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輕井澤已經一個半月,我們這一票年輕人不但玩遍上野市、輕井澤附近幾個好玩的地方,就連較遠的東京渋谷Live house “O-Nest” 也都已經去玩了兩、三趟,到了八月,我們轉而到處尋找天然野泉,在光天化日之下,享受野外裸露、野炮之樂,已經有好一陣子沒陪外婆、媽咪他們一起玩了,直到前幾天接到老爸電話,說他又來日本了,我才帶著浩浩回輕井澤老家等老爸~我最迷戀的老爸。

這段期間,小阿姨和外婆因為還要照管旅館的業務,所以無法整天陪著我媽媽,於是我那位愛玩的老媽就自己到處串門子、找她以前的老同學,小阿姨偷偷告訴我:「妳老媽跟她高中時期的男朋友出去約會了好幾次,每次回到家後都滿臉春風的…」我有點興奮的追問:「那妳覺得她們有作了嗎?」小阿姨說:「根據我過去對她的觀察與了解判斷,應該有,不過我也不敢講得太肯定。」我跟小阿姨說:「我一定會親自問她,再告訴妳真相。」

我最心愛的老爸七月初跟我們一起到輕井澤住了幾天之後,就先一個人回台灣工作,直到昨天晚上才又來到日本,老媽並沒有陪他來回奔波,所以昨晚一見到老爸,就黏著他、兩人纏綿了一整夜。今天一早我出去晨跑、運動完回房打算沖澡經過他們房間時,看到他們倆還抱在一起熟睡著,我很迅速的沖完澡之後,光著身子溜進了他們房間。

媽咪臉窩在老爸的左手被彎裡熟睡著,我靠過臉去親了她的臉頰一下,她並沒有反應,我接著把她放在老爸胸前的手拿開,她還是沒反應,媽咪的左腿彎靠在老爸的左腿上,膝蓋緊靠在老爸兩顆蛋蛋下方,我伸出右手從媽咪屁屁後方去摸媽咪的蜜穴,媽咪的穴穴溫溫潤潤的~隨時摸她都是這個樣子,任何時間都可以找她插穴,完全不需要熱身!

我伸進兩支指頭到她穴裡輕插,她臉上露出很舒服的表情、嘴裡輕輕的發出『嗯~』的聲音,屁屁輕輕的動了幾下,然後接著張開靠放在老爸大腿上的左腿、整個人躺平,一副等著人插她的樣子,我心想:「色老媽!剛剛應該帶浩浩一起來的,讓浩浩插她…」然後我伸手拿了媽咪放在床頭的肉色假屌~她生日時我送她的禮物~輕輕、慢慢的插進了她的陰道內,整支都插入之後,再將震動開關開到最小一段、讓假屌留在媽咪體內服侍她,然後我自己跨開雙腿、騎到老爸身上。

其實老媽一直都知道我每天早上都會玩這個把戲,只是這個時間,她寧可繼續做她的春夢也不肯醒來,她說:夢裡可以有喬治克龍尼(她的偶像)陪她玩,醒過來就只有老爸、沒意思。

我輕輕拉開我的小陰唇,讓微張的穴口對準老爸尚未勃起的肉棒輕壓下去,我的屁屁一邊輕搖、讓我溫熱的蜜穴在老爸的肉棒上磨蹭,一邊整個人輕輕趴到老爸身上,開始吻老爸的臉,老爸被我吵醒、微張開眼說:「小寶貝,妳來啦?現在幾點了?」

我說:「還沒六點,你現在人在日本,今天不用去公司…」老爸雙手捧著我的屁屁輕撫,說:「嗯,我知道…」然後又閉上眼睛,繼續享受他心愛的寶貝女兒每個清晨為他準備的感官刺激。

我開始和老爸舌吻,屁屁的動作也隨著老爸的勃起而逐漸加大了動作幅度,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兩片陰唇貼著老爸灼熱的肉棒,陰蒂緊貼在老爸的龜頭繫帶附近上下摩擦,平時光是這個動作,我就可以一直玩到我高潮、他射精,超爽的!

