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二零零四年的夏末,在老公再三要求下,我終於同意他要求交換的請求,不為別的,只為他是我的老公,更何況我受不了他一有機會就提交換的事,事實上我心理防線早被他磨跨了。

我對交換是由開始的認為不道德和道義上的討厭,經過我老公的誘導和社會的耳渲目染,激發了內心的原始的慾望。

使我對交換感到新奇和想試一試,只不過因為傳統道德的約束和社會對女人的束縛的緣故,我還不敢表面上表我的熱情和嚮往,一開始我裝作不答應,後來就裝作不痛快的答應了。

其實在心底也是很覺得新鮮,也很想新鮮新鮮。

一眨眼都四十歲的人了,眼看著一天一天變老,拼命的工作,帶孩子,侍侯父母和老公,頭上已經有了白發,該享受一下了,趁著年輕玩玩。方夫妻是老公在網上找的,是我們區的。

老公為了方便,約了個渡假村的賓館見面,說是沒有熟人的地方才方便。

我們到度假村的時候,對方夫妻已經開好了房間,當我跟著老公走向那賓館房間的時候,我緊張的腳在發顫,心裏很有些激動和躁動,仿佛心理上倒退到了二十年以前,心頭鹿撞。

我小心翼翼地跟在老公身後,生怕叫熟人撞見。

而老公卻是性致很高,大大咧咧,滿不在乎,一路上還逗我說:你可以嘗嘗除我之外的另外的男人了。

我裝作生氣地說:你再說我就回去了我根本不想去的。

他又一個勁地說:對不起是我樂意的我求你來的還不行嗎?

想象著我們互相見面的情形,我有些興奮、有些害羞、有些渴望,不經意間我的下面有點濕了,走路有點那裏滑的感覺。

我正好前天結束的例假,昨天晚上和老公又戰了一場,算是大戰以前的熱身。

熱火朝天的時候,老公說:我先來頭一水免得明天叫外人占了便宜。

我說:你胡說。

然後我使勁掐他的挺肥的臀部。

他說:小娘們要謀殺親夫了。

接著就使勁頂做起了劇烈的活塞運動,還唱起了打靶歸來的歌。

當我們進入房間,我才知道對方男士是個四十多歲的男人,上身穿黑色T恤,下面穿蘭色的長褲,長得很高很壯,戴一幅金屬框的近視眼睛,大約一米八二的個頭,膚色有點黑,說話很溫和的樣子,比較斯文,我從心裏還不算討厭甚至有點喜歡。

