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畢業後,由於家裡沒有關係,四處奔波了半年,我才進了一個化工廠,
過完春節,帶著行李走進這個破落的企業時,我感覺我的人生就像這個企業一
樣,再也不會有什麼大的起色了。

  沒有想到的是,到了這個企業竟然受到了企業裡大大小小領導的一致歡迎和
肯定,因為我是化工專業科班出身,而且從北方來的我酒量特別的好,這在經常
需要應酬的企業來講,是一個非常明顯的優勢。

  很快我就被分配到了令人羨慕的銷售部,因為我們這個企業主要是化工原料
的產品初加工,而且屬於那種比較短缺的原料,所以市場基本上不用開拓,都是
其他企業找上門來,一次拿下訂單後,可能吃好幾年,所以銷售部門基本上沒有
什麼工作壓力,特別是我們的銷售部部長竟然是一位美女。

  「你好,我叫陳清,以後就叫我小清好了,我比你也大不了多少。」

  這是我見這位美女部長時,她的第一句話。

  這裡先介紹一下陳清的基本情況,陳清,女,26歲,企業當地人,身高1

  65米,白嫩的瓜子臉上一雙鳳眼,讓人一眼就感覺她有勾人魂魄的感覺。

  雖然穿著一件職業西裝,但豐滿的胸脯卻毫不掩飾地顯現了出來,兼有北方
女子豐滿的身材和南方女人細嫩的皮膚,讓每個男人見了都想上一下。

  工作後,除了整天和陳清一塊陪王廠長接待應酬喝酒外,基本上我沒有什麼
工作,上班就是看報紙,聊天,或者看看化工產品方面的知識。

  漸漸地我也瞭解到,原來這個陳清並不是那麼簡單,從同事的口中我得知陳
清的老公是一名外科醫生,三個月前被市裡選派到西藏阿里地區援藏了。

  而陳清和王天廠長的關係非常的不一般,聽說有床上關係,但我卻始終沒有
看出來,而且感覺她對我非常的好,平時很關心我,時間長了我也慢慢地學著同
事的樣子和她開個玩笑,她也從沒有不高興過,反到感覺在銷售科裡的這些同事
中,她最喜歡和我相處。

  一個週末,想起好長時間沒有給老家的父母親打電話了,便向單位走去,畢
竟單位的長途不要錢嘛。

  快走到銷售部門的時候,我突然聽到好像辦公室裡邊有人,這麼熱的天,誰
會在辦公室幹什麼呀。

  於是踮起腳尖,慢慢走了前去,辦公室裡邊傳來了女人的呻吟聲音,難道是
陳清嗎?我忙繞到了辦公室的後邊,那兒是一片花園,窗戶上也沒有掛窗簾的。

  通過窗戶偷偷一看,我嚇了一大跳,原因陳清正一絲不掛地半躺在辦公桌上
,那雙玉腿分得開,陰部全部敞開,而一個有些禿頂的男人正在賣力地用舌頭舔
著陳清的陰蒂和陰唇,這不是我們廠的一把手王廠長嗎?只見他的舌頭在拚命的
工作著,兩隻手也不閒,在陳清豐滿的乳房上愛撫著,而陳清則發出一陣地「嗯
……嗯……嗚嗚……啊……」

  的悶聲呻吟。

  看著這一幕淫蕩的表演,我的下面也起了反應,多麼想那個廠長就是我呀。

  終於王廠長的舌頭工作完畢了,看來他要提槍上馬了,只見他手扶自己的短
槍,對準陳清那已經淫水四流的肉洞猛地一插,撲地一下就進了,然後就開始了
機械地抽插了,王廠長的兩隻手仍然抓住陳清的兩個大乳房,在大力的揉搓著,
食指和拇指捏著乳頭,用力一扭,一點點刺痛讓陳清更加興奮,小穴中發出的「
唧唧」

  聲甚至我都能聽到了。

  可沒有兩三分鐘,突然王廠長一聲音大叫,原來他射精了,然後很快他便有
氣無力地停了下來,怎麼這麼快呀,真是個快槍手,而陳清好像還根本沒有得到
滿足,她的小手開始不停地揉搓著自己的陰蒂和陰唇,最後兩根指頭竟然插了進
去,快速的抽插。

