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男友去深圳闖蕩去了。一年之後,我也畢業了,年輕,所以也就激情使然地打起簡單的行囊到了深圳去了。姐姐在那裡,所以剛去的時候有個現成的落腳的地方。

我去的時候已經是深秋時節了,但南國的深圳依然絲毫不覺得涼爽。等我在市場來回奔波若干次找到工作後,隨即就住到了公司提供的集體宿舍,也就是一個三室一廳的房子,與其他幾個男性員工住在一起。好在離姐姐租住的地方不遠,如果下班之後想去的話隨時都可以跑去一起吃飯。

年關很快就要到了,可我漸漸感覺姐姐越來越不開心,見到她男友的機會也越來越少,年前的一個週六和姐姐在一起吃飯的時候,我忍不住問了姐姐:到底怎麼回事了?她眼睛好像濕潤了,嘴巴艱難的動了動,最終告訴我,那個男友變了心,背著她在外面亂搞,勾引別的女生,兩個人已經分手一個多月了。也許深圳就這個樣子,女的少,男的多,再加上大家都異地求生,沒有了熟人社會的製約,壓力也大,個人寂寞,很容易在外面產生情變。

不過在深圳,大家久了對此承受力比內地大多了,男女之間對此的容忍度也就大些。但在當時姐姐還是不能忍受的。吃飯的時候,因為情緒不好,兩人就不知不覺的多喝了些,感覺有些頭比平時有些暈,姐姐住的地方和我住的地方一個方向,反正第二天也不上班,我就送姐姐回去,在沙發上過夜就可以了。

到了姐姐的住處,身上都走了一身的汗,姐姐先去沖涼去了,我在外面看看電視。姐姐就在衛生間沖涼,過了會,姐姐喊我的小名讓我給她浴巾,原來姐姐神色恍惚,竟然忘記拿換洗內衣,以為浴巾還在衛生間呢,一時想不起浴巾還晾曬在陽台上呢。

我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姐姐有些不耐煩了,說到:算了,幫我找個新的內衣送過來。

我就翻開了姐姐的衣櫥,哇,姐姐的內衣好多啊,乳罩和內褲,不同的顏色和麵料,有不同的款式,姐姐是個完美主義傾向,看來一點不錯,我眼睛有點花了,突然我有了點壞壞的念頭,特意找了黑色蕾絲的乳罩和三角的內褲給她遞了過去,姐姐立即看穿了我的念頭,直罵我是壞小子。

姐姐穿戴好之後,從我面前經過到臥室裡去,讓我閉上眼睛,我很乖的閉上了眼睛,心跳卻扑騰扑騰的不由自主的加快了,經過的時候我睜開了一個眼睛,不禁呆住了,眼前的姐姐剛剛沐浴過,黑亮的秀發還帶有一點水氣給姐姐嬌美的面龐增添了誘人的嫵媚,高挑勻稱的身材,白皙的光潔的肌膚在黑色蕾絲的襯託之下顯得更加的迷人,尤其是高高聳起的乳房和三點式包裹的神秘地帶,令我一時看得回不了神,姐姐伸手嗔怪地喝道:看你那個色迷迷的樣子,我不打你才怪。我說,姐姐你可真美,那個小子真是個傻冒,竟然還在外面亂搞。姐姐說,我不能原諒他。

我知道那個小子再後悔也沒有辦法了。

姐姐穿好衣服,我們在一起看電視,姐姐蜷起雙腿,突然我發現我可以看到姐姐隱約露出的底褲,燈光開得也不刺眼,我似乎可以想見其中的幾絲陰毛漏在外面,我的老二不自覺的驟然膨大,雖然知道她是我的姐姐,這種卑鄙下流的念頭不該存在,但年青的血脈在酒精的作用下還是有些不可抑制。

電視畫面中突然出現了男女床上親熱的鏡頭,我不禁轉過頭向姐姐看了看,不想姐姐也看了看我,對視了一下,我說換個頻道吧,她點了點頭。知道姐姐今天心情不好,我也不便多說什麼,也許是平時上班太累,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姐姐慢慢地靠在我的身上進入了夢鄉,我不便吵醒她,於是開低了電視的音量,不經意地看著姐姐迷人的面孔和乳溝,聞著她的體香,我心跳再次加快。突然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我吻了姐姐的小巧的嘴唇,姐姐被我弄醒了,下意識地就是狠狠地一巴掌,我立即魂飛魄散,立即捂著發燙的左臉奔去沖涼了。姐姐也沒有說什麼。

