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晚
儘管寫了很多黃色的小說,也寫了很多的關於亂倫的文章,但是這一次媽媽來到深圳河我單獨在一起還是頭一遭。

其實我寫那些亂倫的小說大部分都是自己的性幻想,根本沒有發生過什麼真正的事情。雖然我的主人公大都是媽媽,而且在描述母子戀的時候一般都是很淒美動人,但是砸實際生活中我和媽媽卻沒有那麼的畸形關係,我們是一對很正常的母子,在媽媽在我面前的時候,我根本連那方面想都不敢想,這也許是一般的色情小說家普遍的感受。

一個人在這個城市這麼久,平時無聊的時候不是找朋友去喝酒就是在網上寫那些充滿激情的文字,真真正正自己去實踐的機會倒是少之又少。我這個人其實是一個很自閉的人,不願意主動的同人去接觸,更不願意在女孩子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想法。我的所有女朋友都是她們先表露自己的想法,也就是說一般都是她們先追我我才會接受,所以我錯過了不少的機會。不過也許是我長的比較帥的緣故吧,圍在我身邊的女孩子還是不少。

星期六,我推掉了許多事情,按時來到汽車站接媽媽。媽媽是中午到的,身上並沒有背多少東西。我感覺媽媽老多了,頭上已經有了不少白髮,皮膚也沒有以前那麼光滑。媽媽年輕的時候是個美女,我見過她以前的照片,相信在她們那個時代絕對算上中上等,但是歲月不饒人,轉眼間已經快要五十歲了,當時的美女現在已經變成了半老徐娘。但在我眼中媽媽卻永遠都是那麼的年輕與慈藹。

媽媽對我住的地方還算滿意,這一關算是過了,我趕忙幫媽媽收拾好床位,說道:「這次你過來一切聽我的安排,你睡這張床,我睡客廳。」媽媽微笑著點點頭:「其實我也不是不想和你睡一張床,就是怕你不習慣,晚上睡不好覺,第二天影響上班。」

晚上,我帶媽媽到附近的一家川菜館吃飯,和她聊了很多,媽媽這次來看起來精神不錯。她下個星期要和爸爸去新馬泰,自己先到了一個星期,來檢查我的生活和工作。現在我已經是個大人了,所以在吃飯的時候喝點啤酒媽媽已經不會怎麼訓斥。我問起媽媽的近況,和爸爸怎麼樣,媽媽說:「還不就是那樣,都老夫老妻,還能夠怎麼樣?」

媽媽問我:「多久沒有女朋友了?」我答道:「差不多兩個月了。」媽媽說:「想開點,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男子漢大丈夫就是應該以事業為重。」我笑著點點頭,說:「您放心吧,著點小挫折我還是受的起,又不是小孩子了。」媽媽用讚賞的眼光看著我:「你能夠這樣就好,在家的時候和爸爸商量,這次你失戀會不會影響工作,現在看來,我兒子可真的是長大了。」

酒到酣時,我已經感覺自己的舌頭有點大了,媽媽見我已經有些微醉,於是買單回家。第一晚,我就睡在客廳裡,迷迷糊糊的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晚

第二天下班的時候,媽媽已經把碗飯做好了。小時候吃慣了媽媽做的菜,現在有重試美味,心情自然說不出的自在,於是三下五除二,將盤子裡的菜吃了個底朝天。媽媽看在眼裡,心裡也是很高興。晚上無事可做,就教媽媽上網,媽媽是個接受新事物很快的人,加上聰明,什麼東西都是一學就會,不一會基本都操作都弄熟了。

上網的時候,一不小心點中了我的收藏,來到了我經常寫文章的論壇,我登時大為尷尬,急忙想要關掉,媽媽卻阻止了我,說道:「看看上面寫些什麼也好。」我無奈,只好陪著媽媽看。

那些文章僅是赤裸裸的性描寫,沒看一會,媽媽已經是面紅耳赤,胸口不斷起伏。由於天熱,媽媽只穿了一件大T恤,下面光著腿,媽媽的身材有點胖,但是皮膚卻很白。媽媽這樣的穿著在平時我早已經習以為常,但是此時此刻和媽媽一起瀏覽黃色網頁,卻讓我心裡面起了異樣的感覺,以前和女朋友一起來這個網站的時候她說下面會很濕,不知道媽媽會不會呢?我不敢多想,說道:「明天週五還要上班,我先去睡了。」媽媽目不轉睛的看著屏幕,只是點了點頭。

