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不久後,父親在一宗交通意外不幸過世。遺下母親和我們姊弟三人。母親雖在銀行工作的薪俸也不差,但獨自挑起這頭家也甚感吃力。

直至姐姐們出外工作後,家境才比較好轉。

故事起始於大約一年前。大姊那年二十五歲,比我足是大了九年之多。巳外嫁了兩年多。因她在故事的第二篇才出場,所以暫不多作介紹。

二姊則比大姊小兩歲。在一所學校任職音樂老師。身材不高,但非常均勻。屬於嬌小玲瓏一類。挺直的鼻樑加上一張清麗的臉孔,可也是一個小美人。

她十分酷愛音樂,從小時候已夢想能成為一位出色的鋼琴寅奏家,其它的東西對她衹是次要,包括男孩子。雖已二十來歲,從未有結交過親蜜男友。

母親因工作關係,所以對我這老麼管教不算太嚴厲,但我本也不是一個太壞的孩子。直至在電遊中心結交了肥龍。這傢伙剛到十九歲,

是個不折不扣的不良少年。他最愛在它人面前炫燿自己的性愛史。雖則我也並非純品至完全相信他所吹虛的,但只要他所述的夠剌激夠新鮮,已令我聽得過引。

一個喜聽,一個愛說,久而久之,他已成為我之最佳損友。他最多提及的就是他的妞兒的胸部。妞兒A乳房如何巨大;妞兒B的乳房如何富彈性;

