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個大的針織企業工作,雖然結婚將近十來年。夫妻生活卻不怎麼如意,我老婆好像有性冷淡似的。所以,我時常把目光集中到單位的女人身上。

我們單位女職工比較多,所以我們班組裡的三個男人就成了重點保護對象,一般有活那些姐姐妹妹也不會要求我們去幹,隻是夜裡上班時幫助她們檢查一下設備而已,所以工作很清閒。

在我們班組裡有兩個女人和我同一年上班的,一個姓陳;一個姓劉,小陳是我技校的同學,小劉是頂工來的。由於全是一起入廠的所以覺得親切了些。小陳個子不算高,屁股很大,腿比較短。走起路來大屁股一晃一晃的,我平常在她後面走的時候總是欣賞她的大屁股,她的奶子從外面看很鼓,隻是不知道是不是戴著很高的乳罩。小劉長得還算可以奶子很大,屁股卻不太大。身材算是一般吧。

由於班組裡女性多,所以時常和她們開黃腔也時常的遭到一大幫女人報復。有一次我從班組裡一個大姐旁邊走過時,故意的用手裡的紗錠頂了她一下屁股,嘻嘻哈哈的說「呀!不好意思,我用紗錠把你強姦了」這下可惹了禍,那個大姐一招和,同時竄出好幾個,一下子就把我給圍上了。有幾個上了歲數的,一邊笑一邊說:「小兔崽子,跟老娘們鬥,來呀姐幾個把他的衣服剝了」說著就動起手來,我一邊求饒,一邊逃走,最後還是讓她們把我抓到,剝的我隻剩下一條短褲。我隻能躲在沙包後面,直到下班,這些大姐們才把衣服我。
第二天我上後夜,在上班的時候,順便從我同學開的獸醫院過了一下,嘿嘿∼∼從他那裡拿了幾粒獸用催情劑。準備將這些催情計放到昨天剝我衣服的那個老娘們的夜宵裡。

等接了班,我就悄悄的見半顆藥片粘碎,趁大家不住意順手放到了一個飯盒裡,就去上班了。夜裡兩點的時候,小陳叫我同她去一起檢查。平時的時候輪到她檢查的時候,都是我陪著她去的,這次也不例外。也許是小陳晚飯沒吃好吧,所以在我準備工具的時候她就把夜宵吃了,沒等到休息的時候大家一起吃。

我們按照以往的路線檢查,當進了電梯,準備到廠房上一層的時候,我發現小陳的臉色很不好看,兩腮紅紅的。眼裡有一種春情蕩漾著,我就問「怎麼了?小陳?哪裡不舒服?」她沒說什麼,隻是低著頭撇了我一眼。

說道:「沒什麼」頓了一下又說:「小金,你能不能想個辦法讓電梯停下來,卡在這裡?」我回答到:「哪有什麼不可以,我對電梯有研究」。

我們廠的電梯是那種老是的電梯,在電梯頂上有一個出口,平常用一個蓋子封著,隻要將蓋子桶開,電梯保護動作,就會隨時停下來,隻要這個蓋子不合上,外面的人進不來,裡面的人出不去。有的時候上後夜我困極了,就用這個方法將電梯停在樓頂睡覺。來躲避差崗的。

等電梯到了樓頂,我捅了一下電梯上面的鐵蓋,電梯一下子就停住了,我轉過身對小陳說:「怎麼樣?現在誰也進不來了,咱們也出不去了」邊說邊看小陳,這時小陳的的臉更紅了,眼裡有一種我很久違了的渴望,可是一時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見過的眼神。就有問她:「小陳,是不是不舒服?我看你神色不對,要不你在電梯裡睡會兒,放心現在誰也進不來的,不用擔心查崗的」小陳什麼也沒說,卻把頭靠在我得肩上。喘這很重很重的氣。過了一會她揚起臉來對我說G「我是不舒服,逼裡癢癢,想讓你操我,求求你操我一回,說著就把上衣撕開,露出了兩個乳房。

我一下呆住了,一時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可是猛地想起,我一定是把藥放錯了,放到了小陳的飯盒裡。

我還在思考為什麼放錯了的時候,小陳已經在解我的褲扣了,因為車間裡很熱,所以我們上班隻穿單衣,小陳一邊使勁的從我的褲扣裡往外揪我的雞巴,一邊迷迷糊糊的說,「好小金,求求你操操我吧!我的逼真的很想挨操!!操我∼操我∼∼」這時候我想反正也這樣了,不操白不操。

想到這裡,我把小陳從半蹲的姿勢啦起來,一隻手摸著她的乳房,一邊摸著一邊和她接吻。另一之手隔著她的衣服使勁的扣著她的逼。這時候我的小弟弟也悄悄的有了些反映。

我一便玩著小陳的乳房和逼一邊對她說:「真的想讓我操你?」小陳急忙說道:「真的!真的!!求求你了,操我,操我呀,我讓你操,我的逼就是讓你操的」我又戲謔的問她:「那以後你還讓你老公操嗎?」

小陳好像在夢中似的答道:「以後不讓他操了,以後讓你操我,好小金快操我呀」說著掙脫我的手,急急的脫的一絲不掛。然後挺這腰在我的跨間一個勁的蹭。這時候我的小弟弟已經完全硬了,可是我卻不急,我要在逗一逗她。就對她說:「想讓我操你也行,不過你先讓我讓我看看你的逼長得好看不好看,然後你在給我口交,我就操你」小陳聽後連聲答道:「行,行。。。。。隻要你操我,你看我哪裡都行」說著,就一下子,仰臥到電梯的地上,使勁的劈開雙腿。