我又在客廳睡下,一直不能入眠,我發見我房間的燈也是一晚上沒有關。今天是週五,按照計劃,我要帶媽媽去酒吧玩玩。這裡的酒吧可是這個城市的一大特色,雖然我也很少去,但是還是要帶媽媽去見識一下。

媽媽今晚一身華麗的盛裝,黑色的晚宴裙,脖子上、手腕上、頭髮上珠光寶氣。我不禁失笑:「媽,我們可不是參加什麼舞會呀,酒吧裡的人都穿的很隨便的。」媽媽不是很明白,說道:「我這樣穿不好看嗎?」

我又一次欣賞了一下媽媽的衣著。雖然媽媽的身材有些微胖,但是穿上這身衣服之後,卻並不怎麼顯得,反而顯得前面的胸脯很是豐滿,也許是裡面的那件三百多塊錢的bra的緣故吧。微隆的小腹,渾圓的臀部,透過裙子的開衩可以看到媽媽肉色的絲襪,的確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我不禁讚了一句:「你穿這身衣服很好看,很適合你。」

媽媽像個少女一樣嫣然一笑,說道:「那不就行了?走吧!」 酒吧裡的燈黃永遠都是昏暗和充滿著神秘色彩的,特別我我們來到這家很有特色的酒吧。這家酒吧在這個城市裡面很出名。循例,我叫了兩瓶啤酒,一邊欣賞著音樂,一邊觀察身邊形形色色的男女。

忽然一個人在後面用力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轉頭一看,原來是我的大學同學文浩,那小子可是酒吧常客,在這裡撞到他也不奇怪。這小子左擁右抱兩個很性感的小妞,在我身旁坐下來,說道:「你小子也會來這種地方,真是看不出來呀。」

我乾笑了笑,正準備給他介紹媽媽,他卻先伸出了手,對媽媽說道:「我叫文浩,叫我阿浩就行了。」媽媽很有禮貌的和她握了握手,說道:「你好!」文浩這傢夥天生不正經,在握媽媽手的同時竟然用力捏了兩下,又眨了眨眼。

媽媽覺察到了,縮回去了手,文浩拿起酒杯,說道:「來,我敬你一杯。」媽媽接過酒杯,喝了一口,道:「先喝為敬。」文浩翹起大拇指,道:「好!夠豪氣,我喜歡。」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我準備給他介紹媽媽:「她是我的……」文浩打斷我的話:「哎,不用說了。有緣千裡來相會,既然有緣相識,又何必在乎叫什麼名字呢?」媽媽看了我一眼,笑道:「那你又何必先告訴我名字呢?」

文浩道:「遇到比我小的美女,我都是習慣自我介紹的。」媽媽瞪大了眼睛,說:「你說什麼?你多大了?」文浩說:「我比阿傑大兩歲。」媽媽愣了愣,然後大笑了起來,笑的花枝亂顫,說:「我可是快要五十歲的老太婆了呀!你這孩子哄女人可真是還有一手。」

文浩作驚訝狀:「快五十歲??不可能,就算是說你有三十歲我也是半信半疑。你就別騙我了,我媽才四十五歲,都已經開始要帶假牙了。」我說:「她就是……」媽媽給了我一個眼神,示意我不要說,然後說道:「說不定你媽媽打扮一下,也能像我一樣呢?」文浩用力搖頭,說道:「要我媽媽像你一樣,那她先要去隆胸。」說著像媽媽胸口看了一眼。媽媽噗哧一笑,說道:「你這小子可真不正經,哪有這樣說你媽媽的?」

文浩笑道:「好在我媽長的醜?要是我媽漂亮的話,我可難保我的金身了。」 媽媽看了我一眼,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抿了一口酒,說道:「我去個洗手間,你們慢慢聊。」說完站起身來,走向洗手間。文浩盯著媽媽扭動的肥臀,一直到她消失,這才轉過頭來,笑著對我說:「好肥的屁股!你小子艷福不淺,搞上這麼一個風騷富婆,有你賺的了。」我本來想辯駁,但是轉念一想,文浩這傢夥總是笑我沒錢,泡不到妞,這次讓他羨慕羨慕也好,所以我也就不吭聲,當個默認。

