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母子情懷

  一個夏日的午後,天氣非常炎熱,我剛和交往三個月的學妹「中山櫻子」,
終於辦完男女之間該有的事情,我的童貞是在三個月前才開始失去的,雖然我過
的是平凡的大學生活,而且學妹也陪在我身邊,但是心中總是有些落寞的感覺。

  我叫大宇造人,今年十九歲,大學二年級學生,除了平凡的生活之外,偶爾
就是參加下課後的社團,花草研究社,也簡稱「花研社」。

  社裡有一位三年級學姊「真紀子」,還有三位跟我同年級的學生,其中有兩
位是女生,叫「木村蘭子」和「沙也娜」,另外一個就是我的一位損友,叫「田
也紀夫」。

  聽說真紀子學姊才大我一歲,不過她已經是一個有三歲大孩子的母親了,而
木村蘭子和沙也娜還是單身,並沒聽說有男朋友,最後是我的損友田也紀夫,他
臉上常掛著笑容,長的也很英俊,做人不拘小節,是種大辣辣的性子,雖然他與
許多女人都有緋聞,但是身邊的女性卻還是沒有少過的跡象,總的來說,他是屬
於一個帥哥浪子型的朋友。

  再來說到的,是我最重要的親人,跟我相依為命的母親「大宇熏美子」,母
親在我小時候,跟爸爸離婚了,原因我並不清楚,但是從有印象以來,母親就是
一個溫柔美麗的女人,和爸爸離婚後,母親為了照顧我,也擔下養育我的責任,
在一間外商公司當OL。

  母親雖然已經三十六歲,但是年輕時就保養的非常好,皮膚白皙柔嫩,長的
又溫柔美麗,因此在年齡上比上二十多歲的年輕OL,那感覺更是讓人亮麗且嫵
媚的。

  和櫻子造愛後,我也像平常一樣的回到家裡,我站在家門口,當下把門打
開,客廳沒有人在啊,想必母親又是為了多賺些錢,又加班到很晚吧,我疲累的
坐在沙發上閉起眼珠……

  「嗯……嗯……嗯……嗯……唔……嗯……嗯……嗯……」

  那是什麼聲音?正當我疲累的休息,裡面的房裡好像傳來了一些低鳴的聲
音,是媽媽在臥房嗎?生病了?我慌的提起腳步快速走去,來到臥室,我將房門
打開,想不到!在入房門的瞬眼間所看到的竟是我幾乎不能相信的畫面……

  呈現灰暗的房間內,看到母親一絲不掛的裸露立著床頭,她後面站著一個黑
色的影子,好像是一個身體相當魁梧的男子,他正從後面玩起母親的乳房,而母
親則好像享受著歡愉,低鳴的聲音此起彼落,似乎正配合著男子的愛撫,這是什
麼?!我目見這個場景,身體有種想劇烈的懺動,而腦中再也無法思考,一種幾
乎無法相信的畫面,竟讓我看到了。

  在我心中一向有如女神般,那神聖溫柔的母親,此刻竟然讓一個陌生男人玩
弄,我的心中那神聖的幻影破滅,當我回過神來,那眼珠注視到,那男子開始抱
著母親的背,然後將那噁心的舌頭探入了母親的嘴裡,最後只看到兩張嘴交纏在
一起,當我看到這時,只感到腦中一片空白,我怒的發出一聲喊叫……

  嗯……!我人在哪裡……!

  睜開眼睛,我看著眼前的四周,我意識到我是在自己的房間裡,我怎麼會在
這,昨天……回想到那模糊的記憶,我心中一震。

  老媽,我想起了我所看到的事情,但是為什麼是在夢中,是做夢嗎?但是,
真不可思議,感覺很實在。

  唉……不願多想,因為在我心目中那溫柔美麗的媽媽是不可能背著父親以外
的人造愛的,雖然以母親的條件來說,是非常有可能有追求者的,但是以母親的
個性,一定會拒絕男人的追求,我心裡恨著自己在夢中竟然對女神般的母親有這
種想像,就算是夢中也一樣,在沉寂了一會後,我拖著漫長的腳步下樓去……

  走下樓之後,我看著坐在客廳的母親,老媽邊喝著咖啡邊看著報紙,那亮麗
潤澤的臉龐,迷人的媚眼正專注的看著時裝雜誌,老媽正享受著那早晨的美好時
光,看著老媽已經穿好上班的服裝,那白色的蠶絲衣,外搭著一件OL的淡藍色
制服,在腰圍下,是件及膝的窄裙,那窄裙底下穿著一雙膚色透亮的絲襪,和一
雙平底拖鞋。

