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徐子陵功成身退,攜神仙美眷歸隱之後,過著嘯傲山林,不羨鴛鴦只羨仙的逍遙日子,而且與嬌憨的絕色佳人石青璇日日癡纏,合籍雙修,武功進境也是一日千里,甚至比徐子陵與寇仲在一起時進境還快得多,畢竟他和石青璇是真正的形影不離,而且石青璇本身的天分和修為也很高。

但有一件事卻是他們的在喉之哽,原來江湖上盛傳碧秀心被石之軒以《不死印》害死的說法其實不盡然,碧秀心其實只是被耗盡心力腦力而已,當然,如果不是霸刀岳山就隱居在側的話,她也只能香銷玉殞,因為岳霸刀正好有一塊可以保住人的生機的「九天玄玉」,在碧秀心看《不死印》致吐血暈絕時,他拿來讓石青璇放在碧秀心的口中而使碧秀心保持在植物人的狀態,徐圖醫治,這也是石青璇最終還能原諒石之軒的原因之一。

經過這麼多年的研究,石青璇已經想出了救治母親的辦法,就是用一種充滿生氣的真氣激起她的生機,並用多種鍾天地靈氣的靈藥補足由於當年由於鬱結而虛弱的身體,尤其是腦部,不是一般的四季補藥能補起來的,況且還要恢復武功r。而徐子陵的長生氣恰恰是天下最有生氣的真氣,但是由於涉及腦部,所以真氣必須練到收發自如,控制由心,意到氣到的神化境界,而徐子陵雖然已達大宗師的境界,但還不能做到意到氣到,總是氣在意後。所以他們決定攜手暢遊天下,邊採藥邊練功。

舒心的日子當然過得飛快,一晃三年,他們遊遍了天下的名山大川,救碧秀心所需要的各種仙草靈果也採集齊全,徐子陵的長生真氣也已練到凌空虛度,意到勁到的境界,足以勝任救人工作,所以他們也罷游回到了家裡。這天早上,他們並肩坐在一株高大的楓樹巔上觀日出,只見徐子陵一襲藍衫,面白如玉,貌勝子都尤多三分英氣,仿若二十許人,石青璇一套白色衫裙,隨風飄飄,膚若凝脂,秀髮披肩,貌賽仙子。他們並肩而坐,相依相偎,襯著漫天鮮艷的朝霞,仿若神仙中人。

這時,石青璇在徐子陵耳邊吐氣如蘭說道:「呆子,我們明天就開始醫治娘親好不好?」一聲「呆子」勾起了徐子陵的頑心,只見他抱拳作飛道:「小生一切悉聽娘子吩咐。」

石青璇一噘櫻唇,正想大發嬌嗔,可是徐子陵的魔手已經到了她的腋下,稍稍一動,她就花枝亂顫的倒在了她相公的懷中,一陣如蘭似麝的幽香鑽進了徐子陵的鼻子,令他一陣頭暈目眩,禁不住低頭吻在了石青璇溫潤的櫻唇上,石青璇身子驟然一僵,隨即發熱,軟在了徐子陵的懷中,芳唇微翕,丁香暗渡,與徐子陵的大舌糾纏在了一起,不瞬間,她的喉裡發出了微微的呻吟。「嗯~~~嗯~~~嗯~~嗯~嗯~~~~嗯,呃」

此時,徐子陵修長的大手已經順著她左腰側的曲線那座覆碗形的小山,隨即就在那堅挺的玉乳上一陣輕攏慢捻,長生氣的絲絲熱氣透衣而入,刺激得石青璇一陣酥麻直衝腦際,禁不住織首猛仰。「嗯~~~~~~~~」

徐子陵的大嘴失去目標,順勢吻在了她修長光滑的玉頸上,粗糙的大舌微微一舔,使得石青璇全身一緊,檀口微張。「啊~~~~~」

而同時,徐子陵的右手也沒有停止對她胸前雙峰的襲擊,食拇二指夾住了發硬而突出綢衣的小豆輕輕捻動,而整個手掌仍然緩緩揉動,體會著那洽盈一握的雙峰傳來的柔軟如綿卻又彈性十足的奇妙感覺,嗅著愛妻身上的淡淡幽香,聽著伊人微微的誘惑十足的喘息呻吟,徐子陵不禁腦袋發熱,想來一個天被地床,而此時,石青璇已經神智模糊了,腦海裡那唯一的一絲清明使她下意識的輕聲呢喃:「呆子,回家~~~~~~~~ 回~~~家~~~」

徐子陵愛憐的看了伊人一眼,臉上飄出一絲神秘的微笑,突然雙眼神光暴射,全力施展天視地聽,發現不出所料,方圓五十里內沒有人的氣息。而後低頭在石青璇的耳邊輕輕說道:「青璇,這次我們就在這兒好不好,嗯」

然後順勢在她小巧玲瓏的耳朵上舔了一下,再吻住她圓潤的耳珠,忽輕忽重的吮吸,石青璇隨著他的吮吸不斷的扭動身子,根本不能思考判斷,下意識的點點頭,因為在她的潛意識中徐子陵總是對她好的,沒想到這次被算計了一通!!!

