,一鑽進玉米裡,就覺得涼涼
的,我脫掉上衣擦擦汗就放地上,然後一屁股坐上去。

    「別脫,小心著涼了。」舅媽說。

    「沒事,我身體好著呢。」

    舅媽就不說話,拿掉帽子,摘掉手套,倒一杯水,拿給我,說:「喝吧。」

    我拿過水杯,看著她臉上的汗水,想叫她擦掉,沒等開口,她就拿衣袖抹掉
汗水。

    我找不到話題,就只喝水。偶爾偷偷看她,就覺得她似乎也看我,碰到我眼
神,就轉過頭,覺得她似乎要開口說什麼,又沒有說。

    電話鈴聲響起來,打破了我們的沉默。

    風吹著玉米葉子莎莎地響,我側耳聽到舅媽嗯嗯了幾聲就掛了電話,然後她
對著我說:「你爸爸打來的電話,晚點就來接我們,縣城那邊收拾的差不多了,
今晚就搬家。」停了一下,像是跟我解釋又像是跟自己說:「白天車裝得太高,
交管局的不讓走。」

    我聽到這個就突然很難受,先前還想著幸福來得太突然,然後就像是一大盆
涼水澆我身上,冰涼冰涼的。不知覺我就流下淚了,嗚嗚的哭。

    舅媽把我攬到懷裡,說:「別難過,舅媽不是在這裡麼?」

    我抱著她的腰,哭的嗚嗚咽咽的,抽泣著說:「我不想離開舅媽,我想要一
直這樣抱著你。」

    半響,我已經平復了心情不再哭泣,舅媽還是不說話,我抬頭,看到她滿臉
淚水,頓時心裡懊惱不已,肯定是舅媽被我惹得傷心了。

    我伸手擦去她臉上的淚水,說:「舅媽別哭了,我以後保定不惹你傷心了。」

    舅媽搖搖頭,握著我的手,輕聲說:「舅媽這是在作孽。」

    我知道她說的是什麼,反駁道:「舅媽不喜歡小林嗎?」

    舅媽搖搖頭。

    我又說:「小林也喜歡舅媽。」

    舅媽說:「這就夠了?」

    「這就夠了,喜歡最重要。」我肯定道。

    舅媽摸著我的臉,溫柔的說:「真是孩子話,以後你長大了,會後悔,會恨
我的。」

    「不會!」我大聲說,滿眼的堅毅。

    舅媽嚇了一跳,急忙拿手捂住我的嘴,小聲說:「小心別人聽到。」

    這麼熱的天,除了蟲子叫,哪裡還有別人,我眨眨眼,惡作劇一般的舔了舔
她的手指。

    「髒。」舅媽拿掉手。看到我吐著長長的舌頭,就那手指刮了一下,說:
「還不害臊。」

    我腆著臉,說:「舅媽,你親我一下。」

    舅媽不理我,可能是覺得大白天不好意思。抱著她的肩起來,朝她的嘴唇吻
去。舅媽躲了一下,也不說話。

    我就吻到了她的耳朵,輕輕說了一句:「舅媽,等哈搬家以後,我可能就不
能跟舅媽說悄悄話了。」

    這句話就像是一杯加了春藥的甜水,霎時間便灼熱了舅媽閃躲的心,雙手狠
狠地掐住我的腰。我像是的了命令一般的,咬了咬她的耳垂,就拖著長長的舌頭
劃過她的臉頰,像她的嘴唇吻去。

    「別在這裡。」舅媽拉著我起來,拉著我的手臂就往玉米地深處走去,另一
隻手拿著我的衣服。

    她停下來我就迫不及待我抱住她,手往她身上亂摸,她溺愛地揉著我的頭,
任我亂來,滿臉溫柔。

    我把手伸進她的衣服,摸到奶罩,想要拿掉,卻不得其解,舅媽善解人意地
雙手伸到後邊解開了奶罩,我急急地握住兩隻大大挺挺的乳房,輕輕揉捏,乳頭
早已經硬挺挺的,我拿手指撥弄。

