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間辦公室裡都是女生,只有我一個男生,這些女人從來就沒有把我當成男人,好像我是她們的姐妹一般。所有女生的話題,完全不避諱我的存在。

Ann是那群女人中的大姐,已婚。每天她都會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的來上班,因為其他女生從來也不化妝,只有這位姐姐每天就是這樣美美的。

其它部門的男人都愛來我們這裡搭訕,Ann是大家的最愛,因為言談中最不忌葷膻,由其她的聲音很ㄋㄞ,加上她總是愛穿短裙,那雙修長的腿不知讓多少男人垂涎,不然就是上衣的領口總是經常若隱若現,所以那些男人總是愛到我們這兒來。

Ann很喜歡叫她的姐妹們幫她『抓龍』,每次按摩也不知道是痛還舒服,姐妹總愛笑她說,她的聲音聽起來就像A片中女優的呻吟聲音,每天這樣的情節都會在辦公室裡上演。

雖然那群姐妹們經常在辦公室裡嘻嘻哈哈,完全不把我這個主管放在眼裡,但是Ann的聲音與樣子總會讓我分神去看看她。

Ann剛新婚不久,突然她就那群女人聊起男人,女人就是這樣,常常忘情地就聊開了,Ann偶爾就會聊起跟她新婚夫婿的私密情事,這些女人也常常因為這樣的話越聊越興奮,還不時會問我會不會這樣?會不會那樣?有時真的會被她們弄得心猿意馬。

因為總公司有一些新的電腦軟體要推廣,我是理所當然的人選。因為跟地區的通路商有接觸,我們老大希望我們多跟他們交流,於是就指定了Ann跟我去出差。

第一站到了台南,因為上個月才跟副總來過一次,為了工作方便就投宿在靠近台南市政府附近的一家飯店。因為到台南已經晚上六點多,加上七月的南台灣是相當的炎熱,所以我們約定各自先梳洗一番後再到飯店外頭吃飯。

心想反正吃完飯就休息了,所以我就很隨性穿了T恤短褲就下樓等Ann一起去吃飯。沒想到我們還滿有默契的,Ann也是一身T恤短褲下樓來,平常總是看她一身的套裝,今晚她的一身裝扮的確讓人眼光一亮。

在台南當然要吃擔仔面,坐在矮桌矮凳上吃麵是其中的特色。席間,Ann穿著短褲,一雙嫩白修長的雙腿不時出現在桌邊,說不動心那真是騙人啦,這一餐吃得真是不自在。

餐後Ann說天氣好熱,想買幾罐啤酒消暑一下,我就陪她去飯店旁的7-11買了半打啤酒回去喝。回房後腦海不時閃過Ann那雙美腿,打開電視用選台器胡亂地按來按去,突然按到A片台,電視中不斷傳來女主角淒美的呻吟聲,畫面上是一位人妻正被男優弄得死去回來,一時之間我的大腦定格了,滿腦子塞滿了Ann的身影。

一陣敲門聲把我從虛幻中拉回現實。趕緊去應門,門口站著是Ann,手上還拎著四罐啤酒,她有點微醺,臉頰上透著蘋果般的紅潤。

「欸,你在幹嘛?我過來陪你聊天。」還沒經過我的同意,她就鑽進我的房間,大剌剌的坐在我的床上。

當我關上門轉過身,她露出異樣的眼光看著我,笑笑說:「剛剛一個人在看A片喔?」我心想,她怎會知道呢?她指了指我的下半身說:「不要騙我喔!」然後開心的大笑起來,不知道她真的醉了還是裝瘋賣傻?

當我眼光移到她的胸口,起伏之間我看到兩個凸點,一時之間我恍神了,她應該沒穿內衣吧!

她突然站起來走到我面前說:「你覺得我美不美?」、「跟電視裡的女主角哪個美?」、「我剛剛也有看了一下,我好想喔……」

這一連串聲音讓我的身體起了非常大的變化,她更貼近了我的胸口說:「想要我嗎?」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年輕男子,是禁不起考驗的,我一把就將她推倒在床上,胡亂地掀起她的T恤在她胸口親吻起來。

