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寶貝。

楚浩嵐笑罵了句,寵溺的低頭吻她。

唔……楚凝然感覺胸口一涼,他竟然把手伸進她衣服裡面揉搓她的胸部,羞惱的掙扎起來。

寶貝兒,我想要你,給我好不好?楚浩嵐放開她的唇,舔著她耳朵下面敏感的皮膚,用染上情欲的暗啞聲音誘惑道。

楚凝欲哭無淚了,爹地他是不是性欲太強了些,怎麼只要見到她想的就是那種事情,也不管在什麼地方。

無奈的在他胸口上錘了一下道:回房啦!回房再……不要,我就要在這裡,我都想了一整天了說罷楚浩嵐也不管她答不答應,一個用力她抵在溫室牆上熱情如火的吻了起來。

楚浩嵐邊吻邊把楚凝的衣服剝了,一只手箍著她的腰讓她動彈不得,一只手伸下去拉扯她花穴口的小肉球。

楚凝雖然心裡不願意,可是身體早已熟悉了他的碰觸,被他隨意拉扯了幾下,花穴口就吐出水來,惹得楚浩嵐輕聲嘲笑她:小東西,這麼快就濕了,在這裡你也很興奮對不對?楚凝羞得不行,偏又抵不過他的大力,見他是打定主意非要在這裡不可了,索性也不掙紮了,閉上眼睛當鴕鳥,由著他折騰。

她真是恨死了這越來越敏感的身子了。

寶貝兒,睜開眼睛,你要是不睜開,我就一直做到你睜開為止。

楚浩嵐把她翻轉過去,讓她雙手撐在玻璃牆上,兩腳分的開開的。

他從身後欺上她,一手繞到她的胸前,揉著她雪白的豐盈,一手捅進她的花穴裡抽插起來。

嗯……楚凝被他又插又揉的渾身發軟,知道他向來說到做到,只好被迫睜開眼睛。

楚浩嵐在她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抽出手指,宣告似的說道:寶貝兒,好好看著我是怎麼插你的。

然後一挺腰,從後面狠狠頂了進去。

啊……好疼……楚浩嵐向來不耐煩做前戲,楚凝還不夠濕,他就急著頂入,楚凝被他弄得痛呼出聲。

乖,忍著點。

聽見她喊疼楚浩嵐緩下了速度,慢慢的往深處頂。

嗯……壞蛋爹地……你每次……都讓我忍著點……嗯……你自己為什麼……不……不……嗯……忍著……楚凝疼得一邊喘息著一邊抱怨道。

寶貝兒,誰叫你這麼誘人呢,讓我想忍都忍不住啊。

乖,看著我是怎麼插你的。

楚浩嵐輕笑出聲,一手扣住楚凝的頭,逼著她直視玻璃牆中映出的令人噴血的畫面。

畫面淫靡至極,楚凝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她的花穴正微微顫抖著把他的巨大一點一點的吞進去。

嗯……淫蕩的畫面刺激的楚凝情不自禁的媚哼著,花穴裡又不斷的流出水來。

寶貝兒,好看嗎?你瞧你的小穴多貪吃,竟然整根都吃了下去。

楚浩嵐一邊用言語刺激著她,一邊開始大力抽送起來。

楚凝看到他每次抽出都能卷出鮮紅的嫩肉,好像無數的小觸角在極力挽留他,挺進時又全部縮了回去。

這畫面實在是太刺激了,楚凝有些受不了的想別過頭去,可是楚浩嵐卻扣住她的頭不讓她動,沒辦法只好仰著頭柔聲求他:別說了爹地……求你……別說啦……好,小寶貝兒,我不說,那你仔細看著,看我是怎麼插你,怎麼操你的,恩?楚浩嵐說著開始猛烈的抽插起來。