  這一幕太淫蕩了,我看得都有著受不了了。

  人生還是第一次偷窺別人做愛。

  無聊的日子就這樣過著,以後我還多次在週末時偷偷來辦公室,可再都沒有
見過那一幕了。

  五月的一天,在和大學同學打電話聊天時,突然得知,比我們高一級的一個
校友在南寧一個化工公司做採購,再次打聽後知道我們以前經常在一起打球,我
知道他叫阿俊。

  通過多次聯繫後,阿俊初步同意採購我們公司的一些產品了,雖然他手裡的
權限不大,但弄二三十萬元的貨還是可以的,更重要的是,通過我就可能打開南
寧的銷售市場。

  當我將這個消息告訴陳清的時候,她竟然是非常的高興,畢竟銷售科除了吃
老本,一年一個新客戶都沒有。

  她馬上告訴了王廠長,王廠長也非常的高興,並決定他親自出馬,帶上我和
陳清三個人去柳州。

  再次和阿俊聯繫溝通,基本上將銷售的事宜談成了,就等著過去簽一下合同

  當我和王廠長還有陳清即將登機時,突然王廠長的電話響了,原來是他兒子
打來的電話,王廠長的老婆突然心臟病犯了,正送往醫院急救中。

  王廠長接完了電話,竟然沒有那種焦急的感覺,而是滿臉的不高興,但轉過
身來的時候,馬上又笑著對我說:「小陳、小李,我老婆剛住醫院了,我去不成
了,你們倆個去吧,代表咱們企業把合同簽好,把這個市場打開,然後你們就在
廣西好好玩玩吧,也算咱們企業對你們工作的獎勵,小李你把你們陳科長照顧好
,桂林還有其他地方,好好玩,你們真行,如果把這個市場拿下的話,以後咱們
的企業規模會更大的。」

  到了南寧,阿俊已經給我們訂好了房間,由於沒有了王廠長,也就省了許多
的事件,簽完了合同,參觀了他們公司的生產線,剩下的事情就是喝酒了。

  阿俊只叫了他們採購上的幾個年輕人,好長時間沒有在一起了,酒喝起來就
沒完沒了了。

  陳清由於經常出席一些酒場,勸酒詞也講得非常多,再加上一桌唯一一個美
女的身份,所以那幫傢伙只好把矛頭對準了我,我的酒量再大那抵上他們的不停
進攻,很快我已經是不能把持自己了。

  看到我喝多了,阿俊也感覺把我招呼好了,便提出要送我回酒店,這時陳清
忙說:「不用了,本來是我們要請你們,卻讓你們破費了,我送他回去就行了。

  告別了阿俊,我感覺兩條腿已經不聽指揮了,站都站不穩,不由自主地就靠
到了陳清的身上,在陳清的攙扶下,終於到房間,剛閉上房間門,我就感覺要吐
了,剛到衛生間就吐了,不僅吐得衛生間到處都是,連我的衣服上也是嘔吐物,
後邊的事情我幾乎記不得了。

  一覺醒來時,已經是晚上10點多,原來我從中午喝完酒3點多到現在睡了
有8個小時,我感覺自己的嗓子非常的幹,想起來喝水,這時才發現自己竟然是
躺在床上的,而且身上只穿了一件褲頭。

  開燈一下,陳清竟然爬在我的床邊睡著了,看到我醒來,她也醒來了。

  揉揉眼睛再看,這時的陳清已經換了一身睡裙,那粉色的睡裙使得陳清光彩
照人,風情萬種,一個在在豐韻的少婦亭亭玉立。

  這時陳清說:「你終於醒了。」

  我忙說:「是你把我的衣服脫了的嗎?」

  陳清笑著說:「是呀,不脫的話那還不把人難聞死呀,怎麼還害羞呀。」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忙說:「實在對不起了,今天喝得太多了。」

  陳清忙說:「快去沖個澡去吧,你身上都臭了。」

  走進了衛生間,脫掉了三角褲頭,打開淋浴器,剛準備沖,我突然發現,這
個衛生間竟然是用一大塊玻璃隔開的,就是人站在裡邊,房子裡的人什麼都能看
清楚,怎麼會是這樣的呢,停頓了一下,我才想起,原來住起來的時候就是這樣
,只是剛才我喝得太多,腦子不清醒了,突然我想,管他呢,就裝作我喝多了什
麼都不知道,說著就開始沖了,還故意將自己的雞巴弄得硬了起來,專門對著陳
清,沖完了澡,我故意讓雞巴更著,這樣穿著三角褲頭,裡邊就是鼓鼓的。

