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想嚐試一下群P的感覺,可惜一直也沒有機會。直到我在網上認識的一個色友,通過加入到了一個以多人群P為主題的QQ群,有了一次群P聚會時也邀請了我去參加,並且也介紹我加入到了這個QQ群裏。

  。

  唐僧介紹我加進來的這個QQ群,名字叫性福村。這個群的總成員超過了300,成員分為了三類,夫妻、單女、單男。這個群定期會組織群P性質的聚會,群內裏面的夫妻、單女,都是能夠接受現實群P的,因此想加入到這個群的人自是非常得多。不過想加入到這個圈可不是那麼容易,新加入者不管是單男還是夫妻、單女,都需要由已加入者的引薦才能夠加入,而且夫妻、單女想加入需要先證明確實能夠接受群P,單男雖然雖然說不用驗證自是都能接受玩群P的,但想加入則是有著更多的條件要求。

  我的這個色友叫唐僧,當然這是網名。他說給自己取了這麼個網名,是因為別人都說他是個話嘮。他有了參加群P聚會的機會時跟我做了分享,是因為有認識到了一對喜歡玩3P的夫妻時,曾經把這對夫妻介紹給了他認識。

  我經唐僧來做我的入群介紹人,加入到了這個以多人群P為主題的QQ群,名字叫性福村。我加入到了這個性福村之後,發現這個QQ群有一個群主和四個群管理。組織聚會的權力掌握在了群主一人手裏,群管理並沒有組織聚會的權力,負責的是接收新成員加入、維護聊天秩序等事情。群裏面的成員在群內聊天時,都是把群主稱稱為了雷哥。唐僧私下告訴我,群主雷哥四十出頭的年紀,東北人,做生意的,開了一家東北菜飯莊,屬於那種仗義豪爽的人,頗有些社會大哥的範。

  唐僧和我在性福村裏,自然都是單男的角色。相比於夫妻、單女,單男在群裏人數是最多的,占了總成員的三分之二還多。跟咱天朝的絕大部分領域一樣,這個性福村裏同樣是男多女少,因此單男的地位自是排在了第三位。想要爭取到參加群P聚會的機會,得要盡可能地討好夫妻、單女以及群主、群管理。

  唐僧私下告訴我說,他加入到了這個性福村已經很長時間了,但直到最近才有了才參加群P聚會的機會。唐僧說他現在終於有了能參加群P聚會的機會,是因為最近他跟群主雷哥搭上了關係,而他能夠跟群主雷哥搭上關係,是因為他能有了一處非常適合搞這種群P聚會的場所。

  玩這種多人的群交聚會,去賓館開房自是不安全。唐僧有一個來自南方的朋友,是在這邊做加盟店生意的,為了方便接待來訪客戶以及便於辦公,在繁華地段的一棟商務公寓樓,租了一間複式的商務公寓房。最近他這個朋友由於在這邊的業務,開拓得不是很順利,暫停了這邊的業務要卻別的城市考察一段時間,但離開時也留了一個後手,擔心在別的城市考察到的市場前景還不如這邊,有可能還要繼續回來這邊做加盟業務,因此並沒有退了所租的這間商務公寓房,在離開的這段期間讓唐僧暫時代為看管。這間複式的商務公寓房,位於那棟商務公寓樓的頂層,上下共分為了兩層,下層有五十多平米,下層有三十多名米,地方足夠大裝修豪華設施齊備,關鍵是屬於私人場所,又是位於頂樓相對更為隱秘,自是搞這種特殊性聚會的絕佳場所。

  我加入到了這個性福村時,群主雷哥正在群裏張羅著聚會,時間是定在這個周六的晚上,地點是定在唐僧代朋友看管的那間複式商務公寓房。能提供這麼一處絕佳的聚會場所,唐僧自然是有著能夠參加聚會的資格,而唐僧為了表示對上次我邀他一同去跟餘哥、緲姐玩的感謝,我沾了他的光幸運地也獲得了參加這次聚會的資格。

  因為聚會地點是由唐僧提供的,群主雷哥定好了參加聚會的人選確定了聚會後,把安排準備的事情全權交給了唐僧。我自然是不能白等著玩,這一次是給唐僧打起了下手。

  安排在周六晚上的這次聚會,具體的時間是定在了晚上七點。唐僧和我因為要負責事先的安排準備,到了周六的這天,下午兩點鍾左右時,我們兩個便提前來到了這所複式商務公寓房。

  進了房間後我一看,這所公寓房的格局是坐西向東的,因此窗戶是朝西開的。一層靠窗戶的位置擺著張實木辦工桌,在辦公桌東側靠著南面的牆,中間是擺了一張長條形的沙發,左右兩側對稱地各擺了一張寬大的單人沙發。我走上樓梯上到二層看了看,見二層是被當做了臥室,靠牆擺著一張寬敞舒適的大床,床頭對面擺了兩張相對較小的單人沙發。在這間複式商務公寓房裏上下看了看,我心裏不禁癢癢地想到,這地方真是太適合玩多人性交啦。

  按這個性福村搞聚會的規矩,聚會時的是所有開銷由單男AA製均攤,夫妻和單女並不需要負擔任何費用。我和唐僧是先過來負責安排準備的,因此我們兩個先墊上了買東西的錢。唐僧下了樓負責去買先酒水、飲料,我下了樓負責去買各種小食品和酒菜,把分頭買來了的大包東西搬上了樓,擺放在了這間複式公寓房一層沙發前的茶幾上。一切都準備齊了,我和唐僧看了看表,還不到晚上六點鍾,不約而同地埋怨起了時間過得真慢,之後帶著同樣的迫切的心情期盼起了,其他參加聚會的人快一點地都過來。

  晚上六點鍾剛過時,唐僧的手機響了。給唐僧打過來電話的人,是要來聚會的其他人裏最先過來的,說已經到了這棟商務公寓樓的樓門口,打電話過來讓唐僧下樓去接。

  唐僧接到電話後連忙跑下了樓,五六分鍾之後,領著一位個子高挑身材豐滿的誘惑熟女,返回到了這間公寓房裏。唐僧進門後跟我介紹道:這是Le姐,這是她在群裏的網名,不過咱們聚會一般都是叫網名,你也就跟著叫Le姐吧。說完唐僧又補充了一句說,注意,不是讀‘麗’,是讀‘勒’,一聲。