文浩繼續說道:「你看這樣的騷貨就是一個怨婦,沒兩句就勾的她神魂顛倒,呵呵……俗話說的好『嫩?愛磨人,老?最銷魂。』,你小子搞上這麼一個又有錢有正點的老?,真不知道什麼時候修來的福。」我笑了笑,心想:「這裡畢竟不是什麼好地方,還是帶著媽媽早點走吧。」

我買了單,連同文浩的。文浩死拉著我不讓我走,說是要爽大家一起爽,大家一起玩3P很好玩的。我才懶得理他,直接走向了洗手間,等媽媽出來就直接拉著她走出了酒吧。

第三天,我準備哪也不去,就留在家裡陪著媽媽。我特地在超市買了兩瓶酒,回到家中的時候媽媽已經煮了一鍋餃子,正好下酒。

藉著餃子的美味,很快兩瓶老白乾就下了肚,酒意一上湧,腦子裡等是糊塗起來。昨天文浩說的那些話又一次浮現在我的心頭,看著眼前越來越模糊的媽媽,我的意識漸漸模糊,一股罪惡感襲上心頭,我感確定,那是一種邪念,從丹田湧上了腦門。看著媽媽豐滿的身軀,我在想想著媽媽沒有穿衣服的樣子。雖然並不如我的女朋友裸體那麼好看,但是卻很刺激。像我這樣的年齡,是很喜歡並不完美的身材的,特別是到了一定年齡婦女,雖然身上有很多贅肉,但是卻很誘惑人。

媽媽正是這樣的女人,偏偏他在我的面前穿的並不多,很短的家居服,而且在坐下的時候常常是比較隨意,當她兩腿交疊,裙腳就會爬上她的大腿處,把她的美麗的大腿和臀展現出來。至少我覺得那很美麗,媽媽的腿很白,像這麼白的肌膚,是最能夠誘使男人犯罪的……

我到廚房拭乾了淚水,回到房間裡,看見媽媽似乎還在為剛才說錯的話而內疚,我坐到了媽媽的身邊,將頭靠在了她的肩上。自從我長大以來,我還從來沒有這樣的靠在媽媽的肩膀上,可以想像得到,媽媽現在的心裡面一定是充滿了後悔與心疼。

媽媽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只好拍著我的腿說:「算了,對不起,就當我今天晚上什麼都沒有說過。」我搖了搖頭,說道:「不關你的事,是我沒用。」說著用手摟住了媽媽的脖子,在媽媽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媽媽沒有反應,因為這是我從小養成的習慣,只是我長大之後就很少親媽媽的臉了,最多和媽媽拉一下手而已。其實在這個時候,我的心裡早已經不再悲傷了,和媽媽離的這麼近,我的心裡早已經起了異樣的感覺。在摟著媽媽的同時,我的手或有意或無意的滑了下去,滑到了媽媽胸口,兩隻手掌已經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媽媽胸前隆起的曲線。

也許是媽媽心裡面在想事情吧,根本沒有在乎我的手是放在哪裡的。其實這是我第一次清楚地感受媽媽乳房的輪廓,我卻不敢更加的進行我的動作,我只是知道媽媽一定會覺察到的。其實我也並不是為了感受女性的乳房,我摸過的女孩子實在不少,但是在這個時候摸到媽媽,實在是讓我感覺到很刺激,那是另外一種很不同的感覺,於是我想更進一步。

我哽咽道:「媽媽,我想睡在你的懷裡。」媽媽看著我,眼睛裡面也充滿了淚水,張開雙手,讓我睡在了她的腿上。

這正是我最想要的睡覺的方式,我躺在她的腿上,仰頭可以看到她高聳入雲的乳房,側眼就可以看到她高高隆起的肥美的陰阜的形狀。我側過身摟著她,鼻子和她的陰部離的更近,我甚至可以清楚地聞到媽媽那裡的味道。我忍不住伸出手,摟著媽媽,十個手指也不自覺地滑到了媽媽的臀部。

