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紅一個人躲在花園的牆邊,正在偷窺隔牆包北沐浴的情景。

朱小紅看得津津有味,顯然是被沿室中全裸的包北所吸引,她本能地對異性抱著極大的興趣,才會目不轉睛地偷窺。

「啊,好大的內棒……」包北被太陽得像麥黃色的肌膚、身材高大的裸體,被朱小紅她從頭看到腳。

「臀部也很美。」朱小紅的咽喉情不自禁地吞著口水,她的身體靠在洗手間的柱子上,右手逐步地向自己的下身摸去……

一支眼睛,一直盯住男人腿間長長的肉棒。

「這個男人看來就像有三條腿……哈哈……」不知不覺間,朱小紅滿臉通紅了。

朱小紅全身緊張,不停地聳動著肩膀,胸部好似受到針的刺激。

她不斷撫摸自己的下體,自己摩擦著陰部,似乎是十分甜蜜的享受。

「啊,這樣年青的男子……一晚可以做愛五次……六次……啊……假如都射到我身上多好"她的手伸進自己穿了花裙的腿間,不停地自慰。

浴室中的包北,雙手沾滿了肥皂,正抓住肉棒在不停地滑動,手淫那根不文之物。

朱小紅看見那個粗大的龜頭,她的視線一刻也沒有離開,而她的手指,卻不自覺地挖弄得更快、探得更深。

那條又粗又大的陽具,在包北手中不住地抽前送後,好像真的插到自己體內那種感覺,令花芯震盪,朱小紅忍不住叫了一聲出來。

這一下聲音,雖然微弱,但似乎驚動了包北,他停了手,不住張望,開始懷疑是否有人在偷看他。

朱小紅怕被發現,立即閃到牆的一邊。

包北的浴室並不大,很快便發現牆身有一條縫,他貼身到牆縫,開始聽到一些緊張的喘息聲,他可以斷定:有人在貼牆偷看他沖涼。

而他知道自己的浴室是貼著朱小紅家的圍牆,可以偷看他的人,當然是朱小紅家中的人,而他亦知道,家中只有身裁豐滿得令人垂涎欲滴的朱小紅。

想到這裡,包北也有一種興奮的感覺。

正當朱小紅想慢慢退開之際,她發覺牆被人用手指挖開了一個半個拳頭般大的洞,朱小紅很害怕,她不知道包北想幹甚麼。

突然小洞伸出了一件物件,朱小紅定神一看,竟然是一條又粗又長的陽具,這一條便是剛才令她看得無比興奮的東西。

包北竟然將自己的陽具伸到過來,朱小紅簡直不敢相信。

朱小紅慢慢地湊近欣賞,實在很粗、很大,看得口水狂吞,想要又不敢要,因為一碰到,對方便知道真的有人在偷看。

過了一會兒,包北見沒有反應,正想縮回之際,朱小紅怕一失去,便很難再有。

朱小紅竟然一手抓著他的大陽具,想也不想的就湊個嘴兒去吻,而且還將大龜頭含住。