  我站起身跟Le姐打過招呼做了自我介紹,想了想之前在群裏看到過她發言聊天,而且因為她說了會來參加這次的聚會,我還專門看了她的QQ資料。這個Le姐在QQ資料上寫的年齡是36歲,現在面對面地見到了她,我感覺這應該就是她的實際年齡。

  Le姐在容貌和身材上,可以說是長得都很有特點。容貌上Le姐的面部線條棱角分明,鼻子顯得很突出地相對較大,同時留的是短頭發,一看就是犀利型的熟女。身材上Le姐的個子有一米六八左右,雙腿很長而且大腿豐滿渾圓,屁股則是更加豐滿,同時兩隻奶子也是又大又豐滿,一副相當惹眼的標準的S形熟女身材。Le姐來聚會時穿的是一身性感風格的黑色OL套裙,下身穿的是黑色絲襪配一雙黑色的細高跟鞋,更加彰顯出了她前凸後翹的S形火熱身材。

  進群不久首次來參加聚會的我,跟Le姐自然是首次見面,早就進了群但也是首次參加聚會的唐僧,跟Le姐實際也是首次現實見面。不過唐僧本來就是個十足的話嘮,而且他雖然是首次來參加聚會,但在性福村莊群裏的時間較長了,應該是在網上跟Le姐聊得比較熟了。見Le姐穿著一身更加凸顯火辣黑色OL套裙來參加的聚會,唐僧情不自禁地一連問了Le姐好幾個問題。

  姐,你還嫌你不夠讓我們流鼻血啊,咋穿了這麼一身衣服來的!姐,你這身衣服真不錯啊,你從是哪買的啊?哎,姐,你腳上的鞋也很漂亮啊……

  應該也是知道唐僧是個話嘮,Le姐聽完搖著頭笑了笑回答道:我不是在網上跟你說過嗎,我家開了個電腦修理鋪,正好店裏有好幾台電腦,閑著也是閑著幹脆還開了個網店,賣那種高仿類的衣服。前段時間我上了一批這樣的衣服,開網店賣衣服得上傳照片啊,我是自個給自己個當的模特,穿上要賣衣服拍了照片發到的網上。穿這件衣服拍照的時候,不小心把給弄髒了,也就沒有往外賣,其實洗洗跟新的一樣,我幹脆就留下了自個穿了。來參加這樣的聚會,當然得穿得性感點啦!

  唐僧還要跟Le姐窮白話,這時他的手機又響了。這次給他打過來電話的,也是來參加聚會的,也是到了這棟商務公寓樓的樓門口,打電話過來讓他下樓去接。沒一會唐僧接回來了一男一女,顯然隨後來的是一對夫妻。進屋後這對夫妻做自我介紹時,也是說的各自的網名,男的說他的網名叫小象,女的說她的網名叫莎莎。

  莎莎的年紀也就是二十五、六歲,小象的年紀也就是二十七、八歲。莎莎個頭超過了一米七,兩腿頎長身材高挑,算得上是個一流的美女,而且看上去是那種文靜靦腆的女孩,而她老公的小象則顯得有些流裏流氣的。

  我加進到性福村的群裏後,聽群裏有人議論過,莎莎是因老公喜歡而被迫接受的玩群P,看他們夫妻的外表應該也是這樣的。不過唐僧不單是個十足的話嘮,還頗有些男八婆的氣質,雖然是首次參加群裏的聚會,但他在群裏呆得時間較長了,對群內成員的底細比較得了解。唐僧背地裏和我說過,小象、莎莎夫妻在玩群P遊戲上,實際跟好多人認為的正好反了過來,是因為莎莎喜歡而令她老公隨著她接受的玩群P。並且唐僧還說外面看著文靜靦腆的莎莎,玩起來之後則會表現得很瘋,而且她骨子裏還有著受虐傾向,能夠接受很多口味很重的方式。

  Le姐和小象、莎莎夫妻先後到了後,除了我和唐僧之外的另一個單男也到了。這個單男的網名叫老牛,是性福村群四個群管理中的一個。唐僧背地裏也跟我講說過這個老牛,他說這個老牛雖然是群管理之一,但在群裏的人緣很差,是靠著溜須群主雷哥當上的管理。群裏大部分人都不喜歡這個老牛的原因,是因為雖然據這個老牛自稱,他是在政府機關上班的公務員,但他是那種既好色又吝嗇的人,碰到漂亮女人總會搶著先上,碰上有花錢的地方總是往後躲。

  隨後來的也是兩個單男。一個是作為群主的雷哥。另一個跟在場人做自我介紹時,說他也是剛加入到性福村群不久的,並說他在群裏的網名叫蝦爬子。覺得叫蝦爬子太別扭了,正好他四十歲出頭的年紀,比在場的人年紀都大,於是大家便把他稱呼為了蝦哥。這個蝦哥個子不高稍微有些胖,脖子上掛著根很粗的金鏈子,一副土豪氣十足的打扮,但是為人並不炫耀顯得很和氣低調,跟我們幾個打招呼時,自認為了是新人還一個勁地鞠著躬,給在座的男性一人敬了根煙後又對大家說,那個我是倒騰海鮮的,以後大夥想吃海鮮盡管找我,隻要大夥看得起我,不要錢隨便上我那去拿就行。

  最後來的是一個單女,她來了後做自我介紹時,跟大家說不是網名而是她的名字,直接告訴了大家她叫潘玲,但我感覺這應該是她說的一個化名。關於這個潘玲,唐僧在私底下是跟我說的最多,因為她在性福村裏面,算是最漂亮的一個單女。這次面對面見到了這個潘玲後,我發現唐僧還真就沒誇大其詞,看上去應該是二十七八歲的這個潘玲,絕對不次於女明星水準的臉蛋,完全是職業模特標準的身材。此外唐僧背地裏還跟我說過,這個潘玲的性格可以說是非常特殊,作為單女獨自來參加群P聚會,自然是她喜歡玩這個自願來的,但每次玩起了群P遊戲之後,卻會表現出完全是被迫似的很屈辱的姿態。