他夫人好象年輕很多,長得很豐滿,有一米六三多,與我相比我只能算是太瘦了,而且我只有一米六一,體重不過一百零五。

難怪老公總說要找些豐滿胖點的女人,可能我這苗條的女人他已經厭煩了。

這是個標準間,我與對方女士坐在唯一的一張沙發上,他們兩個男人坐在我們對面的床上。

我老公看來與他們已經很熟,我知道他們在網上聊了有段時間了,不過我不想詳細的過問罷了。

對方夫妻好象很放得開,他們與我老公聊得很輕松,我只是默默坐在沙發上。

後來主要是兩個男人在談,話題主要在性上,我這才知道對方夫妻已經交換過三次了,對方男士講著其中一次交換的經曆,講得很黃色,讓我聽到面紅耳赤。

對方女士倒很輕松,還安慰我讓我放鬆點,說第一次她也這樣。

慢慢我知道對方男士姓洪,她老婆姓葉。

他們兩個男人開始將話題集中到我們身上。

對方男士介紹說:我老婆特點是豐滿,而且口活很好。

我老公說:她很保守,身體不錯。

對方男士盯著我說:我特別喜歡她這樣苗條的,而且喜歡與第一次做的女人發生關係。

他說:象她這樣的才刺激。

他們已經是按捺不住了,對方男士突然提出:交換開始後,我們需要無條件服從他們男的要求,時間是一天一夜。

我知道那要求主要對我說的。

我老公拍拍我讓我聽話,我腦子一片空白。

先是對方女士進浴室洗澡,對方女士很大方,當著我們的面脫光了衣服,她乳房真的很大,而且身材很肥,屁股很性感,我老公一直看著她進入浴室。

對方男士問我老公怎麼樣,我老公連說不錯。

對方男士示意我老公,我老公心領神會,在我面前也脫得精光,走向浴室。

看來對方女的有意沒鎖門,不一會就聽見我老公他們的調情的聲音。

對方男士走到我跟前,對我說:別緊張,叫我洪哥好了,我會好好疼你的。

我只感覺他摸我的頭發,一隻手開始摸我裸露的手臂,我全身發抖。

浴室內傳來對方女士的浪叫聲。

洪哥好象忍不住了,一隻手突然放到我的乳房上,開始揉搓起來。

要知道他是我除老公以外的第二個男人。

我本能地抗拒,嘴裏求他:別這樣,洪哥。

洪哥對我說道:你老公已經在玩我老婆了,你看,人家已經開始享受了。我就喜歡玩你這樣身材好的女人。小寶貝,快來吧,我等不急了。

說完他已經蹲下身來,一隻手伸進我的裙內摸我的下身。

我隱約看見洪哥的下邊已經鼓了起來,把褲子支的老高,像個蒙古包。

我緊張的全身無力,浴室內老公平時習慣的作愛的聲音不斷傳來,我不敢相信是真的。

我想反抗,可沒有勇氣和力氣。

洪哥已經拉開了我的裙子拉鏈,他一把抱起我,我在他懷裏真的好小。

他抱緊我,開始吻我,我只有接受。

他的手沒停,用力拉下我的裙子與內褲,我想去擋,可根本沒用,在他面前我真的很弱小。

他在我光光的屁股與下身不斷捏弄著,我害羞地閉上眼睛。

他很快又扯掉了我的乳罩,脫光了我最後一件上衣。

他捏著我的乳房對我說:你奶不大不小,我很喜歡。

他開始舔我的乳頭,在我下身的手一直沒放鬆,他的一隻手指已經慢慢插入我的下身內,我已經感覺得到身體的本能反應。

這時我老公抱著洪哥的老婆走出浴室。

我看見我老公的那東西插在對方女士的下體中,對方女士雙腿槃在我老公腰間,雙手掛在我老公的脖子上,我老公雙手抱住對方女士的腰。

他們一邊做一邊看著我們。

我老公對洪哥說:我先上了,你老婆真有味。

洪哥顯然受了刺激,他狠狠捏了一下我的乳房說:你老婆也不錯呀,她下面都濕了。

我老公他們已經在一張床上大力做起來,屋內都是他們的聲音。

洪哥把我一把放在床的另一邊,他很快脫光他的衣服。

我不敢看他,他把我兩腿分開,我本能地去擋。

我只感覺他那東西好粗,他好粗魯,使勁地插入我的身體。

我只能盡量分開雙腿來適應他那東西,我只覺下體漲得好厲害。

只聽洪哥對我老公說:你老婆逼好緊,真舒服。

他把我雙腿舉直,開始用力插我。

我真的受不了,可本能的刺激卻不斷湧來,一會兒就不疼了,覺得真是很舒服。

那個上午,洪哥做了我好幾次,我真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厲害。

其中有一次,洪哥把一個大枕頭墊在我的屁股底下,我的臀部高高仰起,他把那東西插在我的裏面,然後爬在我身上,嘴親著我的嘴,雙手抱緊我的上身,然後就開始動了,我們的下邊互相接觸,互相碰撞,肉碰在肉上,發出啪啪的清脆的聲音。

我老公和對方女士一邊側著頭看,一邊說:看人家玩的多溜啊,咱也加把勁。

接著我老公就使勁,對方女士又開始叫起來。

一上午下來,我渾身又懶又累,我累得飯都沒吃。

中午,我在坐便器上撒尿,感覺那裏的肉皮和嫩肉都有點火熱,尿是順著肉流下去的,嘩啦嘩啦的。

低頭一看黑色的陰毛都給壓平了,扁扁乎乎的,緊貼在肉上。

那個下午,在我強烈要求下,他們沒有交換,我還睡了一小會兒。可是那個晚上,洪哥發瘋似的做我,在家裏與老公我一般只做十幾分鍾就高潮了,而且再做我吃不消。

但那個晚上,我只能由著他,畢竟我老公與他夫人也一直在做。有幾次我被他做得人差點虛脫,兩腳酸得厲害,乳房已經被他捏得淤青。如果開始我是因為刺激叫床,那後來則是受不了而大叫。

該休息一會了。

我和對方女士已經比較熟悉了,她大我一歲,我叫她葉姐。她說:我們家兒子在區實驗中學上初二,學習很好的,數學、英語競賽都拿過名次,老師說保送區一中大有希望。

還了解到洪哥在銀行做事情,還是個信貸負責人什麼的。葉姐在一個保險公司跑保險,家庭收入還比較富裕。

我們倆說話的時候,就發現兩個男的在床上偷偷的研究什麼,還時不時的往我們這裏看看,嘴上都露出非常壞的那種笑容。

一會,兩個男人湊過來,說我們:玩四人混戰了。葉姐說:就知道你們沒什麼好心眼子怎麼玩你們說。洪哥說:就是你們倆並排跪在床上翹起臀部我們哥倆在後面輪流幹。我感到很難為情,我老公說:玩嗎,既然來了就痛快玩。葉姐說:妹妹快來吧,很好玩的,我在床鋪的這邊你在那邊。說完,葉姐就光著身子在床鋪的這邊跪下,再伏下身子,用兩個胳膊肘拄在床上支撐身體,腰遢下來,大白屁股翹的的老高。

還側過頭來說:妹妹照我這樣你在這邊。

我很難為情地照樣作了,也覺得很刺激,我的下面又流出一些水來。著就開始了。洪哥說:我們同時來吧,我們數著到三十下就對換。我丈夫說:老婆別害羞很好玩的。開始了,我的後面是洪哥,粗大的東西,頂了進來,真深哪,有點痛不舒服。我說:洪哥太深了。

