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廳內,只見一個小人兒在忙碌著把做好的飯菜擺放在桌上。

 

雪兒,你看我帶誰來了。

 

瑪莎與林浩然走到忙碌的雪兒身後,輕輕的說道。

 

而林浩然一聽雪兒二字不禁呆愣住,難以置信的看著聽到瑪莎的聲音而轉身的女孩。

 

你是…爹地?雪兒不敢肯定的看著面前眼神中透著一絲邪氣的俊朗男子,不竟父母離婚後爹地便離開中國到美國8年。

 

林浩然一聽雪兒對自己還有印象,不禁激動的上前抱住這個讓自己牽掛了多年的女兒。

 

哈哈,小雪兒真乖,還記得我,來讓爹地再嘗嘗你這張小嘴的滋味。

 

說著便將已經羞紅了臉的小人抱起來,而他的唇快速的壓向她愣張的小嘴──唔!他這是在做什麼?面對突如其來的封堵,雪兒的反應有驚訝、有錯愕,還有著莫名的顫悸…是的,顫悸。

 

那股灼烈的氣息,和兩片燙熱的唇,交織成一張令人酥麻的魔網,讓困在其中的她既心慌又意亂。

 

除了一開始的稍稍推拒,她的矜持迅速卸甲,理智也跟著投降,迷惘的小手甚至不自覺地圈住他的頸項,似乎希冀對方能更進一步。

 

而林浩然也不負所望,緊接著撬開她的貝牙,直驅芬芳領域。

 

一陣天旋地轉後,林浩然撤回了先鋒軍。

 

啊,媽咪,我我…羞愧的雪兒看著已經坐在飯石桌前飲酒的瑪莎,不知該說些什麼。

 

好了,你們先坐下吃飯吧。

 

好好,反正日子長的很,不急於一時。

 

林浩然壞心的笑道。

 

而已經羞紅臉的雪兒只得乖乖的坐在林浩然身邊。

 

夜晚,雪兒在寢室內不禁回想著白天在飯廳內所發生的事,不禁為自己沈迷於林浩然的親吻而羞愧。

 

好討厭,今天竟然在爹地面前出丑,他一定會認為我是水性楊花的人。

 

嗚嗚…怎麼辦…雪兒漸漸進入夢鄉…一具女體!而且,是穿著清涼睡衣的美麗嬌胴!由於天氣炎熱,覆蓋在雪兒身上的薄被已經被她踢到一旁。

 

順著修長的玉腿往上瀏覽,白色內褲包裹的翹臀,連結著不及盈握的蠻腰,和柔美的滑背…這副玲瓏的曲線,害得深夜潛入女兒閨房的林浩然險些噴出鼻血。

 

挨近床沿,他忍不住撥開那附在面上的幾縷發絲,瞧她眉不畫而黛,唇不點而朱,秀鼻渾然天成,密長彎翹的羽睫,如同兩把攤開的黑色扇子,正好映襯那吹彈可破的雪膚…小雪兒,要不要爹地幫你按摩啊…你不說爹地就當你默認了!說著,巧手便在滑背上來回揉撫,他不禁心猿意馬。

 

嗯…嬌慵的嚶嚀,等同放行的特赦令。

 

觀察她沈穩的氣息,似乎處於深眠狀態中,林浩然突然想來點更刺激的冒險。

 

他先把肩帶撩下來,再邊按邊推,將嬌軀翻回正面…只見聳圓的雙峰瑩白若雪,山巔的蓓蕾如粉櫻吐蕊,綻放著嬌艷的春色。

 

真壯觀…不知道有沒有D罩杯?心念才轉著,他的大手已先一步膜拜上帝的傑作。

 

輕輕托起雪乳的下緣,掌中的柔軟有著不可思議的彈性,當麼指磨繞那層圓暈,頂端的粉蓓也挺然而立,仿佛在邀人享用。

 

