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只有三個人,都不是什麼帥哥美女型,很平凡,爸爸楊逸民44歲,開了一家電子公司,媽咪伍慧玟39歲,家庭主婦,我,楊志強19歲,X大體育系二年級學生。
  「爸爸死了!」

  那是快過年時,一場車禍奪走了父親的生命。辦完喪事,媽媽要我搬回家裡住,因為家裡只剩下她一個人,她會怕,父親還在時,一切有爸爸還能安撫著媽媽,而且媽咪是很膽小的人,打雷、停電、地震經常嚇得躲在爸爸或我臂窩裡接受我們的保護。

  媽咪生性也很樂觀,很天真,愛撒嬌,有時又像小孩子,愛玩,小時候經常會與我一起玩家家酒跟其他遊玩戲耍。

  因為我還在求學,媽媽也無法繼續經營爸爸的公司,只得請會計師結算後賣給別人經營,好在公司還有前途,因此換得不少錢留給我們母子。

  我家是住在臺北東區一棟大樓,約100坪,五個房間,很寬敞,本來爸爸在時有僱請一位傭人——張媽,爸爸走後,張媽也因家裡有事而離開。

  過完年,我也開學了,日子過得很平靜,很快就過了一年多。有一天晚上七點左右回到家。

  「媽,我回來了。」奇怪,客廳沒人,燈也沒亮,晚餐也沒做,媽去那裡了。媽很少出門,她很膽小,上街、過馬路都要挽著我的手,可以說除了每週我陪她到超市買菜購物以外,她不會一個人出門逛街的,如果與親戚朋友出門也應該會留紙條才對。

  我敲了一敲媽咪房門。

  「小強」一聲沙啞的叫聲出自媽咪床上。

  「媽,我回來了。」我走入媽媽房間,「怎麼不開燈?」我開了燈。

  媽咪躺臥在床上,蓋著被子,我走上前只見媽媽臉龐發紅,眼框含淚的伸手叫道:「小強…。咳…。咳」

  「媽咪,別哭,別哭,你怎麼了?」我抓住媽的手,摸了媽咪額頭,好燙。唉呀,好燙,媽,你發燒了又在咳嗽,有去給醫生看嗎?」

  「沒有………咳…。我在………等你………回來…。可是…。天…。咳………越來越…。暗了…。你都…………沒有……。回來…。我好怕……喔」媽咪沙啞地斷斷序序地抽搐著。

  「對不起,媽,今天學校剛好有一點事,稍微晚了,別怕,小強現在回來了,小強帶你去給醫生看,你能起來嗎?」

  「小強,我口渴。」我趕快倒了一杯溫開水,將軟棉棉的媽咪托起上半身來餵她喝開水,我發現媽咪穿著一件寬鬆的T恤,沒有穿內衣,全身流汗發燙。

  「你可以起來穿衣服嗎?你要穿那一件?」我掀開棉被要媽咪下床,我才看到媽咪只穿一件淺粉色小三角褲。

  OhmyGod!雖然從小到大,我看過媽咪穿三角褲不下數十次,但是當初年紀還小,而且是偷瞄,像今天這樣近距離的情形,還沒有過,媽咪那白浙浙的大腿,白裡透紅,三角褲底那高高的陰戶,像一個饅頭似的,年輕的我,怎受得了這刺激,褲襠下的肉棒立刻起了變化,好在媽咪閉著眼根本沒有發現,我從媽媽衣櫥拿來一條裙子胡亂地幫媽媽穿上,又拿了一件夾克幫媽咪穿上,趕緊喝了一杯冰水消消生理上的欲火,我扶著媽咪搭電梯下到地下室,幫媽咪移到車內,我開車直駛醫院急診室。

  醫生檢查後診斷為急性肺炎,需住院觀察,為了清靜,我要了一間單人房,辦好手續,立刻在福利社買了一些日用品,媽媽在點滴注射中被推進病房,我坐在病床邊,看著媽咪,媽媽有時還轉頭看我是否還在,媽媽自爸爸走後變得更膽小了,以前爸爸在時,都是爸爸在照顧媽媽,偶而也會向我撒嬌,如今媽媽只要稍稍不舒服,或緊張就哭了,媽媽真的越來越像小孩子了。

