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清醒過來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身邊突然多了那麼多又哭又笑的人。過了好久我才終於明白過來:原來我處身在精神病院!為什麼會這樣?我竭力回憶,腦海裡面卻一片茫然。

過了好久僠,我記憶的碎片才零星地拼湊到了一起,我依稀記起了我看到高考成績那一瞬間絕望的心情,再之後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我想我是瘋了吧?

那麼,現在我想我是恢復了吧,我已經可以正常地思考了,我是否要離開這個地方回家呢?腦海裡另一個聲音馬上轟鳴起來:不,決不!是呀,我考的成績真的太差了,我的落榜辜負了所有人對我的期望,我真的沒臉見任何人啦!!與其回到家裡顏面掃地,聽父母的長吁短嘆,我寧願暫時待在精神病院,至少這裡沒有人關心我考了多少分,能不能考上大學。

我馬上喜歡上了這個地方,這裡除了有奇形怪狀的病人以外,更有很多漂亮的女護士。尤其是小娟和小雯兩個死黨最是讓人賞心悅目,她倆上學時就是同學,現在也成天膩在一起。

她們大約都是不到20歲的樣子,身材都極好,小娟個子高一點,雙腿又細又長又直,並在一起一絲縫隙也沒有,小雯很清純靦腆的樣子,像極了徐靜蕾。

我聽到小娟指著我對小雯說:「這個人瘋得可有意思啦,你讓他做什麼就做什麼,嘻嘻。」

小雯說:「哦?我怎麼不知道呀?」

小娟說:「不信你看呀!」說著轉過來對站在旁邊不遠的我大聲說:「喂,你把左腿擡起來!」我聽了,裝作很愚笨地想了很久才分清左腿,然後慢吞吞地擡了起來。

小娟又說:「再把右腿也擡起來!」我裝作同樣愚鈍地找到了右腿,然後擡了起來,當然,我摔了個仰面朝天。

倆個美女放聲大笑,真是花枝亂顫,我也陪著嘿嘿地傻笑。

接著我又聽小雯小聲對小娟說:「可是他真的好帥哦,又那麼高……」

小娟打趣他:「那你就嫁他當個瘋婆子吧!」小雯臉馬上紅了,倆人嘻嘻哈哈地打成了一團……

入夜了,我怎麼也睡不著,有些病人還咿咿呀呀地發出怪異的聲音,我的腦海裡還是想著高考的慘敗,越來越煩躁,於是到走廊裡面散步。值班室的燈還亮著,我偷偷透過上面毛玻璃的缺口向裡面看,發現只有小娟一個人在值班。

她點著一盞檯燈在看書,護士服潔白如雪沒有一點瑕疵,燈光灑在她光潔的臉龐上,格外柔美,我在外面竟看得痴了,真是個美麗的女孩子呀!天使大概也就是這個樣子吧?

這時,小娟突然放下了手中的書,托著腮靜靜地凝想。看她想得出神,我想悄悄離開了,結果不小心踢到了門口的紙簍,發出了不大的一個聲音。已經深夜了,走廊很靜,所以還是被她聽到了。

「誰?」小娟開門走了出來。看到是我,她有些意外,說話很慢地問我:「你有什麼事嗎?」

我趕忙傻兮兮地說:「水……水……我要喝水。」

她說:「那你進來吧。」我在屋裡一邊喝水,一邊愣愣地看著她。

小娟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問我:「你看我幹嘛?」

我說:「你……好……好看。」她的臉馬上飛起了紅霞,看著我的臉龐幽幽地說:「你也真的很帥呀!」

我嘿嘿地傻笑。這時候我們都沈默了,兩雙眼睛都注視著對方……我真的很怕她發現我是偽裝的,馬上移開視線,從桌上拿起了她的那本書翻看,結果封面上居然是一個全裸的女郎,原來竟是一本黃書呀!

(事後我才知道,原來小娟中學上的是女校,上了衛校之後又都是女生,所以她這麼大了從來就沒真正接觸過男生,也因此對這方面有種格外的好奇。)

我直盯著封面傻笑說:「美……女……,嘿……」

她羞得一把搶了回去:「不許看!」想了一想,她又把封面對著我問:「她好看還是我好看呀?」

我傻笑著說:「嘿……她好看……她沒穿衣服……嘿……」

小娟氣得直跺腳:「氣死我了!死瘋子!死精神病!哼……」她對著封面看了又看,紅著臉彷彿在盤算什麼,她又擡頭看了一下表,淩晨2點,終於打定了主意。她出去打開門四下看了一下,沒人,回身把門鎖上了。她要幹嘛?

小娟說:「不識貨的死瘋子,看在你是瘋子的份上就讓你開開眼界吧,不要留鼻血哦!」說著摘下了護士的白帽,一頭烏黑柔順的秀髮飄散下來,接著她解開了大褂的鈕子……真的是肌膚勝雪呀!