  出來後我對陳清說:「這個衛生間我怎麼總感覺有些奇怪呢,但就是不知道
怪在什麼地方。」

  陳清笑著說:「是嗎,我怎麼沒有感覺到呢。」

  這時我裝作恍然大悟:「哦,原來這個衛生間的牆是玻璃的,裡邊人幹什麼
外邊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怎麼是這樣呢,實在不好意思,我剛才光屁股沖澡,你
全見到了吧。」

  陳清聽了這話,臉一下子紅了,嘴上卻說:「去你的,我才不稀罕看你的呢
,再說了,都成人什麼沒有見過。」

  看著陳清那動人的模樣,我突然有一種非常的衝動的感覺。

  「別動,你頭上有個蜘蛛。」

  陳清一聽,乖乖得一動不動了,我走向前去,故意將頭貼到了她的臉附近,
兩隻手突然抱住了她的頭,嘴巴一下貼到了陳清的臉了。

  「陳姐,你真漂亮。」

  然後舌頭就開始在她的耳際親吻。

  陳清被我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當她感覺到我的嘴巴的時候,我已經緊
緊地抱住了她。

  「陳姐,你真漂亮,我好想親親你。」

  我繼續地親著她,陳清想掙扎,可掙扎不開。

  「別,別,我是你大姐,我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別這樣。」

  我可不管她的那套,繼續地親著,舌頭終於親到的陳清的嘴唇,很快將陳清
的舌頭吸進了我的口裡。

  陳清好像也被我的舌頭刺激的有些動情了,很快兩個舌頭就如兩條蛇般,不
停的在對方的嘴巴裡攪拌著,同時也不停的相互吸著、嚥著對方的口水。

  我的手不安非地亂摸著,隨著陳清的衣領摸進了她的胸,儘管陳清帶戴著胸
罩,但不妨礙我用手撫摸她的乳房,我用力地捏著她個乳頭,柔軟的乳房上硬硬
的乳頭,真的好玩。

  陳清的手也不閒著,她已經伸進了我的內褲,將我漲得發硬的雞巴掏了出來
,揉搓著我的兩個蛋。

  我的手笨著地終於解開了陳清的胸罩,並將陳清的睡裙從她的屁股下面拉出
起來,很快,陳清身上就剩下一個已經解開了的胸罩和半透明的內褲了,再次出
手,陳清的胸罩已經飛到了一邊,內褲也被我撕扯了下來。

  而我的內褲也早已不知道到什麼地方去了。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已經換成了69式。

  我的舌頭開始親起了陳清的乳房,慢慢地親向了她的陰蒂。

  而陳清則扭動著身體,將我的雞巴含進了口裡,畢竟是少女,口交技術非常
的厲害,雙唇半松半緊地閉著,一隻手握著我的雞巴根,前後搖動著頭,我的雞
巴在她的小嘴裡就像插進她的肉穴一樣進進出處,我能明顯的感覺到幾次龜頭都
直接頂進陳清的咽喉。

  一會兒陳清又用舌頭在我的雞巴上仔細地舔了一次,然後重新賣力地用嘴套
弄起雞巴來。

  而且有意無意地用牙齒在我的龜頭上輕輕的刮過,讓我全身打了一個寒戰。

  陳清含了一會兒我的雞巴後,舌頭又將我的屁股分開了,嘴巴在我的腹股溝
裡面親吻起來,舌頭從後向前沿著股溝舔動,在我的肛門眼的地方停留很長時間
,不停地用舌頭頂著我的肛門眼。

  我還是第一次有過樣的享受,以前在大學和女友做愛時也沒有享受過這種待
遇,這種意想不到的刺激讓我感受到比雞巴上更刺激的快感,雞巴竟然不停地亂
抖著。

  我的舌頭也學著陳清的樣子在她的肛門眼流動,而手指捻捏著她的陰蒂,兩
個手指頭已經插進了陳清的肉穴裡,才來回抽插了幾次就感覺裡邊充滿了淫水,
隨著手指的插入,陳清的肉穴裡就不停地發出「唧唧唧唧」

