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想到會在這種情況和她相遇。

  「先生,二百元全套,如何?」她對我說。

  不知自己呆了多久,只記得我一直站在這間位於深水涉的『一樓一鳳』的鐵
閘前,傻傻的看著她,其間她重覆了這段說話三次。

  「妳幾多歲?」不太相信眼前的女人就是她,想再確定。

  「先生,不要厭人家老啦!像我這等年紀才經驗豐富啊!包保服侍周到!」
她急不及待將胸脯壓向我肩膀,挽著我的手拖我進去。

  十八年沒有見面,一相見,竟然是妓女與嫖客的身份,再次感到那久違了的
胸脯的溫軟感觸,這刻我心神極度迷茫,完全不懂反應的被她拉了進去。

  「老細你很年青,又生面,我很少招呼這樣年青俊俏的帥哥的唷,既然今天
剛剛發市,就大贈送,二百元兩〝飛〞!」她開始替我脫衣。

  看著她的模樣,一時間充滿感慨,上一次她替我更衣,到底是多少年前的事
了?

  不知所措的我,轉眼就被脫得赤條條,而她也脫掉那條半透視的廉價吊帶睡
裙,與及已經磨得脫線的黑色蕾絲內衣,牽著我的手,走入非常狹小的洗澡間。

  我一直打量著她,眼前的中年女人身段雖然略見鬆弛,然而擁有一雙嬌人的
豪乳,小腹以中年人來說尚算纖巧,成熟的曲線仍然婀娜動人,可是那面容……

  怎麼這樣老?當年她離家出走時我只有六歲,現在我廿四,那即是她才只是
四十有六,怎麼面容竟是這樣蒼老?這十多年來,她過的到底是什麼日子?

  「老細,怎麼老是在盯著人家?我很醜嗎?又或是不合你口胃?」她一邊替
我塗香皂一邊說。

  「不是,只覺得妳很面善。」我照直說。

  「是嗎?我可沒有印象,老細經常找像我般年紀的女人嗎?」

  「不是,第一次。」

  洗完澡,她帶我進入房間,將我按在床上躺下,然後伏在我下身,開始按摩
我的陽具。

  她手勢果然熟練,我的陽具在最親的人面前慢慢充血變硬,看著她凝望著我
陽具的眼睛,感受她手指肌膚的溫柔,還有她呼在陽具上熱熾的鼻息,陰毛隨著
她呼吸膽怯地擺動著。

  我的心很亂,我知道即將發生的事,雖然十八年後的今天,她已不認得我,
但我卻清楚知道她是我的誰人,我應否讓她這樣下去?

  腦裡仍在交戰的時候,她己將我的龜頭含在口中。

  從沒感受過的震撼從最敏感的部位傳來,我不禁全身顫抖。十八年一直思念
著,同時也憎恨著的人,這刻正在為我口交,原本應該是我一生中最尊敬、最神
聖不可侵犯的她,這刻卻將我當成她的恩客,像奴隸般將我身體最骯髒的部份含
在嘴裡盡情地吮啜,努力用她的舌頭來取悅我。

  吸吮了一回,她吐出我的龜頭,然後伸出舌尖鑽舔中間的小孔,舔食流出來
的分泌,吃得一點也不剩之後,就慢慢往下移,盡吮每一條青筋及摺位,一舔到
陰囊,就將它整個含在口裡,用力的吸啜。

  從來沒有女人如此為我服務,我情不自禁的閉目感受。雖然我很清楚,每一
個進來的男人,她都是這般對待,只是在這一刻,我產生一種錯覺,她是在以最
卑賤的方式,為她當年拋下我所犯的錯而屬罪。朦朧間,又覺得她是在用嘴唇和
舌尖,去測量確認我這十八年來的成長過程!

  愈吻愈下,在我不為意間,下身被微微的托起,她在舔我的肛門!

  我情不自禁「呀」的一聲叫了出來,為什麼?為什麼連這妳也幹得出?妳明
明有丈夫有兒子,有一個很溫暖的家庭,妳明明可以是一個很幸福的家庭主婦,
這刻卻在為了金錢替男人舔肛門!妳為何甘心淪落成這樣?

  全身血脈暴張,我猛然起來,雙手用力按著她頭顱,將已按耐不住的陽具往
她的嘴猛插。

  雖然一愕,但她沒有反抗,如面對主人般跪在我面前,不停吞吐由她哺育出
來的陽具。力度強猛,下下直入喉頭,她雙眼赤紅,眼淚往兩旁滑下,唾液不斷
後嘴邊溢出來。

  求饒吧!道歉吧!求我放過妳!為妳對我這十八年來的傷害道歉!