徐子陵的大嘴再次轉移目標,輕輕的吻上了愛妻的額頭,然後眼睛,鼻尖,最後唇舌再度糾纏在了一起,他左手摟住伊人,緩緩的解開了愛妻腰間的緞帶,拂開衣襟,再熟練的褪去貼身的小衣,使愛妻胸前的一雙玉兔傲然挺立在朝霞中。忽然,他停下了所有的動作,呆呆的看著眼前的景象,他從來沒想到伊人的雙峰在朝霞中會是如此的美麗,只見那恰盈一握的覆碗雙峰上肌膚晶瑩剔透,在鮮艷的朝霞中泛出耀眼的光芒,峰頂淡紅色的一小圈乳暈上,兩顆紅豆大的粉紅色乳頭傲然挺立,在朝霞中,艷麗無匹,給徐子陵一種既神聖又誘惑的感覺。

他一愣之後,急切的埋頭吻上了佳人的右乳,牙齒輕嚙,舌尖急舔,嘴唇猛含猛吮,貪婪的享受這絕世聖品,享受吞噬的快感。他的左手更繞過伊人的攀上了左邊的玉峰,體會那光滑如緞,溫潤如玉的觸覺。右手撫上光滑平坦的小腹,繞著嬌嫩的玉臍畫圈,食指還不時去挖弄那淺淺的渾圓的梨窩。

一波波的快感像潮水一樣湧向石青璇腦際,使得她不斷的顫抖,她感到整個乳房和乳頭都在不斷的發脹,彷彿要膨脹到把天地間全塞滿,腦海裡不斷幻出五光十色的綵帶,彩虹,彩雲,把整個腦海全充塞滿了,檀口不由自主的發出極其誘人的呻吟。

「啊~~~~~~嗯~~~~唔~~~~~~~~呵~~呃~~~~~~」「呆~~~子~~~,你~~嗯~~真~~~唔~好~~」「啊~~,子~陵~~,嗯~~~我~~唔~的~~好~~呃~~郎~~啊~夫君,人~家~~愛~死~~唔~~你~了~~~!!!」

一些平時難以啟齒的話,此時也隨著胡言亂語溜了出來。忽然,她感到小腹下面一陣發涼,神智也隨之一清,原來是徐子陵的右手終於越過了平原,悄悄地褪下了她早已被自己的玉露沾濕的襯褲,讓她完全暴露在空氣中,只見她整個人如羊脂白玉經鬼斧神工精心雕琢而成一般,現在正泛著淡淡的桃紅色,堪稱毫無瑕疵。

徐子陵這時也脫下他的藍色長衫,只著一身純白的中衣,懷抱佳人,緩緩飄下樹來,依次把自己的長衫和愛妻的衣服鋪在厚厚的,鮮紅的楓葉上,再把佳人輕輕放下,順勢側躺在她身旁,只見愛妻柳腰纖纖,渾圓的臀部微微翹起,修長的一雙玉腿隨意屈起,臉上依然嫣紅如胭,長長的睫毛下翦水雙瞳泛起波波異彩,正深情的望著他,似乎還帶著一些暗示,他的右手愛憐地撫上她的玉顏,她乖巧的闔上了雙眼,紅唇微嘟,徐子陵趕緊覆上了它們,右手則撫上了愛妻的大腿內側,輕輕揉動。「唔~~~~~~~」

石青璇織首們往後仰,雙峰向上一挺,徐子陵不得不被「頂」了起來,左手馬上忙碌在雙峰之間,右手則攻城略地,來到了玉腿盡頭,伊人的玉腿下意識的微微分開,盡顯內中大好春光,只見一小片烏黑的恥毛柔順的貼在微微隆起的陰埠上,而下面豐腴的粉紅色玉門上則光潔如玉,此乃異相,緊閉的玉門正浸出絲絲玉露,浸出的玉露清澈如水,而不白濁,此又一異相。