  約一小時吧,媽媽哼著道:「小強,我……想尿尿」

  「哦,我去叫護士小姐來幫忙」我起身轉頭準備出門叫護士小姐。

  「不要啦,你…………扶我起來。」我扶著媽咪起身,穿起我剛買的拖鞋,我一面推著點滴一面扶著媽媽進廁所,來到馬桶前,媽媽用手撈起裙子小聲道:「小強,幫……。媽咪脫下……。褲子」媽咪小聲地使我幾乎聽不到媽媽說什麼了,而且我以為我聽錯了,我看著媽媽。

  「小強,快呀,媽咪快尿出來了。」媽咪紅著臉催促著。我雙手從媽咪的腰兩側拉下媽媽的小三角褲,喔,那白白的屁股,真想咬它一口,媽媽緩緩轉過身來,那………媽咪的陰戶正對著我,鼓鼓的陰戶陰毛不多,很整齊,稀稀疏疏地很乾淨,看起來很舒服,我看得血脈奮張,陰莖早已豎起旗桿,好想插進那個陰戶,尤其中間一條縫,依稀可以看到小陰唇,我為了自己遮羞胯下褲襠凸起,我趕忙彎腰扶著媽咪坐在馬桶上,媽咪好像很害羞但又好像蠻自然地,在「浙瀝浙瀝」之中,我拿了兩張衛生紙給媽,媽咪抬頭看了一下我嬌羞接手拿去伸手擦尿液,準備站起來時,突然看到我肉棒鼓起的褲襠,媽媽眼睛一閉腳都軟了。

  「小強,我……咳………站不起來。」媽咪呼吸急促地道。

  「來,我抱你,但你要推著點滴哦。」因為媽媽站不起來,所以還沒有拉上三角褲,我想反正是單人房沒有別人,伸手撈起媽咪雙腿,走出廁所,我的陰莖則在媽咪屁股上頂呀頂的,媽媽紅著臉歪著頭推著點滴。我輕輕將媽媽放在病床上,只見媽咪早就羞紅著臉,瞇著眼,偏著頭,不敢看我,我抬起媽媽的腿準備拉上三角褲,但看到………喔………天哪,真的好漂亮的蜜穴耶,白白淨淨的,稀疏又整齊的陰毛,粉紅的陰唇縫,那小蜜穴還濕濕的,我吞了一口口水,真想親一下,心跳快速地使我感到窒息,而且媽咪也沒有催促我的意思,讓我看了個夠,使得我全身欲火三丈高,我趕忙吸了一口氣,擰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好不容易幫媽媽穿好三角褲,拉好裙子,我替媽咪蓋上被子,我輕輕吻了媽媽額頭,媽咪卻一手圈住我的頭送上嘴,我毫不猶豫地親上媽咪的嘴唇。

  「很晚了,要好好休息哦。」我看著媽媽說。媽咪伸手拉著我,深怕我會跑掉似的。

  「我會在這裡,不要怕。」我安慰著媽媽,順手熄了燈,深深吐了一口氣,抓著發脹的陰莖,我癱坐在陪伴椅上,我們都聽得到彼此的心跳聲。良久——欲火漸熄。

  「咳……咳………」

  「媽,要不要喝開水?我去倒。」

  「哦,好」

  我在病房外倒了一紙杯溫熱的開水進來,扶起媽媽上身餵開水,護士小姐進來拔掉注射完的點滴。我本來想請陪伴看護,可是媽媽不要,我只好請同學幫我請兩天假,經過兩天的住院,媽咪已逐漸康復,經過我們要求,醫生終於同意媽媽出院,但需隨時回診。

  回到家,第一件事:洗澡。我整整三天未好好洗澡,渾身發癢,我想媽咪也應該差不多,因為都是由我幫她抹澡,說句白一點,我們都渾身難過得很。回到家,一進房門,將媽媽扶坐下來:「媽,你不要太勞累哦,我幫你放水。」我走到媽媽浴室放熱水及日本帶回的溫泉粉,媽媽的浴室是按摩浴缸,必須先放滿水,這時媽咪拿了換洗的衣服後走進浴室說:「小強,你要不要跟媽咪在這裡一起洗?」