  的聲音。

  過了一會兒,我們換成了正位,我趴在陳清的身上,開始了進攻,陳清用她
潮熱的陰道緊貼住我堅挺的雞巴,微微地張開她了那渾圓修長的美腿,我插起雞
巴,猛地一下,直插進陳清的肉穴當中,全根沒入。

  如此緊密的接觸,陳清與我同時亢奮起來,很快我的雞巴就頂到了陳清的子
宮口,緩慢地抽出,再瘋狂地插入,雞巴一下又一下地衝擊著陳清有肉穴。

  「噢……噢……啊……對……對……用力……用力……你比我老公厲害多了
,快用力,…頂住……用力……啊……唔……好樣……啊……好大的雞巴,比我
老公厲害多了……快用力…………好脹……唔…………爽死了……唔……快,快
……操我……唔……嗯嗯……哎喲……啊……用力……干……干我……快干我…
干。」

  我用盡全身力氣狠命的幹著陳的肉穴,她的陰道突然開始快速地收縮,緊緊
地吸住了我的雞巴,子宮腔也緊緊地吸住了我的大龜頭。

  再猛烈地衝擊了幾十下之後,我突然感到從肛門眼到雞巴,全身的肌肉猛烈
地收縮了幾下,控制不住的將精液射入了陳清的體內。

  陳清的體內灌滿了我的精液,不住地大聲呻吟著,身體也在不停地抽搐著,
閉著眼還陶醉在性愛的快感之中,而陰道則緊緊的夾著我的雞巴不停的收縮。

  激情過後,陳清突然哭了:「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怎麼會這樣呢,怎麼會
這樣呢,我怎麼向我老公交待呀。」

  這時的我也完全清醒過來了,這才想到,陳清是王廠長的情人,在王廠長戰
鬥過的地方再次戰鬥,萬一她給王廠長說了,我不完蛋了,想到這裡我的頭就大
了起來。

  可這會兒不管怎麼說都得說些好話的,我忙真誠地說:「陳清姐,今天我真
的是喝多了,再說,姐姐今天真的也非常的漂亮,刺激的我起了色心,請姐姐原
諒了。」

  好話說了一大堆,突然陳清破涕為笑了。

  「姐姐不怪你的,其實姐姐也挺喜歡你的,如果姐姐能找你這樣一個又有文
化,長得又帥氣的男人該多好呀,特別是今天你也讓姐姐體驗到了什麼叫高潮,
姐姐怎麼能怪你呢。」

  有了廠長的話,我們決定在廣西多玩幾天了,於是報了個旅遊團,開始了桂
林陽朔之旅。

  我們參加的這個團以夫妻居多,到了酒店,導遊看我了們一眼就說:「你們
夫妻住508房間。」

  我還想說什麼,這時陳清忙說:「還不快走呀。」

  難道今天晚上真的要和美女住一個房間了嗎?吃完晚飯,我們直接就進了房
間。

  陳清對我說:「不你轉過身去,我要脫衣沖澡了。」

  我一聽忙說:「別呀,我幫姐姐解開。」

  說著也不管她願不願意,就開始解陳清的上衣紐扣了,很快她的上衣就脫了
下來,露出了她那雪白的肩膀。

  一隻粉紅的胸罩下,陳清的豐玉乳高聳著起伏不定。

  我的手輕撫在那雪白身軀,慢慢地手滑向她的背部,兩手輕輕一用手,陳清
的胸罩已經被我解開了,一對豐滿乳房像兩只可愛的小白兔一樣。

  我輕輕撫摸著陳清的乳房,用手揉捏著著她的乳頭,並開始熟練地舔吮咬吸
起來。

  很快陳清已經發出一陣陣輕微的呻吟聲。

  我的手慢慢伸向陳清的裙子,用手輕輕一拉拉鏈,陳清的裙子馬上便滑落到
了地上,我的手慢慢地撫摸到了陳清修長的玉腿上,並漸漸地向那的內褲裡移去
,慢慢地摸索挑逗著,手指逐漸伸進了陳清那滑嫩的仙人洞。

