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的惡魔島,整年被一團黑霧所籠罩著。

附近大陸的漁民出海時總會離開惡魔島遠遠的,但是總有惡魔般的聲音從島上傳出。

每年總會有些年輕冒失的人來這裡探險,但是從來沒有人能再從濃霧中走出來。

漸漸的,這個島被稱之為——惡魔島。

天使紀年2008。

「姐姐,我肚子好餓啊。」少女向勇者打扮的姐姐撒著嬌。

「帶我去吃牛肉火鍋好不好,我們好長時間沒一起吃火鍋了哦。」少女纏著姐姐不肯放手。

「傻瓜,現在我們哪來的錢去吃火鍋啊。難道你的腦袋被火球燒壞了嗎 ?」

少女名叫娜娜,是附近天使城見習魔法學院一年級的學生。她一身勇者打扮的姐姐莉娜是著名的怪物獵人。兩人自幼就父母雙亡,多虧了莉娜努力工作纔能把妹妹養大成人。

「真是的,雖然一樣叫莉娜,但為啥我就沒那麼好的財運呢?」

在這片大陸上,最出名的怪物獵人當然是莉娜。因巴絲和高裡。

魔法師和劍客的組合是連冥王也擊敗過的超級搭擋。

等娜娜畢業了,就帶她一起去探險。看著在一邊撒嬌的妹妹,總顯得無比嚴肅的勇者也不由的露出了微笑。辛苦了好多年啊,從最早的招待端咖啡,再到現在的怪物獵人,和無數怪物血戰,她為了這個淘氣的妹妹沒少付出心血,終於、終於妹妹就差兩年就能畢業了。

她已經情不自禁的想象著和手握法杖的妹妹一起戰勝巨龍,獲得寶藏,然後一起買下城堡。

「姐姐,你沒事情吧?一個人乾嗎傻笑啊?」

妹妹的聲音把勇者拉回到現實中。

「對了,這次我和他們一起去惡魔島探險。如果成功的話,那可是好大一筆賞金呢。」

「就是那個被黑霧籠罩的島吧?姐姐,真的沒關系麼?我聽說那裡住的是惡魔。」

「放心吧,這次一共有100多個勇者呢。你可要好好學習哦。」勇者一手撫摸著不安的妹妹的頭發,一手抓起放在桌上的寶劍。「絕對會帶滿滿一袋金幣回來的哦,約定了。」

娜娜望著奔向港口的背影,心中似乎總壓抑著一團烏雲。

「一定要平安啊,姐姐。」 少女默默祈禱著。

遠方,被黑霧籠罩的惡魔島看起來就象是一張巨大的嘴巴,把所有靠近的東西吞入黑暗。

「可惡,這怪物真多。」莉娜背靠著另一名勇者,面對數只被人類氣息所吸引來的牛頭怪。

這次登陸似乎從開始就不順利。惡魔島四周充滿了海流,原本按照預定應該聚集在一起的船,似乎都被海流帶到了島的四周。和莉娜一起登陸的纔大約20多人。他們剛登陸還來不及卸下補給,一陣大浪就把船給打的不見了蹤影,醫藥和食物都沒有來得及卸下,人員又都分散開了,這可是探險中最壞的情況。

