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從小一起長大的弟弟是雙胞胎,我們感情很好。

因為從小就一直朝夕相處,從來沒有什麼隔閡或是代溝的問題--當然,也許這樣說很奇怪,但是年齡相信的手足間並不代表感情就一定會很好,而我和弟弟的感情卻一直非常融洽。

在上高中後,因為弟弟選擇了住校製的高中,所以我和弟弟有整整三年的時間都沒有好好在一起聚過,在這三年中,弟弟的變化很大。不僅身高從略高我個頭的一六五,一路爬升到高我兩個頭還要多的一八七,連原本和我相似中性五官,也因為青春期成長的關係變得男性化起來。

雖然每次弟弟寒暑假等節日回來時,我都會吃驚於他的變化,但是弟弟離開我身邊以後,每一次回來都會對我表現得比以前更加的討好、甚至有種類似長輩寵愛疼膩的感覺,一開始我有些不滿,因為以前出去人家都會說我們姊弟倆好像好可愛,後來出門每個人不是對弟弟說你「妹妹」很可愛就是你「女朋友」很可愛,而弟弟遇到前者通常都會否認,說我不是他妹妹,遇到後者卻只是笑笑,從來不解釋可是隨著弟弟不再和我因為一些小事吵架,總是表現出溫和包容的態度,我也漸漸在不知不覺間接受了弟弟有意無意間流露出的寵溺,甚至於很享受這種感覺。

而我和弟弟的第一次,是發生在我們十九歲時,一個雷雨交夾的颱風天。

那天,正好是弟弟高中的結業式完第三天,他已經搬回家住,晚上,我們各自洗完澡以後,卻一起上床睡覺;本來我們在上國中以後,爸媽就幫我們準備了兩個房間,不過我們還是常常睡在一起--特別是下雨天有打雷的時候,就算我沒有去找弟弟,他也會主動過來找我,因為他知道我很害怕打雷。

於是,就在那個颱風天的前夕,我們剛洗完澡,各自穿了簡單的內衣,就一起躺在床上摟著睡覺。到了半夜,風雨逐漸加大,我被雷聲嚇醒,不由自主的摟緊了弟弟,他被我摟得死緊,幾乎喘不過氣,沒一分鐘就不禁無奈的清醒,像小時候一樣吻著我的臉頰和額頭安撫我。

「好了,沒事,有我在你旁邊不是嗎?」

他才剛說完,轟隆的一道響雷又炸了開來,我不禁噫嗚一聲,恨不得將自己完全縮進弟弟懷中,我真的恨死打雷了!

「真是的……」弟弟看我怕成這樣,既不耐又有些無奈的起身,將我整個人打橫抱在懷裡安撫著。

「好啦……小薰最乖了!不怕不怕喔!」

「喂!我好歹也是你姊姊吧!怎麼說得好像我是才九歲的小鬼頭一樣!而且--誰準你叫我小薰了?」本來我很安心的緊緊依偎著弟弟,聽到他居然說出這種哄小孩子的話,不禁一如往常般的抬頭抗議。

「不然你說有幾個十九歲的人還會怕打雷的?」弟弟一臉痞樣的說著,還故意拍了拍我的頭。

「衛青衣你--!」

我恨恨的瞪著弟弟,氣不過的就往他胸口咬去,弟弟怪叫一聲,往後倒去,我得理不饒人,坐在他身上就拚命的咬,也不管弟弟怎麼怪叫或是扭動掙扎,直到他似乎忍不住了,大喊一聲「夠了!」--我的世界突然一陣天旋地轉,陷入一片黑暗。

「你咬夠了沒?」

弟弟不知何時竟然將我壓製在他身下,表情嚴肅的盯著我。看著他那略含深意的眼神,加上弟弟從念高中以後就再也沒有和我吵過架,甚至是和我大聲說話過,卻因為我咬了他而生氣,讓我不禁有些瑟縮起來。

「你知不知道你剛剛那樣對一個男生來說很危險?」

弟弟皺著眉,表情似乎很不悅,但是語氣卻偏偏很溫柔。看我還愣愣的沒反應過來,他歎口氣,將下半身往下壓,我立刻感覺到某個帶著驚人熱氣的堅挺僅貼著我的私處,臉上不由瞬間發燙起來!我不曉得該怎麼反應,只好尷尬的說:「對、對不起……」