看到她這樣,我也俯下身軀仔細的觀察起她的逼來。小陳的逼長得很靠上,而且大陰唇粉粉的,小陰唇很長,顯得好像兩個三角貼在大陰唇上。陰阜上的毛很重,可是大陰唇上毛卻很少,所以顯得逼很乾淨。

我有對小陳說:「把你的逼掰開」聽到我這句話。小陳馬上用兩隻手掰開大陰唇,這時候由於性藥的作用,小陳的逼裡已經是濕乎乎的一大片了。陰道口裡亮晶晶充滿了陰液。我有手指輕輕粘了一下。小陳渾身一顫馬上挺起屁股贏了上來。可是我也很快速的把手指拿了回來,放到鼻子邊上聞了聞,到沒什麼異味。又將手放到小陳的陰蒂上,輕輕來回磨蹭。這時候小陳的陰蒂已經硬硬的充滿了血,在我手指的作用下,小陳哼哼著。說:「別摸了。求你別摸了,快把雞巴插進來呀,快插我到我的逼裡」。

我把小陳翻過來,讓她跪在地板上,讓她的屁股撅的高高的。一面從後面看她鼓出逼,一邊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光,一隻手扶著小陳的白屁股,一隻手拖著雞巴,一下子就插到了小陳的逼裡。小陳一邊使勁的向後動著屁股,一邊哼哼唧唧的說,「好哥哥,你終於操我了,操逼真舒服,操逼真舒服。。。。。。。。」

這時候電梯裡隻有我的小腹和小陳屁股接觸的肉響。這樣我的雞巴大概在小陳逼裡抽插了幾十下,渾身一個冷戰,龜頭一麻,我把精液射在了小陳的逼裡。

我的雞巴在小陳逼裡漸漸軟了下來。可是小陳還沒有到高潮,可是他覺出了我的雞巴已經軟了。馬上使勁的用屁股往後拱,可是一下子卻把我的雞巴從她的逼裡拱了出來。小陳哼哼唧唧的對我說,「好哥哥,別把雞巴拿出去,接著操我。我還沒過癮呢∼∼」邊說邊轉過身子,跪著揪住我的雞巴放到口裡,吸允起來。

我剛剛射完精的雞巴,被她允的麻麻的,癢癢的,滋味有些不好受。可是過了一會,看著小陳前後擺動的大屁股。我俯下身軀,從小陳的屁股後面用手扣著小陳的逼。裡面濕濕的,我的手裡弄滿了我自己的精液和小陳的浪水。而且又把這些液體抹在小陳的兩個屁股蛋子上,屁眼上。這樣過了大概十分鐘,慢慢的我又有了感覺。雞巴漸漸的又硬了起來。半軟不硬的的時候,小陳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仰倒電梯裡。兩隻大腿使勁的劈開。啦著我趴到她身上,一隻手扶著我得雞巴,使勁的往逼裡塞,邊塞邊說,「快操!!快操∼∼∼快把雞巴插我逼裡面去。使勁操我。。。。我要你把我的逼給操腫了,我的逼才舒服。」
我的雞巴再一次的插到了她的逼裡,感覺裡面熱熱的緊緊的,濕濕的。我一邊抽動雞巴一邊對小陳說:「小騷逼,勁真大。把我的雞巴都夾疼了」小陳復合著說:「使勁操我,我的逼騷,我的逼緊,我的逼浪,我夾你的大雞巴」

真這樣操了一會,我感決有些累了,就對小陳說:「小騷逼,你在上邊挨操行不行?我的雞巴有些累了」。

小陳聽後,馬上挺起身子轉到我身上來。一隻手扶著我得雞巴,一邊迫不及待把逼口對準我的雞巴坐了下來。雞巴還沒完全插到底,她就在我身上前後晃了起來,兩隻乳房也跟這擺動,我一直手玩弄著著她的乳頭,一隻手伸到後面扣她的屁眼兒。由於剛剛射完精,我的雞巴始終沒有太硬,就這樣操了又十幾分鐘,我感決小陳的逼一緊一緊的,感覺她逼的深處再不斷的吸我的雞巴,我知道她要到高潮了。可我一點到高潮的意思還沒有,所以把小陳推開。趴到小陳的身上,自己一隻手扶著雞巴又插到了小陳的逼裡,因為這樣的姿勢我很容易到高潮。終於,我在小陳到高潮後,我又將精液射到了他的逼裡。

我又趴在小陳的身上休息了會,小陳輕輕的把我推開,坐起來很疲憊的傳這衣服。我們兩個誰也沒話。過了一會,小陳對我說:「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沒理會她的話,隻是默默的好衣服,其實在我心裡,從來沒有想過要操小陳,誰知道我本來拿性藥是為了報復昨天剝我衣服那幾個老逼的。誰知卻錯放在小陳的飯盒裡。不過也不錯,反正也把她操了,管她還有下回沒下回,今天反正是舒服了,管明天作甚麼。我修好了電梯,等我們回到車間的時候,大家已經圍在一起吃夜宵了,我和小陳也做了過去。

大家一邊吃一邊談笑,隻有小陳愣愣拿著她的飯盒發呆,我想她一定在考慮為什麼今天這麼想挨操。不過,我很慶幸,幸虧是我陪她一起去檢查設備,要不可定便宜了別的男同志。如果是別人陪她去,那一定就是別人操她了,而不是我。從此以後的好多天,我和小陳很少講話,小陳也沒有在讓我陪她去檢查。而是把我轉給了小劉。不過我的艷遇卻沒有從此結束,以後也不像小陳講的那樣是最後一次,在以後的日子裡我又操了小陳好多次。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局長與老婆
夜色中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