徐子陵輕輕剝開玉門,只見內中嫣紅的小仙女正微微的一張一翕,而小仙女頂端則有一粒紅豆嫣然挺立,他順勢找上它撫弄起來。

「嗯~~~,呆~~~子~~~,唔~~~,壞~~~蛋~~~!!!」

石青璇一陣顫抖,唇間又呼出了迷死人的呻吟,聽得徐子陵腦袋熱上加熱,索性伸出右手修長的中指往羞澀的小仙女中探去。

「唔~~~,嗯~~~~~,啊~~~~,美~~~~~~」隨著石青璇一陣滿足的歎息,徐子陵闖關的中指立即被緊緊包圍,勇往直前的中指突破了一層屏障又一層屏障,層巒疊嶂,無窮無盡。此乃第三異相,從這三種異相,曾經是揚州雙龍之一的徐子陵當然知道上天是多麼的眷顧他,讓他擁有這樣一個絕世尤物,從而讓他更加憐愛她。他的中指以不同的節奏不斷的重複著相同的探險過程。

極度的快感讓石青璇不斷的把織首後仰,扭動嬌軀,頻抬粉臀,去迎接更大的快感,櫻唇微翕,飄出絲絲膩人的呻吟。「啊~~~,美~~~啊~~~~,唔~~~~」

「子~~~陵~~,唔~~,快~~一~~呃~~點~~~」

於是徐子陵只好強忍著腹下玉龍的躁動,不斷的上下其手,用嘴吻遍她的全身,大拇指並按上了小仙女上的那顆紅豆。致使石青璇瘋狂的擺動織首。「啊~~~,好~~郎~~~君~~,真~~~唔~~美~~~」

「呃~~,不~~~行~~了~,呆~,我~~要~~~給~~你~~了~」「啊~~~~~~~~~~~」

一聲如鳳鳴九天的清脆呼叫,石青璇嬌軀一陣痙攣,一股也是清澈如水的玉露急湧而出,噴了徐子陵一手的幽香。然後她香喘吁吁的軟在了衣服上,羞澀的闔上了雙眼,臉上桃紅一片,嬌軀覆上了一層細密的香汗。徐子陵溫柔地擁上了她,熱吻如雨點般落遍了她的全身,俄頃,她主動的擁緊了,獻上了香吻。唇分,她探出纖纖玉手,溫柔的除下了夫君的衣服,撫上了那條彈跳而出的亢奮玉龍,那纖纖玉手堪能握住的玉龍熱的燙手,堅硬如鋼!

龍身白玉一般,雙手握上還探出一隻赤紅的龍頭。她微一套動,就令徐子陵腦中轟的一響,再也忍不住了,稍嫌粗暴的把愛妻壓在了身下,再把她的玉腿屈起分開,那泛出桃紅的玉門就稍稍張開了小口,他忙舉玉龍相就,在玉門上一陣磨娑,那灼人的龍頭令石青璇一陣顫抖。「哼~~~~,哦~~,啊~~~~~」

「青璇,我要進來了。」

「嗯~~~」

一聲誘人的呻吟,徐子陵如奉綸音,龍頭急切的鑽進了小仙女中,但馬上被緊緊的包圍住了,互相都被對方的熱度燙的一顫,玉龍的行程並不順利,前面有千重屏障,萬道簾幕,一重又一重不斷的刮過龍頭,令他爽在龍身上,酥在骨子裡。錯非是他徐子陵,要是別人怕不馬上就繳械投降,終於到達了終點,那緊窄的感覺讓徐子陵一陣心悸,而且龍頭頂在花心上,馬上就被那張小嘴緊緊的咬住,龍身隨即也被咂的更緊。「唔~~~~~~~~」

一聲滿足的歎息,石青璇雙眼迷濛,渾身一顫,那花徑深處的小嘴又咬了他一下,讓徐子陵渾身一僵,差點一瀉千里,趕緊深吸一口氣,俯身吻住那嫣紅的雙唇,雙手捉住一雙玉兔,不住揉捏,下身也緩緩挺動起來,並不斷的旋轉,一波波的快感不斷的同時襲上兩人的腦際,徐子陵不禁跪坐而起,加快了挺動的速度,石青璇更是嬌軀狂扭。「嗯~~~,郎~君~~,呃~~,好~舒~~服~~啊~~~」

膩人的呻吟,美不勝收的嬌軀,再加上她那萬難挑一的玉門,確是男人愛不釋手的恩物,徐子陵不覺把長生真氣導入了胯下蛟龍,使其灼熱如火,燙得石青璇織首猛搖,秀髮飛舞,胸前一雙玉兔更是活蹦亂跳。「嗚~~~嗚~~~嗚~~嗚~~~~,好~~~美~啊~~~~」

「啊~~,呆~~~子~~,唔~~,你~~~真~好~~~」

難的一見的浪態更讓徐子陵雙目冒火,猛地一把扣住她渾圓的翹臀飛速的挺動了起來,只搗得玉門處鮮花怒放,玉露飛濺。如此持續了兩刻鐘,只見石青璇織首亂擺,貝齒緊咬下唇,黛眉輕皺,輕聲呢喃。「啊~~~唔~~哼~~~嗯~呃~~~~」