  雷哥不虧是群主兼聚會組織者,在人都到齊了之後,首先提出來聚會費用是由單男AA均攤這一點,隨後又強調了為了大家的安全,聚會過程中誰也不可以偷拍,最後又說了因為是多人一起做愛,要求每個男的在做時必須要戴套。大家對雷哥強調了這三點都表示了讚同,蝦哥還說所有開銷都他一個人包了,但雷哥說不能壞了大家定的規矩。因為買東西的錢是我和唐僧先墊上的,蝦哥、老牛兩人各掏出來了相應的錢遞給了雷哥,雖是作為群主但雷哥也掏出了他的拿一分錢,偏幹這時唐僧去找開酒的瓶起子沒在旁邊,雷哥便把他們三個人的錢遞給了我。

  一切齊畢來參加的聚會人已到齊,在離晚上七點還有一刻鍾的時候,這場群P聚會順其自然地正式開始了。

  這次聚會一共是來了九個人。雷哥、蝦哥、老牛、唐僧再加上我,作為單男的有五個,加上是夫妻一同來的小象,一共是六個男的。Le姐、潘玲兩個單女,加上是夫妻一同來的莎莎,一共是三個女的。男女比例正好是二比一,因此等聚會開始之後,自然是以兩男一女為組合地玩到了起來。

  雷哥和蝦哥在右側的單身沙發上,一起玩起了潘玲;唐僧和老牛在中間的長條沙發上,一起玩起了小象的老婆莎莎;我和小象在左側靠窗戶這邊的單身沙發上 一起玩起了Le姐。

  多人群P自是相當刺激非常令人向往,不過對於大部分人來說,第一次玩這種多人群P時,往往都會遭遇到一時硬不起來的尷尬。原因其實很簡單,這種多個人在一起做愛的特殊氣氛,對大部分人來說,是很難一上來就能適應的。玩過群P的對此應該切有體會,沒玩過的可能很難理解,但這種情況絕對是普遍存在的,因此建議如果有了這樣的機會時,最好事先能對這種情況有所準備。

  靠近窗戶在長條沙發左側的這張單人沙發,雖是單人款式的但十分得寬大,我抱著Le姐一同坐在了沙發裏,小象坐在了一側的沙發扶手上,三個都坐在了這張單人沙發上,並沒有顯出來太擠的感覺。把有著頂級熟女身材的Le姐抱在懷裏,我的心裏自然是興奮到了極點,但是等Le姐也很配合地解開了我的腰帶,把細滑柔嫩的手伸進了我的內褲裏,我這才覺得很是沒面子地發現到,我的雞巴竟然還沒有硬起來。

  坐在了一側的沙發扶手上的小象,解開了Le姐製服短裙的短身上衣,隨後又解開了裏面的花色白襯衣,推上去左邊的乳罩,揉摸起了Le姐的一隻豐滿白皙的大奶子。不過小象的另一隻手裏還拿著一瓶酒,揉摸Le姐的如此誘惑的一隻大奶子,卻是表現得不是怎麼起興,眼睛不時地瞄著正在被老牛和唐僧一起玩著的老婆莎莎。從小象的這一反應上,我感覺唐僧之前背地裏告訴我的,關於小象、莎莎夫妻的事情應該是真的,這個小象應該確實是因老婆喜歡而有些被動地接受的玩群P。

  我雖是絕對投入但雞巴卻很不爭氣地沒硬起來,小象摸起了Le姐的奶子卻表現得不是很投入,面對陪著他一起玩的兩個男人的如此表現,但Le姐卻是脾氣很好地並沒有因此而不高興。任小象不溫不火地揉摸著她的奶子,繼續把手伸在我內褲裏輕輕地給我撫摸著雞巴,Le姐臉貼近我的臉溫柔地吻著我說:沒事兒,別緊張,第一次玩這個都這樣!正好先看著他們玩,看現場A片的機會,這可是難得能有的機會啊!

  我伸手摸著Le姐的另一隻豐滿白皙的大奶子,也隻好是暫時先觀看起了面前,確實也真是難得一見的群P場景。

  莎莎是坐在中間長條沙發的正中間,而且是被唐僧和老牛夾坐在了當中,兩個男人各有一隻手都伸在了她的身上。莎莎下身穿的是一條很短的短裙,但此時隻是五月初天有點涼,因此兩腿上還穿了較厚的黑色長襪。老牛的一隻手裏拎著一瓶酒,一邊喝著酒的同時,另一隻手摸在她的兩腿之間,隔著褲襪正在磨蹭著她的陰部。唐僧的一隻手裏也拎著一瓶酒,另一隻手則脫掉了莎莎上身穿在外面的衣服,把她的上身脫得隻剩下了裏面的一件吊帶背心,正在邊喝著酒邊隔著薄薄的吊帶背心揉她的奶子。

  上次同我一起跟餘哥、緲姐夫妻一起玩時,唐僧既表現得是個純小白的水準。因此在我第一次玩群P時,遭遇到一時沒硬氣的尷尬間,我覺得也是第一次玩群P的唐僧,肯定也遭遇到的同樣的尷尬。仔細看看了他的臉色,我很是欣慰地覺得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因為現在的這個話嘮唐僧,是一副妖精想吃唐僧肉卻沒吃成的苦瓜表情。

  在我對面的單人沙發上潘玲,已然被脫光了下身的衣服,腳上還穿著高跟鞋撅著屁股趴在了沙發扶手上,正在被蝦哥從後面吭哧吭哧地操著。自我介紹時說他也是剛入群的蝦哥,雖然是比我和唐僧表現得強了很多,但從他面對明星臉蛋模特身材的潘玲,直接就迫不及待地掏出老二操了起來上看,他應該也是初次玩這種群P遊戲的。作為性福村群主的雷哥,自然是經常玩群P,表現得比跟他一起玩潘玲的蝦哥老練得多,斜著身靠躺在了沙發裏,手伸在了潘玲上身還穿著的衣服裏,正在刺激著被操著的潘玲的奶子。

  旁邊的蝦哥已經操起了潘玲,聽著旁邊潘玲被操出來的呻吟聲,邊喝著酒玩弄著莎莎的老牛也忍不住了。把手裏的酒瓶放到了面前的茶幾上,摟過莎莎要跟她親嘴。莎莎見了表現出了害羞且羞辱的姿態,勢擰著身躲閃了幾下,老牛則是附身壓住了她的身體,臉貼在她耳朵邊色相畢露地說:「寶貝兒,你又不是沒被這麼玩過?都玩上了還裝啥啊?再說了,你看看旁邊的你老公,不也是正玩著別的女人呢嗎?」

  莎莎聽老牛這麼一說身上頓時軟了下來,也不知道是裝出來的還是真的,還長長地歎了一口氣,隨後像是自言自語地說:是啊,我還躲個什麼勁啊,自己的老公都不珍惜自己,把我帶來了就是讓別人玩的,我既然還不爭氣地跟著來了,還在這裝什麼啊?