    我抬頭,舅媽羞紅的臉瑩瑩地看著我,我往上一湊,她的嘴唇就送下來,滾
燙。

    我們都沒有閉眼,可能是覺得從此以後到縣城就再也沒有機會這樣了吧,這
可能是最後的放縱了。
   
    她開始主動,撬開了我的牙齒,引出了我的舌頭,交纏在一起。舌尖的味道
讓我流連忘返樂此不彼,舅媽確實不滿足於只是接吻,輕輕把我的頭往下按。

    她的衣扣都已經被揭開,我輕輕咬住一顆乳頭,舅媽就深呼一口氣,按住我
的頭。我的一隻手繼續撥弄著另一顆乳頭,一隻手往下,抓住她的臀,揉捏。

    我抬頭,說:「舅媽,什麼顏色?」

    「紅色。」舅媽輕聲說,聲音顫抖。

    我緊緊貼著她的身,小弟弟昂首挺立劍指戳著她的下身。舅媽伸手解掉我的
腰帶,褲子掉到地上,舅媽之後抓著我的屁股蛋,一手握著蛋蛋輕輕揉著。

    我放開撥弄著乳房的的手,兩手抓著她的臀,學著她揉捏我的屁股那樣捏她
的,從大腿彎往上,往下,來回。

    她突然咬住我的耳朵,舔了幾下,癢我我受不了,才說:「舅媽這輩子,只
有對你才這樣。」

    說著她就慢慢往下蹲,咬住我的奶尖,輕輕吸著,舔著。我全身酥麻,還可
以這樣,想著她跟我耳邊說的話,又滿滿的全是感動。

    舅媽的舌頭一直往下,到肚臍眼,再往下,她就停下來,我低頭看去,她雙
手捧住小弟弟,看了一會兒,然後就張口含住。

    溫暖灼熱的快感已經像舅媽的嘴巴那樣吞噬掉了我的小弟弟,感受著她的舌
頭撥弄著我的龜頭,各種癢痕直到我的心底,刺激難當。我情不自禁地捧住她的
頭,隨著她的節奏一進一出。

    沒多久我就支持不住,想要拔出來,卻被舅媽死死按住我的屁股,不讓我動,
然後所有的情欲就噴射到她的嘴巴。我來不及拔出小弟弟,接踵而至的快感就讓
我死死按住舅媽的頭。

    半響,舅媽搖搖頭,示意我拿開手。

    我剛一拿開手,舅媽就轉過頭在旁邊吐。

    我蹲在她身邊看她,卻發現她已是淚痕滿臉,我以後是我弄疼她了,就抱住
她說:「舅媽,你怎麼啦,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舅媽溫柔地看著我說:「不是。只是舅媽覺想要你永遠記得我,這個只是在
電視上看到過,跟他都沒有過,只屬於你的。」

    我聽到這話就突然留下淚來,哭著說:「可是,我最不想要的就是看你哭。」

    舅媽轉過頭說:「傻孩子。」

    我猛地抱住她,就吻她,嘴唇上殘留的精液,腥腥的。

    「別啊,髒。」舅媽急聲說。

    我不依,說:「舅媽你都不嫌我髒。」

    「你真是個瓜兒子。」舅媽拿衣袖擦了擦嘴,又吐了幾下。

    我撥弄著舅媽的舌,想到她剛才撥弄小弟弟的情形,就異常興奮起來,學著
舅媽剛才的樣子,吻過她的嘴唇,下巴,乳房,肚子,肚臍眼,接著就要接她的
腰帶。

    「別,髒。」舅媽捧住我的頭,說。

    我沒有說話,繼續解她的腰帶,她不說話,只是捧住我的頭。腰帶解掉了,
褲子退到小腿彎,眼前的果然是紅色的內褲,幾根毛髮露出來,舅媽悶哼一聲併
攏了雙腿。

    我隔著內褲輕輕咬著那個饅頭包包,唾沫印濕了內褲,幾撮毛髮格外顯眼。

    我的臉貼著舅媽的下身,雙手抱住她的臀,揉搓了一會兒,才從後邊輕輕往
下拉舅媽的內褲。

    舅媽插在我頭髮中的手指突然就抓住了我的頭髮,輕聲說:「不要。」

    我沒有理她,繼續輕輕往下拉,一直拉到小腿彎。

    我的臉繼續貼著她的下身,鼻子沾到了她內褲上帶出來的水,腥腥的。

    舅媽還是抓著我的頭髮,雙腿直直地併攏。我拿手指從雙腿間插進去,裡面
早已經是泥濘不堪。

    我輕輕地攪動,舅媽慢慢地鬆開了我的頭髮,按著我的頭。我抬頭看了她一
眼,她心有靈犀一般地蹲下身,那我的衣服放到她身下,閉著眼躺著,然後又把
她的奶罩蓋到臉上。

    我默默的看著她對我的縱容,即使她有些不好意思閉著眼還拿著東西蓋住臉,
我就突然覺得很溫馨。輕輕脫掉她的鞋子,慢慢退掉她的褲子,就著玉米地裡的
野草爬到她的身邊,拿掉蓋住她臉的奶罩,在她耳邊說:「舅媽,我喜歡你。」

