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大學生在敬老院慰問

林琳、婷婷和蜜兒是護士學校的同班同學,三人今年都上大二,20歲的她們正處在花樣的年華,苗條的身材更使她們成為男生心目中的大眾情人。

今年暑假她們班要搞一個社會實踐活動,主題是到敬老院慰問孤寡老人。

活動的任務自然又交到了林琳她們這三個女生身上,理由當然還是她們能歌善舞,長的漂亮,身材又好等等—-學校的團委書記好不容易聯繫到一個敬老院,對方本來婉言謝絕,說是年紀大了不想被很多人騷擾,當聽說只有三個女生來表演幾個節目並只住一晚時,對方的口氣立刻轉了個大彎,一口答應了。

林琳她們幾個頓時興奮起來,聽團委的李書記介紹,那個敬老院離城區很遠,大約住有20多個老人。

去慰問的時間就定在這個週末,李書記還叮囑她們一定要準備好節目。

星期六的上午,林琳、婷婷、蜜兒和李書記一起搭上了開往敬老院的長途客車,整整顛簸了7個鐘頭,又下車走了1個多小時才來到一個山腳下,隱約看見山坡上,樹林深處有幾棟兩層的樓房,這時天都快黑了。

蜜兒抱怨道:這麼遠啊,腳都走疼了,這是什麼鬼地方呀?李書記忙說:等會進去了,這種話可千萬不能說!聽見了沒有!你們可代表了我們學校的形象!說著一行四人來到了敬老院門口,看門的老頭一看見是她們,連忙打開門讓她們進來,隨後厚重的鐵門在婷婷她們身後重重的關上,林琳她們卻想不到從看門的老大爺眼裏射出一道淫邪的光,在她們苗條的背影上掃描,最終停留在她們被緊身牛仔褲包裹的格外渾圓的屁股上。

她們被領到一間大房子裏,裏面已經擠了大概20個老頭,有的看起來50多,有的只怕60開外。

李書記先說了一番大話,接著敬老院的三個代表把簡單情況介紹了一下,這個敬老院共有老人20名,除了這個大活動室,還有三棟二層的宿舍,樓長分別叫狼哥、虎哥、豹哥,據說這是他們鄉下人起的小名。

第一個節目是三個女生的現代舞,她們穿著緊身的白上衣和緊繃的牛仔長褲,在20個老頭面前舞動自己年輕性感的身體,一道道色咪咪的眼神像一束束探照燈,在蜜兒她們高聳的乳房,細細的小蠻腰和圓滑上翹的屁股上掃描著。

節目結束了,這三個女生也累的嬌喘吁吁。

李書記有事連夜回去了,走的時候還不忘叮囑林琳她們一定要待人熱情,有禮貌。

林琳她們隨後來到安排好的小房間裏吃晚飯。

林琳想到什麼似的,吃吃的笑了起來,眼睛盯住婷婷的胸部,婷婷臉立刻羞紅了:討厭!–你笑什麼呀??林琳笑道:你剛才跳舞的時候沒發現,那些老頭的眼睛專盯著你的兩個大奶,好像想要咬兩口一樣!呵呵—婷婷紅著臉,嗔道:瞎說!–他們都一大把年紀了,哪會像你說的那樣啊!–你壞死了!蜜兒在旁邊幫腔:林琳你還說別人!–明明是他們都盯著你的屁股看。

誰叫你的屁股長的這麼翹!嘻嘻—三個女生頓時笑成一團。

笑了一會,她們各自換好了衣服,準備晚上各自到那三棟宿舍樓裏的個人節目。

林琳換上了一件薄薄的無袖緊身上衣,裏面胸罩的形狀都看得清清楚楚,下面穿了一件白色的緊身長褲,把她圓滑的臀部襯托的更加豐滿上翹,連裏面小三角褲的輪廓都看的見。

婷婷笑著說:林琳你穿的這麼薄呀,裏面的—-都看見了!林琳撲過來要掐她的嘴:你們兩個穿這麼短的裙子,大腿都露著,還說我!三個女生鬧了一會,各自來到那三棟宿舍樓門前,宿舍的大鐵門在她們身後立刻關上,還上了一把大鎖。

林琳的心突然狂跳起來,隨後她又安慰自己:怎麼這麼膽小??他們都是孤寡老人,我怕什麼呀?想到這裏,才定睛看清屋裏的情景,一樓的房間很小,中間放了一張大床,旁邊有又一張桌子,屋裏簡直沒有活動的地方了,何況裏面還有8個老頭,其中一個林琳剛見過,是這棟的樓長,叫什麼?T哥的,好像50多歲。

這老頭長的不高,看起來卻很肥胖有力。

林琳甜甜的自我介紹:爺爺好!我叫林琳,今年20歲。

我今天給大家跳個舞吧!幾個老傢伙立刻叫好,狼哥淫笑著說:就把上午那個扭屁股的舞再跳一遍吧,哈哈!林琳聽他這麼說A臉立刻羞的發燒,可又不能發作,只有硬著頭皮,開始扭動自己的細腰肥臀。

這次林琳穿的更薄更透,兩座挺拔的乳峰雖有乳罩的緊緊束縛,卻還是在林琳舞動的過程中上下晃動,林琳也感到這些老頭的眼光好像真的只盯著自己的胸部和臀部在看,她頓時一陣慌亂。

好不容易跳完了,狼哥淫褻的說:小姑娘,給你提個意見成不?你總是這樣跳,多單調呀,換一換形式嘛!林琳連忙說:爺爺你說呀!怎麼換?我馬上改!狼哥嘿嘿的說:跳一會,脫一件衣服!反正你穿的少,跳完就脫光了!哈哈!—其他7個老傢伙頓時哄笑起來。