  不管莎莎的這種表現是裝出來的還是真的,反是老牛繼續抱著再要跟她親嘴時,她是主動地就迎了上去。在她跟老牛親吻在一起之後,老牛把手伸到她胸前在摸她奶子時候,她也沒有再抗拒,甚至還放鬆了身體享受起了這種感覺。老牛見了又趁機拉開褲子掏出了雞巴,示意莎莎趴下身給他口交,莎莎見了稍微猶豫了下,還是趴到老牛腿上給他口交了起來。

  老牛靠坐在沙發上享受了一會莎莎的口交,拽起莎莎把她下身穿著的短裙卷到了腰上。我看到莎莎腿上穿著的黑色厚長襪,不是連檔的而是分腿的。老牛卷上去了莎莎下身的短裙後,直接把裏面的內褲推到了莎莎的大腿根,隨後他坐到了沙發上,讓莎莎騎坐在了他的身上,讓莎莎用雙手抱著他的脖子,他則把臉埋在了莎莎的胸前,啃親莎莎兩隻白皙柔滑的奶子,同時從下邊把雞巴操進了莎莎的逼裏。

  此時顯然是跟我一樣,雞巴還沒硬起來的唐僧,隻好是蹲在了莎莎的身後,把她兩腿上的黑色長襪,連內褲一起給退到了膝蓋下,隨後站起身推上去莎莎上身的吊帶背心,又把裏面的胸罩推到了莎莎的胸口上,從後面一個手一個抓著莎莎的兩隻奶子,站在已被老牛操起來的莎莎身後揉了起來。

  此時在我對面的單人沙發上的潘玲,又被換個姿勢仰面半躺在了沙發扶手上,上身的衣服已整個被扒掉了,胸罩也已經被解開掛在了胳膊上。蝦哥站在她的兩腿間抱著她的兩條小腿,繼續吭哧吭哧地操幹著她,兩隻葡萄粒般的奶頭同時在被雷哥捏弄著,嘴裏也經被雷哥把雞巴也塞了進去。

  小象雖然對群P表現得不是很投入,但他顯然此前是玩過多次的群P了,表現得還是要比我和唐僧有經驗得多。在我觀看著潘玲、莎莎被玩弄場景的時候,邊喝著酒邊把玩著Le姐奶子的小象,已經把Le姐上身的外衣給脫掉了,把Le姐裏面的花色白襯衫也解開得隻有一個扣子還扣著,並且把Le姐的乳罩已經推到了胸口上,令Le姐兩隻豐滿白皙的誘人大奶子,全都一覽無餘地暴露了出來。

  面前有兩個美女正在各被兩個男人操著玩著,懷裏還有一個極品熟女暴露了兩隻誘人的大奶子,我褲襠裏的雞巴卻是還沒有硬起來。越想快點硬起來反而是越硬不起來,我不停地罵著自己的雞巴真是不爭氣,隻好是把手伸到了Le姐下身穿的裙子裏,拽開她下身穿著的連檔褲襪拉起裏面的內褲,把手直接伸到了她的陰部揉搓起了起來。

  啊啊啊……莎莎被老牛操得大聲呻吟了起來,小象受到了自己老婆被別人操出的叫床聲的影響,扭臉望向了旁邊騎坐在老牛胯間的自己老婆,手從Le姐兩隻豐滿白皙的大奶子拿開了。Le姐趁勢摟住我的脖子悄聲說:你頭一回玩多人,當著這麼多男的的面,肯定是不容易硬起來。讓你摸下邊摸的有尿了,咱倆一塊去衛生間方便下吧!

  顯然經驗豐富且善解人意的Le姐,是要讓我到衛生間裏去操她。我一聽連忙從面前的茶幾上,探身拿起來一盒避孕套,拉著露著兩隻大奶子的潘姐走去了衛生間。

  友情提示:千萬別被AV片和色情小說誤導,玩群P一個女的要被多個男的插,為了安全衛生是必須要戴套的。

  Le姐似乎還真是被我摸下邊摸的來了尿意,進到了衛生間後直接坐到坐便上撒起了尿。說來也真奇怪,單獨我和Le姐一同來了衛生間,不是當著幾個同性男人的面了,我剛才還越想硬起來越硬不起來的雞巴,伴隨著Le姐坐在坐便上嘩嘩撒起尿的動靜,竟然當即便堅挺了起來。

  Le姐方便完後正要起身站起來,我正好是這時雞巴堅挺了起來,摟著她的腰直接把她給拽了起來,就勢把她按到了旁邊的洗手池上。Le姐順從地手把著洗手池的邊,叉開了腿彎著腰站到了洗手池旁,我把她下身穿的短裙撩到了腰際。才方便完後還沒來得及提上褲襪和內褲,被我把下身的短裙撩到了腰際,Le姐剛白皙豐滿的誘人大屁股,直接便滾光溜溜地暴露了出來。

  我迫不及待地解開腰帶退下去褲子,露出終於硬挺起來的雞巴,撕開拿進來的那盒避孕套的包裝,取出來一個撕開後戴在了雞巴上,對準Le姐已被我刺激得濕漉漉的陰部,往前一探身直接操進了她的逼裏。Le姐拖著長音發出嗷一聲呻吟,屁股本能地隨著向上翹起了一下,腳上高跟鞋的腳跟隨應著提離了地板。

  啊啊啊……我在衛生間裏操起了Le姐,隨著外面沙發上響起著的,潘玲和莎莎此起彼伏的叫床聲,衛生間裏面也想起了Le姐騷浪且響亮的叫床聲。

  我一上來便節奏很猛地操起了她,Le姐因為剛才喝了不少的酒,衛生間的地板上被淋上了水還有些滑,沒一會她便站不住了連著踉蹌了好幾次。扭過臉來嬌喘著看向了我的臉,Le姐呻吟浪叫著對我說:你的雞巴好大啊!你已經硬起來了,在這做有點不得勁,咱們還是去外邊沙發上做吧!