順從體內萌發的欲望,微顫的舌尖,迅速舔了下乳蕾。

 

如他所料,這觸感果然滑嫩如豆腐,還有一股沁人心肺的馨香。

 

尤其那沾著少許唾沫的尖峰,像刷了層透明漆似的濕濕亮亮,瞬間就強化他浮動的欲望。

 

放膽再舔幾下,確定雪兒沒有蘇醒的跡象,他索性張嘴含住整顆莓果,溫柔吮吻。

 

但即使在睡夢中,人類依然有其反應的本能。

 

嗯…粉頸微仰的睡美人,不自覺地發出舒服的喃吟。

 

這嫵媚的聲音,加熾了他的欲念。

 

小心翼翼地撩高睡衣的裙擺,他貪婪的手繼而撫向腿心,隔著薄如蟬翼的底褲磨撫。

 

好熱…雪兒輕蹙柳眉。

 

隱隱感覺胸口和身下一陣火熱,她難受地弓起右腿,殊不知這姿勢正好提供別人進犯的空間。

 

竊喜的淫爪順勢潛入底褲側縫,一探神秘之境。

 

分開毛茸的皮草,當他尋摸到那處花園,隱匿其中的珠蕊已有些濕意,再稍加撫逗,幽谷即淌出更多的滑澤…好一個熱情的小東西呵!他心跳狂促,腦中浮現的全是跨騎在她嬌軀上的淫思。

 

哦!天哪!那是什麼?怎麼感覺股間濕濕、滑滑的…啊!本應沈睡中的雪兒被體內灼熱的欲望折磨得不得不蘇醒過來,卻見一個人影附在身上,不禁大叫。

 

噓,雪兒別叫,是我。

 

借著窗外皎潔的月光,雪兒終於看清此人。

 

爹地…你怎麼…爹地晚上睡不著,想要小雪兒來陪陪…說著,他的手指更加激烈的磨弄她兩片厚實的唇肉…你好美…他分開了雪兒的雙腿,拉下已經濕透了的內褲,讓她濕成一片的花園大刺刺展現在他的眼前。

 

她的唇花就像初綻的美麗花朵,在他灼熱的視線下漸漸綻放,花心中間還微微透著濕意。

 

他將兩片花唇分開,找到藏匿在裡面的珍珠,它小小的、怯生生地躲在濕潤的花辦裡,他將它找出來,用修長的手指頭揉弄,以色情的動作喂養它長大,眼睜睜看著它因為他的動作而愈來愈紅腫、愈來愈脹大…他手指一動,她的身體就有立即性的反應;他一摸她,她的幽谷就大量分泌出蜜汁。

 

他試著將手指送進她窄小的洞穴裡,才剛進去,手指就被她的小穴緊緊吸附住。

 

他摸到裡頭的皺折,試著探一探她的敏感點。

 

雪兒劇烈地呻吟著,不要,爹地…別這樣弄雪兒。

 

聽到雪兒的抗拒聲,林浩然不禁怒上心頭,又加入第二根手指頭,並在裡頭快速的抽動起來。

 

啊…不…雪兒呻吟著,雙手緊緊抓著床褥,用盡全身力氣承受那巨大的狂喜浪潮,隨著他手指的動作愈來愈快,她體內流出的水蜜就泛濫得更嚴重。

 

她仿佛還能聽見他手指進出她水穴時所激蕩出來的聲響…好色情的聲音…是她小洞所發出的聲響嗎?哦!天哪!讓她死了算了!雪兒覺得丟臉,縮了縮身子,想避開他挑逗的舉止,沒想到她才剛要瑟縮,他便一手抓住她的腳踝,將她的兩腳固定在床上。

 

他…他想干嘛?雪兒撐起身子,竟看到他兩於抓著她兩腿,頭顱就杵在她兩腿間,他撥開了她的花洞,探出舌頭往她的蜜洞裡去。

 