林琳的臉漲得通紅:不!—不行!—-你—-你們!–林琳氣的話都說不出,這時一直開著的電視裏報導了這樣一則新聞:據公安機關的調查,最近發現25年前發生在某某省的多起殺人案的20名罪犯,已經潛逃到了我省,據可靠消息,他們偽裝成無家可歸的老人,躲藏在敬老院已經多年,等等——林琳突然看到這樣一個新聞,頓時嚇的心中一陣狂跳,看著這幾個老頭淫邪的盯著自己,林琳絕望的閉上了眼睛,知道今天自己一定在劫難逃了。

狼哥狠狠的說:現在你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身份,還不快脫!—讓老子爽夠了就放了你!—-不然!-哼哼!—–軟弱的林琳終於屈服了,在8個老色狼的注視下,林琳慢慢的脫下了自己的無袖上衣,露出迷人的香肩,和被白色文胸束縛的高聳入雲的雙峰。

房間裏男人的喘氣聲越來越粗重,林琳在他們的威逼之下,用發抖的雙手緩緩褪下自己緊身的長褲,露出她平坦的小腹,光滑如玉的雙腿,和腿間被小三角褲遮蓋的少女神秘的陰部。

林琳本能的用手擋在下身前面,發抖的問:還要—還要–脫嗎?狼哥淫笑著:不用脫了!—哈哈—老子親自來!說著走近林琳,林琳本能的後退,可後面是牆,再也退不了了!狼哥把他肥胖的身體緊緊貼在林琳半裸的身上,兩隻長滿老繭的大手緊緊按在了林琳堅挺的乳峰上,雖然隔著文胸,林琳還是感到一陣熱力從他手掌傳到乳房上,林琳禁不住叫了起來:不要!—-求求你!—-別這樣!—-嗯—-不要!—不—-林琳嬌柔無力的求饒聲,讓狼哥越發的興奮,他熟練的解下林琳的乳罩,扔在地上,林?Y飽滿的一對玉乳就這樣赤裸裸的呈現在這8個老色狼的眼前。

沒有了文胸,林琳的兩個奶子依舊性感的挺起,乳峰的頂端那兩個小乳頭仿佛兩粒紅嫩的葡萄,等待男人來吮吸。

狼哥用他粗糙的手掌緊緊握住了林琳這對高聳的奶子,開始像揉搓兩團白麵一樣抓、捏—一邊狠揉林琳的肥乳,一邊用他興奮的發抖的聲音叫著:小騷貨!—奶子這麼大!—是不是早就被男人玩過了!—小賤貨!—-叫啊!—再大點聲!—嘿嘿!–不要!—-啊!—好疼!—–求你了!—-別再揉了!—–啊!—輕—-輕一點!—-林琳眉頭緊皺,極力想忍住來自乳房的性刺激,可狼哥太用力了,好像想把自己的乳房揉爛似的。

好容易狼哥鬆開了手,可乳頭突然又是一熱,林琳低頭一看,狼哥竟然一口含住了自己的乳頭,林琳覺得自己敏感的乳頭被一條靈活的舌頭快速的舔弄,一陣陣快感竟然從乳頭傳遍全身,自己那兩個不爭氣的乳頭已經脹的硬硬的了。

狼哥鬆開了口,把林琳的乳頭從嘴裏吐出來,林琳的嫩紅的乳頭已經變大了一倍,狼哥粘乎乎的口水正從乳頭上滴下來。

小騷貨!—他媽的奶子這麼敏感!—這麼快就硬了!–哈哈!–狼哥得意的笑著,其中夾雜著兩外幾個老頭淫褻的笑聲。

在他們的怪笑聲裏,狼哥突然抓住林琳薄薄的三角褲,用力一扯,只聽嘶的一聲,林琳的神秘的少女下體完全暴露在了老頭們的眼前。

平坦的小腹下,是一片濃密的黑毛,一直從陰埠向下延伸到林琳緊緊夾住的大腿間,狼哥蹲下身子,把他那張臭烘烘的嘴貼在了林琳的陰埠上,來回的用舌頭舔著,林琳本能的夾緊大腿,不讓他的舌頭進到裏面。

狼哥不耐煩的吼叫起來:老二!–把這個騷貨的大腿拉起來!快點!另一個60多歲的老頭連忙走過來,用力拉起林琳的左腿,抱在自己腰間。

林琳只有一條腿站立著,背靠著牆,下體完全顯露在狼哥眼前。

狼哥淫笑著抱著林琳的屁股,舌頭開始在林琳兩片肥厚的大陰唇上游走,慢慢的伸到那道肉縫中間。

林琳瘋狂的擺動屁股,想躲開他的舌頭對自己私處的攻擊,可狼哥卻不依不饒的的用他溫熱的舌頭不停的舔弄她最神秘的處女地,林琳突然覺得陰道一陣酸麻,一點熱熱的水向外流出—–林琳心中低呼不要!,可那半透明的幾縷淫水卻從肉縫裏滲出—–狼哥淫惡的浪笑:小賤貨!—這麼快就流水了!—-讓他們幾個也好好看看你的騷穴!說著,猛地抱起林琳曲線玲瓏的裸體,放大旁邊的大桌子上,林琳剛想併攏雙腿,卻感到自己的腳踝被兩個老頭握住,用力的向兩邊?啋滿坐K字大開!林琳覺得自己很像是一塊砧板上的肥肉,任由屠夫們宰割。