  「別鬧了,我要衝澡了。」

  陳清再次笑著說道。

  我放了陳清,看著她脫下了內褲,走進了浴室。

  浴室裡傳來了嘩嘩的水聲。

  我也開始脫光了衣服,挺著那早起高高舉起的雞巴走進了浴室。

  「幹什麼呀,我先沖完了你再衝嘛!」

  陳清喊道。

  「我才不呢,我就是要和你一起沖。」

  說著衝了上去,搶過了淋浴器,向自己身上開始淋水。

  等陳清洗完了,準備出去時,我馬上衝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陳清。

  「陪我一起洗嘛。」

  然後用嘴巴緊緊地貼上了陳清的嘴巴。

  手指也伸向了陳清那神秘地,用手輕輕地扣著陳清那粉紅色的肉縫,慢慢地
那肉縫開張了,我的手指翻開陳清的小陰唇,開始了愛撫,一根手指已慢慢滑進
了陳清的肉洞,慢慢地兩要手指插入了她的肉洞之中,開始了抽插。

  陳清的下面已經濕成一片了,淫水不停地向外流出,而此時我的舌頭也沒閒
著,和陳清的舌頭攪在了一起。

  「啊……我受不了了……」

  陳清低低地呻吟著。

  我看時機已經成熟,將陳清一下子按倒在浴室的梳裝台上,堅硬的雞巴從後
邊一下子插進了陳清的肉穴之中。

  「啊」

  陳清呻吟了一聲。

  很快我就感受到陳清陰道內溫暖和壓力了,我開始九淺一深地插入,賣力抽
插著,隨著我的動作越來越猛烈,陳清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我相信,隔壁住的
夫妻一定能聽到我們的聲音。

  「……嗯……嗯……哦……哦……唔……嗯……嗯……唔……唔……嗯……
唔……哦……」

  一陣瘋狂地抽插之後,我感覺我的雞巴馬上就要受不了了,不能這樣,千萬
不能這樣,才做了幾分鐘,我忙放慢了速度,大口地出著氣,調整著自己的節奏
,終於慢了下了,感覺雞巴也不再是那麼脹了。

  陳清這時也被我幹得有點兒受不了,我抱起了陳清,把她放到了床上,再次
將吐著晶亮液體的龜頭對準陳清的肉洞,「滋……」

  的一聲,粗大的雞巴撐開了陳清的的兩片陰唇,整根插入她溫濕緊密的陰道
裡。

  「呀……」

  陳清雙腿的肉一緊,身體劇烈地顫抖了幾下,口中則發出一聲悠長的淫叫。

  我的雞巴再次感受到了溫暖的海洋!真沒有想到陳清的陰道還是這麼的緊,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老公的雞巴太小了,還是沒有生過孩子的原故,再次大力的抽
插,「撲哧、撲哧」

  雞巴插入肉洞發出的聲音,再加上兩個蛋蛋撞擊陳清的陰唇的聲音,太刺激
了,這樣的活塞運動太爽了,再次加快抽插節奏,終於在一百多下之後,我感覺
陳清的陰道在一陣陣的收縮,於是我也再不把精門關了,任那一股股滾燙的精液
射進陳清體內。

  就這樣,在廣西旅遊的日子裡,我們聊了遊山玩水,就是在酒店裡瘋狂地做
愛,好在那些天是陳清的安全期,不然真還會弄出人命來了。

  回到工廠後,王廠長非常的高興,雖然我們這次簽的合同不是太多,但如果
能打開那個市場的話,也是相當不錯的。

  而且我還帶回了其他一些重要的資料,那就是阿俊他們化工公司所需原料的
清單以及價格還有一些樣品,仔細看看,許多化工原料我們工廠都能生產的,而
且我們生產的話,價格會比其他的企業低一些,如果真能弄成的話,我們工廠每
年在阿俊的公司就能拿到近四五百元的訂單,對這一個小企業來講,是一個不小
的訂單。

  當然,回到工廠後,我也不敢再在廠長戰鬥過的地方戰鬥了,主動讓出那個
曾經被我佔領過的地方,陳清也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一如既往地和我
保持著正常的同事關係。

  八月,到處熱得要命,只有辦公室還能涼快一些,陳清和王廠長外出辦事去
了,辦公室就我一個人,正在辦公室坐著看報紙,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音,開
門一看,門外竟然站了一個天仙般的美女。

