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媽是那種喜怒無常、性格古怪的女人。

我覺得她貪婪,自私,冷漠,所以在我讀書的時候同她的關係並不算太好。

她不好的時候難以忍受,但她好起來的時候又很有魅力。

她長得不錯,皮膚白淨,從她年輕時的照片看,她在當年是有一點姿色的。

在後來發生了那些事情,我想她一直沒有滿意她的婚姻。

因既有點姿色,又生性風騷,我很小就記得她無論到那裡去,總是對著鏡子打扮半天。

而她的那種性格,隨心所欲,又有著嚴重的神經質,則直接造成那些後果。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同媽媽就有了一些不算正常的接觸。

有幾件事我印像很深。

大概在我七、八歲的時候,晚上我同媽媽一起睡覺。

早晨醒來的時候,我常常發現她在摸我的小雞雞。

當時我還覺得很好玩,於是也要去摸她同樣的地方,可她笑著阻止了。

在我已經較大了的時候,夏天炎熱的中午,她常常一絲不掛的躺在地板的涼蓆上,儘管我就在旁邊,她也一點不避諱。

她就是這樣,只要自己滿足、舒服,就為所欲為,毫無顧忌。

有一次,我闖進她們的臥室,媽媽大概是在更換月經帶。

那年夏天,我高中畢業,高考失利。

這個夏天注定是一個不平常的夏天。

父親去出為時兩個月的長差。

當時我心情沮喪,又百無聊賴。

我是一個性格內向的人,沒有什麼朋友,成天呆在家裡。

那些無聊的日子最大的苦惱就是性慾的折磨。

我在性上很晚熟,從沒交過女友。

我在那時還不會手淫,而且說來好笑,我都還沒遺精過。

家中就只有媽媽和我。

媽媽的性格就是過於隨便,顧忌的東西很少。

在這夏天的日子,她總是衣衫不整的走來走去。

她在她的臥室換衣服時,老半開著門,好像不在乎我的存在,我有好幾次看到她半裸著身背對門。

這些情形對處於性苦悶中的我的影響是不言而喻的。

正是在這時,在我的潛意識中萌生了危險的因素。

同時我總有一種被誘惑感,但也說不出是什麼。

後來我才知道,實際上媽媽的那些隨隨便便,也是她潛意識的驅使的有一天中午我午睡的時候,我人生第一次夢遺,遺出的精很多,內褲都全濕了,後來扔掉了事。

話說我醒來後,感到說不出的舒服,可是我馬上想起夢中的情節。

我夢到我正躺著,媽媽走過來,好像跟我說了些話,接著她就用手在我的陰部摸了一下,我就夢遺了。

過了幾天,我又夢遺了一次,而這次又跟媽媽有關。

我開始對媽媽產生興趣了。

我的腦子就是這時壞掉的。

我想起小時候的事情。

而那種似乎被媽媽誘惑的感覺更強烈了。

我開始偷看媽媽洗澡。

我家的廁所兼作洗手間。

那木門年久失修,上面有幾道裂痕。

有天我鬼使神差的用刀將其中的一條縫隙挖大,可以窺見裡面。

當天晚上,當媽媽如常地進去洗澡時,我躡手躡腳地湊上去,心狂跳著。

我看到媽媽正對著門站著從桶裡舀水洗,但我只能看到她的上半身,而且水汽繚繞看不大清楚。

但我平生第一次看到了成年女人的乳房,赤裸的乳房我跌跌撞撞的逃回房去,全身的血液往上湧。

後來,我又偷看了幾次。