不…別這樣…放了雪兒雪兒擺弄著臀部,想避開他羞人的舉動,但她的兩腿都被他抓住,所以就算她想逃也逃不了。

 

她左右擺弄的臀只是更加方便他唇舌的入侵,他趁她動的時候,將靈活的舌頭伸進她溫熱的小洞裡,舔得更深入,而他上面的牙還磨弄著她的敏感的花核,有時吸、有時咬。

 

她夾緊了雙腿,想避開這一切,卻徒勞無功地只是把他的頭顱夾在她的雙腿間,還夾得更緊。

 

你別…別再吸了…雪兒覺得自己變得好敏感,仿佛只要他一碰她,她的身體就產生可恥而劇烈的反應。

 

他吸得好用力,她覺得自己體內有什麼東西就快要洩出來了。

 

她發現自己的穴口正劇烈張合著。

 

快走開…啊她就要噴出了!她急速推開林浩然的頭,但已經來不及了,還是噴到他一點點,而且還噴在他的臉上。

 

雪兒覺得丟臉死了,林浩然卻不惱怒,還伸出舌頭將唇畔的液體給舔去。

 

唔…他的唇轉移陣地,吻住她口中吟的小嘴,他們唇齒相依、相濡以沫,他的手繼續在她大張的私處撩撥。

 

腿再張開一點。

 

他的腳勾住她的腿,將她細長的雙腿撥往兩邊,別這樣…她不要張得這麼開…這種姿勢讓她覺得好丟臉…雪兒合攏雙腿,卻將他的大手夾在兩腿間,讓他的手指更加貼近她的私處。

 

他弄得她受不了了,她呻吟著,他的唇舌卻在她嘴中作亂,吻得她暈頭轉向、吻得她好想要。

 

林浩然一邊俯身吻著她,一邊快速的褪去自己的衣服,抓起她的玉手直接罩在他的硬挺上。

 

用指腹!他教導雪兒用指腹磨弄他紅腫光滑的前端。

 

她用手摸一摸,覺得它的觸感像絲絨一樣光滑,而它在她手中益發腫脹。

 

就在她的手幾乎要圈不住他粗大的肉棍時,趁她不注意將肉棍擠入她的口中。

 

嗯…她腰部款擺,她好想要、好想要…她的臀部不停在半空中畫著圈,而肉棍被含住的林浩然,雪兒小嘴中濕熱緊密的感覺讓享受極了,真棒,用力吸它,雪兒。

 

濃重的男性鹹味讓她心房一酥,不由自主的用力吸吮起來,舌尖兒不時的頂住那敏感的小眼兒旋轉著。

 

巨大的快感令林浩然難以自禁地將雪兒的頭重重的壓向他火熱的欲望,深深的戳入她的喉嚨。

 

劇烈的抽動幾下後,將體內的熱液射入雪兒的小嘴。

 

狼狽的吞下口中的熱液,巨大的快感令雪兒陷入昏迷當中。

 

獲得滿足的林浩然將雪兒擁抱,隨即進入夢鄉之中…不要、不要了…闔上眼睛的雪兒不斷的說著同樣的一句話,她仿佛睡得不安穩似的,漂亮的兩道睫毛下是深深的黑眼圈。

 

林浩然有些愧疚的凝視枕在手臂睡著的女兒,薄被底下的兩人全身赤裸,他胸口裡的欲火又燃了上來。

 

大手掀開薄被,他直接將手伸進她的雙腿之間,他毫不懷疑會摸上一片滑膩,因為他不斷跟她做愛,他不斷的將精液射入她的體內。

 

大量的精液因為一再的撞擊她的身子而流出小穴,小腹底處的芳草也都沾染上他的精液,有些甚至呈現半干固的狀態。

 