「呆~~子~~,人~~~家~唔~~~不~行~~了~~~呃~」「人~~家~~~啊~~~~要~~~給~~呃~~你~了~~~~」「啊~~~~~~~~~~~」

一聲高昂的鳳鳴,隨著徐子陵的一下深入到底,石青璇全身挺直,一股燙人的玉露從花心深處澆在了徐子陵的龍頭上,灼的他渾身一顫,隨即一陣哆嗦,猛的俯身含住一隻玉乳,生命的精華隨之噴薄而出。「啊~~~~~~」

那灼人的溫度讓石青璇一陣顫抖,再一次攀上了高峰。隨即,兩人軟軟的擁在了一起,徐子陵並輕輕的吻在了愛妻的如花嬌顏上。

俄頃,徐子陵雙目神光一閃,只見所有的衣物都緊緊的附在了他們身上,他摟著嬌妻輕飄飄騰空而起,升到離地二十丈左右,隨即疾若流星的飛向幽林小築的方向。這即是徐子陵長生真氣晉至的新境界--凌空虛度。

不一刻,他們已經躺在了床上相擁小憩,只見石青璇嘟著櫻唇,蔥白的玉指點在徐子陵地額頭上,正大發嬌嗔:「哼,你這個大壞蛋,竟乘人之危,挑引人家跟你行那野合之事!」

「夫人冤枉啊,我事前可是征淂你的同意的。再說,在絕對自然的環境中行使人的自然之性,何嘗不是妙事一件嗎?青璇難道沒有體會出來嗎?」

如此一說,令石青璇隱約記起自己似乎是點過頭,臉上不禁一紅,再一想剛才的妙處,臉上就更熱了,趕緊背過身去,順便拋下一句話:「哼,壞蛋,不理你了。」

無奈之下,徐子陵只好使出溫柔手段,輕輕環住嬌妻的柳腰,溫柔的吻在了她的秀髮上,順便貪婪的嗅吸伊人幽幽的髮香。不瞬間,石青璇轉過生來,翦水雙瞳溫柔而深情地望著他,纖纖玉手撫上他的臉頰,幽幽說道:「呆子,別鬧了,快調息一下,過午還得商量醫治娘親的事呢!」

說著,玉手輕輕撫上他雙目,幫他闔上眼睛。她自己也盤膝坐起,凝神調息,徐子陵也只好運起《長生訣》,心意剛起,全身真氣就已經澎拜遊走起來,這即是長生真氣練到意到氣到境界的現象,是意氣同行,而不是意導氣行。

瞬間,徐子陵已恢復了剛才激戰引起的微復其微的疲勞,睜眼看見嬌妻還在調息,寶相莊嚴。於是飛身出屋,到山上摘了一些鮮美肥碩的水果,以資午餐食r用,其實徐子陵已到辟榖的境界,而石青璇雖已不食人間煙火,但還需不是吃些水果,尤其是剛才又「激戰」了一場,於是他也就時常陪著愛妻進一些鮮果,相濡以沫,樂在其中。

他回到石屋時,石青璇正好調息醒來,依門微笑相應。於是他們就在那門前小溪旁新起的小亭中相對而坐,邊享用鮮果邊商量醫治娘親的細節,不知不覺已是繁星滿天,玉兔高掛的時候,醫治碧秀心的細節也商妥當。夫妻倆又攜手來到後山瀑布處的石洞裡準備探望「熟睡」的娘親。

幽林小築後洞有一大六小五間石屋外加一間地下密室,而碧秀心就躺在密室中央的一張玉床上,小谷外的墳只是掩人耳目而已,他們關掉機關總閘,安然通過魯妙子所建的重重精妙機關,雙雙來到母親的玉床(這玉床也是魯妙子精心打造的,除蟠龍雕鳳,美觀異常外,它的最珍貴的地方是能聚氣--聚天地之間的靈氣以滋養躺臥其中的人,岳山和魯妙子--這兩個當年碧秀心的忠實仰慕者,為了留住碧秀心的這一縷芳魂可謂費盡心機!)前。只見碧秀心玉床正中,山巒起伏,曼妙絕倫的嬌軀給人一種空山靈雨,飄飄欲仙的感覺。

玉顏與石青璇至少有九分相似,眉似遠山,目如秋水,瓊鼻瑤口,玉膚剔透,與石青璇一樣美到了極至看上去也似乎只有二十歲許。只不過石青璇平時一臉嬌憨,充滿小兒女態;而碧秀心卻是黛眉微攏,一副沉靜的美態,不愧是能令「邪王」都欲罷不能的尤物。

