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的太陽已經照亮了潔白的窗簾,照射在我乳房上,令我悠悠睡醒。除了腿上的一對紫色吊帶絲襪和吊襪帶,我的嬌軀一絲不掛。正準備穿回衣服上班時,我才想起今天是星期日。

回頭看看,躺在我身邊的兒子君俊睡得正甜,他跟我同樣全身赤裸,但陽具上就沾滿了精液。我不由得心中笑道:「難怪,要不是今天我們都放假休息,我怎麼會和他纏綿了我一整晚?」

回手摸了摸自己的下體,和穿在美腿上的一雙又薄又滑的透明紫色吊帶絲襪,上面都有一大片乾涸的精液痕跡,我的臉頰霎時紅了:

「這小冤家!過去只讓他偷偷摸我的絲襪,現在卻要像妓女一樣,天天穿著色情暴露的絲襪被他操弄。哪有一天不用換過一對乾淨的絲襪?然後期待兒子下一次的姦淫?」

心裡泛著甜蜜,我輕輕掀開君俊身上的毛毯,看著兒子跨下微微勃起的陽具,我忍不住伸手撫弄起來。我用手指搓揉兒子粉紅色的龜頭,又輕輕套弄著滿佈腥濃精液和白色污垢的包皮。我把沾有包皮垢的食指放進口中吸吮,濃濃精液的腥味讓我再度興奮了起來。

最近這幾個月我享受到有生以來最充實的、最快樂、最甜蜜的母子亂倫性生活。我十八歲的兒子君俊,讓他三十六歲的母親嘗到了最美味的陽具和精液的滋味。但起初的時候,身為教師與母親的我從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今天的地步。

事情的開始是在初夏的一個晚上。

我從學校回來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鐘了。家裡的電視仍然開著,兒子君俊卻倒在沙發上睡得很香甜了,原來這個乖兒子在等媽媽的門。本來想叫醒君俊回自己的房間睡覺,但又怕會吵醒他。於是我也沒有叫醒君俊,只是靜靜地脫下高跟鞋走進浴室,連浴室的門也沒有關上就想開始洗澡。

一會兒,睡眼惺忪的兒子忽然搖搖晃晃地推門進來,連馬桶的座圈也沒有揭開,就掏出肉棒想小便起來。這時我已脫掉了套裝的恤衫和短裙,黑色喱士乳罩也除下放在污衣籃中,只剩下僅可遮蓋著陰部的緊窄小內褲。

我還正想把極薄的黑色透明絲襪褲褪下來。忽然有人闖入,我下意識地輕呼了一聲,並用手掩住裸露的一雙乳房說:「君俊,你怎麼不先敲門就闖進來了?」

兒子一驚睜大眼睛,連忙止住小便向我望過來。我那雙褪到一半的黑色絲襪讓我的小內褲暴露了出來,透過半透明的黑色內褲可以看得見黑色的陰毛;我的雙手也不能遮住整個乳房,而只能掩著兩顆粉紅色的乳頭。

我發現兒子正楞楞地看著我半裸的身體,軟軟的陽具慢慢變成勃起的狀態,正挺得直直的對著自己。我起先是一楞,亦被兒子灼熱的視線看得有些害羞,但身為教師與母親的直覺告訴自己:

君俊已經十八歲了,懂事了。我雖然三十六歲了,但由於保養得當,我的身材仍然保持得很好,乳房堅挺,渾圓有彈力,腰肢纖幼,穿著絲襪的一雙美腿又如此修長性感……兒子一定是從母親半裸的肉體領略到女性的誘惑魅力了。

「君俊!」我輕叫了一聲,兒子如夢方醒,把慾望的眼神從我的絲襪美腿之間收回。他連忙把硬挺的陽具強行塞回褲子裡,慌忙出去了。

洗澡期間,我忽然擔心剛才把兒子嚇著了,便立即抹乾身體,披上浴袍到兒子的房間看看。只見君俊仍然有些魂不守舍地坐在床沿,褲子裡的肉棒卻依舊硬挺,撐起了一個高高的帳篷。我看得臉色通紅,但母親與教師的雙重職責,讓我覺得需要為兒子上一堂性教育課。

我溫柔地給兒子解釋男女的生理,並教他如何對待思春期、如何手淫等……就在我紅著臉,輕柔地拉下君俊的內褲,拿出他又長又硬的生殖器,準備教導他如何清洗包皮上的污垢時,君俊的陽具忽然一陣強烈的痙攣,一股濃濃乳白色的精液便射在我的手中。