這個遊戲在以前我還是處女時,就經常跟老爸這樣玩,破處之後還是,不同的是:我每次玩到了高潮將至時,常會忍不住讓老爸的肉棒「不小心」滑進我的陰道內,而且這一滑、一定滑到底!我第一次這麼做時,老爸可能是一時忍不住突如其來的舒爽,竟然在我的陰道內射了精!那種被他緊頂著子宮口射精的溫熱、酥麻、暈眩的極爽高潮,真的令我終身難忘!

我和老爸之間的禁忌就是在這種廝磨遊戲之間打破的,還記得那天,當老爸射精、我高潮時,我忍不住舒爽的淫叫的起來,老爸也同時低哼著射精,這聲音把一向看似沒神經的媽咪給吵醒了,她醒來第一句話是:「進去啦?寶貝,別忘了他是我老公喔!

只是暫時借妳玩的…」然後伸頭過來親親我、親親老爸,然後接著轉個身、又繼續睡。父母寵我、任我驕縱的習慣,到後來養成了我每天一早,一定會去向老爸『請安』的習慣,老爸都說我是他的人肉鬧鐘。

今天老爸的肉棒顯得特別的硬、而且持久,我問老爸:「妳跟媽咪昨晚到底幹了多久呀?今天感覺似乎特別硬…」老爸說:「多久我也說不清,我只記得前後好像射了三次…」

「那現在還會想射嗎?還能射嗎?」老爸的肉棒用力頂了幾下,說:

「當然很想再射,每天陪妳玩時都會想,但我看現在應該還沒精液可射吧!」

我心裡有股甜甜的感覺,說實在的,在我的做愛經歷裡,跟老爸作還是我的最愛,因為老爸最貼心、最懂我,他幾乎每次都可以在我最高潮時,適時的頂著我的花心射精,不管我玩多久都一樣,因為他知道我在高潮時都會很期待他射精。

我一邊滑動屁屁、讓老爸堅硬的肉棒在我體內抽插,一邊開始跟老爸聊天:「這三個禮拜都誰在陪你?每天都有人陪你做愛嗎?」老爸點點頭,說:「嗯,都有,除了秘書阿姨和公司裡的幾位姐姐之外,主要還是牧子阿姨,她老公這段期間正好到法國出差,所以牧子每天都會跟著我下班,到家裡照顧我、陪我做愛。」

牧子阿姨是我媽咪的高中同學,她老公孫叔叔是我爸大學時代的好朋友,兩人會結婚就是經我老爸、老媽極力撮合的,牧子阿姨夫妻同時也是我爸媽的長年床伴、炮友,他們兩對平時就經常會相約一起做愛。

「咦?她老公不在,那她這次為什麼沒跟著你一起回日本?」

「她原本是想跟你們一起回日本的,留到現在純粹是為了陪我,她昨天跟我一起回來的,昨晚回她娘家去了,這兩天應該會來找你外婆跟妳媽問安吧!」

「媽咪知道嗎?」我邊將陰蒂壓在老爸的龜頭上蹭…

「當然知道,妳們母女會問的問題幾乎都一樣。」老爸摸著我的臉,親了我一下。

「那妳有沒有問媽咪這段時間都去哪裡玩了?」我的蜜穴口張開了些,淫水有點多,我加大了磨蹭的幅度…

「沒問這,我只問她玩得快不快樂而已,我看她似乎玩得很盡興的樣子。」

「怎麼說?」

「看她昨晚那麼熱情、整晚黏著我的樣子判斷的…」

「那你覺得她有沒有去找她以前的男朋友?」我將老爸的龜頭壓入陰道口,準備開幹,老爸拍了我的屁屁一下,一挺屁屁,將他堅挺的肉棒整支插進我溫濕、滑潤的陰道內,邊輕插、邊說:

「當然有,而且應該兩人還玩得滿愉快的,所以昨晚才會那麼熱情,會讓我連射了好幾次,多半也是一種補償心理吧!」

「老媽好幸福,有這麼疼她的老公…」

 「你老媽不也很疼我?我的女朋友不會比她少吧?這段期間我自己一個人在台灣,妳老媽天天跟牧子阿姨用Skype聊天、問我的狀況…」邊聽老爸用低沈的嗓音、邊享受他溫柔的幹我,好喜歡這種感覺!

