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第一次往往都在最意想不到的時機出現。

時間是大三那年學期末最後一堂課,我在大一新生班選必修課。唉,沒辦法,平常不用功,自己剛進來的第一年就差點被二一,現在只好厚臉皮的跟學妹同組。結果還厚臉皮的跟學妹吵架…

「學姊,昨天我們不是就有跟妳說要把報告先作好了嗎?這周輪到妳耶」,學妹育君滿臉怒容,眼睛要噴火一樣的望著我。她大約比我矮一點點,卻是小辣椒一個,個性率直;有時候太過率直了說出來的話都很想讓我當面甩她一巴掌。育君留著個短髮,整個人就是大剌剌的音量大音調也高,穿著件沒特色的黃短T和丹寧小短褲,一雙球鞋,整個就是簡易風,外在不起眼的小女生。不過對我正面而來的罵聲可一點都不簡易。

「搞甚麼啊!上周我跟Jessica作這周換妳做,本來就說好了!結果咧?」她兩手抱著那對小胸劈頭就罵,「老師剛剛當全班面給我們難看,妳還在旁邊那種不關妳事的表情!害我跟Jessica站在中間當砲灰!」我歪頭過去不想鳥她,現在竟然越靠越近聲音也跟著越刺耳:「學期初看妳一臉氣質樣以為妳好相處,結果妳捅我們兩個一刀,是怎樣?現在是怎樣?說話啊妳!」

我也終於按耐不住回嘴了:「怎樣?現在是比聲音大逆?」對著她的臉就是一陣尖酸,「我昨天就不小心睡過頭啊,又不是我故意要害大家被老師罵!」說完我甩了甩頭髮對著她繼續狠噹:「反正一定會過啦,妳這麼兇是怎樣?對學姊可以這種態度喔?才剛進來一年不到,我大三了耶,尊重兩個字會不會寫?」育君先是被我的回嘴給震攝了一秒,然後發飆起來了:「學姐~~~妳作學姐有沒有個學姐的樣子啊!?挖洞給我和Jessica跳,我們兩個跟妳有仇嗎?明明是妳的問題,還有臉說那種話?」語畢轉頭:「Jessica妳說說話啊!」

相比起育君,Jessica幾乎完全是個相反的模子。有著一頭過肩的飄逸長髮,不時散出神秘的香氛,平常很少聽到她開口,但是不代表她好欺負;相對的,她那雙冰霜般的眼神,和冷漠的表情,常常讓班上其他人對她是敬鬼神而遠之。有著這種冷漠疏離的個性,她的打扮看起來就和她的人不搭嘎:常常是洋裝風來學校不說,今天還穿著兩側綁帶低胸薄紗洋裝,腰上綁著條大蝴蝶結腰封,蕾絲邊大腿襪和黑高跟鞋,一種神祕性感風油然散發。從剛剛她就站在旁邊保持一貫靜默風格,但是兩眼從頭到尾沒有離開我身上,這點其實讓我有一點點說不上的害怕。

「都發生了,」終於,清脆中帶冷淡的語氣,「就這樣吧。」說完她轉身就走出教室,留下小跟班育君錯愕的站在這邊。她跟著跑出去,回頭對我作了個割喉的手勢,我則不甘示弱回敬中指還帶唇語:「機掰」。

最後一節課結束了,這班的男男女女收拾著東西慢慢走出教室。我坐在椅子上刷著手機,不急著離開。剛剛那番吵架讓我小耗了點力氣,我得先休息一下。今天的我由於天氣,只穿了件白色小外套,裡面是繞頸綁帶的條紋小可愛,(反正應該不會有人看到的),一條豹紋迷你裙,白皙裸嫩的長腿套著雙露趾細高跟。

漸漸的教室空無一人,整棟大樓裡面原本的喧嘩吵雜也趨於平疾。「沒想到這麼晚了」,我提起小包包往外要走,門口的轉角冷不防有人撲向我!肚子感覺到被一根甚麼給頂住,緊接著就被「滋滋滋滋滋滋」的給電擊了!