他的健腿一勾,白嫩的雙腿立即讓他架開,美腿大開的姿勢讓他毫無阻礙的撫上兩片滑膩不已的肉瓣,粗礪的手指頭永不厭倦的搓揉兩片滑嫩嫩的肉瓣,稚嫩的肉瓣已經紅腫,因為這些天來除了吃飯跟短暫的睡覺時間之外,他幾乎用肉棍不停的插弄她的小穴與菊穴。

 

貪婪的目光在女兒赤裸裸的胴體上游走,一身雪白肌膚每一處都有他烙印下的欲痕,他的眼神變濁,他的手指頭也變得更加的放肆。

 

嗯、唔!壓在私唇上的力道讓睡夢中的雪兒好似有些痛苦的呻吟。

 

手指頭不斷的褻玩兩片紅腫的肉瓣,他在花穴口摸到一絲不同於精液的濕潤,手指頭就花穴口上的濕潤撫上紅腫的肉瓣。

 

他低頭審視她的私處,細嫩的肌膚有些紅腫,除此之外他沒有傷到她,這讓他更加毫無顧忌的揉起肉瓣。

 

唔…睡夢中的雪兒不舒服的扭動臀腹,被架開的雙腿不斷的踢著,但是施壓在私處的力道卻沒有消失一只大手壓著白嫩的小腹,即使女兒已經為他生下一對雙胞胎,但是細嫩的小腹就跟懷孕前的樣子一樣,恢復平坦的小腹並沒有留下妊娠的痕跡。

 

林浩然輕松制住她不斷扭動的小腹,另一只手指不但狎玩肉瓣也伸進花縫裡掏進掏出,溫熱的花穴依然窄小,甚至較生產前更為緊窒。

 

肆虐的手指頭不斷引出女兒不自覺的呻吟,嬌嫩的呻吟輕易的讓肉棍仰首挺翹,粗厲的二指不斷在細嫩的肉瓣上又捏又揉。

 

疲倦極的雪兒不得不睜開沉重的眼皮,醒過來的她只看見爹地又跑在她的腿間,腿間的觸覺讓她忽視不了,而爹地注視腿間的眼神更是令她害羞的哀叫。

 

爹地,我知道錯了,你不要再折磨我。

 

她在床上過了幾天她都不知道,才幾個月大的孩子也讓他送到祖父母那還沒有接回來。

 

我知道你知道錯了,但是我還是很憤怒。

 

林浩然生氣卻又粗喘的說著,知道他只要她,卻因為母親瑪莎的威脅而想帶著他們未出世的孩子逃離他!她要叫他如何不生氣?人家都已經跟你道歉好多、好多次了,你到底還要怎麼樣嘛?她幾乎頭都要讓他給拆了。

 

怎樣?粗大手指頭熟練的鑽進小穴裡。

 

爹地,啊…哦…正要抗議的雪兒突然揪住兩側的床單,她弓起身子呻吟,他的手指頭不斷的往小穴裡鑽,腫脹的私處仍是為他動了情欲。

 

手指頭退出花穴,林浩然扳開她的雙腿,雙掌捧起她的腰臀,濕膩的圓端抵上肉瓣沾沾彼此的黏液,圓端擠開窄小的縫隙,一個挺腰!哦…硬挺的肉棍在一瞬間頂入小穴的最深處,雪兒激情的仰首、弓起身軀尖叫,林浩然隨即律動起腰桿。

 

雪兒,你的身子怎麼能夠如此誘惑我?他怎麼也要不夠她!雪兒揪住兩側的床單呻吟,紅腫的私處仍是為他興奮啊,她享受他的沖刺卻又招架不住他的勇猛,有力的腰臀頻頻將肉棍推進她的體內。

 

肉棍不斷的搗弄小穴,當手指又撫上她的肉瓣,敏感的花穴很快的傳來一陣收縮,密集做愛讓她的身子變得異常敏感且容易達到高潮,她的身子讓他撫摸得酥麻不已,她的小腹隨即又竄上一陣電流。