「老媽該不會要你和牧子阿姨做愛時也打開Skype吧?」老爸插得我好舒服,我忍不住縮緊陰道,用力緊夾…

「還真讓妳給猜對了!天天要我開給她看…」老爸捧著我兩邊的屁屁,用力插了幾下,然後讓龜頭頂著花心靜止不動,

「哦~這樣子好爽!那你真的天天都開?都不會忘記?」

 「是經常會忘記,尤其是和牧子阿姨以外的女人在一起時,在家裡都是牧子阿姨自己打開視訊的,所以通常不會忘。」

 「牧子阿姨應該會有其他考慮,打開視訊讓媽咪看你們只是純做愛、沒談心吧!那你自己會不想讓老媽看你做愛嗎?」我又開始搖動屁屁,開始緩慢的插幹,「通常都不會是我的問題,有些女生會忌諱、怕出事,她們幾乎都有老公、或男朋友的人,所以還是小心點好…」老爸就是貼心,難怪她的女人們都很信任他。「說得也是,像老媽神經這麼大條的女人還真沒幾個,我看她作任何壞事,好像也都不會怕你知道。」

 「是呀!你老媽就是這點很可愛!其實她第一次和她前男友做愛完回到家後,自己就很興奮的打電話向我報告,她說她前男友說她還是跟高中時一樣…」

「才怪!還不是為了騙到下一次再跟她做愛的機會…」

「我想你老媽不會不知道,她不是說過:剛做完愛時講的話跟喝醉酒時講的話一樣,都不能當真、不能相信?」

「哈哈哈!那老媽一定天天都在講假話,你說她哪天沒做愛?我看她根本就長期處於『剛做完愛』的狀態!」

「說得也是~哈哈哈哈!」

這時我的屁屁忽然被猛力拍了一下,我回頭看,是我老媽,她睜著眼在瞪我。

「父女兩人都一直在說我的壞話!」

「嘻嘻~老媽妳沒睡呀?」

「有人一直在說我壞話,我怎麼睡得著?」

「那~老媽妳和你男朋友到底作過幾次了?」

「嗯~要算一下…」我的老媽呀!還要慢慢算喔~

「還算哩!有沒有十次?」

「沒那麼多次啦!頂多只有七、八次…」

「吼~老媽妳真的是紅杏花開滿園耶~」

「什麼意思?聽不懂…」

老媽畢竟還是日本人,她中文雖然說得流利,但稍微有點典故的中文就聽不懂了!要講她壞話就一定要用成語、引典故,越艱深越好!

老爸微笑著伸手把老媽抱了過來,親親她,說:「不管你玩了幾次,我還是最愛妳的老公,妳可以安心的玩,小孩子亂講話別和她計較。」

我看老爸肉麻兮兮的舉動,故作生氣狀的說:「哼!最愛媽咪,都不愛我了!」說完後,我從老爸身上翻身下馬,對老媽說:「妳老公還給妳,我要去找最愛我的浩浩做愛,掰掰~」

老媽很高興、得意洋洋的立即趴到我老爸身上,轉頭對我做了個鬼臉,手一邊伸到屁股後面,扶著老爸沾滿我剛才殘留著淫水的肉棒插進她自己的肉穴內,她這舉動倒真讓我心裡有了點醋意,唉~看來要跟她搶老爸,我是永遠也搶不贏她的。