啊啊啊……楚凝覺得自己的花穴被他火熱的肉棒摩擦的快起火了,難受的挺起胸部,撐在玻璃牆的雙手也沒了力氣,整個人像玻璃牆上貼去。

嘶……楚凝的整個上身都貼在了玻璃牆上,冰涼的觸感讓她一個激靈,花穴也不由自主的緊縮了下。

好舒服,寶貝兒。

楚浩嵐似乎嘗到了甜頭,把她從玻璃牆上拉起來,接著更加大力的把她頂的往前衝去,然後再拉回來,如此重復,讓她胸前的柔軟不斷撞在玻璃牆上,然後離開,再撞在玻璃牆上。

楚凝不停的打著激靈,乳房好像已經凍得麻掉了,胸前的冰冷和身下的火熱同時狠狠折磨著她,讓她大聲哭喊起來:啊啊啊……不要……爹地……我受不了……啊……好難受……嗚嗚……難受?寶貝兒,你哪裡難受?恩?楚浩嵐緩下動作,稍稍撤出了點,在穴口淺淺抽插著問道。

嗚嗚……胸口……好冷……楚凝流著淚抽抽噎噎的說道。

楚浩嵐伸手摸了一下,確實很涼,有些心疼的抽出自己,把她翻轉過來,抱起她放在地上,然後把她的大腿掰至最大,重新衝了進去慢慢的研磨著。

整個人都壓在她身上,幫她捂著胸口的冰冷。

好重……楚凝仰著頭喘息著,下面好慢,好癢,好熱,想要扭腰躲開,他卻重重的壓在上面讓她動彈不得,肺裡的空氣好像都要被他擠出來了。

小東西,還冷不冷了?楚浩嵐也有些受不住的粗喘著問道。

不冷……啊……楚凝還沒說完,就被他的一個深搗而弄得驚叫了出來。

那我們換個姿勢。

楚浩嵐坐了起來,把楚凝的雙腿架到他兩肩上,抓著她的纖腰凶猛的衝撞起來。

啊啊啊啊……楚浩嵐次次凶狠盡根搗入,讓楚凝感到難以形容的酸麻從花穴深處泛開,身體不受控制的開始緊繃,高潮迅猛的襲來,花穴裡猛地絞緊,顫抖著泄了出來。

嗯啊……啊……啊……嗯啊……楚凝在高潮中被楚浩嵐持續不斷的深深搗入,意識渙散的嗯嗯啊啊的叫著。

兩人的交合處隨著噗噗的拍打聲,不斷的滲出散發著獨特氣味的粘液,順著楚凝小屁股的劇烈晃動而滴落到地上,水跡越來越多,楚凝的叫聲也越來越魅惑。

楚浩嵐覺得不過癮了,又把她的雙腿往下壓去,楚凝的整個身體都被他壓成V字型。

啊……突然變換的姿勢,讓楚凝稍稍醒過神來,腰要被折斷的錯覺讓她大叫起來:不要……啊……楚浩嵐此刻已經紅了眼,根本不理她的不要,把她不停的往玻璃牆上撞去,楚凝整個人都被擠成小小的一團,修長白皙的雙腿胡亂的蹬著,卻撼動不了他半分,他高大的身子像一堵牆,重重的,狠狠的由上而下的壓向她。

啊啊啊……不要……啊啊……楚凝受不了的搖頭哭喊著,凌亂的長發也隨著擺動亂舞。

求求你……啊……爹地……你好棒……好勇猛……嗚嗚……饒了我……啊……好深……啊……好漲……不要……嗚嗚……輕點……啊……慢點……求你……爹地……啊啊啊……楚凝嗚嗚咽咽的哭著,把她此刻能想到的話全都喊了一遍,可還是不管用,楚浩嵐越發收不住力道,又快又猛的搗的她身下泥濘不堪,汁水橫流。

