喘息聲不斷從房間內傳出,一名小男孩正在門外透過那未完全掩闔的房門,偷視著裡面的春色。

男孩的雙手正不斷地在下體快速地活動著,一條短褲早已退著膝蓋處。

「姊姊……」

挑逗人心的喘息聲,不斷住地傳入男孩的耳中,自慰中的雙手,不斷地加快速度。

「親愛的好舒服啊!……啊………啊………」房間內傳來一聲高亢的聲音,淫穢的字句,連綿不絕地傳出。

「姊姊……」隨著這高亢的聲音,一股濃稠的白色液體從下體噴灑了出來。

進入暑假之後,我來到姊夫妻倆家裡玩──

能再度和我最喜歡的姊姊在一起叫我相當的開心……可是雖然說沒什麼事要我做也不錯,可是事實上再這裡的每一天都很無聊。

唯獨,夜晚裡醞釀著一股鹹濕的氣氛。簡直就像是在挑弄我一樣──

當我回到自己的房間後,那道未掩闔的房門,出現了姊姊的身影。

「千尋,洋一他怎麼了?」海,懶洋洋地倚靠在床頭問道。

千尋微笑著答道:「直到剛剛為止,都待在那兒。」

海道:「是嗎?你覺得怎樣,是不是差不多該把那件事告訴洋一了……」

「每當看著洋一,就像是看到了過去的自己,讓我感到心酸。」海緩緩地說著,語氣中夾帶無限的悲傷。

「呵呵……」千尋嬌笑了一聲,雙手攏抱住了海的脖子

「可是,對我來說,那天……那時候的夢終於能實現了……」海倚靠著千尋的香肩,在她耳邊輕聲說著。

「我的夢想將藉由你們姊弟倆……」似呢喃,又似是對著千尋問著。

************

「姊,你叫我嗎?」我緩緩地走下樓,對著樓梯下的姊姊問道。

千尋點了點頭,道:「嗯……趕快下來吧!」

當我下了階梯,千尋牽引著我來到了姊夫面前的一張大沙發之前。

「來,坐下吧!」看著千尋那溫柔的眼神,我順著千尋在我雙肩上雙手的使力下,坐了下去。

「今天呢,我丈夫他有事情想跟洋一你談──」姊姊輕撫著我的臉頰,柔聲地在我耳邊說著。

「姊夫他……?」我回頭,充滿疑惑地望著千尋。

「怎樣啊,洋一,偶爾在這種遝無人煙的地方住住也不錯吧。不過今天叫你下來──」海,和藹地看著我,語氣中充滿著關懷。

海頓了一下,又道:「是有事情想拜託你呀!」

像是再說故事一般,海閉上了雙眼,回憶似地說著:「我曾深深愛著某位女性,並且打從心底地想跟那個人在一起,而那位女人雖然接受了我的心意,但唯一有一件事她絕不肯接受。」