他的精液是如此的多和熱,噴射得如此的遠和有力,不少黏稠的精液射到我暴露於浴袍外的胸脯和大腿上了。我甚至感到頭髮和臉上都沾有兒子滾燙的精液。濃濃精液的腥味在君俊的房間中飄散開來,空氣中散發著母子淫亂的氣味。

「……媽……媽媽,對不起。我…我…射精了……」

「不…不要緊……以後有需要自己手淫就可以了……」聽到君俊說出「射精」這個詞語時,我心靈深處彷彿震盪了一下,而我也居然鼓勵我的兒子多點手淫。

浴袍之下的成熟肉體也作出了反應,我感到我的乳頭正在變硬,下體好像有些東西要緩緩流出來似的。我試圖不去想這些念頭,我取來數張紙巾,輕輕地替兒子拭抹剛射精的陽具。但每當我的手指隔著紙巾碰觸到君俊敏感的龜頭,他的肉棒就強烈的跳動一下,並在我的手中流出更多剩餘的精液。

於是我用手指輕輕擠壓君俊肉冠和包皮之間的部份,希望可以擠出裡面殘餘的精液。我套弄著兒子龜頭的手指變得又濕又滑,並漸漸搓動得愈來愈快,彷彿像妓女在替客人進行手淫服務一樣。我一直低著頭、紅著臉地為君俊搓揉肉棒,害怕他會嗅到我的下體因為性興奮而發出的騷味。

之後,我沒有再洗澡就回到睡房。坐在梳妝鏡前,我發現我的臉上居然有一行精液流下的痕跡。我立即想到剛才君俊豈不是看到他母親俏麗的臉龐,被他的腥濃的精液玷污了?我終於按捺不住,用手指將臉上的精液送入口中吸吮,我的口腔頓時充滿兒子精液的腥味。

我把沾滿精液的手指抽出,轉為撫慰我那早已濕潤得滴出淫水來的好色陰唇,把丈夫以外的男性精液塗抹在我緊窄的陰道壁裡。那一夜,我自慰了三次,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

此後,我發現君俊手淫的次數日漸增加,對於讓正值思春期的兒子發洩性慾我並不反對。但後來我每次進入君俊的房間,我都會聞到一陣濃烈精液的腥味,廢紙箱裡永遠堆積著沾滿精液的紙巾。

事後我更開始發現君俊會毫不避嫌地,甚至可以說是故意地在我知道的情況下手淫:例如他開始不關上房門自慰。我多次經過兒子房間的時候,都看到他正面對著房門的方向套弄陽具,彷彿君俊是在等候我,好讓我能欣賞他手淫至射精的一刻似的。

有時我會忽然感到有人在我的背後,但當我回過頭來的時候,卻只會看到地板上有一灘白色的黏液;我每天下班後,在浴室裡脫下來準備拿去清洗的絲襪,都會變成君俊手淫的工具。他經常故意打開浴室的門,讓我看見他用我穿過的貼身絲襪裹著他的肉棒自瀆至射精,還故意在事後不把絲襪洗乾淨,讓我看到絲襪上沾滿他白濁的精液;他又會偷偷走進我的房間打開我的衣櫃,把精液射在我乾淨的絲襪上。

我看到後就會把那雙濕滑的絲襪穿在腿上,讓君俊欣賞一下他母親沾滿他精液的絲襪美腿。他甚至試過趁我在廚房裡造菜的時候,在背後偷偷把精液射在我的迷你裙和被絲襪包裹著的小腿上。

而我只能忍著下體的騷癢,任由兒子濃腥的精液滲透我一雙又薄又滑的絲襪,再把我修長的美腿玷污。我開始意會到君俊跟他的爸爸一樣,對我穿著絲襪的雙腿特別有興趣。每當我穿著絲襪在家的時候,君俊就會更放肆地在我的面前套弄陽具和射出精液。

慢慢地,我習慣了君俊對我進行的性騷擾和挑逗,我甚至可說是享受兒子把我這個母親視為手淫和性幻想的對象。我也開始盡量配合君俊的喜好,不時到百貨公司和內衣店搜購最新款式和最薄最滑的性感絲襪:有黑色、白色、透明肉色、灰色、紫色和啡色的絲襪,有連身的貼身襪褲,有用吊襪帶吊著四個骨的喱士長筒絲襪,或中間縷空露出陰部的絲襪褲。