有一天,我蹲在廁所裡,猛然發現門上我挖的那個孔很顯眼,可以清楚的看到,而且它被刻意挖鑿的痕跡是那麼明顯,以至它的用途顯而易見。

媽媽也肯定發現了。

這麼說媽媽知道我偷看她了?可她為什麼不採取措施呢?我又一次沉浸在被誘惑的氣息中。

我甚至想像如果當這種誘惑成為真的的時候,我該怎麼辦呢一個正常的處於青春期的男孩子是沒有理由懷疑自己的母親會誘惑自己的。

可我就是那樣。

實際上,這說明我那白熱的腦袋已經完全壞掉了。

正因如此,我後來才長期對自己有一種深深的罪錯事情發生的那一天,我記得剛剛下了雨,有點涼爽。

那天晚上,大概九點多鐘的時候,我在客廳看書。

因為天熱,整個夏天客廳裡都架著一張竹涼板,媽媽愛躺在涼板上看書。

這天,我一個人在看電視,媽媽不知在幹什麼。

於是我就躺在涼板上去。

我一邊看書,一邊在想著一些事情。

不知過了多久,我覺得媽媽進來了(她在此之前好像一直在洗手間忙著),她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也看著電視。

我沒管她。

媽媽看了一陣,忽然站起來,說了一聲:睡進去一點,然後她就躺在了涼床上,就睡在我的身邊!我記得很清楚的是,當時我心裡猛然一下子咚咚的狂跳起來。

那張涼床不過一米寬。

我第一個想法是馬上起來,可我睡在裡邊,要起來,除非從媽媽的身上跨過去。

因此我只好繼續躺著。

多少年以後,我一直在想,為什麼當時媽媽一躺在我身邊我就那麼緊張呢?其實,即便是正常的母子關係這也未嘗不可。

實在是我自己心裡有鬼,同時,我也深深地感到一種不安,不對勁,好像媽媽是故意要做什麼事情。

所以,我當時受到了很大的誘惑和刺激。

我說過了,媽媽通常是穿著那種家居的內衣。

她白白的脖頸和手臂就在我的近旁,說實在的,我成年以後還從沒跟一個女人躺著像這樣近。

媽媽身上散發著一種味道,我說不上來是什麼,總之就是女人的味道。

我躺在那裡,全身的血往上湧,腦袋發昏,最後,我基本上是孤注一擲,想也沒想就翻過去我說過,當時我感到媽媽是故意要做什麼,潛意識里以為媽媽在誘惑我。

我猛然採取行動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這樣。

但是,我那發昏的腦袋就沒有想過,如果是我自己會錯了意呢?如果是那樣,會是什麼樣的後果?媽媽給我一巴掌?還是一頓臭罵?我都有些可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我翻過去,一下子緊抓著媽媽,手在她身上亂抓,同時,我的嘴伸到她的脖子下,好像尋求愛憐一樣。

事情發生得很突然。

我是後來才記起,媽媽一點抗拒都沒有,反而緊抓住我的手。

當時就好像時間都停止了,我一直處於昏昏的狀態,具體情況,具體順序都記不起來了,一切都是混亂的。

我只記得媽媽緊抓著我後,我立即象得到確認一樣,不顧一切的抱著她,迫切地去親她的嘴,媽媽居然迎合著吻我。

同時,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在她身上亂摸,我記得摸到了她的乳房,又迫不及待的向下摸去…不知過了多久,可能是十分鐘,也可能是二、三分鐘,我記不得了。