媽媽似乎沒有留意到我的這些動作,只是憐愛的撫摸著我的頭髮,我看著媽媽的臉龐,意識也漸漸的模糊了起來,本來心理的界限也一點一滴的消失了。

媽媽看著我說:「我的兒子真的長大了,會像大人一樣想事情了。」我坐起身來,摟著媽媽的脖子,說道:「媽媽,其實我早已經長大了,只是你一直沒有看出來而已,我在你的眼中,永遠都是個小孩子。」媽媽笑了笑,說:「那是你沒有證明給我看你已經長成了大人。」

聽到這句話,我不禁動了情,忍不住湊上前去,又在媽媽的臉上深深的親了一口。這一口,我覺得早已超越了我對媽媽的親情。這一個深吻,吻了很久,我甚至伸出舌頭來舔媽媽的臉頰。媽媽突然伸出手摟住了我的脖子,張開了櫻口,我再也忍不住,用嘴唇和她的嘴唇相碰。媽媽並沒有反抗,於是我更加大膽,將舌頭伸了進去,那是完全的情人間的熱吻,媽媽卻漸漸的回應著,我感覺到了從未有的感覺,那種刺激,無法用言語相容。和媽媽的舌頭絞纏在一起,有一種罪惡的感覺,但是這種感覺卻讓人無比的興奮。我甚至感覺我的鼻血就快要噴出來了。

我們的脖頸交纏在一起,情緒越來越熱烈,我從扶手上挪了下來,坐到了媽媽的膝上,我們倆人的嘴也越張越開.最終我感受到了她的舌頭於是開始激烈的回應.不一會兒,我們的舌頭就絞在一起,唾液都開始流下來,很快,我和媽媽的嘴以及下巴都變得很濕.這時候,我不知怎麼的變得比以往膽大,我猜大概是本能吧,我慢慢的伸出手去,想要去愛撫她的乳房,我想她一定是知道我的意圖,不過也可能不是的,我這時犯了一個錯誤,我行動的太過迅速了,有意識的把媽的柔軟的乳房一下子抓了滿把。

媽媽立刻就把我從她身上推開,掙扎著站起來,紅著臉看著我,本來想說些什麼,但是有欲言又止。我說道:「媽,你怎麼了?」媽媽看著我,說:「剛才我們在做什麼?」我說:「也許我們剛才犯了一個錯……但是就算是錯,我也想繼續犯下去。」媽媽低下頭去,沒有說話,我伸手摟住她的腰,將臉貼著她隆起的小腹,說:「媽,難道你不喜歡剛才的感覺嗎?」

媽媽轉過身去,說道:「你……你在說什麼?」但並未掙脫我的懷抱,這樣一來,媽媽肥美的臀部正好對著我的臉,我實在忍不住,伸嘴在她的臀部上輕吻了一下,媽媽並沒有反應,我知道這是媽媽的暗示,於是我更加沒有顧及,張開嘴咬住她的臀峰,並伸出舌頭來舔她臀部上的布料。

媽媽在默許我的行為。良久,她伸出手來,將我拉起身,說:「別這樣,那裡的衣服很髒的。」我看著媽媽的眼睛,說:「不是的,那裡很香。」媽媽噗哧一笑,俏臉生暈,我又忍不住再一次親到了媽媽的嘴上。沒有想到的是,媽媽的回應像從前一樣的熱烈,一個接著一個的親吻中,我慢慢的向她靠近,直到我靠在了她搭在另一條腿上的那條腿,當我把我的手環到她的腰上時,我倆的動作就把她的裙腳推向了更高的地方,這一次可以發誓不是有意識的造成的.我的面前於是就擺滿了媽媽的非常的光滑,非常的柔軟的赤裸的腿.我們的吻迅速的變成像是昨天一樣的激烈,當媽媽輕咬著我的嘴唇,和我交流著她的香甜的唾液時,她的熱情已經是難以言說了.