  扳著肩膀拽起了手扶著洗手池的Le姐,但我仍然把雞巴插在了她的逼裏,繼續從後邊操著她說:行,哪我就操著你走出去吧!

  Le姐嬌喘著顯得很害羞地說:哎呀,別,這麼出去,多丟人啊!

  有啥丟人的,外邊不也正操著呢嘛!

  我說完雙手掐著Le姐的腰,一邊操著她一邊往外面走。雖然Le姐已經玩過多次群P了,但對被我給操著從衛生間走回到屋裏的舉動,還是讓她覺得多少有些害羞。不過在這種情景下她自是不會反抗,彎著腰翹著雪白的大屁股,腳下被內褲和絲襪糾纏著,一步一挪地走出了衛生間回到了屋裏,一邊走著被我操得一邊不停地呻吟著。

  我操著Le姐走出衛生間回到房間後,讓她撅著屁股趴在沙發上繼續操著她。抬頭看到屋裏分成的兩組的那四男二女,此時也已經操得更歡了。

  潘玲已經被扒光了所有的衣服,一起玩弄她的雷哥和蝦哥,應該是為了玩得更刺激,倒是給她剩下了腳上的高跟鞋。此時操潘玲的人,已經由蝦哥換成了雷哥。潘玲隻穿著一雙黑色高跟鞋,撅著屁股趴在了沙發前的地板上,被雷哥從後面抱著腰狠狠地操著。蝦哥顯然是已經射精了,靠躺在了潘玲面前的單人沙發上,但仍把已軟了的雞巴塞在了潘玲的嘴裏。

  莎莎也是被扒光得隻剩下了腳上的高跟鞋,仰面靠躺在了中間的長條沙發上,老牛站在了沙發下的地板上抓著她的兩隻腳踝,把她的兩條腿大大地分成了V字型,正在以一種奸淫的姿態很是暴力地操著她。跟老牛一起玩著莎莎的唐僧,此時還穿著上身的衣服但下身已經脫光了,不過沒像我這樣有個經驗豐富的Le姐相助,唐僧此時雞巴也還沒有勃起,半軟不硬地垂在了光溜溜地兩腿之間。顯然唐僧是想讓莎莎給他口交,但老牛以這樣的姿勢操著莎莎,使得他想讓莎莎口交卻是無從下手。

  話嘮唐僧在是一副妖精想吃唐僧肉卻沒吃成的苦瓜表情間,抬頭看到我在他旁邊的沙發已經狠狠操起了Le姐。應該是注意到了剛才我跟他一樣也是沒有硬起來,但我跟Le姐一同去了趟衛生間出來後便馬上勃起了,唐僧好像是悟出點什麼似的猛拍了下腦門,連忙朝著我和Le姐在沙發走了過來,站到沙發上一側手握雞巴湊近了Le姐的臉。本來是跟我一起玩Le姐的小象,此時的注意力已轉向了老婆莎莎身上,看到本來和老牛一起玩他老婆的唐僧過來玩Le姐了,他正好和唐僧換過來去了正在被老牛操著的莎莎旁邊。Le姐趴在沙發上正在被我從猛操著,忽然看到面前有一根雞巴遞了過來,也沒抬頭看這根雞巴是誰的,直接張開雙唇含到了嘴裏,連續呻吟著給唐僧口交了起來。

  見唐僧加入到我這邊跟我一起玩起了Le姐,我繼續站在沙發前的地板上從後面操著Le姐。唐僧經Le姐技術嫻熟的口交刺激,雞巴終於是堅挺了起來,從Le姐的嘴裏抽出雞巴,蹲在我的旁邊開始脫起Le姐的衣服。

  Le姐剛來參加聚會時,是整整齊齊地穿的一身性感風格的OL套裙,而在唐僧專門開始脫起她身上的衣服時,Le姐上身外面的衣服已經被脫掉了,花色白襯衫扣子全解開了大大地敞開著,裏面的胸罩也已經被拿了下去,下身的絲襪和內褲一起被拉到大腿處。因此唐僧開始脫起Le姐的衣服時,因Le姐的上身是趴在沙發上,而是上身的衣服已經等於是被扒光了,唐僧實際就是脫的Le姐下身的衣服。依次抬起來Le姐站在地板上的兩隻腳,脫掉了她腳上穿的兩隻黑色細高跟鞋,又把她下身的絲襪和內褲依次從兩條腿上褪了出來,沒一會Le姐便被脫得隻剩下了身上敞開著懷穿著的花色白襯衫。

  我是在極度亢奮中憋了好長時間才勃起的,在這種情況下勃起後馬上做起了愛很容易射,站在地板上猛操了一陣Le姐後,感覺有點提前地到了要射精的感覺。本來我是想從Le姐的逼裏拔出來雞巴緩一會,壓回去射精的感覺後再接著操Le姐,於是讓雞巴終於勃起來的唐僧,換下我站在沙發前的地板上來操Le姐,我則是靠躺在了沙發裏把雞巴塞進了Le姐嘴裏。結果因為Le姐此時已經被操到了也是臨近高潮的狀態,在我把雞巴塞進了她的嘴裏後,情不自禁地很大力地吸裹起了我的雞巴,沒一會便把我給裹得直接射在了她的嘴裏。

  我真是沒想要射在Le姐的嘴裏,見不小心把一大股精液全射到了她嘴裏,我連忙是從Le姐的嘴裏拔出來雞巴,探身從對面的茶幾上夠過來煙灰缸。讓正在被唐僧從後面操著的Le姐,把我射在了她嘴裏的精液吐到了煙灰缸裏,然後摸過來一張濕巾給Le姐擦了下嘴,又夠過來一瓶礦泉水,讓Le姐漱了幾次口,把漱完口的水也吐到了煙灰缸裏。之後我把玩著Le姐兩隻白皙豐滿的大奶子,觀看起了屋裏正在激烈進行著的群P場景。