  「造人啊!今天起的特別早,不需要媽來喚醒你,呵~快來吃飯吧。」母親
看到我,溫柔的笑了。

  我走了幾步,並沒與老媽同坐,只是看著老媽,她上面的兩個鈕扣是不會扣
的,這是她每天早上的習慣,她說,這樣是最輕鬆的時光,自然是要過得簡單一
點,而且,她說我是她兒子,難道會有什麼企圖不成。

  我當然是不會太在意,可是,今天的我卻感到特別不自在,不知為什麼,我
竟不敢望著那令人遐想的絲衣內,那令男人窒息的乳房天堂,當我低頭往下望著
時,一幕更令我驚訝的畫面又停留住,母親因為穿著那件及膝窄裙,除了可以看
到那誘人的絲襪大腿,隱約從兩腿內側還可以看到裡面那小小的一件丁字內褲,
母親什麼時候會穿上這種性感的服裝呢!我非常訝異!

  要是平常的我是不會在意這些,更不可能會注意到這些,母親有如女神般的
高貴,在我小小的心靈中,是不敢去想像的,但是當我看到母親那雙如白鍥玉般
的美腿時,昨晚的畫面似乎又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腦海裡,想著母親昨晚被那男子
吸吻過的身體和嘴唇,那大腿上也一定被糟蹋得體無完膚,男人似意摸著母親的
乳房,最後用上自己最自豪的部分,來糟蹋。

  想到這些,我心跳得特別快,別過臉來,我馬上拿起桌上的中午便當。

  「早上的社團有點事情,我早餐不吃了。」

  「啊!……造人……」

  說完我便快速的奔出家門,遠離這曾經是我認為既溫馨又安全的家,因為我
不知是夢還是事實,心裡尷尬的根本無法去多想。

  來到學校之後,在一天漫長的下課鐘響後,我踏進社團,社團的真紀子學姊
也還沒回家,正在整理著花草,平常的我總是很開朗,會跟學姊討論一些關於愛
情或煩惱的事情,由於學姊生性大方,而且容易相處,所以我總是會把心中的想
法告訴學姊,可是今天學姊也發現到了我怪異的地方,所以也問起我發生什麼事
情。

  我心中掙扎一下,便把昨晚所看到像是現實又是像夢般的情形,都陳述了出
來,學姊聽到後,看著我陰沉的一張臉,也變得一本正經。

  「造人!你母親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是一位女強人,也是聖女般的母親,但
是對於女人的我來說,我認為那是你母親為了要養育你,所以在你面前不能成為
沒有擔當的女性,但是你想想,你母親終究是一個平凡的女性,是需要愛的。」

  「你母親才三十六歲,需要被愛是很正常的,況且,你母親和父親也已經離
婚這麼久了,難道你不應該站在自己母親的立場,為她的幸福著想嗎?如果有不
錯的男人來追求你母親,你應該要祝福你母親才對」。

  聽了這些話之後,我並沒有太大反應,因為學姊的這些話我都懂,但是我心
中實在是無法面對,母親的身體裸露在陌生的男人面前,這是我所無法接受的。

  別了學姊後,我來到了櫻子的家,在櫻子注意到我沉重的臉後,問著我發生
什麼事,我無法答話,因為心中所想的竟是母親那與人造愛的畫面,我身體的欲
火也發了上來,一時間扒了櫻子的衣服和內衣,而我溫熱的嘴唇緊緊的吸舔著櫻
子乳房上的小櫻桃,手臂緊緊的圈抱住櫻子,在我的面前,櫻子的臉龐卻突然像
幻化成母親的臉,我心中一震,嘴舌相貼著,便沉入櫻子的舌內,在櫻子莫名的
悸動中,也配合著我的愛撫和需求,漸漸地結合在一起,我提起了挺立的肉棒,
便深深而入。

  「嗯…嗯…造人…你今天….好奇怪…嗯…嗯……但是……我好
高興……嗯…再用力……再用力…愛我…我愛你…深入…面……唔…
啊……到了……造人……一起……啊……!!」

  跟櫻子造愛後,我面著天花板,身體上的疲累和心靈的痛楚,似乎也得到了
宣洩,櫻子輕輕的吻了我一下,我也回應著櫻子的唇,在一陣不捨後,我還是離
開了櫻子回到家裡。

  回到家門口後,我開了門,客廳的桌上擺滿了豐富的菜,而母親也坐在椅子r
上等我回來,想必已經等了很久,都已經七點了,而母親也在家裡等著我,我看
著母親那慈愛的臉孔和關懷的態度,讓我對自己那邪惡的想法退去,而我也深
信,我那是在做夢,而那夢只是我良心的考驗,我對著自己這麼默想。