我會經常穿著不同顏色的絲襪和高跟鞋在君俊的面前走動,或故意穿著絲襪坐在君俊的隔鄰,用被絲襪包裹著的美腿觸碰他的身體,每次我都可以清楚看到兒子的陽物在褲子裡勃起。

有時君俊又會藉故把手放在我的絲襪美腿上來回輕撫,甚至會趁我做飯的時侯從後把我抱住,一方面用手擠壓我的乳房,一方面用硬挺的陽具揩擦我的絲襪美腿,有時我甚至會感到君俊脫掉了褲子,讓火熱的陰莖直接與絲襪接觸。

之後我的絲襪多數都會濕了一大片,那不單是從兒子灼熱的龜頭所分泌出來的精水,還有從我好色的陰戶中流出來的愛液。如果君俊有偷窺我的話,就會發現他母親的超短迷你裙之下,根本沒有穿上內褲,而只有不同款式的薄滑絲襪包裹著我的下體,甚至在我穿著吊襪絲襪或縷空絲襪褲的時候,柔軟的陰毛和濕潤的陰唇是完全暴露在外面的,而且永遠滴著淫蕩的愛液。

基本上,我已經隨時準備好張開陰唇,讓我兒子的陽具插入,進行亂倫性交了。

我為了滿足君俊的性慾,漸漸不論在家中或到學校上課的時候,我都只穿絲襪而不穿內褲。為此我已多次在上班的電車上被陌生男人非禮,他們在撫摸我的絲襪美腿之後發現我沒有穿內褲,就認定我是愛穿絲襪的淫娃,於是肆無忌憚地用污穢的手指搓弄我的陰唇和陰蒂,甚至把手指塞進我的陰道裡,又把陽具放在我的手中。

有時為了息事寧人,我也惟有為他們手淫,雙手同時搓揉多條陌生男人的陰莖;或讓他們的大龜頭在我的絲襪美腿上揩擦。當中包括年輕的小伙子和年邁的好色老人家,弄得我的手掌、迷你裙和絲襪上時常沾有又黏又腥的精液。要是我的學生有細心留意,就會發現他們的老師腿上穿著的絲襪,每天都沾有不同男人的精液污漬。

曾有幾個色膽包天的中年男人更試圖用滴著精水的龜頭頂開我的陰唇,想把他們的髒肉棒插進來,在列車上當眾輪姦我。幸好我及時下車,逃過了他們的姦淫。

豈料其中一個色狼認出了我是教師,他藉詞到我任教的學校教務室找我,對我作出無恥的要脅:「噢…原來XX書院的甄巧兒老師,居然是一個愛穿絲襪,而不喜歡穿內褲到學校上課的淫娃?」我聽了當然非常震驚:「你...你在說什麼?我...我根本聽不明白。」

「嘿,聽不明白不要緊,只要甄老師你現在張開雙腿,讓我看看你的裙子之下有沒有穿內褲就可以還你清白啦。」我下意識地把穿著黑色吊襪絲襪的雙腿夾緊,防止這色狼看到我裸露的下體。

「笑話!我為什麼要聽你的!」我感到焦躁不安,一雙絲襪美腿緊緊交疊著,並交叉雙手抱著絲質恤衫之下的巨乳。

「現在不聽話不要緊,反正你看完這些相片就會乖乖聽話啦。」他淫笑著,然後把他的手機遞給我。

我接過手機一看,只見螢幕上出現我在電車上被色狼撩起迷你裙,露出啡色縷r空絲襪和沒有穿內褲的下體的照片,相片清晰照到我緊閉雙目、忍受他們用手指撩撥我的陰唇的樣子,後面還有一隻手在撫摸我的絲襪美腿。我記得上一次穿啡色絲襪大概是四、五天前,原來這色狼已經把我被非禮的淫態用手機拍下,即使我搶去他的手機,也不知道他之前有沒有把照片存進電腦或傳送給其他人。

「你…想怎麼樣…」我軟化了,夾緊的雙腿分開了一點。

「嘿,倒也沒什麼,」那色狼瞄了我的絲襪美腿一眼,「你可以繼續光著屁股做你的美女教師,不過每天都要由我替你把內褲脫掉才去上課。當然…還要幫我把這個舔一舔。」說著他指著跨下,我看到這色狼兩腿之間有一個東西正在隆起,我紅著臉別過頭去,可是我羞恥的媚態卻更刺激了他的性慾。

「小母狗,還不爬過來舔主人的陽具?」這個無恥的色狼,居然要脅我要做他的性奴,還要我在自己的教務室內為他口交?

