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6歲時住在西部的一座大城市,母親在市委機關工作,父親是軍人,常年在外地。母親有個好友叫張麗,比她小十二歲,那年三十六,在市文化局工作。張麗阿姨的丈夫做生意,也是常常出差。所以張麗阿姨和她十二歲的小女兒幾乎天天在我們家呆著,有時候聊的晚了就住在我家。

在外人眼裡我們就像一家人一樣。張阿姨每天都和我母親聊她們大人的話題,她女兒楊嵐就總呆在我房間裡玩。

我記得很清楚,1995年7月8號晚上八點多,我上完晚自習回家,張阿姨正在試穿著和我母親一起新買的連衣裙,張阿姨的頭髮濕漉漉的,一看就知道是剛洗完澡,因為是和我母親在家裡,所以沒戴胸罩,在燈光下,我一眼就看出她乳房的輪廓了,翹翹的在薄紗下顫動。16歲的我突然產生了一股莫名的緊張,陰莖一下就勃起了,關上門竟呆呆的站在了門口,一顆心突突突地狂跳。

泉泉(我的小名)回來啦,看張姨買的衣服咋樣,好看嗎?張姨回頭問我,我的臉上一陣紅,幸虧當時家裡的燈光不太亮,要不真是尷尬。我極力掩飾著心理的慌亂,用有些發顫的聲音回答她:好看。

我讓你媽也買一條,她就是不買。我的身材哪能穿這樣的裙子啊!泉泉,磨蹭什麼,快洗澡去!在母親的催促下,我趕緊往自己的屋裡走去,經過張阿姨和母親面前時我有意用書包遮住了下身,因為勃起的陰莖在褲襠前面撐起了一個小山包。進了我的房間,我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張姨的女兒小嵐洗完澡穿著我的一件大體恤正趴在我的床上看我的卡通書《丁訂歷險計》,我的體恤穿在她身上便不是體恤而是睡裙了。

我沒太注意小嵐,腦子裡還是張阿姨衣衫下顫動的乳房的影子,我胡思亂想的低身從床下取出拖鞋準備換上,就在不經意的抬頭起身時,去看見了小嵐的雙腳就在我臉前,分開著,我的體恤遮住了幼女的小屁股,可是僅僅遮到兩個小屁股蛋兒邊緣,在兩個剛剛開始性發育的臀丘之間 天哪!!!什麼都沒有穿,是幼女的陰部,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的女性的陰部,我差點一頭栽到地上,小嵐下意識的回頭看了我一眼,雖然是十二歲的幼女,可女性的本能使她似乎感到了什麼,她衝我笑了笑,合起了雙腿。我急急忙忙的衝進洗澡間,用涼水沖著自己頭,希望自己不要在胡思亂想了,可眼前還是張姨的乳房和她女兒的腿中間。慢慢的,我的腦子裡就只剩下張姨女兒的陰部了,我在涼水下問自己:我究竟看見什麼了?

白白的兩塊屁股蛋,延伸到大腿內側,然後是一條縫,然後呢?不就是一條縫隙嗎?

誰把兩條腿夾在一起,不都是一條縫隙嗎?這樣想著想著,最後斷定自己其實並沒有真正看見小嵐的陰部,不對!應該說是還沒看清楚小嵐的陰部時小嵐就把腿合上了。想到這裡覺得自己很笨、很蠢,也覺得很遺憾、很不甘心,也有點覺得自己很下流、很齷齪,在幻想與自責中,我的手越動越快,大股的精液噴射而出……..泉泉,還沒洗完啊?快點!母親在外面大聲的催促我,我急忙擦乾身子要出去,才發現竟然忘了拿換洗的內褲,剛好浴室裡有晾著的睡褲,於是就只穿著寬鬆的睡褲出去了。

張阿姨已經換下了新裙子,正在我屋裡幫她女兒穿衣服,看來她們要走了,我突然有種很強烈的失落感,便靠在門邊看著蹲在地上給小嵐穿鞋的張麗阿姨,突然,從張阿姨的領口我看到了一個半圓的形狀,被她胸部黑色的乳罩邊擠了出來,只是一瞬間,我的陰莖又燥動起來,因為沒有了內褲的束縛,直挺挺的翹在了自己的小腹下面,我馬上意識到了自己的窘態,正要轉身,張姨卻回頭了,她的目光直接落在了我的那裡,我知道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我的勃起,可她像是什麼都沒看見一樣,站起身拍了拍我的頭,道:嵐嵐想借你的書回去看。

我急忙回答說沒有問題,事後想想,張阿姨真是厲害啊,簡單的一句話就把我的尷尬打消得無影無蹤,當然我的陰莖也聽話的耷拉下了腦袋。那一晚,我失眠了,第一次因為性失眠了,總想張姨的乳房和她女兒的腿中間。那一晚,我累壞了,因為一直想張姨的乳房和她女兒的腿中間手淫,足足八次,最後三次已經什麼都射不吵出來了…….