莉娜閃開牛頭的大棒,隨手一劍把牛頭攔腰切成了兩段。

「啊!」一身慘叫,一個弓手已經被牛頭的巨角頂穿,然後被重重甩到了山上。

沒有醫藥和牧師,這樣的傷員只能在痛苦中死去。

「可惡!」看著眼前的殘酷景色,莉娜忍不住發出一聲怒吼,向怪物最密集的地方沖去。

戰斗終於結束了,牛頭似乎被擊退了,但是探險隊也付出了死亡多人的慘痛代價,隊伍中僅存的兩個法師也在這次戰斗中被打斷了法杖。

失去法杖的法師和失去劍的勇者一樣,在戰斗中是完全起不了作用的。

「一定要找到其餘的伙伴們,不然我們一定會死在這個島上的。」莉娜看著圍繞在篝火旁、垂頭喪氣的伙伴們。「可惡,我不能死在這裡,我一定要回去,娜娜還在等著我。」

翌日,島上的森林一望無邊,一股陰森的氣息圍繞著森林的上空。

「一定要進去嗎?」一個戰士吞了口口水,小心地問著莉娜。

「難道我們還有別的選擇麼?」莉娜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手下意識的握住了劍把。

「我說、我們現在……」那個戰士似乎還想說話,但他的生命已經在那一瞬間消失。

「小心!」莉娜猛然轉過身,正看見那個戰士的腦袋被一刀砍飛。一張丑惡的面孔隨著戰士的軀體倒下而顯露出來。

「是狼族。」隊伍猛然騷動起來。

狼族是由狼進化出來的魔族,屬於中、高級別的怪物了,它們特殊的能力是能隱藏與地下發動突襲。在叢林這樣的地方更是狼族的天下,普通的戰士根本不是對手。

莉娜抽出劍,隨著劍勢朝那個狼族撲去。

一瞬間,刀劍聲在森林邊緣想起。

「姐姐!」娜娜的手猛然一抖,敏感的魔法力量頓時失去控制。

「你想自殺嗎,集中,集中!!!」年過半百的魔法老師看著眼前這個麻煩弟子,只有嘆氣的份。

姐姐,應該沒事情吧。

「不會有事情的,姐姐那麼強。」娜娜安慰著自己,強忍著集中精神,繼續下一個學習。

刀劍聲漸漸平息了下來,一陣死一般的寂靜籠罩著這片土地。

結果是很明顯的,隨著剛剛最後一個戰士被狼族的大刀砍成兩段,唯一還能抵抗的就只有莉娜一個人了。手上的寶劍已經沾滿鮮血,似乎也越來越沉重了,身上的護甲也已經多處被劃破了,只有地上數具狼人的屍體顯示出勇者的實力。

一只白色的狼族走了出來,從周圍狼族的表情來看,它應該就是狼王了。

莉娜咬了咬牙,彎下身子,突然如離鉉之箭般朝狼王沖去。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只要能抓住狼王,就能逃出去。莉娜打定了這個主意,手中的寶劍直接朝狼王的大腿刺過來。不能殺了它,只要能控制住它,就有機會。

眼看著寶劍就要命中,莉娜不由露出了一絲笑意。

「鐺!」金屬的碰撞聲在叢林中激起了一陣回音,數群叫不清名目的鳥類騰空而起。

擋下來了,莉娜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最後的突刺竟然被毫不猶豫的蕩開了。就在一瞬間的迷惑不解中,狼王猛然一把抓住了勇者的護甲。

不要!本能的恐懼感使勇者下意識的後縮。

狼王順勢一扯,莉娜的肉體毫無保留的呈現在狼族們的眼中。雖然是勇者,是戰士,但莉娜平日對自己的身體還是很注意的。畢竟還是女孩子,也幻想著能有一天遇到和高裡一樣的美男子。誰又能預料到,平日精心保養的上身竟然以這樣一種方式暴露在外。

「不要!」少女的本能使莉娜再也無法顧及揮動寶劍,只能雙手護著胸部。在狼族的面前,好像小白兔一般無力的躲閃著。

其餘的狼族都沒有移動,只是眼睜睜看著狼王走到莉娜的面前。

「滾開!」莉娜下意識的朝著狼王一劍砍去。

狼王身子一閃,躲過了這一劍,然後一爪抓住了勇者的手碗。

「啊,好疼。」狼族畢竟是魔族,力量上遠非人類所能匹敵。莉娜的手不由自主的鬆開。

寶劍垂直掉在地上,也把勇者最後一絲希望送入谷底。

深夜,魔法學院的宿捨樓前。

「姐姐不知道是不是平安呢……魔法之神啊,懇求您眷顧她,保護她一路平安!」娜娜對著月光,虔誠的為姐姐的平安祈禱著。

同一時刻,惡魔島上。

莉娜被吊在狼族的地洞中,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剝的精光。如今,這位曾經的怪物獵人已經和無力的小綿羊一樣,只好任人擺布了。

狼王走了進來,這個地洞是狼王專屬的。它的嘴邊還掛著一絲鮮血,散發出熏人的腥氣。

莉娜也稍微了解一些狼族的知識,他們每次勝利後都把俘獲的敵對方作為食物來慶祝。想到在自己眼前的這個魔物可能剛剛吃掉自己的同伴,莉娜惡心的乾嘔起來。

狼王似乎對眼前這個獵物很有興趣,它走到莉娜的身後,小心地湊到勇者雙腿間,用鼻子嗅了嗅。

「不要……」雖然是勇者,但少女的本能還是驅使莉娜無力的拉扯著鐵鏈,企圖擺脫這羞人的場面。雖然對方是魔物,但是莉娜的身體還是下意識的有了反應。

狼王的鼻子是人類敏感度的數十倍,本能地聞出了交配的氣味。它把腦袋完全埋入少女的雙腿之中,吐出長長鮮紅的舌頭,舔著少女的陰部。

狼族的舌頭為了撕咬的方便,表層長有短短的倒刺。長長纖細的舌頭舔弄著莉娜最敏感的部位,舌頭上的倒刺輕輕的劃過少女敏感的肉壁。莉娜只覺得每次舔弄都會在身體裡面點起一堆火,下體雖然不疼,但卻帶來一陣奇怪的感覺。