「想反抗嗎?你不怕我把你淫亂的照片公開給學校所有的教職員和學生看,讓他們都知道平日美艷親切的大美女甄巧兒老師,原來是個愛穿絲襪、愛被陌生男人非禮的淫蕩女教師嗎?或許這所學校裡有很多學生早已對你有性幻想,恨不得排隊進來強姦你呢!不如我就把你穿著絲襪的裸照派給他們,讓他們對著你的照片自瀆吧。」我嚇得快要哭出來了,晶螢的淚珠掛在眼眶邊。

「我…我求求你…不…不要這樣做…我…聽你的話就是了…」我的聲音越說越細,我慢慢地從座椅站起跪到地上,顫抖著的爬向色狼的兩腿之間。

我本來只是想滿足兒子的性慾,想不到現在卻連教師的高尚身份也拋棄,要在自己的教務室裡光著屁股爬行,用嘴巴侍奉陌生男人腥臭的陽具。

穿著黑色吊襪絲襪的我不情願地爬到色狼的跟前,兩手放在他的大腿上。我閉起雙眼,伸手拉開他的褲煉。這色狼卻強行要我張開眼睛,要我看著他的陽具怎樣勃起。在我的指尖接觸到他陰莖的一刻,我感到手指傳來一陣灼熱。

我嘗試掏出他的肉棒,但他的陽具粗大得我居然不能用一隻手捉住。忽然色狼的肉棒從褲子中露出,整支又粗又硬的陽具,啪的一聲拍打在我軟滑的臉頰上。

陌生男人的性器官在我薄施脂粉的俏臉上揩擦,龜頭不時碰到我嫣紅的嘴唇,傳來陣陣濃烈的性臭。「還不快舔主人的大肉棒?你這個性奴女教師!」色狼不斷嘗試用龜頭頂開我的雙唇,並再次向我展示他手機裡有我不堪入目的照片。

相片中的我雖然正被三四個男人上下其手,但我的表情卻顯得有點享受。難道我真的喜歡穿絲襪和暴露身體,愛被陌生男人愛撫美腿和搓弄陰唇?想到這裡,兩腿之間忽然感到一陣騷癢,好像有種液體正緩緩流出;眼前陌生男人的陽具彷彿不再猙獰,紫黑色的龜頭滲透出迷人的淫香,正吸引我伸出舌頭去逗弄它。

我開始忘情的舔弄著色狼的陽具,我運用了從未對丈夫做過的口交技巧去討好眼前這個陌生男人的污穢陰莖。我伸出丁香小舌,從肉棒的根部開始向上舔,直至包皮和龜頭之間的深坑,上面積聚了白色的污垢。

他的陽具又粗又長,我不能一下子用嘴全部含住,只能沿著肉冠舔吮包皮,用舌頭把包皮垢舔走吞進肚子裡,我還對著色狼舔了舔嘴唇,彷彿吃到了比精液更美味的東西。

色狼看到了我的媚態似乎十分滿意,口中的陰莖變得更粗大了。我漸漸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被強迫為這色狼口交,我已經不顧身為美女教師的高貴身份,也不管會否突然有人進來,看到我穿著吊帶絲襪、露出屁股在教務室裡為別人口交,我只是愈來愈賣力地用舌頭去取悅眼前色狼的腥臭陽具,我想用我好色的紅唇把他白濁的精液吸吮出來。

我會讓他的精液噴射在我的臉上、頭髮上和黑色的吊帶絲襪上,我會在他面前吞下他的精液。我放開吸吮著龜頭的雙唇,改為用手套弄色狼的陽具。

我媚笑著望著這色狼,他也用手輕撫我的秀髮,淫笑著說:「怎麼樣呀甄巧兒老師,我的肉棒好不好吃?」

我用舌尖舔了舔色狼馬眼上的分泌物,牽出了一條精線。我一邊用手指頭輕捏他的睪丸和肉冠,一邊低下頭:

「嗯…好吃…我…我還想吃…」我紅著臉說,套弄肉棒的手搓動得更快了。

「還想吃什麼呀,小淫娃?」色狼用滴著精水的陽具揩擦我的臉頰。

「我…我想吃…主…主人的…精…液…」我的聲音越說越細,我羞愧得無地自容,埋頭把色狼的陽具再次含進口中。跪著口交跪得膝蓋酸軟了,我改為張開大腿蹲在地上,好讓色狼能夠欣賞我裸露的下體和黑色的吊帶絲襪。