最後當我們暫時停下來呼吸時,媽媽掏出手帕來擦拭我倆的嘴.她的裙子現在已經掀起老高,甚至可以說是有傷風化了,但是她並沒有想到要把它拉下去.我想我並沒有從剛才的教訓中吸取什麼經驗,因為我已經不由自主的探下頭去親吻她的裸出的膝蓋,這時媽把她的一隻手放到了我的頭上,並沒有把我推開,相反卻像是在鼓勵我一樣,這時的我內心已是非常的恐懼,我已是開始親吻媽的大腿,並且不斷的上移。接觸到的肌膚是讓人感到愉悅的光滑,非常的柔軟,而且結實.過了一會,我把我的右手也放在了媽的大腿上,同時也一刻不間斷的持續對她的親吻,過了一會,我的手慢慢的移到媽的大腿的上側,事實上,是在抓著她的臀瓣了,而這時,我的吻也已經移到了她的高高掀起的裙腳處,並且事實上還不斷的把它推到更高處,我想我已是置身於天堂了!我正在親吻著我夢想中的,我根本不可能得到的,媽媽的美麗的腿,我愛她把它們暴露出來,顯現給我的樣子,我希望我能永遠的看著它們,看著它們的燦爛的美麗.能夠親吻著它們真的就像是一個夢,一個難以置信的夢……

在我就將要更進一步的時候,媽媽突然捧起我的臉,說:「你確定你在做什麼嗎?」我說:「我很清楚,我很想和你做愛,媽媽……我覺得那一定很刺激……」媽媽睜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那些話是我說出來的,

媽媽沉默了一會,突然靜靜地說到:「我們這樣做不好,這不是我們要做的事情。媽媽這次來這裡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看你過得好不好。媽媽和任何一個人人發生苟且的事都是對不起你爸爸,包括你在內……而且這是一件令世人不能容忍的事情,我無法面對……希望你體諒媽媽……」

我激動了,說:「但是,媽媽,你應該知道……我對你的感情已經超越了親情……我真的無法自拔……」媽媽沒有理會我說的話,說:「睡吧,你也不小了,應該知道怎麼樣克制自己的感情……如果你作出什麼事,我永遠不會原諒我這次來深圳……」

我無奈,只得點了點頭,一個人走到客廳,該上輩子蒙頭大睡。

第三晚

第二天整天上班腦子裡都昏昏沉沉的,一直到下班,我的胃裡面還是很不舒服,我知道這是昨天晚上和了太多酒的緣故,一回到家,我就倒在了床上。

媽媽走了進來,看見我難受的樣子,很不忍心,說:「你怎麼了?早說不不能喝就不要喝那麼多,看你成這個樣子,還怎麼工作?」

「放心吧媽媽,喝這麼多酒對我來說是一件常事,你不必為我擔心,其實我做什麼事自由我自己的分數,你放心好了。」 媽媽點點頭,說「你能這樣想就好了,還不快趕緊換件衣服。這樣子很容易著涼。」當時我已經將外面的西裝全部都脫掉了,只穿了一條褲子,難怪媽媽會擔心我。我於是站起身來,說道:「那我換衣服了,你最好迴避一下。」媽媽看著我笑了出來,說:「都是一家人,你換衣服還要我迴避一下,呵呵,咱們兩母子有什麼好顧及的,你就這裡換好了。」

看著媽媽這麼從容,我也就毫不顧忌,直接將褲子脫了下來,只剩下一條內褲。我並沒有急著找其他的褲子,而是只穿這條內褲在屋裡晃來晃去。我不知道為什麼,總之我覺得我在媽媽面前暴露也是一件很刺激的事。

媽媽看著我的下體發呆,良久才回過神來:「趕快穿上褲子,別著涼了。」我笑著說:「不急,也許這個時候你才能真正看清楚我是一個男人,而不是一個男孩。」我故意將前面的突起顯現的更加明顯,內褲本來就是緊身的,更見明顯的勾勒出我那條東西的曲線。我將手伸進內褲,見那條東西放正,然後說道:「這條內褲實在是太小了,憋的我實在難受!」

當我穿上褲子的時候,媽媽的表情似乎才恢復正常。我笑了笑,其實這是一個女人正常的反應,就算是我媽媽也不例外。其實在昨天晚上我已經下定決心將媽媽搞到手,而且我也堅信沒有我搞不到手的女人。今天晚上當然不行,因為今天晚上我的主要任務只是勾引其媽媽的情趣,讓媽媽清清楚楚地認識我我並不是一個男孩子,而是已經長大成為了一個男人。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3p的年少事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