被玩弄的少女的身體誠實的散發出了渴望性交的氣味,狼王的舌頭上也漸漸沾上了銀色的水滴。

「不要!不可以……」莉娜只覺得自己腦海中一片混亂,似乎身體正在和理智做最後的搏斗。

狼王的舌頭忽然進入了少女的下體,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卻給少女帶來了莫大的沖擊。

「不可以啊,快出去!……」少女的嘴巴無力的呼喊著,卻絲毫不能阻止魔獸的行動。

突然,狼王站了起來,一爪握緊了勇者小巧的乳房。

「啊!好疼啊,快放手……」莉娜剛從下體被侵襲緩過氣來,上身敏感的地方又傳來一陣巨痛。

狼族的力量大的驚人,莉娜早已經疼的流出淚來,好幾次懷疑自己的乳房是否會被扭爆掉。但是顯然狼王很有分寸,在狼王有意識的刺激下,少女的乳房非但沒有被捏爆,反而顯的更加堅挺,原本隱藏在內的乳頭也在不斷的刺激下露了出來。

「嗚……」不間斷的刺激早已讓未經人世的莉娜頭腦發暈,從最初的喊叫到如今淡淡的呻吟。

狼王原本縮在體內的陰莖也已經昂然挺立,在少女的陰部慢慢摩擦著。

「不要!求求你,不要啊……」莉娜似乎只能說出這一句話來了,但是在肉體不間斷的刺激下,這一句話語似乎有點撒嬌的味道。

握住少女乳房的爪子猛然加大了力量,莉娜剛想喊出聲來,但下體猛然向被刀撕裂一般。

「疼啊……」少女再也無法忍耐,兩行眼淚不由自主滴落下來。兩腿之間,一大灘鮮血正從少女下體滴落。

狼族的性器遠大於人類,對於一個處女來說更是難以承受。鮮血混合著少女分泌的體液,反而起了潤滑少女陰道的作用。

已經進入少女體內的魔獸放送了手上的力量,輕輕的用爪子刺激著乳頭;同時,帶著倒鉤的舌頭也緩緩舔過少女的脖子。莉娜不由自主的抖動著身子,配合著魔獸的愛撫。

狼王顯然也不急於動作,靜靜的躺在少女的背上,享受著少女緊密的陰道;被強制分開的陰道正頑強地企圖再次合攏,但這只能給魔獸帶來更大的刺激;狼王慢慢把身體向後縮,莉娜只覺得原本被充滿的下體一瞬間被空出了大的缺口,一種莫名的失落感充滿了勇者的內心。

「嗚……」隨著魔獸再次把龐大的陰莖撞上少女的子宮口,一陣好像被電擊似的感覺席卷了勇者的全身。

「不要,救救我,娜娜……」莉娜掙紮著,喊叫著。

狼王似乎把全身的重量都聚集於一點,一定要把子宮口給撞開,每一次的撞擊似乎都要把少女送上雲端,然後又從雲端跌落。

少女的眼睛漸漸模糊了,只能感覺到下體似乎越來越麻木,身上的魔獸好像機器一樣,永遠不知道停止。耳邊傳來了魔獸越來越急促的喘氣聲,少女也感覺在自己身體內的異物似乎又腫大了一圈。

「不要、不要……」雌性的本能促使少女拒絕著。

狼族的陰莖和狗一樣,在充分挺立時會在尾部形成一個凸結,直到射精後半小時纔能脫離。如今,狼王的陰莖尾部的凸結正牢牢卡在少女的陰道處,把兩具肉體牢固的結合在一起。

「救命啊,救命啊,娜娜,救命啊……」

在少女的哀號中,魔獸的爪子猛然施力,把少女的乳房捏出一大塊烏青。

少女的陰道因為感受到突如其來的刺激頓時縮緊。

魔獸發出一陣詭異的吼聲,身體猛然一壓,硬生生把雞蛋大的龜頭頂在少女的子宮口。

如同開閘洪水般的白色粘液灌入勇者的子宮.

「啊……」感覺到身體最深處好像被熱水澆灌的少女頓時昏了過去。

因為魔獸的凸結還在,所以少女的陰道被堵的嚴嚴實實的。倒流出來的粘液全部聚集在陰道內,一瞬間,使得莉娜的小腹看上去凸了出來,好像一個孕婦。

完成使命的狼王顯然也已經脫力,無力的趴在少女的背上,喘著粗氣。

莉娜當然不可能知道,在她體內,無數狼王的精子正爭先恐後的和她的卵細胞結合。

完成受精使命的受精卵將會依附在她健康的子宮裡,吸取著母體的養份。

在一年之後,她即將產下魔獸的下一代,一個繼承了魔獸和人類各自特性的魔獸。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日月斬
意外的一天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六年級女生浴室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