沖涼之後我清醒了,半裸著身體,戰戰兢兢地走到姐姐身邊說,姐姐是我不好。沒有想到,姐姐心疼地說,剛才把你打疼了吧。是啊,身處異鄉,我們姐弟倆只有互相依靠了。我坐了下來,姐姐伸手摸摸我的臉說,不疼了吧,我趕緊說不疼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姐姐伸手裝著要打的樣子,說:還敢有下次。我趕緊用兩隻手抓住她白嫩纖細的如同夏日蓮藕般的胳膊,生怕她再打我。

兩人離得這麼近,彼此聽得到互相的呼吸,看著她嗔怪發怒時,令人窒息般的迷人模樣,再加上她的雙手都被我握著,我情不自禁地吻了她,這次姐姐雖然雙手也在掙扎但沒有上次那樣的力氣,我的手緊緊的扣住她的手臂,姐姐的嘴唇好溫潤啊,雖然她左右的搖晃著頭,但我依然開始深吻她,將我的舌頭也試探著向她嘴巴深處伸去,姐姐說,放開我,我們是姐弟,不可以的。

但我此時已經是慾火中燒,一刻不停,手也開始緊緊的抱著姐姐光潔的背部,漸漸地姐姐不再反抗了,意識中我們都不再想別的了。

我們緊緊的摟抱住對方,我的陰莖十二分的勃起,已經堅如鋼鐵,姐姐肯定感受到了這個力度,我一躍而起把姐姐抱起就往臥室的床上,姐姐好像意識到再這麼發展下去的嚴重性,聲音提高了點說,不行,不行,小弟,快把我放下,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蠻力,把姐姐放在床上就將身子壓了上去,繼續狂暴的吻她,雙手有力的上下的撫摸她的臉龐,隔著乳罩摸她的乳房,手漸漸地往下面遊走,姐姐拉住我的手不想我再往下面摸去,我哪裡能擋得住,說,姐姐,好姐姐,給我一次吧。僵持幾次之後,姐姐唉了口氣,不再反抗,說我們這是在亂倫啊,我說,我不管,我只想要你,姐姐。姐姐被我壓在身下,也不再說什麼了,無奈地閉上了她美麗的眼睛,我說,就一次好嗎?姐姐輕輕地吐出了兩個字,好吧,就一次。

我得到這默許,膽子變得愈加大了起來,瘋狂的親著姐姐的嘴唇,面頰,額頭,手也不停的用力的揉捏著姐姐美麗高聳的乳房,彷彿我面對的不是我的姐姐,而是歹徒在蹂躪一個花季的少女,很快姐姐也開始呻吟起來,畢竟她也不是第一次做愛,我脫掉了姐姐的乳罩,頓時姐姐美麗的乳房在我的面前一覽無餘,那是什麼樣的乳房啊,白皙高聳,兩顆處女般紅潤的乳頭挺立著,像兩顆小巧可人的紅寶石,淡淡的乳暈,我的嘴巴風瘋狂的吮吸著,輕啜著她的乳頭,姐姐的呻吟聲已經不能自己了,我先是迅速地脫掉了我的內褲,接著就去脫姐姐的蕾絲三點式,姐姐有些感應地將自己的臀部向上抬起,我將這最後的一小塊性感的遮蓋褪去,褪的時候我的雙手從姐姐的渾圓結實的臀部一直滑到姐姐修長的大腿,直到腳跟,慢慢地先抬起她的左腳將內褲完全褪去,捏著她的腳,我才發現姐姐連腳都那麼耐看,但我不像三級片中的主角一樣喜歡抱著女優的雙腳吻。