妞兒C的又如何如何。日久薰陶下,我逐漸對女性的乳房產生非常濃厚的性幻想,街上或校中之女仕們的大胸小胸都成為我的視姦對像。

從前的純小子巳逐漸蛻變成一條小色狼

那年的夏天比平常早來。五月巳很炎熱。街上的女仕們都穿得很薄很小。伶瓏浮凸的身材皆表露無為。尤是那些穿上緊身上衣的女體尤其誘惑,

胸前雙峰在薄薄的衣布內都像是要破衣而出。看得我真想撲前狠狠的摸上一把。

因母親喜歡呼吸清新空氣及家境好轉,不久前一家遷往寂靜的郊區居住。郊區屋子一般都較城市的大。我家也不例外,屋前後均有庭院圍著,

與最近的鄰房相隔也有一段距離。雖住處較僻,但二姊就教之學校距家也不是太遠,所以總能比我早些回家。這天也不例外,

站在家門前己聞得一遍遍之鋼琴聲從屋內飄出。進屋後只見她一人坐在琴前。

我說了一聲:「二姊,我回來啦。」

就急從冰箱取出一瓶凍飲,想將被回家路上所見的美乳而逼起的慾火降溫。

還未灌進口中,耳中卻傳來二姊的聲音。「小弟,過來看一看這琴譜。這是我花了數月之漚心新作呀。」

我雖也略懂鋼琴,但並不十分熱愛。在不甚願意下慢慢行近她的身後。取起那琴譜瞥了數眼。其實心中對其也不甚了了,隨口說道:「很了不起呀。」

二姊聞言後面露得戚:「真的嗎?小弟真懂說話。站著不要動。待姊現在就給你彈奏一曲吧。」

其實如能選擇的話,我是情願回房中打一回手槍。但不想逆她之意,口中道:「好得很,請大鋼琴家贈小弟一曲吧。」

於是那也不知是好還是不甚好之樂聲已開始飄進耳中。

琴聲雖不斷傳來,可是我腦內還全是剛才在途中所見的巨乳和美乳。在胡思亂想中,我的目光無意識地隨著二姊彈奏之手在琴鍵上游動。突然,

一道美麗的乳溝影進眼廉內,這可立時把我從胡想中扯回。

定神下,再看清楚。沒錯,一條極之誘人的深溝確是已從二姊的衣領下露出。雖然立刻醒覺應把視線移開,但女性乳溝的吸引力對我實是無可抗拒。

我的眼睛就像遇上強力磁石,再也不能移動。

二姊今天穿的襯衣之V形領口不算太低,但由於我的視線是從後上方瞰臨胸前,乳溝頂部還是偷偷地跑了出來。我望著這雙我以前沒多加注意的乳房,

發覺二姊擁有的雖不是一對超級豪乳,但這刻看來卻高挺非常。由於襯衫的布質薄而軟,胸圍的局部輪廓也若隱若現的從衫布內透現出來。

這偶然的誘惑,竟觸發了我日後對親姊一發不可收拾的慾念。

像探射燈般,我的目光在二姊的上身來回掃射。果然被我發現到當她的手臂隨著按琴姿勢擺動時,隅巳可從袖口腋窩間窺見那淺藍色胸罩。

雖然只是罩側一小部份,但在這慾火高漲的時刻,已甚具挑逗性。

不知不覺中,我的右手巳插入了褲袋內捏弄著那巳勃起的陽具。越是看下去,慾火燃得越熾。腦中驟然幻見自已的雙手從後按落二姊的胸前,

大力握弄那兩雙堅挺肉乳。就在此刻,一極度低沈的琴聲將我從淫思幻夢中驚醒。

原來二姊巳將她的新曲奏完。回頭問道:「怎樣,好聽嗎?」

當她看見我滿臉通紅,續奇怪地問:「噢!小弟你很熱嗎?」

為避免她看見我褲檔前的醜態,我立刻轉身向浴室衝去。邊答道:「沒事,只是肚子有些痛。」最後還補上一句:「姊的新曲真是一流。」

心中說的卻是「姊的奶子真是一流。」

關上浴室門後,我抹了一個冷水臉,嘗試將慾火降溫一下,還是沒用。二姊那雙高隆的美乳在我的腦海內就是揮之不去,愈想下去,袴下就愈脹得難受。

非要把這把慾火釋放出來不可。從褲內掏出脹硬的陽具,一股只坐在馬桶上自瀆起來。

套弄了十來次後,望見置於近側的洗衣欄,忍不著站起走近揭開欄蓋。翻尋片刻,已然見到要尋找之物,一件黑色蕾絲胸圍。

母親看來是不選會用這種款式,推想這胸罩定是屬於二姊所有。將柸罩放近鼻子前一嗅之下,竟有淡淡的殘香飄進鼻來。想到現在所嗅的,

就是二姊的乳香時,我的陽具被剌激至像快要脹裂。急不及待將其中一個杯罩覆蓋在脹大的龜頭上慢慢的磨弄,同時幻想著陽具在二姊的兩團肉球內壁中進出著。

陣陣的快感從龜頭上傳進腦中。祇一陣子,興奮情度巳到了沸點,手掌一下只加力隔著杯罩壓按著龜頭,精關一開,

我的陽精第一次為自己親生二姐姐的美乳噴射而出。

此後,二姊的胸圍及內褲便成為我的自凟工具。性慾高漲的晚上,甚至會射上二,三次多才能入睡。日間見到二姊時,

單是想及那刻緊貼在她那雙奶子及陰阜上的內衣物都曾染滿我的陽精,這念頭也夠使我的陽具脹硬上半天。

隨著日子的過去,我對二姊肉體的渴求並無下降半分,反倒是不斷地加劇中。這夜我一面嗅著由胸罩傳來的乳香,一面用一條湖水綠色的花邊內褲套弄著肉棒。

但這單調的自凟方式實已滿足不了我的澎湃慾念。腦中這刻像是有一聲音道:「呆小子,單是坐在這裏幻想有甚麼用,快來一點實則行動吧」

我像著魔一樣,真的由床上爬下,穿越漆黑的走廊,鬼鬼祟祟地來到二姊的房門外。因屋內住的都是自家人,原不用提防,二姊睡房的門並沒鑰上。

我伸手輕輕扭動門柄,一停一推的將房門續小推開。雖房內的燈已熄,但依助著從後庭影進來的微弱光線,還是可以隱隱看見室內情況。待門開了一小半後,

已能望見睡床的前部。二姊就躺在床上,似巳入睡了。等了片刻,見她還是沒動,我鼓起勇氣,閃身踏進房內。回身輕力掩上房門後,我爬在地上,

續步向睡床移去。這短短的一段距離,我竟用了接近半分多鐘才能到達床邊。

在微弱光線下,發現二姊上身穿的是一件緊身小背心形內衣。雖在仰臥姿勢,但得胸罩的扶托,豐滿的乳房還是向上高高怒挺著。雙峰在窄小背衣的奔緊下,

看來比平時更呈巨大。脹圓的峰底配上尖尖的峰頂。看得令人血脈沸騰。我在黑暗中一面覧賞著美乳,一面用帶來的胸圍套在陽具上自瀆起來,

老二快速地膨脹起來。

套弄了一會兒,腦中那聲音再次響起:「美乳在前,光看怎能滿足呢。如不伸手去摸一把,實在太可惜了。」

我已色慾上沖。隨即伸出閒著的手按向靠近床邊的左乳上。手掌剛要觸及美乳前,我停了下來。心想:「萬一弄醒了二姊的話,怎麼辦?」

正想縮回那巳伸出的魔爪,但心中又實不捨得。正在進退維谷間,卻聽見腦中的聲音慫恿道:「輕力些就不會弄醒她。若真是弄醒了,就大膽幹到底。

在她張口呼叫前。將她擊暈加以制伏。就在你二姊的床上強姦她算了。她性格害羞怕事,過後也未必夠膽量張揚被親弟弟強暴之羞事」

我再不猶疑,顫抖的食指再次按向那座山峰上。當指尖降落在峰上時,那份剌激感差點兒將我的心房推出嘴外。此刻按著的就是那朝思暮想的美乳。

雖則接觸點非常輕微,但從指尖傳來的陣陣快感也巳足夠今我萬分興奮。指尖在降落點停留片刻後,開始緩緩在峰上移動。從峰底遊至峰頂,

再遊落另一面峰底。跟著便圍繞著山峰游動,感受著這乳房的美麗線條。

這樣的弄了一會,看見二姊的胸部在呼吸中不停上下挺動。突想出另一玩法。將掌心平放在微高於峰頂之處。我的手部不需作任何動作,

但每當二姊的胸部因吸氣向上升時,峰頂就自動向我掌心處撞來。我的心房隨著每下撞擊不斷加速跳動。正感高潮快要來臨,二姊的身軀竟然挪動起來。

這一驚非同小可,我飛快縮回停在乳房上的手,撲向床下伏著不動。