自從張阿姨和女兒走了以後,突然有一個星期再沒來我們家。我的心裡七上八下,怕那天晚上的事情讓她們母女倆對我有了什麼看法。後來才知道,是張阿姨休假帶女兒出去玩了。我一直在盼望她們快點回來,雖然不知道有什麼好處,但心裡還是這麼想。1995年7月16號,我放學回家,一推門便聽見張阿姨的聲音,心裡突然有一種格外的喜悅,一起吃飯的時候我總是不敢直視張阿姨。

吃完午飯,張阿姨說小嵐下午不上課,就讓她一個人呆在我們家看電視。聽到這個安排,我的心突然狂跳起來…….下午上學的路上,我猶豫了很久,快到學校門口了,突然猛地轉身向家走去。小嵐正在我家大沙發看著無聊的電視,見到我回來,奇怪的問道:泉泉哥哥,你咋回來了?

哦,我們下午也沒課。剛好我回來陪你啊!好啊!好啊!你看什麼電視呢?我說著,便一屁股四仰八叉的躺在了沙發上。不知道,反正一點意思都沒有!乾脆咱亮倆打撲克吧!好!我拿出一副撲克牌,小嵐高興的盤腿坐在了我對面道:咱倆贏什麼呀?當然是贏錢啦!啊?我可沒有錢!我裝著沉思了一會兒:那就撓腳心!不!我怕癢!我贏了撓你三下,你贏了撓我十下,行了吧!小嵐想了想同意了。

我毫不留情的贏了第一把,小嵐尖叫著從沙發上逃跑了,我衝上去,攔腰抱住了小姑娘,已經勃起的陰莖緊緊貼在幼女扭動的臀部,小嵐大笑著想掙脫,可她越是掙脫,小屁股就越是磨蹭我的陰莖,我差點就射到褲子裡了。饒命饒命!!小嵐笑的氣喘吁吁,連聲討饒。

輸就輸,不許賴皮笑嵐突然在我懷中擰轉身子,撒起嬌來。嗯,我不要撓腳心!

那你說怎麼辦!撓胳肢窩吧。好!我一把轉過小嵐,兩手從後面掏到了幼女的胸前,哦!天哪!剛剛發育的小乳尖,嬌顫在我的手中。哈哈哈哈好癢啊!不行不行,胳肢窩也不行!那就打屁股!

好好,打屁股,打屁股!我把小嵐輕輕的放在沙發上,手顫抖著捂在了小女孩的臀部,小嵐突然轉身看著我,我嚇了一跳,以為小嵐警覺了,沒想到小嵐對我說:不許大力哦!我長出了口氣:不會的,小嵐這麼乖,我怎麼捨得呢?乾脆不打了,就摸摸吧!

說完,我看看小嵐的反應,沒有異狀,於是我的兩隻手分別捏住了小嵐的兩個屁股蛋,揉了起來,忽然,從幼女的喉間發出了一聲不像是小女孩應該發出的類似呻吟的聲音。怎麼樣,不疼吧?嗯。舒服嗎?嗯。小嵐乖乖的趴著,竟毫無讓我停止的意思。

於是我的兩手加大了揉動的幅度,我感覺到幼女的兩塊臀肉被我掰開、合上,再掰開、再合上我真想騰出一直手來握住自己漲疼陰莖,可是又捨不得離開小女孩的屁股,真恨自己沒長三隻手忽然小嵐翻身坐了起來,臉蛋兒微微有點紅暈,我也有點緊張,空氣中彷彿有種說不出的壓抑感我輕輕乾澀的嗓子,努力不讓自己的聲音顫抖:再來!安靜的第二盤,我故意輸給了小嵐,小嵐一下忘記了剛才的奇怪感覺,一下撲到我身上喊了起來:腳心腳心!

我緊緊抓住小嵐的手,說道:饒了我吧,我比你還怕癢!小嵐高興的叫到:不!不!那好,我就豁出去了!不過,下回再打你屁股就不能想剛才一樣了!不行,就像剛才一樣!

