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懷上了哥哥的骨肉

台北市有這麼一個家庭,男主人四十出頭,名叫陳良生,是一家公司的業務科長。他妻子曉華,三十多歲,是科裡的職員。

他家有兩個孩子,男孩叫陳剛,17歲,在台北市的新明中學上學。女孩叫陳虹,15歲,在月華中學讀書。他們一家人過得很開心,孩子也很懂事。可是最近一段時間,陳良生對性要求越來越少,甚至曉華在睡覺前,穿上性感的內衣挑逗他,良生也是無動於衷。

這使曉華心急如焚,她這個年齡,正是性慾旺盛之季,而老公卻沒了反應。曉華每天晚上是慾火難耐,苦不堪言。後來聽女同事說:「黃色錄相能激起男人的性慾。」

為了能讓老公重振雄風,曉華去音像店裡買回了兩盤黃色錄相帶,決定刺激刺激老公。以激起他往日的威風。一天晚上,曉華安排好兒女上床睡覺。回到臥室裡對老公說:「良生呀,今晚我們做愛好嗎?」良生道:「老婆我也想做呀,可是下身沒反應呀。」曉華說:「我有辦法,我們先欣賞一下外國人的性交表演。」

良生說:「也好。」於是曉華,把黃色錄相帶放入錄相機裡,打開電視機。只見裡面出現了:一對光著身子的外國男女。男的用手撫摸著女人的乳房,吻著她的脖頸。

漸漸地男人的手,慢慢的向下滑去,滑到女人的下陰。男人用手指輕輕地撥弄著女人的陰唇,女人情不自禁的發出快樂的呻吟聲:嗯——嗯—–!!不一會,女人的陰戶流出了濃蜜的愛液。男人的陰莖也是充血,變得又粗又大。男人玩弄了一會,挺起下體堅硬的陽具,插入女人的陰門裡,快速的抽動著。陳良生看著看著,忽然覺著下體又腫又脹,心裡有種強烈衝動的感覺。

猛然間,撲向曉華,把她狠狠的壓到身下,挺起自己巨無霸似的大肉棍,狠命地插進曉華的下體,瘋狂的抽動著。曉華在下面也是扭動著自己的身體,附合老公的抽插。經過了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洗禮。曉華在極度亢奮中得到了滿足。從那時起,每天晚上看黃色錄相,然後做愛,成了良生和曉華的必修課。一天晚上,曉華像往常一樣,和老公在床上一邊看著黃色錄相,一邊做著愛。兒子陳剛,晚上飲料喝的過多,半夜被尿憋醒,趕緊起床去上廁所。上完廁所回來,路過父母臥室的時候,突然聽見裡面傳出陣陣淫叫聲。

陳剛悄悄地靠在門邊上細細的聽著,只聽裡面傳出:噢—–噢—–噢—–老公—–你好勇猛呀!!

良生道:「沒想到這玩意挺管用呀,每次看到老外性交,心裡就有種控制不住的衝動。」不知不覺中,陳剛下體的陰莖也硬了起來。他把門輕輕推開了一個小縫,透過門縫陳剛看到電視裡,一個外國猛男,正用雞巴狠狠插著一個金髮碧眼的女郎。

陳剛再往這頭一看,只見自己的父親,正騎在媽媽的身上,猛烈的抽動著下體,嘴裡還不斷的叫著。噢耶—-噢耶—–噢—!!這些淫蕩的鏡頭不斷的刺激著陳剛,陳剛忍耐不住,趕緊跑到自己的床上,用手搓磨著自己的雞巴,陰莖在一陣猛搓下,迅速達到極度快感,一注乳白色的精液,噴射出來,弄了陳剛一床。陳剛帶著快感,滿足的進入了夢鄉。自從發現了這個秘密,陳剛每天晚上,都偷偷地到父母門前,偷看他們做愛。到了禮拜天,父親和母親要參加公司組織的春遊,就讓陳剛好好照顧陳虹。陳剛中午把飯弄好,叫妹妹陳虹吃飯。

吃完飯,哄妹妹睡午覺,不一會兒的功夫,陳虹就睡著。陳剛看妹妹睡著了,就急忙跑到父母的臥室裡,把門關緊。把錄相機打開,看上了黃色錄相。電視裡一對男女摟抱在一起親吻著,手裡還亂摸著。

陳剛看的是渾身燥熱,下身有些腫脹。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一會兒,錄相裡的男人把女人按在桌子上,把肉棍插入女人的下體,來回抽插著。陳剛越看慾火越旺。把雞巴掏出來,用手拚命的揉搓著。嘴裡還不住的大喊大叫:啊——–啊——啊—–好——好舒服!!正搓著過癮的時候,只聽「光鐺」一聲,門被推開了,嚇的陳剛一身冷汗,渾身一動不動的望著門口,手裡還握著自己的大雞巴。只見小妹穿著睡衣,眼睛不住的盯著他的雞巴。陳虹說:「哥,你在做什麼呀?」陳剛這才緩過神來,急忙把雞巴塞入褲子裡。