這時姐姐的身體終於在我面前一覽無餘了,淡淡的陰毛,柔軟而細膩,身上女性青春的氣息在閃躍,沒有一絲的贅肉,乳房因為平躺的緣故有點脹大,但一點也沒有下垂,更加的讓人窒息,姐姐半睜著美麗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目光充滿柔情,頭髮蓬鬆而散發出洗髮後的清香,半是嫵媚半是嬌柔,再看看我自己全身赤裸,下體膨大,陰莖就如同重機槍長長的槍管,堅硬挺立,龜頭因為極度地暴漲而顯露出嚇人的暗紅色,陰毛濃黑,一瞬間我就俯下身去,貼緊了姐姐的誘人的酮體,兩個人忘記了世間的規則和禁忌,如同兩條飢渴的遊龍一般在床上翻滾,撫摸,親吻,用腿夾,用牙咬,大力的呻吟,我的手觸碰到姐姐的鮑魚,已經開始有少許閃亮的淫水流出,姐姐身體有些顫抖,我分開她的雙腿,雙手輕輕地撥弄著姐姐的陰毛,姐姐的呻吟聲簡直不可抑制,好在有電視聲音做掩護,我的嘴巴貼上姐姐的會陰,舌頭開始由上向下開始刮添,姐姐的兩條腿不停的在床上劃動顯然是已經承受不住在極度的刺激,我的舌頭已經觸到了姐姐的陰道口,我吸取和舔拭了她淡淡的淫汁,猛然地將自己的舌頭向她的陰道內盡力的伸去,邊伸邊四處晃動,此時姐姐猛力的晃動著自己的頭頸,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身體開始扭曲,說著,好弟弟,快點插姐姐,姐姐受不了啦,快插我。

此時我也有點經受不住了,甚至連龜頭上也出現了點粘液,我分開姐姐的大腿,用手扶著自己大大的雞巴,對準了姐姐的淫水氾濫的小穴,閉上眼睛,身子向前一挺,姐姐,啊了一聲,我的超長的大雞巴沒根而入姐姐的小穴,姐姐的穴好緊好熱啊,我不由自主的開始了狂野的活塞式的抽插,姐姐的呻吟聲似乎超過電視節目的聲音,但此時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我狠狠地抽插了姐姐百十來下,姐姐下面是淫水氾濫,兩隻手在抽插的同時蹂躪著姐姐的誘人的波,姐姐的乳頭直立著,臉色出現潮紅,和書上介紹的女人高潮時的樣子一樣,姐姐閉上眼睛很享受的樣子,但也是極度的淫蕩,急促地說,弟弟快點,再快點,我在她的催促下,吸了口氣,雄獅一般更加快速的深深的來回抽插了四五十下,突然感到一股熱流-不是來自我的體內而是來自姐姐的體內,姐姐竟然先射了,突突的幾下,我的龜頭在這種刺激之下終於挺不住了,淫根深處一熱,龜頭頂住姐姐的子宮頸,身體暫時停住,濃濃的精液如同黃河氾濫以不可阻擋之勢,一股一股狂瀉而出,全部射進了姐姐的子宮內部,姐姐在這熱流的刺激下幾乎要昏厥過去。我的雞巴還停留在姐姐的淫穴內,但也在慢慢地收縮疲軟,終於風平浪靜了,這是我與我的姐姐的第一次,真沒有想到我們第一次竟然雙方都同時到達了高潮,不可思議啊,但我們不經意間做到了。姐姐已經完全被我臣服,還陶醉在剛才的高潮之中。

姐姐慢慢恢復了正常的意識之後,滿臉的笑意,突然又打了我一巴掌,但這一巴掌與第一次的不一樣,很輕,很柔,說:真沒有想到你竟然這麼厲害。不怕把姐姐搞死啊。我說我也不知道怎麼厲害,也許我們姐弟真的很適合在一起做愛。姐姐聽了,不響。是啊,姐弟之間有了第一次就不會再僅僅限於只做一次,關鍵很難走出的是挑開雙方之間的這層關係,突破。

亂倫原來這麼簡單,這麼狂野。怪不得,弗洛伊德說:世間最令人心醉的激情,一是強姦,一是亂倫。

但這都打破了世間的規則和禁忌,因此都是不能暴露在陽光之下的。但我想肯定存在一些比例。

自從與姐姐突破了那層關係,我們姐弟倆之間做愛已經沒有禁忌,反倒自然起來.

週末下班之後我又到姐姐的住處吃飯.

吃晚飯後姐姐說要去沖涼,待姐姐進去一會之後,我也閃身進去了,姐姐看到我進來,翹起小嘴嬌嗔到:不許你進來,又想胡來.

我說:小弟我只是想幫姐姐沖涼嘛.

就你小子壞.

就這樣一邊與姐姐調情一邊脫下了她的衣服,我則一條短褲順手就扯下了.