  「喔,我去拿衣服。」我差不多有七、八年沒有跟媽咪一起洗澡了,想不到媽咪要跟我一起洗澡,我高興地跑回房間去拿換洗衣服。

  回到媽咪浴室已看到媽媽早就脫了衣服只穿三角褲在洗頭,媽咪雖然不是很漂亮,但笑容很好,讓人見了就會喜歡上她,全身白淨淨地,兩個乳房很豐滿,雖是快40的人,卻沒有一點下垂,粉紅色的乳頭,喔,那我曾經吸吮的ㄋㄟㄋㄟ,又在我眼前隨著媽咪洗頭而抖動,我肉棒又開始不安份起來,為了掩飾醜態,匆匆洗完頭後,趕快跑進按摩浴缸讓水花及溫泉色掩飾豎起的陰莖。

  媽咪擦乾頭髮,也很自然地脫下三角褲跨入按摩浴缸道:「來,我幫你擦背。」

  「媽咪,你還沒有完全康復,你就泡在浴缸裡,別起來,等一下又受風寒,那會要人命的耶。」我一面抹沐浴乳一面說。

  「反正有你會照顧我。」媽咪翹著嘴撒嬌地說。媽咪就是這樣可愛,好像把我當爸爸了,我實在不太敢想像,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受不了這引誘,她完全沒有忌諱,現在媽咪和我的親蜜程度,差別只是我的肉棒還沒有插入她的蜜穴而已。

  「媽咪,我絕對會照顧你,但你也要乖,聽話,小強才會喜歡你啊。」我看她撒嬌,只得哄她。

  「那你等一下幫我搓背。」按摩浴缸的水花及溫泉色掩飾了彼此的肉體,很快的我們都出汗了,媽媽閉著眼,泛紅的臉龐,嘴唇都紅得水亮,我真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稍後,我移到媽咪身後,將塗抹了沐浴乳的毛巾在媽咪背後搓揉,媽媽起身坐上浴缸邊,我仔細地搓揉媽媽細膩白裡透紅的皮膚,觸覺讓我陰莖又蠢蠢欲動,我的手偷偷地穿過媽媽腋下揉著媽咪乳房,媽咪身體一顫,背就靠了下來,我扶著媽,媽還閉著眼,我轉過身低頭親吻著媽媽的嘴唇,媽咪雙手圈上我的脖子,舌頭也送進我嘴裡。我舒爽地吸吮著媽咪的唾液,舌頭也跟著媽媽舌頭交纏,我的手從軟軟的乳房漸漸滑下媽媽小腹,媽媽呼吸開始急促,當我的手接觸到媽媽的陰戶時,媽咪一隻手也抓住了我的肉棒。

  我用手指撫摸著稀疏的陰毛,趁著水的潤滑將一隻手指頭滑入小裂縫,媽咪稍微張開了腿,一粒陰蒂早已迎上我的手指,「哼。」媽媽身體一抖,下體頂向我的手,我輕輕捏弄著陰核,伸出另一手指滑進陰道,媽咪又將腿夾住,停止了套動我肉棒的手。

  「小強,不要動,這太刺激了,媽咪受不了啦。」媽媽掙脫出我的嘴喘噓噓地說。

  我吻著媽咪的額頭、臉頰,將舌頭卷上媽媽耳朵,媽咪又是身體一陣哆嗦,漸漸鬆開夾住的腿,我手指緩緩地抽插著,媽媽搖著頭,急促地喘息著,而且我可以聽到媽咪蹦蹦快速的心跳:「小強,媽下面好癢,媽咪受不了啦。」

  我將媽媽放躺在浴缸邊大理石臺上,我轉移到媽咪身前,將媽媽兩腿分開,低頭伸出舌頭卷起媽咪的小陰蒂,輕輕咬著那粒紅豆,我感覺到媽媽身體的顫抖,我的舌頭則在陰道進出,帶出泌泌的淫液,我將它全部吞進肚裡,媽媽則頂著下身,雙手壓著我的頭,好像希望我加更深入,我用舌頭抵卷著媽媽的陰核,手指又滑入陰道緩緩地抽插。

  「喔………哦……。哦………喔……………喔………嗯嗯……喔……喔……。喔………」聽到媽咪的叫聲使我加快了速度,淫液的味道早已被興奮所淹蓋,我每舔弄一次就感到媽咪身體的顫抖,我真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喔………喔……。喔…哼…。喔………媽……好………舒服………哦…喔………。」

  「我……………。要出來…。了………喔………喔…。喔…。小…強…。喔………。媽……。不……行…。了……喔……喔……喔…」也許是太久沒有性行為吧,媽咪很快就達到高潮了。