她用雙手緊緊抓住我的頭髮,從她的指間可以感受到她的熱情。接下來我們不斷地舌吻,彼此的雙手不斷在對方的身上遊走,不斷地想將對方身上的衣物剝去。

夏天的好處就是衣服都穿得少,三兩下兩個人已經赤條條的。轉過頭去看著梳妝台上鏡子中,兩個人不斷地激情交纏著。

突然她坐上我的下半身,雙眼惡狠狠的盯著我看,此時空氣似乎凝結不動了好幾秒。她慢慢吻上了我的胸膛,她的舌尖有如靈蛇般在我的胸口舔舐著,沿著我的肚臍、小腹不斷往下親吻。

她先是用雙手不斷撫弄我的下體,我有點訝異她竟然如此般的熟練做著這些動作,順勢著用雙手將我的肉棒塞進她自己的口裡,那一剎那的感覺真的很難形容,彷彿全身都要爆血管了。我看著她為我服務著,享受著那孜意的快感真是令人感動。

為了感謝她的服務,我示意著她把下半身靠近我的臉,當她的蜜穴靠近我的臉上時,可以看到粉紅色的小削已經濕漉漉了,我一口含住了小穴用力吸吮著,恨不得將所有的蜜汁一飲而盡。

受到這樣的刺激,她停了一下她的動作,回頭用淫慾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又繼續對著我的肉棒不斷吸吮,我們不斷用吸吮與舔舐的動作把我們的熱情傳遞給對方。

經過了十來分鐘後,她的下半身突然出現不斷地抽動,她停下舔舐的動作,趴在我的身上不斷抽動,她輕輕的在我耳邊說:「好爽,我還要。」

經過短暫的休息,我將她壓在身下面,握著我的肉棒用龜頭在蜜穴口不斷磨蹭,受到我的刺激,她不斷扭動著身軀,下半身不斷地往上頂,我握著肉棒不斷在洞口徘徊,我可以感覺到她濕潤的洞口不斷哀求著我。

最後她用雙手抓著我的臀部不斷往下壓,試圖讓我的肉棒插入她的體內,經過幾分鐘之後她不斷狂野地叫著:「寶貝,幹我!快點幹我!」

眼見時機成熟,我順勢將肉棒插入蜜穴中,因為之前已經受到許多的刺激,插入的動作非常順利,每次用力的挺身都換來她一陣驚呼,過度濕濡的洞穴在抽插過程中不斷發出液體擠壓的聲音,每一次的前進與抽出都引出陣陣呻吟聲。

我可以感受到洞穴中的每一寸都在吞噬著我的肉棒,受到這樣的熱情相待,我不由得發出陣陣如野獸般的低鳴聲,一種雄性動物原始的聲音。房間裡不再是一男一女,而是一對飢渴發情的野獸,不斷做著最原始的交媾。

時間已經不存在了,我們只記得不斷瘋狂的作愛,不斷地變換位置、姿勢,時而雙唇交纏,最後在她下半身不斷傳來陣陣的抽搐,伴隨肉洞不斷吸吮夾緊肉棒的動作,加上她的呻吟聲漸漸變成狂野呼喊,我也在這些刺激之下,口中發出如野狼般的低吼聲,抽動我的下半身把我體內所有的精液全數射向她那熱情的蜜穴深處。

在全數射出後,我們都累癱了,她癱在我的身上,我的肉棒仍不捨地插在蜜穴裡,放任它的熱情退去,讓愛液與精液伴隨著慢慢流出洞口。我們倆就這樣昏睡過去,我也應該都累癱了吧!

午夜時分我醒來,臂彎裡她的臉跟我過去的印象完全不一樣,她就像一個被男人疼愛的小女人般地躺在我懷裡。下半身覺得有些黏黏膩膩的,我搖醒Ann拉著她到浴室去沖澡。在浴室中我疼惜地幫她洗淨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膚,她只是靜靜地看著鏡中的我為她洗遍全身。

擦乾身體後回到床上,她跨坐我身上靜靜地看著我,然後緩緩低下頭親吻著我,我的雙手不斷在她的背後撫觸著,只是不斷地親吻著,不像幾個鐘頭前的激情。她翻下身子躺在我身邊,輕輕地對我說:「以後出差就可以省回一個房間的錢了。」我對她笑笑,摟著她慢慢睡去。

天亮後她回房間收拾行李準備前往下一站高雄,一出飯店後我們兩個人一前一後刻意保持了一定的距離。上車後一路上車子裡瀰漫著一股詭異的氣氛,完全看不出昨夜那一番激情過後的感覺。