水溫調好之後,我就讓姐姐站好,我拿起淋浴花灑給姐姐衝,姐姐輕輕地閉上眼睛,任憑我的雙手在她光華白皙的肌膚上游走捏拿,我的雞巴暴漲,硬挺挺的,我按耐住自己,拿起花灑從姐姐的脖子開始沖水,然後是後背,好美的後背,澆上水之後顯得更加的光滑細膩,我不禁伸開手掌上下左右開始撫摸,往下是姐姐的小蠻腰,再往下是姐姐的豐滿翹凸的臀部,摸上去真的是爽不可言,接著我讓姐姐面向我,姐姐睜開雙眼,看著忙乎不已的我,咯咯的笑起來了,我一本正經道,笑什麼啊,姐姐更是笑的彎下了腰.

待姐姐不笑了,我開始給她的正面沖水,兩個小山峰一樣的波,乳頭顏色紅潤,衝上水之後我不禁用嘴巴咂吸了幾口,姐姐突然發出啊的聲音,我知道姐姐也開始上火了.

拿起花灑朝向姐姐的陰部沖水,溫溫的水加上我稍微帶些力氣的摩擦,姐姐的雙腿不禁又站開了點,我靈活的手指,分開了姐姐的陰唇,姐姐開始了呻吟,我來回的用手指摩擦姐姐的小穴,感覺姐姐的淫水已經開始氾濫了,姐姐抱緊了我,我也用手用力的擁抱著姐姐的裸體,兩個人的嘴唇不由自主的粘貼在一起,我的舌頭,姐姐的舌頭都在對方的口腔裡攪動,吮吸.

姐姐的乳房如同一塊彈性十足的海綿緊貼在我的胸前.

過了會,我們鬆開了對方,我說姐姐你給我口交吧,姐姐沒說什麼,躬下身開始給我口交,姐姐的嘴巴含住我的充血的龜頭開始的舔吸,好舒服,我又讓姐姐試著含我的兩個小蛋蛋,一左一右的,反反復復的進行吞吐,感覺妙不可言.

低頭看著貌美如花的姐姐張開嘴巴對准我醜陋的雞巴在舔吸,我心裡升騰出一種驕傲的征服感,我用雙手抱緊姐姐的頭讓她的嘴巴對准我碩大無朋的雞巴,我在心裡已經把姐姐的嘴巴當作是她的另外一個小B,開始對她的嘴巴進行抽插,姐姐的嘴巴被我的大雞巴堵上,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我試圖插的更深一些,姐姐好像有點噁心的感覺,想把我的雞巴往外面推,但我的雙手緊緊地抱住她的頭,同時自己將雞巴往更深處塞了點,姐姐啊的一聲,我知道姐姐想吐了,就趕緊抽出了雞巴,過了會,待她適應了,又開始往她喉嚨深處插去了.

姐姐難受的呻吟更加刺激了我,兩股之間深處開始有熱流湧動,我知道我想射了,但我想直接射進姐姐嘴巴內,讓姐姐吃掉,我繼續挺直雞巴在姐姐的喉嚨內蠕動,在滾燙的精液噴發之前又將龜頭向姐姐的喉嚨內又推進了少許,在姐姐啊的一聲剛喊出來的時候,我射了,抱緊姐姐的頭,讓她的臉完全的貼在我的陰部,我的雞巴就像準確射進敵人碉堡射孔的砲彈,滾燙粘稠的精液在姐姐喉嚨的深處爆炸了,一次,兩次,三次.

終於射完了,姐姐沒有想到我這個弟弟如此的狠心和殘酷,在她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之下,下此狠手,被我的精液嗆住了,也許是反胃噁心,推開我,開始在地上乾嘔,眼睛裡湧出了淚水,掛滿面頰,嘴巴上滿是乳白色的精液,一片狼藉.

我在爽過之後趕緊對姐姐說對不起,給她搥背,過了幾分鐘姐姐漸漸平息了,狠狠地給了我一巴掌,我什麼也沒說,只是打開龍頭,調好水溫,幫姐姐沖洗,塗好沐浴液,輕輕地揉搓,然後給她沖掉,姐姐一副苦盡甘來的樣子,盡情的享受著,待姐姐拿毛巾擦乾出去後,我也趕緊給自己重新洗了一遍.

在一個嬌豔如花的女人的喉嚨深處盡情的爆射,試問看貼的你們又有幾個人能做到?

大半年過去了,我們姐弟倆在一起做愛的次數也至少是千兒八百了.

雖然姐姐的身材依舊是那樣的惹火,面容一樣的的迷人,但做久了,次數多了,多少有點厭倦.

