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之間有著絕對不可以告訴別人的秘密。

每天放學後,由於擔任環境清潔員的關係,我必須留下來半小時至一小時左右,與其它班級的環境清潔員一同巡視校園。我所負責的區域是體育館,我們這組雖然有四個人,也許其中兩位學姐是被迫擔任清潔員的關係,她們並沒有每天都按時報到,幾乎讓我與另一位學姐負責;當學姐與我有了共同的秘密後,我們也自願扛下打掃的責任,順便賣個人情給那兩位學姐。

當校內廣播提醒我們該集合打掃後,我就提著書包往體育館走去了。想不到才一拉開門,就撞見正要離開的學姐們。

「喔,小川啊,今天也要麻煩妳們啦。」東條學姐拍了下我的肩膀,她的笑聲根本不像是拜託。

「加油囉。要是有人問起,記得說我們只是去上廁所。」另一名西川學姐說道,她的聲音也令我感到不耐煩。

擠出一如往常的笑容、與兩位學姐道別後,我將體育館的正門關上,打開館內的備用燈光。

這個地方在半小時前還有學生活動,只不過在打掃期間,她們得到外頭避一避,等到我們好不容易清理乾淨後再回來,接著再次弄髒。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我們在這種時間打掃呢?我到現在仍想不通,但是,只要有南佳學姐在的地方,就算必須經歷這種無意義的打掃,我也甘之如飴。

地板上除了灰塵與鞋印,就只剩一股低迷而令人難以忍受的汗味。我依序走遍三扇通往外頭的大門,掛上「打掃中」的牌子,然後將它們通通上鎖。在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心裡有股小小的興奮及罪惡感──不過反正掃完也會弄髒,乾脆等會兒再隨便掃掃吧!準備就緒後,接著就是位於角落的器材準備室──

外界的喧嘩幾乎聽不見了,在我朝準備室走去的短短的路程上,只有鞋跟與地面敲出的喀噠聲,以及逐漸加快的心跳。

推開準備室的門扉,一股淡淡的霉味緊接著襲來。

視線昏暗的準備室中,除了數個擺放球類的器具、幾張三兩堆起的辦公桌外,在灰白色空間的盡頭有張清理過的軟墊,南佳學姐就躺在上頭。

「學姐……」我輕輕地朝深處走去,還得避開幾個好像一碰就倒的老器材。「南佳學姐……妳在休息嗎?」

學姐聽見我的聲音便睜開雙眼,露出她最擅長的親切笑容──我喜歡學姐的一切,她那滾落到腰際的烏黑長髮、潔白美麗的臉頰與傲人的胸部──除了她那張對任何人皆平等視之的微笑。

「美穗,今天也是很可愛呢。」南佳學姐替我將書包放到軟墊旁,牽著我的手,好讓我跨坐在她的腹部上。

……這種動作其實蠻令我害臊的,特別是在穿著短裙的夏日。

「南佳學姐,妳喜歡兩道辮子嗎?」我們的雙手十指交扣,因此只能以眼球的轉動取代撫摸頭髮。

「喜歡呀,看起來就像小孩子一樣。」學姐輕輕笑著,要我趴下身子,好讓她近一點看看我的頭髮。

但是當我壓到學姐身上時,她已經對我的頭髮失去興趣了。南佳學姐那塗了橘色唇膏的嘴唇帶著淡淡的香氣貼上我的鼻尖,溫熱的氣息自緩緩張開的雙唇間流露而出,同樣貼著熱氣的舌頭則撲向我的鼻子。學姐不顧我有點排斥的扭動,不停對我的鼻子吐氣,並輪著舔舐我的鼻孔。

