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個週末,這個週末可能是有史以來我最緊張的一個。媽媽只上了半天班就回來了,這是她們的慣例,別人一周休息兩天,她們是兩天半。媽媽永遠也想不到今天有可能是她一生最難忘、最恥辱的日子,也沒有發現我眼光背後的慾念。

「媽媽,希望我們永遠都不要分開……」我仗著喝了幾口啤酒,一雙眼睛火一般的在媽媽臉頰上掃來掃去。

可能目光太炙熱了,媽媽有些不自在,「別瞎說,等你以後成家立業了我們自然要分開的,到時候你經常來看看我,媽就滿足……」 「……不……不……我永遠也不要和媽媽分開,永遠……」舌頭漸漸有些大了。

赤裸裸的表白讓媽媽感動之餘有些不知所措。「今天是怎麼了,盡在這胡說八道。」媽媽疑惑的看著我,呆了一呆還是起身淋浴去了。

我不敢待在客廳,怕一時衝動來個霸王硬上弓鬧得不可收拾。走進了臥室打開監視器,心中充滿矛盾,一方面充滿興奮與期待,另一方面又怕事情處理不好留下難以挽回的後果。

我曾經想過在媽媽昏迷中一品她的香澤,事後天知地知我知唯獨媽媽不知,但又覺得這種日子不是人過的,我需要面對面的交流。胡思亂想中媽媽已經進入臥室,螢光屏上那個熟悉的身影坐在梳妝台前,抬手將杯子中的水一飲而盡。離子水敷在面部,頭髮上的毛巾還未取下就歪倒在床上。我知道,藥效發作了……

仔細關好窗簾,我將媽媽的身子抱正,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媽媽的肉體,儘管隔著衣褲卻激動得手心發顫。媽媽渾身癱軟得像一團泥,肌膚上還有水汽,和衣服沾在一塊。脫掉媽媽的衣褲費盡我九牛二虎之力,渴望了那麼長日子,媽媽的胴體終於展現在我面前。

除了三角褲和乳罩外媽媽全身赤裸,肌膚長時間沒有日光照曬白得耀眼。毛孔細小得看不清楚,媽媽愛吃蔬菜,體內水分充沛顯得皮膚水靈靈的又滑又嫩。 身材稍顯豐膩,皮膚下一層薄薄的脂肪覆蓋著肌肉,富有光澤和彈性手感極佳。

儘管小腹有些微微隆起破壞了勻稱,但糾纏在一起的一雙玉腿還是激起無限的獸慾。馬上就要侵犯媽媽的嬌軀了,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略一遲疑,我還是下定了最後的決心。一個人連死都不怕,還有什麼事幹不出來呢?

我用早就準備好的柔軟布帶將媽媽的手腕、腳腕拉開分別捆在床頭床尾。此刻的媽媽呈「大」字型被固定住,成為一隻待宰的羔羊。固定好手腳後我又拿出一個黑眼罩蒙住媽媽的雙眼,我不敢在媽媽的逼視下侵犯她,嘴裡也繫上一根布條。

這一刻來臨的時候我居然控制著盡量不碰觸她的肉體,不知是害怕還是別的什麼原因。一切停當後我才發現由於驚慌失措沒有把媽媽的內褲褪掉,很簡單的過程我做了很長時間。再解開腳腕的布條褪去內褲恐怕時間來不及了,一切聽天由命吧,誰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事。

媽媽的身軀動了動,可能藥效快要過了。事已至此,想不干也來不及了。我忽然鎮定下來,將自己的衣褲全部除去,爬上媽媽的嬌軀。手掌遊走在媽媽的小腹,肌膚是那樣的白嫩,我的手掌顯得又黑又粗。「……唔……」媽媽好像喉嚨吞嚥了一下,頭往旁邊扭了扭。