我大吃一驚,但是直覺告訴我,小女孩只是感到很舒服,並沒有其它的慾念,於是我順水推舟:不行!再輸就要把你的長褲拉下來打!行!那讓我撓腳心。

我咬牙忍受了小嵐的十下折磨,中間好幾次人受不了的時候,和小蘭在沙發上滾成了一團。

說來也怪,接下來我竟然連輸了兩盤,小嵐高興的手舞足蹈…….終於贏了,小嵐覺著小嘴趴在了沙發上,突然一切都變得安靜了我的手慢慢的溫柔的從幼女的兩跨伸到小腹前,輕輕的解開了小姑娘的褲扣,我像是剝鮮嫩的水果一樣,緩緩的開始將小嵐的校褲往下扒,小姑娘輕輕的扭動了一下臀部,校褲便被扒到屁股蛋兒下面了,幼女穿著的平腿小底褲裸露在我眼前!

由於之前得嘻鬧,左邊的褲腿已經陷在臀逢中間了,幼女的整個左臀丘毫無遮掩,我的手掌整個的摀住了小嵐的屁股。

我的動作已經是極其淫猥了,手掌從兩個褲管伸了進去,在不斷反覆的揉動中,小嵐的呼吸開始加重了,她的臉深深埋在兩隻胳膊中間,我相信這時候的小嵐已經知道我在幹什麼了。

我的動作突然停止在把兩快臀肉掰開的方向上,圓形的揉動變成了左右的運動,掰開再合上的重複著,手上的力量我在不斷的加重,雖然還不能看見幼女的陰唇,但是已經知道那裡已經像小魚的嘴巴一樣的蠕動了。我右手的中指試探著往幼女的股逢中間滑去,碰到了!!!哇!天哪!!十二歲的小嵐竟然黏成一片了!藉著幼女的體液,我的中指大膽而放肆的滑動起來,小姑娘的屁股開始抖動起來,稚嫩的嗯啊聲從喉間飄出小巧的臀部微微的扭動起來。

我已經不能控制自己的理智了,我將小姑娘翻了過來,迅速開始將她的校褲底褲一起往下脫,小嵐用手捂著臉,毫無抗拒甚至配合著我輕輕抬了一下屁股,一個潔白光禿的飽滿的幼女的生殖器展現在我眼前,不僅僅是一般的展現,而是兩腿左右大大叉開的展露在我的眼前。

我本能的低下頭聞了聞,酸酸的帶點尿液的臊味,兩片微合的大陰唇像是塗滿了油一樣光亮,我張開嘴將校女孩的下部整個的吸入口中啊小嵐大聲的呻吟了起來,這淫浪的嬌聲突然讓我害怕起來,我的嘴離開了小嵐的腿間,掏出了陰莖握在手中,但是我終究沒敢插進去,只是一隻手撫弄著幼女的陰部一隻手擼動著自己的陰莖,小姑娘的下身再我手指下劇烈的扭動著,我的精液噴射而出,散落在小女孩純潔的小肚皮上,幾乎在我射精的同時,門口突然傳來掏鑰匙開門聲。一個人的心臟一秒鐘最快可以跳多少下?

我想答案我是最清楚的,最起碼是5下!我在心臟嚴重超負荷的狀態下將陰莖以閃電般的速度塞進褲子,黏在龜頭上的精液從沙發到褲腰沾的都是。小嵐更是迅速,噌的一下,浴室的門已經關上了!

我一片空白的坐在沙發上,大腦飛速旋轉著想像出各種可怕的結局!

然後又在一瞬間,故作鎮定的回頭叫了聲媽!進門的卻不是我母親,而是張阿姨。

(因為我們兩家的親密關係,所以互相都有對方家的鑰匙。)

張阿姨一邊換鞋一邊問我:泉泉?你怎麼沒去學校?哦,下午老師臨時開會,我們就不上課了。到處都在開會,我們單位下午也開會,我溜出來了!哦。我邊敷衍著,邊打開電視,總算先穩住了!嵐嵐呢?在洗澡!就在我說這句話的同時,我和張阿姨的目光一起落到了沙發上被我扒掉的小嵐的褲子上,那褲子大大方方的翻捲成一堆,要命的是緊貼小褲襠部的那一小塊棉布,閃著晶光的炫耀在我和張阿姨面前,完了完了就在我呆立的時候,張阿姨一把抓起了小嵐的褲子,怎麼那麼倒霉呀!!

張阿姨正好抓在小嵐底褲的襠部,那裡已經被小嵐的蜜汁浸透了!