洪哥說:好的。就又縮回去很多,洪哥的兩隻手還胡拉和揉搓我的兩個奶子,大腿彎曲站在我的身後,一抽一送,也不很深,不快不慢,好舒服。我老公說:已經三十下了,換了。就覺得洪哥的拔了出去緊接著我老公的又進來了。

那個洪哥真是好玩,一邊做還一邊認真地數著數,還用手撫摩我的肛門,熱熱乎乎,還說:連肛門都這麼好真想多舔幾口。幾個交換,葉姐說:你們兩個也不閑倒騰的慌差不多行了。我老公說:嫂子機會難得,再多玩一會吧。最後,我老公在葉姐的裏面不出來了。

洪哥說:到了三十下了該換了。

我老公說:沒有到才二十九點五五,二十九點五六,二十九點五七,…,出來了,出來了,嫂子。我老公使勁地抱著葉姐:舒服嗎,嫂子。舒服,舒服極了。葉姐忘情的說。你真行,謝謝你。我老公說:嫂子你的肛門和屁股真好看,我想多舔幾口。

葉姐說:舔吧,多舔幾口吧,讓我們互相多高興,多留住記憶,過了今晚我們就也許很不容易再在一起玩了。

接著就聽見我丈夫嘖嘖地舔葉姐的肛門和陰部的聲音。還聽見我丈夫說:嫂子你太好了,洪哥你怎麼修行來的這麼好的嫂子。洪哥也說:我媳婦很好,可是你的媳婦更好,要不我們就永遠換了,大家說好嗎?葉姐笑著說:你們男人是吃著碗裏的看著鍋裏的,看著都好,可是每人只能一個。

洪哥說:妹妹我要射了。洪哥沖刺了幾下,我就覺得裏面熱熱乎乎,洪哥的那東西在裏面一動一動,好舒服。一會兒,就覺得軟了。

我說:洪哥先別出去多待一會我喜歡這種感覺。我老公說:媳婦你也有了進步不再害羞了,洪哥,拜託多呆一會讓我老婆得到滿足。

葉姐對著我老公說:讓我給你舔舔你的小弟弟吧我給你舔幹淨。洪哥說:妹妹我太喜歡你了讓我給你舔舔下邊吧。我說:行。

我就仰臥在床上,洪哥溫柔地舔了我的陰部和肛門,我感覺熱乎乎的,洪哥的舌頭很熱。洪哥擡起頭對我說:妹妹我可以提一個要求嗎?我說:你說吧。你能往我嘴裏尿點尿我喝嗎?我說:我的尿太髒洪哥寶貝我給你端一杯水去吧。妹妹我喜歡你,喜歡你的一切,你的尿我喜歡喝。

葉姐說:妹妹你就尿吧在家裏也是經常這樣的。

我老公說:老婆你就滿足洪哥吧。於是,我就蹲在床上,洪哥把頭仰面伸到我的下面,把嘴湊近我的那裏,我就嘩啦嘩啦地尿了。

天快亮了。葉姐起身去洗手間,我老公跟了過來。嫂子我再抱抱你,我看看你撒尿,我喜歡你,喜歡看你撒尿。葉姐說:別跟我去,我去解大手。解大手我也喜歡。葉姐說:這樣吧寶貝,解小手你看,然後我解大手你就出來行嗎?行。葉姐和我老公進了洗手間。聽見我老公說:我再舔舔,我再舔舔你的那裏和肛門。葉姐說:好了寶貝,我尿完尿了,你快出去吧,很臭的,薰著你我會心疼的。

一會,老公出來了,收拾行裝,天已經亮了。葉姐也出來了,準備起程了。

我望了一眼洪哥,是他給我帶來了很多歡樂。洪哥也在望著我。我說:洪哥抱抱我,等出了賓館我們就各奔東西,誰也不認識誰了,以後再聯係也不容易了。洪哥抱著我,多麼好的男人啊。洪哥說:妹妹我再看一眼你的下邊行嗎?我露出下面。洪哥摸了又摸,舔了又舔,傷感地說:妹妹我永遠會記住你的,你的人好,什麼都好,是你豐富了我的生命。我老公呢?葉姐呢?洪哥說:他們又進洗手間了。

我和洪哥進去,發現葉姐坐在坐便器的蓋上,露出那裏,我老公正在忘情地舔。太陽已經出來了,我和老公手拉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還要去奶奶家接兒子,還要去自來水公司買水換水卡還要做很多的其他事情。我問老公:住賓館花了多少錢誰付的錢。老公說:一共四百元AA制我們出一半。我說:什麼時候給的。老公說:你下午睡覺的時候我給的洪哥。老公笑著問我:感覺怎麼樣以後還換嗎。

我故意不高興說:不換了。老公逗我說:好以後就永遠不換了。我笑嘻嘻的趕緊說:聽你的你說換就換。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家樂
嫂子偷情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舞廳艷遇
心中的艷遇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