  「造人!今天媽有做你最愛吃的炸豬排,菜還有湯,你可要多吃一點。」

  「嗯,媽媽做的菜是我最喜歡吃的,而且我們母子好像也很久沒一塊吃飯了
呢。」

  熏美子笑笑的說:「還說呢,不知道是誰交了女朋友都這麼晚回來。」

  我也有點不服的說:「還不是媽媽,每天都加班到這麼晚,讓我晚餐有時只
能吃便利商店的便當。」

  在母子互相抱怨嬉鬧之後,飯也吃得差不多了,母親端起碗筷步入廚房,我
看著母親身上的衣服,是早上上班時所穿的OL服和窄群,我此時才知道,原來
母親一直為了等我,而忘記換下自己的衣服,我感到自己真的長不大,自慚形愧
的望著母親的纖細背影,我步起身子,好想走到母親身後,臉貼著母親的背,輕
輕的抱住母親的細腰,跟她說抱歉。

  「媽……如果我有女朋友,妳會在意嗎……」突然道出了這句話,我來不及
收回,自己為何會如此不經意的就說出口來呢。

  母親靜靜的看著我,不發一語,我感覺自己似乎被母親的眼光所責難,但是
母親卻突然走來,右手放在我的肩膀上,露出微笑。

  「傻孩子,自己兒子所交往的女朋友,當母親的當然會關心啊,怎麼會問起
這些呢?」

  這句話從母親口中說出來,是多麼自然,對於母親的回答來說,是理所當然
的,但是我卻有一些許多失落感,也許是我心裡多麼想讓母親忌妒吧,還是……

  這時,我的臉頰上傳來母親雙手的溫熱,母親將我的手放在她的細腰上,瞬
間,我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雖然溫暖,但是卻無法掌握。

  我輕輕的開了口問:「媽……妳現在……也有在交往的男朋友嗎……」

  母親看著我,臉色茫然,有點愣住的感覺,她顯然對我剛才說的話是在思考
著,過了會,母親掂著腳,摸著我這個比她還高半截兒子的頭,對著我說:「媽
媽已經這麼老,還會有誰想追我嗎?更何況媽媽只照顧你一個人就很累了,哪裡
還有時間交男朋友呢,你啊!想做媽媽的男朋友不成。」

  聽到這裡,我心中豁然開朗,陰影瞬間也消失了,那是當然的,依照母親的
個性,交男朋友的話,一定是會讓我知道的,又怎麼會瞞著我呢,我心裡這麼想
著,在步入自己的房間後,也愉快的睡著了,那果然只是一個夢。

  隔天一早,我愉快的上課,一到了下課也走到了社團裡面,今天不太一樣,
除了學姊之外,木村蘭子還有沙也娜也在,除了我那花心的損友之外,全部全到
了,我坐著和三位女生愉快的聊天,一邊說著那話題就突然轉移到我母親身上。
說到戀人,母親有沒有男朋友的事情,學姊似乎半開玩笑的說著,但這些話,卻
一下子又讓我沉到谷底的感覺。

  「其實,你母親或許是以站在母親的立場上跟你講的,而不是把你當成男人
來考慮,因為,在女人的生活中,是必要隱藏自己一些秘密,所以就算生活上有
性伴侶,也不會輕易的讓人知道,總之,女人天生的環境,有時是需要很多假面
具的。」

  聽到這些話,那心中好不容易平靜的心,一下子又像大海般的奔騰,起伏不
定,我心中一沉,也不想再說什麼,就比平常還要早的,便踏出社團,想趕快回
到自己溫暖的家裡。

  來到家門口,我還是提起愉悅的心情進去,想像著一桌的飯菜和母親溫柔的
臉龐,但是當一打開門,還是和之前一樣,客廳除了自己之外,什麼都沒有,我
看時間已經六點鐘,想必母親一定還在為了自己,又得努力的加班。

  隨著時間的流失,我恍惚的揉揉眼珠,已經晚上九點鐘了,母親依然沒有回
來,而我也因為等著母親而趴在桌上睡著。

  看著時間,肚子也餓了,想想還是去附近的便利店買個便當吃,我漫步在沒
有什麼人的道路上,繞過一條天橋,然後走到便利店裡,隨手拿個便當,便又走
回天橋邊的路。

  「唔……唔……嗯…唔…嗯…咕嚕…嗯…嗯…嘶……嗯……
唔……唔……」

  我聽到天橋附近傳來奇怪的聲音,似乎是女人的低鳴和痛苦聲,我好奇的往
聲音的方向尋去,最後在天橋灰暗的燈光處,看到一個令我石沉大海的景象。

  一個女人穿著OL服,蹲著幫一個年紀約和我相當的男子口交,而那個女
人……天啊!……是熏美子……我的母親……

  我看著這畫面殘忍的掠過我的眼前,從側面看過,那男子的肉棒挺得極大,
我只看到那男子的背影,並無法仔細的看出是誰,而母親此時正溫馴的撫摸起他
的肉棒,有時放在嘴裡輕柔似意的舔舐著,一下子那男子的肉棒憤而發紅,就像
一隻破體而出的紅怪物,而母親卻不介意,將那把噁心的紅怪物給深入自己的嘴
裡。