「知道錯了就好,以後不要再這樣了!」弟弟一副受不了的樣子,重重的歎了一口氣,翻身又將我打橫抱在懷中,一副老大口吻的教訓說:「要知道,如果我不是你弟,你現在恐怕早就被人吞了你!」

見我臉都紅到脖子去了,全身也緊繃的像什麼一樣,他又問:「嚇到了?如果你開始覺得我們不小了,該避嫌的話,我回房間你自己睡怎樣?」

他剛說完,一道雷聲又轟隆隆的響起,這種時候我當然不可能為了這種「小事」讓他回自己房間睡了!所以我只好連忙搖頭,趕快抱緊弟弟,以免被他落跑。

「那你還要繼續睡嗎?」弟弟背對著我,握住我的手問。

「要要要……!」我當然是說要啦!雷雨那麼大!

「可是現在雷聲那麼大,你睡得著嗎?」弟弟回過頭,一臉懷疑。

以前這種天氣我都是纏著他不睡覺直到雷雨停止或是天亮,現在我說要睡,他當然奇怪了。

這種時候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根本不曉得自己已經上了大當,只是將弟弟硬拖回床上,然後縮在他旁邊躺著裝睡;當然,沒多久我就後悔了!

在雷聲漸漸變小,我也鬆懈的漸漸進入夢鄉時,從背後摟著我的弟弟卻突然低頭啜起我的耳垂來!剛開始因為我已經半夢半醒睡得有些迷糊了,還沒反應過來,只是奇怪兼不解的掙扎著,直到弟弟大膽的將左手伸進我的內衣,開始搓揉我的乳房我才嚇醒過來。

「青衣!你在做什麼?」我感覺到弟弟正在對我做的事情,睡意早就跑到九霄雲外去,連忙開始拚命掙扎,但憑我嬌小的身材怎麼可能拚得過弟弟那從小鍛煉的力氣呢?

「噓--別亂動,不然我一不小心會弄痛你的。」

弟弟一面含弄著我的耳垂,一面在我耳邊吹著氣鎮定的安撫,說完,連原本讓我枕著的右手也開始往下移動,隔著內褲颳著我的私處,我不禁尖叫起來:「青衣!你到底在做什麼!快住手!你瘋……唔!」

弟弟顯然並不想聽我囉唆,十分熟練的用左手扣住我的下巴讓我轉頭,右手微一使力,就讓我從側躺著姿勢變成和他平行的姿勢。他輕鬆的用舌頭挑開我的唇,和我的舌頭攪在一塊!他就這樣一面吻著我,一面用左手搓揉我的胸部,他的右手則已經伸進內褲中,用拇指和無名指撥開我的陰唇,食指和中指則靈活的挑弄著我的珍珠。

「嗯嗯!啊……不要……」我掙扎著,想擺脫弟弟的控製,但力氣不如人,所以雖然我擺脫了弟弟的舌吻,卻還是只能一面哀求著,一面顫抖著身體任弟弟擺弄愛撫著。

直到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弟弟從國中開始就已經意識到對我的感情,而那個颱風天則是他等待許久的機會!

「噓!噓--別哭!沒事……沒事!別怕,抱著我,相信我……去感覺我的動作……」好一會後,在弟弟發現到他右手所挑逗好一會的蜜穴仍然十分乾澀,便停止繼續挑逗我,開始再度安撫我,然後將開始啜泣著背身過去的我翻過身來,讓我平躺在他身下。

他將我的雙手拉起,放在他的肩上後,俯下身,細吻著我的耳珠、耳骨、耳背、脖子、鎖骨,然後將我的內衣螁去,右手捧著我的乳房,輕輕含住我的蓓蕾,細細的用舌頭不斷挑弄著,雙手則不斷各自搓揉著我的雙乳。感覺弟弟動作的我不由地驚叫著緊緊摟住他的脖子,感覺被弟弟撫摸吸啜的部份彷彿被電到一樣,酥酥麻麻的,原本抗拒的身體也不由自主的放鬆下來。