我閉上眼睛都能回憶起姐姐身上任何地方的模樣,哪裡有顆迷人的小黑痣,陰部的小森林有多茂盛,姐姐高潮時候的樣子和叫床的呻吟聲是怎麼樣的.

九九八十一招式我都用遍了.

現在的姐姐兩個乳房開始在我的反復蹂躪和撫摸下脹大,至少比以前大了兩個號碼,走在路上能讓男人看的直流口水.

更重要的是,姐姐的逼,以前那張粉紅色的小逼由於我不分時日的抽插而反復的充血以至於色素迅速的沉積已經變成了黑紫色.

兩片陰唇也變大了,一經刺激便立在那裡彷彿在訴說它的輝煌戰績.

我們經常是先沖涼然後或者變衝邊幹,或者衝好之後在床上大戰.

口交,乳交,和最平常的插逼,從她後面狗交式,69式.

能做過的都玩了,我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乾姐姐的菊花門,幫她洗澡的時候倒是多次看到,也嘗試著摸過,但一直不敢開口,知道開口也沒有用.

但還是不死心,想了很久,只有一個辦法就是趁火打劫.

一天夜晚,我故意將姐姐惹得慾火焚身,讓她出於被動,我的大雞巴勉強插入之後就是不動了,任姐姐怎麼搞我就是不動,姐姐現在是淫水氾濫,但我就是不配合,姐姐被我折磨的沒有辦法了,說,你到底怎麼回事,我不回答立即開始暴抽她,在她神魂顛倒的時候我偷偷的說,姐,我想從你下面另外一個地方進去,行嗎?姐姐當然是反對.

但經不住我的誘惑和雞巴賣力演出,勉強答應下次.

得到許諾我也不想立即兌現,下次就下次,明天就是我的下次.

第二天,姐姐一見我就說,你個壞小子,還當真了.

哼.

洗澡的時候我對姐姐說,姐姐你的第一次給了別人,可那人也不對你好啊,現在菊花乾脆給弟弟好了,我會感激你一輩子的.

調起姐姐的往事,姐姐也不說什麼了.

我立即趁熱打鐵,說,我不會弄疼你的,好姐姐.

然後我就對姐姐忽悠起了,洗腸子的好處,美容啦,淨身排毒啦,什麼的.

她沒有想到還有好處,有點心動了.

我就說洗一下,嘗試一下嘛,不舒服咱就停止.

姐姐下了決心,但感覺直接面對弟弟灌腸不好意思,我就說沒什麼,要不你自己調整好水溫自己沖洗一下,我立即卸下花灑的頭,這樣水流會集中些,可以直接衝進她的肛門內.

我拿了毛巾在外面擦乾水,留下姐姐在裡面倒騰,我只是聽到短促的啊啊聲,估計她在做了,等了會我聽到馬桶沖水的聲音,我知道她已經衝了一次,我進去了,說,姐姐我幫你吧,多沖一下對身體有好處的,姐姐不干,我說,我又不笑你.

她點了點頭,有些不好意思,我就讓她跪在我脫下的拖鞋上,將屁股抬起來,這個時候姐姐的肛眼便暴露在我的面前,整個陰部也一覽無餘,菊花很好看,很緊,我調好水溫,將水柱在她的菊花周圍澆灌了一圈,便讓她做好準備,然後就頂上她的肛眼,水便源源不斷的流了進去,我便灌水邊數數,說等數十下就停止,姐,你堅持一下,我真的到數就聽了,姐姐已經忍不住了,立即開始往外狂瀉,有些小臭,我也不說,水沖了衝,便說再來一次,這次我狠辣的灌到了15個數字,然後又來一次,衝了四次之後再留出來的水已經很乾淨了.

姐姐這個時候也被我折騰的有氣無力了,我幫她擦乾水,扶她到床上了.

開心死了,等下就可以乾姐姐的菊花了.