  Le姐、莎莎、潘玲,三個女人此時都正在被猛操著。三個女人的叫床聲各有不同,Le姐是完全放開了地的粗野放縱地叫著,莎莎是時高時低地嬌吟婉轉地叫著,潘玲則應該是裝出來地聽起來很是屈辱地叫著。四種不同風格叫床聲的混在了一起,分別操著她們的唐僧、老牛、雷哥三個人,又是操到了正酣時自然是操得相當來勁。沒一會操著莎莎的老牛射了精,緊跟著操著Le姐的唐僧也射了精,最後是操著潘玲的雷哥射了精。此時沒有射精的隻剩下了小象,因為對如此刺激的群P表現得不是很投入的他,雖然是把下身的褲子脫了亮出了雞巴,卻是根本就沒往任何一個女人的逼裏操。

  六個男人中的五個都興奮滿足地射了精,三個女人也都被操幹的有些累了,男人都大口喘著粗氣暫時停止了動作,三個女人也喘息著以不同的姿勢偎在了沙發上,第一輪的激情群P暫告了結束。

  在第一輪的激情群P暫告了結束的瞬間,屋裏的情景可以說是既淩亂又香豔。

  Le姐上身大敞開地隻穿著件白色襯衣,露著兩隻豐滿堅挺的乳房和兩粒紅嫩的乳頭,下身光溜溜斜躺在了沙發上。屁股下面的沙發上滑溜溜的一大片,濃密的陰毛都粘結在一起了。

  莎莎隻穿著一雙高跟鞋,一絲不掛地仰躺在了沙發上,兩條腿有氣無力地叉開著伸在地板上,暴露著剛被操過的小逼和稀疏的陰毛。

  潘玲也是隻穿著一雙高跟鞋,依然是保持著剛才被操的姿勢,一絲不掛地撅著屁股趴在了沙發上。

  在我所在在長條沙發右側的單人沙發前,一個正著一個倒著有兩隻高跟鞋,是Le姐剛才被唐僧給脫下來的。沙發前的茶幾上扔著兩隻胸罩,紅色的應該也是Le姐的,白花蕾絲的應該是莎莎的。地板上散落著兩條女人的內褲,但和兩條絲襪混糾到了一起,也已經分不出具體那條是誰的了。

  第一輪的激情群交暫停休息了片刻,大家陸續起身去衛生間裏面洗澡。因為這是一間商住兩用的複式商務公寓房,房間的面積雖足夠大但衛生間並不是很大,每次也就能容得下兩個人一同進去洗澡。Le姐顯然是經常參加這樣的聚會很有經驗,拉著我搶先去了衛生間裏面去洗澡。等我和Le姐一同先洗完了澡出來之後,小象顯得很愛憐地抱著剛被老牛狠操了一頓的老婆莎莎,隨後一同進了衛生間裏去洗澡。老牛的年紀大概是三十五六歲,身強體壯雞巴粗大性能力很強,見一時半會輪不到他去洗澡,幹脆沒有去洗澡拽過去了潘玲,把潘玲壓到沙發上又玩了起來。好不容易勃起後的唐僧,應該是剛才沒有操爽,一看老牛把潘玲按到沙發上玩了起來,也加入了進來跟老牛一起玩起了潘玲。

  此時的潘玲,還沒從被蝦哥、雷哥兩個人剛操完的疲乏中緩過來,緊跟著又被老牛和小象在當著眾人的面玩起了她,表現出了更加屈辱被動的感覺。不過我感覺到之前潘玲表現出的屈辱感,應該是故意裝出來的,那麼她此時又表現出來的屈辱感,應該也是故意裝出來的。既然是來參加了這樣的群P聚會,被在場幾個男人都幹了肯定是躲不過的,而且潘玲還是作為單女獨自來參加的群P聚會,顯然她不但是接受而且是喜歡玩群P的。想到了這些我意識到,潘玲應該也是有著M傾向的,她在玩多人群P時表現出的屈辱感,跟M被調教時表現出的屈辱感,實質上是一樣的,都是不但是其實是喜歡這樣,而且是感覺到了屈辱感才會更加興奮。

  此時潘玲的身上,隻穿著一雙前端是魚嘴開口的高跟鞋,又被按躺在了中間的長條沙發上,剛剛才操完莎莎的老牛,當即抱住她光溜溜的右大腿,直接把雞巴插進了她的逼裏,又吭哧吭哧地操幹起了她。唐僧雖然剛才沒有操過癮,但剛射完精的雞巴還沒有二次挺起,隻好是叉開腿騎在了潘玲的頭上,把雞巴塞進了潘玲的嘴裏,讓潘玲先給他口交了起來。

  我和Le姐一同坐在左側的單人沙發裏看過去,因潘玲的身體大部分被騎坐在她頭上唐僧給擋住了,隻能看到她嫩白的小腳丫在老牛的肩頭來回晃動。潘玲塗成淡粉紅色的腳趾甲和白嫩的一隻腳,隨著她被抽幹的節奏來回移動在男人的肩膀上,這一情景看起來相當得刺激誘惑。

  這時雷哥掐滅了抽著的煙走了過去,在吭哧吭哧操著潘玲的老牛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說:「你小子不怕的色癆啊?每回聚會差不多你都來,每回聚會都是你幹得最歡。雷哥說著伸手摸了摸潘玲正被操著的下身,又在老牛屁股上更使勁地拍了一巴掌說:操,我玲玲妹子的小逼兒,都讓你小子給操腫了。」

  來聚會前唐僧背地裏告訴我說,老牛是靠著給群主雷哥打溜須,才當上的性福村的群管理。看來確如唐僧所說還真是這樣,被雷哥打了他屁股兩下還貶損了他,老牛卻是馬上停止了抽插動作仰起臉,一臉諂媚地嘿嘿笑著對雷哥說:這不是因為玲玲妹子太漂亮了嘛,面對這麼個美女,我就是能忍得住,這下邊的雞巴它也忍不住不是?