忽地,海的聲音突然地變大,略低著遺憾說著:「那就是為我生下孩子。」

「而這名女性,在三年前已經過世了,那時在極為沮喪的我面前,出現了一名女性。」

海忽然望向了我身後的姊姊,熾熱的眼神中帶著眷戀與愛憐。

「哪便是你的姊姊。我變得相當快樂,可惜的是……」

「如今的我已經失去了生育能力了。」

「無論如何,我都想讓我最愛的女性生下孩子。」

「可是,我卻得了不孕症……雖然我可以找精子銀行之類的,但我不想要那種連主人是誰都不知道的東西!」

說到這裡,海忽然兩眼暴出了異彩,興奮望著我說道:「與我有相同立場的人,你能瞭解我的意思嗎?是的,洋一,我想要你和你姐所生下的孩子。」

「什麼……」我瞪大了雙眼,滿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姊夫。

「洋一,如果是你一定能夠實現我的夢想的──」

房間內──

我雙手抱著枕頭將臉埋在裡面,腦海裡不斷地充斥著姊夫剛剛所說的一切。

這是多麼荒謬的事情,但我……

扣~扣~

「洋一,我進來囉。」千尋獨自地走了進去。

看著躺在床上,將頭埋在枕頭間的我,千尋柔聲柔氣的道:「這次將你叫來這裡,全是為了這件事,所以才會刻意讓你看見我們做愛……」

千尋走到了床邊,沿著床角坐下,語帶歉意地道:「對不起,洋一,求你幫他實現他的夢想吧!」

我忽然起身咆哮地說著:「你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嗎?姊!」

姊姊將雙手置於我的肩上,平和地道:「當然……不就是血親之間的血緣交流嗎?也就是說,近親相奸……」

我疑道:「可是,這不是行不得的事嗎?」

千尋將手伸了回去,慢慢地拉下衣服上的拉鍊,開口說道:「事實上,這世界上的的確確存在擁有這類關係的人們呀……」

隨著千尋的動作,身上的那件黑色的連身洋裝,緩緩地墜落在地上,一絲不掛,無限姣好軀體,頓時暴露在我眼前。

看著那羊脂白玉般的嬌軀,高聳堅挺的雙峰,仿佛不堪一握的纖纖柳腰,再燈光的照耀下,泛著異彩的濃密恥毛,我暗暗地吞了吞口水,含糊地說道:「姊姊……」

千尋翹著腿,坐落著床角上,嫵媚地道:「你知道他口中說的過去所深愛的人嗎?」

「其實就跟我倆的關係一樣。」

看著我滿臉的不解狀,千尋解釋著:「沒錯,那人就是他的姊姊。」

我呢喃道:「姊弟……」

頓了頓,千尋又道:「當然,我的確想要幫他實現他的夢想……可是不光只是如此而已,我也想要生下你的孩子。」

「讓姊姊,我來生下洋一的小嬰兒好嗎?」姊姊伸出了雙手,撫摸著我的臉頰,低頭吻在我的額頭上。

「姊姊……」

「來吧,洋一。抱我……」

隨著姊姊柔和的動作,我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的減少。

「姊姊我那兒很髒啊。」看著姊姊握住了自己的那玩意,並低頭朝它而去,我焦急地道。

「呵呵……沒關係……」

千尋一笑,一口將它含了進去。

「啊!啊!」下體傳來的奇妙感覺,讓我不禁開口呻吟著。

在溫熱的口腔內,溜滑的舌頭挑逗下,我很快就在姊姊的口內發射而出了。

「咕嚕!」千尋將口腔內的熾熱濃稠液體,一口吞下,並伸出舌頭,舔舐著嘴角殘留的白色濃稠液體。

千尋將頭伸到了我眼前,看著我道:「不知不覺地,洋一也成長為一個真正的男人了,這樣的話一定可以。」

「知道嗎……洋一,你這一生絕對不可以忘到今天的事情唷。」跨坐在我身上,姊姊一邊說著一邊握著了我昂挺的陰莖,往自已的花徑而去。

兩者慢慢的結合,直到整根完全地沒入、消失。

「嗚呃。」火熱的包覆感,使得我發出了愉悅的聲音。

千尋道:「洋一,張開眼睛好好看清楚吧……」

我睜開了雙眼,往著兩人的交合處望去。

「嗯哼哼……全部放進去了。」

「洋一那陰莖,在我裡面塞得滿滿的……」

「感覺如何……姊姊那裡面舒服嗎?」

我微微地點了點頭。

千尋露出了個勾魂的媚笑,道:「嗯哼哼…接下來會讓你覺得更舒服喔。」

一開始的緩慢,到後來的狂野,千尋瘋狂地在我身上活動著。

千尋的臉上佈滿了潮紅,她嬌喘地道:「洋一……如果忍耐不住的話,隨時都……可……以……出來……沒關係……的……」

「嗯……」

「讓姊姊的裡面滿滿都是洋一的牛奶吧……」

抽插的動作越來越激烈,千尋主動地導引著我,握著我的雙手,來到了她那晃動不已的雙峰上,嫣紅的櫻桃早已脹大,彈性十足的飽滿雙峰,很快地就在我的雙手下,變化著各種樣式。

「怎樣……洋一……放在姊姊裡面舒服嗎?」

「好……好舒服喔……」

「姊姊,我也是,好快樂喔!」

「嗯?奇怪……我……第一次……這麼快……就……」千尋忽然感受到自己的花徑正劇烈地顫抖、蠕動著,高潮的快感隨即擁了上來。

「姊姊……我已經……」

「好啊,我也快了,多出來一點吧!」

「多出來一點、多一點,用你的精液讓我懷孕吧!」

那天夜裡,我與姊姊不斷地交媾著──

自那天起,過了十個月又十天後,姊姊生下了個男孩。

即使到現在我仍然覺得那天發生的事,像是在作夢一樣。

男人能過讓女人生下孩子,即使他們之間有著近親的關係。

自從那天踏入禁忌的世界後,如今的我已能完全理解姊夫他所追求的事物為何。

對我而言,身旁就有一位我最親近、我最愛的女性──

我想讓母親為我生下妹妹!!

半年後………

早晨,微風輕吹,薄紗的窗簾在風的吹拂下,兩道身影半隱半顯著……

喘息聲夾帶著女子陣陣的呻吟聲,回蕩在一間碩大的房屋內。

現在我身下的女人正是我的母親,此刻正緊緊的擁抱著我,口中發出甜美的呻吟聲。

經過幾個月的努力,我讓母親懷孕了,母親的乳房也開始分泌乳汁了,現在我都一邊吸著母親的乳汁,一邊和母親做愛。

「啊……啊……噫……」母親發出了撩人的聲音,緊箍著我陰莖的壁肉,正劇烈的顫抖著。

「喔……」在母親高潮的同時,我也將那熾熱的粘稠液體,注入了她的子宮深處。

「我今天快要遲到了!」我一邊說著話,一邊穿著校服。

待制服穿著完畢,我回頭向著床上的女子,說道:「那我要出門囉,媽…」

「洋一……」百合伸手拿起了被單,將自己動人的軀體給遮掩了起來,口中呢喃呼喚著兒子之名。

那一次在姊姊家裡度過一個甜美的暑假,暑假結束回到家後,那天,我忠實地順從在我內心裡發生改變的心情──

那時媽媽她不再是我的母親,而是世上唯一的女性……

自那天起,我和媽媽之間便一直維持著這種關係。

我的媽媽──我最深愛的女性──我會一直愛著妳──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