我們歇息了會雙方都恢復了些體力,開始擁抱在一起,深度的舌吻,我的手上下開始在姐姐的身體上游走,摸她的乳房,捏乳頭,中指和食指在她的陰唇上來回的摩擦,反復的用指頭進入她的陰道,姐姐已經挺不住了,下面是淫水四流,我翻身上馬,她也很配合的分開雙腿,我扶起暴漲的雞巴,用一隻手分開她的陰唇,對準她的陰道用力直接插入,一插到底,姐姐呻吟不已,活塞式的大力抽插就此開始,姐姐身體亂抖,雙眼迷離,腦袋左右亂晃,已經被我插的不省人事了,過了會我降低了抽插的頻率,讓姐姐擺好姿勢,我從她後面來個狗交式,用兩隻手大力分開她的兩片臀部,以便我的雞巴能夠進入的更加深入,抽插了一會,我已經忍受不住刺激了,由於我和姐姐陰部和臀部的快速接觸抽插而發出的啪啪聲,很響,估計各位看客做愛的時候對這種聲音很熟悉吧,我挺起槍,深深的最後一插,感覺龜頭碰到了軟軟的東西,我知道那是姐姐的子宮頸,隨後就是翻江倒海的暴射,姐姐被我的滾燙的熱精給爽傻了,堅持不讓我的雞巴撤出,直到雞巴疲軟了才自動的從姐姐的淫窟裡掉出來.

姐姐還保持著那個姿勢,看她的陰道口只有少量的白色精液留出,我直到大部分都在她的子宮內,過了會她上了洗手間,待了好大會才出來,說,你射了好多,都進入我子宮了,現在才流出來一些.

聽後,我感覺好爽.

她躺在床上有氣無力的說,肚子好漲,我說是不是精液都射進去了,她說,肯定的.

歇了會,我直到重頭戲,開始了.

我讓姐姐擺好姿勢,臀部面向我,依舊是狗交式的姿勢,我說不要緊張,我不會弄疼你的.

我在手上塗了些潤滑劑,用手指開始在姐姐肛門的周圍也塗了些,慢慢的將手指插了進去,姐姐隨著我的手指進入她的肛門,發出了長長的啊的聲音,我放慢速度,手指在姐姐直腸末端開始按摩,姐姐的肛門好緊啊,肛眼內高溫濕熱的,裡面的肌肉和內壁摸上去有一種充實感,摸了一會,姐姐的肛眼已經慢慢適應了手指的插入,不像剛才那樣緊括了,這正是我要的感覺.

我的手指開始慢慢的來回抽插了,時不時拔出來塗些潤滑劑,再插進去,姐姐的肛門漸漸地放鬆了很多,比較容易讓手指進入了,不排斥了,抽插的時候姐姐的呻吟聲更加撩人了,我邊插邊問她的感覺,安慰她,讓她放鬆,什麼都不要去想,盡量放鬆肌肉,來享受這感覺.

時機成熟了,我要用真實的雞巴來抽插了,我把雞巴上多塗了些潤滑劑,暗紅色的龜頭暴漲的厲害,想到這麼個大傢伙要進入姐姐的肛眼,多麼刺激啊.

姐姐二十幾年沒有被人攻克的菊花門就要被我突破了,好得意啊.

我慢慢地將雞巴貼上姐姐的肛眼,安慰姐姐,不要怕,當然我要慢慢地進入,這是我的姐姐,不是我花錢找來發洩的,我不能讓她受傷的,龜頭慢慢地擠入了她的屁眼,我一厘米一厘米的往裡面推進,隨時問她的感受,直到雞巴全面進入,姐姐只是嘴巴張的老大,顯然是正在體驗這從來沒有的感覺,看著姐姐漂亮的面孔和淫蕩的姿勢,我有些得意.

沒根而入之後,我慢慢地拔出來,塗上點潤滑劑再次慢慢地插入,就這樣反反復復地進行了幾十次,姐姐的肛門已經完全適應和放鬆了,括約肌也不再繃緊,我說我想加快點速度,姐姐說好,我慢慢地加快抽插的速度,姐姐還是發出更加激烈和淫蕩的呻吟聲,我直到她已經進入狀態了,我開始再次提速,因為剛才在姐姐的逼裡射過一次,所以抽插的時間可以保持更久,我抽插時讓姐姐縮緊肛眼夾緊我的雞巴,越來越刺激了,有了射的感覺,我就停下,就這樣反反復復,直到不能忍受,我的火山再次爆發,將精液徑直射出,姐姐發出啊啊的呻吟.

我拔出雞巴.

看看姐姐的肛眼,由於反復的抽插已經腫脹,紅紅的,但沒有流血破皮.

問她什麼感覺,她只是說很奇異,很爽,沒想到這樣做這麼刺激.

我心中暗喜,哈哈,以後可以對她做全套的了,下次再乾你的肛門就不會像這次這麼溫柔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