林琳仰面躺在桌子上,兩條大腿張的大開,牆上強烈的燈光把林琳神秘的陰部完全暴露在這群老色狼面前。

8個老頭都圍在桌子旁邊,貪婪的欣賞著桌上這個美女的下身。

林琳倒三角形的濃密陰毛從陰埠一直延伸到大陰唇兩邊,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緊緊的閉著,只有一點亮晶晶粘液從裏面滲出荂C林琳還是頭一次被人這樣看自己的陰部,她都能感覺到幾個人喘的熱乎乎的氣噴在自己兩片陰唇上。

狼哥把自己的一隻手按在林琳的陰唇上,中指正好放在林琳兩片肥厚的蚌肉中間,來回的摩擦,很快他就感覺手掌裏面濕乎乎的一片,鬆手一看,從大陰唇的縫裏面流出越來越多的白色粘液,林琳叫的聲音也變得越來越淫蕩了:啊—–不要!—-嗯——輕輕—-輕一點!—-好癢——-嗯!—–好難過!—–他還發現林琳一個生理上的細微變化—原本緊緊關閉著的兩片肥厚的大陰唇,在他粗糙的手掌的搓揉下,本能的充血脹大,開始向兩邊微微分開,露出了裏面紅嫩的兩片小陰唇,黃豆粒大小的陰道口也暴露在這些老色狼面前!狼哥捏住林琳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用力向兩邊拉開,林琳最神秘的性器官被他這樣粗暴的玩弄和分?},露出了被陰毛和大陰唇遮掩的處女地。

他們貪婪的看著林琳紅紅的小陰唇和更深處的尿道口、陰道口,狼哥忍不住把他粗糙的食指伸了進去—-只見桌上一個性感的青春美女大張著白玉般的雙腿,兩腿間的女性器官被一個老年男人死命的向兩邊扒開,女生那兩片肥厚的陰唇再也不能擋住什麼,少女鮮紅的小陰唇都快露出在體外,整個房間裏充斥著女生嬌媚的哼叫。

林琳無力的在桌上扭動著,忍受著來自陰道裏面的性攻擊。

隨著林琳的叫聲越來越大,從她的肉縫裏滲出的白色粘液也越來越多,順著陰唇流到肛門上—大腿—-屁股——-一直流到桌上。

狼哥粗糙的手指越來越放肆和大膽,開始只是普通的一抽一插,慢慢的變成了電鑽似的快速轉動,他長滿老繭的手指在林琳柔嫩的陰道深處摳挖著,林琳只覺得陰道口一陣陣的酥麻,本能的想夾緊雙腿,可他卻大力的扳開林琳的兩條大腿,看著林琳原本緊閉的兩片大陰唇被他玩的向兩邊分的大開,白漿一股股的從陰道口湧出來—–狼哥再也忍不住了,脫掉了自己的三角褲,他的粗大陽具和他矮胖的身材極不相稱。

他得意的把自己的肉莖在林琳的下體前晃動著,好像在示威似的!林琳低頭一看,嚇的幾乎暈去,狼哥的雞巴足有20公分,因為過度的興奮陰莖表面佈滿了血管,這哪里像是一個人的生殖器,倒像是一頭狼的陽物。

林琳嚇的心中狂跳,哀求道:求求你!—–饒了我!—不要!—–請你們!—放過我吧!–嗚嗚——可狼哥已經獸性發作,把自己的大龜頭緊緊貼在了林琳的兩片肥嫩的蚌肉裏,開始沿著林琳的肉縫上下摩擦,從尿道口到陰道口再向下到肛門,往返了幾遍之後,他鐵硬的龜頭上已經沾滿了林琳流出的滑膩淫水。

這一次他把龜頭移到林琳的陰道口上,沒有再向下,而是屁股突然向下一沉,龜頭整個被林琳小小的陰道口包住了。

林琳猝不及防,疼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尖聲慘叫著拼命擺動細腰和屁股,想擺脫他雞巴的侵犯。

狼哥低頭看著在桌上痛苦掙扎的林琳,視線從她高聳的雙乳移到她蚌殼大開的下體,自己那根老油雞巴只插進去一小半,插進去的那一小半只覺得又酥又麻又暖和,外面的一大截就更想進去了!他惡狠狠的再一次猛用腰力,這次20釐米的粗大雞巴全都戳了進去。

林琳疼的直叫:哎喲!—–唉!—-疼!—疼死了!—不要!—–快停!—–啊!—–救命啊!—-哎呀!—–狼哥閉上眼停了幾秒鐘,靜靜享受起雞巴給予他的姦淫這個年輕美女的快樂。

他覺得自己的雞巴好像被一根細細的橡皮套子牢牢箍住,等了幾秒鐘,他感覺從林琳下體裏分泌出了更多的潤滑液,他這才開始三淺一深的前後抽動,林琳的叫床聲則隨著他抽插的深度和力度不斷變化,他聽的更是血脈噴張,抽插的動作也越來越粗野,說的話更是污言穢語不斷:小騷貨!—-你的小騷逼裏好多水呀!—–媽的操的真爽!—小婊子!—-小爛逼好緊!—–噢!—–戳爛你的逼!——戳死你個小婊子!—–噢!—-我操!—操死你!–因為林琳躺的這張桌子比較高,狼哥矮胖的身體每抽插一次都不是很順利,於是他抽出雞巴,對林琳說:小騷貨!下來!—–手撐著桌子!—–快!—把屁股對著我!—。