最後的時候楚凝實在沒辦法了,又伸手下去抓住楚浩嵐下身的那個,輕輕的揉搓著。

楚浩嵐果然對她這招沒有抵抗力,又狠狠戳了幾下就噴射了出來。

隨即把楚凝攤平,然後壓在她身上粗喘著。

等到順過氣來,就重重的在楚凝肩膀上咬了一口,凶狠的瞪著她,咬牙切齒的說道:小凝兒,你又害我這麼快就出來了。

楚凝眼裡閃著淚光扁扁嘴扭過頭去不理他,心裡卻抱怨道:這還叫快啊,要是再慢點我就被你弄死了。

雖然這裡沒有鐘表,她不知道他一次具體需要多長時間。

可憑著感覺也知道決不低於一個小時,而且他很不耐煩做前戲,偶爾心血來潮,會逗弄的她主動求他進入,其余時候都是沒做幾分鐘得前戲,就提槍就上的。

楚凝覺得自己被每天都被他這麼折騰,還健健康康,活蹦亂跳的簡直是個奇跡了。

楚浩嵐又壓著楚凝親了一會兒,就幫她把衣服穿了起來,然後抱著她走了出去。

雖然他還想再來一次,可這裡確實太冷了,他心疼楚凝身子弱,怕她受不住,只好作罷了。

楚凝舒舒服服的窩在楚浩嵐懷裡讓他抱著一路走回房去。

不是她偷懶不想走路,實在是渾身無力,雙腿發軟走不了。

回到房裡,楚浩嵐怕楚凝受涼,開好水讓她洗了個熱水澡,又熬了熱湯,哄著她喝了一大碗。

楚凝氣他不顧她的意願,在玻璃溫室裡強要了她,雖然她也有配合,頂多算是半推半就,可她心裡就是不舒服,想矯情矯情。

楚浩嵐見楚凝臉色不好,知道這是又別扭上了,不過他還是很享受她偶爾的小別扭的。

於是陪著笑臉,在她身上這捏捏那揉揉的,楚凝舒服的閉著眼睛直哼哼,不多時呼吸漸漸平穩下來,她竟然睡著了。

楚浩嵐這下有些傻眼了,他這麼討好她,原想著等她不別扭了,再狠狠干她幾次的,沒想到她竟然這麼快就睡著了,得,今晚他是別想了,這要是把她吵醒了,小野貓准又的撒潑。

楚浩嵐自己興許也是累了,倒也抱著她睡覺,沒有再使壞。

不知過了多久,楚凝還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被身下一陣陣酥麻的感覺弄醒了。

楚凝睜著迷離的眼睛低頭一看,只見大腿被分的開開的,楚浩嵐正著低頭趴在她兩腿之間一上一下的動著。

嗯……楚凝感覺到他的舌頭輕輕的滑過敏感的小肉球,一陣陣瘙癢的感覺從穴口傳遍全身,她不由自主的擺動起纖腰,不知是想要躲開還是迎合。

楚浩嵐見她醒了,於是大力的在她的花穴口啜了一口,然後把舌頭伸進花穴裡,不放過任何一處的一遍遍舔刷著能夠得著得內壁。

別……爹地……好癢……楚凝叫了起來,花穴被他舔的抽搐著,不斷溢出水來。

楚浩嵐把花穴吐出的蜜水一滴不剩的含進嘴裡,咕咚一聲咽了下去,聽得楚凝每個毛孔都張開來,細聲叫了起來。

楚浩嵐更加賣力的舔弄著她的花穴,大手掰開她抖動的花唇,含住小肉球重重的一吸而後狠狠的咬住。

啊啊啊……極度的快感讓楚凝更加劇烈的扭動起來,花穴口也開始抽搐眼看著就要高潮了,楚浩嵐卻突然停了下來,從她兩腿間爬上來,撐在她的上方,看著她難耐的扭著,一挺腰,貫穿了她。