濕滑的舌頭滑過媽媽的大腿內側,又沿著一路往上遊走,媽媽消瘦的香肩落下我無數熱情的吻。鎖骨突起,別有風韻。舌頭舔到媽媽脖子的時候明顯感到媽媽的反應,看來媽媽正在沉睡中醒來。那盤錄像帶我研究了無數個晝夜,媽媽脖子下方也屬敏感區。

輕輕撕咬著媽媽的耳朵,熱感明顯傳遞過來。潮紅順著耳朵一直延伸到脖頸,媽媽的掙扎越來越有力,喉嚨裡發出含糊的聲音,也許她以為這是一場春夢吧!我的手指移到隆起的陰戶,隔著內褲輕輕摩擦媽媽的那條細縫。「…呃…」媽媽觸電一般臀部盡力扭在一邊,看來基本清醒了。

不得不到說話的時候了,我身子前傾爬在媽媽乳峰上,嘴唇湊到她耳邊:「媽媽,是我!別怕,沒有其他人……」媽媽劇烈的扭著頭顱,似乎想把嘴上的布條掙開。但這是徒勞的舉動,「媽媽,原諒我,我想你的身體好久了,我只想好好愛你……你根本想像不到我有多麼愛你……」

媽媽激動的把身子盡力挺起,想把我掀下她的身體。儘管手腳被捆住卻還有那麼大力氣,我明白藥效徹底過了。「媽媽,別生氣,別動!我不想這樣的,可我忍不住……你的身體對我是那麼的誘惑……媽媽,我受不了這種誘惑,你……就成全兒子一次吧……就一次……」

我的話語已經帶了點哭腔,這不是裝出來的,多年以後我依然不明白,那時候為什麼會特別想哭。媽媽絲毫沒有被打動,換來的是更猛烈的反抗。可惜四肢被固定得很穩,沒有一絲著力的地方。喉嚨裡冒出的一些聲音近乎咆哮。想就這麼取得媽媽的配合是根本不現實的,我唯一的期望完全寄托在下一步的動作中,也許既成事實後……

顫抖的手指從媽媽背後鑽過去搭在乳罩帶上,不知為什麼媽媽將乳罩系得很緊,勒在光滑的背脊,扣子處竟然陷進肉裡。媽媽頑強的閃躲著,費了好大勁才解開帶子,隨著帶子的鬆脫。啊,媽媽的乳房!那一對豐滿、堅挺、圓翹的乳房如同一對白鴿騰越在我面前。白嫩、光潤的乳峰隨著媽媽輕微的喘息顫動著,小巧的乳頭如兩粒熟透了葡萄引人垂涎。

長久以來一直憧憬的媽媽豐滿、圓翹、堅挺的乳房,終於展現在了我的面前。這就是在我還是嬰兒時哺乳過我的媽媽的乳房!如今我已經十八歲了,我早已忘記了幼兒時,吸吮的乳房的模樣。現在我看到只是一對性感的,充滿淫慾的成熟、美艷的乳房。我微微抖動的手指摸上了媽媽那一對白嫩、光潤、豐腴、堅挺、圓翹的乳峰。如同觸電般,一陣酥麻從指尖霎時傳遍了全身。媽媽嬌哼了一聲,不安地扭擺了一身體。我的雙手觸摸著媽媽雙乳,手指輕輕地按揉著:

「啊!媽媽的乳房真美……」我忘我的讚美著,一時忘記了根本沒有徵求媽媽的同意。這麼飽滿的乳房偏要用小一號的乳罩圍困住,也不知媽媽出於什麼目的。要不是今天我強行將她們解放,真是太冤枉了。

趴在媽媽的幾近赤裸的身上,我把臉埋在媽媽高聳乳峰之間,聞著那迷人的乳香,忍不住把嘴貼上了那光潤、豐滿、柔軟、性感、顫巍巍、白嫩嫩的乳峰。我的嘴唇和舌頭吻舔著那深陷的乳壕,從乳房的根部向上吻舔而去。我的舌尖在媽媽那如熟透了葡萄般飽滿的乳頭的暗紅的乳暈上環繞著,不時地舔舔那對飽滿的乳頭。