林琳剛擺好這個姿勢,他就又迫不及待的把雞巴挺進林琳的體內!圍觀的那幾個老頭都色咪咪的看著,一個身材苗條的年輕女孩,正在他們眼前被迫擺出最能激起男人野性的性交姿勢,她胸前兩隻飽滿的乳方向下垂著,隨著屁股後面的猛烈衝擊而前後晃動。

這個姑娘的屁股是那麼渾圓上翹,而她白嫩的屁股正被他們的老大—狼哥用手緊緊掐住,白嫩的臀部肥肉都從他骯髒的指縫間冒出來,而狼哥好像還嫌不夠用力似的抓著,以至於這個女孩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了一條條他抓的紅紅指痕。

狼哥自己也低頭不斷欣賞,看著自己的粗大肉莖在怎麼樣姦淫這個城裏來的年輕姑娘,他越看越興奮,戳進去的力度和深度也越來越大!終於他的龜頭一陣麻癢,滾熱的精液從他的陽具裏射出,從他的雞巴和林琳陰道口的結合處流出一大灘白漿,順著林琳光滑的大腿內側流下來。

狼哥的吼叫聲終於停息了下來,已經半死不活的林琳被他扔到床上,白白的屁股上是十條紅色的指痕,大腿內側沾滿了混濁的精液。

老二你到是快上呀!—他媽的發什麼呆呀!—快點!—肣怓搰搷A怎麼操爛這個小騷逼!—–哈哈!狼哥殘忍的笑著,老二看了這麼久,早就忍不住了,沒有老大的命令哪里敢上,現在他急忽忽的爬到床上,抱起林琳的屁股,讓林琳保持馬後炮的姿勢,然後脫掉了內褲,露出他黑乎乎的陽具!林琳突然聽到其他幾個老頭發出的怪笑,想回頭看看自己身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一側頭卻看見床邊的大衣櫃上有一面鏡子,正好映出自己手撐著床,屁股翹著的淫蕩姿勢,突然她看見在自己屁股後面正跪著一個60多歲的老頭,他的胯間挺起了一根怪物,黝黑發亮,又粗又長像是一根手電筒!林琳尖叫一聲想逃,可自己的腰卻被身後的老傢伙緊緊抱住,一動也不能動,只能眼睜睜的從鏡子裏看著那個老色狼把那根黑色的手電筒頂在了自己的陰道口上,隨後陰道口一陣撕裂般的痛,林琳禁不住慘叫起來:哎呀!—-疼死了!—-不要!——求求你!—嗚嗚—-不要!—-啊!—-撐裂了!—-可身後這個老頭卻興奮的喘著氣,把他那根老雞巴一節一節的慢慢戳了進去。

林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陰道裏可以容的下這麼粗長的巨物。

那幾個老流氓都圍在床邊,死命的盯著林琳的屁股,看老二的雞巴怎麼樣在一緊一退的姦淫著這個曲線玲瓏的女孩,生怕漏過一個細節。

女生趴在床上,男人從背後插入的姿勢最容易激起男性的獸性,何況趴在床上的還是像林琳這樣的美女,老二已經顧不得什麼幾淺幾深的插,他幾乎每一下都用盡全力,直到龜頭頂到林琳的子宮口。

林琳被他的蠻力頂的全身一前一後的不停搖聳,林琳只覺得屁股被他抓的好疼,陰道裏更是一陣火辣辣的感覺,向下垂著的兩隻乳房不聽使喚的跟著前後晃動,扯得她乳根好疼。

林琳情不自禁的呻吟,叫喊起來:不要了!—–嗚嗚!—-人家受不了了!—-饒了我!—求你了!—–快!快停下——-嗚嗚!——好疼!——??—饒了我!—-嗚嗚小騷貨!—-你叫啊!—–老子戳死你!—–噢!—-噢!——–我戳!—–我戳!—–老二在林琳屁股後面興奮的吼叫,一點不像60多的老人。

林琳的下體完全被他操翻了,兩片大陰唇紅腫脹大,向外翻開,紅嫩的小陰唇則緊緊含住了老二粗黑的肉棍。

老二的淫棍每一次抽出都帶出不少的白色粘液,雞巴抽插發出的淫聲也越來越大!老二這樣的猛戳了大概半個鐘頭,一陣快意從他的龜頭傳出來,他再用力的戳了幾下,終於精門大開,濃濃的精液灌進了林琳的陰道裏。

林琳覺得陰道裏那根硬梆梆的肉棍開始劇烈的抽搐、抖動,熱乎乎的液體流進了自己陰道的深處,隨之像灘爛泥似的倒在床上。

狼哥和老二已經玩過了林琳,剩下的六個老頭早就忍耐不住,一起撲在林琳的裸體上,林琳軟弱無力的躺在床上,只有任由著六個可以做自己爺爺的老頭,在身上亂揉、舔咬自己紅腫脹大的乳房,扒開自己的大小陰唇向深處窺看,最後林琳無力的任由他們擺成各種姿勢,一根根鐵硬的雞巴在自己的陰道裏瘋狂的抽動、射精!一直持續到半夜,這幫老流氓才暫時從林琳身上的到了滿足,可憐的林琳身上到處是男人射出的髒臭穢物,尤其是她嬌嫩的性器官更是慘遭蹂躪。

兩隻白?鄋漕觼苳W到處是男人的牙印和白色的粘液,大張的雙腿間本來緊閉的兩片肉蚌因為充血多度變得紅腫,向外大翻著,陰道口微張,從裏面還在源源不斷的吐出混濁不堪的男性髒物。