  「阿姨……我……我快出來了阿……」

  「嗯~~唔~~咕嚕~~唔~~全部都射出來,射進我的嘴裡吧……唔~~
嗯~~唔~~~」

  一陣洪水之後,母親的嘴裡有濃濃的精液溢了出來,而母親的眼珠也正看著
那還挺立著的肉棒撫摸著。

  「好棒呢……你剛剛才射過一次…想不到肉棒還這麼有精神呢……來
……阿姨在幫你一次……」

  看著母親的嘴臉親吻著肉棒,女神般烙印在心中的母親,此刻像是慾求不滿
的婦人,臉上那原本溫柔的臉龐,此刻已經是我所不認識的,我瑟縮在牆角的一
旁,心中痛苦的聲音,無法用言語來表達,在我如惡夢般的時刻,一個又令我心
痛的畫面又出現,母親裸露出豐滿的雙乳,把男子下體的肉棒,深深的捲入,而
母親的雙手慢慢把自己的乳房深入夾緊男子的肉棒,一時淫語之聲瀰漫著附近,
好像快震破我的耳朵,母親時快時慢的緊緊搓揉,而男子也好像上了天堂般的哼
啊。

  「喔…啊…阿姨…好…好舒服…我的又快要出來了啊…喔……
啊……」

  母親邊用嘴輕輕吸舔著肉棒,也邊用雙乳夾緊。

  「嗯….嗯….嗯..孩子…你的…肉棒…好大…嗯…阿姨……
也很高興……射出來……射在……阿姨的臉上……嗯……嗯……」

  一下子,少許的精液又流了出來,在母親的臉上潺潺的留著,母親少許的清
理之後,站起身來便要把衣服穿好,那男子卻一把抱住母親,看到這時的我,心
中憤怒的火光,只想要把眼前不知名的男子殺死念頭。

  男子抱緊母親,像個小孩般的把臉貼著母親的乳房,而母親也摸著他的頭,
男子突然要求只要能撫摸媽媽,他只想要如母親般的愛撫,母親聽了之後,一時
之間也不知該如何回答,男子只得慢慢將手撫摸到母親的下部,順著大腿,撫摸
了一陣後,在掀起母親那藍色窄裙,便把頭貼著母親的私處,隔著透明的絲褲襪
和內褲,貪婪的吸吮起來。

  看到這裡,我直想要衝出來,心裡頭想著,就這麼衝出去,如果讓媽媽知道
我在旁邊一直看著他,而且媽媽在我面前的顏面,一定會從此抬不起頭來,想到
這裡,我憤怒的腳步停頓一下,心裡只想著媽媽一定要拒絕他,會拒絕他的。

  「嗯嗯,吸~舔~吸~~呵呵!阿姨,你的下面濕了喔,吸~舔~~~」

  「……啊……不要……那裡…不可以的…嗯…嗯…嗯…阿姨…
的下面……不可以……弄得……嗯……嗯……啊!!!」

  看到心灰意冷的我,邊奔跑著,雙眼憤怒發紅的眼神直直鄧著,跑回原本熟
悉的家,手中的便當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丟了,而整條沒人的路上,就只有我的怒
喊聲。

  天橋邊。

  「嗯……嗯……不行…阿姨…的下面…不行的…嗯…嗯…不…
不……可以……嗯……不……啊!!!