    舅媽摩挲著我的臉龐,點點頭,說:「嗯。」

    我躺在她的臂彎,一手握著她的胸膛,抬頭看著遮住了天的玉米葉子,心中
想,這就是我們的小窩了。

    舅媽似乎也是這般想的,滿臉戀愛地看著我,我趴在她身上,握住兩團柔軟
乳房,輕輕吻去。

    一路向下,再次來到小溪旁邊的草叢,臉頰貼著草叢,感受著草叢的斑駁,
情不自禁地舔著她的腹股溝,舅媽呻吟一聲,雙腿蜷曲。我就看到了小溪的泉眼
處,水流縱橫。想到舅媽對我的好,我毫不猶豫就親下去。

    舅媽深深地出氣,緊緊按住我的頭。我被口裡的淫水嗆了一下,想要起身吐
掉,就想起舅媽剛才的眼淚和他跟我說的只屬於我的話。我心中感動,就咽了下
去,鹹鹹的。

    我把舌尖當做手指,依樣畫葫蘆的開始對舅媽的下身展開攻勢,只是初出茅
廬的我還是不得精髓,舔、戳、嘬三招即使一遍遍使用,始終滿足不了她。

    舅媽把我的頭輕輕往上拉,放到陰蒂處,然後拿手撥開陰唇。我得到她的示
意,就那舌頭舔那個凸起的疙瘩,舅媽果然明顯的顫抖起來,呻吟的聲音也變大
了。

    舅媽已經拱起身子,開始抓著我的頭,我抬頭,她就向我吻來。

    我努力地回應著,想要把整個舌頭都塞到她的嘴裡,她更急切,粗重的呼吸
打到我的臉上,口水更是來不及吞咽。

    舅媽拿手握住我的小弟弟,來回套弄,我知道這是她想要了。我輕輕環著她
的脖子,把她放在地,趴上去,低頭,嗪住她的舌,小弟弟在泥濘出一挺,就進
去了。

    舅媽膩聲呼出,淚眼含羞,輕輕咬住我的舌含糊道:「你這是要我的命啊。」

    我溫柔的看著她,說:「你的命就是我的命。」

    舅媽環住我的脖子,兩腿夾著我的臀,閉著眼,往裡推著。我忍受的龜頭處
傳來的酥癢,順勢就深深地插進去,舅媽似乎不能承受這般鞭撻,緊緊抱住我,
不讓我動,我緊緊貼著她,汗水黏著我跟她,徹底的再次激發了我身體的情欲,
顧不得許多,就大開大合的來回抽動。

    可能是因為動了情,舅媽來的很快,洞洞裡面的小弟弟感受著她的收縮,夾
一下,小弟弟便彈一下。

    我等著舅媽高潮平復,就又開始慢慢抽插,舅媽的手舉著我的臉龐,情不自
禁地吻了我一下,說:「你就是我的冤家。」

    聽了她話,就把我心底的灼熱再次點燃,抱著她的脖子,狠狠抽動。

    「啪啪」的聲音在寂靜的山谷格外顯眼,粗重的呼吸在玉米地深處此起,兩
具白花花的身子在茵茵綠地上邊水乳交融。我再也忍不住,咬住舅媽的耳朵,體
內的激情再次噴射而出,一股一股,就像舅媽耳邊的我的呼吸……

    「舅媽,疼不?」我看到地上的野草劃得舅媽後背,全是一道一道的紅色淤
青,問她。

    舅媽輕輕地拉過我的臉,離她很近很近,然後輕聲說:「混蛋。」

    我一臉詫異,她滿是羞意。

    從玉米地裡出來發現,太陽都落了好大一截了,我看向她,問她還要不要幹
活。她說回去準備一下你爸他們就要來了。我說好。
    「舅媽,剛才太用力。撞得我的肚子疼。」

    舅媽猛地轉過身,咬牙說:「混蛋。」就不理我,往家走去。

    「舅媽,以後在縣城,你還會理我不?」

    「會的。」舅媽沉默了一會兒,說。

    那以後我就一直在想舅媽以後會不會還跟我這般親密,會不會真像她說的那
般不會不理我。

    思緒拉回到現實,我還是站在我家門前的杏花樹旁,撚起一朵花瓣,花瓣中
君兒笑臉嫣然,似乎在說會理你啊一輩子。

    舅媽以後再也沒有理我,以後一直理會我的,是我的君兒。
                           (第一部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和媽媽渡蜜月
舊夢新歡
少婦無奈的出軌
新舊男友前後一起插
上了霸道的美女人妻總裁
清純玉女菲菲
鏡子裡的老公和我
家教物語
孕婦也瘋狂
和別人肛交內射的老婆

熱門小說:
和媽媽渡蜜月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