我一直處於極度的亢奮狀態,頭完全是昏的。

這時,我聽到媽媽低聲說了一聲:到床上去。

這句話在平時,可能會使我嚇一大跳。

可我鬼使神差的坐起來,跨過媽媽,下了涼床。

藉著光線,我看到媽媽的短褲被褪到了腿上,露出中間黑黑的一團。

毫無疑問那是我剛才扯下的。

我戰戰兢兢地走進媽媽的寢室,乖乖地爬上床。

我躺著,正好面向客廳,看到媽媽慢慢的起來,拉上褲子,然後關了燈。

房間里頓時黑了下來。

我又聽到一些聲音,好像是媽媽在關門窗。

然後,她走了進來。

這個時候,我開始感到極度的緊張。

大概是黑暗和就要發生的事讓我恐懼了。

我不知怎麼好。

事情發生後第一次我有了些意識,如果當時我再清醒一點,可能還能挽回。

可是,那黑暗,那恐懼,那誘惑,使我完全沒有了自主。

從這時起,一切都交由媽媽來控制了。

媽媽站在床邊,開始脫衣服。

很快脫光了。

在黑暗中,我只看到她白白的一片和下腹部的漆黑。

她上了床,拉上被子把我們蓋上。

我們立即緊緊的抱在一起。

我一直在發抖!真的,自從上了床以後。

我抱著媽媽,又去和她親嘴,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平靜一點。

與此同時我又開始摸她,摸她的乳房,然後不由自主地又去摸她那最讓我不捨的地方…我感到濕濕的媽媽似乎很喜歡被我摸。

一會兒後,她也開始摸我。

她徑直摸到我的下身,而我還穿著褲子!她的手伸進短褲,抓著我的陰莖。

這時我的陰莖軟軟的!當時在涼床上我還感到強有力的勃起。

可後來,極度的緊張使我一直軟弱無力。

不知怎的,我覺得媽媽笑了一下,好像很有趣一樣。

她說:把褲子脫了。

我坐起來,先把背心脫了,然後就脫掉了短褲。

然後又躺下。

媽媽接著摸我,我也接著摸她,也接著親嘴。

關於親嘴,我想多說一句,媽媽是把她的舌頭伸進我的嘴裡。

我感到她的唾液大量流進我的嘴裡,我的也一樣。

我感到有些不安,因為媽媽平時是很講衛生的。

可她似乎很喜歡這樣。

於是我也學著這樣。

這時我感到了興奮,下面勃起來了。

媽媽緊握著我直立的陰莖,上下摩挲,似乎很喜歡它一樣。

我感到媽媽那隻有些老繭的手摸著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服。

這樣過了一陣。

我說過我不知怎麼辦,我甚至寧可就這樣下去,而不敢去冒犯媽媽。

這時,媽媽輕輕說了一句:快上來。

同時好像暗示的一個動作,我翻到她身上,全身壓著她。

媽媽整理了一下我背上的被子,好讓它蓋著我。

這時,我雖然對此一竅不通,但我不知從那裡得來的知識,我覺得我應該主動做些事了。

我笨拙的試圖做那我以為該做的事。

雖然也只是糊里糊塗的。

可是當時我連手淫都還不會,當然完全不得要領。

我白費功夫的折騰著,陰莖也只在媽媽的小腹部亂撞。

我感到有些難辦了。

我似乎又覺得媽媽笑了一下。

她伸手到我的下面,抓住我的陰莖我就像在藻荇叢生的迷宮裡穿行,到處是黑暗混沌的一團。

我是包莖,下面已麻木了,毫無感覺、深淺。

媽媽的手移開了,我仍然懵懵然。

突然,我意識到一種奇妙的事情,好像一種從未經歷過的事情發生了。

我看了媽媽一眼,她神情奇怪的閉著眼睛。

這時,我猛然意識到,我實際上已經插進去了,就是說,從臨床上,我的陰莖已進入了媽媽的陰道。

媽媽在下面示範性的上下挺了挺身子,教我隨著她的節奏抽插。

這更加加深了我被套在一個肉管道裡的感覺。

媽媽的這一招很管用。

性這東西真的是無師自通,我立即感到難以言傳的愉悅感,似乎龜頭頂部有一種巨大而隱約的快感在引領我去捕捉它。

它時有時無,稍縱既逝,使我不由自主地、幾乎是發狂地拼命地要向那裡面更深的去處頂進去。

我聽到床板在吱吱叫,同時,我又聽到媽媽哎喲哎喲的叫起來。

那一刻,我有點害怕。