狼哥看著癱軟在床的林琳,淫笑著說:這小騷貨的逼可真滑!—幹的老子好爽!—-可惜她的逼已經被人先操過—-媽的!—-是個二手貨!騷婊子!老二卻在一旁邪邪的淫笑著:她的賤逼是被人先幹過!—可俺敢擔保—這小騷貨有個地方保證是原裝的!—就看老大你願不願意操?!—哈哈!狼哥恨恨的罵道:放你娘的屁!–老子連她的嘴都插了!—她媽的還有哪個地方沒有操?!老二連忙賠笑:老大你別生氣!—我說的那地方就在這小婊子的大腿間。

狼哥罵道:大腿間不就是她的爛逼!—-你還要我操她撒尿的洞不成?!這個小騷貨除了撒尿,她還要—-不知道大哥你願不願意操那個洞?老二壞壞的邪笑著。

這時屋裏的其他幾個老傢伙都聽明白了,頓時嘿嘿的淫笑起來。

林琳恐懼的睜大眼睛,看著這8個五六十歲的老頭,他們的粗醜陽具又一根根的突然暴起!可是林琳實在是累的沒有一點力氣,當狼哥從背後抱住自己的屁股時,林琳沒有一點掙扎,她的陰道除了疼已經沒有了什麼感覺,狼哥粗硬的雞巴還是和剛才一樣在自己的下體上摩擦,從尿道口移到陰道口再到屁眼,一遍遍這樣,可這次狼哥的龜頭停在了肛門上而不是陰道口。

林琳突然覺得自己的屁眼一陣脹痛,他難道想要從自己的屁眼裏插進去??林琳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覺,可那根粗硬的陽具卻在一寸寸的插進自己緊小的屁眼裏,林琳用盡最後一點力氣扭動自己豐滿的臀部,可那根滾燙的肉莖卻緊緊插在肛門裏怎麼也甩不掉,相反那根雞巴插的力氣越來越大了!林琳的屁眼在狼哥眼前脹的有雞蛋大,狼哥的雞巴從來沒有進過這麼緊小的洞穴中,噢!—-她媽的真爽!——好緊啊!—-噢!—–狼哥舒服的吼叫著,這次只戳了不到五分鐘,他就在林琳的肛門裏狂噴而出,林琳的雪白的屁股上頓時被他射﹞F滑膩膩的精液。

其他幾個老流氓再一次一個個的輪流而上,在林琳緊小的屁眼裏發洩著他們的獸欲,等他們輪完一遍,林琳的屁眼已經又紅又腫,肛門上更是糊滿了老頭們射出的白色濃精—美女大學生敬老院慰問反被色老輪奸3蜜兒來到三號宿舍樓門外,當大鐵門在她身後關起來時,她背脊一陣發涼。

隨即房間裏的情景又讓她放了心,房間裏面只有5個五六十歲的老人,其中一個蜜兒還認識,叫豹哥,是其中年紀最大的一個—都70了。

蜜兒甜甜的自我介紹一番之後,就開始她今天的節目—笛子獨奏。

可吹的過程中,蜜兒卻奇怪的發現,她的這些老年聽眾的眼睛不是看她吹笛子的嘴,而是在看自己高聳的乳房和超短裙下露出的雪白大腿。

一曲終了,那個年紀最大的豹哥問:小閨女!—你這吹的是什麼呀?蜜兒甜甜的一笑:爺爺!—這個叫做笛子!您沒見過嗎?豹哥淫笑著說:咱爺幾個只見過女人吹簫,沒見過大閨女吹什麼笛子的!–哈哈!蜜兒根本不懂他話裏的骯髒含義,還笑眯眯的回答:爺爺你不知道!我也學過吹簫的,不過很難學的,很難吹的好聽!豹哥他們見她不懂,更興奮了:大閨女!–你學過吹簫?—那簫是什麼樣的?哈哈蜜兒興奮的說:我知道啊!是一根又粗又黑的—-豹哥接著問:你那根簫多長呀?

蜜兒說:大概有1米吧!屋裏的5個老頭頓時哄笑起來,你吹的是驢子的那玩意兒吧——哈哈!豹哥淫笑著:大閨女!–你的嘴巴這麼小,那根簫只怕含不進去吧!蜜兒臉一紅,說:對呀!嘴張的好累,爺爺你怎麼知道的?豹哥邪笑著:閨女!你那根簫是不是吹不響呀?

會不會吹的突然從簫裏面噴出熱水,射到你嘴裏面?啊?—哈哈蜜兒瞪大一雙妙目,說:不會呀?簫怎麼會突然噴水呢??哪里有這種簫賣呀?豹哥淫笑著,咱這裏就有5根這種簫,又黑又粗,你要是來吹,根根都會向外噴熱水!哈哈哈—-蜜兒疑惑的問:在哪里呀?