繼後二三分鐘內,聽不見二姊再有任何動靜。我慢慢探出頭來,望見她此時巳轉身朝內側臥著。正想逃出房外時,卻耳聞微微的的鼻鼾聲。雖然非常微弱,

但也足夠使我打消離開的念頭。

為了確定二姊是否真的在熟睡中,我還是靜待多一會才作行動。她這刻是背對著我,我再不能爬坐在地下發動攻擊,有必要將自己的姿勢調高些。

我跪起身來,向前微躬著上身,才伸手從後襲向美乳。在鼻鼾聲壯膽下,我這次比先前所作更為放恣,整隻魔掌曲合成杯狀,一下只罩落那左乳上。

我的手掌不算小,差不多覆蓋了整個乳房。我的手掌就這樣子和二姊的美乳貼在一起

我另外的手快速套弄那早巳回硬的陽具,只弄了一陣子已再感高潮到來。在高潮來臨的推動下,握著奶子的魔爪再也不受控制,作內外收放著,

輕力擠捏起二姊的左乳。從乳房傳來的脹彈感立時將我推向頂點,濃濃的精液噴向帶來的罩杯上,有些還射落在地上。

安全地回到自巳的睡房後,我真是興幸上蒼賜給我這個擁有一雙上佳美乳的親姊姊。

在隨來的數星期中,每晚夜深時份我都潛至二姊的房中幹那跼齪淫行。竟也非常幸運,從沒失手被擒。。

這夜一家子圍著吃飯時,母親向我們說道:「下星期有數天長假,我帶你們去大姊處住上幾天吧。也很久沒探望她了。」

大姊是住在距家很遠的小鎮,乘公共車也要十數小時才能到達。

我還沒出聲,二姊巳搶先回答:「我巳安排了利用這幾天假期好好整理一下我的新樂章。我不去了。」

聽見她的回答後,我心中一動,也決定留下。說道:「媽,學校在假後篇排了小考。我也要留下溫習呢。」

二姊見我竟然不去玩樂而願留在家中溫習,開玩笑的道:「小弟何時變得這麼好學呀。莫非是另有企圖。」

她真的猜中了。我真的是另有企圖。但她怎麼也沒能想到我所圖謀的竟是她那美麗的肉體。

母親見我和二姊都不去,想將這次探望押後,道:「原想難得連續幾天假期,一家聚在一起。也吧,下次有機會才一起去。」

二姊看見母親面露失望之色,忙道:「媽,姊夫被調派去日本工作後,留下大姊一人,也怪寂寞的。妳就去陪她一陣只吧。

下次我和小弟必定隨同妳一齊去的。」

我當然也加口游說。幸運地,母親最後決定了單身前往探望大姊。

我對二姊美乳的迷戀已達到了瘋狂程度,決定了不理後果,也要強佔她的美麗肉體淫慾一番。飯後回房,我坐在書桌前對著書本,

腦中卻是靜靜地策劃著狩獵親姊的淫行。首先是從這夜起暫時停止摸進她的房間,避免打草驚蛇。

第二天下午逃學出來,走到醫務所耍了幾個謊話,好不容易才能從醫生處騙了數片安眠藥。再乘車到市中心的性用品店購買了所需之物才回家。

期待的假期在我苦苦的等待下終於來臨。早上醒來時母親已出門乘車走了。屋內就只有我和二姊。每想及今晚就可將二姊抱在懷裏慢慢享受她胸前的肉球,

褲檔便立時高崇起來。

午飯間,二姊對我說:「小弟,姊今晚約了同事到歌劇院。晚飯早些吃,行嗎?」

我的淫姊大計是訂在深夜才展開。所以對二姊的要求沒有異議。

晚飯後,二姊進了房中打扮。當她從房中出來,一看到那妝扮,我心跳立時加速。她的上身穿上米白色的襯衫,滑溜的布質,大概是絲綢一類。

襯衫下擺崩緊地束在裙內,使雙乳看來更形挺凸,就像二枚等待發射的魚雷挺頂在胸前。下身則是窄身及膝裙子,微有閃爍的黑色裙子緊貼在渾圓的臀部上。

還有美腿穿上我喜愛的黑色絲襪。二姊平日稀有穿著得這麼性感,這誘惑的妝扮對我如同一張無可抗拒的邀姦請簡。二姊在屋中踱著步子,

看來距離約會還餘一些時間。她最後坐下琴前彈奏起來。我坐在長沙發上,稍稍用眼尾覽賞著她這前挺後凸的嬌軀。一曲未盡,她又站了起來。

原來是上廁去。

我見那琴蓋還沒放回,推想她還是不會立刻出門。可能是敝了數天沒曾洩過,我那跨下的陽具在褲當內不斷地抖動著。實不能再苦忍至晚上了。

我要在她穿著得這麼性感時將她擁入懷內,然後將這身性感衣裳逐一撕破。

主意慨訂,立時一個箭步衝去打開冰箱。隨手取出一瓶飲品。開了蓋後將飲料的一半注入一空杯中,再從懷內取出那巳磨成粉未的安眠藥全部倒進那杯飲料內,

用手指胡亂地拌勻一下再將飲料放在琴旁的小几子上。剛剛才坐回原位,巳聽見廁門聲。

二姊果然沒有立刻出門。當她坐回琴前片刻後,我開口道:「我剛開了一瓶飲品解喝。但又怕喝不下全部,所以分了一半給妳。幫幫忙。

不然妳就是浪費啦。」

她頭也沒回的答道:「我又不口喝。你才是浪費。」

雖是這麼說,但彈奏片刻後她就停下,舉杯一飲而盡。

我的心在心房內咚咚聲地跳動,而眼尾凝視著我的獵物,祈求她不要在藥力發作前出門而去。

尤幸那半杯飲料是拌和了由多粒藥丸磨成的藥粉,藥力比我預期中生效得更早及更猛烈。不消片刻,二姊巳頻頻打起哈欠來。再過了一陣只,

聽見她自言自語的道:「怎麼突然有些頭暈起來呢?」

二姊扶著鋼琴緩緩站起身來,不防腳下一軟,又跌坐回椅上。我見她快要暈在琴上似的,急忙趨前把地扶著。說道:「怎麼哪?感不適嗎?

扶妳進房歇一會吧。」

聽見她迷胡地回應道:「不用了。」

我那理會她的回答,一把將她抱起步向她的閨房。

當把二姊安放在床上時,她已陷入半昏睡狀。到此,心知二姊這回再也逃脫不了這小弟為她所佈下的淫網。我轉身步出房外,

待拿齊專為這次獵姊行動而準備的東西後,便快步回房。

進房時,發覺她已昏迷不醒。這陣子心中突泛起一絲猶豫,想:「我真的是要強姦自己的姊姊嗎?這刻回頭還是可趕及啊。」

但當目光落在她的胸部時,高挺的雙峰很快給了我一個確定的答案。

我從那袋子內取出四枚手銬,是那種用金屬鍊子每端各連著一個皮革腕圈之SM專用款式。我先在二姊的手腕及腳腕上各套上一個皮圈,將她成大字形銬在床上。

然後給她嘴巴用膠布封著後,我便將自己全身衣物都脫去,身上只餘下一條內褲。

我沒立刻撲在獵物身上。我要的不是迷姦之慾,而是強暴之樂。從浴室取來一條熱毛巾放在二姊的臉上,我就坐在床側等待這套淫戲揭幕。房中一片寂靜,

就只有發自我急速跳動心房的咚咚聲。

熱毛巾令藥力加速消退,等了不太久,二姊的頭部動了一動,微微張開了眼,但還沒完全清醒過來。再過了一陣子,

當她試圖移動手部時才突然發覺不對逕。她試圖從床上坐起。但只微一彈起就被銬在手腕上的鍊子拉下回去。這刻我心中慨緊張又是害怕。

但想到事情到此已沒能回頭,唯有試圖使自己定下心來。呼吸一口大氣後,我努力用平靜的聲調開口道:「姊,不用怕。是我,小弟呀。」

二姊到這刻才發覺昏暗的房中還另有人,她轉頭向發聲處望來。待確定這黑暗中之人真的是我後,她眼中混含著不安及驚愕,從被封的嘴部發出嗚嗚聲,

猜想是詢問為甚麼她被銬著。

我不敢再和她的眼神接觸。立即將視線移到那雙美乳上。果然有效,只望了堅挺的雙峰片刻,色慾一下子已取代了害怕的感覺。

我輕聲道:「我說姊不用怕,小弟只是想借姊的身體押弄一下而巳。」

連我自己也不相信會說出這等淫話,二姊就更加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對我這突如其然的淫穢說話一時間竟沒反應。