用手推著小妹說:你個小孩子家,懂什麼,去去去,沒你事,趕快睡覺去。陳虹雖然才15歲,但是,她已情竇初開,對異性的身體有了渴望。渴望探知其中的奧秘。這正是一個好機會,她豈肯錯過。陳虹說到:「我就要看,我就懂,你要是不讓我看,我就告訴父親。」

看父親怎麼修理你。陳剛被逼無奈,只好同意妹妹看黃色錄相。陳剛和妹妹陳虹,一起坐在床上,看著黃色錄相,只見裡面的男女互相親吻,撫摸著對方。

妹妹陳虹看一會,就覺渾身發癢,下身的陰戶裡有些濕乎乎地。臉上還泛著紅暈。陳剛更是淫慾高漲的,不住的打量妹妹的全身。

只見她穿著睡衣,兩個嬌小的乳房被乳罩繃的緊緊,顯得特別的渾圓。下身粉紅色的內褲,在睡衣裡,也是時隱時顯。兩條美麗的大腿斜搭在床邊上。

一股強烈的慾火,焚燒著陳剛的全身。陳剛眼中充滿血絲,下身變得堅硬異常。他一把拉過妹妹,把她按倒在床上,扒下妹妹粉紅色的內褲,頓時露出了,已是淫水漣漣的陰戶。陳剛早就急不可耐,把堅硬的陽具插入了妹妹的陰道深處。猛插起來,痛的妹妹陳虹大聲的叫著:「啊——-啊——痛——好痛呀!!」輕一點,哥哥!!痛死我了!!陳剛此時,已如好幾天沒有吃過東西的野獸,瘋狂的抽刺著下體的陰莖。妹妹陳虹被哥哥緊緊的壓在身下,痛苦的扭動著下身,眼睛裡流下了淚水。

陳虹還沒被開過苞的窄小陰道,在哥哥的陽物插入後,陰道內壁緊緊夾住哥哥的陽物,使陰莖和陰道產生了巨烈的磨擦。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強烈的衝向陳剛的心頭。陳剛加快了抽動速度,這時陳虹感覺疼痛有所減輕,一種說不出的快感從下面陣陣傳來。漸漸地陳虹開始性奮的呻吟著:「噢——–噢——-噢——好——好爽呀!!噢—–噢—-太舒服了!!」

真是妙不可言呀!!陳剛聽了,下體抽動的更加猛烈,嘴中不斷的喘著粗氣。妹妹陳虹漸漸的達到了高潮,下身性奮的扭動著,迎合著哥哥的抽插。淫水源源不斷從陰戶裡的流出來。陳剛下體的雞巴,也在巨烈的磨擦下,射出濃濃的精液,陳剛也四肢無力的,癱倒在妹妹上。休息了一會,陳剛趕快爬起來,把妹妹抱到她的房間裡。

把父母的房間收拾乾淨,跑到自己的屋裡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和妹妹做愛的快感。妹妹陳虹也在自己的房間裡,用手觸摸著自己的下陰,只覺自己的下體濕露露的,陰蒂還有些興奮,還有微微的快感湧上來。以後的日子裡,只要父母不在家,陳剛就和妹妹陳虹,在家瘋狂的做愛,肆意的淫亂。沒過多久,父母因業務關係,要出差一個月。就讓陳剛好好照料妹妹。

並給他給下留了一千塊錢,讓他買菜做飯。父母走後,每天晚上就睡在父母的臥室裡。也學著父母的樣子,一邊看著黃色錄相,一邊學著做愛。

到了晚上,陳剛和陳虹躺在床上,看著電視裡演的黃色錄相。妹妹陳虹也學著電視的樣子,撅著豐滿的臀部,爬到哥哥的下陰處,把自己的陰戶對著哥哥陳剛的嘴。自己用嘴含住哥哥的雞巴,舌尖則來回轉動,不斷的刺激哥哥的龜頭。陳剛也不甘示弱,用舌頭恣意的吸吮著妹妹的小肉穴。並用舌尖不斷的刺探著陰蒂。不大一會妹妹的陰戶裡流出了愛液,陳剛貪婪的用嘴吸食著。舌頭不斷舔著陰唇裡的褶皺。妹妹被舌頭挑逗的,淫聲時高時低的叫著:嗯——–嗯——–噢~~~~~~~~~~噢~~~~~~~~!!好——好爽~~~~~~~爽~~~~~~爽死了!!