「薰……」

不知過了多久,在我開始不由自主的隨著弟弟的動作發出嬌喘呻吟時,弟弟抬起頭,輕喚著我的名字,和我有部份相似的臉帶著些微的壓抑,左手拉下我的內褲,右手則再度放到我的私處挑弄著我的蜜穴,這次可以聽到很明顯的水聲,讓我不禁瞬間羞紅了臉,又開始再度掙扎。弟弟則輕鬆的用左手扣住我的雙手,再度輕喚著我的名字,然後說:「我喜歡你……從小就一直一直喜歡你!即使到我懂事了,我也從來沒有考慮過其他的異性,只看著你、想著你、我只喜歡你、想要你!你呢?和我一樣嗎?給我好嗎?」弟弟一面向我告白,一面將沾滿我分泌物的手指試探性伸入我的蜜穴中,緩緩的抽動著。據他事後所說,這招叫做「色誘」法。

「嗯!啊……我不、不知道,我從來……啊!嗯嗯……我……沒有想過這種事!」我無助著呻吟著,感覺弟弟的手指從一根變成兩根,並且從淺入深,連抽動的速度也變快後,我的蜜穴似乎也發燙起來,並且隨著弟弟的動作,感覺陣陣的酥麻不斷從下半身蔓延到全身來,讓我渾身酸軟無力。

「那你現在想呢?」弟弟低聲的問。

看我已經無力反抗,只能任他擺佈的樣子,弟弟一面抽出我穴中的右手手指,轉而輕輕柔捏著我的珍珠,一面繼續用左手搓揉我的乳房,然後繼續哄騙問:「薰……你喜歡我嗎?願意給我嗎?」他移動身體,用他的腿分開我的腿,我立刻感覺到有某個炙熱的東西頂住我的蜜穴入口,並且不停的滑弄著。我不是傻瓜,當然明白那是什麼,也明白弟弟接下來要做什麼,但是我腦中卻一片混亂,完全無法思考。「薰……我好喜歡你!我愛你……給我好……嗯……啊!」

弟弟俯身在我耳邊輕喃著,在他不小心滑動的太用力,我感覺他似乎有進來一點時,原本突然變得霸氣的他卻發出一聲有些脆弱的悶哼,原本感覺十分虛弱無力的我不禁驚訝地轉頭看他,卻看見一張似乎飽受折磨的無辜表情,一時心軟,我竟然就這麼點了頭,在迷迷糊糊中就讓弟弟給得逞了!

弟弟一見我點頭,立刻起身俐落地抬起我的雙腿放在他腰間,並用我最心愛的愛心小抱枕墊住我的腰,然後將早已經沾滿我分泌愛液的堅挺對準我的蜜穴,一淺二進的輕輕抽動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我明明沒有交過任何男友、騎腳踏車沒受過傷、沒有做過任何激烈運動,除了弟弟也沒有任何經驗,但是卻沒有處女膜,所以在我因為覺得弟弟這樣緩緩抽動進入的方式帶來的酸澀感感到不適,而情不自禁扭動身體,讓已經忍不太住的弟弟一時衝動,一挺腰,就深深埋入我體內,發出一聲低吼時,我卻沒有想像中那樣的劇痛,反而感到一陣更大的酸意與酥麻感,讓我忍不住將身體蜷起來,只希望能讓那樣難過陌生的感覺減輕些!

「對不起!對不起!薰?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弟弟以為他太粗魯了讓我痛不欲生,連忙柔聲道歉安撫著,並且又花了比進入前更長的時間來愛撫我,直到我再度情不自禁的扭動起來,他才小心翼翼的抽動起來,並且還不忘問我是否會感到不適?我一面嬌喘著,一面辛苦的忍著不發出呻吟,將我的感覺告訴他,他卻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叫我用腿夾緊他的腰以後,便開始加快了擺動的速度。

「啊!嗯嗯……嗯……不!不要這樣!啊……」

隨著弟弟突然加快的抽動速度,我終於再也忍不住呻吟起來,同時感覺下半身的酸意與酥麻感更是一波接一波的陣陣蔓延著全身,讓我不禁猶如攀住溺水浮木般的緊緊用四肢攀著弟弟,沒想到沒過一會,弟弟就撥開我的手腳,將我的腿架到他的肩上,然後更快速猛烈的抽動起來!