啊啊……楚凝長長呻吟了一聲,顫抖著高潮了,高潮過後,她渾身都軟綿綿的,在他身下化成了一灘水,低低回回的媚哼著,由著他變著花樣的折騰。

楚凝被他親得氣喘吁吁的,稍稍推開他一點,小手在他胸口上畫著圈圈撩撥著,柔柔的誘惑道:爹地,你今晚不要出去了好不好?人家讓你做一整晚。

 楚浩嵐聞言愣了一下,隨即大喜過望,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真的?楚凝害羞的窩在他懷裡,柔順的點了下頭,楚浩嵐見她點頭,也顧不得的追究她不對勁的原因了,一切先等他滿足了再說,反正小東西就在他身下,想跑也跑不了的。

激動的他邊抱著她往床邊走,邊剝她的衣服,還沒走到床邊就急吼吼的頂了進去,好在他先前射進去的東西還留了一部分在裡面,讓他進入的很容易。

等不及回到床上,楚浩嵐直接抱著她站在地上就開動了起來。

啊……爹地……再重點……啊……撕碎我……唔……好深……啊……楚凝勾著楚浩嵐的脖子,雙腿環住他的腰上,被他大力撞得幾乎飛出去,卻還要撩撥。

楚浩嵐在她身上本就沒什麼自制力,平日裡她半推半就的都讓他欲罷不能,這會兒她熱情的撩撥就更讓他起火,越發控制不住力道,猩紅著眼睛死死地盯著她,恨不能一口把她吞進肚裡。

凶猛瘋狂的抱著她頂弄了一陣,覺得不能盡興,就拔了出來,把她輕輕的放到床上,翻轉過來,然後扯著一條腿往後拖到床沿,大手分開她兩條腿,固定在腰側,然後一個凶猛的挺身,又重重的頂了進去。

啊啊啊……楚凝晃著一頭凌亂的長發,大聲的呻吟著,再不敢撩撥,深怕她再撩撥下去就真的被他撕碎了。

寶貝兒,夠不夠重?嗯?還是再重一點?楚浩嵐身下的肉棒凶狠的撞擊著楚凝的花穴,可說話的語氣卻溫柔的很。

慢點……慢點……爹地……啊……我們……有一整夜……的時間……慢……慢來……啊啊啊……楚凝有些受不了他快速而深重的撞擊,軟著嗓子斷斷續續的開始求饒。

好,我慢點,我們有的是時間是不是?楚浩嵐想起她說要讓他干一整夜的,心情大好的緩下速度,粗大的肉棒慢慢的從花穴中抽出來,再慢慢地插進去,同時趴在她背上,大手繞到前面去在她隨著肉棒的進入而被頂的凸起的小腹上按壓著。

嗯……嗯……楚凝緩過一口氣起來,趴在床沿上嬌嬌弱弱的哼著。

花穴裡撞擊的速度雖然緩了下來,可並沒有舒服多少,被撐開到極致的感覺更明顯了,甚至連肉棒上青筋的跳動都能清清楚楚的感覺到,碩大的龜頭在子宮口處慢慢的旋轉著,逼著嬌弱的子宮口慢慢的張開嘴,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吸進去。

放松點……寶貝兒……你夾的這麼緊,我可沒辦法慢慢來。

楚浩嵐一邊舒服的呻吟著,一邊用力抽插著楚凝的花穴,不斷絞緊的花穴刺激的他動作越來越粗野,速度又漸漸快了起來。

啊……啊……嗯……慢……慢點……楚凝的花穴被楚浩嵐凶狠的用力搗入,肉棒直搗入子宮裡面,交合處不斷響起噗滋、噗滋的聲音。

他的動作越來越快,楚凝被他搗的語不成調的呻吟著。

慢不了了,寶貝兒……你好緊……楚浩嵐舒爽的大喊著,雙手死死扣住她的腰,下身那條又長又粗的肉棒,更加瘋狂的向她體內猛力撞擊、衝刺,沒有任何技巧,什麼九淺一深、三淺一深的,此刻他完全顧不上了,全憑本能的進攻,一次比一次狂野,一次比一次深入的操干著楚凝的花穴。