到輕井澤已經一個半月,我們這一票年輕人不但玩遍上野市、輕井澤附近幾個好玩的地方,就連較遠的東京渋谷Live house “O-Nest” 也都已經去玩了兩、三趟,到了八月,我們轉而到處尋找天然野泉,在光天化日之下,享受野外裸露、野炮之樂,已經有好一陣子沒陪外婆、媽咪他們一起玩了,直到前幾天接到老爸電話,說他又來日本了,我才帶著浩浩回輕井澤老家等老爸~我最迷戀的老爸。

這段期間,小阿姨和外婆因為還要照管旅館的業務,所以無法整天陪著我媽媽,於是我那位愛玩的老媽就自己到處串門子、找她以前的老同學,小阿姨偷偷告訴我:「妳老媽跟她高中時期的男朋友出去約會了好幾次,每次回到家後都滿臉春風的…」我有點興奮的追問:「那妳覺得她們有作了嗎?」小阿姨說:「根據我過去對她的觀察與了解判斷,應該有,不過我也不敢講得太肯定。」我跟小阿姨說:「我一定會親自問她,再告訴妳真相。」

我最心愛的老爸七月初跟我們一起到輕井澤住了幾天之後,就先一個人回台灣工作,直到昨天晚上才又來到日本,老媽並沒有陪他來回奔波,所以昨晚一見到老爸,就黏著他、兩人纏綿了一整夜。今天一早我出去晨跑、運動完回房打算沖澡經過他們房間時,看到他們倆還抱在一起熟睡著,我很迅速的沖完澡之後,光著身子溜進了他們房間。

媽咪臉窩在老爸的左手被彎裡熟睡著,我靠過臉去親了她的臉頰一下,她並沒有反應,我接著把她放在老爸胸前的手拿開,她還是沒反應,媽咪的左腿彎靠在老爸的左腿上,膝蓋緊靠在老爸兩顆蛋蛋下方,我伸出右手從媽咪屁屁後方去摸媽咪的蜜穴,媽咪的穴穴溫溫潤潤的~隨時摸她都是這個樣子,任何時間都可以找她插穴,完全不需要熱身!

我伸進兩支指頭到她穴裡輕插,她臉上露出很舒服的表情、嘴裡輕輕的發出『嗯~』的聲音,屁屁輕輕的動了幾下,然後接著張開靠放在老爸大腿上的左腿、整個人躺平,一副等著人插她的樣子,我心想:「色老媽!剛剛應該帶浩浩一起來的,讓浩浩插她…」然後我伸手拿了媽咪放在床頭的肉色假屌~她生日時我送她的禮物~輕輕、慢慢的插進了她的陰道內,整支都插入之後,再將震動開關開到最小一段、讓假屌留在媽咪體內服侍她,然後我自己跨開雙腿、騎到老爸身上。

其實老媽一直都知道我每天早上都會玩這個把戲,只是這個時間,她寧可繼續做她的春夢也不肯醒來,她說:夢裡可以有喬治克龍尼(她的偶像)陪她玩,醒過來就只有老爸、沒意思。

我輕輕拉開我的小陰唇,讓微張的穴口對準老爸尚未勃起的肉棒輕壓下去,我的屁屁一邊輕搖、讓我溫熱的蜜穴在老爸的肉棒上磨蹭,一邊整個人輕輕趴到老爸身上,開始吻老爸的臉,老爸被我吵醒、微張開眼說:「小寶貝,妳來啦?現在幾點了?」

我說:「還沒六點,你現在人在日本,今天不用去公司…」老爸雙手捧著我的屁屁輕撫,說:「嗯,我知道…」然後又閉上眼睛,繼續享受他心愛的寶貝女兒每個清晨為他準備的感官刺激。

我開始和老爸舌吻,屁屁的動作也隨著老爸的勃起而逐漸加大了動作幅度,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兩片陰唇貼著老爸灼熱的肉棒,陰蒂緊貼在老爸的龜頭繫帶附近上下摩擦,平時光是這個動作,我就可以一直玩到我高潮、他射精,超爽的!