兩人在床前呆呆的望了母親一會兒,稍慰心中的孺慕,即退出密室,稍息一會兒就開始準備救治工作,曙光初露,他們就開始了救治工作,因為這時也是一天中生氣最盎然的一刻,而密室中自有與天地之靈氣相通之法,而且天光通過各種聚集反射裝置也能透進來,使整間密室的空間與置身空山茂林中並無區別,只見石青璇先取出母親口中的九天玄玉,再把玉盆中用萬年靈石玉乳培養的仙草靈果和著靈石玉乳按特定的順序餵入娘親口中,天材地寶確實不凡,入口即化,順口而下。再由徐子陵用長生真氣替她推動藥力,激發生機。由於要激發生機,為了萬無一失,卻須徐子陵運足長生真氣與岳母赤裸相擁,讓盎然的生機直接刺激岳母,並用長生真氣的柔勁拍擊岳母的全身各大要穴,尤其是頭部各穴,起初徐子陵並不完全贊同這種治療方法,但石青璇認為只要存心正即可俯仰無愧,他終於耐不過石青璇軟磨硬泡,答應了她。就這樣連續拍擊了七七四十九個時辰。這中間碧秀心的體溫從無到有,從低到高;心跳和呼吸也是從無到有,從弱到強;膚色也逐漸變得紅潤,可謂一切正常,可她就是不恢復意識而醒過來,直到足足四十九個時辰她才「嚶嚀」一聲睜開了雙眼。
而此時徐子陵已經大汗淋漓了,雖然他已經是先天輩數一數二的絕頂高手,但連續全力運功四十九個時辰,而且還要忍受與岳母那極度誘惑的曼妙赤裸嬌軀全面相擁的刺激,他還是有點吃不消。但現在他卻極度興奮,畢竟起死回生這種聞所未聞的奇跡在他手上實現了。他雙目閃閃生光的盯在岳母的臉上,忘了現在的姿式十分不雅,而石青璇卻不管這些,一聲驚天動地的哭喊:「娘」,已經撲在她娘身上泣不成聲。而看著她的碧秀心深邃的雙眸中卻是一片迷茫,隨即雙目精光四射的看了徐子陵一眼,一臉平靜的闔上了雙眼。而這一眼卻刺醒了徐子陵,趕緊跳下玉床,著上衣服,並拍醒石青璇為她娘穿衣,然後站在床邊靜候。
俄頃,碧秀心再度睜開了雙眼,這次卻帶著滿臉的激動和滿眼的淚花,坐起身來,伸出一雙玉臂緊緊的摟住石青璇,泣不成聲道:「小青璇,苦了你了,我這麼多年是不是一直在昏睡,你都長這麼大了?」

石青璇泣不成聲,只是點頭和搖頭。感人的場面令徐子陵也眼眶微潤,同時也深深的佩服這位當年的風雲人物料事如神的高絕智慧,她對出現眼前場面的原因的猜測簡直有如目睹,不愧是當年慈航靜齋最傑出的傳人。良久,還是碧秀心先收住輕泣,望向徐子陵道:「這位應該是賢婿吧!」

徐子陵趕緊行禮如儀道:「小婿徐子陵,見過母親。」

「賢婿不必多禮。」

當下,一家三口移座到上面的大石屋中閒話家常,徐子陵並一邊調息恢復,一邊解說江湖上這些年的風雲變幻,當碧秀心得知這些年的一切變化,不由感歎世事無常,卻也為得佳婿如此而欣慰。一番暢談,又是烏金西墜,玉兔高掛。食過水果,各自回房休息,石青璇卻要與娘親同榻而眠,承歡膝下。

日子平靜的過了半個月,但是一家人之間的氣氛卻越來越彆扭,因為,碧秀心假死時,石青璇才十幾歲,也就是說碧秀心假死過去時才三十剛出頭,現在她甦醒過來,心理應該算三十(生理就更年輕),比現在的女兒大不了幾歲,比女婿就更相差無幾,可算是同齡人,但平時的言談和舉止卻又要有母親的架子。這種差距很令碧秀心苦惱,她也就越來越少言寡歡。這種情況看在徐子陵和石青璇眼裡非常難過,這天晚上他們一場大戰完畢,石青璇偎在徐子陵懷裡,春蔥玉指在徐子陵結實寬闊的胸膛上畫著圈,皺著一雙好看的黛眉,嘟嘴說道:「子陵,你一定要想法讓娘親快樂起來,娘親生下來就沒有快樂過,現在一切都風平浪靜了,我們一定要讓娘親快樂起來。」

「可是我也也想不出什麼辦法,你們女人應該更瞭解女人吧!」。

「對了,愛情,只有愛情才能讓母親快樂起來,別人我不放心,就是你了,死呆子,你一定要把娘親追到手。」

「什麼?」

徐子陵被嚇了一跳,這美嬌妻的想法還真新奇,或許她當初讓徐子陵赤裸療傷時就料到了會有今天吧。徐子陵感到落入了某人的套中,但他心中卻隱隱約約升起一絲喜意,讓他心中一凜。當晚,徐子陵又半推半就的屈服在了愛妻的嘴下,畢竟徐子陵也不是行事拘泥於世俗的人。