啊……啊……啊啊啊……楚凝緊緊的抓住身下的床單,小腹不斷的收縮著,紅腫的花穴已經被撐到了極限,不由自主的張合著試圖吞下凶狠搗入的碩大,兩人的肉體劇烈的撞擊、摩擦,充血腫脹的花穴內壁開始痙攣,肉棒每次進出都搗的汁水四濺。

楚凝的思維漸漸混沌起來,隱約記得自己的初衷是想要給他最極致的享受,於是小手往下探去,在小腹被頂起的同時往下按著,加重他的快感。

嗯……好爽……干死你……楚浩嵐舒爽的嘶吼一聲,抬起身子又是一陣狂插亂搗,然後在楚凝高潮的尖叫聲中,舉起她的雙腿,把她轉了過來,正面朝上,然後站直了身體,抓著她的兩腳提了起來,讓她的腰部離開木床,整個懸空,他就這樣由上往下俯衝著狠狠的插她。

啊啊啊……不行了……好漲……先……先出去下……啊……因為高潮而拼命收縮的花穴無法承受楚浩嵐的粗大,粗碩的肉棒重重的摩擦著敏感異常的花穴內壁,酸慰刺痛一起湧上來讓楚凝難受的劇烈扭動,想把正在體內凶悍衝刺巨物擠出去。

楚浩嵐被絞的有些疼,不過更多的是無法形容的舒爽,此時哪裡肯出去,大手使勁揉搓著楚凝的臀瓣,頂入的力道非但沒有減輕,反而更加蠻橫粗魯,每一下都搗入子宮深處,迫使子宮口把碩大的龜頭整個含住:不要出去,要進去,進去,裡面的小嘴再張大點,小東西,高潮的時候被狠狠的操干,舒不舒服?舒……舒服……啊……不要了……嗚嗚……求你……爹地……啊……無法言喻的酥麻和酸慰同時席卷著楚凝,讓她發出似痛苦又似快慰的呻吟,本能的扭動著腰肢,一上一下的隨著楚浩嵐抽插的速度起伏。

聽著她嬌嬌弱弱的求饒聲,本應該憐惜的,可楚浩嵐看著她赤裸著躺在他身下,烏黑的頭發散亂在雪白的床單上,一些被汗水沾濕貼在脖子和唇邊,小嘴微張著,嗯嗯啊啊的媚叫,嬌美的小臉泛著情欲的紅潮,身上滿是新舊不一的吻痕和咬痕,無法收攏的下體順著大腿內側滑出了粘膩的白色透明液體,被他不斷進出的花穴口還無意識的顫抖著,那姿態越發的撩人,看著她被他抽插的楚楚可憐,卻又異常嬌媚,讓他獸血沸騰,直想再大力些把她就這樣操弄死算了。

啊啊啊……粗長的肉棒每一次都惡狠狠的盡根搗入,凶狠無比的撞入楚凝的子宮口,那酸慰酥麻的感覺讓楚凝心底的那根弦越繃越緊,隨著他幾個狂虐暴力的衝頂,那根弦啪的一聲斷開了,楚凝尖叫著揪緊身下的床單,高高的挺起腰,全身劇烈的顫抖起來。

好緊……放松點……寶貝兒……你想絞斷我嗎?恩?楚浩嵐絲毫不給楚凝喘息的時間,用力掰開她的雙腿,在她高潮中重重的野蠻的衝撞起來。

輕……輕點……啊……楚凝的花穴被他搗弄的有些承受不住的開始酸疼起來,腿根處也被他大力掰開有種撕裂般得疼痛。

她現在開始後悔了,不應該撩撥他的,他往日在這性事上已經夠狂野的,如今她一撩撥,就完全變成了野獸了,速度和力道根本就不是她能夠承受的了的,更何況她還答應讓他做一夜,她真是自找死路啊。

