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你說元旦我們會放假嗎?」我問正在低頭看報紙的老王。

  老王頭也不擡,冷冷地回答道:「那你說說,死人還分放假和不放假嗎?」

  「哦。」我滿臉的失望。看看時間才九點鍾,今天是星期六,電視裏正在播
《快樂大本營》,謝娜正在那裏裝瘋賣傻,努力逗大家發笑。反襯在這間值班室
裏卻顯得格外的冷清。今天也是我第一次值夜班,和我一起值班的就是老王。聽
說他已經在這家殯儀館裏幹了十幾年,也許是見過太多的生離死別,他的人情味
也變得很淡了。

  正像老王說的那樣,活人要放假,死人卻是不分時候的。所以殯儀館裏半夜
也要人值班。說不定哪個時候,有些人一口氣接不上來就掛了。這個時候就該我
們上場了。

  「嘟……嘟……」一陣急促的電話鈴打斷了我的思緒。

  老王接了電話:「喂,你好,這裏是順天殯儀館。啊,我知道了……馬上就
開車過去。」電話是醫院打來的。醫院是我們殯儀館主要的生意來源。畢竟那裏
是死人最多的地方。隻要把醫院裏的關系打通了就不愁沒有生意。當然介紹來我
們這裏的醫生也會得到豐厚的回扣。

  「小李,把東西收拾好。我先去開車。」老王吩咐我說。

  「這次死得是個男的還是女的,怎麼死的。」我好奇地問。

  「18歲的女孩,聽說是自殺的。」老王的回答,還是一向冷漠。我也習慣
了。

  來到醫院,老王就去和死者家屬交接,病房裏隻剩一個很年輕的女孩躺在床
上。如果不是提前知道她就是我們今晚要擡走的人,一定會以爲她隻是睡著了。

  在死者和醫生的話裏面,我已經知道死者叫小蘭,是開煤氣自殺的。因爲男
朋友喜歡上了另外一個人,小蘭心裏放不下,希望他還能回心轉意。但男朋友很
絕情一點餘地也沒有。于是小蘭想不開,趁著家裏人不在,就打開了煤氣閥門。

  小蘭被家人發現送進了醫院,但最終還是沒有搶救過來。

  我心裏一邊爲這個年輕的生命歎息,一邊小心翼翼地走上前,盡量不發出一
點聲音。好像還怕會驚醒她一樣。我仔細一看,心中驚訝,她生前一定很漂亮,
不對,現在也很美。我更是替她感到不值,那個男人真該被槍斃,放著這麼一個
小美人不要。卻要去劈腿!

  躺在床上的小蘭此時一臉平靜,也許一切都已經和她沒有任何關系了。她長
著一張瓜子臉,留著齊眉的劉海,不過現在有些亂,我輕輕地幫她撫順。她的眼
睛輕閉,但還是能看見她的睫毛很長,睜開的話眼睛一定很大,而且一定會是楚
楚可憐望著你那種。

  我的目光往下移,雖然身上蓋著薄薄的被子,小蘭胸部的地方還是鼓起了一
個小丘。我想她的身材也一定很好吧。不知道摸上去會是種什麼感覺。

  咦,我回過頭才發現了一件很不對勁的地方,就是小蘭的臉色竟然是一種桃
紅色。按常理死去的人,因血液的不流動,臉應該是白色的才對呀。

  怎麼會這樣?而且她的嘴唇也很紅潤,微微張開。就像顆小櫻桃誘惑你咬下
去。這時我做了一件連我都想不到的事。我竟然真的低頭吻了上去。

  我心中很緊張,心撲撲狂跳。當嘴唇貼在一起時,並沒有想象中的火熱,她
的嘴唇是冰涼的,這才讓我清醒了過來。看來她不是睡著了,而是真的死了。

  我擡起頭向四周看了看,還好這時沒有人往這邊看過來。

  這時老王也和死者家屬談妥了,就叫我把屍體背進車裏。小蘭被我背在背上
時,我感到兩個大肉團抵在了背上,竟然還是軟呼呼的。我的老二還偷偷地勃起
來了。連我都搞不清楚,我竟然會對一個死人産生了欲望。

  在回來的車上,我把小蘭臉是紅色的事告訴了老王。老王並不覺得奇怪,說
這是很正常的事。因爲煤氣中毒會吸入大量的一氧化碳,導緻身體嚴重缺氧,臉
就會變成桃紅色。過幾個小時,她的臉就會慢慢變白。