  雷哥又推了推老牛的肩膀說:你小子差不多每回聚會都來,這回差不多就行了!蝦爬子大哥還有唐僧他們小哥倆兒,都是頭一回來參加咱們群的聚會,你也是老人讓著別人點。

  群主雷哥顯然是有意過來提醒,這個確實盯住美女就不放的老牛的。聽明白了雷哥話裏的意思,老牛隻好從潘玲的逼裏拔出了雞巴。唐僧的雞巴此時已然在潘玲的嘴裏二次挺起了,見輪到他可以操這個明星臉蛋模特身材的美女了,連忙跳下沙發站到了地板上,直接把潘玲兩腿纖細光滑的小腿扛到了肩膀上,雞巴插進潘玲的逼裏後,當即便飛速地抽插了起來。

  換成了仰躺在沙發上繼續被操著的潘玲,被唐僧抱起了雙腿還把兩腿小腿扛在肩膀上,後背被提得整個離開了沙發,隻有肩膀抵在了沙發上,下身向上凸起著。唐僧的雞巴在男人中絕對算是大號的,勃起後又粗又長且兩隻卵蛋也很大。勃起到了最大最硬狀態的大雞巴,在潘玲紅嫩的陰唇中間快速地進出著,兩個垂著的碩大的卵蛋不停地晃動著。因為潘玲是叉開著兩腿向上凸起著下身,唐僧的兩個不停晃動著的碩大卵蛋,正好是來回地敲打在了,她陰部和小屁眼中間的敏感地帶。

  唐僧接替下老牛換了個姿勢繼續操起了潘玲,經雷哥提醒才很不情願地把雞巴從潘玲逼裏拔出來的老牛,隨即又把雞巴塞到了潘玲的嘴裏。被唐僧的大雞巴猛操的同時,嘴裏還塞了根老牛的也是很大的雞巴。身體裏插著兩個男的的雞巴,旁邊還有四個赤裸裸的三男一女在圍觀著,這種感覺自然能讓潘玲感覺到了強烈的羞辱。實際潘玲要的就是這樣的感覺,因此她下身不斷地分泌出著淫水,顯然已經被操得快要來高潮了。

  老牛把塞在她嘴裏的雞巴嘭地一聲拔了出來,潘玲雙手用力抓著身邊的沙發的皮革面,馬上張大了嘴呻吟著求起了饒。「啊啊啊……玲玲不行了……玲玲受不了了……唐僧哥……老牛哥……求求你們饒了我吧……」

  潘玲在馬上要達到高潮時,表現承受不了的這種求饒,實際上自然是要操她的男人更猛烈地操她。唐僧也發現到了潘玲馬上要高潮,把抽插雞巴的速度和節奏提到了最快最猛。潘玲在馬上要高潮的狀態下,下身不斷抽搐和痙攣了起來,同時屁股不斷地扭動了起來。潘玲在馬上要高潮時的這些身體反應,更刺激到了唐僧抽插在她逼裏的雞巴,結果是使得唐僧還沒有把她給操到高潮,便是難以控製地地射出了精液。

  沒有能夠一舉把潘玲操到高潮便射了,唐僧隻好是從潘玲的逼裏拔出了雞巴,大口喘著粗氣坐到了右側的單人沙發裏。雷哥在後邊推了推左側的單人沙發裏的我,示意我過去接著操馬上要高潮的潘玲。

  我當然是很想去操這個明星臉蛋模特身材的美女,但此時我是抱著Le姐一同坐在左側的單人沙發裏。剛才我因不適應群P的氣氛,越是著急反而雞巴越硬不起來的時候,Le姐是很耐心地一直陪著我,而且還通過單獨陪我去衛生間裏做,幫助我盡快地硬起了雞巴。感覺撇下被我抱在懷裏的Le姐,去操比她更年輕的美女潘玲,這麼做肯定會是讓Le姐心裏不太舒服。因此我想了想之後並沒有動,抱著Le姐仍坐在了沙發裏。

  剛才操過了一次潘玲的蝦哥,顯然沒有操夠這個明星臉蛋模特身材的美女。一看我沒有過去操潘玲,蝦哥站起身走到了中間長條沙發前,接替過唐僧繼續操起了潘玲。

  蝦哥的雞巴跟唐僧的基本差不多大,剛才他是一邊休息著,一邊看著美女潘玲被輪操的刺激場面,射過一次的雞巴此時已經又是膨脹到了極點。替下唐僧把雞巴操進了潘玲逼裏後,操幹的節奏要比唐僧更加得猛,在本來就要來高潮的情況下,沒多一會就把潘玲給操到了高潮。

  「啊啊啊……來了……來了……潘玲在連續地叫喊中達到了高潮,隨後渾身顫抖著雙手緊抱住了的老牛腰,顯然是在享受著達到高潮快感的同時,還在感受著有一根粗大火熱的雞巴插在她逼裏的感覺,但卻是依然有意表現得很屈辱地還嘟囔著:啊啊啊……蝦哥饒命……饒命……求您放過我吧……放過我吧……您的太大了……我受不了……受不了……」

  等潘玲的高潮反應過去了之後,蝦哥抱著她的兩腿又繼續操起了她。不過蝦哥顯然玩群P的經驗也不是很豐富,因為他剛才已經射過一次精了,再射的話後邊可能就玩不動了,但他卻是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沒有控製地又直接操到了射精。

  剛才經雷哥提醒才把操潘玲的機會給讓出來的老牛,此時早已就按耐不住了,等蝦哥從潘玲身上下來之後,當即又撲到潘玲身上繼續操了起她。這時的潘玲也不用再裝得受不了了,確實是真被操到了受不了的程度。不過老牛要比蝦哥有經驗的多,知道後面還有內容再射精可能就玩不動了,並沒有像蝦哥直接操到了射精,操到快射精是便從潘玲的逼裏拔出了雞巴。

  第一輪的群P結束之後,中間穿插了一場美女潘玲單獨被輪操的墊場戲,總共的九個人又休息了一陣都去衛生間裏洗了澡,上到了這間複式商務房的二層臥房裏,開始了第二輪的群P。

  第二輪的群P開始後,因二樓臥房的空間相對較小,九個人都上來後顯得有些亂,因此群P開始後雷哥簡單地指揮了一下。這間複式商務房的二層臥房裏,靠著南側的牆擺了一張寬敞的大床,雷哥讓Le姐、莎莎、潘玲三個女人,都是以向後撅著屁股的姿勢,並排趴在了床左側的床沿上,之後讓還能操得動的男人,並排站到床下去操她們。蝦哥、唐僧都是連續射了兩次精,第二輪的群P開始後,他們兩個已經是操不動了,還能夠操的剩下了雷哥、老牛、小象還有我四個人。

  剛才我怕可能會令Le姐不高興,放棄了去操明星臉模特身材的潘玲的機會,Le姐當然是看明白了我的意思,如此一來我和她的距離也就更拉近了。不過女人是都有著嫉妒心,尤其是面對比自己更漂亮的同性時,正是因為跟我的距離更拉近了,見我的眼神盯向了撅著屁股趴在床上的潘玲,Le姐撅著屁股也趴到床上後直接把我給拽到了她身後,扭過臉來一臉騷相地對我說道:哎呀,小弟,你的大雞巴,剛才把姐的小騷逼,操得太爽了,姐太喜歡讓你操了,你快點再操姐一回吧!