豹哥嘿嘿的笑著,指了指自己的下體,蜜兒終於明白了,頓時羞的臉通紅。

也就在這時,蜜兒看到了那則新聞,才知道面前的5個老頭竟然都是潛伏多年的殺人狂,膽小的蜜兒嚇的話都說不出來,只有任由他們擺佈。

蜜兒突然硬起心腸,說:我只提一個條件,你們年紀這麼大一定要答應我。

豹哥爽快的問:什麼條件?我們這幾個糟老頭又有什麼好處?蜜兒聲音發抖的說,可語氣裝的很堅決:只要你們不—不那個我—你們要我幹什麼—-我都—都答應!幾個老流氓色色的笑著:什麼叫那個你?蜜兒紅著臉,嬌羞的說:就—就是–你們的—那個—-雞—雞巴—不能插到我的陰—-陰道裏面—其他的我都答應!—-5個老頭哄笑著說好!豹哥淫笑著說:咱爺幾個都答應你了!—你也讓咱爺們爽一爽!—快把衣服脫了!—快!—-蜜兒紅著臉,慢慢褪下了吊帶背心,露出渾圓的玉臂和飽滿的雙峰。

脫裙子!—快!—-蜜兒含淚解開了裙扣,一條白短裙落在地上。

現在蜜兒只剩一件小小的乳罩和三角褲包裹著她的性器,可豹哥還不願放過蜜兒:把奶罩解了!蜜兒一狠心,解開了胸罩,一對挺拔的白嫩乳房展現在這幾個老流氓眼前。

沒有了乳罩的束縛,蜜兒的處女玉乳還是向上高高的聳立著,頂上是紅豆大小的乳頭。

在蜜兒的尖叫聲裏,豹哥的兩隻魔爪一手一個的緊緊抓住了蜜兒最敏感的奶子,毫不憐惜的用力搓揉。

他一緊一松的捏著蜜兒肥大的乳房,白白的肉從他的指縫中露出來。

在他熟練的玩弄下,蜜兒緊咬的嘴終於張開了,發出了迷人的呻吟:好爺爺—-輕一點—嗯—-不要了——不要——蜜兒迷人的嬌哼更加刺激了豹哥的性欲,他淫褻的用粗糙的手掌摩擦著蜜兒紅嫩的小乳頭,這可是蜜兒對性刺激最敏感的部分,蜜兒被他玩的乳頭立刻變得硬硬的。

蜜兒用力的扭動著身體,想擺脫他的手掌,可蜜兒扭動著的身體讓豹哥更加的興奮,他鬆開一隻乳房,低頭把蜜兒的一個乳頭含在了嘴裏,用舌頭快速的舔弄。

啊——不要這樣!!—–嗯—–好難受——不要!—-求你了!蜜兒尖叫著。

可她的乳房卻開始有了變化,一對乳房被他揉搓的越來越脹大,比平時要整整大出一圈,他恨不得把蜜兒整個乳房都吞下去。

蜜兒這對迷人的奶子被豹哥整整玩弄了10幾分鐘,蜜兒已經沒有一點反抗的力氣了。

豹哥突然脫掉褲子,露出他那根巨大的雞巴,淫笑著對蜜兒說:小騷貨!—快來含著老子的雞巴!—快!–蜜兒心中一陣噁心,可她哪敢反抗,只有慢慢蹲下身子,把嘴湊近豹哥脹的紫黑的龜頭,豹哥的龜頭脹的幾乎有個乒乓球大,龜頭前端的馬眼裏已經興奮的流出了一點粘液,蜜兒還是頭一次把嘴這麼湊近一個男人的肉莖,何況這個男人還是個年紀比他爺爺還大的老流氓。

不過這樣總好過這個大雞巴—在自己的下身裏頭亂捅亂戳—–蜜兒想到這裏臉都紅的發燒。

蜜兒閉上眼,張開櫻桃小嘴,把豹哥臭烘烘的龜頭含在了嘴裏,蜜兒的小嘴頓時被脹得滿滿的,蜜兒本能的嗚嗚的哼叫著,可豹哥好像並不滿足,只見他屁股向前一挺,把自己那根老油雞巴大半戳進蜜兒的小嘴裏,直頂到蜜兒的喉嚨,蜜兒慌忙的握住豹哥的雞巴根部,不讓他再進入。

豹哥這才滿足的前後擺動腰部,帶動他那根肉莖在蜜兒?漱p嘴裏快速的進出。

那4個老頭興奮的看著他們的老大正把一個隻穿了一條三角褲年輕姑娘按在腿間,那根黑乎乎的陽具在這個曲線玲瓏的女孩嘴裏快速的抽插,只見一縷縷白沫從這個女孩的嘴角流淌下來。

他們的老大還在興奮的吼叫:小騷貨!—–噢!—-好爽!—-噢!—–蜜兒的嘴對他的雞巴來說實在是太小、太緊了,何況蜜兒C慢的還會用舌頭舔他的龜頭,吮吸他的雞巴。

豹哥弄了15分鐘,就忍不住雞巴一陣顫抖,一股腥臭的漿液猛的噴進蜜兒的小嘴裏,蜜兒皺著眉頭,一口含住他的精液,可嘴裏的那根雞巴還在不斷射出,射的自己滿臉都是,不少都順著流到了乳房上。

可旁邊還有四根已經聳立多時的醜陋陽具,蜜兒紅著臉,輪流一根根的吮吸、舔弄—等把這幾根雞巴都弄的射精了,蜜兒已經累的氣喘吁吁,嘴裏都是男人骯髒的白漿。

蜜兒天真的以為一切都結束了,沒想到豹哥突然淫笑著說:小騷貨!—-快把褲子脫了!—-讓咱爺們看看你的小騷逼!—蜜兒一聽嚇得渾身發抖:你們!—你們!–答應過我!—不—用雞—-雞巴插我的!豹哥淫笑著:老子又沒有說操你的騷逼!—-俺們只是想好好看看—你的騷逼長什麼樣–哈哈—其餘幾個老頭跟著一起淫褻的奸笑。