  只見她穿了一條泛白的牛仔短褲,兩條白皙豐潤的大腿完全地裸露在空氣當
中,上身穿著一件大開領的藍色的T恤衫,鼓鼓的胸部把那個T恤衫撐得脹脹,
露出了一抹乳溝,慢慢地一走動,胸前的那對肉團竟然也跟著上下搖擺,在藍色
的衣服映襯下,十分的顯眼。

  太性感。

  我忙問:「你找誰。」

  沒有等我講完話,她竟然開口說話了:「你是李哥吧,我是陳清的妹妹陳潔
,早就聽我姐提到過你了。」

  哦,原來是陳清的妹妹呀,難怪長得和陳清一樣,太漂亮了。

  聽說她今天參加高考,考得不怎麼理想,連個大專都沒有考上,準備參加復
讀。

  不知道她來這兒有什麼事。

  「我姐說讓你幫我補課。」

  陳潔真是快人快語。

  「嗯,有這碼事,可我還沒有什麼思想準備。」

  「我姐說你是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了,找你補課,肯定能考上大學。」

  我呵呵一笑。

  「李老師,什麼時候開始呀。」

  這個小妮子真是逗。

  我忙說:「那好吧,從今天晚上開始吧。」

  小妮子趴在陳清的辦公桌上胡亂地看著報紙,我抬頭一看,媽呀,通過衣領
,可以看到陳潔那豐滿的胸脯,甚至白色的乳罩也是非常的清楚,這小妮子也太
誘惑人了吧,穿成這樣補課的話,我恐怕只會看她的胸脯了。

  好不容易等到陳清回來了,陳清向我再次提到了給陳潔補課的事情,最後說
定是每天晚上6點鐘開始,我直接下班後到她家去吃飯,然後就給陳潔補課了。

  第一次進陳清家,真有一種家的感覺,不像我住的宿舍,又亂又髒。

  陳清已經早早地回家給我做飯了,陳潔看到我進來,忙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這小妮子已經換成了一身家居白色的吊帶裙,看起來更像一個高中生一些。

  吃完晚飯,我便到陳潔的房間開始給她輔導功課了,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小
妮子的基礎是這樣的差,也不知道她在學校都幹什麼的,基本上是一問三不知,
我只能從頭開始,先輔導數學。

  輔導了一會,我突然發現,陳潔的吊帶裙領口開得很低,那豐滿的胸脯竟然
就在我的眼前,這太媽的也太誘惑了,不覺多看了幾眼。

  這時陳潔竟然噗嗤一下笑了:「你沒有見過嗎?」

  陳潔這麼一說,我馬上臉紅了,這小妮子竟然發現了我的動作,太丟人了。

  沒有想到的是,陳潔接著說了一句:「如果你真能讓我補課考上大學,我讓
你看個夠。」

  接下來的補課我再也不敢亂看了,可這小妮也穿得太誘惑了。

  才補了幾天課,突然陳清接到了個從西藏打來的電話,說她老公在外出給藏
民看病時因為路不好,出了車禍,現在生命垂危,讓她趕快去。

  王廠長得知後,馬上派了廠裡一個和陳清平時關係不錯的女工,和市裡衛生
局的同志坐飛機直飛拉薩。

  陳清臨走時不忘交待我一定要給陳潔補好課,管好她。

  陳清走之後,我還是照樣每天下班後給陳潔去補課。

  沒有了陳清在家,陳潔在我面前開玩笑竟然更加肆無忌憚了,甚至有時竟然
用胸來蹭我的背。

  害得我經常不得不調整坐姿,不然褲襠裡那個傢伙就原形畢露了。

  這天補了一個多小時的課之後,我們開始休息,無意間我翻開了陳清的結婚
照片,就對陳潔說:「你看你姐和你姐夫,多麼幸福的一對呀,可惜你姐夫卻去
了西藏。」

  這時陳潔突然一聲歎息。

  我不覺問了一下:「怎麼他們不幸福嗎?」

  陳潔這時小聲對我說:「我給你說了,你可別對別人講。其實他們之間並不
幸福。原來她們姐們倆都從農村來,陳清進化工廠之後,被那個王廠長通過一些
小手段給弄到了床上,為了保持關係,王廠長把她給介紹給了王廠長一個遠方的
親戚就是陳清現在的老公,陳清的老公因為有事求於王廠長就只好答應了這門婚
事。他們夫妻之間很少做那事的,就是做都是幾分鐘。」