「美穗,不可以用嘴巴呼吸喔。」學姐緊緊抓住我的手說道。

我只能聞著學姐的味道……但這也不是多麼令人討厭的事情。

「唔呼……美穗的鼻子還是有點髒髒油油的,還得再清一清呢。」

「學、學姐……」

南佳學姐鬆開了手,她讓我緊緊抱住她以免滾落,臉頰則貼在她的側臉上。她一手環抱我的腰、一手摸著我的臉。

「裡面也不太乾淨吧?」學姐輕吻我那發顫的唇,接著伸出小姆指,以指甲在我的鼻頭上刮著。「美穗怎麼可以把自己搞得髒兮兮的呢。」

「人家沒有啊……本來就會出汗嘛。」我鼓起臉頰抱怨。

學姐笑了笑,接著就讓小姆指順著我的鼻孔滑入。

「哇,才進去一點就摳到髒東西了。」

「嗚……」

在一陣擁塞與排斥的不安感中,南佳學姐的手指在我的鼻孔裡轉動著,最後摳出一塊黃綠色的乾硬的鼻屎。學姐將它黏在我的臉上,舔了手指,再伸入另一邊鼻孔中。我對這個動作感到有點不舒服,但學姐樂在其中的表情卻使我開心。

「沒好好清理才會變成這樣,美穗可是女孩子耶。」學姐帶著一點點譴責的口吻說。

這次也挖出確實有點多的髒東西……讓我羞得不知該看向哪兒。

學姐用兩根手指將兩塊鼻屎搓在一塊,墨綠色帶著臭味的東西漸漸變成圓形,學姐要我張開嘴巴,但是我拒絕了。我的嘴巴緊貼著學姐柔軟的臉頰,咕噥著。

「不要啦,好髒。」

「這是懲罰啊,誰叫美穗自己沒好好清理?再怎麼說,妳也是環境清潔員耶,自己的身體卻沒清理乾淨。」

「可是……」

可是我就是不想吃自己的……我話還沒說出口,南佳學姐就伸出她的舌頭,將圓球狀的鼻屎貼在舌身上。

「吻我。」學姐這麼說道。

我對這樣的南佳學姐最沒有抵抗力了。因此,現在也只像隻小貓般乖乖地照學姐的話去做。

小心翼翼地含住學姐的舌頭,但在嘴內,我那不靈巧的舌頭怎麼樣都比不過學姐,只能笨拙地配合她攪動我們的唾液與舌頭,以及那塊仍聞得到一點點異味的髒東西。學姐的舌頭是那麼地滑潤,相較之下,動作僵硬的我好像就連舌頭也沒自信地處於被動狀態。我渴望著學姐能在我口中索取更多的體溫,最好能一直吻下去──我這麼想著,學姐卻在一陣推擠中抽出了她的舌頭,轉而吻向我的鼻子。

「美穗,美穗。」學姐一邊吻著我的鼻尖,輕聲呼喚著。「把它吞掉,乖哦。」

……我本來是想偷偷吐掉的,經學姐這麼一說,就讓它順著唾液滑入喉嚨了。

南佳學姐捏了我的臉,要我起身脫去制服,她也跟著解開胸前的鈕釦。但我不想離開學姐,乾脆坐在她身上便開始寬衣。脫到一半,學姐的胸部已經早一步裸露出來,與臉蛋同樣白淨的膚色滾成圓圓的肌膚,在一件略顯得緊的胸罩包裹下。學姐看我幾乎停止了動作,奸笑著伸手抓住我的胸部,我被她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叫出聲來。

「美穗再不脫掉,就沒時間了。」學姐雙手用力地揉捏兩下就收了回去,我只好加速脫去制服及胸罩。

「南佳學姐……妳可以再摸摸我。」我牽著學姐的右手,將來引領至我的胸前。

雖然我的胸部並不敏感,只要是南佳學姐的手在撫摸,卻又有股小小的愉悅在心底滾動。

學姐讓我轉身背對她,並趴在她身上,我們替對方脫下短裙。或許是姿勢的關係吧,學姐脫掉我的短裙時,我這邊卻幾乎沒有任何進展;後來學姐稍微挺起下半身,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將那件短裙扔到一旁。我隔著最後那件淡綠色的棉質內褲,舔弄學姐的私處。