寶貝兒,我愛你……愛你……吼……不知過了多久,就在楚凝被他狂虐衝頂的快要暈厥的時候,楚浩嵐嘶吼一聲,奮力往下一衝,緊緊的抵住楚凝的臀瓣,全身劇烈顫抖,隨後把熱燙的精液全數射入楚凝的酸疼的子宮中。

啊……楚凝被他一燙,尖叫一聲也跟著高潮了。

高潮過後,楚凝嬌喘著癱軟在床上,累的一動也動不了了。

不過楚浩嵐在高潮時嘶吼的那句,她確是聽得真真切切的,楚浩嵐從來不曾跟她說過愛她的話。

雖然都說男人在床上說得話都不可信,可是此刻楚凝願意相信楚浩嵐真的是愛她的,這樣她心裡會好過一些。

寶貝兒,你怎麼哭了?我弄疼你了?恩?楚浩嵐撐在楚凝身側急促的呼吸著,突然看見她的眼淚劈裡啪啦的流了下來。

雖然他在床上操她的時候,她每次都哭得很大聲,而她哭得越大聲他就越興奮,可每次只要一結束,她馬上就停止流眼淚了。

這次怎麼結束了,她反倒哭得更凶了。

楚浩嵐一時慌了手腳,手足無措的邊幫她擦眼淚邊柔聲詢問。

楚凝怕楚浩嵐看出端倪,趕緊收住眼淚,搖了搖頭抽噎道:爹地,你可不可以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楚浩嵐微微一愣,隨即勾著嘴角笑了下,然後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子回想道:我說了好多句呢,你要聽哪一句?寶貝兒,你好緊,這一句嗎?楚浩嵐一本正經的說著歡好時的調情話,讓楚凝臉上一紅,害羞的別過臉去,小聲道:不是啦,最後一句。

最後一句?楚浩嵐裝作認真思考了一下的樣子,接著說道:好緊……放松點……寶貝兒……你想絞斷我嗎?這句?楚浩嵐故意學著激情時分喘息的樣子逗弄楚凝,楚凝又羞又惱的在他腰上扭了一把,大聲嚷道:高潮時說得那句啦。

小東西,高潮的時候被狠狠的操干,舒不舒服?這句?楚浩嵐從善如流的應著,說完還咂咂嘴,回味無窮的樣子。

你……楚凝被他逗得又羞又惱又急,眼圈又紅了起來。

楚浩嵐這才發覺自己好像逗弄的有些過分了,趕緊柔聲哄道:寶貝兒,我愛你,我愛你。

別哭啊,我錯了,不逗你了,別哭。

邊說邊柔情蜜意的親吻著她的眉眼。

嗯……楚凝被他又親又哄又揉的,心裡愈發的酸澀,強忍著哭意,撒嬌道:再說一遍。

好,再說幾遍都行,我愛你,我愛你,寶貝凝兒,老婆。

楚浩嵐這回不敢逗她了,在她耳邊柔情蜜意的呢喃著。

我也愛你,老公。

楚凝哽咽著回應,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

楚浩嵐一愣,隨即狂喜的低下頭吻了下去,凶狠的撬開她的牙關,把舌頭伸進去在她嘴裡攪動著,楚凝配合的含住他的舌頭,一下一下吮吻著。

楚浩嵐不滿意她慢吞吞的動作,拖出她柔軟濕滑的舌頭,咬著舌尖用力的吸。

楚凝放軟了身體主動貼著他,迎合著他在她身上揉捏的力道媚聲嗚咽著。

楚浩嵐身下的肉棒瞬間又硬了起來,他放開微喘的楚凝,把濕淋淋的肉棒從她的花穴裡抽了出來,順便把裡面的液體也都導了出來。

然後把她往床裡面抱了抱,擺弄成趴跪的姿勢,又在她肚子下面墊了個枕頭,讓她不費勁就能把屁股高高的撅起來。

楚凝由著他擺弄,心裡卻一陣打鼓,有些緊張的舔舔唇,嬌聲撒嬌道:爹地,好累,讓人家休息一下啦。

楚浩嵐在她高高撅起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輕聲嘲弄道:怎麼,小東西,你又想耍賴了?恩?沒有,人家哪有耍賴,就是很累嘛,先讓我休息一下好不好?楚凝仰起頭坐了起來,向後靠在他身上,搖著他的胳膊跟他撒嬌。