  原來是這麼回事,看來老王這十幾年也不是白幹的。這下讓我對老王刮目相
看了。

  回到殯儀館,老王先安排我,把小蘭運到整容室進行整理,自己則去布置靈
堂。隨行的家屬也被安排在休息室裏。

  所謂的整容室就是一個很大房間,中間放著一個台子。如果屍體有破損,就
會先進行清洗,然後整理遺容化上妝,穿上由死者家屬帶來的衣服。一般情況,
這裏除了工作人員,外人是進不來的。因爲這涉及到一些商業秘密。其實我不是
很喜歡這裏,這裏充斥著福爾馬林和消毒水的味道。

  現在就剩下我小蘭兩個人了。不過卻是陰陽相隔的兩個人。小蘭還和將才一
樣地平靜躺著,臉色的紅暈也淡了很多。她身上裹著一件白色的布。我上前慢慢
地打開。心裏突然很激動。她的身體就要暴露在我的眼前了。

  我顫抖地把布揭開,首先看見的是她的乳房,上面還帶著黑色的胸罩。兩個
渾圓的乳房把中間擠出一條很深的溝。我猜大概是個D罩杯。然後慢慢下移,她
的小腹很平坦,沒有一絲贅肉。然後露出了她的小褲褲,白色的小褲褲上面竟然
還有一個卡通猴子。一兩根陰毛從旁邊漏了出來。最後是她的腿,很長很細,如
果穿上絲襪的話。一定會讓我流鼻血。

  這是我第一這麼近的看一個女孩,心情異常激動。雞巴早已充血了。我不能
抑制地上去抓住了她的兩個大乳房。竟然一隻手無法握住。還是很柔軟的,應該
和生前一樣。揭開胸罩。兩個葡萄大小的乳頭已經立起。我更興奮了,使勁的搓
捏著,雪白的乳房在我手中變換著各種形狀。

  「啊……」我突然發現一件很恐怖的事。小蘭竟睜開了眼睛,正盯著我。我
嚇得不停倒退,最後跌坐在了地上。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女孩竟然坐了起來,
然後抱著頭。嘴裏喃喃自語,好像說頭痛什麼的。

  難道是詐屍?可是我冷靜了後一想,不對呀詐屍也不會說話吧。我突然想起
前不久報紙裏曾報道某屍體在火葬場奇跡複活的事。難道女孩沒有死?

  我慢慢靠近女孩,說:「你……你是人是鬼。」

  小蘭好像沒有聽見我說的話,隻是一味地抱著頭說頭好疼。

  看著她胸前挺立的兩個大肉球,我色迷心竅地走了上去,也不怕她是鬼。抓
住了她的雙肩說:「小蘭,你活過來了,你沒事了?」她的皮膚光滑,竟然還帶
著一些溫度。這讓我更加確信她將才隻是假死。

  小蘭好像還是很模糊,竟然一把抱住了我說:「阿明,不要離開我!不要離
開我!」

  阿明?應該就是那個拋棄小蘭的人。看來她的腦子還不清晰,把我認成了她
男朋友。我順勢把她摟在了懷裏。這種便宜都不占我還是人嗎?她的兩個肉球抵
在了我的胸口。我熄滅的欲火又開始燃燒了起來。這次來得更加兇猛。

  我一邊安慰她說,我不會離開她。一邊騰出一隻手玩弄她的乳房。小蘭好像
也很享受我的撫摸。竟然開始哼哼起來:「壞阿明,又要使壞了。」聲音甜美,
帶著強烈的刺激作用。我幹脆低下頭吸允她的乳頭。上面還帶著淡淡的乳香,十
分的好聞。小蘭似乎也有些受不了了,雙手抱著我的頭,說:「吸吧阿明,隻要
你不離開我,想怎樣我都答應你。」