從第二天起,徐子陵就經常單獨陪岳母聊天,石青璇經常藉故溜走,而碧秀心的歡笑也漸漸多了起來。平心而論,徐子陵確實稱得上是世上最有魅力的男人,因為天下最頂級的兩位美女都愛上了他,以師妃暄「劍心通明」的境界尚且愛上了他,碧秀心的「心有靈犀」即使再加上岳母的身份阻力恐怕也抵擋不住。

這樣又過了半個月,這天,徐子陵又和岳母聊起了他闖蕩江湖的奇經異歷,當說道跟師妃暄的一段奇情時,碧秀心十分的驚訝,驚訝於以師妃暄劍心通明的境界居然還會對徐子陵動心,實在令她難以置信,雖然這幾天她也有點心神蕩漾,但是她認為那是她沒有刻意把心靈保持在心有靈犀的境界的緣故。於是她運起心有靈犀,讓徐子陵運足長生真氣,用精神與她的精神全面接觸,試一試能不能讓她止水不波的心境蕩起一絲波瀾。

當徐子陵的精神向她捲過去時,令她全身一暖,腦海裡幻出一幅仿若蓬萊仙境的圖畫,空山靈境,鳥語花香,仙草叢生,點塵不染,讓她不知不覺心生嚮往。念頭一轉,卻令她悚然一驚,這心生嚮往不就打破了心有靈犀的境界嗎,不禁強運真氣,想驅走這惱人的幻想,殊料十年的病體還沒有完全恢復,而她卻又運氣太急,結果櫻唇一張,噴出一口鮮血,閉氣暈絕了過去。害得徐子陵趕緊收功r扶住她欲倒的嬌軀,拋開一切顧慮,對著櫻唇就是一口真氣度了過去,同時右手扶住丹田輸過一股沛然的陽和真氣。

長生真氣確實不凡,幾息時間,碧秀心就睜開了雙眼,徐子陵近在咫尺的雙目就正好與之對上,一時間,徐子陵只感覺,那深邃的雙瞳,似乎要把他的全心全靈都吸進去,不知什麼的,他突然想起了那天為碧秀心療傷時的旖旎風光,不禁腦際轟然一震,大舌不受控制的伸進了碧秀心毫無防備的檀口裡,尋著那溫膩的丁香小舌不住的糾纏挑引。

碧秀心可以說是沒有過任何的歡好經驗,平生唯一的一次就是被石之軒強姦的那一次,而那一次她卻是一直處在昏迷之中,歸隱以後就再也沒讓石之軒碰過她,而心有靈犀的禪心明境又剛剛被徐子陵打破,禪心不穩,所以當徐子陵溫柔的伸過來鉤住她不斷的糾纏吮吸,再加上丹田上的一隻大手緩緩揉動時,她只知道腦海裡轟的一聲,就迷失了自我,被徐子陵抱起放到了玉床上也不自知。

把碧秀心放到了玉床上以後,徐子陵就蹲在了床前,溫柔的大嘴雨點般的吻遍了她的額頭,鳳眼,瑤鼻,檀口,耳朵和玉頸,右手隔著衣服撫遍了她渾然天成的一雙修長大腿,左手卻始終堅定的握住了碧秀心的纖纖玉手,彷彿是在源源不斷地傳輸勇氣和力量給她。一系列的動作讓碧秀心渾身酥麻,從鼻子裡哼出幾聲膩人的呻吟:「嗯····」。而徐子陵卻發現碧秀心的耳朵背後和腿彎十分敏感,一碰她這兩個地方,她就會一陣顫抖,甚至嬌呼出聲。

漸漸地,碧秀心的身上越來越熱,玉靨也染上了一層深深的桃紅,徐子陵的雙手也輕輕的覆上了碧秀心挺拔飽滿的玉峰,卻被碧秀心的手緊緊按住,小嘴裡斷斷續續的說道:「不····要··,啊·,子··陵·,不··可·以···,嗯··,呃···」。卻是被徐子陵的大嘴緊緊的封住了,一輪吮吸又讓碧秀心迷失了自我,執著的玉手也漸漸鬆開了,徐子陵的手現在才體驗到碧秀心的豐腴,一對堅挺的玉乳至少比石青璇的恰盈一握大上三分,隔衣握在手裡感覺特別柔和,而彈性卻又不輸給任何少女,實乃人間極品,隨著徐子陵地輕搓漫捻緩揉,那一對玉乳,似乎又漲大了一分,而且更加堅挺,更有彈性,更熱了正中間也突起了一顆硬硬的小豌豆,徐子陵時不時的去捏一下那顆豌豆,碧秀心就是一陣顫抖同時嬌吟出聲:「啊···,哼·,嗯··呵····」,曼妙的嬌軀並不斷的扭動。