乖乖的趴好,這次操出來就讓你睡覺,乖……楚浩嵐哄著她讓她趴好。

大手順勢覆上她的花穴,摳挖起來。

楚浩嵐在她臉上親了親,柔聲安慰道:好,我會輕點,不會插得太深,你放松,別緊張,好好感受我,我愛你。

楚浩嵐邊說邊滑下去,趴在她兩腿之間舔弄她的花穴。

楚浩嵐這次非常有耐心的做著前戲,嘴唇手指的輪番上陣,刺激的楚凝又高潮了一次,趴在床單上閉著眼睛酥軟無力的哼著,花穴也變得泥濘不堪的。

楚浩嵐覺得是時候了,整個罩在她身上,挺著比人形時還要大上好幾圈的肉棒一個用力把碩大的頭部擠了進去。

啊……好疼……楚凝毫無准備,花穴口就這麼被硬生生的撐開了,劇烈的疼痛讓她放聲哭喊了起來。

見楚凝哭得慘烈,獸形的楚浩嵐用僅剩的理智強撐著一插到底的欲望,插在她體內靜止不動,等待她的適應,同時伸出帶著薄薄倒鉤的長舌,在她雪頸上一下一下輕輕的舔著,試圖讓她放松下來。

楚凝嗚嗚的哭著,強忍著想要逃離的衝動,盡量放松自己,適應身後的巨大。

不斷催眠自己在她身後的是楚浩嵐,不是只楚浩嵐,是楚浩嵐正在愛她,要放松身體,讓他進來,全部進來就不疼了,他不會弄傷她的。

楚凝還沒有完全放松下來,楚浩嵐就有些忍不住了,濃重的喘息混著熱氣從他的鼻翼間直撲到楚凝的後頸,惹得她一陣輕顫,花穴又不由的絞緊了幾分。

吼……楚浩嵐再也忍不住了,一個俯身狠狠衝了進去。

啊啊啊……整個甬道都被硬生生的撐開來,無法形容的劇痛讓楚凝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

啊……輕點……別……別再進去了……疼……啊……楚凝緩過口氣,感覺花穴內的凶器已經抵到子宮口了,還在試圖往裡面推進,害怕的扭著腰想躲開。

吼……楚浩嵐頂了幾次都沒能把性器完全頂入,有些不耐煩的低吼一聲,俯下上身,整個壓制住楚凝讓她動彈不得,然後猛地往前一頂……啊……楚凝整個被貫穿了,子宮口也被迫張開,顫抖著吞吐他巨大的性器。

啊……嗚……啊啊……疼……啊……爹地……我要……死了……嗚嗚……啊啊啊……楚凝的花穴乃至嬌嫩的子宮被巨大的性器撐得幾乎裂開來,被它每一次進入都狠狠撞擊的子宮內壁無力承受的抽搐著,給楚浩嵐帶來無與倫比的快感。

楚凝感覺五髒六腑隨著他的抽動都要從口中嘔吐出來。

呼哧、呼哧、呼哧……整個覆在楚凝身上的楚浩嵐,邊粗喘著邊用粗大的性器放縱的在楚凝的花穴裡狂肆的抽插著,那緊致濕滑的小穴實在是銷魂,讓他無法停止,只想索取更多。

啊嗯……啊……啊……楚凝被身後巨大的衝力撞擊的搖晃著,含著粗大性器的下體仿佛要燒著了一般,火辣辣的劇烈的疼著,她感到眼前一陣陣的發黑,大張著嘴巴艱難的呼吸著,間或發出無意義的哼叫。