我明明看見張阿姨揪著地褲的手捏弄了幾下,我想是刑場上即將要被槍決的刑犯一樣,絕望的等待著張阿姨刀劍一樣的目光向我投來可是,張阿姨並沒有看我,而是衝著浴室走去:小嵐,這麼大的女孩子了!脫下的褲子到處亂扔,不害臊啊!浴室的門開了個小縫,小嵐露出腦袋沖阿姨笑了笑,張阿姨在把褲子遞給小嵐時,聞了聞她女兒褲襠中間的那片濕跡!我猜她是在聞有沒有精液的味道!那一下午,我把自己憋在房子裡寫作業,其實狗屁也沒寫出來!其間聽到外屋傳來母女倆開心的笑聲,好了,沒事了!我可真佩服小嵐,十二歲的小女孩竟然比我鎮定千倍!!

晚飯是我母親買回來了速凍餃子,吃飯時我格外活躍的東拉西扯,其實是掩飾內心的慌張。中間有幾次我覺察到張阿姨嘴角有一絲怪怪的笑,是不是她已經知道了?!

管她呢,反正打死我我也不承認,小嵐也不會!決不會!!晚上看電視的時候,我母親說她過幾天要出差,張阿姨便答應讓我每天到她家吃飯。那些日子電視正重播電視連續劇《渴望》,我和小嵐呆在那裡實在無聊,張阿姨看得出來說道:嵐嵐,去和哥哥到他房間裡玩吧!

別在這兒搗亂了!這回我可老實了,坐在地板上,而小嵐則還是穿著我的大體恤在我對面的床上坐著。

我實在不知道該跟她說什麼,難道繼續打撲克嗎?

小嵐也是不吭聲的坐在那裡,過了一會兒,他順手從我枕邊拿了一本書翻了起來。

真平靜啊!就在這平靜當中,我突然懂得了其中的變數和奧妙,這個小小的幼女,竟然!竟然在挑逗我,我真傻呀!小姑娘坐在我的對面,一本大大的書遮住了小臉,更遮住了臉上的羞澀!雙腿彎曲著踩在床沿,一個白白的小屁股,離我的臉不過一米,就是這個下午被我噴射上精液的幼女股間什麼都沒有穿,小姑娘細細軟軟的雙腿,輕輕的悠閒的一張一併,那個圓鼓鼓的光滑的小生殖器,隨著幼女腿部的節奏一隱一現,兩片已經興奮充血的乾淨的陰唇,緊緊密密的閉合在一起,我渾身發抖,差一點伸手去撐開小女孩幼嫩的唇片,我就這樣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個純潔的恥部。

整個陰部的顏色變成了桃紅色,而襯托出其它部位的皮膚更加雪白!

我的餘光正好能看見客廳的情形,張阿姨和母親邊看邊評論著電視。

我的手伸進了小姑娘的腿間,小姑娘的雙腿突然不動了,就這樣大大的敞開著接受我的揉摸,我的指尖剛剛碰到小嵐陰部的那條縫隙,一股濃濃的透明的液體從滾燙的唇間一湧而出,我的感覺就像是捅破了初春水面上的薄冰一樣,那下面便是柔情的春水突然,小嵐的雙腿緊繃起來,小小的陰部像是想將我的手指吸進去,小嵐從書後面露出臉,緊咬著下嘴唇看著我,原來我的手指摸到了幼女的陰蒂,那個小小的處女陰蒂,怎能忍受我這樣的刺激和撥撩,小嵐緊緊的合上雙腿,把我的手夾在腿間,下身激烈的挺動起來!突然,我的整個手掌被一股滾燙的液體包圍了,是什麼??天哪!!

小女孩竟然失禁了,我已經興奮的要瘋了,使勁的掰開小嵐的雙腿,透亮的尿液還在噴洩,我埋下頭,嘴唇拱進了幼女的陰唇之間,針孔般大小的尿道口直接將幼小處女的尿液射入我的喉間,淡淡的鹹味(很多年以後,我的那條床褥上仍留有幼女淡淡的尿也臊味。)

我的褲襠也黏成了一片,這個小天使竟然使我在沒有任何外力的幫助下射精了!?

從那天晚上開始,我急切的等待著母親出差等待著去張阿姨那1995年7月25日,我母親出差去外地開會,因為開會地離我父親的部隊駐地不遠,所以她要在會議結束後去看看我父親,這樣前前後後要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回來。這一個月我的生活就由張阿姨照顧了。

25號下午放學後,我按照約定直接到張阿姨家吃晚飯,一路上我又興奮又忐忑,心裡有很多期待,當然也說不清到底是什麼!到了張阿姨家,確實她愛人給我開的門,我的心一落千丈,說不出的失望。

不過很快我就反問自己,混蛋啊!你究竟在想些什麼呀!好好的上學,做自己該做的事啊!!?這樣,我也就平靜了很多,之前發生的事我就盡量的讓自己不再多想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