我感到我粉紅色的小陰唇正在一開一合,流出鮮蜜的愛液,再滴落在教務室的地板上。色狼看到我張開大腿為他口交,露出陰戶和絲襪美腿,便淫笑說:「嘿!我早就說你這淫賤女教師只愛穿絲襪,不喜歡穿內褲上課!我看你一直都想這樣張開雙腿、露出淫穴,替電車上所有的男人口交和手淫是嗎?你還想他們排著隊一個接一個來插你的美穴,所以你就每天光著屁股、穿著絲襪去坐電車來誘惑他們對不對?你這個愛穿絲襪的淫亂女教師!」我的口中含住肉棒說不出話來,只能不斷搖頭表示反對。

我幻想到電車上的男乘客正一個接一個的排著隊,想要把他們腥臭的肉棒輪流插進我嬌嫩的陰道中的畫面:他們不管我的呻吟和掙扎,一個接一個壓在我的身上抽送,然後將白濁的精液射進我的陰道中。前面的男人才剛射精抽出,後面另一個男乘客已急不及待,挺著鐵棒似的火燙陽具插進來。

我的陰道裡不知裝有多少個陌生男人污穢的精液,每個男乘客每次的抽送,都會令我陰道中滿溢的精漿淺出來。我好色的陰戶卻彷彿不願意浪費任何一滴精液,充滿彈性的陰道壁不斷收縮吸吮在我體內進出的陽具,任由大量屬於不同男性的精蟲射進我的子宮,讓我受精。我感到我將會為這班陌生男人懷孕,生下多個野種了。

除了陰道,我的口腔也被灌滿了精液,男乘客們輪流把肉棒插進我的口中,要我用嘴唇吸吮紫黑色的龜頭、伸出舌頭舔乾淨包皮上的污垢,還要吞下他們射出的腥臭精液。

我的臉上、頭髮上、喉嚨和胃裡有數十位乘客的精液,我的雙手也要不斷地套弄多條陽具,還有很多男乘客將他們剛射精的肉棒在我大字型張開的絲襪美腿上揩擦,讓我極薄的黑色吊帶絲襪發出潤濕的光澤。

我成為了電車上所有男乘客排泄精液的性玩具,數十人的精液佈滿了我的全身,散發出淫穢的氣味。想到被一班又髒又好色的陌生男人輪姦,我居然感到一陣污穢的恥辱快感。下體流出更多的淫水,嘴唇也更落力地吸吮色狼的龜頭了。

終於色狼抵受不住我的舔弄,陽具在我的口中猛烈跳動,又濃又腥的精液噴薄而出,噴射在我的喉嚨裡。我甚少為丈夫進行口交,現在卻津津有味地吮飲色狼射出的火燙精液,我開始愛上了精液那種濃稠的鹹味和腥臭味,我希望每天都能夠喝到不同男性的精液,不管那是地盤工人、強盜還是骯髒的乞丐,只要他們願意,我會馬上跪下來為他們口交和手淫。

色狼的精液是如此的多和濃,我還來不及吞下,白色的精漿早已灌滿了我的嘴,有的從嘴角慢慢流下來,滴落在胸脯和絲襪美腿上,高貴的黑色吊帶絲襪和白濁的精液形成淫穢的對比。他又把仍在射精的陽具從我的口中抽出,讓剩餘的精液噴灑在我的俏臉和秀髮上。

不屬於丈夫的男性精液玷污我化了淡妝的臉龐,發出濃烈的性臭,我卻如獲至寶,如妓女般用手指把臉上的精漿送進口中。我坐在教務室的地板上,在色狼的面前舔食沾滿他精液的手指,又伸出我的絲襪美腿,向他展示我黑色吊帶絲襪上的污漬。

我輕輕攪動吊帶絲襪上黏滑的精液,再張開雙腿,將色狼的精液塗抹在我的兩片陰唇上。色狼看到我的淫態,剛射精的肉棒不自覺又抖了抖。我媚笑著伸出舌頭舔走他龜頭上殘餘的精液,再繞著包皮舔了一圈,最後在他的大龜頭上吻了一下。說:

「謝謝主人的大肉棒和精液。」我徹徹底底成為一個愛穿絲襪,甚至喜歡在學校為色狼口交的淫娃了。色狼似乎十分滿意,他叫我把絲襪脫下來送給他留念。

我順從地站起來,在他的面前脫下黑色的吊帶絲襪交給他,我的下體變成赤裸。

色狼接過絲襪,深深地聞了一下,說:「嗯!真香!下次我多帶幾個人來輪姦你。」然後揚長而去。電話色情照的事也忘記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