一路上她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窗外的景色。到了通路商的公司後,我們兩個人馬上堆起職業性的笑容與通路商的人聊著,不時我們的眼光會互相交會到時,都會很尷尬的避過去,因為是非常輕微的動作,客戶並沒有發現其中的異樣。

忙了一天之後,晚上我們又要去找住宿的地方,我們在高雄市區轉來轉去,想要物色一家滿意的旅店,她忽然指了指前方一座碩大霓虹招牌,那是一家汽車旅館,反正有人提議就好,所以就決定投宿這家好了。

停好了車,走上閣樓的樓梯,門一開,是一間類似歐洲宮廷裝飾的房間,她忽然放下手邊的行李,撲向我的懷裡給我一個非常非常熱烈『濕吻』,受到她的『激勵』,我也用我的雙手與雙唇給她熱情的擁抱與激吻。我們邊走邊熱吻著對方,彼此忙著剝下對方身上的所有衣物,才走到床邊早已是全身赤裸了。

我的右手撫觸著她的蜜穴,發現蜜穴變得好濕,我壓在她的下半身,握住我的肉棒朝蜜穴塞去,她仰臥在床上,張開雙腿迎接我的到來,我的下半身用力一頂,肉棒順勢進到了花心最深處,絲毫沒有受到一絲的阻礙,我想她應該是等很久了。

我的下半身像是一具失控的機器,不斷地向她下半身頂去,她也配合著我的動作,用她蜜洞中的每一寸肌肉吞噬著我的肉棒。應該有十來分鐘吧,我們就一直這樣的動作不斷地交媾著,她的臉上佈滿了潮紅,口裡不斷地喃喃自語夾雜呻吟的聲音。

最後從我的大腦沿著背脊延續到我的下體有一陣酥麻,刺激著我的肉棒跳動著,她的蜜穴不斷夾緊我的肉棒,我感到一股熱流從我的體內爆出,射向她蜜穴的深處。我再度累癱在她的身上,趴在她身上隨著她胸口的起伏不斷喘息著,她的手輕輕撫觸我的頭髮,一種安全的親暱感讓我再她身上睡了一下。

梳洗過後,我們開車外出去吃飯,我問她為什麼跟我做愛?她笑笑說:「因為我愛啊!」我說:「這算是偷情吧?」她沒直接回答我,只是看著窗外淡淡的說:「女人有權利追求自己的性愛吧!」

我很天真的問:「你老公都不跟你做愛嗎?」

她面有慍色說:「我在新婚的那一夜才知道,他身邊的女人從來都不缺。」

我問她:「你這算是報復嗎?」

她說:「昨天晚上是的,但是今天我想了一天,反正他又不屬於我一個人,我又何必屬於他一人?反正就是作愛嘛,爽最重要囉!」她轉過頭笑著對我說:「跟你做愛感覺很好,反正也認識,不怕碰到壞人唄!等到晚上我們再大戰一場如何?」這次她的笑容有點詭異喔!

因為今天的晚餐她幫我點了許多的海鮮,然後對我說:「親愛的,給你補一下,補完後要留給我喔!」

偷情就像吸毒,只要開了頭就會食髓知味,而且會越來越重口胃。

一次出差的激情,讓一對偷情男女迷失在慾海之中。

回到台北的辦公室,一如往常的上班下班,兩人的關係並沒有因為幾天的激情有明顯的改變,這樣的秘密就藏在彼此的心中。一直到過了半年,在一次假日的值班,再度點燃彼此心中與肉體飢渴的情慾。

週末下午四點,辦公室的人全走光了,Ann因為手邊有案子要趕在下週一給客戶,所以留下來加班。因為假日的辦公室沒有其他的男士,為了安全起見,我只好留下來陪著她加班。

我在自己的辦公室裡一邊上網一邊打瞌睡,百般的無聊地打發時間。在台北的辦公室輪到我假日值班時,因為大頭都不在,可以把自己想像成是老闆,在辦公室裡為所欲為。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乾脆在辦公室上色情網站逛逛,有一段沒一段看著網路下載下來色情短片。

因為有些片子下載需要一些時間,有時會不知不覺的睡著了。不知道Ann何時進到我的辦公室,剛好影片下載完開始自動播放,螢幕上的喇叭好死不死的就傳來陣陣AV女優的呻吟聲,先是突來的聲音把我嚇醒,當我看到門口Ann時,簡直是嚇呆了,空氣頓時降到了零下三十度,兩個人都很尷尬的看著對方。Ann轉頭出去時,留下一個尷尬的傻瓜在小辦公室裡。