  我停止了動作,低頭看到犯濫成災的花園,我將媽咪雙腳放成M型,我迫不及待地將陰莖對著媽咪的陰戶插入,由於媽媽淫液已糊滿陰戶,所以我很容易就插了進去,但還沒到底,媽媽就搖著頭叫道:「喔…喔……。…小強………太…好…了…………媽媽……。美死了………」

  「媽咪!太棒了!」

  「喔………喔…。………你是…。媽咪的…。小情人…。媽咪的………小……丈夫………。喔………喔…………」

  我被媽媽的淫聲催促著,我腰身一挺,雖然感覺媽咪的蜜穴很緊,但陰莖還是就滑插到底,頓時媽媽全身好像打擺子一樣,雙手緊緊抓住我的手臂,喘著氣叫道:「啊………寶貝…。小丈夫………。你插死媽…。啦…。你的…。大肉棒………怎麼……這麼………長……。這麼…。硬…。喔………啊……。喔…。喔………」

  我只覺得我陰莖好像被裡面一張小嘴吸住,那感覺讓我肉棒是又酸又麻,我俯身含著媽咪的乳頭,輕輕咬住,舌頭上下刮著乳頭。媽咪又是一陣哆嗦,咬著下唇,扭著腰道:「嗯………哦……。寶貝……我………下面好癢………哦你…趕快…。動………嘛」

  我慢慢開始抬起屁股,又緩緩插下。

  「哦…………嗯…。嗯…。嗯…。」我打過許多次手槍,但感覺上與做愛完全是兩回事,做愛舒服多了,陰莖被包著的舒適感,讓我開始加快陰莖的速度。

  「哦……寶貝……你………好棒……喔……你…讓……。媽咪……爽……翻了……雪……雪……」七八十下吧,每次都抵著子宮,媽媽無力地接受我狠狠的插幹,底下淫液有如泉湧,隨著我抽插上下溢出陰戶,只聽媽咪嘴裡含糊不清地呻吟著:「喔…。…喔……喔……………喔………。喔………喔…。…我…………。又………要丟了……喔…。小強………。寶貝…………。媽咪……。愛死………你…了………喔………喔………。喔……嗯……嗯………嗯……嗯」

  我感覺到媽媽陰道內淫液的湧出,陰道內強烈地收縮,我知道媽咪洩了,媽媽抱著我的頭,主動伸出舌頭與我親吻,交纏的舌頭互相吸吮著對方的唾液。

  「嗯…。嗯…。嗯…。」熱騰騰的浴室,我現在都搞不清楚自己身上流的是汗水,還是洗澡的溫泉水,下體也因為我陰莖的動作,而出現「霹靂啪啦」的肉擊聲,我的陰莖因為陰壁的磨擦從沒有這麼舒爽過,我想要再忍到媽咪高潮後再洩,於是,我放慢速度做三淺一深地抽插,媽咪搖著頭咬著下唇:「嗯…。嗯……嗯……嗯……寶貝………你………在…那裡………學的…。怎麼…………這麼棒…。哦…。哦哦…………」

  也許受不了我陰莖三淺一深地插到子宮口的刺激:「喔…。哥哥……我…。寶貝…。的。大肉棒………哥………哥,妹妹………被…。小強…。哥…哥…。幹死…。了………我………嗯……。嗯……又……又…。丟…。蘿…啦喔…喔………喔…。」

  媽咪扭著腰下體頂著我的插幹,子宮內深處,強烈的收縮湧出溫溫的淫液,我終於忍不住背脊一涼,龜頭脹動地噴出精液,我狠狠地抵在媽咪陰道子宮深處,媽咪一顫突然沒有了聲音,我一看原來是暈過去了,我想媽咪生病未好,現在在浴室這場激烈的刺激實在有損身體。

  趕緊拿起毛巾在浴缸內沾上熱水,我擦拭著媽媽臉上及身上的汗水,悠悠地,媽咪睜眼了眼,看我正擦拭她身體,嬌羞地一笑,接了我手上的毛巾,幫我擦乾滿頭的汗,我陰莖還插在媽咪陰道裡,調皮地道:「老婆,舒服嗎?」