真沒有想到曾經哺乳過我的媽媽的乳房竟也會如些敏感,也許是有近二十年沒有哺乳的緣故吧,媽媽的乳房如同三十歲左右的少婦一樣性感、敏感。此時的媽媽已經無法克制住那壓抑了許久的急促的喘息聲和呻吟聲。我貪婪地張開嘴,把媽媽的乳房含進嘴裡,舌尖舔著圓溜溜的乳頭,吸著、吮著、裹著。

媽媽的乳房是僅次於陰道的敏感區,早在錄像裡研究過了,我的手掌一直沒有脫離對媽媽乳房的愛撫。我張大嘴貪婪的將乳頭含在嘴裡,另一隻手輕巧的揉搓另一隻乳尖。舌頭裹著乳頭又舔又吸,媽媽的掙扎依然那麼有力,但顯得很凌亂。時而掙扎時而將胸脯挺起,卻沒有往兩邊試圖掙脫。

媽媽喉嚨裡抗議的聲音越來越弱,鼻息倒粗重多了。我內心狂喜,怕就怕我努力工作,而媽媽的身體卻一點也不肯接受。如今既然有了反應,總是好事一樁吧?

剛才尚存的一絲恐懼完全消除了,我將身子稍微挪開,嘴裡還含著乳頭,一隻手卻順著小腹再次摸到了媽媽的禁地。媽媽雙腿被分開固定住,陰道無法閉合,任我的手指隔著薄薄的蕾絲三角褲上下摩擦。不一會就媽媽有淫水浸濕了一片,內褲順著陰道口的張開凹進去一條縫,而我的手指就在著細縫處反覆揉搓摩擦。

媽媽徹底放棄了抵抗,也許並不能說放棄,而是全身心投入抵制慾念的戰鬥中。我的色膽又大了幾分,身子脫離媽媽的嬌軀一直往下移動,直到嘴唇碰觸到那迷人的三角地帶。我把臉貼在媽媽被窄小的三角褲包裹著的那神密、迷人的所在,隔著薄薄的蕾絲,我感到她陰部的溫度,感受到她渾身在顫慄。媽媽三角褲的底部已濕透了,不知是汗濕,還是被媽媽從陰道裡流出的淫液浸濕的。我被大自然這精美的造物深深地迷醉了,我吻舔著她光潔的大腿和渾圓、肥腴的豐臀。

我將媽媽那薄薄蕾絲三角褲撥在一邊,媽媽的整個陰部完全暴露出來,陰唇上已經有很多淫水,越發顯得陰唇肥美異常。這時一個美艷、成熟、豐腴、性感的肉體就全部裸裎在我的眼前。這是我在睡夢中無數次夢到過的媽媽的赤裸的肉體。潔白、光潤的雙股間,濃密、油亮、烏黑的陰毛呈倒三角形遮護著那神密的山丘和幽谷,滑潤的、暗紅色的陰唇如天然的屏障掩護著花心般的陰道口——我就是從這裡降生到這個世界上來的——陰道口的上方,那微微突起的是豆蔻般的陰蒂。我欣賞著,讚歎著,彷彿故地重遊,忍不住把臉埋進媽媽的胯間,任蓬鬆的陰毛撩觸著我的臉,深深地吸著成熟、性感的女人陰部所特有的、醉人的體香,我用唇舌舔濕了她濃密的陰毛,吻著微隆的陰阜,吻舔著肥厚、滑潤的大陰唇,用舌尖分開潤滑、濕漉漉的小陰唇,這曾是我來到這個世界上所必需經過的門戶。吻舔著小巧如豆蔻的陰蒂。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白毛女老婦版
我老婆的趣事
女白領遊戲日記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六年級女生浴室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