蜜兒只有站起身,慢慢脫下自己本來就很小的那條三角褲,她不敢睜眼看這幾個老頭的眼神,他們一定在色咪咪的盯著自己的下面看,屋裏安靜的只聽的見幾個老色狼粗重的喘氣聲。

快!—-躺到床上!—把大腿張開!—–幾個老頭同時吼叫著。

可躺在床上的蜜兒,本能的夾緊雙腿,怎麼也不肯張開。

兩個老流氓一人抓住蜜兒的一隻腳,用力向兩邊拉開。

蜜兒發育成熟的女性器官頓時一覽無餘,那緊閉的兩片蚌肉和鮮紅的小陰道口激起豹哥無限的獸欲,在蜜兒的一聲慘呼中,他毫不留情的把雞巴從蜜兒張的八字開的雙腿間狠狠戳緊,開始了他長達一個鐘頭的活塞運動,蜜兒嬌嫩的下體都快被他操爛了,最先充血脹硬向外翻開的是蜜兒肥厚的大陰唇,兩片長著濃密陰毛的大陰唇被操的向外大翻,就好像一件外面是毛的皮襖被解開,露出了光滑的裏子。

豹哥狠操的過程中,那4個老頭的眼睛一刻不停的貪婪的盯著蜜兒的下體,蜜兒的兩片花瓣終於對他們張開,露出了更加神秘的女性花蕊,有幾個老流氓已經忍不住開始搓揉自己的雞巴。

好不容易等到豹哥射了精,這4個老頭猛撲到床上,一前一後、一左一右圍住了蜜兒,4根粗大堅硬的雞巴同時在蜜兒年輕的胴體上抽插、摩擦著—房間裏的情?犒y時變得無比淫糜,充斥著女孩聲嘶力竭的慘叫,和幾個男人沙啞的淫笑,又好像四頭年老但依舊勇猛無比的雄獅圍住一隻白嫩的小綿羊,用他們野獸的陽具在和小羊交配—–女生的慘叫,大床被搖的嘎吱–做響的淫聲,直到天濛濛亮才停了下來。

林琳、婷婷和蜜兒在各自的三棟宿舍樓裏,都被幾個老流氓整整輪奸了一夜,直到天亮才忍痛吃了點飯,喝了些水。

隨後又被帶到她們昨天下午跳集體舞的大廳,三個女孩被一絲不掛的扔在床上,她們又看到了昨晚見過的那20個老頭,只不過昨晚以為他們是孤寡老人,現在卻知道他們根本就是20個老色魔!三個年輕女孩突然發現自己正赤裸裸的在床上,同時面對二十個裸體的老頭,本能的捂住自己飽滿的雙乳和長滿濃密陰毛的下體。

她們三個的少女羞態更加讓這幾十個老流氓血脈噴脹,虎哥淫笑著:小婊子!—擋什麼擋!—你的小騷逼都被咱爺們幾個翻開來看過!—還怕什麼?—哈哈!屋裏頓時響起一陣淫浪的陰笑。

去洗個澡!—-把這個穿上!—-狼哥把林琳她們的內衣褲扔給她們三個。

林琳她們幾個女孩洗完了澡,穿著貼身的內衣褲從浴室紅著臉緩緩走出,真如出水之芙蓉,面如桃花,腰似細柳,看得這幫老色魔是心癢難耐,身體的一個部位又開始邪惡的膨脹!豹哥淫笑著說:你們幾個小騷貨把昨天那個扭屁股的舞,再跳一遍!能不能—–讓我把衣服穿上—婷婷紅著臉說。

虎哥淫笑著:你身上不是有兩塊布嗎?再廢話!老子叫你光屁股跳!林琳她們紅著臉,扭擺腰臀,40雙色咪咪的眼睛在她們半裸的玉體上上下掃描,不懷好意的盯著這三個女孩飽滿的肥乳和渾圓的屁股。

快!—–把奶罩脫了!—-快點!–小騷貨!幾個老流氓已經急不可待的吼叫!蜜兒她們含淚,羞紅著臉摘下自己的乳罩,露出高聳挺拔的玉乳,頓時活活跳跳的六個肥奶子隨著女孩舞動的身體上下左右亂晃。

快點!—-脫褲子!—騷貨!–快點!—-幾個年紀最大,已經70多的老頭也忍不住吼起來。

很快三個光著屁股的年輕美女一絲不掛的呈現在20個老流氓面前。

狼哥淫笑著:這三個小騷貨,老子還是覺得她的身材最好,屁股真他媽翹!幹的老子爽死了!說著指了指林琳。

虎哥邪笑著指了指婷婷說:那等會可要讓老子也爽一下!這個大奶子的妞,就讓給狼哥你了!豹哥淫笑著對著蜜兒說:老子玩的這個妞的騷逼只怕是最緊的。

狼哥嘿嘿的壞笑道:不見得!豹哥不服氣:你他媽怎麼知道不見得?!狼哥淫笑著:那只有老子一個個的洞輪流插過之後,才知道啊!—哈哈!–頓時滿屋子都是淫笑聲林琳她們的舞在這滿堂的淫笑中結束,幾個女孩累的是嬌喘吁吁,香汗淋漓,再一看狹窄的屋子裏這20個年紀可以做她們爺爺的老男人,一個個都赤裸著身體,粗糙的皮膚,鬆弛的肌肉,只有他們胯間的陽具粗醜的勃起著。

林琳她們三個曲線玲瓏的胴體,赤裸裸的面對20根豎立著的大肉莖,少女的心中無比的恐懼,知道接下來又要面對一次殘忍的輪奸!最先上的還是狼哥、虎哥和豹哥,這次狼哥抱住了婷婷,虎哥摟住了蜜兒,豹哥抓住了林琳,他們要換換口味,把這三個小美人操個遍。