  「吸~舔~舌頭上下繞著~~唔~啊~~吸~~舔~~阿姨,你的味道好好
聞,我想要直接插入吧,可以嗎?」

  「不行……!!」

  熏美子驚慌之下,一把推開了男子,臉上顯露了些許的紅暈。

  「阿姨,為什麼不行……我喜歡啊……我可以娶妳的……我想要愛你……妳
不相信我嗎?」

  男子情慾間帶點動情的雙眼直看著熏美子,眼神像等待熏美子的答話般而注
視著。

  「阿姨……只能跟你做到這裡……因為……你是造人的同學……阿姨只是像
母親般的想愛護你……你只能享受母愛……不可以繼續下去……這姨這樣做……
已經是極限了……所以阿姨不能答應你的要求……」

  男子眼眶中泛著不平,明知道自己的要求是非常無禮,但是在熏美子的勸說
下,也瞭解了道理,在熏美子輕輕吻了男子的臉頰之後,便穿回自己所裸露的衣
服,然後頭也不回的離去。

  雖然此時熏美子有節制,但是造人並沒有看到這場面,也造成了日後造人所
無法彌補的傷害。

  回到家之後,熏美子看到造人不在客廳也不在一樓,看看牆上的時間,也已
經是十點鐘,便上樓到了造人的房間,熏美子開了造人房間的門,看到面著牆壁
側睡在一旁的造人,已經睡著了,熏美子走近了造人的床邊,把一襲棉被給披在
造人的身上。

  其實造人並沒有入睡,他聽到熏美子開門進入的瞬間,心中無法平息憤怒的
心情,怎麼可能讓他安穩的睡著,在熏美子關門離去的時候,造人才抱著非常復
雜的心情睡去。

翌日清晨。

  熏美子煮完早餐,剛退下圍裙,這時她來到了兒子在二樓的房門外。r

  「造人。」

  熏美子溫柔的喊了數聲,見兒子未有反應,她在門外遲疑了會,最後決定將
門給打開,進臥室喚醒兒子。

  剛踏進兒子的臥室,熏美子才知道臥室裡並沒有人,熏美子想,造人這孩子
一向不會這麼早出門的,連早餐都還沒吃呢……?r

  熏美子隨後來到一樓的櫥櫃,看到兒子要攜帶的中午便當,竟還完整的放在
原位,熏美子心裡感到有些疑惑,造人這孩子是怎麼了呢,難道?是自己昨晚太
晚回來,才讓造人這孩子生氣了……造人這孩子平常並不會與自己鬧這些別的。

  來到客廳,看著兒子離去的門口,熏美子的心裡充滿無奈。

  
******************************
  在學校裡,半天下來,造人無心聽課,他還想著熏美子的事情,因此老師在
教導什麼,他一刻也不會注意聽的,他眼神時常望著窗外,虛無飄渺,整個人給
人的感覺頹廢許多,也毫無一點精神可言。r

  這情形被女老師給發現了,那老師不忍心苛責他,也只有讓他去外面洗把臉
的份,對於這事情,其它同學並不會太留意,可是那卻瞞不過他唯一的死黨,也
就是田也紀夫的眼睛。

  下課後,造人轉眼消失,紀夫遍尋不著造人的影子,最後他想到造人有可能
去的地方,應該也只有哪裡吧,他知道造人一有煩心的事情,總會上到學校的頂
樓去的。

  「造人!你小子果然在這啊。」紀夫俊朗的臉上掛著一抹笑容,他本想問出
造人的心事,但卻遠遠就看到造人雙手撐在欄杆上,他仰頭看著天空,一臉懶散
,又若有所思的表情。

  紀夫瞧見他那一副怪異的神色,當下直感覺造人身上定發生了什麼,不然以
他平時隨和的性格,哪裡還會有什麼可讓他煩惱的事,如果有的話,那也只有他
的母親,大宇熏美子才會讓他如此煩惱的。

  「造人,你小子今天怪怪的,上課總是心不在焉的啊,別人看不出來,但你
可別想瞞過我紀大爺的眼睛,你要是有什麼煩惱,說給我來聽聽吧。」 

  造人看了紀夫一眼,淡淡一笑:「我沒什麼的。」造人回頭又看著天空。

  頂樓微風徐徐吹著,彷彿自己的心情也可以隨著風兒在飄蕩,隨著風兒遠去
,造人並非不想理睬紀夫,只是他此時思緒複雜,心裡這些事,無論怎麼解釋也
是多餘的。在如何,也無法對朋友說出母親與人做那些猥褻事情的一面。

  望著大樓底下,那些小如蟻群的同學們,個個快樂的穿梭在校園各地,坐或
立,吵鬧或者嬉戲,無憂無慮的,從頂樓看,每個人竟然都是如此的渺小,如此
的毫無價值。

  「當~當~~!!」  

  鐘聲響起,造人依舊不發一語,凝望著天際。

  紀夫道:「造人!上課鐘響了,我們回去吧。」

  看著造人那沉寂的面容,又不想解釋任何事情,紀夫知道依造人的個性,現
在並不是問話題的時機。

  「唉~!」看著造人離去的背影,紀夫無奈的聳了聳肩,隨後也跟著造人下
了樓。

  經過下午幾堂課,造人依舊悶悶不樂,四點鐘聲剛響起,造人拿起背包,往
自己背上一提,整個人就有如失去知覺一般,無精打采的踏往校門口的路,在路
上,許多同學打招呼,他也不理睬,人經過社團,也並沒進去,他離開校門後並r
沒有去女朋友櫻子的學校,這是他第一次,就這樣直接踏往回家的路上。