陳剛也在妹妹陳虹的刺激下,陰莖迅速充血彭脹。龜頭上傳來陣陣帶有稍稍痛楚的快感。互相口淫了一會,陳剛把妹妹放倒在床上,用手拉過她的雙腿,把一條雪白的大腿搭在自己的肩上,雞巴深深的插入了妹妹的陰戶,開始溫柔的抽動著。妹妹也躺在床上狂亂的扭動著自己的水蛇腰。

嘴裡還哼哼嘰嘰地淫叫著:噢~~~~~~好美呀~~~~~~~噢~~~~~~~噢~~~~~用力點!!噢~~~~好~~~~~好多了~~~~噢~~~~~真是爽死了!!下體興奮的淫水狂流,打濕了屁股底下的床單。陳剛也是性奮異常,下體狂野無忌的抽插著。嘴裡也不斷的叫著:噢耶~~~~好~~好快活呀!!!怎麼樣小妹~~~~哥哥肏你~~~肏的爽不爽呀!!一邊淫叫著,一邊把雞巴狠狠撞向妹妹的花心。手裡還不停地撥弄著妹妹,帶有紅暈的乳頭。在一陣騰雲駕霧中,兄妹二人,達到了興奮的極點,下身噴射著各自的淫水和精液。陳虹的陰道在極度興奮中,強烈的收縮著。陳虹用嘴把哥哥射完精的雞巴含住,不斷的吸吮著,兩隻小手也不斷的擼弄著陰莖,硬是把龜頭裡的余精給吸了出來。在黃色錄相的教導下,陳虹漸漸變得淫蕩無比。

沒事時,總喜歡把手伸入哥哥的內褲,玩弄著陳剛的雞巴。並學著錄相裡的姿勢,母狗般的求哥哥插自己的屁眼。哥哥陳剛看著她那發情的賤樣,脫下自己褲子,對準她的肛門猛刺進去,一陣猛插。妹妹一邊淫叫著,一邊用手飛快的搓弄著自己的陰蒂,不大一會,陰蒂在猛搓下,變得發紅,發硬。淫水也不斷的從陰戶裡流水。屁眼裡柔軟的細肉,緊緊的刺激著哥哥的龜頭。

沒多久,哥哥的龜頭,在強烈的刺激下,在妹妹的屁眼裡射了精。就這樣陳剛和妹妹陳虹,在家淫戲了一個月,後來父母回來了,陳虹只好每晚偷偷的去哥哥的房間裡與哥哥做愛。沒過幾個月,由於兄妹二人,只學會了淫戲,不知道避孕。妹妹陳虹,竟然有了哥哥的骨肉,並時常做嘔。

母親以為她有病了,帶她到醫院檢查。這不去還好,檢查一看,得知女兒懷孕,氣得曉華上去,就給了她一巴掌。並問到:「孩子是誰的?」

陳虹滿臉羞愧死活不肯說。曉華說看回家,你父親怎麼收拾你,說完把陳虹領回了家。把檢查結果告訴了良生,陳良生一聽,頓時:「怒從心中起,惡從膽邊生。」一把抓起雞毛撣子,狠狠抽打著陳虹。陳剛嚇的跑到自己房間裡,偷偷的看著。良生邊打邊罵到:「你個小淫貨,說誰是孩子他爹,不說就打死你。」良生越說越來氣,劈頭蓋臉的一頓狂K。打的陳虹痛苦的躺在地上,來回打滾。

曉華看的有些不忍,就對女兒說:「你說出來,你父親就不會打你了,這木已成舟,也只好認了。」良生停住手等待著陳虹說出是誰來。陳虹說到:「是哥哥陳剛,良生一聽差點給氣昏過去。」良生大叫一聲:「陳剛你給我出來,你個小兔嵬子,你竟敢做出亂倫之事。

看我不打死你個臭小子。」說著解下腰間的皮帶,狠狠向陳剛抽去。邊抽邊問:「說你這些這是跟誰學的,不說我就弄死你算了,你這個陳家的敗類。」

陳良生瘋狂的抽打著陳剛,陳剛痛的左躲右閃。嘴裡說到:「是跟你們學的。」

良生又一次驚呆了。陳剛接著說到:「有一天晚上,我上廁所,回來路過你們臥室時,聽到裡面有叫聲,我就爬在門縫上看,結果看到你和母親在一起做愛。我忍不住,後來就和妹妹搞在一起了。」良生這才明白過來,都是自己惹的禍。是黃色錄相害了他們。良生一把抱自己的兒女,看著他們身上的傷痕,失聲痛哭起來。哭了一會,猛然想什麼來。良生飛快的走進臥室,拿起錄相機狠狠地向地上摔去………………………………..緣來緣去緣如水,情起情滅情難圓。愛到深處方知恨,恨時方知愛更深!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來訪的姐姐
大奶子情人
女儿的小菊蕾
與女兒遊戲中的曖昧到突破了那層關係
借種給迷人的嫂子
直播舔堂嫂
我姐姐
新時代的夫妻交換
義父義女
代替亡父上媽媽

熱門小說:
學長學妹的激情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