我「嗚!」了一下,眼前黑掉,暈死過去。

待緩緩醒轉過來,我才發現自己還在教室,不同的是,我被繩子綁在課桌椅上,兩手被綁在椅背,細高跟還在腳上,但兩腿各自被綁在椅腳腿開開的。內褲不知何時已被褪掉,丟在一旁,白色小外套也不見了,只剩下條紋小可愛和豹紋迷你裙還在身上。

「她醒來了」耳邊傳來育君的聲音,轉頭看,她和Jessica站在我旁邊,準備著甚麼東西。我生氣中帶驚慌的叫道:「Jessica!學妹!妳們在幹甚麼?怎麼可以拿電擊棒電我,還把我綁在椅子上?」

「妳這小賤女,今天要好好教訓妳不然妳永遠學不乖」

「妳…妳在說甚麼?」

育君帶著淫惡的笑容朝被綁在椅子上的我緩緩走近,我莫名的害怕了起來。

「不,不要….咕嗚!」話沒說完,她掰開我的嘴唇,捏住臉頰,手指伸進來進進出出的操我小嘴。

「嗚!哼呃呃呃呃~~!」似乎是很享受這種在我嘴裡被包著的濕熱感,她抽了出來,冒火的眼神直盯著我,自己含住,在口內轉了幾圈,再拿出她滿滿口水的濕指,粗魯的又插進來我嘴裡。

「咕嗚嗚!呼嗚嗚!~~呃~~吮…吮吮…」

「賤女人,給我好好含著!」

「嗚!嗚嗚…呃…呃嗚…嗚唔!….」她端詳著我皺眉的慘樣,我嗚咽,哀求,可憐兮兮的望著育君。可是她只是哼笑兩聲,一巴掌「啪!」往我臉蛋招呼過來。

「再囂張啊!」說完她「霹啪!」又是兩巴掌,把我打的眼冒金星。「不是平常很愛裝氣質?媽的把妳綁成這樣跟性奴一樣正好而已啦!」,Jessica在旁冷眼望著育君對我羞辱。育君抓住我頭髮往上一拉,我痛得又是嗚嗚唉鳴,扯住頭髮,往我臉上狠狠猛甩巴掌,把她平常的怒氣全發洩在我的小臉蛋上:「靠!死賤貨!操妳娘的!老娘不打死妳,打死妳!哼!」

Jessica走了過來,握住我的綁帶小可愛,輕輕一扯丟到旁邊,我的30E大奶瞬間就露了出來。她右手捧著我的左乳,上下上下的玩弄。

我從來沒有被女人給碰過胸部,瞬間雞皮疙瘩全起了來。她面無表情的捏住我的乳頭,用力大扯!我頓時痛的狂悶哼:「嗚嗚嗚嗚嗚嗯!!嗯嗚哼!….」見我如此反應,Jessica拉得更大力,抓捏著我的乳頭,不停的向左,向右,左右,左右,狠狠拉扯玩弄。「叫!叫喔?有准妳叫了?!」

育君抓住我的頭,吐了口口水在我臉上,我慘兮兮皺緊眼睛,Jessica變本加厲了起來,拿出鐵尺開始拍打我的E乳,「批啪!批啪!批啪!」鐵尺打在奶子上面熱痛無比,但是她反覆的無情拍打,無視我又哭又悶哼的求饒,彷彿我不是個人,只是個讓她發洩的工具而已。就這樣我被綁椅上兩腿遭強開開,被她們兩人輪流狠打亂巴,乳頭過沒多久就被蹂躪的又黑又麻,早已沒了知覺,育君開始把壞腦筋動到我下面,往裙子裡面就是一伸,捏住我的陰核,害得我「嗚哼哼哼哼!咕嗚喔喔喔喔!….」不斷慘哼。

「原來學姐是隻這麼敏感的母豬啊」育君輕蔑的丟下一句話,順手脫下自己的短褲—–我見狀大驚:原來她是偽娘!下面帶了好大一支把!直挺挺的帶著兩顆圓潤飽滿的睪丸,晃晃抖抖的,在我面前蓄勢待發。

我這下子真的怕到了。誰知道每天上課看到的短髮小學妹,竟然是個男扮女裝的大屌偽娘!?從來沒碰過這種事情啊!要不是被綁在椅子上我早就逃之夭夭了,可是現在不但被綁的好緊好緊,而且還兩腿M字開開的被偽娘捏著陰核,而且看起來她好像不只要這樣…誰來救救我啊!