「好大啊真的好大」朱小紅的嘴幾乎吞不下

包北也被她吮得癢難忍,不禁向前一頂,這一頂,差點兒頂住朱小紅的喉嚨,弄得她幾乎窒息。

朱小紅連忙將龜頭吐出,大叫:「哎喲…別動…我差點給你嗆死了」說著,她繼續品嚐包北的陽具,又用舌尖舔著馬眼。

朱小紅轉個身,將雪白渾圓的屁股貼近小洞,再用手握著包北的陽具,對準自己的陰戶內,不住磨擦。

但包北卻不肯就此停止,用力向洞口一衝,朱小紅不由自主「啊」的一聲,大叫了出來。

包北還沒容朱小紅喘息過氣來,又是一頂,真是其快如箭,大陽具已盡根而入,龜頭頂著朱小紅髮顫的花心。

朱小紅身體猛顫,淫水橫流。

如此隔著牆洞抽插了五十餘下,朱小紅更發狂了。

朱小紅微微張開美目,嘴角微向上翹,露出甜蜜的笑意:「太好了……太舒服了……」

這時,她的陰戶好像發脹,那如嬰兒拳頭大小的陽具還在裡面。

包北把陽具抽出來,僅讓龜頭抵在洞口,然後搖擺屁股,使得大龜頭像陀螺打轉似的,接著來個長驅直入,每次要插下之前,必先把龜頭拉到洞口,然後再直抵花心。

朱小紅被幹得陣陣發麻,全身打顫,浪蕩百出。

她叫聲連連:「啊……這一陣真好……哎……快快快……」

包北猛力的抽插著、頂著,一口氣百幹了六十多下。

雖然是一牆之隔,但包北勝在天生又長、又大,單是伸出來的部份,經已令朱小紅享用不了。

加上包北年輕力壯,又急又勁,抽送得連牆壁也不住「砰砰」作響。

到最後朱小紅感到包北要發射之際,連忙跨過身來,馬上張大嘴巴,準備迎接。

但包北濃精經已射出,就像花灑一般,噴到朱小紅滿面都是,眼口嘴,都被又白又濃的精液所塗遍。

有幾滴更加射到孔去,朱小紅感到極端難受,立即衝回屋內去。

這一次的性愛過程,不折不扣隔牆偷歡,且到深夜,朱小紅還在享受當中的美味

到了第二晚,隔壁又傳來沖涼的聲音,朱小紅立即停下手作,衝到圍牆。

從牆洞看過去,裡面竟然是空無一人,只有花灑在開,朱小紅奇怪之際,已見包北爬過牆來。

包北笑著說:「昨天晚上的果然是你。」

朱小紅忙道:「不是……」

包北笑著將朱小紅拉著:「你不必說謊,否則怎知道這裡有小洞」

朱小紅正想離開,包北經已將她牢牢拉著。

朱小紅問:「你想怎樣」

包北說:「我平均每次做愛,也要連續三趟,昨晚你只幹了一趟便走,叫我有兩次要白白送給自己的手指,今晚無論如何,你也得要賠償。」包北說著,便將朱小紅按倒在圍牆邊的草地上。