學姐的私處也有一種香味,雖然聞起來有點像某種藥膏的味道,卻能使我更加勤奮地舔著她的下體。學姐也以手指來回搓揉我的內褲,我應該也穿棉質的,這樣或許感覺會比較特別。學姐要我屁股翹高些,好讓她脫去我的內褲,但她不讓我脫她的,只要我找到並繼續舔她的陰蒂。

「啊……就是那裡。美穗好棒,就舔那兒……」學姐輕輕撫摸我的背與臀部,從她口中說出的鼓勵使我興奮莫名。「我也來嚐嚐美穗的……」

在我緩緩放低臀部的同時,學姐兩手抓住我的屁股並將它們搬開,讓肛門稍微裸露出來。因為不太習慣而扭動屁股的我被學姐使力捏了一把,我只好乖乖地任由學姐處置──並以我的口水沾滿學姐的內褲。

「哦……美穗的屁眼沒擦乾淨耶?中間還有一點點髒髒的……」學姐的舌頭靈敏地竄入臀肉之間,直抵我的肛門。

唔……我好像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好丟臉……卻也因此感到興奮。

南佳學姐舔了一會兒,雙手更加用力地推開臀肉,兩個姆指刺向肛門口,使我的肛門完全呈現在她面前。我期待著她會舔弄或愛撫私處,但學姐只是將鼻子緊貼我的肛門,聞著我肛門的氣味──沾著學姐口水的屁眼,現在只能被學姐聞著……

「南佳學姐……這樣好奇怪喔。一直聞人家的……」我支支吾吾地說,不忘舔弄學姐的陰蒂──它在被染成深色的內褲下,已經明顯地突出。

「聞什麼呢?」學姐簡短地回道,又猛地吸著肛門的氣味。

「就……就那裡啊……」

「哪裡呢?我在聞妳的哪裡呢?」

「肛門……」

「是做什麼的肛門呢?」

「呃……是……」

「說呀?美穗的肛門是做什麼的呀?」

我一時答不出口,臉頰早已燙得不能自己。但南佳學姐溫柔又邪惡地催促著,使我不得不繼續說下去。

「是……呃……是、是上廁所的……」

「上廁所?」學姐輕描淡寫地說:「這個答案太籠統,不行!」接著像是懲罰般,又深深地吸聞我的肛門。

「哎唷……肛門就是……」

「就是……?就是給美穗做什麼的呀?」

「就……大便啦……」

我真想將頭埋入學姐的股間……但是學姐仍不肯放過我。

「那美穗會天天用到嗎?」南佳學姐舔著我的屁眼,不死心地追問下去。

「會……會吧。有時候不會……」

「會拉出又臭又大的糞便嗎?」

「嗯……有的時候……」

「有的時候?美穗的屁眼都沒擦乾淨呢,昨晚拉出來是不是像泥巴一樣的大便呀?」

「學、學姐……」

儘管這裡只有兩個人,學姐卻快要擊潰我的羞恥心了。

「是……硬硬長長的那種……」

「哦,那美穗喜歡哪一種呢?」

「喜歡……呃……我不知道。」

「被粗硬的大便穿過緊緊的屁眼會不會興奮呀?」

「這個……我覺得……比較像是丟臉吧。畢竟又粗又硬的要比較用力……」

「那麼,美穗喜歡丟臉嗎?」

南佳學姐輕聲笑著──

「應該是……喜歡……」

「嗯,我想也是。」學姐吻了最後一下,又將鼻孔貼緊我的屁眼。「聞味道就知道了,美穗一定喜歡被聞吧。」

「嗚……人家只喜歡被南佳學姐聞……」

「也喜歡被人看見吧?」學姐笑著說:「喜歡被我看嗎?看到美穗大便的模樣?」

「啊……」

「嗯?喜歡嗎?」

「喜歡……」

「呵呵呵。」

學姐讓我脫下她的內褲,我的動作非常不靈活,也許是因為學姐正嗅著我的肛門……隨著斷斷續續的動作,學姐濃密的陰毛終於緩緩地顯露在我面前。即使隔著一件吸飽唾液的內褲,學姐的私處依然顯得乾淨,我忍不住親吻她的陰毛。