  「喀喳!」
    
  進了家門,造人脫了鞋,他直接進了自己的房間,慵懶的躺在床上,他想著
許多事情,想起母親的另一面,突然,他心裡一震,發現有些奇怪的地方。r

  造人心暗道:「不對啊!自己剛才是怎麼進來家裡的,家裡沒人,那麼門平
常都會鎖上啊,門給自己一轉便開了……是不是母親回家了!」

  造人心想著,隨後也悄悄來到門口的鞋櫃,這時,他發現母親今天所穿的高
跟馬靴,那是一個銀色尖頭樣式,平常活動的腿跟與腳裸都會被那馬靴的流線所
覆蓋住的一雙靴,那種靴子,平常上班女性並不會穿的。r

  造人將高跟馬靴從鞋櫃拿起,放在手中觸摸著外皮,這鞋子顯然還有些餘溫
,母親負責的是業務主任,平常是三點鐘下班的,母親今天沒加班!造人不知道
為什麼,心裡突然感到高興。

  知道母親沒加班,造人高興的從客廳來到熏美子的臥室門外,敲了幾聲沒有
任何反應後,造人便開門進去,就在臥室內剛想尋找熏美子的身影時,造人便看
到熏美子的浴室裡燈在亮著,且裡邊還有沖澡的聲音。

  「浴室裡有聲音?母親在洗澡嗎?」聽見熏美子在沖澡的聲音,造人怕熏美
子會發現,他急忙躲在臥室的暗處,一個與人同樣高的衣櫥旁蹲臥著,他長舒了
口氣後,眼神才放在浴室裡的熏美子身上。

  這時,熏美子雖然被浴室的沖洗門給擋住,只能勉強看到洗澡時的黑影姿態
,但是透過浴室裡的光影,還是能清楚的感受到那熏美子的苗條身材,那黑影所
帶來的誘惑,伴隨著沖澡的韻律,那都讓造人心跳的很快。

  造人突然想起昨天在客廳上,母親正在享受早晨的美好時光,她打開上衣的
兩顆V領鈕扣,透透氣,那扣子打開時,從絲衣裡,隱約能顯現出兩顆呼之欲出
的乳房,那白裡透皙的粉色肌膚,說穿了,簡直就是男人夢想中的天堂,造人想
著,就算是女朋友櫻子也沒有這麼好的乳房。

  不知不覺,造人陷於幻想的世界裡,他拿起櫻子的乳房和熏美子比較。但是
才想了會,自己的臉色頓時由紅轉白,他敲著自己的頭,來晃晃自己那胡思亂想
的腦袋。

  造人心裡想:「她可是我的親生母親……我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喀─喀─!」在這時,熏美子已沖好澡,她單手打開浴室門,另一手則貼
著浴巾外圍,讓浴巾包裹著自己豐滿的身材,造人本來還擔心會看到母親裸露的
春光景色,心裡掙扎,但是當看到熏美子用浴巾包裹著身體時,他心裡才像是放
下了一顆石頭。

  不一會,熏美子走近衣櫥旁,她先打開右側衣櫥,從中仔細挑出了一件紅色
的性感無袖小禮服。熏美子的這番舉動,卻讓躲在暗處角落的造人身體壓的更低
,造人這時氣都不敢喘一聲,生怕如果被母親發現自己在偷窺她,那以母親如此
賢慧的性情,她以後該如何來面對自己。

  幸好熏美子挑好衣服後,並沒有發現臥室裡還有其它人在,一會,她又開了
左邊衣櫥,從整排架好的裙子裡挑出一件搭配禮服的紅色性感開叉裙。  

  接著,熏美子轉過身來,她突然展開浴巾,將浴巾卸下,露出了自己白皙的
嫩背,這情形,就猶如孔雀開屏一樣,讓人充滿無限遐想的光景。

  這誘人的臀圍,美好的身材,秒秒都讓躲在衣櫥角落的造人看的喘息,雖然
造人知道熏美子是自己的母親,但是造人心裡還是有種莫名的悸動,他強迫自己
壓下那股想衝出強迫熏美子的念頭。