因為媽媽的那種聲音聽起來好像她非常痛苦。

我的抽送太猛烈,我真的擔心弄痛了她。

可是,我已經身不由己,根本不願停下來。

那一刻,龜頭那種巨大的快感猶如天邊的滾滾雷聲,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

最後,我聽到它在我的腦上方爆炸了,我也爆發了。

除了那兩次遺精,我這還是第一次真正的爆發。

誰知我平生的第一次爆發是在我媽媽的體內!我的這第一次,射出了極多的精液,因為我感到我和媽媽的下身以及床單上到處濕漉漉的一片。

完後我極度虛弱,攤趴在媽媽身上一動不動。

過了一會,媽媽動了動,我才翻身躺到一旁。

我實在是疲累極了。

所以幾乎是立即就虛脫般地睡去。

我只迷迷糊糊地感到媽媽起床在忙來忙去,我睜開眼,我已習慣了黑暗,看到媽媽站在床頭,彎腰低頭在認真地擦拭她的下身。

這古怪而不可思議的一幕成了我那天的最後印象第二天,我一覺醒來,已是日上三竿。

我一個人躺著,渾然不覺。

我只感到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什麼又一時不知道。

直到我猛然發現我怎麼睡在媽媽的大床上,我才想起昨晚的事情。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害怕。

極度的害怕,伴隨著後悔。

那種感覺就好像天塌下來了一般。

而且,我總擺脫不了這樣一種感覺,好像昨晚的事是我的錯,我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

成天我都在痛苦著,懺悔著,不知媽媽會怎麼樣。

我既害怕見到媽媽,又想她快點回來。

下午將近六點的時候,我聽到門外樓梯上媽媽大聲同人家打招呼、說笑的聲音。

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

她回來後做飯、做事,一切一如既往!可是,你能相信嗎,就在當天晚上,我們就又發生了關係!那天吃晚飯的時候,我一直低著頭,不敢看媽媽一眼。

媽媽也一樣,兩人默默的,避免著眼神的相遇。

可我感到媽媽要鎮定一些。

我一直等著媽媽罵我,發歇斯底里。

我說過,我不知怎的總認為是我的錯。

後來,我躲進我的房間,坐在檯燈下心猿意馬地看書。

不知過了多久,我聽到媽媽進來的聲音,我感到她站在我身後,我聞到濃濃的香水味,雖然那是媽媽身上總有的味道,但我聞出媽媽是剛剛撒了香水的。

我回頭,看到媽媽反常地穿得整整齊齊,她坐下來,檯燈的光線照到她臉上,她神色嚴肅的看著我。

我心慌地低下頭,心跳個不媽媽沉默了一會,我不知怎麼辦好。

然後媽媽開口了。

她說:昨天晚上的事,你不要說出去。

我點點頭。

又沉默了一會,我聽到媽媽說:你不說出去,就沒人會知道。

不知怎的,我抬頭看了媽媽一眼。

她目不轉睛的盯著我。

我忍受不了媽媽的逼視,可奇怪的是,我像有什麼東西不明白似的緊盯著媽媽看。

媽媽的臉上發生了一系列的變化,最後變成一種古怪的、我從未見過的表情。

我趕緊慌亂的低下頭。

媽媽輕輕的咳嗽了一聲。

我感到她彷彿滿足似的放鬆了一下。

我又抬頭,看到媽媽的嘴角帶著一種詭譎而嘲諷的笑容。

 怎麼了,你怕不怕?媽媽逼著我的眼睛,輕聲的說。

我下意識的點點頭,又猛然意識到什麼似的搖搖頭。

媽媽笑了,笑得很舒展。

她這時跟剛才完全判若兩人了。

好像很輕鬆、很好笑的樣子。

她好像很隨意的用手在我的臉上擰了一下,臉上那嘲弄的表情就好像我是一個做了蠢事的小孩子。

我正想說點什麼,到現在為止我還沒說什麼話呢,就在這時,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媽媽突然一下把我緊緊抱住!她的手緊緊地按著我的頭,按在她的胸脯上。