  「嗯,寶貝,媽媽好舒服,你從那裡學來的本事,讓媽咪差一點被你……。插死了。」媽媽屄內夾了一下道。

  「媽咪,這是我的第一次,現在資訊那麼發達,影片、書籍、光碟、電腦隨處都是,不懂才叫白癡哩。」我親了一下媽媽的唇。

  「嚇,寶貝,真的?你還是第一次的處男噢?!」媽咪摟抱著我,以一種很稀奇的眼光看我,但我可以看出媽咪眼中充滿得意的眼神。

  「媽咪,除了我愛你,我只能獻上這個蘿。」我在媽咪耳邊溫柔地說。

  忽然____

  「媽咪,我剛剛射精在裡面可以嗎?會不會生小孩呀?」我知道問得很笨。

  「老公,沒有關係,你可以盡情的射在我體內。」媽媽紅著臉道。

  「媽,我要抽出來哦,你不能太勞累,別又著涼了。」

  「嗯。」媽咪放開了我,我慢慢抽出軟下來的陰莖。

  「喔。」陰道內的敏感讓媽咪情不自禁哼著,精水與淫液從媽咪的陰戶緩緩流出。媽咪抓住我的陰莖讚美說:「寶貝,真漂亮的陰莖。」

  「媽,你的……陰戶才漂亮哩,白白的,乾乾淨淨的,毛又剛剛好,不像影片裡女生沒毛很奇怪,毛太長太多又讓人感到一塌糊塗。」

  「什麼的什麼嘛?你這小鬼講話好缺德耶。」

  媽媽笑?著用手敲我道我們下到浴缸裡,笑鬧地清洗擦拭著彼此的身體,然後起身擦乾身體穿上衣服,我要媽媽趕緊躺回床上休息,蓋好被子我吻著媽,媽咪卻要我躺在她身邊,我笑道:「媽,這樣等一下我會受不了哦!」

  「小強盡是想欺負媽媽。」媽媽抱著我笑說。

  媽咪剛洗完澡只穿上一件無縫低腰三角內褲,上身只套著一件T恤,我在棉被裡抱著媽咪,那感覺好好,溫暖的體香及髮香使我陰莖高漲,我用鼻子靠著媽媽胸前聞過去:「嗯,老婆好香!」

  媽媽推了我一下「咯咯」笑著:「嘴巴很甜哦。」

  「本來就是嘛,媽,我愛你。」我在媽咪臉頰親了一下。

  「寶貝,媽咪更愛你,我現在什麼都給了你,我已經是你的人了。我希望你不要……………」我按住媽媽的嘴道:「媽,你能放掉這世俗道德觀念,天下沒幾人能做到,放心,現在你是我的老婆,小強永遠在你身邊陪著你。」

  我伸手去摸媽媽的褲底,雖然隔著褲子,有一點濕,但,軟綿綿地好舒服。「嗯,大肉棒哥哥你永遠是媽咪的好老公。」媽咪瞇著眼在我耳邊夢囈地說。我轉頭正視著媽,媽咪狡黠地做個鬼臉,我手指伸進褲內捏著陰核:「小蜜穴媽咪,你再說一次給…………老公聽。」我還是逗著媽咪。

  「嗯,不要,因為大肉棒哥哥正在欺負小蜜穴媽咪。」媽媽頂著陰戶嬌媚地道,可是媽媽的手卻伸手抓著我下體的肉棒上下套動著。

  天哪!我……………樂得快昏過去了,這是我的媽咪?

  「媽,你真是我最好最愛的媽咪老婆耶。」

  「寶貝,你也是我最心愛的兒子丈夫呀。」

  我緊緊摟抱著媽媽,雙手上下撫摸著媽媽全身,我沉醉在媽媽的體香跟那肌膚相觸的感覺中。

  「嗯,好好哦。」媽媽閉著眼也愛撫著我全身,在我耳邊囈語道:「寶貝,我……。想要。」

  「唔。」我們互相脫著衣服,親吻著唇、頰、耳、頸,肌膚的愛撫,言語;現在來說都是多餘的了。我低頭吮著媽媽的右乳房,左手揉捏著媽媽的左乳,右手則在媽媽的花園遊戲,可是媽媽的花園早就淹水了。

  「媽咪,我要進來了。」話猶未已,媽媽已張開了兩腳,我突然想到一件事,跑下床在媽媽梳粧檯拿了一面鏡子,放在媽媽胯下對著媽媽的花園,我舉起肉棒,將肉棒慢慢磨蹭著媽咪的陰核並沾糊媽媽陰戶的淫液,媽媽咬著下唇低頭看著鏡子的反照:「喔……寶貝……這……。太刺激了…。你……。怎麼………。會懂……這些」