圍牆雖然不高,但有濃密的灌木擋著,就像天然的陽台,朱小紅試過昨夜的好處,也不反抗。

不知何時,包北已拉開拉鏈、露出陽具,伸到朱小紅面前。

朱小紅輕輕的吸吭他的陽具,又用舌頭祗著那發紅的頭部。

包北也不能再忍,一手按著她頭部,令陽具更深入她的小嘴,而另一手已握著她的乳房,大力的搓捏著。

他突如其來的動作,令朱小紅吃了一驚,但很快便平伏了,她一邊替他口交、一邊輕撫著陽具下的兩粒大睪丸。

這時包北已脫去她的睡袍,手已伸進那淺監色胸圍內,貼肉的握著那有三十三寸的乳房。

包北掌心在磨擦著那發硬的顆粒,另一支手掌伸入她那紅色迷你三角褲內,碰觸到她豐盛的下體。

一經他接觸,那塊毛茸茸的地方便濕了。

朱小紅的分泌洶湧而至,包北的手指輕易的插入那濡濕的狹谷內。

朱小紅全身震動,口發輕呼,包北站在她後面,雙手撫弄那渾圓雪白的屁股,舌頭舐弄朱小紅的屁股。

每一下碰觸,都令朱小紅髮出銷蝕骨的呼聲,令他的陽具更硬了。

包北向前一挺,已順利進入那峽谷之內,雙手不忘那兩個堅挺的乳房,大力的握捏著,大力的聳動。

朱小紅那裡雖然好緊窄,對包北非常刺激,但因為朱小紅偷食目標已達到,他的陽具,已插在她下體之內了。

朱小紅不斷發出呻吟,仿似他每一下抽插,都直達她深處,得到從未有的快感。

包北突然拔出手指,將黏滿朱小紅的蜜汁的手指,伸進自己嘴裡舔了又舔、吸了又吸,還發出「孜孜嚼嚼」的聲響。

「哼哼,甜蜜的愛汁……」包北瞇起眼睛說,「現在還有更加刺激的玩法哩我會讓你更加開心」

包北摟抱著朱小紅的腰肢,一撅一撅地抬起她的臀部,然後分開她的雙膝,同時抓起自己剛剛脫下的衣服,從上衣口袋內掏出一支發亮的紫色塑膠陽具。

「實際上,我還帶了這根東西來哩」包北說。

「那,那是……」朱小紅的半邊粉臉伏在草地上,翹著屁股,睜大眼睛問。

「這是人造性具呀我今天到成人性玩具店買來的。」包北說,並將性具頂著朱小紅的尖。

「你不要亂來……這種東西……」朱小紅說。

朱小紅一次也沒有用過這種塑膠陽具,那種硬梆梆、奇型怪狀的樣子,以及它的長度,會令她感到不安和恐怖。

「啊不要……」

「你不必擔心……」包北用手指撥開「花瓣」,慢慢地將淫具推進去。

「唉呀……」朱小紅的雙手被綁住,她只能擺動著身體,大聲地叫喊,「啊不行呀會破裂的……」

淫具強行插入肉縫時,朱小紅真的覺得很恐怖,這根淫具粗實在太大了,但是,包北依舊毫不留情地將它推入。

「我說不要害怕嘛你又不是十幾歲的小女孩……」

「唔……唔……」朱小紅呻吟著,無意中收縮著肉縫。

但是,可能因剛才被玩得相當興奮,蜜液源源地湧出,她並不覺得淫具的插入有多大的痛楚,一直插到了最深處。

「哼哼,塑膠陽具吸進肉縫之後,有何感想呀」包北問。

「啊,啊,啊……」朱小紅感到一陣快感從背部湧向肛門,她終於搖晃著臀部,開始不斷呻吟。

「是吧,心情很舒服了吧」包北也高興地笑了。

「啊……啊……啊……」

朱小紅已經失去了理性,不知不覺間,似乎整個身心都崩潰了,蜜液源源地噴出,連朱小紅自己也完全感覺到了。

「哇……朱小紅,你這麼興奮呀」包北將滑溜溜的淫具立即拔出。

「啊……」朱小紅不由得長歎一聲,似乎餘興未盡。

「是啊,不要拔出來嗎你還想要吧」包北帶著嘲笑的口氣問她,再次將淫具推進朱小紅的內縫,然後開始不停地插入拔出,反覆地衝刺。

「啊……請不要亂動呀」朱小紅說。

原來包北抓著陽具,在她的肉縫內亂加摩擦。

「但是,一定要這樣摩擦,才夠刺激呀」包北並不想就此罷休。

「啊……啊……啊……」這時朱小紅全身都充滿強烈的快感。

「哇……你……簡直是淫水奔流呀」包北也驚叫起來。

「啊,嘻嘻……」朱小紅興奮得挺起臀部不停地搖晃,左右扭動之後,再前後挺動一番。

一聲激烈的呻吟,混合著一股腥臭,淫液源源而流,朱小紅迎來一個高潮。

「仔細一看,你這臀部真是美極了。」包北說。