那一刻,我強烈的感覺到她的肉慾。

媽媽騰出一隻手去把檯燈的光線旋到最小。

這是一種更強烈的誘惑。

緊緊的摟抱、肉體的緊貼、驟然黑暗下來的房間使我昨天的那種又狂又昏的性慾被點燃了。

我掙出頭來去親媽媽的嘴,媽媽也回吻我。

接吻使我的陰莖硬硬的勃起來。

我抱著媽媽的手插進媽媽後面的褲子裡,試圖饒過媽媽的屁股去摸她的陰部。

媽媽把她胸前的衣服鈕扣解開,示意我摸她的乳房。

她又按下我的頭,要我吸吮她的乳頭就這樣,我們又抱又親又摸了一陣後,媽媽說了昨天晚上同樣的那句簡單的話:到床上去。

我們放開了。

雖然我的床就在旁邊,但我知道媽媽的意思是到她的床上去。

我心頭狂跳,手腳無措,但媽媽還是那樣鎮定…這樣的事情,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只要發生了,就是一場災難。

在那個夏天餘下的一個多月時間,我和媽媽一直發生著關係,具體多少次我記不得了,但至少每隔一天有一次後來我總是想,媽媽其實也算不上淫蕩,她這樣做只是她的腦袋有問題,或是她那隨心所欲的性格,她那恣欲自快的天性。

因為,我們平常總是沒事人一樣,或是裝著沒事,心照不宣。

我們白天從沒有做過。

只是到了晚上,在邪欲的驅使下,在黑暗的掩蓋下,好像罪惡被抵消了一點,才毫無顧忌的縱容魔鬼橫而且,每次我們做愛,並不像網上的亂倫小說描寫的那樣火爆、刺激。

那幾乎就是平常的性交,和我跟其他什麼女人性交沒有什麼兩樣。

當然,媽媽很享受,我在當時也很享受。

所以,當夜深人靜之時,我懷著極大的罪惡感爬上媽媽的床,那種滋味還是刻骨銘心的。

我這篇自述,只是想痛快地頃訴我這被壓抑的可怕秘密,並不是要發表什麼色情的文字。

但既然眾網友感興趣,我也不妨多談一些。

我說過,我和媽媽的做愛,很是平常,不火爆,這是實情。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甚至都沒有看到過媽媽全裸的樣子。