徐子陵的大嘴也不閒著,吻住碧秀心玲瓏剔透的小耳朵,還不住的伸出舌頭刺激她的耳朵背後的方寸之地,鼻孔卻不斷往她耳孔裡吹進溫熱的氣流,直使她完全迷失了自我,再空出右手輕輕解開了碧秀心腰間的緞帶,褪下絲袍,讓碧秀心半裸出來。比絲緞更光滑潤潔並泛出桃紅的瑩白肌膚,讓徐子陵迫不及待的下出魔手扶弄玉腿,上伸大舌,舔拭酥胸,強烈的刺激讓碧秀心嬌軀猛往上挺,螓首後仰,一波波的快感衝擊的她完全失神。徐子陵卻乘機上下其手,完全解除了自己和岳母身上的遮掩,赤裸的碧秀心更美的讓徐子陵驚訝,豐挺圓潤的筍型玉乳頂峰,小小的一圈一圈淡紅乳暈上,豌豆大小硬挺的乳頭如紅寶石般嬌艷奪目,配上平坦的小腹,纖纖的柳腰,豐腴圓潤的翹臀,修長溫潤的玉腿和玲瓏精緻的三寸玉蓮,直令徐子陵血脈膨脹。

雨點般的吻遍了碧秀心的全身,雙手攀上玉峰,那光滑如緞,溫潤如玉的感覺令他魂為之銷,兩團軟玉在他手中不斷的變換著形狀,峰頂雙豆也在他的揉捏下更加硬挺,極度的刺激使碧秀心全身顫抖,不斷的呻吟出聲:「嗯 ···,啊···,哼·,啊···」

而徐子陵現在雙眼盯上了碧秀心完美的玉門,比石青璇更加豐腴的陰埠瑩白如玉,一小片烏黑油潤的倒三角形毛髮柔順的貼在小腹上,而玉門的兩旁卻只有一目可數的幾根點綴在上,緊閉的玉門口已經浸出了絲絲和石青璇一樣清澈如水的玉露,正想更徹底的看清清楚岳母神秘的方寸之地。碧秀心卻似乎感覺到了她的探視,或者是下體的絲絲涼意使她回覆了一絲神智,她伸手隔斷了徐子陵的視線,喃喃說道:「不行,子陵,你快出去,我是你岳母,我們不能再錯下去,你··」,下面的話卻被徐子陵一個溫柔的吻封了回去,唇分,他看著她的雙眼溫柔誠摯而堅定的說道:「岳母,只要你能快樂起來,其他的我們都不需要去理會它!」

沒等碧秀心提出抗議,他的大嘴又落在了右邊的玉峰上,一口含住,猛力的吮吸,並牙齒輕嚙,舌尖舔拭那頂峰的寶石,從未感受過的異樣刺激再一次令碧秀心迷失了。隨著徐子陵大嘴的不斷下移,快感不斷的在她的體內聚積,她狂猛地擺動螓首,彷彿想借此宣洩掉那過多的快感,卻不能如願,當徐子陵輕輕分開她的玉門,拇指按上那精緻的小仙女上硬挺的紅豆時,她全身一僵,伴隨著一聲高昂的嬌吟:「啊··」,攀上了第一次高峰,小仙女一張一翕的緩緩吐出了也是清澈如水的玉液。

看到她軟軟的躺在榻上,嬌慵無力的美態,徐子陵俯下身,溫柔的吻上了她香喘吁吁的櫻唇,她的一雙玉手情不自禁的摟住了徐子陵有力的脖頸,享受溫存,稍頃,右手把她摟在懷裡,左手中指卻慢慢地探進了那筆石青璇更緊窄的花徑,剛一探入,碧秀心就是一陣顫抖,徐子陵的手指隨即被咬得更緊,隨著他的手指努力的旋轉著往裡探,一種系妙的感覺在徐子陵心中生起,與石青璇的個中滋味不同,碧秀心的花徑中似乎有千萬張小嘴在吮吸著他的手指,帶來一陣陣電流傳遍全身,用手指就有如此強烈的感覺,如是胯下驕龍就可想而知了。

徐子陵一陣激動,上天實在是太厚待他了。而同時,碧秀心何嘗不是頻頻嬌呼:「啊··,呃···,哦 ····,嗯··」,畢竟作用是相互的。

感覺碧秀心又陷入了迷茫之中,徐子陵緩緩把她放平在床中央,把她一雙玉腿屈起分開,再跪到她的玉腿中間,拿起自己昂揚的驕龍以龍頭在玉門上輕輕摩擦,體驗其中滑膩溫潤的感覺,偶爾挑逗其頂端硬挺的紅豆,惹得碧秀心頻頻嬌呼。