就在偽娘育君握著自己肉棒的同時,冷血Jessica走到我背後,硬生生拉住我長髮往後扯。「嗚!幹嘛呀!?」不理會我的哭叫,她抓緊我的頭,從口中垂涎著口水,滴瀝滴瀝的往我嘴裡滴,天啊,真是個變態女。無處可躲的我,只能被迫小口小口的喝入她細流般的口水,不情願的表情全寫在臉上。接著她一口貼上來吻住我,展開女女舌吻入侵,濕滑的舌頭像是條靈活的泥鰍,無處不鑽,無孔不入的纏住我的小舌,又吸又舔的大力喇的我「咕嗚,咕嗚!嗚嗯嗯嗯」悶哼。真的太太意外了,外表冷若冰山的漂亮女孩,竟然是個不折不扣的變態女同性戀,用這種近乎強姦的方式硬是喇住我整張小嘴,讓我只能乖乖屈服於她用她狂野的舌頭把那炙熱的慾望全往我嘴裡灌。

「妳這頭沒用的母豬,」偽娘話一說完,黏巴巴的龜頭就頂了上來直貼住軟綿綿的陰唇,在外面來回磨蹭著我,「來看看妳下面是不是跟妳的人一樣沒用。」語畢直挺挺的一口氣就「噗滋!」深深幹了進來到最底。我的天啊這樣人家怎麼受的了啊!瞬間瞳孔急大,身子弓起來上下上下激烈的顫抖,被強吻的嘴裡不斷「呃嗚嗚嗚嗚嗚嗚嗚嗚」的直嚷嚷,連腳趾都緊緊內夾住,要死了!被外表小巧的偽娘用大雞巴長驅直入,到底怎麼一回事啊!?嗚~

「喔…喔…喔恩恩….」偽娘育君似乎相當滿意我的緊度,閉上雙眼享受她那根變態肉屌在我裡面的快感,邊低聲悶吼,斷斷續續的喘氣:「還滿緊的嘛…喔…妳這母豬,還不錯幹,呃喔喔!」才說完呢,腰開始使起力來推我,緩緩的一前,一後,一前,一後,就這樣,她不客氣的盡情徜徉在用肉棒爽幹人家蜜貝的快感中,再也沒拔出來過。真的好過分嗚!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嗚!~~喇…喇…咕嗚!咕嗚嗚嗚~~」大雞巴撞的我屁股瘋狂鼓譟淫蕩的拍打聲。

「就說妳是淫蕩的母豬吧,吸我的懶叫吸的好緊」羞辱之餘不停的撞幹人家,我感受到她把每分怒氣都發洩在我裡面,好像不把我給幹鬆她今天不會離開我的身體。可憐的我,哪禁得起這種尺寸的肉屌用這種狂野的怒氣在交幹,沒幾分鐘,小穴就濕趴趴的又噴又開了。

「噗滋噗滋噗滋…趴趴趴…噗滋噗滋噗滋…趴趴趴趴…」

「咕嗚!~哼嗚!~哼哼嗚~~喇..喇喇…」

「幹爆妳這隻垃圾母豬,再叫啊,豬叫啊!」

「哼嗚!~~哼嗚~~噗嚕~噗嚕~咕嗚嗚呃~~」

「除了年紀大我兩歲當我學姐以外,妳從裡到外從上到下都只是頭沒用的淫

母豬啦,聽到沒?妳她媽的任人上的垃圾豬,鬆雞掰!」

就在我被幹的又慘又哭的時候,Jessica終於離開我被吻的濕熱口水四溢的嘴唇,從她身後拿出一條毛尾巴,原來是狐狸尾巴肛塞,我一看就知不妙,連忙大聲求饒:「不要!拜託妳們!不要再這樣賤踏我了!Jessica姐姐!求求妳,別用那個塞我後面!」

她冷如冰霜的眼神掃過我,「現在會叫姐姐啦?」不屑的語氣劃破空中:「我跟育君已經打妳的主意很久了,今天終於被我們逮到機會,妳覺得,求我有用嗎?」

「嗚!嗚嗚!Jessica姐姐!我知道錯了,我不應該對學妹敷衍擺架子…」

還沒說完又被她打斷:「閉上妳的母豬嘴!每天上課都穿這麼騷來學校,想勾引男人是不是?妳不只欠男人幹,也欠女人幹!」說著說著,她吐了口口水在手上,揉搓著我的屁眼,一陣濕濕熱熱的感覺讓我不受控制的菊花就這樣微微張開。完蛋了啦!門戶大開,我該怎麼辦!?