「學姐的、學姐的味道……」我小聲地迸出無意義的呻吟,舔弄學姐的私處。

「美穗……我的陰蒂也拜託囉。這邊也……」學姐溫柔地說著,並刻意嗅出聲來。

我在南佳學姐的指示下,將她勃起的陰蒂含在口中吸吮著;此時學姐也以手指或舌頭輪流摳弄我的肛門,但是她的手偶爾才會揉一下我的私處。舔舐著學姐的陰蒂時,我也學會了以嘴巴製造聲響來使學姐興奮,同樣地學姐也不時將手指插入我的屁眼裡──她沾滿口水的手指也無法太深入,可是當學姐吸舔那根曾鑽入我體內的指頭時,我同時也感到一股聽覺上的滿足。

有時當我更加用力地吸住,或輕咬學姐的陰蒂時,她的下體會微微擺動,並提醒我可能要輕一點或重一點──每當我做不好的時候她都會教我,這也使我們做愛時不那麼枯燥乏味。

「美穗妳今天中午吃什麼呢?」南佳學姐的聲音變得更加柔和。

「唔嗯……」我想了一會兒,然後稍稍將嘴離開學姐的身體說:「蕃茄義大利麵……還有雞肉。餐廳最便宜的那種。」

「所以都沒什麼蔬菜吧?那大便可是會臭臭的喔。」學姐邊說邊摳我的肛門:「來,讓我瞧瞧。」

「咦……現在嗎?」

「嗯!我都催這麼久了還沒發現,美穗也真是的。」

啊……原來南佳學姐一直聞的原因是這個。

我再三詢問南佳學姐,但她一次比一次更快地答覆──當然是現在呀、就是現在、快點──如此一來,我也沒辦法再推托了。學姐讓我繼續含住她的陰蒂,並要求我現在就得在她面前排洩……

好吧,現在只要專心點就可以拉出來了……專心、專心……

讓精神集中後,身體似乎也更容易控制了。雖然我腦海中想像著如廁的畫面,但其實那一點用都沒有。在一片混亂的幻想裡,我總算發現到一點點的便意,然後使力將它推出──或許是太用力的關係,氣味與聲響先一步出來了。這時學姐更加緊抱我的臀部,猛吸著使力縮放的屁眼,不時發出小小的呻吟。學姐激烈的動作讓我的身體鬆懈下來,並在一陣緩慢的推擠當中,有某種東西就要探頭而出了。

「啊……美穗的大便,看起來會很大呢。」

我拼命地將缺乏水分的糞便往外推擠,嘴巴也不禁用力吸住學姐的陰蒂;當肛門的穢物持續緩慢而骯髒地排出時,學姐突然用嘴巴將它含住。

「學姐……」

「唔嗯……」學姐的嘴巴來回擺動了幾次,然後帶著讚美的口吻說:「美穗的大便又臭又粗呢……看妳拉的那麼辛苦,屁眼也被撐得那麼大……」

「妳怎麼可以直接……」

「當然可以。美穗不覺得,這樣就像在幫妳口交嗎?」學姐淺淺笑著,按緊了我的頭。「美穗也幫我吧!我也會幫美穗的糞尾巴好好地……」

本來是沒什麼感覺的動作……但是學姐的嘴巴不停來回磨擦糞便,小小的聲響不禁使我加重了肛門的力道。我用剩餘的注意力親吻學姐的陰蒂,她的陰唇已經被滑下的唾液與肉穴裡的愛液沾濕,黯淡的光澤似乎在引誘我的意識。一邊吸吮著學姐的陰蒂,同時我也能想像學姐的模樣──想像著學姐替我的糞便口交的景象……