「不要!啊!啊啊……你這樣我感覺好難過……嗯!啊……」我忍不住伸手想要推開弟弟,卻被他製住,將我的手固定在頭頂上,我只好一面呻吟著一面無助的哀求:「青衣,你快停下來……嗚……拜託你!這樣不行啦……啊!不要……嗯!嗯!」

「噓--別哭,你再忍一下!沒事的,相信我,感覺那種快感,感覺我在你體內的感覺……」

弟弟一面喘著氣安撫我,一面更用力的擺動他的腰部抽動著。不曉得是不是錯覺,我總覺得他那裡似乎愈來愈大,讓我感覺渾身都很酸很酥,但手腳都被他製著也無法反抗,只能任他擺佈。但是當我聽弟弟的話感覺他在我蜜穴抽動的感覺,不曉得為何?我卻感覺自己眼前逐漸發黑,同時在我能分辨出弟弟抽動時的動作,比如他進入我多深,退出時到哪裡等的感覺時,我卻感到整個陰道突然一陣劇烈的筋鑾,腦中一面空白,就昏了過去。

當我清醒時,弟弟一臉緊張的望著我,不敢肯定的喊著我的名字,我虛弱的問他我怎麼了,他說我因為高潮所以昏過去了,然後又挺了挺腰,我才發現原來弟弟還停在我體內,並且在我的體內又硬了起來!

「你……你怎麼……」我輕捶著弟弟,一時不曉得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意思才好。最後感覺到弟弟又開始對我上下其手,我才忍不住疑惑問:「難、難道你還要嗎?」

「沒辦法,剛剛看你尖叫一聲突然就昏過去了,我以為你怎麼了,本來快結束了,被你昏過去的樣子嚇到,所以……」看著弟弟一臉曖昧的表情,原本還有些迷糊的我不禁又臉紅起來,原來弟弟會停在我體內是因為看我昏過去,本來快要出來了,一緊張,立刻軟了一半,直到我清醒過來,看著我羞澀的臉,他才又重新振作起來。

「可、可是……」我一臉為難的看著弟弟,不曉得該怎麼和他說,剛剛才高潮完的我,現在只覺得四肢都酸軟酥麻,渾身都提不起勁來,根本無法配合他。

「我知道你是第一次,不太舒服,可是只要一下就好了!我保證我會盡量快一點的……」

弟弟的手又開始不安分的搓揉著我的雙乳,並且緩緩的抽動著,這對剛剛才高潮完,仍然十分敏感的我來說實在太過刺激,我一面剋製著呻吟的聲音,一面連忙想推開弟弟,但弟弟卻俯下身來,一手繼續揉捏著我的乳房,另一手則移向我們兩人交何處那正敏感的珍珠搓揉著,讓我不由自主的渾身輕顫起來!弟弟就這樣磨蹭了好一會後,才一面含著我的耳珠一面在我耳邊輕吐著氣問:

「薰……好不好?為了我再忍耐一下好嗎?」

「不要,我覺得我現在全身都在發酸,好難過……」沒讓我說完,弟弟突然重重的抽動了幾下,讓我不由地呻吟出來:「嗯!嗯嗯……」

弟弟打鐵趁熱,一面深入淺出的緩緩抽動著一面誘惑問:「怎樣?會痛嗎?這樣可以嗎?」

「啊!嗯……不……不行啦!你這樣子……我覺得好酸……嗯嗯!」

我無助的呻吟著,扭動著身體掙扎著,想要擺脫弟弟的箝製,但這樣子似乎卻給弟弟帶來很大的刺激,讓他在低吼一聲忍不住快速又再度快速抽動了幾下,然後悶哼了一聲,又繼續回到原本的速度,但是我可以感覺到弟弟的力道愈來愈大,我也感覺到自己的陰道已經開始微微的抽縮起來,那股本來已經消失的莫名酸意與酥麻感也再度陣陣輕漾起來。

「薰……給我!」弟弟吻著我的臉頰與嘴唇,我可以感覺到他正在喘氣,身體也微微顫抖著,因為害羞,所以我只有忍耐著不敢發出呻吟,悶哼著點頭,而得到我同意的弟弟則立刻將我的雙腿再度抬上他的肩膀,然後三淺一深的抽動起來。 「噢哦!嗯!嗯嗯……啊!」

隨著弟弟加快的速度與力道,我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始呻吟起來。可能是因為有高潮過的關係,現在弟弟不論怎麼動作我都十分敏感,連弟弟的堅挺是怎樣在我體內抽動著,他的龜頭是怎樣颳弄著我的陰道都感覺的十分清楚。

「薰,你好美……雖然是用這種方式佔有你,但我是真的好喜歡你……」

弟弟在我耳邊低喃著什麼,我已經聽不太清楚,因為隨著他愈來愈快、愈來愈深入的抽動,我也開始逐漸邁向第二次的高潮,意識已經逐漸模糊,只知道最後弟弟在低吼著用力頂了我十來下後,有一股暖流在我子宮內蔓延開來,我也同時感到一陣筋欒,再度昏了過去……