美麗的女護士在深夜的值班室裡面脫得只剩純白色的三點蔽體了,向一個她認為神志有問題的人展示自己的青春。她的身材真是太棒了,沒有一點的贅肉,雙腿修長、纖細圓潤……我看得眼睛都要掉出來了,喉嚨發乾,下面早就支起帳篷了,幸好她沒有任何男孩子的經驗,所以沒注意到。

「死瘋子,你說說看,現在到底誰漂亮呀?」她故意性感地扭動著腰肢。

「還……還是她漂亮……,她比你……穿得少,嘿……」小娟氣得要哭了,腳跺得直響,她咬牙切齒地說:「好!我看你死不死!」說著解開了胸罩,兩個碩大柔嫩的肉球立刻彈了出來,哇,太大了!

我強忍住了欲噴薄而出的鼻血。這時她又緩緩褪下了雪白的內褲,讓它順著光滑的雙腿滑落到地上……簡直就是維娜絲呀!我真的沒有任何語言來形容這完美無暇的軀體,我唯一的感覺就是頭暈目眩,幾乎喪失了思考的能力。

這次她已經不用問了,看著我傻張著大嘴兩眼發直流口水的樣子,她已經知道答案了。

正神魂顛倒著,突然聽小娟說:「不行!你看了人家的,人家也要看你的!」

接著小娟就開始剝我的上衣了,邊脫邊說:「精神病怕什麼呀!」

我說:「不……不要……」上身已經被剝光了。在我寬闊的胸膛露出來的一瞬間,她停住了,我想是我身上強烈的男人氣息打動了她處女的情懷吧?她開始看著我英俊的臉龐,凝視著我的雙眼,她的眼裡居然蘊滿少女脈脈的情愫。

我們離得這麼近,可以感到彼此越來越粗重的呼吸。她的雙頰也越來越紅了,然後,竟然,她對著我仰起頭閉上了自己水靈靈的大眼睛!我突然感到手足無措,我不知道是不是該吻她,因為我不知道她會不會因此發現我已經恢復了,把我送回家倒沒什麼了,我怕她會因為害羞而終止她這次瘋狂的嘗試。

我愣了很久,她睜開眼睛,用粉拳使勁捶打我的胸口:「死精神病!臭精神病!你壞死了!」我只好裝作不懂地傻笑。

這時小娟說:「人家可是把初吻給你哦!不過你是精神病,給了你也不知道,所以給了也不算,嘻嘻……」

原來她還自我安慰呀!緊接著,她又閉上了雙眼,踮起了腳,滋潤鮮紅的櫻唇軟軟地覆上了我的嘴唇。好芬芳呀,我的血壓急劇升高!沒多久,她柔嫩濕滑的丁香小舌輕吐,緩緩滑進我的口腔,我馬上吸吮它,吸吮那處女清甜的津液。

小娟的身體因為緊張而在微微發抖,雙手緊緊攬住我的脖子。我也緊緊摟住了她光滑纖瘦的肩膀,感覺到胸前有兩個柔軟的肉球摩擦,上面還有兩個硬硬的小疙瘩,爽死了!!我的肉棒支得更高了!

由於貼得太近,小娟顯然注意到了我下面的變化,那裡對她這種好奇的女孩子吸引力顯然更大一些。她伸出一隻手怯怯地摸了一下那裡,「好大呀!」她叫了出來。她放開我的脖子,蹲下來雙手來解我的皮帶,我嘴上說不要,可是根本不想反抗,所以她很順利地就把我的褲子連內褲一下子拉了下來,我20釐米的巨大肉棒擺脫了束縛一下子就跳了出來。

「啊!」小娟羞得一下就雙手摀住了臉,隨著她雙手的離開,我的褲子一下也滑到了地上,我雙腳邁開,於是我們兩個就完全赤誠相見了。

她捂了一會臉,開始從指縫裡面好奇地向外看,一會才害羞地說:「好醜哦!」也許是我巨大的凶器很有吸引力吧,她用一隻捂臉的手輕輕地摸摸我的肉棒。

隨著她柔滑小手的接觸,我全身的血液和熱量彷彿都往那裡集中了似的。堅硬如鐵又滾燙如火的肉棒讓她覺得很有趣,她開始上下的摸索,可對於我則是太大的刺激了,我爽的閉起了眼睛。

就在這時,我巨大的龜頭感到了一陣濕熱柔軟的包容,原來小娟用火熱的小嘴含住了我的龜頭!我爽得簡直要爆炸了!可就在這時,一陣劇痛傳來,我下意識地把肉棒從她的小嘴裡面抽了出來,我看到紫紅的龜頭上還有小娟的一絲唾液和她的櫻唇相連。

她滿是紅暈的臉上寫滿了疑惑:「怎麼啦?」「別用牙咬!」

我馬上感到了失態,又傻傻地說:「要吸……冰棒……嘿……」她終於明白了,再次把小嘴張到最大才吃力地把我的巨大肉棒含進去,開始緩慢地吸吮吞吐。

Tags: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白毛女老婦版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校長吃肉,我喝湯
訕後直接上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