過了五分鐘,Ann又進來我的辦公室,進門後她反手鎖上了門:「帥哥!會不會慾火焚身啊?」眼神中露出半年前在出差激情時的曖昧。

我受到這樣一點的『激勵』,起身走向她,緊緊抱住她就是一陣熱吻,她也毫不客氣地給我熱烈的回應,這一下子兩個人全身彷彿著了魔,兩個人緊緊地擁住對方,彼此的雙手不斷地在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異性身體上摸索著,彼此的欲火在此刻都被點燃了。

我拉著她的手快步地走到鄰近的會議室中,如餓虎撲羊般的將她推倒在會議桌上,粗暴地扯下她的內褲後,伸出我的右手在她毛茸茸的私處不斷地撫弄,透過指尖可以清楚感受到她的生理變化。而兩個人的雙唇彷彿畫成兩條靈蛇,不斷地攪弄著對方。

她的手順勢移到我的褲襠,在她隔著西裝褲的撫弄下,我的下體有一陣陣的灼熱爆裂感不斷湧出。我也不甘示弱地用雙手胡亂地剝開她的上衣扯開胸罩,在她美麗的乳房露出時,我也湊上了我的唇,貪婪地吸吮了起來。

在我的雙唇與手指的侵犯下,她口中開始發出低吟的聲音,我抬頭看看她,眼前是一位閉上雙眼,盡情享受著偷情滋味的少婦。在我的右手指尖,可以清楚感受到她的下體的濕潤,與配合手指與親吻的動作上下起伏。

我心想,應該是時候了,於是迅速褪下我的褲子,我的肉棒早已成了怒目金剛,扶正了肉棒對準蜜穴用力一挺,絲毫沒有阻礙的就進了的蜜洞。濕潤的肉壁讓我每一次往前頂,似乎都頂住了花心,換來她口中一陣陣淫蕩的呼聲,這樣的聲音不斷地刺激著我用力頂向她的下體。

她受到這樣的刺激,竟然曲起了雙腿,用她的雙手扳開大腿,整個下半身猶如M字般的用力撐開,彷彿在催促著我在更深入的插入她的蜜洞。經過一陣奮戰後,透過我的肉棒傳來一陣持續密集的顫抖,蜜洞裡的肉壁突然變緊了,好像章魚的吸盤般緊緊地吸著,她的臉上出現一陣紅暈。

會議室的空調原本就比較冷,但此時的Ann卻已是香汗淋漓。接著Ann全身顫抖了起來,伴隨她下半身的抽動與蜜洞的擠壓,我無法再忍耐,瞬間我把積存了一周的精水一股腦兒全射進的身體裡,這時她身體顫抖得更激烈了,我們倆同時到達情慾的頂峰。

雖然我的『精銳』盡出,但是我的肉棒並沒有立即露出疲態,仍舊插在蜜洞中享受著密洞傳來的陣陣溫存。我彎下身給她非常深情的一吻,她用淫穢的眼神看著我:「壞人,你把人家弄壞了。」

我溫柔地用雙唇在她半裸的上身四處遊走,她也閉上雙眼享受片刻溫存,直到我的下半身降溫軟化,我們才趕緊收拾殘局,把弄歪的會議桌推定位。看看彼此都是衣衫不整的淫亂樣子,兩個人都不禁莞爾一笑。

我問她工作做完沒?她點點頭。看看手錶已經近晚餐時刻,於是我們相約用餐去了。

一個月後,她伸出左手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然後用不能再近的距離看著我,我覺得都快得到鬥雞眼了。她靜靜地說:「我離婚了。」她的左手無名指上很清楚地留下一圈的戒痕。

我問她為什麼?她說:她已經對前夫失望透頂了,也沒任何感覺。而且她不想騙自己的感覺,做一個偷情的女人;她希望在享受性愛時,是沒有道德上的壓抑,能夠盡情的享受這一切。

接著她就轉身離去,走到我辦公室的門口,突然回過頭說:「哎!我知道你下個月要休年假去峇裡島,我想跟你去好不好?而且我訂不到房間,可能要跟你擠一擠囉!」

我看著她笑笑說:「那你要問我批不批准你的假嚕!」

她回答說:「我的比基尼泳裝已經買好啦!你不讓我去,我怕你在峇裡島是沒有色情網站可以上的喔!」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