我說過,我媽媽脾氣古怪,喜怒無常。

有一次,那是在事情發生後沒多久,那天中午,我在客廳的沙發上拉著媽媽向她求歡,可是她卻不耐煩的把我推開了。

每次是她的主動多一些,當她有要求的時候,我一定要滿足她,而我想的時候,就不一定能如願。

在我們的關係中,媽媽是絕對的主導者,她控制著我。

我多次同她口交過。

我對媽媽的性器有種近乎痴迷的愛好,她也喜歡這樣。

可她從沒對我這樣。

雖然我非常渴望。

媽媽第一次做出越軌的舉動是她教我女上式,這是我們的性生活中唯一的火爆場面。

媽媽騎在我上面,頭仰著,胸前的兩乳隨著動作而有節奏的亂顫,這景象確實令我非常銷魂我剛才說了,我們從不在白天做愛。

只有一次例外。

那是有一天下午,媽媽在洗手間洗澡。

她叫我給她拿毛巾進去。

我們已經是那種關係了,所以我理所當然的進去。

媽媽坐在大木澡盆裡。

那天媽媽的情緒很好,我就趁勢說我也進來洗,媽媽答應了。

我就脫光衣服跳進去,並自告奮勇地給她擦背。

擦完後我就坐到她的對面看著她洗。

媽媽張開腿,低頭洗她的陰部,她分開陰唇,仔細地擦洗那裡面。

一抬頭看我正看著她,就笑著說:你知道嗎,你就是從這裡出來的。

我帶著點惡作劇說:難怪,裡面那麼松媽媽笑著瞪了我一眼。

我就用手去摸那個地方,又用手指伸進去。

媽媽嘴裡發出??的倒抽氣的聲音,我想要再表現一下,就俯下身去舔那裡,可在澡盆裡面很不方便,鼻子埋在毛叢裡,嘴裡滿是水。

媽媽笑著說:算了算了,我坐起來,這時我的陰莖已經勃起來了。

我就湊上前去要做愛。

媽媽不說什麼,配合著讓我插進去。

我一下一下的抽送,只感到沾了肥皂水的陰莖在裡面很滑,那種感覺很特別。

媽媽雙手支著身體向後仰著。

我忽然想起剛才的話,不知那來的膽子,說:媽媽,我和爸爸爸的那東西哪個大?我滿以為媽媽會罵我,因為自從我們發生性關係來以後,我們幾乎從沒有提起過我父親,像是心照不宣的避免這個話題。

可是媽媽不僅沒有生氣,反而突然興奮地呻吟起來,她那裡面也明顯的陣陣緊縮起來…這一次也是我第一次在光線充足的白天仔細而痛快的欣賞媽媽的裸體。

媽媽的皮膚很好,白晰而細膩。

媽媽的乳房不大不小,看得出來年輕時很豐滿,只是這時有些下垂了。

媽媽當時大概四十三、四歲吧,應該說保養得算不錯,但也無法掩飾歲月流逝所帶來的變化,大腿有些鬆弛,但摸上去卻也有一種別樣的鬆軟的舒服勁。

小腹有些贅肉,微微凸起,但臀部卻渾圓豐滿…總的說來,媽媽是那種有點魅力和姿色的女人。

我後來常在想,媽媽從我這裡想得到什麼呢?如果是性,她完全可以去勾搭其他的男人,而且我總覺得她有過這些事的。

我想來想去,只能說媽媽的腦子有問題事情結束於我父親回來之後。

奇怪的是,面對父親,我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安,媽媽反而慌亂了。

我發現她在爸爸面前總是不自然,說話也不敢看他,對他出奇的好。

她是心裡感到對不起爸爸,還是一旦恢復到三口之家才感到亂倫的罪惡?我知道媽媽並不愛爸爸,她之所以願意同我發生這種關係也是因為爸爸不能滿足她,但心裡卻非常愧疚。

總之爸爸回來後,我們的關係就基本上停止了。

只發生過一次,那是有天晚上爸爸出去了,媽媽到我房間來找我,我們說了一陣話,她問我有沒有覺得爸爸發現了什麼。

看得出,媽媽很害怕,也很焦慮,可也有慾望。

我安慰了媽媽一陣,就抱住她。

媽媽也不拒絕,我就把她推倒在我的床上。

媽媽很緊張,這是從未有過的,她衣服都不願意脫,我們就這樣匆匆做了一次。

這也是我們唯一一次在我的床上做。

完事後媽媽一直心神不安。

可爸爸很晚才回來,足夠我們做兩、三次的了。

後來我們就完全停止了。

有幾晚爸爸不在家,我們在客廳的沙發上,我提出要求,可媽媽卻不要做,只跟我擁抱,接吻,愛撫,就是這樣,她還尖著耳朵聽著門外的聲響。

後來有一次真的差點出事,那晚我們在沙發上纏綿,我慾望大發,就滑下去跪在地上替媽媽口交,媽媽就坐在沙發上張開腿,裙子撩起來,我舔了一會,看媽媽被舔迷糊了,就站起來想插進去,媽媽也真的迷糊了,也不管我。

可就在這時,我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當時真的是嚇得魂飛魄散,因為我幾乎就要插進去了,我們閃電式的分開,幸好我沒有脫褲子,只是把牛仔褲的拉練拉開而已。

我趕緊拉上拉練坐好,媽媽都來不及拉上內褲,只好急忙把裙子放下來。

我們坐在那裡裝著正看電視。

爸爸當然什麼都沒發現。

可我看到媽媽的臉色都白了,一動不敢動。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