  我隻好是操起了Le姐。老牛則是在我的旁邊,操起了小象的老婆莎莎。顯然是因為老婆喜歡玩這個而來參加群P聚會的小象,此前還沒有操過三個女人中的任何一個。作為群主的雷哥雖然還能操,但注意到了這一特殊情況,應該是擔心小象回家後有可能跟老婆莎莎鬧別扭,因此他並沒有去操美女潘玲,而是把小象給拽到了潘玲的身後,讓小象從後面操起了潘玲。

  三個女人撅著屁股並排趴在了床上,三個男人並排站在床下操起了她們。三個男人都是操得又快又猛,三個女人被操著的表現卻是並不一樣。

  Le姐用雙肘撐著身體,隨著我的抽送頻率,時而抬頭時而低頭,嘴大張著放聲地浪叫著。腰彎成一道弧線,翹起著豐滿的屁股,隨著我抽送的她的動作,豐滿的屁股還不停地前後移動著,主動迎合著我對她的抽插。

  莎莎雙手撐著床上,雙膝叉開到了最大幅度,屁股撅高到了最大程度,腰彎下去一個很大的弧度,小腹幾乎都貼到了床上,完全是被擺出了一幅性奴的姿勢。屁股並沒有做前後挺動迎合抽插的動作,但挨操的姿勢擺得更卑微下賤,而且在被老牛從後面抽插時,還不停地被老牛從後面拍打著屁股。

  潘玲把頭都埋到了一個枕頭裏,上身幾乎平趴在了床上,屁股雖是向後面高高地翹起,但實際被小象給抱著腰拽起來的,還是故意擺出了一幅像是遭強迫似的姿態。屁股也是並沒有做前後挺動迎合抽插的動作,而是還不時地做著扭動腰肢像是抗拒抽插的動作。其實我知道潘玲是故意這麼做的,因為她表現得越抗拒越屈辱,實際反而是更能激起男人操她的欲望。

  並排趴在被操著的這三個女人,擺出的姿勢和表現出的感覺不同,叫床的聲音也有所不同。

  Le姐是完全放開了地嗷嗷浪叫著,嘴裏還不停地對操著我的她喊著:「啊啊啊……好兄弟……好老公……你太厲害了……大雞巴太厲害了……操得我爽死了……使勁操……使勁操我……」

  莎莎叫得沒有Le姐這麼浪,但因為她骨子裏有M傾向,叫得要比Le姐更下賤。「啊啊啊……老牛哥……您操得我受不了了……求求您饒了我吧……莎莎以後乖了……」

  潘玲則是隻是在嬌喘呻吟著,聽起來更像是在遭受著男人的強奸,並沒有向Le姐、莎莎那樣嘴裏還叫喊著話語,隻是在像是很屈辱地不停呻吟著。啊啊啊……哦哦哦……

  四十歲出頭的蝦哥,應該是知道自己年紀較大,連射兩次已到了極限再想勃起很困難,索性舒舒服服地躺坐在了床頭前的沙發裏,專注地欣賞起了面前三個女人並排被操的刺激場景。雷哥的雞巴雖然是堅挺著的,但玩過多次群P的他表現得很淡定,也是暫時欣賞起了面前三個女人並排被操的刺激場景。首次玩群P的唐僧則表現得很不淡定,坐在另一側的床上,一會摸摸Le姐豐滿白皙的大奶子,一會捏捏莎莎葡萄粒般的粉嫩奶頭,一會又把軟著的雞巴塞到潘玲的嘴裏鼓搗幾下。不過他的雞巴連射兩次後已很難再勃起了,雖然很想繼續幹但也隻能是做做這些。

  老牛在莎莎的逼裏狠操了一頓後,在莎莎的屁股上猛拍了一巴掌拔出了雞巴,扭過頭對坐在旁邊的雷哥討好地說:哎,雷哥,剛才我還沒看到,你這個老大,咋還沒逼操了啊?來來來,你快點過來,兄弟把咱莎莎弟妹讓給你。

  雷哥從床頭前的沙發上站了起來,接替下老牛繼續操起了莎莎。不過老牛把莎莎讓給了雷哥後,因為他之前還沒有操過Le姐,當即推了推我示意我把Le姐讓給他操。

  Le姐不知道是瞧不上在群裏人緣很不好的老牛,還是真的很喜歡讓我操她,拉住了我的胳膊一下並沒有讓我動。老牛一見也隻好是很沒趣地擼了下雞巴退到了一邊,還好操著潘玲的小象性能力並不是太強,沒一會就操潘玲操到了射精,老牛一見連忙站了過去繼續操起了潘玲。

  小象操潘玲操到了射精之後,操他老婆莎莎的雷哥隨後也射了精,緊跟著操著Le姐的我也射了。老牛這家夥別看人緣不好,但性能力真是相當得強,整個聚會中數他操的時間最長,但最後卻也是他最後一個射的精。

  所有的男人都幹不動了,所有的女人也都累得癱軟在了床上,第二輪的群P告一了段落,這一整場的群P聚會也就算結束了。

  很是幸運地有了回初次玩群P的機會,事後我的感覺當然相當得刺激,但我又多少地覺得有些遺憾,因為在整個群P的過程中,實際上我是隻操的Le姐一個。不過我總算是首次體驗到了玩群P的感覺,而且加入到了性福村QQ群認識到了更多人,以後肯定也就有了更多的參加群P聚會的機會,還認識到了 一個美熟女Le姐,並直接在聚會上和她拉得關係很近了,我總體上還是覺得很是滿意的。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3p的年少事蹟
老爸,對不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