「啊啊!」冷不防地,學姐做了個令我反應不過來的舉動。

南佳學姐動作小心地抓住那截糞便,接著將它推回我的肛門中……堅硬的糞便刮著我的屁眼,慢慢沒入體內……然後再被學姐拉出來,每一次的重覆都稍稍加快速度。

「啊……啊啊……好痛……」即使上頭沾滿學姐的口水,乾燥粗硬的糞便仍刮痛了我的肛門。

「美穗……美穗在被自己的大便抽插喔……」學姐用顫抖的聲音說道,她熟練地將糞便推進、拉出,有時會吐些口水在上面。「屁眼舒服嗎?美穗?硬硬的大便在侵犯美穗的屁眼……啊啊……看得我好興奮……」

我也是呀……只要是會讓學姐感到愉悅的事情,我也同樣會感到快樂……

「可、可是……呃嗯……再插……再插會通通拉出來……」我不斷壓抑著肛門的疼痛與刺激,希望學姐能稍微放慢速度。但是她的手又更加快速地抽動了。「啊啊啊……要出來了……要拉出來了……!」

無情的抽插下,我終於忍受不住排洩的衝動──就在學姐用力拍打我的屁股、並重新吸吮那截硬挺的糞便時──我將更多零碎或斷裂成數條的糞便都拉了出來,它們通通撲向學姐的臉。幾乎就在同一時間,學姐也弓起身子,用私處磨擦著我的臉,她的性慾在瞬間徹底爆發,我必須順著她的渴求親吻她的敏感處。

南佳學姐的高潮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到來,並且也在數秒後離去。

隨著學姐漸漸趨緩的律動,她小小聲的喘息也幾乎聽不見了。我恣意吻著學姐的陰蒂與陰唇,吸吮她陰道外的愛液。

「美穗……好了,過來。」南佳學姐輕聲呼喚我的名字,或許她本來想用手摸摸我的頭吧。

當我轉身看向學姐時,她烏黑的長髮依然像朵綻放的花那般美麗,只不過上頭都是一塊塊或數條發出臭味的糞便。

學姐將我擁入懷中、拿起一塊糞便在兩顆乳頭上塗弄,堅挺的乳頭很快就沾滿糞臭味。接著她要我把她舔乾淨……我遲疑了一會兒,但還是含住一顆乳頭。

苦澀的味道很快遍及整張嘴巴,不過它並不是那麼地使人厭惡……

「來,腿張開……對,再開一些。」

我照著學姐溫柔的口吻張開雙腿,學姐用沾了污水的手指撫弄我的陰蒂。

我舒服得想叫出聲,但是學姐要我專心舔她的乳頭──每當我將一邊舔乾淨、準備舔另一邊時,她都會再次將乳頭弄髒,有時也會替整片乳暈塗上糞便。

也沒關係了……只要學姐像這樣撫摸著我,也就……

「美穗,稍微停一下。」

學姐推開我的臉,她抓著一條堅硬的糞便,在紅潤與骯髒的臉頰前,含住其中一端。接著她以眼神示意,要我也含住另一端──這次的味道完全無法與學姐的乳頭相提並論,惡臭與噁心感毫不留情地炸開,並隨著令人厭惡的糞水灌入我的喉嚨。我想至少碰到學姐的唇,但是她選的這條糞便太長了,我根本無法在含著糞便的情況下吻她。