我緩緩將右手按在她左乳上,續道:「二姊的胸部很美呀。真是高挺。」

說話間,我開始不規矩地隔著衣服輕力握弄著那只美乳。這是我首次可恣意無忌地握弄二姊的乳房。絲布的柔滑配托美乳的脹彈感真是美妙極了。

不由說我的陽具早已膨脹起來。

二姊眼見自己的親小弟竟然握弄起胸前肉乳,驚駭得全身僵直。下意息中,她猛力扭動上身試圖掙脫,

但掙扎的結果只能觸動起手銬的鍊子發出連串的金屬相撞聲而矣,肉乳還是脫不了掌握。

常道”做事起頭難”,事巳至此,我也用不著再有任何懼怕了。我放膽將隱藏已久的淫念全然釋放出來。

我道:「看,一摸到二姊的乳房,小弟的陽具就脹大起來啦。噢。。真挺啊,不如就請二姊借借這對美乳為小弟作乳交一用吧。唔,

想二姊也未必知道乳交是甚麼吧,現就讓小弟教教二姊。」

我再不理會二姊如何掙扎,爬在床上將兩腿分開跨在她的肚子上。從上望著這雙唾涎已久的奶子,也用不著腦袋的指揮,我慢慢伸出雙手抓著姊的襯衫上襟,

突然快速向外大力一扯。一連串美妙的鈕扣飛脫聲中,襯衫的前襟已被扯開至肚臍,二姊那雙雪白美乳現僅能庇護在一個我常用以自瀆的白色胸圍內。

我沒有立刻址脫這僅有的遮蓋物,微顫的雙手隔著胸圍按在雙乳上,掌指齊用感受著雙峰的挺拔。這雙從前只能偷偷輕撫的美乳,

現在已被我雙掌任意地大力揉弄著,這份喜悅真是不知如何形容。

握弄了一會,我感到胯下脹大的肉棒己將內褲撐成一個小帳幕,是時候將他釋放出來了。我將內褲前部向前一揪,肉棒應聲一彈而出,

呈十點鐘直指二姊面上。不知二姊之前有沒有見過發硬的陽具,但這刻就被一根脹大的男性陽具近距離直指著。二姊再也受不了這驚駭,淚水由眼中大量湧出。

此時我已沒有一絲憐憫之心,用手指抓著兩個柸罩內側,再次像撕開襯衫一樣從裏向外一分。這下子胸圍雖沒有被撕成二截,但還是被扯至離了原位。

那雙美乳在它們的主人發出悲嗚聲下,赤裸裸從最後的遮蓋物內跳彈而出。我不由得口中嚥了一下。二姊的雙乳現已有約四份三之部份裸露在我眼前,

只餘乳側下部還是被那柸罩糊亂的覆蓋著。也因乳下側還有胸罩之

一雙乳房還是高崇非常地挺立在胸前。粉紅而細小的乳頭及乳暈在雪白乳峰上微微顫抖著。

癡迷地盯著這雙肉峰,我心中真後侮為何不早早將這美麗肉體弄上手。我伸出食指從下勾起兩個柸罩下端相連的胸圍帶子,再將龜頭壓低,

移準位置攝進胸圍帶下面。食指一鬆,龜頭立時被彈回的胸圍帶扣在二姊胸前。

為將乳溝弄成更加狹窄,我兩手各按一個乳房的外側向內裏推擠。在二姊的上身不斷擺動下,我的肉棒向著乳溝內裏推進。當龜頭初次接觸肉乳一剎那,

我禁不住快樂至「哦。。」的叫出聲來。

脹硬的肉棒在兩顆肉球的緊夾下向內推進著,當整根陽具鑽進了深溝後,龜頭卻因乳溝長度不足而從溝頂鑽了出來。我向下望,

二姊的美乳和我的陽具正構成一幅淫穢非常的境像。她胸前的奶子被我握抓著,我的整條脹大的肉棒子則深深藏在兩乳擠成的狹谷中,

只餘已脹至黑紫色的龜頭從谷口挺對二姊的臉部。

我開始由慢漸快抽動著陽具,龜頭在滑潄的乳溝內進進出出,享受著陽具與兩顆肉球的緊貼磨擦。大慨只來回動了約十來二十次,高潮已至。

我用盡指力抓緊著二姊的奶子,腰部一挺。龜頭在谷頂外不停跳動之同時,大量濃精激射而出。

高潮退郤後,衹見二姊的頭髮,面額,粉頸,以至胸前都不規則地佈滿了一串串白色的精液。精液,最後滲和著姊的淚水緣著美麗的面孔緩緩流下枕上。

我伏在二姊身上休息了片刻。她可能已知沒有機會逃脫,唯有躺在我身下飲泣著等待這噩夢過去。我爬起身來用紙巾替她臉上悄作清潔後,

就坐在她身邊觀賞她這衣衫不整的撩人軀體。她這時衣襟敞開,胸圍半扯脫的掛在胸前。鎖著的雙腿大字型張開,窄裙也早已掀得高高。

我忍不住伸手按上其中一條外露的美腿,隔著絲襪由下向上緩緩移動,享受一下由絲襪傳來的溜滑感覺。二姊的美腿不斷扭動,作出無意義的掙扎。

我的獸慾也藉著美腿的扭動,再度激發起來,陽具又已蠢蠢欲動。我將嘴巴貼近二姊耳邊道:「二姊,你不能怪責小弟。誰叫你胸部長得這麼高隆,

每次看見也惹得小弟下體脹硬。」頓了一頓,續道:「二姊也二十多歲了,還沒男友。真是可惜了這美麗的肉體。

不如就讓小弟來享樂一下吧。」我說這等污言髒話的目的實是用來滿足自已的淫虐感。

我開始吻向她的粉頸,鼻中同時嗅著殘留在頸項上的淡淡香水味。緣著粉頸慢慢地吻至胸前,我停了下來。盯著那二隻美乳片刻,

才伸出舌尖輕輕在其中一個峰嶺上舔著。乳頭第一次被異性舔觸的強烈感覺使二姊的上身猛然彈開,肉乳同時逃離了我的掌握。