「嗚!我承認我是母豬!我是小母豬!拜託!手下留情,千萬別往我那裏塞那種東西啊!嗚嗚」在被偽娘肉棒前後幹送下,我使盡僅存的力氣對她呼饒哀求。甚麼學姐啦,甚麼面容高挑不可攀,在這時都已經完全蕩然無存,只剩下一副可憐兮兮的下賤表情在她面前。

然而她的眼神始終冷冽,一面狠狠瞪著我眼睛,手中的尾巴塞就這樣無情的往我柔嫩菊花推了進來。

「拜託別…嗚啊!」話都還沒說完她就往裡推,「別別別別別別嗚~~」我的慘叫聲化成了一連串斷斷續續的咕噥,痠軟的電感瞬間讓菊花癱瘓掉,無助的我只能感覺到那根東西毫不憐香惜玉的往屁股的最裡頭塞入。敏感的菊花被外物突如其來的插入,害我全身像觸電般的狂亂顫抖起來,兩腿竟然本能的去夾住育君的腰,這下可讓她樂了,兩手抱住我環繞的腿更肆無忌憚的使著大屌啪啪啪撞我。

「不要臉的賤母豬,」偽娘頂著頭短髮長腿,肉棒滿是汁液絲毫無減速度的使用我,「幹死妳這騷貨!哼!嗯哼!嗯哼!把妳爛逼操鬆」她的怒氣似乎不減反增,夾帶著原始的性慾,要在我的妹妹裡面爆炸了。

塞在屁眼裡面的肛塞被幹的上下,上下,淫蕩擺晃,我此時已經完全沒有任何反抗能力,也分不出來到底是被強姦還是開始享受,只知道穴快被幹鬆,肛門快被插爆了,腸子裡的蠕動聲讓我驚覺再這樣被玩肛下去,很可能不用多久就要脫肛拉便,這怎麼可以發生啊!?我不要!可是我還能怎麼辦呢?兩腿幾近癱軟,兩手還是被反綁在椅背,只有嘴巴能動,我再怎樣也得試試看讓Jessica放過快要崩潰的我。

「J…Jessica,」帶著早已經哭花滿臉的眼妝,我楚楚可憐的呻吟:「人…人家的菊花快要撐不住了,求求妳幫我拔出來,我讓妳們怎樣爽都可以好不好?」

她聽到了之後,用眼神示意育君停下那已經要把我操爛的肉屌,讓到一旁。把我鬆綁開,她知道我這時也根本無力可逃,於是把軟趴趴的我放躺在桌子上,所以我現在躺著頭仰天,兩腿順著桌腳垂著掛在那邊搖晃。

她走了過來,把內褲從她短裙中一拉就褪掉甩在旁邊課桌上,令人寒膽的眼神直射著我臉:「母豬,妳搞清楚,」邊說邊捏住我兩邊臉頰往中間擠壓,「妳今天已經是任我們爽了,不過既然這張嘴還能用…」語畢,她竟然右腿一跨,整個人坐到我臉上來,一屁股埋住我的嬌小臉蛋,這下糟糕,我沒辦法說話就算了,連呼吸都只能小口小口!

「用妳這張淫蕩欠罵的嘴好好服務我,賤女人。」Jessica不客氣的整個屁股往我臉上慢慢全坐下來,直到整張臉都被埋入她的屁縫中,我的鼻子好死不死的正對著卡在她屁眼中間,小嘴唇則緊緊的貼在她陰唇上。「還不開始!?」她抓住我垂掛的頭髮用力拉扯,痛的我別無選擇,嘴巴開開舌頭往上頂著她蜜唇,來回舔吮她。

「嘻嘻,這樣就對了,婊子,給老娘舔大力點,」騎在我臉上的屁股開始前後,前後的磨蹭著我的臉,越騎弧度越大,我被埋在底下幾乎沒法呼吸。只好迎合她的屁縫,舌頭大力的全貼在她穴上,又吮又舔。

「噗嚕…噗嚕…吮..吮…嗚…恩…」

「欠幹的騷婊,哼哼,很好,對,整隻舌頭都鑽進來,恩,喔…喔…嗄,好爽啊…」她指揮著我在下面服務她慢慢濕軟的陰戶,「喔~~天啊~~很好~~妳這婊子舌頭還挺有技巧,恩~恩~不要停~舔我~繼續~吃我雞掰,給我吃乾淨~~」一波波的淫水開始流滿我整張臉,嗚,好討厭,怎麼可以這樣子把人家當口交娃在用,還弄得亂七八糟的,氣死人了!