「咳、咳……」我盡力忍住想吐的衝動,含住我拉出來的糞便。

沒多久,學姐就要我停了,她用混著橘色唇膏及深褐色糞水的雙唇吻向我,她的手再次摸向我的私密處。

「美穗,我來讓妳舒服吧。」學姐笑著吻了我,接著握住剛才那條糞便,磨蹭我的陰唇。

「啊……不、不要這個啦……很髒……」我有意無意地發出小小的抵抗,結果當然是無效。

「不要?妳看,它已經進到我裡面……唔……進來了呢。來,美穗輕輕地把身子往我這裡移……對,就是這樣,再過來一點。」

堅硬、溫熱、惡臭的糞便撐開了緊縮的陰道,在濕潤的愛液協助下,順利而緊實地闖入我的陰道──學姐仍要我再靠近她,因此糞便更延伸到我體內深處。

「啊……學姐,怪怪的……」

雖然距離還差一點點,已經完全過不去了。

「哦,頂到子宮頸啦?美穗……」這次換學姐往我這兒靠近,好讓我能緊緊抱住她。學姐吻了我一下,然後在我耳邊輕聲說:「不用太用力囉……美穗的大便硬硬的,要是弄斷會很痛哦。」

我們緊緊抱住對方發熱的身體,腰部不停地扭動,讓緊貼的陰唇也隨之磨擦;體內有股難以言喻的厭惡感,但學姐不時鼓勵我擺動身子,我幾乎無暇顧及任何負面的感覺了。我的糞便同時侵犯著學姐與我的私處,我們的體溫傳遍對方身體的每個角落,而我們的喘息也只在帶著臭味的接吻中輕輕迴盪。

「美穗……美穗……!」學姐激情地將我壓在軟墊上,不停吻著我的雙唇、鼻子,以及耳朵。

南佳學姐劇烈的動作使我的興奮隨時處在最高峰,當學姐做出任何決定性的動作時,我就會將高潮獻給她。由於學姐的動作太過激烈,那條連接我們下體的糞便從中間被擠斷了,我看見半條卡在學姐陰道口的糞便,並發現她一手握住插在我私處的穢物──接著讓它抽插我的陰道。

不管怎麼說……還是會痛……而且又是很髒的大便在……

學姐不讓我有機會開口,她的唇完全奪去我的抵抗,一手抓著糞便不斷侵犯我的肉穴,一手則粗暴地捏擠我興奮顫抖的陰蒂。

我隨時都可以高潮……這種自我控制在學姐與糞便的侵犯下頓時蕩然無存。我感覺馬上就要到了……當學姐再狠狠地插入、再狠狠地讓大便撞擊我的子宮……

「嗚嗯嗯嗯……!」

身體完全失去控制地弓起──在高潮的瞬間仍不斷感受到學姐粗暴的抽插,陰蒂也在劇烈的疼痛與快樂中放棄了掙扎──學姐持續欺負我的下體,直到那挺起的身子完全無力地倒下、再也沒有力氣支撐為止。

遲來的喘息急劇加速,胸口起伏的很快,彷彿在不協調的快感後仍有力量尚待發洩。但我的身體已經沒辦法再承受了。

「啊啊……美穗高潮了呢……這樣的美穗真的好漂亮。陰道收縮得好快……」學姐輕撫我的臉頰,並慢慢地將我體內的糞便抽出。她費了不少力氣,就如她所說的,我的陰道似乎仍不想放過它……當學姐抽出那條已經顯得脆弱的糞便,我的心中同時湧現輕鬆與失望的感覺。

「學姐……南佳學姐……」

「怎麼啦?美穗。」學姐抱住仍在喘著氣的我,用骯髒的舌頭舔去我的汗水。

「好舒服……跟學姐……」

「嗯!我也很舒服喔。美穗做的好棒,非常地棒呢。」

「啊……嗯……等一下還得清理……」

「等一下的事等一下再說。現在美穗只要乖乖地休息就好。」

「好的……」

南佳學姐溫暖的雙唇再次滑到我的嘴前,舌頭毫不客氣地闖入我的口中。

……我們之間有著絕對不可以告訴別人的秘密。

它充滿了惡臭的愉悅與骯髒的狂想,也有著淡淡的苦澀及溫暖的體溫。

每天放學後,我們總會在這兒見面。

她是我最喜歡的南佳學姐,而我是她最喜歡的美穗。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