  我沒有說出口,她也沒有求饒,果然是一個專業的賤女人,就是被嗆到反胃
,就是有點兒兩眼反白,妳還是逆來順受,沒有求饒,一點希望我停止的表示也
沒有。

  看到她的態度,我更是老羞成怒,變本加厲,數十下用盡全力的狂亂抽插後
,我在她的喉嚨深處,釋放出積存著無比怨恨的大量精液。

  頭顱被我冰冷的雙手緊握,她無處可逃,只能含著我仍非常堅硬的陽具嗆過
不停,雙手不斷拍打我大腿求我退出。

  我放鬆雙手,她吐出陽具,大量混和精液的唾沫噴灑在床單上,她倒在一旁
喘息。

  「我好『此道』的,妳受得了嗎?」我毫無感情的說。

  「呵呵…不…不太厲…害的話……我受…得了…呵…呵……」她再吐出一大
口精液。

  看到倒在床上的她,滿面淚痕、唾液及污穢,眼前是一個飽歷滄桑的小女人
,好可憐,好脆弱,我心頭一陣激盪,不能自制的上前輕輕擁著她。

  「對不起!弄痛妳嗎?」我磨蹭她的耳畔,輕撫她的乳房。

  「不…要緊,你開心就好……」恢復過來,她又拋出之前的媚態,伸手握我
的陽具。

  我們這樣相擁著,突然覺得很溫馨,彷如當年置身初秋微涼天氣下擁在她毛
衣之中,我想起六歲前的那些日子,我將頭埋在她胸脯撒嬌的情景,眼前畫面彷
彿帶點微黃,我心頭暖暖,抵頭去吻她胸前的兩點紅暈。

  我用力吸吮,有種她乳汁被我吸出吞嚥的幻覺,綺莉間一隻手往下伸移,撥
開那兩片肉唇,挑逗那異常凸出的小豆子。

  不知是真實反應還是她的專業態度,她對我的行為作出恰到好處的扭動與呻
吟,不知不覺間,很自然而熟練地替我帶上安全套,慢慢地躺在床上雙腿M字分
開,用手引領我進入她的身體裡面。

  終於和她的身體結合,卻出奇地沒有帶來預計中超乎想像的衝擊,她內裡非
常寬廣,空盪盪的不著邊際,我彷如泥牛入海,著力無從。

  感受如此鬆弛的陰道,我心如刀割,這些年來,妳到底讓多少個男人侮辱妳
?將妳弄成這樣?

  妳又有沒有想過,有這麼一天,被親生出來的我壓著身上,將妳狠狠的抽插
侮蔑?還厭棄妳的鬆弛?

  想到這裡鼻頭一酸,我知道兩眼已經開始變紅,而她對於此刻原來被最親的
人踐踏蹧蹋的事一無所知,仍盡力扭動腰枝迎合,雙手像充滿愛心似的在撫摸我
的頭髮。

  「其實我也有個像你差不多大的兒子,不知道他現在怎樣?這刻在幹著什麼
呢?」她突然若無其事的說。

  他現在幹什麼?他此刻在幹妳呀!妳被妳的兒子發現淪落到做妓女,他現在
為了報復妳當年對他的狠心拋棄,現在正視妳如一般老妓女無異的用二百元來嫖
妳呀!

  無法再壓抑內心的悲痛與激動,我粗暴的將她翻過來如母狗般伏下,乘她不
為意,將安全套除掉,直接插進生我出來的陰道裡。

  直接沒有阻隔的接觸,感覺全然不同,頂到內裡的盡頭,一團綿軟的感觸被
我迫開,然後包含著我,我清楚知道,那就是孕育我出來的子宮,而它正在一口
一口的吸吮著我的龜頭,兩個關係密切的生殖器官二合為一的抱擁著交纏著。

  我瘋狂往她體內衝插撞擊,同時伏下用力搓揉緊握那對擺動著的豪乳,手指
用力捏拿乳頭,口在迷亂地吸吮嚼咬她的背。

  經不起如此的蹂躪,不一會她已被抽插折磨得嘶叫起來,不斷在搖頭,還想
用手往後推開我。我沒有理會,左手一把抽起她的頭髮,右手用力拍打她渾圓的
臀部,盡情給她侮辱。

  綿密的撞擊與拍打的聲音此起彼落,她全身挺硬,雙眼反白,昂起臉張起嘴
巴,卻沒法發出一點聲音。

  從旁邊化妝台的鏡子裡,她欲哭無淚的扭曲臉容映入眼簾,我內心的激動無
以復加,從後抄起她雙臂,挺腰拉弓,用盡最後的力量瘋狂衝刺虐待。

  忘我的盡情虐待,狂亂之間,視線漸漸變得迷糊,插著插著,我看到當年她
露出半邊酥胸為我哺乳的情境,看到她說童話故事哄我睡的情境,看到她和別個
男人在床上的情境,還有她將狂哭著的我推開然後離開家門的情境。

  眼前一黑,四周一片寂靜,我又再次感受到在秋涼中纏著她的腳擁著她毛衣
的溫馨,精液如缺堤般前未有的猛烈噴射,將生我出來的子宮完全攻陷佔領。

  完事、洗澡、穿衣、付帳,我還『失手』的將鈔票散落一地,她毫不為意,
蹲在我面前,一張一張的拾回。

  這是給妳買東西吃的。

  送我出門時她這樣對我說:「老細你真厲害!我很久沒試過被客人弄成這樣
了,有空多點來,我給你半價又如何!」

  「唔…」

  「介紹你的朋友來!我給他們優惠!」

  「好…」

  步出單位行不了多久,一個猥瑣的老頭和的擦肩而過,回頭一望,他在和她
搭訕,我知道,他跟著會將我最親的人壓在床上,姦淫她,侮辱她。

  離開那橦唐樓,我又置身在烈日之下,抬頭直視猛烈的陽光,身體有種掏空了
的感覺,有些東西失去了,有些東西死了,雖然此刻我不感到快樂,然而,此刻
我清楚知道,多年來對她那一份執著與怨忿,己經告一段落。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局長與老婆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