  沒有想到這個小妮子竟然知道這些東西,而且對夫妻間的事情竟然都懂,是
不是和別人做過呢。

  於是我故意說:「你這麼小個孩子,懂什麼呀,連夫妻間的事情都知道呀。

  「別以為我是小孩子,我男朋友早都和我。」

  說到這兒,陳潔好像發現說錯了什麼,馬上停止了。

  我一聽,哈哈,果真這個小妮子不簡單,從衣著打扮就知道肯定很騷了,沒
有想到真的很騷。

  我是不是有機可乘呢。

  我忙說:「你和你男朋友早都什麼了,說呀?」

  「你好壞呀。」

  陳潔笑著說,並揮著粉拳打來。

  這時我故意說:「你們這個年齡很正常呀,我上初中時都和女孩子接過吻了
,你們現在都接吻呀,那有什麼呀。」

  「不是接吻了,是……」

  陳潔想說,又沒有敢說。

  我這下忙說:「哈哈,是不是擁抱過呢?」

  我又故意說:「我上高中時都摸過我女朋友的那個了,你們才擁抱過,那有
什麼呀。」

  「才不是呢,是……」

  陳潔又不說了。

  我知道,我只有不停地引誘她,她才肯說出來,而她一旦自己說出來,我就
有機會了。

  我又說:「我在大學時都和我女友上過床了,你肯定不會超過我們吧。」

  「那也說不定吧。」

  陳潔急忙說。

  我一聽,馬上說:「你們高中時都上過床了嗎,哈哈,我馬上告訴你姐去。

  陳潔一聽忙說:「千萬不能告訴我姐的,不然她會打死我的。」

  然後又忙說:「不說這個了,你不要告訴我姐,我讓你看看我姐的拍得藝術
照光碟怎麼樣,都是我給我姐照的,後來我自己刻錄到光盤上的,都沒有敢拿到
照相館沖的。」

  一聽這話,我馬上說:「好。」

  陳潔跑到了陳清的臥室裡,找了好一會兒,才終於找到了一張什麼名字都沒
有的光盤,肯定是這盤了,我姐一般都把她藏到很隱秘的地方。

  打開了碟機,卻突然傳來了一陣陣女人的叫床聲,電視裡,一個男人在從後
邊操一個女人,怎麼會是這呢,陳潔忙關了碟機,又進去找,可找了好長時間卻
沒有找到。

  我一看忙說:「算了,找不到就不找了。不如就看一下剛才那張碟片吧,我
怎麼感覺那個女人有點兒眼熟呢。看看是誰。」

  說著我直接就打開了碟機,電視畫面上又開始上演那場春宮戲了。

  是陳清,終於看清了,那個女人是陳清,但不知那個男人是誰,我剛想問。

  陳潔忙說:「怎麼是我姐和我姐夫拍的,我再看,感覺可能是他們自已用攝
像機拍的。」

  我忙說:「你姐和你姐夫還真浪漫,竟然拍這個。」

  這時陳潔的臉已經通紅了,而且眼睛盯著電視一動不動,我知道她肯定是看
入迷了,我忙說:「關了吧。」

  陳潔一聽,忙說:「別,我再看一下,你難道不喜歡我姐嗎,這麼好的機會
不看一下,說真的,我以前還很少見我姐和我姐夫做愛呢。」

  什麼,難道說她以前還看到過陳清和她老公做愛。

  但我還是繼續說:「算了,別看了,你看的受刺激了,找你男朋友了,我的
女朋友現在還在很遠的地方呢,我怎麼解決問題呀!」

  「自己解決呀。」

  陳潔笑著說。

  我一聽,呵呵,有門。

  忙說:「你不怕我把你解決了嗎?」

  陳潔一聽,又是笑說:「就怕你沒有那個膽。」

  聽了這話,是個男人都該有行動了。

  我忙一把摟過了陳潔,把她的臉拉了過來,我的嘴巴就貼到了她的嘴巴上。

  陳潔假裝地掙扎了幾下之後,就主動地放棄了掙扎,然後開始把舌頭伸進了
我的口裡,開始吮吸我的舌頭了。

  我奮力地脫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後又去解陳潔的衣服,沒有想到,陳潔竟然
主動地將自己的弄得一絲不掛。