  熏美子毫不知情,她淡著微笑的臉,坐在床頭上,熏美子的側面剛好位在造
人的眼前,因此熏美子的一舉一動,都被造人的看的很清楚。

  熏美子先環起右腳,在往左腳,她往上先穿起一件性感的蕾絲內褲,那內褲
是淺紫色的,在中間有各愛心形狀,那愛心是透明的,稍一入眼,便可看到整叢
的黑森林,看來是時髦下的產物。

  造人看到這裡,在心裡直感到不可思議,在造人的記憶裡,他母親是非常平
凡的,就像聖潔的女性,他認為母親是不可能穿成這樣的。

  換上內褲後,熏美子起身對著鏡子映照一番,她對著鏡子笑了笑,覺得很滿
意,又坐在床頭套起絲襪。

  熏美子坐在床頭,她先將絲襪圈在兩腳外,然後將它往上緩緩套起,那絲襪
被熏美子拉到了大腿的地方,慢慢行成一幅優美的線條,熏美子起身時,造人不
由得吞了一些口水。

  因為造人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母親竟是這樣性感的一個女人,他看著母親那一
雙直挺挺的白玉美腿,那絲襪從腳指包裹到母親的臀部上,最後全部都裹住母親
那優美的下半身,那情形就像是在下半身上抹了一層油粉,光滑透亮,讓人生出
一種想牡丹花下死的念頭,一種想靠近在腳下欣賞的慾望。

  還沒等造人回過神來,那熏美子已經穿好紅色高叉的窄裙,熏美子照樣對著
鏡子轉了幾圈,她稍微低身撫平了自己裙子兩側的交叉線條,那高叉突起的兩側
,隨著熏美子的幾步步伐,那大腿也露出了美麗的兩側高叉花邊,又走了兩步後
,那交叉線條消失,又行成平常的裙擺,看著那一副隨時能誘惑人心的畫面,不r
時讓她感到很滿意。

  可是這時的造人,他卻看到熏美子低身後,她那隨波蕩漾的乳彈,仔細一看
,那中間的櫻乳突點更緩緩顯露,垂涎欲滴,那就猶如在欣賞一朵花時,那朵花
突然展開,緩緩露出她那燦爛的苞點,然後含羞點頭。

  來到客廳,熏美子先在客廳的飯桌上留了一張字條,她寫了幾句,接著坐在
門廊上套起馬靴,一陣踏腳,熏美子先讓穿著的靴子感覺舒適後,才離開家門而
去。

  從後方看到這幕的造人,他趕緊來到在飯桌前,再拿起那紙條看著。

  字條:「造人,媽媽在飯桌上給你留了一萬塊,今天媽媽加班,會很晚回家
的,你要記得吃晚餐,不能餓著肚子。愛你的媽媽筆─」r

  看到紙條內容,造人心裡生起了反感,原來!自己的母親都是如此加班的
!都是這麼欺騙自己的!

  造人憤怒不已,他從桌上拿起熏美子留給他的紙鈔,握著手裡,接著便往外
頭而去。

  就在造人離去不久,那角邊走出一個男子的身影來,那男子樣貌長的很英俊
得體,雖然平時個性有些浪蕩,可是在私底下卻很關心造人的事,這人不是別人
,他就是與造人同社團的好友─田也紀夫。

造人從家裡出門後,手裡還緊握著那張萬元紙鈔,憤怒的心情無法平復,他
無法相信這是事實,他尾隨走在幾條街道上,監視著母親的一切行蹤。

  熏美子的上半身是一席無袖的鮮紅小禮服,低胸,卻不失為淡雅的西洋氣質
,那底下的高叉窄裙踏出一步,都會掀露出裹著絲襪的修長腿部,配上高跟馬靴
的修飾,讓她整體看來更有種時髦女性的味道。

  尾隨後方的造人仔細一看,母親的手裡還拿著一份黃色的牛皮紙袋,那看來
就像是即將參加宴會的打扮,看到母親如此盛裝,造人的內心瞬間有如針扎於心
,他想著母親的行蹤,難道是想參與其它男性的邀約……

  造人無法在想像下去,他跟著熏美子,一路尾隨到市集,最後終於來到了盯
內最繁華的大都會地區,那四周滿是高樓的區域。

  走在繁華的大都會,熏美子突然的出現,一時間引起了許多人潮的關注,在r
人行道上,一個賣烤章魚丸子的中年老闆看到熏美子之後,他傻的給烤焦了,被
客人責罵,卻一怒之下收起攤來,那老闆還因為慶幸能再多看幾眼熏美子的倩麗
影姿,而高興的直嚷著說要每天提早來這擺攤。r