漸漸的劇烈的疼痛被麻木取代,楚凝的神智也開始迷亂起來,她暗自慶幸終於可以暈過去了。

只是當她再次清醒的時候,花穴裡那根‘狼牙棒’還在繼續施虐,這讓楚凝不由得懷疑,她根本就沒有暈過去,只是稍稍閃了下神而已。

啊……快點……快點出去……我要死了……啊……楚凝的嗓子已經哭啞了,楚浩嵐仍在凶殘的猛衝著,楚凝不知道自己還能承受多久,越來越眩暈的感覺讓她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死了。

正肆無忌憚的發泄著欲望的楚浩嵐似乎也感覺到身下的小人兒氣息漸弱了下去,趕緊又加快頂送了數十下,這才稍稍把凶器的頭部退到子宮口,然後強勁的噴射了出來。

啊……過多灼熱的精液灌入的楚凝的子宮內,讓她長長的呻吟一聲,接著就軟了下去,人事不知了。

楚浩嵐舒爽過後,發現身下的小人兒似乎沒了呼吸,不由的嚇了一跳,趕緊抽出自己,用手把她翻轉過來,把粗長的大舌頭伸進她的嘴裡,試圖把空氣度給她,手也放在她胸口的位置,查探她是否還有心跳。

好在還有心跳,楚凝也只是被他折騰的一口氣沒提上來,緩過這口氣人也就清醒了。

楚浩嵐見她醒了過來,也放下心來,眉眼含笑的瞅著她,大舌頭不斷在她嘴裡翻攪著,手也在她胸前的柔軟上輕輕按壓著。

不要……楚凝把頭扭到一邊,不肯讓舌頭伸進她的嘴裡,有些嫌棄的伸手在他胸前推拒著,試圖把它從身上推開。

楚浩嵐有些微惱她的嫌棄,抬起手按住她的兩只手,然後伸出舌頭在她緊抿的唇上不斷的舔著,大有她不張嘴就不罷休的架勢。

楚凝的唇上被他舔的有些疼,實在沒辦法了,只好張開嘴讓他的大舌頭伸進去,然後乖乖的吮著。

楚浩嵐被她吮的舒服的直噴熱氣,最後見楚凝的眼圈又紅了,這才把舌頭抽了出來,重新覆上她,親親她紅腫的小嘴,柔聲哄她:寶貝兒,別哭,別哭,你瞧你,跟水做的似的,動不動就落淚,好了,別哭啊,小穴很疼是不是,我幫你擦擦,然後上藥好不好?楚凝也不想在最後一晚,還給他留下自己愛哭的印象,於是吸吸鼻子,點了點頭。

楚浩嵐見她不哭了,這才起身弄了點熱水,幫她擦拭被他蹂躪的慘不忍睹的下體。

嘶……好疼……輕點……爹地輕點……楚凝緊咬著下唇,緊繃著身體忍受著花穴處一碰就難以忍受的痛楚。

好好……我輕點,輕點啊。

楚浩嵐邊柔聲安撫著,邊把穴口那混著血絲的白濁液體輕輕的擦拭干淨,小心的檢查了下,果然裂開了好幾道小口,正往外滲著血絲,楚浩嵐又是心疼又是後悔,趕緊拿過止疼消腫的藥膏細細的塗了一層又一層。

嘶嘶的涼意讓兩腿間不再那麼難受了,楚凝漸漸的放松了下來,累極的睡著了。

等楚浩嵐都收拾好了,楚凝已經睡著多時了,楚浩嵐輕輕的在她身側躺下,寵溺的親親她的額頭,然後把她往懷裡收了收,勾著嘴角心滿意足的睡著了。

Tags: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情迷咖啡室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心中的艷遇
美姐馴服計畫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