 

爹地,我、我好像又要高潮,啊…他的手指才壓制花核幾下,敏感的身子便又達到高潮,高潮的小穴不受控制的收縮,但是肉棍仍是頻頻的往前頂進。

 

林浩然加快頂進花穴的律動,脹紅的俊臉狀似痛苦的忍耐著,粗大的肉棍仍是勇猛的沖進小穴。

 

當小穴傳過一陣電流到達他的腰間的時候,林浩然一個挺身,肉棍插到小穴的最深處,前端的小孔隨即在小穴的最深處激射出一道強而有力的灼流!哦…雪兒弓起身子高聲的尖叫,熾熱的精液全灑進花穴深處。

 

林浩然壓在女兒的身上粗喘。

 

爹地,你想把雪兒玩壞嗎?雪兒狀似埋怨的瞧了眼二人的結合處。

 

沒辦法啊,我的小雪兒,你實在是太可愛啦!說著,魔手就伸向兩人的結合處。

 

別,爹地,我受不住了。

 

小雪兒,你在拒絕我嗎?爹地危險的邪笑著。

 

啊,不…我沒有…啊…爹地趁著她發呆之際,已經將兩根手指深深的插入菊穴之內,並緩慢地抽插著。

 

嗚…好漲…我不要了…菊穴內抽插著的手指,使得雪兒身體不停地抽搐著,連帶的也使體內的肉棍和手指被緊緊地夾住,本處於休眠狀態的肉棍迅速腫大起來,將雪兒已經脆弱的小穴撐開。

 

乖雪兒,這是最後一次了,我做完就讓你休息!林浩然不忍雪兒的哭訴,安慰著雪兒,而雙手已經悄悄地覆上雪兒那已經被玩弄得腫脹起來的胸部,並用手指輕輕的捏轉著鮮艷的花蕊。

 

而菊穴內的手指已經增加到了三只,並緩慢的抽插著。

 

可是,你已經說了好幾次最後一次了,卻還…乖雪兒,別生氣,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

 

乖,你咬的這麼緊,也不想讓我出來吧!爹地…雪兒羞惱地錘了下身下的男人,雙手環住他的脖頸,深深的將羞紅了的小臉埋入林浩然結實的胸膛中。

 

小東西,害羞了?真是的,被我調教了這麼久還放不開,看來以後我要加大力度了。

 

話音剛落,三指便狠狠地插進菊穴深處。

 

啊!他粗暴的動作讓她在一瞬間因體內巨大的疼痛與快感達到了高潮,前所未有的高潮使得她的小穴緊緊的咬住體內的宛如巨獸般的肉棍,那緊致的感覺仿佛是要將巨獸咬斷般。

 

她無助的呻吟著,一行行的清淚如狂風暴雨般洶湧而下,在紅嫩的臉頰上滑落;光潔的額頭滲出激情的汗水,混合著淚水一道流淌泛濫;酥軟柔媚的身子也繃得直直的;劇烈的收縮讓人愈發的瘋狂。

 

狂湧的美妙刺激、燃燒著爹地,他再也顧不上雪兒身子的承受力,像只野獸般開始狠力的抽送挺動起來。

 

嗚…嗚…不…不要…在他的猛烈攻勢下,她只能無力的俯趴在爹地的身上,大口大口地呼吸,嗚咽著低泣以此來減輕體內肆虐的快感,嗯…呃…啊…粗猛的夾擊使得快慰如潮水般淹沒她,令她產生一種窒息的感覺。

 

嗯???啊????快感急速地淹沒了她。

 

沉重的喘息,柔媚的低吟,肉體大力撞擊發出的啪嗒聲,交雜成一曲最古老的情欲旋律。

 

柔和的鵝黃色燈光映照室內,古銅色的健壯男體,一具嬌小瑩白的女體,一切的一切,淫靡得讓人臉紅心跳。

 

Tags: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