  還有一位年輕上班族,當他看到熏美子的俏麗姿色,走著走著,那公文包給
掉在途中,忘了撿回,最後還一路上走到家裡,被人給送到盯內的警局去了。

  更有些好色癡男因為想欣賞熏美子的高叉裙擺,他們垂著一雙淫穢的眼神r
,離著一定距離緊隨在熏美子後方,那些路人彼此照應,但最後還是被警察給發
現,而搞的人仰馬翻,通通捉上警局來收場,實在是美人無心,癡男有意的結果

  雖然熏美子一路上引來許多人的垂涎,但造人心裡卻更加惶恐猜測,他知道r
母親現在的穿著並不是上班的打扮,而是要參加約會的。此時無論是行走,或者
是不經意的撫摸髮絲,都會勾起造人不安的心情。

  尾隨一段時間,走到了一段路口之後,熏美子終於停下腳步,她站在紅燈區
,一處在等待車輛站牌的地方,她兩手將牛皮紙袋擱在自己的裙下,那臉上卻顯
出一幅正在等待的幸福姿態,造人這時看的很清楚,他無法相信,而且心裡更是
難受。

  造人握緊拳頭,心裡憤恨的想著,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會如此讓母親深深著
迷。

  為避著熏美子察覺,所以造人也只能躲在稍遠的人行道樹側,就在熏美子等
待的同時,一輛高級的黑色加長轎車,緩緩的靠近道上,最後那轎車停在熏美子
的眼前。

  不久後,轎車裡下來了一位相貌非常英挺的男子,那男子看來很年輕,肌膚
白淨,彬彬有禮,全身打著深黑色的西裝領帶,穿著一雙咖啡色皮鞋,那男子一
副紳士樣,看來像是一名企業的小開,當男子見到熏美子後,一臉微笑,禮貌的
幫熏美子開了車門,等熏美子進入車裡,那男子再度繞到另一邊給自己開了車門
,隨後坐了上去。

  看到眼前那一幕光景,任誰看了都知道那是情侶間才有的,造人愕然,內心
的時間似乎已經停止運轉。

  「原來……原來這一切都像真紀子學姊所說的一樣……老媽有了情人……有
男朋友……這都是真的……」

  『啊~~!!啊~~!!』造人內心吶喊著,將兩手重重的垂打在樹上,大
樹同情了他,同時刮起了幾片葉,他的兩手背肉紅腫,血也些微滲了出來,路人
不解,卻也紛紛迴避。

  眼看著黑色轎車逐漸遠去,造人心裡卻又無法割捨對熏美子的情。

  『如果母親幸福,那我呢!我自己真正的幸福難道就是如此嗎!』

  想的同時,造人眼裡突然閃過一絲希望,他想起熏美子手裡的那份牛皮紙袋

  造人幸手攔了一輛,開前座車門坐了上去,隨即說:「大叔!麻煩請你跟著
眼前那輛黑色轎車!麻煩你!請快點!」

  「跟著?喔,好好好!年輕人你可要捉緊囉,我老方跟車的技術可是很快的
!哈!跑囉!」司機不明所以,但難得久違欣賞自己開車技術的年輕人,因此他
一手頂著自己頭上的工作司機帽,風馳神速的跟隨上去。

  兩輛車繞了幾個市區後,離著相當距離,路口上隨處是繁華景象,高樓層迭
,商業都市的人潮,這些景象,卻讓造人更加煩躁,心想,到底那男人開車要載
老媽去什麼地方呢?

  隨著太陽逐漸西沉,黑色轎車終於來到了一處遠離都市的郊區,不遠的前方
路側,一棟被大樹圍繞在兩旁的頂級高樓,那高樓外表美輪美奐,內道入口有著
深隧的花園燈光。

  黑色轎車停了門口後,不久,那年輕小開下了車,幫熏美子開了前門,自己
也將車交給店裡的接待人員,隨後,那年輕小開領著熏美子,兩人進入大樓內
。 

  「大叔!謝謝你!」

  「嘿~~!年輕人啊~~!你給太多錢拉~~!我要找你錢啊~~!」造人
從袋裡掏出萬元,不等司機嚷著要找錢,他已經下了車,往大樓而去。

  隨後,造人來到眼前那夜色繽紛的大樓,那看來有數十層高,五燈十色,光
彩奪目,許多燈光晃著他有點眼炫了,造人還是勉強的抬頭望去,他想看清楚這r
大樓的名字。

  造人抬頭遙望眼前的大樓,紅色字幕浮著『─濱尼賽絲─HOTEL。』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交換伴侶
老婆的突破
催眠強姦家人
被同學強姦
家庭性福
同居的17歲舞娘
長髮的美女老師
兒子的遺傳
小姐失禁了
我最愛的母親

熱門小說:
上了人妻欲罷不能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