我伸出雙手再次各握緊一個肉峰,伸舌舔向那剛才走脫了的乳頭。二姊還想硬將上身移離,但這次肉乳在我用力抓握下再也脫不了。

那細小的乳頭被我舔弄得數下巳情不自禁微微的變硬起來。這一下子可更增長了我的淫慶,舌尖努力在乳頭上來回掃動,直至乳頭已全發硬為止。

我改向乳頭底下的乳暈發動進攻,舌尖圍著細小的乳暈不規則的轉著圈子。我間歇用眼尾觀察著二姊臉孔的變化,見她除了流著淚外,

鼻孔在呼吸間的張合漸快。突然我像餓狼般嘴巴大張,把整隻肉乳往口裏狂塞,直至口腔內再塞不下才停止。那小乳頭慘被擠頂在我的舌上。

我一面用手搓弄著露在嘴外的肉乳,一面扭動舌頭刺激口內的乳頭。不一會,這隻美乳已染流著我的唾沫。我向二姊胸前那雙美乳輪流攻擊著,

盡情發曳前段日子裹被擠壓的慾念。在一輪狂攻後,二姊一雙美乳慘被弄至指抓屢屢,還微留著齒印。

心想此刻巳是時候向她另一重地發動進攻。我爬在二姊兩只大腿內側前,兩手各輕撫著一只美腿緩緩向上移,直至將那窄身裙全推至腰部。

遮掩著禁地是一條白色小內褲,看來和胸前的胸圍是一套配。我將鼻子嗅近那微微隆起的神祕地帶。在近距離下,可隱若見到從白布下透現出一小片黑色,

煞是撩人。

我將臉部壓向二姊這片禁地,嘴鼻並用在那片白裹透黑的小布片上磨擦。二姊在禁地被攻擊下,努力將腰肢上下左右擺動,以逃避攻擊。

我冷不防下險些被撞跌在床上,急忙伸出雙臂用力將其臀部箝住以減低她腰肢的搖晃。

我姊弟倆在床上扭著糾纏了一會後,感到她漸漸力歇。待她回氣的一剎那,我飛快餘出一手揪著這白色小內褲用力撕扯。在一片綿裂聲下,

那薄薄的小內褲已被撕脫下來。二姊急忙使盡餘下氣力劇烈攞動下身,但我的手早巳雙雙纏回她的臀部。

掙扎再度趨緩後,我才細心觀賞她那未經開拓的禁地。二姊的小溪縫傍長著不太濃密的柔順芳草,二片唇兒呈深棕色。

她這片女性聖地的門戶此刻還是緊緊關閉著,看來非要下一番功夫才能把門叩開。

當我的嘴唇和這聖地上的唇兒印在一起時,二姊像被電擊般整個身軀猛然一顫。儘管她仍想移避,但在我強力箝制下,這掙扎只是徒然。二姊在力抗不成下,

衹得渾身顫抖著被我強吻她這片聖潔之地。

吻了一陣子,我發現小唇兒竟有小許濕潤起來。在這意外的鼓舞下,我更是用力吸吮。不時更將舌尖在小溪縫中上下掃動。果然這努力並無白費,

我已感到濕潤漸漸增加。我的嘴部順著小溪向上移,然後一口吮在微露的陰蒂上。敏感的陰蒂被猛烈吸吮下,二姊的禁地終於將其主人徹底出賣,

愛液開始滲出。這已到達發動總攻擊的時刻。

我壓回二姊身上。單手撐著曲起上身,另一手握著筆直的陽具插向二姊的陰戶。二姊雖從沒這經驗,但當龜頭撞上其陰戶時也知巳到危急關頭。

她忙命作出垂死掙扎,纖腰左搖右擺地閃避著。這再加上我自己亦缺乏經驗,龜頭衹能在陰唇上亂踫亂撞。搞了好一陣只,也沒能成功進入。

漸漸一股怒火在我心內向上衝。大聲喝道:「別再動,快讓我插進去。」

喝聲中,竟向著二姊臉部大力掌摑了兩下。摑得蠻真力大,二姊一下只似被掌至呆在那裏。趁著這傾刻機會,我用兩指撐開二片緊閉著的唇兒,

腰部用力一挺。

二姊下部傳來的痛楚將她從呆楞中驚醒過來,她已知道自己寶貴的處女貞操已被親弟弟強行奪去。「嗚…」一陣絕望的悲鳴聲從封著的口內吐出。

當整個龜頭強擠進二姊體內後,我立時用手緊抱著她的兩股肥臀,巳防被她拋脫。二姊的小穴此際雖然已有些許濕潤,但這從未被開闢的小肉洞實在狹益非常,

夾得脹硬的龜頭也隱隱微痛。我用力向前挺推,享受著肉棍一分一分擠進穴內的快感。

挺進不久,龜頭感到遇上一片障礙物。我無恥地道:「姊,我感到龜頭現正頂著你的處女膜呀。讓小弟的肉棒將它刺破,行嗎?」

二姊的答覆祇能搖著頭部向倆傍亂擺一片。

我的陽具緩慢地向後退出小許,隨即猛力向前一衝。那片脆弱的處女膜怎能阻擋脹硬龜頭的強力撞擊,我的陽具一下子已整根鑽進二姊的陰道內。插進後,

我靜止不動,享受那暖且緊的包圍感。這渴望巳久的感覺以往衹能在幻想中出現,心中真有些懷疑現刻也只在作夢而已。

被撕裂的感覺令二姊痛至頭部上仰。但肉體的劇痛還不及心中的悲傷,從喉裏發出一聲哀嚎。聽到這哀嚎聲並沒令這我正在燃燒的慾火退卻,反而凌虐之意更盛。

我說:「姊,我巳全插進去啦。你的處女小穴真是窄得很,夾得小弟好爽呀。你舒服嗎?」

二姊嘴部被封,那能回答。只能淌著淚發出嗚鳴聲。

我突伸手將那片封嘴的膠布撕離。二姊一剎那間似不能反應過來,待了半刻才大叫起來:

「快放開我。救命呀,嗚…。。」

我早已知道她會呼喊。她沒能叫出幾聲,嘴巴已被我的手掩著。

我道:「你呼叫也沒用。鄰居與我們的屋子距離這麼遠,再且這房間的門窗現在也都關閉著,沒人會聽到的。就算真的有人聽見來救你,

當破門後發現我們這樣子時,你知道明天的新聞紙會怎樣報道嗎?“被發現時,女子正讓親弟壓在床上強姦。陽具還插在陰道內”。

尤是那些小報必會大肆報道及加添上一些更香艶刺激的描述。你真想這樣嗎?」

我將話說完再待半刻才放開掩口的手。這一番話似真的生效,二姊已沒大聲呼叫,祇是厲聲叱斥:「禽獸,快放開我。不然我…我說給媽聽。

快放開我。」

我語調堅定地答道:「我是不會放開姊的。小弟現刻下面脹得難受。待會我在你的小穴內射精後才能放你。」

二姊聽得那句在小穴內射精,立時露出恐懼神情。斥喝變成半哀求,道:「不能呀。這是亂倫。不要呀,會有BB的。嗚…。」

我心中暗喜。害羞的二姊就快要踏進我的控制網。我假作考慮片刻才答道:「二姊姊,我也不想弄得你大肚子,但我也實停不下來。這樣吧,

還豎現在也進去了,你乖乖地不再掙扎,讓我弄一次。緊張關頭來時,我拔出來才射。」

「不行,嗚…我是你親姊呀。求你放過我吧。求求你…。。」二姊仍哭著抗議。我臉一版,道:「妳不答應就拉倒算了。」

我的陽具微力在肉洞一縮一挺,二姊立時哀叫著:「哎,痛,快停下。」

我繼續抽動,恐嚇著道:「你考慮清楚吧。」

二姊在呼痛聲中叫道:「求你不要。。不要在內…射呀。噢…」

我停下來問道:「你這是答應和我做,對嗎?」

二姊沒說話,衹是悲痛地飲泣著。

當然二姊絕不甘願和我性交,但她更是害怕被我弄得懷孕。我淫笑道:「妳說不出口嗎?也行。我現問你一條問題。你若應允和我做就回答。

若你不回答的話,我就當妳不應允。」

停了一停,續道:「就說給我知妳的上圍呎碼吧。」

二姊還是沒有任何回應。只是續繼嗚嗚的飲泣著。

我道:「不回答也無所謂,反正我也喜歡和姊徹底地做一次。我要開始喇。」

話聲一落,我的肉棒兒再次在穴內抽送起來。

抽送數下後,耳聽得二姊叫道:「停呀,哇…不要,求你不要…鳴…。是33吋」

最後那33吋實是微不可聞。

我停下道:「不對,33吋!姊的胸部何止這呎碼。快說實。」

我見她不再出聲,我用力狂插數下。只見她被插至衹能哇哇叫痛,半句話也說不出來。

見此我停下來,以恐嚇的語調問道:「如何,說是不說?」

可能二姊再受不起我的大力衝剌,由嘴內吐出細如蚊叫的聲線,道:「33吋C」

見二姊竟真的屈伏在我的淫威下,我滿意地道:「這就有些像了,這麼大對的肉球起碼也有C杯呎碼。姊這麼乖,我也告訴你我的一個秘密吧。

小弟的陽具興奮時足有6吋長。這6吋長的傢伙現正整根藏在姊的陰道內。」

二姊邊哭邊斥道:「無恥,下流,嗚。。你這畜生,快閉嘴。」

我淫笑道:「是。聽姊的話。我不說話喇。現請姊再給小弟享受一下你的C杯大乳吧。好嗎?」

話一說完,我就貓著上身將頭部埋在二姊胸前,伸手抓著本已半脫落的胸罩大力向上一揪,那雙肉乳立時徹底袒露在我臉前。二姊的雙乳雖全失去罩杯的扶托,

也祇是向兩傍微微一傾而矣。我兩手分別握緊仍然高挺的雙乳,輪流將其上的乳尖含在嘴內狂啜。

在吮弄雙乳同時,我緩緩抽出陽具直到龜頭退至小穴的洞口,再輕輕回插小許。來回數度後,突如其來一下子整根盡入。二姊被那突如其來的一插,

忍不住立「哇」的一聲大叫了起來。這正是我學著情色小說上的九淺一深淫功。隨著抽插節奏的加快,二姊的叫聲也漸密和漸響。

不一陣子,感到二姊的小穴巳再度濕潤起來。我眼看時機成熟,爬起身來,兩膝跪著,用手環按著二姊的兩股。二姊下身被我揪離床上,

整個身軀成一拱橋狀。我不快也不緩前後挺動著腰部,只見自己壯大的腸具在二姊的陰戶來回進出。腸具上雜染著標誌著她被破身的處女血及些許淫液,

我全沒感到些許惡心。可憐的二姊初嘗肉棒的抽擊,頭部不由自主左右搖擺,口中哭聲夾雜著痛裂的喊叫。

突然一串鈐聲將我從淫樂中扯回。原來是床頭小櫃上那鬼電話在作怪。本想由它響下去,但想到若是母親打回來還是接聽比較妥當。一手按著二姊的嘴,

再搶起那電話筒。一把女聲傳來:「喂,是黃宅嗎?」

不是母親。我反問道:「找誰啊。」

那女聲答道:

「噢,你是小弟吧。我是你二姊的朋友,凱迪姊呀。」

這凱迪是二姊的好友,來家作客也好幾次。身段還真不錯。

我道:「對,我是小弟,找二姊嗎?」

凱迪道:「是呀。她約了我去看音樂劇。不知何故還未到來。」

我道:「二姊突感不適。對不起,沒打手電通知妳。」

凱迪道:「啊,她沒大礙吧?」

我道:「沒太大問題。我現正照顧著她。」

說到這裏,我突想到一個刺激的主意。主意雖有危險,但可從中考驗一下二姊是否害怕將這被姦醜事張揚出去。

我續道:「妳請悄候。」

我蓋著話筒,在二姊耳語道:「快打發她。但妳如喜歡向全世界張揚我倆亂倫醜事就告訴她吧?」

說完話後,我將話筒放向二姊口傍。一面慢慢放開蓋著嘴的手,另方面也預備將話筒快速挪開,以防她真射不顧後果發聲求救。二姊待了一陣也沒說話,

想是內心掙扎。其實這刻我也感到有些緊張,幸好最後耳聽得二姊忍著聲向著話筒道:「是凱迪嗎?我。。不適。不能來了。」

停下一陣子。想是凱迪在話筒另邊說話。二姊聽凱迪說完後,聲音顯得有些急道:「不。你不用來探我。我…真的沒大礙。真對不起。」

待二姊說罷這句,我立將話筒放回自己嘴邊道:「凱迪姊,請不用擔心。二姊只是有小許頭痛。」

凱迪在另邊道:「這。。好吧,你小心照顧妳二姊啦。」

我道:「當會,拜拜。」

放回話筒後,我已確定這害羞怕事的二姊絕無勇氣將我這淫行對別人提及。好得很,我大有機會將她強制為我的永久性奴,想到這裏,忍不住淫笑道

:「嘻,凱迪姊叫弟好好照顧姊。姊這麼乖。我今晚一定盡力照顧妳的。」

二姊沒說話,衹側著頭臉呆望向床內,一副絕望的神態。

我壓回二姊身上,屁股順時針方向打著大圈子,那陽具就像一枝棒子在肉洞深處不停撬動。二姊還是強忍不發一聲,衹是淚珠不斷從眼角淌出。

我突發動強襲,將腸具快速抽插數下。她被這幾下快襲攻至皺著眉頭,但那一聲叫喊還是硬生生被繃緊著唇兒強吞回肚內。

二姊這咬著唇兒的表情看在我眼中更激起我的獸性。我倆手力握著她胸前肉球,不斷無情搓揉著。下部同時狂力抽送起來,每挺至龜頭頂上小穴的深處才抽回。

被狂插數次後,二姊終受不住哀號起來:「噢,不要,哇。。痛得很,喔。。停呀…嗚。。」

陽具傳來的快感令我也禁不住嘷叫道:「姊,你胸前的兩團圓渾肉球正被我抓著,腿間的處女小穴也被我的粗大陽具抽插著。你現正被妳的親小弟強姦著。

妳感到嗎?啊,姊,你的肉洞夾得弟很是舒服。我感到你的肉洞巳越來越濕,淹得弟的肉棒滿是妳的淫水呀。」

這本純粹是我的胡說,但狂插數十下後,二姊的愛液真的開始氾濫。最後更是隨著陽具的進出溢流洞外,將姊弟二人的毛髮齊齊弄濕。

那緊迫及濕潤的快感令我倍加大力挺動腰肢,不給二姊一絲喘息餘地。二姊被插至連哭泣的機會也沒有,衹能發出一連串大半像痛苦又小半像淫叫的叫喊聲。

在二姊身上騁馳數分鐘後,我已進入快要出精時刻。仰頭叫道:「姊呀,弟再忍不來了,要在妳穴內射精啦。」

二姊一下只像被利刀刺中,駭然震聲叫道:「不要,哇。。快拔。喔。。出,你答應。。的,哎。。。救我。。嗚。。」

這陣子我高潮已臨,用盡全身力度瘋狂挺送,邊喊道:「不能拔出啦,我太愛二姊姊,我要成為第一個在二姊體內出精的男人。射啦…射啦。。噢。。

姊,快感受小弟的濃精射向妳子宮的感覺吧。啊。。」

話聲剛落,我下身向上猛挺一下。這一挺的力度將二姊整個身軀向上推移,頭蓋頂撞床頭上。那雙肉球因被我十指深深陷著,才沒被撞離握抓。

我感到龜頭砥在小穴的盡頭不停地跳動。隨著每次跳動,一股接一股的濃精激射進小穴深處。

二姊的小穴初嘗精液無情射擊下,竟刺激得肉壁突然產生數陣痙攣,淫水大量從洞內深處湧出。這真出乎我意料之外,二姊敵不住生理反應,

竟被我姦淫至產生高潮。衹見她雙眼微反,嘴部張開,但口中已叫不出聲,只能從喉內吐出低微「呵…呵。。」之聲。

我本已漸停跳躍的龜頭在同一時間被陰道壓逼及愛液衝激下,再次發射數下才完全靜止下來。我整個人壓在二姊身上感受著極樂過後的一刻,

二姊的美乳以至整個肉體已全無保留的被我強佔了。

在初嘗二姊的禁果後,我當然沒即時放脫已在綱中的獵物。續續斷斷押玩著這美麗的肉體至深夜才矇矓中睡去。待眼廉再張時,發覺天色巳微亮。

極度疲倦令二姊睡起來。我輕輕爬下床為這次淫姊計劃的最後一步作準備。

取出數碼攝錄機放在衣櫃上,再將鏡頭移向床上。為防被二姊看見,我用衣服蓋著攝錄機衹餘鏡頭露出。最後從攜來的袋中取出一小瓶子,

這是從性具店購入,據店主說這瓶中的藥丸能

長性交能力。不知是真是假,但為了能強制二姊成為長遠的性奴,就姑且一試。吞下指定的數量後,一切就緒。

望向床上的二姊,她身上的衣服早己被撕得支離破碎,只餘下脫落的胸圍還是凌亂地掛在胸前。在窗簾透射進來的微弱晨曦中看著這誘人的肉體,

我的陽具很快又微硬起來。爬回床上,用手掌輕力磨弄著小小乳頭。

二姊本就不能熟睡,張眼看見我這副姿態,叫道:「不要,求你放過我吧。你已弄了整夜,不要再弄了。」