  我抬起媽媽的雙腳扛在肩上,一手將濕透的陰莖緩緩插入媽媽的陰戶內,媽媽瞇著眼抖著身體抱著我的頸椎:「好寶貝……你……唔」

  我將陰莖送入2寸又緩緩抽出一些,又再插入3寸,抽幹著插6-7回就全根沒入,我將陰莖抵著媽媽子宮口,媽媽子宮口的收縮像嬰兒吸吮一樣,讓我渾身舒暢。停了一會兒,媽媽舌頭刮過我的耳朵,我渾身一顫,下身開始抽插,我吻著媽,倆人低頭看那鏡子,只見我的陰莖深入在媽媽的陰戶裡,刺激、興奮使我加快肉棒的速度:「喔…。喔……。喔……。大……肉棒……。哥哥……太………美了………喔…喔…媽媽……被你……。…幹死了…。喔…。喔……媽咪…的………蜜穴…。喔…喔………真的……。好舒服………喔………喔………」

  血氣方剛的我,看著胯下這心愛的女人,欲火上升、一發不可遏止,我快速地猛抽狠插,媽媽屁股的迎湊,只見鏡子裡看到媽媽的蜜穴被我插幹得陰唇翻出擠進,淫液橫流,媽媽喘著氣:「喔………小………親親……喔………哦…。我…。…的寶貝……喔………媽…媽…。喔……受不了………啦…哦…喔…。」媽媽呻吟著。

  也許是媽媽看到我喘噓噓地,媽媽要我稍停一下,於是,媽媽抱著我翻過身,跨騎在我身上,只見媽媽上下套動著,真是刺激,胸前兩個ㄋㄟㄋㄟ也跟著上下抖動,媽媽陰戶愛液隨著我的肉棒流下,頓時卵蛋陰毛糊成一團,雖然很喜歡這樣子,但擔心媽媽病體未癒,我要媽媽趴下,我從後面穿插而入,媽媽的屁股則跟著我陰莖扭轉:「喔……天哪……。喔…。小強……太…。好了………哦…。哦…。媽…媽…快…不行…。了………我………要…。出…。來…。了………喔…。喔…喔…。丟…。了…丟…。了…。雪…。雪………」

  媽媽屁股的迎湊已經漸漸變慢了,口中也說不出清楚話了,只是張著嘴喘著氣。接著媽媽陰道內子宮口一陣收縮,一股淫液冒了出來,而且裡面又不斷的吸著我的陰莖。

  這時,那還理會自己已氣喘如牛,我只知道要盡力的猛抽狠插,直插到媽媽無力地呻吟著。

  「喔……。喔………。喔………」由於也許我剛射精不久,因此雖然很爽但還是沒有要射精,我將媽媽扶躺在床上,扛抬著媽咪雙腳在我肩上,以正常體位使我很容易地把陰莖插入陰戶。

  「嗯………」媽媽陰道內夾了一下,瞇著眼抱著我的屁股,輕輕哼著,我愛死她這個樣子了,發脹的肉棒使我開始瘋狂地猛抽狂插:「哦…。哦…。哦………寶貝………你………太…。神………勇了………喔…哦…喔…你…太棒了……喔………哦………媽…媽…。被…。你…**……死…了…。大…。肉棒…哥哥…。喔…。喔………哦……」

  媽媽好像是神智不清了,而且媽媽的屁股漸漸地不再扭挺了,全身軟弱的癱躺在床上,口中夢囈地:「喔……唔……死了……」

  一動也不動了。再經過十多分鐘的急抽猛刺,媽媽陰道內緊緊的夾住我的陰莖,強烈地收縮,陰道內又再不斷的吸吮著我的肉棒,我只感到屁股溝一酸,我知道要射精了,連忙加緊插幹……

  「哦……。哦………。哦……」我哼著發脹的肉棒急速地抖動,渾身一顫,我龜頭射出了濃濃地精液。媽媽被我的精液一澆灌,緊摟著我的屁股,我也緊緊的擁抱著媽媽,趴在媽媽身上,龜頭抵在媽媽子宮裡。

  「唔!」媽媽無力地呻吟著。

  「寶貝,你太猛了,你讓媽咪愛你又怕你耶。」媽媽全身顫抖地接受我的蹂躪與摧殘。

  「媽,我是唸體育系的呀。」我們細細品味著那性愛的滋味,真沒想到我們的性愛,竟然能如此的痛快淋漓,無與倫比,幾乎是超過我們倆個人所能承受的快感。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