這次他們已經操了一晚上的雞巴被林琳她們的淫水泡的是格外的硬挺粗大,他們原始的本性已經被徹底激發出來,於是三個老流氓不約而同的採用了最能滿足他們男性獸欲的性交姿勢—蜜兒被迫手撐著桌子,腿站在地上,一個雪白的屁股對著虎哥兒臂粗細的巨大肉莖,在蜜兒的一聲慘呼中,虎哥冷酷的把肉莖狠狠的從蜜兒屁股後面插入!蜜兒就像是一匹裸體的母馬,仰著頭痛苦的嘶鳴:哎呀!—-好痛!—饒了我!—–哎呀!—-疼!–林琳和婷婷則被狼哥和豹哥拋在床上,手撐著床,跪在床上,渾圓的屁股被狼哥和豹哥緊緊抱住,隨之陰道裏又是一陣脹痛,屁股上的肉被他們抓的好疼。

這一次的姦淫持續了整整1個鐘頭,林琳她們三個女孩都覺得插在自己陰道裏的好像不是人的雞巴,而是修路用的打樁機,一下一下狠狠的撞擊著她們的屁股,打樁機的那根鐵棍更是兇狠的在她們狹小的陰道深處狂戳亂捅!三個女孩聲嘶力竭的慘叫聲更是此起彼伏:啊!—-不要!——救命啊!—–饒了我呀!—-不要了!—-請不要!—好痛!——陰—陰道撐破了!—–疼!—–嗚嗚—-停下來!—-嗚嗚—-雞—–雞巴太大了!——嗚嗚—-她們屁股後面的三個老流氓更是興奮的吼叫:小婊子!—–小騷貨!—噢!—操的老子的雞巴好爽!—–戳爛你的騷逼!——噢!—–我戳!—–噢!——-終於等到他們三個射了精,林琳她們已經快被弄的虛脫了,軟軟的倒在床上,可剩下的17個老色狼正看的血脈噴脹,哪會放過她們。

每個女孩的身邊都圍上了五、六個老頭,發了狂似的在女孩白嫩的玉體上操,等到他們終於都發洩完了,一天又過去了,又一個黎明來臨了—-清早上山揀柴的幾個老農在山腳下發現了三個奄奄一息的年輕女孩,都大約20歲,看起來好像是城裏來的。

每個姑娘都長的很漂亮,從她們赤裸的身體上看,顯然是被人強姦過。

純樸的老農們想到的當然是先救人,可也忍不住往姑娘們大張的雙腿間看進去。

他們把這幾個女孩救到了自己的家,他們都死了老婆,靠上山砍柴為生,住的這間破窯洞從來也沒有人來。

陰暗的房間裏射進來一點光,照在床上幾個半死不活的女孩的胴體上,顯得更加的誘人。

本來說先報案,可卻沒人移開步子,眼神都往女孩的乳房上瞟。

房間裏的呼吸越來越沉重,終於老農甲最先忍不住,脫光了衣褲,壓在了林琳身上,一隻手揉搓林琳紅腫的雙乳,另一隻手握著自己的騷棍頂在林琳的陰唇上,尋找著發洩獸欲的肉洞。

林琳只覺得又有一根硬物戳進了陰道裏,迷迷糊糊的還以為在敬老院裏,於是扭動細腰屁股,腰還向上一拱一拱的迎合陽具的插入,嘴裏更是發出迷人的哼叫和呻吟。

其他十幾個老頭立刻憋不住了,禽獸般的撲在了他們剛救回的幾個女孩身上,在女孩們的陰道裏,嘴裏,乳房上射出他們滾熱的精液,有幾個更是把從a片裏看到的淫蕩姿勢用在了這幾個半死不活的女孩身上,他們每個人都發洩完獸欲已經是中午了,他們這才報了案。

不久路邊的黃色小報上都轉載了這一篇故事三城市少女被農村三十老漢輪奸,林琳她們三個則在醫院裏躺了一個星期才恢復,剛回到家就收到一封信,裏面是一張紙片,一個光碟。

林琳一看,嚇的魂不附體,信上說:小騷貨,這個星期五晚乘車到老地方。

如果不來,光碟上的內容將會曝光。

林琳趁父母不在的時候,把光碟偷偷放入電腦,螢幕上出現了她自己在床上扭動的裸體,男人揉搓他雙乳的大手,和自己被翻開的大小陰唇,一根青筋暴露的巨大陽具正在裏面抽戳!林琳自己都是頭一次這麼清晰的看自己的下身,原來自己豆粒大小的陰道口可以脹的這麼大,裏面還會流出那麼多白色的濃漿—-從此每次週末都乘車到那裏去,已經成為林琳她們的固定功課。

每到星期五的晚上,在這個偏僻的小山村,幽深的樹林深處,這幾棟二層樓房裏,總會傳出幾個女孩聲嘶力竭的哭喊聲、慘叫聲,幾十個老人粗重的喘息和吼叫聲,同時夾雜著木床因為劇烈搖晃發出的嘎嘎吱吱的大響,這幾種聲音混在一起,顯得是那麼的淫糜,在這無人的樹林深處傳的很遠,往往到了天亮才暫時停歇下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雯的女裝日記
饑渴少婦
姐夫的挑逗
心癢難忍
終生性奴隸
三十歲的少婦
強姦理大護士學生妹
女友的淫亂一家
家教物語
外拍遭迷姦

熱門小說:
忍不住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