這個遊戲在以前我還是處女時,就經常跟老爸這樣玩,破處之後還是,不同的是:我每次玩到了高潮將至時,常會忍不住讓老爸的肉棒「不小心」滑進我的陰道內,而且這一滑、一定滑到底!我第一次這麼做時,老爸可能是一時忍不住突如其來的舒爽,竟然在我的陰道內射了精!那種被他緊頂著子宮口射精的溫熱、酥麻、暈眩的極爽高潮,真的令我終身難忘!

線上A片

我和老爸之間的禁忌就是在這種廝磨遊戲之間打破的,還記得那天,當老爸射精、我高潮時,我忍不住舒爽的淫叫的起來,老爸也同時低哼著射精,這聲音把一向看似沒神經的媽咪給吵醒了,她醒來第一句話是:「進去啦?寶貝,別忘了他是我老公喔!

只是暫時借妳玩的…」然後伸頭過來親親我、親親老爸,然後接著轉個身、又繼續睡。父母寵我、任我驕縱的習慣,到後來養成了我每天一早,一定會去向老爸『請安』的習慣,老爸都說我是他的人肉鬧鐘。

今天老爸的肉棒顯得特別的硬、而且持久,我問老爸:「妳跟媽咪昨晚到底幹了多久呀?今天感覺似乎特別硬…」老爸說:「多久我也說不清,我只記得前後好像射了三次…」

「那現在還會想射嗎?還能射嗎?」老爸的肉棒用力頂了幾下,說:

「當然很想再射,每天陪妳玩時都會想,但我看現在應該還沒精液可射吧!」

我心裡有股甜甜的感覺,說實在的,在我的做愛經歷裡,跟老爸作還是我的最愛,因為老爸最貼心、最懂我,他幾乎每次都可以在我最高潮時,適時的頂著我的花心射精,不管我玩多久都一樣,因為他知道我在高潮時都會很期待他射精。

我一邊滑動屁屁、讓老爸堅硬的肉棒在我體內抽插,一邊開始跟老爸聊天:「這三個禮拜都誰在陪你?每天都有人陪你做愛嗎?」老爸點點頭,說:「嗯,都有,除了秘書阿姨和公司裡的幾位姐姐之外,主要還是牧子阿姨,她老公這段期間正好到法國出差,所以牧子每天都會跟著我下班,到家裡照顧我、陪我做愛。」

牧子阿姨是我媽咪的高中同學,她老公孫叔叔是我爸大學時代的好朋友,兩人會結婚就是經我老爸、老媽極力撮合的,牧子阿姨夫妻同時也是我爸媽的長年床伴、炮友,他們兩對平時就經常會相約一起做愛。

「咦?她老公不在,那她這次為什麼沒跟著你一起回日本?」

「她原本是想跟你們一起回日本的,留到現在純粹是為了陪我,她昨天跟我一起回來的,昨晚回她娘家去了,這兩天應該會來找你外婆跟妳媽問安吧!」

「媽咪知道嗎?」我邊將陰蒂壓在老爸的龜頭上蹭…

「當然知道,妳們母女會問的問題幾乎都一樣。」老爸摸著我的臉,親了我一下。

「那妳有沒有問媽咪這段時間都去哪裡玩了?」我的蜜穴口張開了些,淫水有點多,我加大了磨蹭的幅度…

「沒問這,我只問她玩得快不快樂而已,我看她似乎玩得很盡興的樣子。」

「怎麼說?」

「看她昨晚那麼熱情、整晚黏著我的樣子判斷的…」

「那你覺得她有沒有去找她以前的男朋友?」我將老爸的龜頭壓入陰道口,準備開幹,老爸拍了我的屁屁一下,一挺屁屁,將他堅挺的肉棒整支插進我溫濕、滑潤的陰道內,邊輕插、邊說:

「當然有,而且應該兩人還玩得滿愉快的,所以昨晚才會那麼熱情,會讓我連射了好幾次,多半也是一種補償心理吧!」

「老媽好幸福,有這麼疼她的老公…」

 「你老媽不也很疼我?我的女朋友不會比她少吧?這段期間我自己一個人在台灣,妳老媽天天跟牧子阿姨用Skype聊天、問我的狀況…」邊聽老爸用低沈的嗓音、邊享受他溫柔的幹我,好喜歡這種感覺!