我沒出聲回答,行動就是最佳的答案。手口並用在這美麗的軀體上游弄著,最後我的頭部再次埋在二姊倆腿之間。在她不斷哀求聲中,

我一面兩手夾弄著乳頭,一面用嘴吸吮著陰戶。

待陰道呈現微微濕潤後,我再一次進入二姊體內。這番一開始我已猛力抽送著,可隣的二姊又一次被自己的親弟無情姦淫著。

不知是否那

長藥物真的有效,還是在這晚已洩了數次,抽送很久還沒到射精的感覺。二姊卻早被插至失神,看來已失去反抗能力。我不動聲色鬆開鎖著她兩腿上的手銬,

將兩只小腿負在自己肩膊上。二姊的陰道在這姿勢下自然比先前大字形鎖著時更加緊合,陽具和陰璧的磨擦也特別強烈。

二姊的閨房內只餘下蕩人的叫床聲和姊弟下部的互撞聲。在感到二姊洩了兩次後,我才將今夜餘下的所有精液噴在她的子宮上。

因早己豁了出去,後果如何也不多想。回到自己房中倒頭便睡。睡中突見數名穿了制服的警察衝進房中向我撲來。劇烈掙扎間我從床上躍起,

這才發覺剛才只是做夢而己。但也出了一身冷汗。望向床頭的時鐘,己是過了午時。步出房外尋不見二姊,不知出門那裏去了。真是奇怪,

那刻我這頭淫獸竟也有些擔憂起來。

接近深夜時份,我在自己房中聽到屋前大門關閉聲。相信是二姊回來。果然過了不久,我的房門被大力推開。只見二姊怒氣衝衝的衝進來,

她手中揚起一只光碟大聲斥道:「你這畜生,這是甚麼。你想作何。」

我坐在床上擺出一副悠然狀,回道:「這是我和姊今早做愛的實錄而己。」

二姊聽罷,即時舉起沒持光碟的手向我摑來。我早己預料到她有此一著,捉住朝我而來的手。喝道:「聽我說,我已傳送了一份給一個朋友。

如你報警或他接到我的知會,他便立刻將這齣好戲賣給互聯綱上的成人綱站。到時我倆合演的精彩好戲就會毫無保留地公開讓人觀賞。」

二姊聞言後,立時變作一頭戰敗公雞,喃喃道:「不會的,騙人,我不信。」

我捉著她的手順勢大力一扯,二姊冷不防下被扯在床上。我乘勢將她壓在身下道:「信不信由妳。我早己豁出去。如姊不乖乖的聽我話,後果自負。」

二姊用力想將我推開,但身形驕小的她一時擺脫不了。在我身下叫道:「放開我,你想如何。快放我…」

抖纏了一陣子,我突放開二姊的雙手坐起身。道:「妳不信也罷。大慨不少綱站對這亂倫記錄影片也有興趣。」

話說完後,我拿起床前的電話作勢搖起來。二姊急得撲前搶奪話筒。我見狀心想二姊須然未必全信,但對醜事上網實怕得要命。我放手讓她奪去話筒,

空出雙手將二姊再壓在床上。道:「我倆不說出,永遠也無人能知我倆亂倫的事。慨且我們也己做了數次,姊就乖乖的再給我吧。」

這夜纖弱怕事的二姊再度在不願意下被我強姦了。

繼後數日,我就像勒贖的匪徒般用影片上綱為脅强制著二姊留在屋中。每有需要就抱著她淫辱一番。屋中各處都成為姊弟倆的陽台。二姊祇能無奈的接受著,

掙扎也一次比一次趨弱。母親回家後,二姊盡力裝作沒事,當然若細心觀察必能知曉有些不妥。但母親作夢也沒能想到家中竟出現一只淫獸,將親姊姊逼姦。

日子過得真快,強佔二姊肉體的初夜距今己六個多月。這些日子對我來說當是快活非常。每當屋中只餘二姊和我時,她便由姊姊身份變為妻子的角色。

後期我更大膽地在夜深人靜時摸進二姊閨房逼她性交。不久後,我就發現她柩內藏著一瓶只避孕藥。這也好,使我做得更為放心。

其實我真也有些懷疑二姊心底內己續漸享受著這份扭曲關係,只是她也不自知吧。

這天吃早點時,二姊以到別處任教為由,提出遷離家中。

母親聞後道:「雖則新的工作地點距家很遠,但也不用遷離吧。」

二姊答道:「新的學校已答應為我提供宿舍,放且我也想嘗試過些獨立生活。」

母親見二姊主意已定,道:「慨然妳喜歡,就按自己決定做吧。」續道:「大姊時常說一人獨住很是悶。還豎妳遷出後房間空著,

在妳姐夫不在的期間,她可搬回借用妳房間。」

二姊沒回應母親的話,目光卻不由自主地向我這方射來。其實二姊已不只一次提出遷離家了,但在我的威嚇下才不能成事。

當夜我在二姊體內釋放出濃精後,將陽具拔出稍作歇息。二姊再一提起搬離之事,哀求道:

「我實再不能這樣子下去。小弟,求你讓我遷出。放過我吧。」

在被我強暴之後,二姊在沒旁人在場時再也不願稱我作小弟。這次顯見她非常歇望獲得我的允許。我狀作考濾片刻,答道:「慨然姊這麼歇望遷出,

我也再不阻止了。但如它日我喜歡時,她也知是不得違逆的。」

二姊見我答允,臉上微露意外之色。我這次不再作阻撓,當然是另有目的。自從奪得二姊的美麗肉體後,我對亂倫的逆行越來越是沈迷。

對家中女性成員的興趣更甚於對外面的女子。大姊的巨乳肥臀近來已挑起我的獸慾。這次可趁她回家暫住之時,想法將這豐滿的肉體弄來淫辱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淫蕩的酒店領班
跟朋友交換了女友
我在KTV被同學群姦
愛穿絲襪的舅媽
合租房子的故事
別墅的秘密
妓女的不歸路
我和老公純潔的SM遊戲
精品色醫生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