  這太刺激了,一邊看著陳清夫妻的春宮戲,一邊玩弄著陳潔。

  我的手開始慢慢地挑逗起陳潔,這時她已經有些興奮了,可還是要繼續挑逗

  我的手輕輕地在陳潔的乳房上撫摸,她的乳頭早已經變硬了,姑娘的的乳頭
和少婦的就是不一定,開始不是粉紅色的,在我雙手的撫摸下,已經慢慢由粉紅
變成了鮮紅色,就像一個飽滿的紅櫻桃,真讓人忍受不了下手。

  我騰出一隻手來慢慢向陳潔的腹部摸去,慢慢滑到她的肉穴的外面,用手愛
撫著她的陰毛,同時用兩個指頭夾住她的大陰唇,慢慢地摩擦著她的陰唇。

  陳潔的肉穴因為愛撫的原因,已經濕成一片了。

  而這時的陳潔也沒有閒著,她的一隻手從我的大腿外側伸過來抓住了雞巴開
始套弄。

  我的左手在陳潔的兩個乳房上輪流揉著,一會兒又捏住她乳房頂端的乳頭,
悄悄用力捏了幾下,克的挑逗下,陳潔更加興奮了,不停地擺動著屁股。

  我的右手指分開了陳潔的陰唇,中指插進了陳潔肉穴。

  隨著我中指在在她肉穴裡刺激,陳潔的性慾不斷地上漲,肉穴開始發熱,淫
水已開始向外流出。

  而我的雞巴在陳潔的的套弄下非常的脹,恨不得馬上插入陳潔的肉穴。

  我將陳潔抱到了陳清的床上,心想雖然沒有在陳清的床上幹過她,但這次終
於在可以陳清的床上將她的妹妹就正法了。

  我分開了陳潔的雙腿,跪在她兩條大腿中間,一隻手握住那根已經腫脹的雞
巴,將龜頭對準陳潔的肉穴,來回地磨擦著,然後猛地一下,將雞巴插入到陳潔
的肉穴中。

  雖然沒有處女膜的阻隔,但還是很不順利地整根插入進去了,陳潔的肉穴真
太緊了,說明她做愛次數還是有限。

  馬上我感覺陳潔的肉穴壁緊緊地包裹著我的雞巴,我的雞巴在陳潔的肉穴裡
來回地輕輕抽動幾下,陳潔竟然已經發出來了呻吟聲,真是小姑娘,不像陳清需
要抽插好多下才能有呻吟聲。

  我開始在陳潔的肉穴裡用力地抽插起來,每次我輕輕地抽出大半個雞巴,然
後猛地將整個雞巴插入到陳潔的肉穴中。

  這樣有節奏地抽插著雞巴。

  陳潔的陰道裡已經分泌出大量的淫水,隨著我雞巴的抽插,開始吱吱水響。

  我一邊抽插著,一邊問:「我的雞巴怎麼樣,比你男朋友的強吧。」

  感到無比舒適的陳潔,已經開始發浪了。

  隨著雞巴的每次插入,陳潔都配合地將屁股往前頂著,迎著我的雞巴,口裡
也不時唔唔呀呀繼而喲喲喘叫,連連的叫道:「爽啊……好爽……你比我朋友的
雞巴大多了……搞得我好舒服……」

  「小潔,你的逼好緊吶!比你姐的緊多了,噢!……噢噢噢!雞巴好舒服啊
!」

  說完這句後,我突然有些後悔,怎麼把這話都說出來。

  沒有想到,陳潔已經被我干可能太爽了,竟然說:「哎喲!你好好幹呀,我
姐也需要人干呀,我們倆個一起讓你幹,快,快,我爽死了。」

  我知道陳潔的高潮已經來臨了,我也實現憋不住了,猛地抽出了雞巴,對著
陳潔潔白的身體,不顧一切地射出了全部的精液,我知道我不能射在陳潔的身體
裡邊,萬一弄懷孕了,那可不是好玩的。

  陳潔這時已經手足亂顫,兩眼緊閉,嘴裡胡亂地不知說些什麼,我知道,陳
潔正在全心全意地享受性愛的高潮了。

  我疲憊不堪地躺在床上,抱著陳潔睡了過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