「老媽該不會要你和牧子阿姨做愛時也打開Skype吧?」老爸插得我好舒服,我忍不住縮緊陰道,用力緊夾…

「還真讓妳給猜對了!天天要我開給她看…」老爸捧著我兩邊的屁屁,用力插了幾下,然後讓龜頭頂著花心靜止不動,

「哦~這樣子好爽!那你真的天天都開?都不會忘記?」

 「是經常會忘記,尤其是和牧子阿姨以外的女人在一起時,在家裡都是牧子阿姨自己打開視訊的,所以通常不會忘。」

 「牧子阿姨應該會有其他考慮,打開視訊讓媽咪看你們只是純做愛、沒談心吧!那你自己會不想讓老媽看你做愛嗎?」我又開始搖動屁屁,開始緩慢的插幹,「通常都不會是我的問題,有些女生會忌諱、怕出事,她們幾乎都有老公、或男朋友的人,所以還是小心點好…」老爸就是貼心,難怪她的女人們都很信任他。「說得也是,像老媽神經這麼大條的女人還真沒幾個,我看她作任何壞事,好像也都不會怕你知道。」

 「是呀!你老媽就是這點很可愛!其實她第一次和她前男友做愛完回到家後,自己就很興奮的打電話向我報告,她說她前男友說她還是跟高中時一樣…」

「才怪!還不是為了騙到下一次再跟她做愛的機會…」

「我想你老媽不會不知道,她不是說過:剛做完愛時講的話跟喝醉酒時講的話一樣,都不能當真、不能相信?」

「哈哈哈!那老媽一定天天都在講假話,你說她哪天沒做愛?我看她根本就長期處於『剛做完愛』的狀態!」

「說得也是~哈哈哈哈!」

這時我的屁屁忽然被猛力拍了一下,我回頭看,是我老媽,她睜著眼在瞪我。

「父女兩人都一直在說我的壞話!」

「嘻嘻~老媽妳沒睡呀?」

「有人一直在說我壞話,我怎麼睡得著?」

「那~老媽妳和你男朋友到底作過幾次了?」

「嗯~要算一下…」我的老媽呀!還要慢慢算喔~

「還算哩!有沒有十次?」

「沒那麼多次啦!頂多只有七、八次…」

「吼~老媽妳真的是紅杏花開滿園耶~」

「什麼意思?聽不懂…」

老媽畢竟還是日本人,她中文雖然說得流利,但稍微有點典故的中文就聽不懂了!要講她壞話就一定要用成語、引典故,越艱深越好!

老爸微笑著伸手把老媽抱了過來,親親她,說:「不管你玩了幾次,我還是最愛妳的老公,妳可以安心的玩,小孩子亂講話別和她計較。」

我看老爸肉麻兮兮的舉動,故作生氣狀的說:「哼!最愛媽咪,都不愛我了!」說完後,我從老爸身上翻身下馬,對老媽說:「妳老公還給妳,我要去找最愛我的浩浩做愛,掰掰~」

老媽很高興、得意洋洋的立即趴到我老爸身上,轉頭對我做了個鬼臉,手一邊伸到屁股後面,扶著老爸沾滿我剛才殘留著淫水的肉棒插進她自己的肉穴內,她這舉動倒真讓我心裡有了點醋意,唉~看來要跟她搶老爸,我是永遠也搶不贏她的。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補習補上三母女
被弟弟射在體內
老公的精液
女教師淫亂日記
上了二嬸
兒子操媽媽的感覺
媽引誘我亂倫
我的女兒十九歲了
被淫虐的美熟母
干別人的媽媽真爽
熱門小說:
仙劍淫俠傳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