這時候的育君又回到我身上來,把我兩腿高高一抬用手抓住,雞巴「噗滋」的再次進入我暴露在外的鬆軟雙唇。Jessica坐在我臉上捏著我乳頭,她們兩人面對面,一個騎我臉上一個騎我胯下,竟然還彼此喇起舌來。

「Jess~咕恩~~咕恩~~喔~~喇~~喇~~吸舌~~」

「哼恩~~君~~愛妳~~嗯哼~~爽~~好爽喔上下都被吃舔舔~~恩」

「喇~吮~~吮舌~舔吃舔舔~~沒想到學姊這麼好用欸~~吻~吻吻」

「恩嘛~~恩嘛嘛~~咿喔喔~~她不是學姐~她只是隻沒用賤母豬~恩~吻舔~」

「對喔~凱婷學姐這個死不要臉的破婊子~~育君~操死她~我等等要全洩在她嘴裡~吻~」

她們兩個變態就這樣一個幹我小嘴一個姦我浪穴,還面對面在我上方鹹濕的對話加舌吻,好像這些伎倆和動作她們已經作了上萬次過,再自然不過。

過沒多久,偽娘育君兩手一伸,捏住我乳頭,肉屌在我體內用淫蕩的姿態急速的又幹又操:「唔~唔唔~Jess…我要射在母豬裡面了!快要不行了!」

我急忙把嘴勉強擠出一絲絲空間,怎麼可以射我裡面!?要我懷孕偽娘的孩子嘛!?

「不要!…學妹!學妹不要射我裡面拜託!」

「閉嘴,婊子!」兩巴掌狠甩在我晃動的奶子上。

「不!拜託妳不嗚嗚嗚嗚嗚….」話都還沒來的及說完,Jessica就整張屁股坐得更緊把我的臉深深扣埋在裡面,硬抓著我頭髮:「育君,來吧,」她用著火熱難耐的語氣,「全都射給這不要臉的母豬吧」。才剛說完,我就感覺到偽娘那濕熱大屌一陣抽蓄。我知道她要射了。果然,她兩眼一閉,悶哼一聲:「去了…去了啊!」大雞巴就開始噗疵噗疵的在我下面灌射,龜頭收縮,抖動,一陣又一陣的熱燙感如滔滔洪水直洩,而我就像座崩壞的水壩,只能任由她無情的灌注,潰堤。

Jessica捧著育君的臉蛋,陶醉樣的欣賞著她緊閉雙眼高潮的容貌在她手中顫抖,就像是在觀賞件美妙無比的藝術品,絲毫沒注意到被埋在她陰唇底下的可憐的我無助的掙扎。過沒多久,育君終於宣洩完畢,退出我的身體,跌坐在旁邊椅子上休息喘氣。

「賤女人,現在要換我了。」Jessica用力抓住我的雙乳痛的我淒慘悶叫,「給我舔用力點!老娘…老娘要掉了!啊~爽~啊啊喔喔…」在變態的淫叫聲中她威脅著我,我只好舌頭加速來回,用我平常幫男人口交的技術全套在她身上,深舔,淺出,深舔,淺出,嘴吸,舌吮,來回來回反覆的包覆著她已經濕的不像話的淫唇。終於,「母豬,給我張開嘴,喔,喔喔喔喔~~~!!!」她霸氣的仰天大叫,雙腿在我臉邊一攤,鹹的要命的淫水開始在我嘴裡炸開,像是一桶鹽水直往喉嚨裡倒,只是我沒有逃避的空間,只能咕嚕咕嚕的全吞下肚。

「很好,啊~啊啊~很棒…不要停,給我吸!啊~喔!」她邊享受著高潮的歡愉,抓捏我奶子的力氣越來越大,爆發的淫水沒有停下來,猛往我喉嚨裡傾倒。我被灌的可憐的要死,幾乎完全吞不下去,嗚,要吐了,我撐不住了。

終於,坐在我臉上幾分鐘後,她緩緩爬下課桌,看著我眼球上翻,全身抽蓄的慘樣,過沒幾秒我「咕嗚嗚嗚嚕嗚!!」的開始狂吐,吐的頭髮和臉都是,再也沒力任何反應。

旁邊的偽娘休息夠了,站了起來拿走我的條紋小可愛,短裙,小外套,只留下內衣褲和高跟鞋:「妳今天就穿這樣回家吧,讓所有學校附近的路人都知道妳其實只是個連妓女都不如的母豬」哈哈笑了兩聲後,拿起手機,對著手腳開開,癱躺在桌上的我連拍了幾張,遞給Jessica。她拿著螢幕對著我:「凱婷,從現在起到妳畢業,只要我跟育君需要,妳就得當我們的女奴,讓我們使用。直到我們把妳用膩了為止,不然這幾張照片就上傳到學校網站,聽到嗎?」

我無可奈何的點點頭,望著她們整理好衣服離去。看著掉在角落的單薄胸罩,內褲,和高跟鞋,今晚我得摸黑幾乎赤裸的逃回家,管她以後還要被這樣凌虐幾次,現在的我只希望不要被任何人看到才好。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上錯廁所遇MM
公廁內強姦同學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