他突然用手指去觸她的肛門,溫柔地撫摸著。

「啊,那……那邊不行呀」朱小紅似乎突然清醒過來。

「哼哼,這裡才美哩你是第一次嘛,所以…」包北的手指離開了,但是,轉瞬之間,朱小紅的肛門被包北塗上冷冷的東西。

「啊……」朱小紅的肛門突然收縮。

「這是潤滑油呀感覺舒服吧」包北的手指像畫圓圈似的,將潤滑油塗在朱小紅的肛門。

「噢……」

包北的手指突然淺淺地插入她的肛門,插進第一個指關節為止。

朱小紅痛苦地呻吟了一聲,而其實她並無痛感,被包北手指一插,她反而覺得特別興奮。

「喂不痛吧」包北插入到第二個關節了。

朱小紅的確不覺得疼痛,大概塗了潤滑油的關係吧

但是,也許包北一開始就只打算玩弄她的肛門吧他早就準備了潤滑油,朱小紅感到很驚奇。

「這樣一來,你就漸漸感到舒服了吧」包北的手指開始活動,慢慢地開始摩擦抽動。

「啊……啊……啊……嘻嘻……啊,不行呀」

朱小紅一面扭動著臀部、一面呻吟起來,可是過了一陣子,她的肛門似乎鬆弛了許多,與此同時,她又感到肛門一陣陣發熱,原來包北開始用自己的東西去抽插。

「啊……唔唔……」

「嘿,你呻吟得更加動聽啦真是美麗的新娘呀」包北一面出言調戲,一面不停地抽出插入。

「啊……啊……啊……」朱小紅感到全身麻痺。

「你再扭動屁股呀」包北說。

「啊……啊……啊哈……」朱小紅果真扭動屁股,她已經進入忘我的境界,異常而強烈的快感。

朱小紅幾乎被包北弄得半死,但包北似乎才剛開始。

包北在朱小紅的小洞內抽送了二、三百次之後,竟然還不肯射精,直到將她翻過身來,又在她的正面不斷重重地插下。

每一下都如地盤內的打樁機一般,直插到朱小紅的深處。

包北的陽具少說也有七寸長,在這種衝擊下,朱小紅亦有些難以容納。

再過二百多下的抽送,才在朱小紅的面上狠狠地噴射了一次。

但包北沒有因此而停止,竟然拔起地上的嫩草,用來撥弄朱小紅那個充滿春水的淫洞。

快感電流竄跑著全身,包北巧妙的手撫摸著朱小紅的肉體,朱小紅心內發癢,腰肢不斷扭動。

「現在,你是我的奴隸了。」

包北重重的吻,親吻在朱小紅的頸項間,兩手罩在高聳的雙峰上,用力的按摩著,有時抓起一團肉,有時夾著小紅豆。

朱小紅的身體蠕動,包北上下其手在她的身上愛撫,朱小紅受不了地挺直了身。

「啊……我要……我好想要……」

朱小紅的花瓣充著血、小櫻桃挺硬了起來,下半身的嫩肉在包北手指下微微顫抖。

「啊……啊……啊……」

包北手指撐開肥大的陰唇,他的兩支指頭插進陰道中間,指尖在裡面撥弄著,黏稠的愛液噴了出來。

朱小紅的身體一切都準備好了,包北迅速回復狀態,像熱鐵一般的傢伙,一口氣的壓進她的毛洞。

「啊……好硬……好硬……進來吧,快點進入吧」朱小紅挺挺腰,抬起了屁股,迎著包北的傢伙。

洞內湧出泉水般的愛液,潤滑著包北的傢伙,洞內像是熟爛的果實,充血得通紅。

「啊……好棒……啊……啊……」朱小紅感覺整個身體飄飄然腦中一片空白,整個心升了起來。

包北的抽送,好像永無止境似的,朱小紅只見到天上星光燦爛,人就如做了神仙一般快活。

忽然,她看到牆頭四邊,都佈滿了一雙雙充滿淫意的眼睛,再看清楚,原來是一大班左鄰右里的男人:有桃太狼、悶悶貓……

朱小紅大驚,推開包北。

包北笑著說:「再過十分鐘,我便可以贏了他們的投注,我跟他們賭,最少可以弄你一個鐘頭,你現在走不得。」

包北按著想爬走的朱小紅,在背後狠狠地又插入她的小洞內,不住抽插……

朱小紅想走出不能,就在這個露天舞台上,被包北再抽送了十多分鐘,然後才勿匆忙忙地逃回屋內。

不過惡夢現在才開始,因為她經已成為這一區男人賭性能力的目標,每次他們想賭甚麼性花式,朱小紅都必須偷偷地去出席,成為無數精液的鏢靶:

因為當晚她跟包北造愛時,被拍下的照片實在太多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