  我重新把她放平在台子上,然後低頭吻著她。她的反應很熱烈,這也許是對
于那個阿明愛之深的一種體現吧。不知怎麼的我心裏感到一絲妒忌。

  她的舌頭糾纏著我的舌頭,不少唾液也順著流進她的嘴裏。她不反感還用力
的吸著。好像要把我吸幹。

  我有些喘不過氣,離開了她的唇,她的眼睛帶著迷離,深情地看著我。我有
些受不了她的目光,于是從她的的脖子一直吻到她的小腹。雙手沒有放過她的一
對大肉球。

  「呵呵,好癢啊,阿明。我受不了了。」小蘭不斷地扭動著身子。我看時候
差不多,就把頭放在她的雙腿之間。她的小褲褲中間已經被淫水打濕了一小塊。

  我伸出舌頭在上面舔了舔,帶著一骨子騷味,不過味道很不錯。小褲褲中間
被打濕,可以大緻看見裏面的肉縫。

  我迫不及待地扯下了她的底褲,隻見潔白的雙腿間,一叢黑色的陰毛發著耀
眼的光澤。小蘭害羞得想用手去遮擋,我當然不能讓她得逞。我拿開她的手,然
後把她的雙腿擡在肩上,這下她的私處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她的陰戶是粉紅色的。小小的肉縫夾得緊緊的,不過一些透明的液體從中溢
出,暴露了它的曖昧。

  我用兩根手指掰開肉縫,我能感到小蘭的身體也顫抖了一下,我看見裏面的
粉色的肉褶層層疊疊,上面覆蓋著晶瑩的液體。

  我伸出舌頭在裏面攪動,小蘭也隨著我的攪動,發出悅耳的呻吟。我感到她
的陰道壁一陣一陣地收縮,似乎要把我的舌頭吸進去。此時淫水也分泌了很多,
弄得我滿嘴都是。

  我實在受不了了,就脫下了褲子,把我昂首已久的肉棒拿了出來。小蘭閉上
了眼睛,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我的肉棒抵在小蘭陰道口,隻進去了一半,因爲裏面太緊了。

  隻好又拔出來,用龜頭摩擦她的陰蒂。小蘭舒服得電擊般顫栗起來。這下淫
水如洩洪一般流出來,我的陰毛陰囊都打濕了。

  我看時機成熟。就挺身而進。

  「啊……」我舒服得叫了出來,裏面太緊了,每個肉褶都像個吸盤,想要把
我整個人都吸進去。

  我連續抽動了幾十下,就感到要射了,趕緊拔了出來。揉了幾下她的大奶,
摸了幾下她的翹臀。並讓她爬在台子上,我從後面開始插她。每一次撞擊,都發
出啪啪的聲音。小蘭好像也很興奮。我感覺她的乳房都變大了。

  感覺快射了,我就讓她躺著,雙腿成M形。我看見她的陰戶上面淫水泛濫,
一些乳白色的液體像剛打好的奶油,從陰道裏面流出來。

  而攪拌機正是我的肉棒,我這次加快了速度。

  小蘭被我插得哇哇大叫:「阿明,我好舒服,我快,洩……洩了……啊!」

  小蘭開始主動迎合著我的插動,十幾下過後胯部一陣抽搐。陰道也比剛才夾
得更緊了。看來她高潮來了。

  我也把持不住,隻感到腳心一麻,就把我二十年的精華射了進去。射完之後
我沒有馬上拔出來,老二還在小蘭的身體裏面,就這樣爬在她的身體上面,好舒
服。

  「阿,你不是阿明,你是誰。你爲什麼要這樣!」小蘭好似突然清醒,雙手
掐住了我的脖子,兩隻眼睛死死地盯著我。她的臉突然變得好白好白,好像一張
死人的臉。

  我發不出一點聲音,隻感到事情發展得太突然了。頭也暈暈的,眼一黑就什
麼都不知道了。

  「小李,小李,快醒醒。」我聽見有人在我耳邊叫我,睜開眼就看見老王一
臉擔憂地看著我。

  「老王我這是怎麼了。」我發現自己竟然爬在台子上睡著了。

  「我進來就看見你趴在台子上,以爲你在偷懶。結果發現你的臉色蒼白,還
叫著什麼小蘭,叫了你很久才把你叫醒。快跟我離開這裏。」老王上來拿著我的
手就要往屋外走去。

  我掙脫了他的手,因爲我想起了將才發生的事。

  指著台子大聲對老王說:「小蘭沒有死!不信,你看……」

  我呆住了,發現台子上空空的,什麼都沒有。

  老王一臉驚訝地看著我說:「你忘了嗎?小蘭昨天就被火化了。還是你親手
把她推進焚屍爐的。」

  啊,怎麼可能,那將才……不由自主地我全身都開始顫栗起來。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和網絡女孩做愛
處女膜的眼淚
安慰心情不好的女同學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