當徐子陵忍無可忍,準備闖關時,碧秀心的玉手卻又擋住了他,帶著哭音說道:「子陵,不要,不能這樣,求求你,把它拿開!」徐子陵只好輕輕把她的手拿開,俯身吻住溫玉般的的耳珠,輕輕說道:「秀心,相信我,我們以後會幸福的!」而後蜂腰輕輕往前一挺,終於破關而入,碧秀心一雙玉手卻緊緊的摟住了他,嬌嫩的玉靨上滑過兩滴晶瑩淚珠,徐子陵溫柔的吻掉了它們,同時驕龍堅定的往前挺進。

雖然有足夠的潤滑,但由於碧秀心非常的緊窄,費了好大的勁,那一條驕龍才挺進到底,龍頭小口與碧秀心的花心小口緊緊的吻在了一起,那種千萬張小嘴在同時吮吸的滋味再一次傳到了徐子陵的腦際,千百倍於手指的強烈刺激加上溫暖緊窄的壓迫,讓徐子陵的龍身一陣酥麻,龍頭頻頻跳動,精關蠢蠢欲動,趕緊深吸一口氣並運轉體內充沛長生真氣才穩住了它。而極度的充實,灼熱的溫度,和著絲絲的痛楚更令碧秀心幾欲瘋狂,小嘴裡還喃喃道:「哦···,原··來··啊·是 ··這·樣···的··呃··」。

而這時,徐子陵又開始了動作,由淺到深,由輕到重往復運動令碧秀心為之魂銷,頻頻扭動嬌軀,挺動玉臀相就,秀髮飛揚,絲絲的胡言亂語隨之飄出了檀口:「啊 ··,嗯·哼··,唔···,哦·,原···唔·來··可·以··這··麼·舒··服··,唔···,子··呃·陵···,真·好··,啊···」。

而狂扭的嬌軀,迷濛的雙瞳,溫暖的包圍,緊窄的壓迫,花徑的吮吸,玉手的撫摸,同樣令徐子陵為之瘋狂,他突然虎吼一聲:「啊··」,挺坐而起,同時把緊摟著他的碧秀心也帶得緊貼他坐了起來,他一把握住碧秀心嬌嫩渾圓的粉臀不斷的抬起放下,龍頭次次都很恨地撞在碧秀心的花心上,撞的碧秀心渾身酥軟,腦海裡不斷的幻出五光十色,再被陣陣洶湧而入的快感電波炸成一顆顆色素,塞滿整個腦際。

而酥胸被徐子陵結實的胸膛不斷摩擦的酥癢也令她欲生欲死。終於,所有的快感在她體內爆發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嬌呼:「啊········」,一陣痙攣所有的快樂化作一股灼熱的玉液從花房深處澆在了正深深進入她體內的龍頭上,澆得正處於崩潰邊沿的徐子陵一聲悶哼,渾身猛顫,雙臂猛然一緊,灼熱的精華奪門而出,湧進她尚在痙攣的花房,燙的她渾身無力,軟軟的掛在他身上。

一切都風平浪靜以後,碧秀心躺在徐子陵懷裡,紅暈猶在在的玉靨緊貼在他寬闊的胸膛上,喃喃道:「子陵,你叫我以後如何自處?」

徐子陵左手摟住她,右手在她全身上下溫柔的撫摸著,卻答非所問道:「母親,不,秀心,你愛我嗎,我指的不是慈愛?」

碧秀心俏臉一紅,但隨即正容道:「自從,我看見我們的療傷姿式時,我心裡就有一絲悸動,,後來相處多了,我的就越來越不安定,要不然,我也不會總是單獨和你聊天,別以為青璇丫頭那點鬼心眼能瞞淂過我!」說著白了他一眼。

徐子陵被說得臉一紅,正不知如何應對,石青璇卻從門口闖了進來,臉上還帶著紅暈,可見不是剛來,她徑直躺倒徐子陵的另一邊,害得碧秀心滿臉通紅,趕緊拉過被子蓋上,石青璇卻伸手把他們兩個都環住,說道:「娘,只要以後我們一家三口相親相愛,其他的都不要去想它了,您從生下來就沒有過過好日子,時間都耗費在了師門重任上,現在您終於愛了,也擁有了,以後就讓我們好好的補償您好嗎?」

一番話說得一家三口都熱淚盈眶,碧秀心輕輕點一點頭,三個人緊緊的擁在了一起。從此以後,一家三口恩愛逾恆,「合藉三修」,其樂融融。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情迷咖啡室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心中的艷遇
美姐馴服計畫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我為兒子選淫妻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