第二天,當我醒來,轉過頭就看見身邊摟著我的弟弟正癡癡的看著我笑,見我醒了,他一如往常地低頭吻了我的額頭,卻說:「薰,你好可愛,好美!」

一開始我仍有些迷糊,不懂弟弟怎會突然這樣說,但在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後,我立刻感覺到臉好像要燒起來了一樣!無法製止心中那股莫名羞愧的我連忙掙扎著起身想要逃離弟弟的擁抱,他卻輕鬆的從背後將我摟了回來,將我抱在他的大腿上,雙手環著我的腰在我耳旁說:「薰,你跑不掉了!現在才害羞來不及了!」

「你……我……!」被弟弟這樣一說,我感覺臉更燙了,不曉得該說什麼。對於昨晚發生的事情,雖然我並沒有被強姦或是被侵犯的羞辱感,但是以前從未特別去意識過的道德感卻突然在心底膨脹起來,讓我感到羞愧莫名!怎麼會和雙胞胎的親弟弟做出這種事情?「噓!別想那麼多了!」

弟弟似乎知道我心裡的感受,便將我放開,讓不知何時已經被清過身體換上衣服的我坐在床邊,然後緊緊擁著我,低聲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其實之前我發現到自己對你的感情時,也是掙扎了很久……」吻我的臉。「但是我依然想要你、想愛你、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弟弟親了親我的臉頰,微微顫抖的雙手捧住我的臉,有些激動的說:「如果,你真的不能接受我愛你,甚至是我們曾發生過關係,那我可以這輩子都不再出現在你眼前!所以……請你先別否定我對你的感情……仔細想想好嗎?我……我真的很愛你……從很小就開始愛你……」

弟弟開始向我表白他對我的感情,說完後,他將頭埋在我懷裡,接著,我聽到他發出了輕微的啜泣聲,放在他寬厚背上的手也可以感覺出他正在顫抖,在那一刻,我忽然有了真實感。 在感情的路上,弟弟顯然比我超前太多。

從小,弟弟就對我有一種莫名的佔有慾和依賴感,只要我和別人太親近,他就會不高興,但那時我們都只當作是因為雙胞胎不喜歡分開的關係,直到國中我仍懵懂的時期,他已經意識到自己對我不尋常的感情,而在高中時選擇住校,希望能藉由時間與距離來沖淡這種感覺,卻發現反而讓他對我的感情因為思念而更加不可收拾!

弟弟說他痛苦掙扎了很久,到最後,他終於能完全接受自己對我的感情時,表現出來的就是他對我那種超越手足的包容與忍讓寵溺。他說,他很愛我,也愛我很久。他明白自己的感情在世俗的道德規範中是不應該的,但是他實在無法就此放棄,依然在掙扎後選擇勇敢的愛。

弟弟說,他原本希望藉由包容我寵溺我的方式來,讓我漸漸習慣被他呵護,然後再慢慢意識到他對我的感情,但昨晚卻一時忍不住衝動而佔有了我,讓他很後悔,希望我不要因此就排斥他,給他時間和機會讓我接受他,也許我以後會愛上別人,但是在那之前,請我先讓他好好愛我……

眼淚一滴滴的滾落我的臉頰,我吸了吸鼻子,俯身抱住依然在顫抖著的弟弟,在發現他以往成熟體貼與包容忍讓的背後,竟然是那樣深切的不安與期盼後,不曉得為什麼,醒來之後對於發生一切的不真實感,突然真實起來;也就在那一瞬間,我打從心底接受了弟弟,從那次之後,我們就像一般的情侶一樣相處。 我們會親嘴、愛撫對方。

而弟弟一直對我很好我們在一起已經快要十年了,弟弟一直遵守著當初的承諾,用他的一切來愛我,呵護我…… 雖然因為姊弟的身份不能結婚,但我想,也沒有必要非得用那張薄薄的證書來證明弟弟對我的疼愛與寵溺,我相信他一輩子都不會變心,也相信我們會一輩子一直在一起…… 生為同胎,死亦同穴。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學姐喝了春藥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醉奸梁老師
舞廳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妻子穿著絲襪被別的男人搞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公司制服
和老婆的第一次性愛
超開放的雙胞胎姐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